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医馆笑传》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年前 (2015-02-10)917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1集

卷轴现世

大明年间,在京城有一家天和医馆,医馆馆主陈慕禅表面上是一个大夫,其实他是西厂的特务。这一天他脸戴面具身穿黑衣来到西厂总部,却被厂公识破,挑了他的面具并射了他一箭。陈慕禅驾着马车带着夫人逃过了一拨又一拨杀手的追杀,最后夫妻二人被杀手逼到悬崖边,二人无路可逃只好跳下悬崖。

陈慕禅夫妻俩的死讯传到医馆,他们的女儿陈安安伤心的哭死过去了。大徒弟朱一品觉得师傅和师娘的死并不是意外,一定另有隐情。这时来了一个蒙着面的孕妇要朱一品给她接生,朱一品没接生过孩子,他赶忙翻看医书,等他想到了办法却发现孕妇不见了,桌子上却留下了一个卷轴。他打开卷轴一看,里面记载着很多杀手的名字及其所用的武器。朱一品看完卷轴就晕了过去,卷轴也自燃化成了灰烬。

原来陈慕禅夫妻俩并没有死,那个孕妇就是陈慕禅乔装打扮的,这个卷轴是陈慕禅故意留给朱一品的,他希望朱一品能够创造奇迹。看了医馆最后一眼,陈慕禅夫妻二人驾着马车离开了京城。

朱一品醒过来以后就急忙去找陈安安,他告诉沉浸在悲伤中的安安师傅和师娘并没有死,让陈安安不要过于难过。陈安安不相信朱一品,朱一品告诉陈安安师傅给他留下的有信号。陈安安是个花痴,她提醒朱一品父亲让他照顾的不仅只有医馆还有自己,她要朱一品早日娶她为妻。朱一品说师傅和师娘现在生死不明,自己不可能和陈安安谈婚论嫁。陈安安气得把朱一品拍在桌子上。

朱一品刚出房间就被西厂特务柳若馨打晕了,他被带到西厂总部。西厂厂公汪公公让朱一品把卷轴的内容写下来,朱一品说自己忘记了。柳若馨把朱一品带到湖上的亭台内,她抽出长剑逼朱一品说出卷轴的下落。朱一品却认出了柳若馨的长剑就是卷轴中记载的武器龙鳞决。这时,有人在暗处用飞镖攻击二人,柳若馨用长剑把飞镖打落,朱一品认出钉在墙上的飞镖是卷轴上记载的杀手春三娘的武器。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2集

寻找春三娘

柳若馨被飞镖击中她拉着朱一品跳进水中,两人来到岸上升起篝火烘烤衣服。柳若馨让朱一品趁早说出卷轴的内容,朱一品说他真的不记得卷轴的内容,只是有时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他会记起一些内容。

为了监视朱一品柳若馨要住到医馆来,她谎称自己是渔家的女儿,昨晚父亲病重找朱一品出诊,不料父亲病重医治无效去世了,家里没钱她只好把自己卖给了朱一品抵作诊金。陈安安看到朱一品竟然领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回来,她醋意大发要把柳若馨卖进青楼,柳若馨装出一副可怜样弱弱的说自己会听从陈安安的发落。邻居豆腐房的老板庄田田和医馆的会计赵布祝看到楚楚可怜的柳若馨都责备陈安安太残忍,陈安安无奈只好留下柳若馨。

柳若馨向汪公公也就是自己的义父汇报朱一品的确是看到了卷轴,不过卷轴的内容他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朱一品认出了用飞镖袭击自己的人是春三娘。柳若馨不明白春三娘为什么要杀朱一品,汪公公说春三娘是同舟会的人,陈慕禅就是西厂派到同舟会的卧底。同舟会是民间的一个神秘组织,卷轴的内容和同舟会息息相关,春三娘杀朱一品是为了灭口。汪公公让柳若馨尽快找到春三娘,临走柳若馨告诉汪公公自己的剑有名字了叫龙鳞决,汪公公听后脸上露了奇怪的表情。

柳若馨得到情报说春三娘要刺杀王万金员外,她和朱一品爬上王员外府上的墙头,王员外的脚气很严重,他正等待着郭大夫前来给他看病。朱一品冒充郭大夫来给王员外看病,他用王员外院中种的荨麻草煮水给王员外泡脚,不料瞎猫子碰到死耗子,王员外泡过脚以后觉得自己的脚舒服了很多,柳若馨抓住这个机会说明天他们还会来给王员外治病,而明天也是王员外的生日。

柳若馨正在洗澡时受到东厂特务杨宇轩的袭击,杨宇轩把朱一品带走了。二人来到紫气东来酒店,进到厨房朱一品发现这里的厨师个个都是高手,杨宇轩告诉他这里就是东厂总部。厨师模样的东厂厂公也让朱一品交出卷轴。

第二天,杨宇轩、柳若馨和朱一品三人来到王员外的生日宴会上,朱一品告诉杨、柳二人春三娘使用的暗器是一个簪子。陈安安不想柳若馨和朱一品单独相处,她也混进王员外府,正当朱一品看见一个头带暗器簪子的婢女在人丛中穿过,陈安安却和他捣起乱来。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3集

王员外被吓死

三个人抓到了这个侍女,可这个侍女用的暗器是小刀并不是簪子。原来这个侍女是王万金的老相好,因为王万金抛弃了她,她才起了杀心。这时候宴会上音乐响起,朱一品发现一个琴师非常可疑,他突然想到自己可能被误导了,春三娘不一定就是个女人。说时迟那时快琴师向王万金射出了飞镖,朱一品眼疾手快拿起身边一个花盆砸向飞镖,飞镖偏移了方向射中了管家,管家当场死亡。王万金吓得赶快和夫人坐上马车准备离开,可王万金发现他没有带自己从小枕到大的枕头,又回到府中拿枕头。夫人等了半天也不见王万金出来,她隔着门缝一看,王万金竟然死在了里面。官府金捕头闻讯赶到王员外家办理此案。

庄田田跑到医馆告诉大家王员外被人杀死了,柳若馨三人假装是六扇门的人来到王员外家探听情况。金捕头向三人介绍了案情,此案非常蹊跷,凶犯没有拿走金银珠宝,房间里除了死者的脚印也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但房间内充满了狐狸的骚味,还有很多狐狸毛。金捕头怀疑王员外是被狐狸吓死的,朱一品却觉得这些狐狸骚味有些不对劲。

回到医馆朱一品心里还在琢磨着案情。柳若馨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杨宇轩给自己上演的一出戏,杨宇轩却又提醒朱一品今天王万金的死状和当年柳若馨刺杀魏尚书的情景是一样的。

杨宇轩和朱一品来到太平间想看看王员外的尸体,没想到金捕头也在那里。朱一品查验了王万金的尸体,他确认王万金没有中毒的确是被吓死的。当天晚上当铺的钱老板也被人杀死了,他的死状和王员外一模一样。

金捕头查出朱一品三人并不是六扇门的人,柳若馨只好向他表明了三人的身份。对于王万金和钱老板的死,柳若馨和杨宇轩各执一词,二人互相猜忌,谁都不服谁。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4集

朱一品遭威胁

大家最终觉得春三娘的嫌疑最大。朱一品说在王员外家他用一盆荨麻草砸伤了春三娘,春三娘的手现在一定是奇痒无比,如果耽误了治疗还会有性命之忧。朱一品决定贴出专治此病的广告引出春三娘。

天和医馆对面又新开了一家名叫“济世堂”的医馆,装修十分豪华。这天济世堂的苟老板跑到天和医馆挑事儿,他说陈慕禅生前仗着自己医术好处处压迫自己,现在陈慕禅死了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他扬言要收了天和医馆还要娶陈安安为妻。柳若馨出手把苟老板吓走了。

朱一品刚把治疗全身奇痒的广告贴出去,对面济世堂就山寨了去,病人纷纷跑到济世堂去看病。朱一品三人晚上夜访济世堂,找到了白天来看病的病人名册。他们按照名单上的地址来到春三娘的住处,可是春三娘已经不见了,杨、柳二人赶忙跑出去追赶,这时朱一品被躲藏在客栈里的春三娘挟持了。柳若馨和杨宇轩发现上当后立即赶回客栈,朱一品却已经不见了。

春三娘把朱一品劫持到野外一个茅屋里,朱一品为春三娘治好了皮肤病,两人成为朋友。柳若馨和杨宇轩依照朱一品留下的线索也来到了茅屋,朱一品告诉他们春三娘不可能是杀死王员外的凶手,因为春三娘当时中了荨麻的毒,全身奇痒无比不可能再出手杀人。

烟云楼的翠娥姑娘送了赵布祝一个香囊,这个香囊和案发现场留下的香囊一模一样。三人来到烟云楼寻找翠娥姑娘,却发现面前的翠娥又胖又丑,老鹁说真的翠娥早已暴病身亡,翠娥生前喜欢和一只白狐做伴。

晚上朱一品准备去睡觉,他一掀被子却发现王万金的尸体在他的床上,朱一品被吓得魂不附体。金捕头带着手下把王万金的尸体抬走了。为了驱走医馆的邪气陈安安请来了天龙道长为医馆做法,道长做完法事让他们带上红手链就可保个人平安。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5集

朱一品揭穿天龙道人的骗术

朱一品三人夜晚挖开翠娥的墓穴想开棺验尸。他们打开棺木一看里面竟然没有尸体只有一只白狐。朱一品请求金捕头允许自己把白狐的尸体带回去研究,金捕头只给了他一天的时间。

回到驿馆朱一品告诉赵布祝自己带回来的这只狐狸就是翠娥,祝英台听后吓晕了过去。第二天赵布祝送给安安一件避邪衣却遭到陈安安的嫌弃。庄田田的妈妈说自己亲眼看到天龙道人做法杀死了雪山白狐,自己已经在高利贷那里借了200两银子交给了天龙道人,让天龙道人教自己法术。

朱一品觉得这个天龙道人四处造谣蛊惑民众十分的可恨。他告诉柳若馨这只白狐才死了三天,却在三个月前的墓穴里出现,翠娥的墓穴显然被人动过手脚。他认为在狐妖杀人整件事情中得利最大的人是天龙道人,因此天龙道人的嫌疑最大。

朱一品和柳若馨再次来到翠娥的墓前,他发现坟墓周围的草都是前几天人为地种上去的。杨宇轩把烟云楼的龟奴抓了来,三人逼问龟奴翠娥真正的墓穴在哪里,龟奴说出了翠娥真正的墓地所在,并说这一切都是天龙道人指使他做的。

市场上天龙道人的天龙符十分畅销卖得火热,天龙道人做法的门票也被老百姓抢购一空。庄妈妈送给了朱一品三张票,三人化装成信徒来到天龙观观看天龙道人做法,只见庄妈妈躺在一个木板上,天龙道人使用法力把庄妈妈凌空悬起,表演完毕天龙道人就腾空飞走了。

天龙道人召集众信徒到神堂,他要为众信徒解难避祸。他让信徒们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写在纸上,投入到一个密封的盒子里,然而他却准确地说出了每个人的问题,并赠送相应的避祸符给信徒。轮到朱一品了,天龙道人说他招惹了亡魂,死到临头但无解决之法。

等众人都走了之后朱一品三人悄悄潜入神堂,他们发现天龙道人所谓的各种奇幻之术都是骗人的。御剑之术是用一根极细的钢丝拉着长剑飞来飞去,在夜晚人们根本看不到那根细细的钢丝;悬浮之术则是用了一根杠杆撬起了木板。

第二天朱一品当着众信徒的面揭穿了天龙道人的把戏,杨宇轩和天龙道人交起手来。

《医馆笑传》姜妍定妆剧照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6集

金如风伏法

众信徒十分崇拜天龙道人,他们一哄而上把朱一品三人打跑了。朱一品三人把天龙道人散播谣言收敛钱财的事情告诉了县令,县令说他们没有天龙道人杀人的证据,自己不能定天龙道人的罪。

朱一品三人来到金捕头金如风的家中,金捕头告诉他们自己感冒了,朱一品发现金捕头家中种了很多盆茉莉花,而且盆里的土都是红土,这种红土只有天龙道观才有。三人又来到天龙道观,天龙道人告诉众信徒京城的狐妖已除,他准备离开京城再度到蓬莱仙岛修炼。

庄田田在道观的树上大声喊叫庄妈妈,让庄妈妈不要再迷信天龙道长。天龙道人说庄田田诋毁自己的法术,庄田田说如果自己从树上跳下来,天龙道人可以保证自己不死,自己就相信他。庄田田真的从树上跳下来,眼看就要落地杨宇轩伸手把他举起来了。天龙道人认出了朱一品三人,他命令众教徒围攻三人自己却趁机溜走了。

柳若馨突出重围追上了天龙道人,他把天龙道人打倒在地,却发现此人竟是金捕头。柳若馨很奇怪金捕头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金捕头说自己是来追杀天龙道人的。朱一品和众信徒也都赶来了,朱一品当众揭穿金捕头就是天龙道人,金捕头明明是个左撇子,但这次却用右手出剑,那是因为昨天杨宇轩打伤了他的左手。金捕头身上还贴着济世堂的膏药,朱一品撕开金捕头的衣服,他的左臂上果然贴满了膏药。

证据确凿金捕头被打入大牢。朱一品来到狱中为金捕头治病。他问金捕头为何要杀死王员外和钱掌柜,又利用狐妖敛财,金捕头说自己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挣钱。朱一品不相信,他说金捕头一定与同舟会有关系。金捕头猛地出拳把朱一品打晕在地。一个头戴黑面纱的人出现了,他说曹公公利用金捕头暗渡陈仓,铲除了异己却又过河拆桥把金捕头打入大牢。他说自己会救金如风出狱,但金如风要替他完成一件事情。金如风答应了。

朱一品醒来,狱卒却说他私自放走了犯人。杨宇轩和柳若馨奉东西厂公之命让县令释放了朱一品。朱一品告诉二人金如风一定和同舟会有关系。

京城聚宝斋有可能与同舟会有关系,东厂曹公公与西厂汪公公让杨、柳二人带着朱一品前去查明此事。这天,聚宝斋举行鉴宝大会,展厅上陈列着稀世珍宝半幅“兰亭集序”。朱一品三人扮作土豪模样来到聚宝斋,聚宝斋老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但是朱一品说卷轴上没有此人。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7集

聂紫衣入住天和医馆

朱一品仔细端详展台上的字贴,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中药味,这让他觉得这个字贴是师傅的,可是师傅的收藏怎么会跑到聚宝斋来,他百思不得其解。

杨宇轩的前任女友聂紫衣是锦衣卫副千户,她奉上司之命也来到聚宝斋搅局。聂紫衣看到杨宇轩和柳若馨在一起心里特别别扭,她把柳若馨推进水中高兴的跑了。

朱一品和柳若馨觉得王怀古很可疑,那个字贴一定不是他的,二人决定夜探聚宝斋。两人来到聚宝斋却发现一个黑衣人正顺着从屋顶上掉下来的绳子想偷取陈列在展台上的兰亭集序。柳若馨想抽出剑杀掉黑衣人,朱一品却让柳若馨不要打草惊蛇。这时杨宇轩和聂紫衣也悄悄来到了聚宝斋,黑衣人发现了他们准备逃走,杨宇轩正要提醒柳若馨留下活口,黑衣人就已经被柳若馨杀死了。朱一品建议把黑衣人的尸体留在聚宝斋,如果他是受人指使那一定就会有人来收尸。

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来到医馆看病。可是她的脉象千变万化朱一品怎么也摸不出此女的脉象。朱一品听出女子的声音是聂紫衣,聂紫衣告诉朱一品自己也想搬到医馆来住。她奉承赵布祝一表人才学富五车,又夸奖陈安安貌如天仙、温柔贤良。还说自己是朱一品的远房表妹,朱一品经常来信说陈安安是世界上难得的好女子,陈安安听了心里像喝了蜜,聂紫衣告诉安安自己住的客栈出了盗窃事件,陈安安便极力挽留聂紫衣在医馆住下。朱一品简直哭笑不得。

夜晚聂紫衣和杨宇轩在院子里聊天,两人聊起了往事。那一年曹公公告诉杨宇轩他的父亲犯了叛国谋逆之罪,让杨宇轩把父亲带到后面荒山上处置。来到后山杨宇轩责问父亲为什么要叛国谋反,父亲却不肯告知真相。杨宇轩要父亲拔剑与自己对决。

《医馆笑传》王传君定妆剧照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8集

王怀古起贪念换贴又杀人

在杨宇轩的逼迫下他的父亲只好拔出剑与他对决,两人激烈的打斗着,杨宇轩一剑击中了父亲的心脏,鲜血喷了他一脸,从此杨宇轩就落下了怕血的毛病。聂紫衣很同情杨宇轩,但是她严肃地告诉杨宇轩谁先拿到字贴就是谁的,自己不会手下留情。

聂紫衣在医馆里表现得特别勤快,一大早就把所有的衣服都洗了。陈安安说柳若馨和杨宇轩平时不干活,要他们多向聂紫衣学习。聂紫衣提议四人出去游玩,陈安安极力附和。朱一品四人来到郊外游玩,赵布祝摘下正在绽放的桃花送给聂紫衣,朱一品责备赵布祝破坏环境。赵布祝说他的桃花枝不是从树上摘下来的而是买来的。朱一品一看路边果然有一个卖花的人,卖花人说他卖的都是假花这叫移花接木。朱一品听后猛地想到了什么拉着聂紫衣就跑了。

朱一品告诉杨、柳、聂三人那晚那个黑衣人不是来偷字帖的,而是来换字贴的。四人来到聚宝斋嚷着要见王怀古,只见王怀古慌乱的从内室走出来。这时家丁告诉王怀古门外有一个年轻人求见,王怀古让四人等自己一会儿,他去接待客人。四人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王怀古回来,他们抓住家丁逼问王怀古的去向,家丁告诉他们王怀古已经骑马走了。

一个乡下年轻人站在聚宝斋的门口,他看见四人从聚宝斋走出来便请求他们帮自己找爷爷。他说爷爷进聚宝斋好一会儿了也没见出来,四人来到偏厅并未见有客人在等候。杨宇轩发现偏厅有密室。四人闯进密室发现一个老头倒在地上,朱一品判定老头是被王怀古用腰带勒死的,他看到老头浑身都是面粉想到了找出王怀古下落的方法。朱一品煮了一锅海带汤淋在地上,王怀古的脚印立即出现在地板上。朱一品找到王怀古临走前最后去的一个地方,他打开柜门发现里面挂了七把钥匙,但是中间少了一把钥匙。四人来到京城唯一一家私人定制钥匙的作坊,作坊刘老板死活都不肯泄露客户的资料。刘老板前段时间找朱一品看过花柳病,朱一品认出了他。为了遮掩自己的丑事刘老板告诉他们这八把钥匙代表着王怀古在京城的八处不动产。丢失的这把钥匙是王怀古在西山建造的一个别墅。

四人来到西山别墅捉住了王怀古。王怀古告诉他们有一个武功高强戴着面纱的黑衣人拿着上半卷的兰亭集序让王怀古办一个鉴宝大会引出下半卷的兰亭集序,王怀古觉得下半卷兰亭集序肯定已经不在世上了,一时起了贪念想把上半卷兰亭集序占为己有。他让自己的家丁装扮成小偷把真的字贴换成了假的。谁知面粉老人竟然拿着下半卷的真迹找到了他,王怀古想独吞全幅字帖,又怕此事被戴面纱的黑衣人知道,索性把面粉老人给杀掉了。

朱一品和柳若馨在街上发现了戴面纱的黑衣人,柳若馨追了上去。她让黑衣人露出真面目,打斗之中柳若馨中了黑衣人的毒晕了过去。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9集

陈慕禅收回字帖

朱一品把昏倒的柳若馨带回医馆,黑衣人竟然没有取自己的性命柳若馨感觉有些奇怪。她认为字帖里一定有什么秘密,而且黑衣人武功如此高强,却大费周章布这样一个局,最终目的有可能是朱一品的师傅。

聂紫衣和杨宇轩也来到柳若馨的房间,他们要朱一品把字帖交出来。朱一品突然想到这字帖也有可能是假的,秘密可能藏在木轴里。朱一品把木轴放进石灰水里,字帖上出现了一幅地图,聂紫衣以为这地图是一幅藏宝图,如果把这个藏宝图交给皇上自己就立了大功了。聂紫衣放了个烟雾弹从朱一品手中把字帖抢走了。

杨宇轩和柳若馨紧跟着聂紫衣追了出去,聂紫衣跑进赵布祝的房间躲了起来。二人追赶聂紫衣一直来到郊外树林,杨宇轩劝聂紫衣把字帖交出来,聂紫衣说杨宇轩以前对不起自己让杨宇轩成全自己,杨宇轩不肯两个人打了起来,字帖掉在了地上,杨宇轩发现字帖的木轴已经断了,他这才知道上了朱一品的当。

有个病人拿来一个方子,朱一品一看就知道是师傅来了。根据陈慕禅的提示他在厕所中找到了师傅。陈慕禅告诉朱一品字帖跟同舟会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自己和师娘的定情信物。想当年自己追求师娘的时候师娘非要陈慕禅拿到兰亭集序字帖才肯嫁给他,两人各持字帖的一半。可是在杀手追杀他们的时候上半卷给搞丢了,下半卷是陈慕禅打麻将的时候输出去的。

朱一品问师傅为什么要给自己看卷轴,陈慕禅却消失了。原来是杨、柳二人回到了医馆。杨宇轩问朱一品刚才是否在和陈慕禅说话,朱一品掩饰说自己不过是在上厕所时想到了师傅自言自语而已。二人走后陈慕禅又出现了,他拿出一个玉佩让朱一品看,朱一品认出这是史留香的东西。听了朱一品的话,陈慕禅才知道追杀自己的人是史留香派去的。朱一品让师傅说出卷轴的秘密,陈慕禅却说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告诉他,说完人就不见了。

西厂汪公公严刑拷打春三娘让他说出同舟会的秘密,谁知春三娘却咬舌自尽了。东厂曹公公斥责杨宇轩丢了字帖办事不力,他让杨宇轩下次把陈慕禅和朱一品的人头带来。

《医馆笑传》张子萱定妆剧照

《医馆笑传》分集介绍:第10集

赵奔三投奔医馆

赵奔三是个算命的江湖术士。这天他又在一个村子里装神弄鬼帮村民们找杀人凶手。赵奔三画出了嫌疑人的头像,村民们认出凶手就是本村的杨小强,大家意见不合互相打了起来。混乱之中赵奔三发现县令派人在寻找自己,他赶忙和书童回到家中收拾东西逃走了,刚离开家一会儿二人就发现赵奔三的家被别人烧掉了。

赵奔三和书童来到天和医馆门前,恰好碰到陈安安走了出来。赵奔三说自己是医馆掌柜的表哥,因为家乡呆不下去了所以才来投亲。陈安安听说赵奔三是自己的表叔,她热情地接待了二人,并告诉赵奔三父亲和母亲都已身亡。赵奔三把自己在村里做法时村民们供奉的猪头也带来了,他向大家展示自己的刀法并请大家吃猪头肉。

柳若馨说陈慕禅档案里并没有这个表亲,此人来到医馆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她恐吓朱一品说赵奔三有可能是来杀他的。这时赵布祝从外面回来了,赵奔三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他以为赵布祝是个鬼魂,吓得说不出话来。赵布祝见状赶忙把赵奔三拉到自己房间里说话。

原来赵布祝回家乡探亲时为了面子谎称自己是医馆的馆主,为了不丢面子他告诉赵奔三陈安安是前任掌柜的女儿,也是自己的未婚妻。朱一品半夜从噩梦中惊醒,他来到赵布祝房门外偷听,知道了赵布祝和赵奔三的关系这才放了心。

赵奔三告诉赵布祝自己得罪了很多鬼神他这次是来投奔赵布祝的,赵布祝说京城耳目众多,人多嘴杂,赵奔三不宜留在京城,赵奔三却说大隐要隐于市。赵布祝没有办法只好偷偷溜出房间去。

陈安安拎起赵布祝的耳朵训斥他竟敢冒充医馆的大掌柜,她说赵奔三和书童要想住在医馆也可以,但是要交房钱。赵奔三不知道赵布祝撒了谎,他不明白陈安安为什么还要自己交房钱,赵布祝只好说这是医馆的规矩。赵奔三说自己现在只有十两银子,赵布祝说京城寸土寸金,十两银子在京城只能住厕所,他把赵奔三和书童领到柴房休息。

第二天赵布祝请求陈安安让赵奔三在医馆工作,工钱用来抵房钱,陈安安问赵奔三会做什么工作,赵奔三说自己会算命,而且是用画像算命。陈安安听了大喜,她让赵奔三画出朱一品未来老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