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活色生香/蝶香》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02-24)993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1集

宁致远死里逃生

小雅惠子在崖下找到了昏迷的宁致远,给他服下了伤药。小雅惠子担心父亲知道自己来救宁致远会发怒,不得不在他醒来前离去,由于担心致远在崖下被毒蛇咬伤,惠子在他身上涂上香后离开。文靖昌提醒文世轩,文家为了救乐颜付出这么大代价,所以文世轩必须要娶她。白颂贤看着伤心欲绝的女儿,安慰她要好好的活下去,才能对得起安逸尘。白颂贤明白现在女儿的处境实在危险,只有嫁到文府,才能确保安全,但是乐颜坚持除了安逸尘不会嫁给任何人。

安秋声发现乐颜在花神像前哭泣很是担心,乐颜悲伤的告诉他安逸尘为了救自己坠崖了,现在生死不明。安秋声不解乐颜在说什么,要她把昨晚的事都重复一遍。宁致远大难不死醒了过来,兴高采烈的想以后又可以见乐颜了。乐颜把魔王岭上发生的一切都说给了安秋声听,然后询问是否因为安秋声的香水才让法蝶认定了佩珊。安秋声得意的告诉乐颜,安逸尘是警察局新任命的探长,让法蝶落在佩珊头上只是为破魔王娶亲案。安秋声安慰乐颜吉人自有天相,安逸尘一定会活着回来的。宁致远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崖底。

安秋声告诉安逸尘,乐颜把他认成了救命恩人,要他假装死里逃生归来,以此赢得乐颜的心。安逸尘心中很难过,乐颜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欺骗她,致远把自己当成兄弟,自己却算计他。安秋声要他为复仇作出牺牲,逸尘为了父亲只好答应了。安逸尘划伤了自己佯装受伤,但是他并不愿意娶乐颜,他希望能到自己报完仇后再让乐颜选择是否要嫁给自己。宁致远衣衫褴褛的回到了家,宁昊天见他这个样子大怒。

安秋声假装在崖下找到了安逸尘,通知乐颜马上去花神庙看他。宁昊天不信儿子的解释,气的用家法打他。乐颜看着受伤的安逸尘,伤心的流下眼泪,安逸尘假装失忆,乐颜见他已经忘了吻自己的事,也就不再追问。乐颜向安逸尘表达了心意,深情的看着他。

宁昊天见儿子真的受了伤,心疼的命管家马上去找郎中。安逸尘推测应该有两个魔王,乐颜主动提出帮助安逸尘查案,安逸尘要她千万不许把魔王岭上发生的事说出去。安逸尘提起乐颜要嫁给文世轩的事,要她先答应文家的婚事,到时候自己有办法阻止婚礼,等自己破了魔王娶亲案,就向乐颜提亲。宁昊天亲自喂致远吃饭,致远告诉他昨晚袭击自己的人说着自己没听过的话,宁昊天惊觉还有一股力量在魔王岭。宁昊天询问致远是否喜欢乐颜,致远不好意思的说道乐颜已经是自己的人了。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2集

安逸尘惠子心生芥蒂

宁昊天嘱咐儿子不要到处张扬他在魔王岭上的事,以免招惹麻烦。宁致远想去和乐颜提亲,宁昊天叹息已经来不及了。白颂贤知道了安逸尘和乐颜两情相悦,但是自己已经答应了文府的亲事,她提出认安逸尘为义子。乐颜告诉小雅惠子,安逸尘在魔王岭上救了自己,小雅惠子惊讶的看着她。乐颜承认自己从前是对宁致远有些好感,但是现在自己明白了应该爱谁。小雅惠子不解乐颜是怎么确定救命恩人是安逸尘的,乐颜说道自己看到了安逸尘的鞋,那双鞋是自己亲手做的不会认错。

小雅惠子不明白乐颜为什么不受自己催眠香的控制,太郎说道催眠是根据人心中的欲念,而乐颜的心很纯净所以无法被催眠。惠子去找安逸尘,告诉他宁致远重伤归来的消息,质问他是不是对自己隐瞒了什么。安逸尘解释道自己是为了报仇才这样做,惠子试探道可以先杀了宁致远,安逸尘大惊忙拒绝,急着说宁致远是自己的兄弟,不到万不得已自己不会伤害他。惠子笑着说自己只是想试试安逸尘是否有变化,这样看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良,那他的心也不会变了。

安逸尘去看望宁致远,告诉他自己当晚也遇到了魔王,不仅被打伤还被扔下了悬崖,幸亏抓住了一棵小树才得以生还。宁致远笑言两人真是有缘,居然遇到的事也一样。宁致远回忆那天假扮魔王的人反复说过“嗨”这个字,安逸尘惊觉是日本人。小雅惠子质问安逸尘,他对乐颜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安逸尘否认了。惠子表示,如果安逸尘敢欺骗自己,自己一定会让他后悔。

安逸尘告诉父亲,假扮魔王袭击宁致远的应该是日本人,小雅惠子可能也参与其中。安逸尘怀疑小雅惠子另有目的,因为她对自己的感情跟三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安逸尘半夜跟踪惠子到树林,惊讶的发现小雅太郎也在这里。小雅太郎察觉到安逸尘躲在树后,拿剑拦住了他的去路,安逸尘讽刺太郎,日本堂堂的香会会长居然偷偷的来到了魔王岭,并且还假扮魔王袭击乐颜。惠子歉疚的看着安逸尘,太郎解释道自己抓乐颜只是为了制作香料给惠子治病。太郎提出,自己可以帮助安逸尘复仇,条件是安逸尘要和自己一起在魔王岭开设日本香会的分会。安逸尘答应了太郎的要求,太郎夸奖他真是识时务。惠子和安逸尘彼此都觉得对方有了变化,都变得让人捉摸不透。

安逸尘告诉父亲,惠子对自己不是真心的,小雅太郎是想垄断魔王岭的制香产业,绑架乐颜应该是想要提炼出控制人的魔香。安逸尘担心自己家的复仇计划会让日本人渔翁得利,安秋声表示自己决不能做汉奸,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跟乐颜合作,尽快研制出能控制惠子的香,以此牵制小雅太郎。小雅惠子把乐颜要嫁给文世轩的事透漏给宁致远兄妹,鼓励致远马上去找乐颜。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3集

宁致远对乐颜大失所望

宁致远拄着拐杖去找乐颜,提醒她不要忘了那个救她的人,乐颜以为他说的是安逸尘,表示一定不会忘的。宁致远认为自己已经和乐颜互表了心意,高兴地回了家。乐颜询问安逸尘是否找到了向文家退婚的方法,安逸尘回答自己正在筹谋。安逸尘询问乐颜对宁致远的看法,乐颜失望的说道宁致远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安逸尘知道乐颜还是希望宁致远去救她的,于是安逸尘谎称宁致远那晚在魔王岭遇到了花会的人,所以才中途放弃了。乐颜叹息在宁致远心中自己到底比不过他的家业,安逸尘提醒乐颜小心宁致远会骗她。乐颜要他放心,虽然之前自己对宁致远有过好感,但现在自己不会再被他迷惑了。

宁致远得意的告诉安逸尘、惠子还有妹妹,自己和乐颜心有灵犀一点通,两人已经确认了彼此的心。宁致远想去文家要他们放弃乐颜,安逸尘警告他,文家不会退婚的,只能等到乐颜出嫁的那一天再作打算。

到了乐颜出嫁的日子,白颂贤不停的说着文靖昌和如意的喜好,要乐颜努力和公婆搞好关系。乐颜上了花轿被抬走后,白颂贤收到乐颜有危险的消息,立即带上阿贵等人追了过去,路上遇到喜娘居然得知乐颜被魔王娶亲了,白颂贤急的晕了过去。此时文府也得知了魔王娶亲的事,文靖昌大惊失色。

乐颜被送到了宁府的花工厂,她认出了面前的魔王就是宁致远,一脚把他踢开了。宁致远认为乐颜喜欢自己,误以为她不好意思承认,想上前亲乐颜,结果又被一脚踢开。宁致远指责乐颜没有良心,自己三番两次的救她,居然换来这样的回报。宁致远不解乐颜为什么对自己忽冷忽热的,乐颜为了脱身决定与他赌一把。安逸尘躲在门外偷听两人说话,惠子突然出现,质问他为什么在这里。安秋声送了匿名信给文靖昌,告诉他是宁致远绑架了乐颜。安逸尘催促惠子去催眠宁佩珊,到时候让文靖昌看一场好戏。

宁致远一再强调那天在魔王岭是自己救了乐颜,但是乐颜却认为他在说谎,怎么都不肯相信。宁致远大失所望,质问乐颜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乐颜告诉他,经过他多次的欺骗,自己现在对他只剩下讨厌了。听到乐颜的回答后,宁致远绝望之下不再纠缠,放了她离开。

文靖昌收到匿名信得知是宁致远绑走了乐颜,宁昊天提醒他不要上了他人别有用心的当。文靖昌对他的说辞不屑一顾,宁昊天同意文家派人去花工厂搜查。惠子催眠宁佩珊,要她去文家找文世轩当众对峙,逼他做出选择,如果文世轩不选择她的话,就杀了他。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4集

乐颜悔婚

白颂贤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说文世轩和宁佩珊早有私情,并且文世轩为了悔婚在中途绑架了乐颜。乐颜回到了花轿上,她想等待安逸尘来找自己,但是喜娘不由分说的就叫人把她抬到了文府。安逸尘见宁致远独自坐在门前不解,宁致远询问他是否喜欢乐颜,安逸尘表示自己虽然喜欢乐颜但并不迷恋。安逸尘告诉他乐颜应该只是把自己当成哥哥,宁致远怀疑安逸尘有事隐瞒自己,安逸尘笑道如果自己爱乐颜怎么会鼓励宁致远去绑架乐颜呢。安逸尘提醒宁致远,等到乐颜嫁给文世轩就什么都晚了,所以必须从乐颜的娘入手,把文世轩和佩珊的事告诉白颂贤。宁致远担心妹妹会受到牵连,安逸尘安慰他正好趁此时考验文世轩对佩珊的真心。

白颂贤情急之下找到安逸尘,告诉他有人给自己送了匿名信,安逸尘惊觉除了自己还有人在破坏文宁两家联姻。白颂贤拜托安逸尘替自己出面,为乐颜摆回门轿,把她接回家来。文家的人去宁家的花工厂什么都没有搜到,这时下人传信乐颜的花轿马上就要到了。如意偷偷质问喜娘,乐颜是否还是完璧之身,喜娘要她放心。安逸尘突然赶到文府,表示自己代表乐颜的娘亲,要摆回门轿把乐颜接回家。文靖昌不解,安逸尘把匿名信交给他,文靖昌大怒质问文世轩。佩珊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用刀劫持了乐颜。小雅太郎和惠子在对面的客栈看着文府门前发生的一切,惠子表示只要佩珊刺伤文世轩,那么文宁两家就会结下大仇。佩珊要文世轩当着众人面承认爱的是自己,文世轩不敢说。佩珊即使被催眠也没有狠下心伤害文世轩,只把文世轩胸前的喜花划成两半,然后跑开了。文世轩不顾母亲的阻拦,追了上去。

宁致远觉得自己中了别人的算计,特意赶来和文靖昌解释清楚。乐颜高兴地回了家,告诉白颂贤幸亏有宁致远劫了花轿,原来宁致远破坏自己的婚礼,就是为了他妹妹。佩珊和文世轩跑到花神庙,两人跪在花神像前发誓要结为夫妻。文世轩告诉佩珊,那封给乐颜母亲的匿名信是自己写的,佩珊大赞他勇敢,安秋声在门外听到了一切。

乐颜告诉安逸尘,宁致远说他才是那晚救自己的人。安逸尘谎称自己把那晚的事告诉了宁致远,但没想到他动了歪心思。文世轩每天必须每隔两个时辰泡一次澡,所以不得不赶回家,安秋声不解他为什么要每隔两个时辰回一次家呢。文世轩赶回家,先冲进洗澡房,文靖昌看他去洗澡暂时没有责备他。宁昊天把佩珊关了起来,准备家法伺候宁致远。文世轩拒绝去和乐颜道歉,文靖昌质问他,宁昊天已经是四镇香会的会长,接下来就会拿到万国香会的承办权,到时候文家怎么办。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5集

宁府管家怀疑乐颜真实身份

文靖昌告诉儿子,只有让乐颜进门,文家才有翻身的机会。文世轩却质问父亲,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宁佩珊在一起吗。原来文世轩身有异味,多年来一直因体味而自卑,每两个时辰都要洗澡,穿用香熏过的衣服。文世轩回忆起和宁佩珊相遇的那天,佩珊不仅丝毫没有嫌弃之意,还爽朗的表示她没有嗅觉。文世轩如获至宝,认定自己和佩珊是命中注定。文靖昌认为这只是儿子的心病,但文世轩却表示自己一定会娶佩珊的。

宁致远担心乐颜有心上人,惠子安慰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宁致远为乐颜做了那么多事,乐颜不可能不动心。宁致远听后非常开心,坚定了继续追求乐颜的决心。宁昊天嘱咐管家,要让那些的少女的心情保持愉悦,否则会影响从她们身上提取的香。宁昊天察觉,最近发生的一切很可能是针对自己,而自己最大的仇人就是安秋声。

宁致远责骂妹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居然敢去抢亲。宁佩珊委屈道,自己那天就是一时冲动,但是没有那天的话,自己也不会知道文世轩的真心。宁致远发誓自己再也不会让乐颜嫁给别人了,宁佩珊也一脸憧憬道文世轩注定是自己的。

宁致远去请乐颜到宁府当园艺管家,乐颜提出学习宁府香谱中的技艺,宁致远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把香谱传给乐颜。乐颜告诉安逸尘,宁致远的合约里有一条是,如果自己没有照顾好宁府的花草树木,就终生不得嫁人,除非得到宁致远的首肯。安逸尘认为宁致远还没有死心,乐颜害羞的说自己心里已经有安逸尘了。安逸尘表示,乐颜去宁府对自己破魔王娶亲案很有帮助,乐颜对自己能帮助安逸尘很是开心,拼命说服白颂贤让自己去宁府。白颂贤叹了口气,说道是福是祸都躲不多,嘱咐安逸尘保护好乐颜在宁府的安全。

乐颜住进了宁府,宁致远兄妹不仅用炒过的种子要她种花,还装神弄鬼的吓她。乐颜忍无可忍也装鬼去吓二人,没想到把佩珊吓的晕了过去。宁昊天得知女儿晕过去很是担心,质问乐颜和致远发生了什么。乐颜解释道,自己嗅出了宁致远和佩珊的味道,才想吓吓他们。宁昊天没想到乐颜的鼻子这么灵,他想起了一个人。宁昊天叫来管家,问他当年是否真的把安若欢扔到了河里。管家一惊,忙回答安若欢肯定已经死了,乐颜只是有天分而已。宁昊天感慨,这些年自己炼制能控制人心神的魔香很不易,就是因为缺乏天分,宁昊天猜测乐颜就是上天派来帮助自己的人。管家想起当年,宁昊天命自己杀死安若欢,但是面对天真可爱的小若欢,自己没有忍心痛下杀手。乐颜住进宁府后,管家已经开始怀疑她的真实身份,但没有声张。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6集

宁佩珊为爱甘愿自残

管家试探乐颜身份,结果没有任何发现,管家叹道自己可能认错人了,乐颜真的不是安若欢。惠子叫来管家,趁机将他催眠。安逸尘为宁致远医治鼻子,意外的发现致远竟然博学多识,宁致远笑道自己是故意做出不成器的样子给父亲看的。宁致远告诉安逸尘,等到自己鼻子好了,最想闻到的就是乐颜的味道。

惠子将管家催眠后,询问宁家香谱的下落,但是管家对此也并不知晓。惠子继续询问魔王娶亲的事,管家告诉她,最近失踪的十八个少女里只有十二个是宁府绑架的,其他的六个应该是别人绑的。惠子正要问出那十二个少女的所在,没想到乐颜这时从门外经过,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她试着敲了敲门,不想惊醒了管家。惠子谎称管家刚刚打了个盹,管家忙说自己太过失礼随后离开。惠子遗憾的告诉安逸尘,管家已经对自己起了戒心,想要再次催眠他恐怕困难。安逸尘希望惠子能去引诱文世轩,因为这样能挑起宁佩珊的嫉妒,有利于自己的计划。

惠子约文世轩见面,点燃催情香试图引诱他,但文世轩一直和惠子保持距离。文世轩匆忙赶回家洗澡,惠子觉得他一直看时间的行为很奇怪,把他的表现告诉了安逸尘。安逸尘以医生的身份去询问宁佩珊,佩珊把文世轩的隐疾说了出来,拜托安逸尘一定要治好文世轩。

佩珊带着安逸尘去找文世轩,没想到文世轩听说两人的计划后当场翻脸,责怪佩珊居然泄漏自己的隐疾。文世轩误以为佩珊也嫌弃自己的异味,大怒甩开她的手,然后跑开。安逸尘告诉佩珊,文世轩现在太过敏感,恐怕心理上的疾病早就超过了他身体上的病。安逸尘提出可以炼制一款可以让人宁静的香,佩珊想起自己家里有一本香谱。

安逸尘询问乐颜在宁府有什么发现,乐颜遗憾的表示自己已经闻遍了宁府的每一个地方,但是没有任何发现。乐颜说道,宁致远现在每天只教自己一点点香谱上的技艺,安逸尘提醒她,宁致远是一个偷心猎艳的高手,乐颜笑道自己不会被迷惑的。

佩珊求安逸尘为自己动手术毁掉嗅觉,原来佩珊是有嗅觉的,只不过在文世轩面前一直假装鼻子失灵。乐颜无意间在门外听到一切,立即冲了进去阻止。佩珊伤心的说道,文世轩极其敏感,自己只能毁掉嗅觉,那样的话至少文世轩在自己面前是放松的。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7集

安秋声觊觎宁家香谱

安逸尘为佩珊做了手术,惠子责怪他不该毁掉佩珊的嗅觉,否则自己就可以催眠佩珊了。安逸尘表示,佩珊只是个单纯的女孩,催眠她不会有太大的作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好宁致远的鼻子。惠子明白,安逸尘其实是被佩珊的爱情所打动,他是个好人,只是他和自己一样背负着家族的责任,所以不得不变得铁石心肠。文世轩试探佩珊的嗅觉,发现她对奇臭无比的东西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才相信了她。

宁致远不小心看到了乐颜洗澡,慌忙逃窜中遇到了惠子,惠子看到致远鼻子流血感到很奇怪。惠子笑着把致远的事告诉安逸尘,然后坐到他身上询问是否还记得和自己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安逸尘想起在日本为惠子推拿时紧张的甚至戴上了眼罩,惠子看着安逸尘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安逸尘羞涩的呆在原地。

乐颜发现宁致远偷看自己洗澡后大怒,用恶作剧整治他。安逸尘赶来阻止,乐颜看到他开始不好意思起来,转身离开了。宁致远好奇的看着安逸尘,不解为什么乐颜看到自己就这么凶,看到安逸尘就一脸娇羞。安逸尘见他不放心,便告诉他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惠子。

宁致远买了一只鹦鹉,想借它帮自己向乐颜告白。鹦鹉当着乐颜的面说出了臭丫头我爱你,乐颜有些尴尬,宁致远鼓起勇气向乐颜告白。宁致远告诉乐颜,安逸尘心中爱的是小雅惠子,提醒她不要自作多情。

惠子的怪病再次发作,安逸尘马上抱住了她,并提醒她,乐颜可以提前制出治好她怪病的香。惠子不愿让乐颜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安逸尘鼓励她勇敢面对,不要像文世轩一样逼得身边人自残,并发誓自己会陪伴在她身边。

惠子向乐颜求助,乐颜尽心竭力的试着调出惠子所说的那款香,但是却一直失败。小雅太郎叮嘱女儿别忘记把乐颜带到日本去,但惠子却告诉他,乐颜是自己的朋友。乐颜向安秋声寻求帮助,安秋声表示只有找到宁家的香谱才能医治惠子,安逸尘提醒她可以去找宁致远。乐颜坚持认为香谱是宁家的,而且自己绝不能利用宁致远。安逸尘用惠子的病劝服乐颜,乐颜终于接受了安家父子的意见。

乐颜为难的找到宁致远,说道希望他能早点教自己香谱上的调香方法。宁致远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乐颜,乐颜担心宁昊天知道后会责怪致远。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8集

宁佩珊如愿嫁给文世轩

宁致远当着乐颜的面默写香谱,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才写好。乐颜仔细看着香谱,发现里面有一段是介绍用体香提取香精的,乐颜怀疑魔王岭的少女失踪案和这种制香手法有关。宁致远表示少女失踪一定有别的原因,乐颜感激宁致远对自己的信任,默记好香谱后立即烧了。乐颜发觉自己渐渐被宁致远吸引,她不断地提醒自己,是安逸尘救了自己,自己爱的是安逸尘。

安逸尘和惠子得知乐颜烧了香谱后很惊讶,乐颜表示自己不能把宁家香谱告诉任何人,否则就辜负了宁致远的信任,惠子笑道乐颜现在对宁致远似是改观了许多。

佩珊怀了身孕,宁致远想出一个计划,拉着妹妹来向乐颜求助。乐颜认为宁致远的计划太过荒谬,宁致远为了妹妹向乐颜跪了下来,乐颜只好答应了他们。文世轩向父亲提出要迎娶乐颜,文靖昌大喜之下答应了。

大婚之日,乐颜突然提出要去花神庙祭拜,然后再拜堂成亲。宁致远带着人堵在文府门前,原来在花神庙宁致远已经偷偷的把乐颜和佩珊调了包。文世轩护着佩珊表示她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佩珊大喊自己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宁昊天听后大骂女儿鬼迷心窍。如意请来安逸尘为佩珊诊脉,安逸尘诊断后告诉众人佩珊很可能怀了男胎。宁昊天对女儿的行为很是伤心,当众宣布和佩珊断绝父女关系,以后佩珊的一切都再和自己无关。佩珊绝望之下跪下来求父亲,但宁昊天还是拂袖而去。

佩珊把宁府香谱交给文世轩,不仅希望能治好文世轩的体味,更希望香谱能让文宁两家化干戈为玉帛。安秋声得知安逸尘居然帮助佩珊嫁进文府,大怒之下打了他一巴掌。安逸尘告诉他,自己欣赏佩珊的勇气,更不想因为仇恨伤害无辜的人。文世轩和佩珊的新婚之夜突然有人来禀报文家香坊出了问题,文世轩立刻拿着香谱离开婚房,并嘱咐佩珊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和文家二老提起。佩珊一夜没有睡好,早上敬茶晚了引得文靖昌和如意对她更加不满,文靖昌忍着怒气喝下了佩珊敬的茶。

小雅太郎偶然发现蒙面人在到处抓一名逃走的失踪少女,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女儿,提醒她盯好宁府。乐颜夸奖宁致远重情义,为了佩珊的事尽心尽力。宁致远笑道自己一定要让乐颜为自己哭一次,并提出要乐颜嫁给自己,乐颜懒得理他离开了。

佩珊回家却被拒之门外,佩珊伤心之下跪在宁府门前,但是文世轩却为了面子不肯和她一起跪,佩珊对他很失望。文世轩突然有急事离开,把佩珊一个人留在宁家。宁致远得知妹妹跪在门前后,忙带人去把她接了进来。宁致远认为文世轩怠慢佩珊,气的去教训他。     佩珊伤心地告诉惠子,自从自己嫁给文世轩,他对自己就没有以前那么百依百顺了。佩珊把新婚之夜发生的事说给了惠子听,惠子若有所思。宁致远强行把文世轩带回了宁府,文世轩正哄着佩珊,突然发现宁府内飞进了好多蝴蝶。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19集

宁致远为乐颜不惜与父反目

宁昊天正因找不到安秋声踪迹而犯愁,突然发现宁府里飞进了好多蝴蝶,原来是乐颜点燃香料招来了这些蝴蝶。宁昊天认出这款香就是“蝶恋花”,质问乐颜的师父是否就是安秋声。宁昊天猜测香谱被泄露,佩珊怕父亲知道是自己偷看了香谱,忙带着文世轩离开了。宁昊天下令把乐颜关到柴房,致远挡在乐颜前面承认是自己偷看了香谱,宁昊天怒不可遏的打了儿子一巴掌。宁致远提出要乐颜嫁给自己,这样乐颜就是宁家的人了,但乐颜拒绝了他。宁昊天拔枪想杀了乐颜,致远一把夺走枪与宁府众人对峙,致远以死相逼,宁昊天不得不放了乐颜。致远被家法处置,宁昊天恨铁不成钢的苦劝儿子,一个女人对于不爱的男人是最绝情的,致远表示,自己宁可要乐颜嫁给别人,也不想看着她死在自己怀里。宁昊天看着至今还在维护乐颜的儿子,想起香雪吟对自己的绝情,心痛不已。乐颜躲在一旁,看致远被打得半死还出言维护自己很是感动,于是冲到宁昊天面前发誓自己绝不会泄漏香谱,并且会终身不嫁一辈子留在宁府当园艺师。

乐颜为致远包扎伤口,致远趁机询问乐颜的心上人是否就是安逸尘。乐颜告诉他,自己爱上安逸尘就是在他掉下悬崖的那一瞬间。致远听后大惊,忙问乐颜为什么认定是安逸尘救了她,乐颜表示虽然安逸尘当时带着面具,但是他脚上的那双布鞋是自己亲手做的。致远想解释,但是乐颜却不相信他的话,致远发誓一定要让乐颜知道是谁救了她。安逸尘和惠子在门外听到一切,安逸尘难掩失落。

宁昊天想到致远对乐颜的感情,还有安秋声和香雪吟的感情,眼中露出一丝狠色。当年香雪吟利用剩下的半卷香谱威胁宁昊天放了安秋声,这才激起了宁昊天的愤怒。这份香谱只有香雪吟特质的香精才能显现出字,宁昊天这些年留着香谱,苦苦思念着香雪吟。

安秋声和安逸尘告诉乐颜,宁昊天就是魔王,而致远受伤很可能就是苦肉计,为的就是把乐颜留在宁家。安秋声继续说道,乐颜学到的是香雪吟当年留下的香谱,对宁昊天影响不大,否则宁昊天一定会杀了她。乐颜对安秋声的话半信半疑,她不愿相信致远对自己的好是假的。乐颜开始怀疑安秋声的身份,安逸尘表示宁昊天很可能把绑架春苗的人藏在香坊,要乐颜利用致远去宁家香坊调查。

乐颜扶着受伤的致远来到香坊,她在两个工人的身上闻出了当日在祭山大典花轿里的味道,认定这两人就是绑走春苗的人。乐颜把发现告诉了安逸尘,宁致远察觉最近发生的事似乎都是冲着宁家来的。

《活色生香》分集剧情:第20集

乐颜再遇魔王

宁致远有些怀疑安逸尘,但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坚信安逸尘和自己的兄弟之情。安逸尘告诉乐颜,那两个工人就是绑走春苗的人,这说明宁昊天就是魔王,而宁致远很可能是帮凶。乐颜还是不愿去怀疑宁致远,表示自己会去宁府佛堂调查,等到一切证据确凿,才能定宁昊天的罪。

乐颜偷偷潜入宁府佛堂,没想到被致远发现,致远担心乐颜会被父亲责罚。两人发现佛堂里居然有一处秘密通道,这时宁昊天来到佛堂,乐颜忙躲到一边。致远假装拜佛,宁昊天见门外的守卫全被迷香迷倒,误以为是致远干的,罚他去祠堂跪了一夜。乐颜偷偷给致远送吃的,致远认为一定有人在乐颜面前中伤自己,劝她听从自己的内心,不要被别人的三言两语左右。乐颜对致远感到很愧疚,询问他是否知道宁家的那半卷香谱。致远告诉她,那半卷香谱应该是在一件白色的丝衣上。致远试探乐颜,她的背后难道真是父亲的仇人安秋声,乐颜没有开口。乐颜不解致远为何还这么相信自己,致远笑道爱一个应该无条件的信任。

乐颜告诉安逸尘和惠子,宁府的佛堂里没有那些失踪少女,但是密室里有一张奇怪的白玉床。致远把丝衣偷出来,交给了乐颜,但乐颜认出了这件丝衣是假的,致远明白父亲早有防备,要乐颜再给自己一点时间。惠子催眠了那两个工人,得知他们的主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且他们绑架的是后六个少女。致远再次去偷丝衣,但是被宁昊天发现。

安秋声怀疑宁致远就是另外一个魔王,但安逸尘表示,宁致远是个很正直的人不会去做魔王,惠子也赞同安逸尘的观点。安逸尘送走了惠子,向父亲表达了对日本商会的担心,他不想做汉奸。佩珊在文家过的很不好,连下人都敢怠慢她,但佩珊为了文世轩硬是忍了下来。

宁致远私下调查发现,警察局偷偷放了大法师的孙子,另外安逸尘经常和一个流浪汉也就是安秋声来往。宁致远认为这些人这些事一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他担心是冲宁家来的。惠子和乐颜一同调香,两人感情日增。

宁致远听说乐颜去魔王岭采花,决定和家仆重演那日救她的情形,认为这样能让乐颜想起那天的事。致远和家仆假扮魔王,把乐颜抓进了花轿。没想到这时另一伙魔王也带人前来,打伤了宁府众人,致远忙带着乐颜逃跑。致远被打倒在地,仍然死死拖住魔王,要乐颜赶快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