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活色生香/蝶香》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3年前 (2015-02-24)1541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1集

真相水落石出,乐颜与宁致远相爱

乐颜急中生智向敌人洒出花粉,招来一大群蜜蜂逼退了敌人。宁致远明白,接下来敌人就会牵猎狗来追踪自己和乐颜。宁致远马上与乐颜互换衣服,让乐颜躲到水中,自己则冒险引开敌人。敌人离开后,宁致远跑回水潭却发现乐颜溺水,立即跳下水抱住乐颜为她输气。乐颜对这个吻太过熟悉,与那夜在魔王岭花轿里的一模一样,乐颜不断回忆着和宁致远相处的点点滴滴,她惊觉原来眼前这个男人才是一直爱着自己,一次次舍命相救的人,乐颜感动的流下眼泪。宁致远发现自己居然恢复了嗅觉,他终于能闻到乐颜的味道了,两人在水边深情相拥。乐颜向宁致远表达了心意,同时也明白了安逸尘一直在欺骗自己。宁致远嘱咐乐颜不要说出自己已经恢复嗅觉的事,因为自己想在父亲五十大寿时亲自为他调一款香。乐颜表示从今以后宁致远就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两人相视一笑。

惠子发现乐颜有很浓的体香,乐颜只好把生来就有异香的秘密告知,惠子怀疑乐颜就是安逸尘梦中的那个身有香味的女孩。宁致远约见安逸尘,将自己恢复嗅觉的事告知,并质问他为何一直让乐颜误会自己。安逸尘见事情暴露,只好表示自己爱上了乐颜,所以才不择手段。宁致远决定光明磊落的和安逸尘竞争乐颜,两人约定各凭手段赢得乐颜欢心。

宁致远调查出当时指使他人,给白颂贤送匿名信的人就是住在花神庙的流浪汉。宁致远带人找到大法师,以她孙子相威胁,逼问出了安逸尘就是警察局探长的事实,大法师承认佩珊被选作魔王妃也是出自安逸尘的手笔。

乐颜去找安逸尘和安秋声,偶然听到青帮的两个恶霸在敲诈安逸尘,乐颜才得知是他们联手欺骗自己,让自己误以为宁致远受伤是苦肉计。乐颜发现安秋声在用忘忧香抹去那两个恶霸的记忆,而且安秋声和安逸尘居然是父子,乐颜不知他们还有多少事瞒着自己。乐颜猛的推开门,质问安秋声为何欺骗自己,并表达了对安逸尘的强烈失望。安秋声恼羞成怒拿枪对着乐颜,乐颜哭着说道,安秋声并不会真的动手,因为他的眼里还带着慈祥和温暖,就像两人第一次见面一样。乐颜推测出安秋声的真实身份,并明白他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破案,而是为了报仇。乐颜发誓绝不会把安秋声的秘密泄露出去,但从今往后,两人师徒缘尽。

乐颜回到宁府,哭着抱住宁致远。宁致远告诉她,自己查清了安逸尘对宁府动的手脚。乐颜不想出卖安逸尘,但说出了安逸尘父子怀疑宁昊天是魔王的事,宁致远大惊。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2集

安逸尘被惠子催眠

乐颜告诉宁致远,现在有两伙人在魔王岭抓少女,其中一伙就是很可能宁昊天指使,宁家香坊的两个工人阿发和阿财就是证据。阿发和阿财失踪,他们的妻子带着乡亲们来宁府要人,乐颜认为一定是安逸尘把他们抓走了。宁致远怀疑有人和宁家有血海深仇,否则也不会这样陷害父亲,乐颜提醒他,可以去问宁昊天。宁昊天得知宁致远和乐颜在一起后很是开心,宁致远趁机询问父亲和安秋声的恩怨,宁昊天谎称安秋声是嫉妒自己娶了致远的娘亲,才一直怨恨于宁府。宁昊天告诉儿子,安家父子也有人体炼香的秘方,所以他们才是假扮魔王的人。

安逸尘为乐颜的事心痛不已,深夜买醉倒在路边遇见了惠子。安逸尘把惠子当成了乐颜,不断向她诉说着对乐颜的爱意,惠子流着泪把安逸尘抱在怀里。惠子点燃了催情香,她没想到自己会以另一个女人的名义来偷取安逸尘的爱。惠子解下衣衫,走向醉倒的安逸尘。

安秋声正在祭拜香雪吟,宁昊天突然从背后出现,用枪指着安秋声。宁昊天不解安逸尘是谁,安秋声说道他是自己收养的义子。安秋声质问宁昊天把香雪吟的尸体藏到了那里,两人扭打在一起,互相用凶器抵住对方的要害。安秋声放下手中的刀,恨恨道自己要看着宁昊天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宁昊天冷笑道,自己和安秋声都不会早死,因为谁都不配在地下陪伴香雪吟。

安逸尘醒来,居然发现自己和惠子赤身躺在一起,安逸尘表示自己配不上惠子。惠子哭道,安逸尘真正配不上的是乐颜那样纯洁的女孩子,而他和自己是同类人。惠子带着安逸尘找到乐颜,告诉她自己已经和安逸尘拥有了彼此,乐颜失望的转身离去。安逸尘追了上去,却发现一群黑衣人打算刺杀乐颜,安逸尘被打倒在地,仍拼命护住乐颜。安逸尘拉着乐颜逃跑,乐颜却甩开他的手,斥责他在演戏。宁致远骑车赶来,他相信安逸尘绝对不是在用苦肉计。宁致远警告安逸尘,如果他不是秉公办案,而是恶意挟带私仇陷害宁家的话,自己一定会和他割袍断义,然后再一决雌雄。宁致远想化解父亲和安秋声之间的恩怨,乐颜表示要和他一起努力。

小雅太郎提醒女儿,要尽快催眠安逸尘,让他以后为日本商会所用。白颂贤还是不敢相信安逸尘是那样的人,她每次看到安逸尘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宁致远制造了特别惊喜向乐颜求婚,两人正浓情蜜意着,一群黑衣人突然来追杀他们。两人逃到悬崖边,宁致远抓住藤条抱着乐颜纵身跃下,两人降落到一处山洞。原来追杀他们的人是安逸尘和惠子,安逸尘已经被催眠,他突然闻到了记忆中的那股香味,惠子知道乐颜就是他要找的人,担心有变马上催眠了他。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3集

宁致远安逸尘关系恶化

宁致远与乐颜打算回家,没想到在路上遇到埋伏他们的安逸尘。安逸尘疯了一样的攻向宁致远,致远发觉安逸尘的不对,要乐颜马上拿出静神香。刚刚摆脱了安逸尘,小雅惠子又拿着枪站到了两人面前,惠子拿出一瓶甘露和一瓶毒药,要两人选择。乐颜仿佛想起了小时候的记忆,那时也有人要娘亲选择,但是记忆中娘亲却不是白颂贤。安逸尘醒了过来,询问乐颜是否愿意为了致远而死,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安逸决定放了他们。安逸尘质问小雅惠子,为何对自己使用催眠香,乐颜发现小雅惠子似乎被催眠香反噬,行为不仅反常而且情绪激动。小雅惠子渐渐冷静了下来,安逸尘致拜托致远好好照顾乐颜,然后丢下刀离开。

小雅太郎责备女儿,没有抓住机会激化安宁两家的矛盾,惠子熄灭了父亲点燃的催眠香,冷冷道希望他不要再催眠自己,因为这样也会激发父亲心中的恶念。安秋声警告儿子放下儿女情长,专心致志的报仇。安逸尘感到很累,他不想变成宁昊天那样的衣冠禽兽,安逸尘打心底里羡慕宁致远的光明磊落。安秋声大声斥责安逸尘,只要他是自己的儿子一天,报仇就是他应尽的义务。

夏蝉从炼香坊逃了出来,正巧遇到宁致远和乐颜,夏蝉似是受了很大刺激,不仅不记得任何事还不允许人靠近。乐颜决定去找安逸尘来医治她,宁致远虽然吃醋,但他相信安逸尘本性不坏。宁致远担心安逸尘对宁家的仇恨,乐颜向他保证自己绝不会允许安逸尘协私报复。安逸尘感谢致远和乐颜的信任,答应一定会尽力而为。

佩珊在外面听说魔王和宁府有关,急的马上带着文世轩跑回家,两人得知宁致远帮助乐颜去照顾一个疯了的朋友,文世轩心中一惊。文世轩提议去乐颜家看一看,佩珊反对却遭到痛斥。

致远不放心安逸尘把夏蝉带到警察局,他建议安逸尘使用催眠术,这样可以让夏蝉说出真相。宁致远提醒他秉公办案,安逸尘却讽刺宁昊天自作孽不可活。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4集

宁致远安逸尘生嫌隙

佩珊告诉惠子,致远这些天一直在照顾一个得了失心疯的女孩,惠子听后若有所思。安逸尘嘱咐致远和乐颜,一定要小心提防惠子,不要让惠子知道夏蝉的事。宁致远担心没有催眠香无法催眠夏蝉,但安逸尘表示中国人的事不能让日本人插手。乐颜决定试着调出催眠香,宁致远终于找到机会马上拉着乐颜回了宁府。白颂贤相信安逸尘的人品,知道他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计前嫌的认了安逸尘当干儿子。听到安逸尘叫的一声娘,白颂贤无比开心。文世轩突然来到乐颜家,白颂贤出于礼貌同意让他看望夏蝉,没想到夏蝉一看到文世轩就吓得大喊大叫。文世轩对夏蝉的境况表示了同情,安逸尘告诉他致远和乐颜正在制作催眠香。

宁致远陪乐颜调香后,厚着脸皮赖在乐颜的床上不肯走,乐颜无奈又为他找了一张床。乐颜第二早醒来,发现宁致远居然用了一夜的时间调制香精,面对宁致远调出的几十款香,乐颜终于找到了突破制香瓶颈的方法。文世轩一夜未归,佩珊气的在文府大哭大闹,如意讽刺她一个没有嗅觉的女人对于炼香世家来说就是废人,她根本没有资格埋怨。

宁致远听说安逸尘和乐颜变成了义兄妹开心不已,新炼制的催眠香需要人提前试验,致远担心乐颜的安全主动提出试香。在催眠过程中,宁致远居然想起了安若欢,白颂贤大惊。宁致远醒来后不解为什么这些年来自己都不记得安若欢,安逸尘认为他很可能是被忘忧香洗掉了记忆。宁致远不明白谁会这么对待自己,乐颜怀疑是宁昊天所为。小雅太郎听说夏蝉落到了安逸尘手中,决定晚上动手把她抢出来。

宁致远回到家质问父亲,安若欢到底是谁。宁昊天谎称安若欢跌到江里死了,自己害怕致远伤心只有抹去了他的记忆。乐颜看着宁致远失落的样子,怀疑母亲也对自己用过忘忧香。安秋声要安逸尘把所有罪责都推到宁昊天身上,安逸尘担心会让另一个魔王逍遥法外。安秋声安慰儿子另一个魔王可以让日本人去抓,自己则打算在晚上去劫走夏蝉。

乐颜希望安逸尘能和宁致远好好相处,并且三人可以联手化解安家和宁家的矛盾,但安逸尘却表示血海深仇不可忘。安逸尘和乐颜被人引开,一群蒙面人带着夏蝉刚离开乐颜家就遇到了宁致远,其中一人带着夏蝉逃跑却被安秋声偷袭。黑衣人被偷偷灭口,临死前说了一句日语。安逸尘和宁致远互相怀疑,乐颜提醒他们赶快报警。文世轩受伤归来,佩珊很是担心。安秋声告诉儿子,虽然自己昨夜成功带走夏蝉,但是在花神庙遇到了两伙人的伏击,其中的一个蒙面女人派人抓走了夏蝉。安逸尘推测抓走夏蝉的人是惠子,否则父亲早已命丧花神庙。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5集

文世轩投靠日本香会

安秋声提醒儿子要小心惠子,但安逸尘相信惠子对自己的感情。安逸尘找到惠子,询问她把夏蝉带到了哪里。惠子告诉他,昨晚自己遭到魔王的追杀,不仅夏蝉被抢走自己也被打成重伤,而自己只开枪打中了魔王的手臂。安逸尘留下伤药后匆忙离开,惠子难掩伤心。安秋声担心小雅太郎野心太大,会控制绑架夏蝉的人和宁昊天,这样两个魔王就都在他的手中,安逸尘决定在小雅太郎动手之前搜查宁府。

安逸尘带着警察局的搜查令来到宁府,宁致远与他对峙,宁昊天却坦然的放安逸尘和警察进门。安逸尘带人闯入宁府佛堂的密室,却只见到了一张白玉床,安逸尘铩羽而归,宁昊天羞辱了他一番才让他们离开。惠子催眠夏蝉,得知原来绑架她的魔王居然就是文世轩。小雅太郎吩咐女儿用催眠术改变夏蝉的记忆,然后把罪责都推给宁昊天,但惠子对这种深度催眠并没有自信。

惠子约见文世轩,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他抓走少女萃取体香的事,在她的试探下,文世轩终于承认了一切。惠子询问文世轩另一个魔王是谁,文世轩坦诚用少女体香提炼香精的方法是自己从宁家香谱学来的,所以宁昊天应该就是另一个魔王。最近外面到处传言宁昊天就是魔王,宁致远不愿相信,乐颜却觉得今天的搜查太过蹊跷,宁昊天的淡定让人不得不怀疑,而且乐颜发现那张白玉床被人动过手脚,与自己上次闻到的味道不一样。

惠子提出与文世轩结盟,条件是得到宁家香谱,并且要文世轩帮助日本香会收购魔王岭的香坊。文世轩担心惠子泄露自己的秘密,他不想身败名裂,权衡之下答应了惠子的要求。小雅太郎拿出了契约,逼文世轩交出文家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作为回报自己会给他日本香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并且承诺日后不与文家为难。乐颜分析宁昊天是魔王的可能性很大,宁致远认为她帮着安逸尘,心中很是不满。乐颜见他不高兴,只好努力调节气氛,宁致远担心乐颜还是喜欢安逸尘,乐颜懒得和他解释气的转过脸去。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6集

安逸尘真实身份曝光,文世轩杀人灭口

宁致远去文府看望妹妹,但是等了两个时辰都不见人影。佩珊见丈夫要出门,忙上前关心,但是文世轩对她很不耐烦。致远闯入佩珊房中,质问她们夫妻俩有没有跟谁提起过夏蝉的事情,文世轩一惊急忙否认。宁致远发现文世轩受了伤,但是文家最近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最近到处传言夏蝉的失踪和致远有关,致远大怒道自己怎么可能是这么下作的人。致远担心妹妹泄漏香谱,吩咐手下调查文世轩。

文世轩把魔王岭所有香坊的资料都交给小雅太郎,两人约定先从偏僻一点的地方开始收购。小雅太郎想尽快得到香谱,文世轩表示佩珊怀有身孕不便太过劳累,但是自己会抓紧时间要她默写。小雅太郎告诉文世轩,安逸尘的真实身份是文府的大仇家安秋声的儿子。文世轩询问母亲,自己的大哥是否被安秋声拐走。文世轩怀疑怀疑安逸尘就是自己大哥,要母亲帮自己确认安逸尘的身份。

如意请安逸尘为自己看病,结果发现了安逸尘后脑上的伤疤,如意忙去找文世轩,告诉他安逸尘就是文府大少爷。原来文世轩小时候调皮爬树,安逸尘为救他受伤,后脑留下了一条疤痕。如意高兴的想去告诉文靖昌,但是文世轩拦住了她。文世轩催眠母亲,使她忘记了刚刚认出安逸尘的事。

文世轩担心安逸尘会威胁到自己的继承权,拜托小雅太郎帮助自己除掉安逸尘,惠子在一旁听到了两人的计划。文世轩要佩珊写一份假香谱,并催促她尽快完成。安逸尘被人追杀,关键时刻惠子出手救走了他。安逸尘感谢惠子的救命之恩,他知道是小雅太郎想取自己性命,惠子将文世轩的目的告诉了他,并嘱咐他一定要提防文世轩。安逸尘明白是小雅太郎将自己身份告诉文世轩,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控制。

安秋声推测文世轩就是另一个魔王,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对安逸尘动手。安逸尘怀疑宁佩珊给了文世轩香谱,所以文世轩知道用人体炼香的方法,安秋声冷笑道恐怕文世轩一开始接近佩珊就是为了香谱。小雅太郎知道惠子救了安逸尘后大怒,用鞭子将她打了一顿。惠子保证自己会在一个月内制出更改人记忆的催眠香,只求父亲不要伤害安逸尘。

乐颜为宁致远培育新的玫瑰花田,下人慌忙来报阿发和阿财被人所害。乐颜认为宁昊天不会在这个时候杀掉阿发阿财,宁致远推测是安逸尘故意嫁祸宁家。安逸尘警告阿发阿财的家人不许到处造谣,乐颜相信安逸尘不会乱杀无辜,她告诉宁致远,现在希望把所有矛头都指向宁昊天的,一定是另一个魔王。安逸尘猜测惠子就是杀人凶手,他试探惠子的武功,两人打斗之时惠子露出了鞭伤。安逸尘心疼的看着惠子,惠子冷笑道自己不需要安逸尘的关心,安逸尘和惠子不欢而散,临走前他拿出了为惠子特意调制的伤药。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7集

惠子真实面目曝光被赶出宁府

安逸尘质问惠子,阿发阿财到底是不是她杀的,惠子含泪道,希望安逸尘永远记住,自己和他是一种人,永远保留着自己的底线。

宁致远怀疑文世轩就是魔王,在致远的试探下,文世轩招架不住只好称自己弄了一个秘密的香坊,目的是试验宁家香谱上记载的配方。宁致远大怒暴打文世轩一顿,大骂他接近自己妹妹就是为了香谱。文世轩忙说自己是为了治好身上的异味,宁致远见他把这么隐私的事都说了出来只好暂时打消了疑虑。

安逸尘送给惠子除疤痕的药物,惠子很是感动。惠子惊喜的发现安逸尘的变化,从前他虚伪的对自己说着甜言蜜语,现在的他也许笨嘴笨舌,但是对自己却是最真诚的。

宁致远继续调查文世轩,但是一无所获,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测。乐颜答应帮助惠子制香,也表示对惠子之前的刺杀不再介怀。佩珊写好了假香谱,拿去给文世轩时,佩珊见他很陶醉的闻着一瓶香精。

宁致远找到惠子表示想学日语,乐颜帮助惠子突破了瓶颈,惠子很羡慕乐颜对香的专注。小雅太郎派人到处散布宁昊天和宁致远就是魔王的消息,但惠子告诉他,宁致远很沉得住气。

宁致远高兴地告诉父亲和乐颜,自己发现小雅太郎就是魔王的事实,而且惠子也脱不了干系。宁致远怀疑小雅太郎想利用中国人之间的互相残杀,然后染指中国的制香产业。乐颜请求宁昊天暂时放下和安秋声的恩怨,宁昊天叹道她实在天真。

小雅太郎惊觉宁致远是在试探惠子,他想杀人灭口但被惠子阻止。宁昊天找到惠子,要她回去转告小雅太郎,自己和日本商会只是互惠互利,希望小雅太郎不要贪图不属于他的东西。宁昊天表示致远和乐颜即将成亲,请惠子搬离宁府的别院。惠子得意的说出日本商会将在魔王开设分会的消息,并希望宁昊天也能合作。乐颜送别惠子,质问她在祭山大典上绑架自己的人是否和她有关,惠子承认。惠子叹息,人各有命,乐颜可以只做一个单纯的种花女,但自己不能只做一个调香师。

宁致远找到文世轩,希望能和文家化干戈为玉帛,共同对付日本商会。宁致远发现有一股势力在收购魔王岭的香坊,他努力说服父亲和文家合作。文靖昌邀请宁昊天听戏,宁昊天忍受着文靖昌的冷嘲热讽,提出和文家共同举办万国香会。小雅太郎吩咐文世轩对宁致远动手,文世轩在深夜将醉醺醺的宁致远带到一处小巷。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8集

宁致远得知真相憎恨父亲

乐颜找到醉醺醺的致远,乐颜警惕的发现有人埋伏在附近,两人正在逃命时遇到安逸尘和安秋声。乐颜感谢安逸尘的出手相助,安秋声咬牙切齿的说宁致远和宁昊天依然是自己的仇人,只是今天不想让他死在日本人手里而已。安秋声痛骂宁昊天杀了自己妻子和女儿,致远不愿相信,安逸尘告诉他安若欢就是自己妹妹。安逸尘拦住文世轩,斥责他不仅绑架少女,还勾结日本人伤害同胞。

宁致远为安秋声的话失落不已,乐颜表示如果想知道真相就只有再去一次佛堂。佩珊发现文世轩藏着的喜帖和喜银,惊觉他就是魔王,佩珊惊恐的看着文世轩,拒绝他靠近自己。佩珊吓得拿起凶器,文世轩忙安抚她,并提出带她去看那些少女。佩珊伤心的说,用少女炼香是香谱的秘方,文世轩假装爱自己,就是为了宁家的香谱。文世轩表示自己是为了振兴文家,佩珊大骂文世轩居然绑架那些少女,做出那么伤天害理的事。佩珊得知宁昊天也是魔王后绝望大哭,文世轩跪下不停的向佩珊磕头,请求她为自己保守秘密。佩珊看着额头溢血的文世轩,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晕了过去。

文世轩不忍看佩珊担惊受怕的样子,求惠子帮佩珊消除记忆。惠子催眠了佩珊,发现她竟然在无意识的配合自己。惠子表示,因为佩珊太过爱文世轩,所以潜意识里想忘却这段记忆。惠子嘱咐文世轩一定不能辜负佩珊,同时也发现了文世轩房里的香料味道不对。

乐颜和宁致远偷偷潜入佛堂密室,惊讶的发现白玉床上竟躺着一个人,原来是身穿嫁衣的香雪吟。乐颜和宁致远吓得不敢靠近,乐颜感觉香雪吟很是面熟。宁昊天突然从两人背后出现,质问他们为何在这里出现。宁致远鼓起勇气,询问父亲是否就是魔王,还有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是谁。宁昊天告诉儿子,香雪吟是他的亲娘,希望他以后能把自己和雪吟葬在一起,致远跑了出去。宁昊天大怒,痛斥乐颜受安秋声的指示蛊惑致远。致远翻出小时候和娘亲的合照,他记忆中娘亲的模样,分明就不是香雪吟。宁昊天打算杀了乐颜,这时香雪吟身上突然散发出香味,宁昊天高兴的认为雪吟又复活了,乐颜趁机逃离。致远拿着照片质问父亲,香雪吟到底是谁。宁昊天无奈的告诉了致远当年的真相,致远此时明白了是父亲害死了香雪吟。致远想起了是父亲杀了自己娘亲,然后抹去了自己的记忆,致远大叫会恨父亲一辈子。宁昊天含泪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原来当年致远娘亲想给香雪吟和安若欢报仇,刺杀宁昊天不成反而害死了自己。宁昊天扑在香雪吟身上哭泣,惊觉刚刚那股香味是乐颜的。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29集

宁昊天忏悔罪过

宁致远跑到河边,大喊宁昊天是魔鬼,乐颜从背后抱住了他。宁昊天找来管家,质问他当年是否违命放走安若欢,管家大惊跪了下来,承认自己没有忍心杀害安若欢。得知自己父亲是杀人凶手后,致远痛苦不已,乐颜发誓会永远陪伴在他身边。乐颜把自己的护身符送给致远,致远看着这熟悉的护身符,想起这是自己小时候送给安若欢的,致远怀疑乐颜也被用了忘忧香。

致远回到家里,宁昊天忙解释自己没有杀害他的母亲,看着致远仍然无法释怀的样子,宁昊天只好向他跪了下来。致远憎恨的拿出母亲的照片,宁昊天哭着求妻子的在天之灵能让致远原谅自己。致远在母亲和父亲之间难以抉择,最终决定原谅父亲。致远质问父亲,当年是否杀了安若欢,并拿出了乐颜的护身符,将她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宁昊天。致远责备父亲害得安宁两家家破人亡,他不配爱香雪吟。乐颜把发现香雪吟的事告诉了安逸尘,安逸尘大怒要去抢回母亲的尸体。

宁昊天知道自己无法弥补对雪吟的伤害,致远表示只要自己娶了乐颜,那宁家和安家就变成了亲家。致远告诉父亲自己已经恢复了嗅觉,宁昊天大喜,誓要将自己毕生所学传给致远,让他把宁家发扬光大。宁昊天带着致远祭祖,忏悔自己当年一念为恶犯下大错,祈祷祖宗能保佑宁家基业不倒。

乐颜将自己答应致远求婚的事告诉安逸尘,安逸尘提醒她,宁昊天罪恶滔天迟早身败名裂,希望她能想清楚。乐颜坚定道,致远是无辜的,自己会陪在他身边,渡过他人生最艰难的时期。宁昊天同意了致远和乐颜的婚事,同时嘱咐致远不要将乐颜的真实身份告诉安秋声。宁昊天明白自己与安秋声的仇恨无法化解,表示待到致远能肩负起家业,自己便一死谢罪,致远大惊否决了宁昊天的想法。

宁昊天和致远来到乐家提亲,宁昊天见到白颂贤后吃了一惊。白颂贤屏退众人,宁昊天向她鞠躬道歉,同时也疑惑白颂贤怎么会变成乐颜的母亲。白颂贤因宁昊天失去了儿子,这么多年一直耿耿于怀,但看着宁昊天诚恳的样子,只好暂时放下仇恨,希望乐颜和致远的婚事能化解几家人的矛盾。宁昊天隐瞒了自己已经知道安秋声下落的事,承诺等待乐颜嫁到宁府后,自己会亲自寻找安秋声和白颂贤的儿子。

《活色生香》分集介绍:第30集

安逸尘以死化解仇恨

白颂贤答应了乐颜和致远的婚事,致远开心的想留下来陪乐颜,但被宁昊天强行拉走了。宁昊天告诉儿子,白颂贤其实是文靖昌的大夫人,安逸尘的真实身份则是文家的大少爷文世倾,而这一切的变故都是自己的错。

文世轩将香谱交给小雅太郎,作为回报,小雅太郎送给他一袋改良过的玫瑰花种。小雅太郎在魔王岭制造花瘟,文世轩认为他是在断送整个魔王岭香坊和花农的生路。惠子向安逸尘道别,两人感叹彼此有缘无分,惠子怀疑安秋声并不是安逸尘的亲生父亲。安秋声决定和日本香会决一雌雄,安逸尘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安秋声大骂他混蛋,居然因为惠子的挑拨怀疑自己不是他亲生父亲。

宁致远大婚之日,文世轩找到安逸尘,表示自己不想再受日本人的控制,愿意自首。文世轩趁机下毒,打算杀了安逸尘,没想到安逸尘突然醒了过来制服文世轩。安逸尘带着警察把文世轩压到文府,把文靖昌也绑了起来,宁致远闻讯后忙去阻止。宁致远告诉安逸尘,他就是失踪多年的文家大少爷文世倾。文靖昌请求看安逸尘的后脑,结果发现了那道疤痕。文靖昌激动的拉着安逸尘,宁致远表示自己不能让安逸尘犯下弑父杀弟的大错,本打算等到自己成婚后再告知他真相,但未曾想安逸尘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文靖昌含泪告诉安逸尘,安秋声为了报仇才掳走了他,致远作证,安逸尘突然崩溃大叫。

安逸尘去花神庙,但是只见到了惠子,安逸尘请求惠子催眠自己。文靖昌质问文世轩是否想杀害安逸尘,文世轩忙否认。文靖昌告诫文世轩,安秋声并非心肠歹毒之人,而且文家有愧于他,待找到安秋声时一定要向他赔罪。安逸尘在惠子的帮助下找回了记忆,他惊恐的醒了过来。

安秋声正在拜祭香雪吟,安逸尘突然出现,恨道自己敬他如父,他为何要逼自己弑父杀弟。安秋声指着安逸尘斥责道是文家害自己家破人亡,并表示自己从未把他当做儿子看待过。安逸尘回忆着和安秋声的十几年父子之情,身世曝光父子反目的双重打击之下,安逸尘终于走到了绝望的边缘,他举刀刺向自己。惠子找到了只剩一口气的安逸尘,安秋声哭道是自己的错,他把安逸尘背到了乐颜家,惠子则跑回日本香会拿药。安秋声认出白颂贤就是文家大夫人,他不明白为何她会变成了乐颜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