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锋刃》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06-01)567

《锋刃》剧情介绍:第21集

韩子生逐渐了解共产主义

韩子生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沉迷于酒色的男人,但是老谭却觉得自己逐渐控制不住他了。老周通知韩子生,组织上正式安排他接替邵老栓的工作。韩子生犹豫再三,说出身边老谭和兰英的存在,他害怕现在不说,以后会酿成更多的错误。老周告诉他,老谭和兰英不是自己人,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人。韩子生大吃一惊,那这段时间通过自己的情报不是被国民党知道了吗。老周表示,组织上一直严密的处理子生和那两人的关系,现在处于国共合作阶段,不好撕破脸,而且老谭和兰英隐藏的很深,放韩子生在他们身边可以更好的获知国民党的信息。韩子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老谭和兰英,老周提醒他小心,并告诉他身边有自己人会帮他。

韩子生回到家,向兰英表达了不想打仗,好好和她过日子的愿望。兰英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只好说自己不奢求那样的日子。知道真相的韩子生,一时对兰英有点反感,但是又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对兰英甚至还有点怜惜,心中五味杂陈。韩子生与老谭下棋,老谭警惕的发现他状态不对。

武田弘一决定处死宋仕弘,建中和卢志坤奉命去确认死刑犯,宋仕弘在临死前突然想起沈西林让自己去取点心,马上大喊是沈西林故意调开自己的。卢志坤不解,建中劝他不要出去乱说。沈西林被正式任命为国民政府特殊任务委员会天津站主任,武田弘一命人送来贺礼。张金辉对这份任命十分不满,怒气冲冲地去找武田弘一要个交代。

莫燕萍要沈西林用喝酒的方式证明他爱自己,沈西林不要命的喝起来。

街上有人发抗日的传单,韩子生感兴趣的留了几张,老周认为非常危险,要他立即烧毁。韩子生一口气将自己的疑问说出来,为什么这个社会不能平等,自己现在做的事到底有意义吗。老周回答他,要想人生而平等,就要改变现有的社会秩序,建立一个公平的国家。兰英发觉韩子生最近更加努力的生活,子生写下自己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兰英劝他不要随便写这些。

沈西林升官后每天和莫燕萍吃喝玩乐,武田弘一对他愈加放心,撤消了对他的监视。莫燕萍在喜乐门喝的大醉,问玉茹如果爱上了一个原本应该恨的人,怎么办。

《锋刃》玩颠覆 刻画谍战人员真实心境

《锋刃》剧情介绍:第22集

沈西林为莫燕萍与日本人翻脸

莫燕萍认为沈西林是汉奸,是走狗,不应该对他动心。玉茹叹息,日本人来了哪有中国人说话的份,至少他对莫燕萍,对喜乐门的姐妹们是有情有义的。玉茹说出自己的身世,她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家破人亡被卖给人做妾,又被卖到舞厅。莫燕萍没想到一向开朗的玉茹居然也有这样的身世,不由得想起如果没有沈西林,自己又将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兰英联系老谭,告诉他子生最近变化很大,居然在写一些共产党的东西。老谭询问,如果兰英接到刺杀命令,会对子生动手吗。兰英回避道自己不想有这一天,如果真的要对付子生,请老谭换一个人。老谭不敢相信子生居然让兰英动摇了,他不知道子生如果发现了自己骗他,会怎么样呢,自己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儿子。

喜乐门里,两名日本军官骚扰莫燕萍,甚至当众非礼她。沈西林维护她,与日本军官动起手来。莫燕萍担心不已,今天沈西林得罪的可是日本人,沈西林却显得毫不在意,邀请莫燕萍跳起舞来。众人正跳着舞,日本宪兵队突然来人包围喜乐门,沈西林和他们对峙,建中也出乎意料的维护起沈西林。武田弘一随后带人前来,当众打了那两个日本军官,指责他们违反军纪,是帝国军人的耻辱,并请沈西林原谅他们。武田弘一的部下不解,武田告诉他要想维持日本在中国的统治,就要学会笼络人心。事后,沈西林夸奖建中今天的举动让他很是刮目相看。莫燕萍没想到沈西林居然能为自己做到这个份上,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老谭跪在韩树森的墓前,回想着两人在日本读书时发生的一切,暗自感伤。韩子生回到家,发现兰英正在烧纸。兰英告诉他,今天是自己父母忌日。韩子生陪着她一起烧起纸来,喃喃自语道,虽然自己没什么钱,但是会尽努力供兰英吃住,兰英听了非常感动。兰英悲观的认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让自己留恋的,唯一支撑自己的就是对日本人和汉奸的仇恨。兰英曾亲眼目睹亲人被日本人所杀,是老谭救了她。子生安慰她,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就是共产主义,他相信胜利会到来,日本侵略者一定会失败,以后中国人可以自由的活着。兰英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紧紧地抱住子生。

《锋刃》剧情介绍:第23集

日本军部流通假钞计划被沈西林破坏

满洲铁路公司的西里光夫来天津洽谈货运代理业务,这家公司一直与东华洋行合作,但是沈西林却听闻西里光夫在天津与许多洋行洽谈业务。沈西林邀请西里光夫做客,向他提出了这一疑问,西里光夫表示前任的做法是前任的,自己觉得满铁作为日本在中国最大的运输公司应该得到更好的服务。沈西林只得加大给西里光夫的回扣却遭拒绝,他百思不得其解,命建中跟踪调查,发现西里光夫洽谈的生意中居然有纸张和油墨两项,沈西林更加不明白西里光夫的目的。

沈西林得知,西里光夫有个妹妹,爱上了美国使馆的一个武官,因此被关进了日本的监狱,西里光夫为了不让妹妹吃苦想把她送到美国去。沈西林和西里光夫见面,告诉他满铁需要的特殊纸张自己有渠道可以弄到,并表示可以帮忙把他的妹妹送去美国。西里光夫见秘密被揭穿,只好无奈地说道,自己疼爱妹妹不想她被处死,沈西林见西里光夫动摇,趁机要求成为满铁公司总代理。

沈西林与满铁签订合约,西里光夫也坦白了满铁最近的计划。原来日本军部伪造假钞,用这些钱在中国各地做生意,沈西林一惊如此下去,不出几年中国经济就会崩溃。沈西林询问为何西里光夫的妹妹要被关进监狱,西里光夫叹息,其实是国家和国家的关系在变,美国人总想主宰一切,日美的关系早已僵了。

沈西林装作无意的把消息透露给莫燕萍,莫燕萍将消息传递给子生,老周知道后非常重视,日本印这种伪钞对中国经济是摧毁性的打击,也非常不利于抗日。老周把消息做成两份,一份应付老谭,一份是详细的嘱咐子生送到教堂。子生来到教堂,发现接头人居然是教会学校的于老师,子生大吃一惊,想起父亲从前总是来教堂,自己还误会他是去后面的妓院。电话局带子生的冯工也是隐藏的地下党员,向老周汇报邵老栓被杀一事的调查情况。

《锋刃》剧情介绍:第24集

韩子生兰英圆房

老周要冯工继续盯着老谭,同时暗中保护好子生。兰英为上夜班回来的子生熬好粥,子生很喜欢和兰英在一起,劝她不要继续当杀手了,兰英没有回答子生的问题,转身为他去拿小菜。老谭和子生下棋,老谭开始怀疑他最近的动向,子生告诉他,沈西林在帮日本人做伪钞,老谭要他留心。

中秋节到了,兰英在家包饺子,子生特意为她放了烟花,兰英欣喜不已,说道自己好多年没有放过了,回忆里只有小时候父亲放过。沈西林陪莫燕萍过节,莫燕萍看着他,说道有时候自己真的希望他不是沈西林。沈西林被逗笑了,莫燕萍试探起他的真心来,沈西林反问她爱自己吗。

韩子生拉着兰英喝酒,因为每次过节自己母亲就要陪着父亲喝一杯。韩子生发誓以后会带着兰英去延安,那是一个没有剥削压迫的地方,兰英问道自己可以吗,韩子生笑着看她,只要她为自己改变,以后当延安可以当老师重新换个身份。兰英放下酒杯,说道莫燕萍是老师自己不是,子生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她才是自己的家人。两人一杯接一杯的喝起来,一起醉倒在床上,兰英突然抓住他,求他不要让自己一个人,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两人发生关系。兰英去见老谭,苦苦哀求他放过子生,老谭警告她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大量汉奸商人被抓,成捆的假钞被查获,日本人精心策划的阴谋就此破产。武田弘一怀疑情报被泄露,在日本情报系统里很可能有潜伏很深的抗日分子。影子来找老谭,恭喜他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军统那帮人在中统面前丢尽了脸。老谭提醒他,别忘了是共产党先得到的信息,影子告诉他,上级提出把韩子生吸收过来,老谭认为不可行赶走了他。

日本袭击珍珠港,在中国的大量外籍人员被抓,韩子生去教会学校提醒于老师时,遇到日军的搜查,于老师急忙把子生推了出去。日军包围学校,于老师被捕,子生逃跑被发现。沈西林发现韩子生到处逃窜,急忙跟了上去,子生躲进了一个女孩的房间,女孩得知他被日本人追杀,帮助他隐藏起来。韩子生感谢她的救命之恩,询问下居然发现她是自己同学孙文博的妹妹孙文娟,父亲是中日商会会长孙明远。孙文娟刚刚从英国回来,非常看不起父亲当了汉奸,反而佩服经常上街给日本人捣乱的哥哥。

《锋刃》剧情介绍:第25集

日军残暴抓捕杀戮

孙文娟趁着没人的时候将韩子生送走,心中倾慕子生的她,一心希望两人能再见面,但子生却不想身份泄露,急忙离开了。武田弘一命人严刑拷打于老师,却始终不能撬开他的嘴,沈西林带来消息,于老师除了教会学校之外,最常去的就是老西开教堂,武田弘一决定从那里开始着手调查。

武田弘一在老西开教堂发现了一枚制服上的纽扣,立即下令搜查天津的邮政和电话系统,并要求租界巡捕房协助调查。日本宪兵队包围电话局,武田弘一逐寻找制服上缺少纽扣的人,但是维修电话人员整日风里来雨里去,衣服都有很多破损的地方。武田弘一叫来了老西开教堂线路的维修员,但是没有人承认自己是情报员,武田弘一失去耐心,亲手开枪打死了这几个人。武田弘一临走前,看到老谭站在门前,试探道他和范江海很像,而自己希望能早日见到范江海。

韩子生对死去的几个同事很是愧疚,拼命地喝酒惩罚自己,如果自己没去教堂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老谭劝他不要多想,韩子生指责他冷血,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老谭还能无动于衷。子生哭道你们和我们不一样,老谭不解,其实子生没有说出口的是共产党人断不会这样无情。韩子生喝的大醉回家,兰英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悲观吓的一惊,忙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子生自责自己连累了同事死去,兰英冷冷说道拿他们的生命换一些需要的东西,是值得的。子生不敢相信兰英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告诉她这么多人努力就是为了争取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如果连身边的人性命都顾不了,那做那么多事有什么用呢。子生绝望的说道,自己和兰英果然是两个世界的人。子生不希望兰英是这样的女人,可是兰英会为了他改变吗,子生不禁茫然。老周发现了子生终日郁郁寡欢,劝他要振作起来,只有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中国才有希望。

武田要沈西林调查电话局的请假员工王长水,沈西林过了几天后告诉他,王长水是军统的人,并且在特务委员会调查期间,他被军统的人灭口了。武田弘一加大了对天津情报人员的抓捕力度,随后的几个月,日本人把天津被笼罩在更加血腥的恐怖气氛中,天津人心惶惶,百业萧条,但中共地下党员却始终在顽强抵抗着。

莫燕萍出门被沈西林的人拦下,然后被带到了一个豪华的房子,有仆人送上了昂贵的衣饰请她穿戴。

《锋刃》剧情介绍:第26集

老周提出与老谭合作

莫燕萍见这里的人没有恶意,只好听话的换好了衣服,然后得知这里居然是香月清司司令的官邸。莫燕萍不解日本驻天津的司令为何会突然邀请自己,忐忑的下楼后发现了沈西林在那里与人谈笑风生。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沈西林特意在这里举办了舞会,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沈西林把玉茹等请来让她开心,许久不见的女人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莫燕萍在舞会上结识了武田弘一的侄子武田信夫,他是日本海航第十二航空队的飞行中队长,刚刚参加了偷袭珍珠港,武田弘一很以这个侄子为荣。武田信夫对莫燕萍很感兴趣,同时很遗憾她已经成了别人的女人。武田信夫十分狂妄,告诉众人,日本空军偷袭美国珍珠港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沈西林暗道日本的军力这样的强大。

韩子生在上班的路上受到日本兵的侮辱,看到被日本人破坏的天津,心中憎恨。子生上班时接受盘查,被贪婪督察抢走了父母的玉佩,子生拼命反抗,反而遭到了一顿暴打,玉佩也被摔得粉碎。冯工护着他也挨了不少打,冯工劝他,这样的世道除了忍没有别的活下来的法子,子生捡起地上被摔碎的玉佩,心中非常悲痛。子生买了南瓜回家,拼命练习老谭教的竹签杀人。兰英叹气他杀不了人,手上没有那股狠劲。子生不听,兰英指着他的心,说道往这里捅,会痛快一点。老谭目睹了白天子生受辱的过程,建议他先回乡下躲一阵,子生拒绝。

老周设计与老谭见面,告诉他子生早就知道他和兰英的真实身份,不会永远被他操纵。老谭感叹自己不仅小看了子生,也小看了老周,自己还以为做的滴水不漏。老谭得知自己截获子生的情报,都是老周过滤过的,说道老周真是高人。老谭想动手杀人,老周劝他屋子外面全是人,而且老谭这样做,会在日本人面前暴露的更快。老周建议双方合作,只要是真心抗日,共产党人愿意团结任何人,特殊时期需要特殊手段。老周佩服老谭的潜伏能力,直到现在,自己还不知他的真实身份。老谭想起自己在广州时,为了换个身份,强行用药换了相貌和声音。这样做不仅让他的身体状况恶化,还会折寿,但是他依然喝了下去,他要改变身份,在敌后潜伏下去。老周尊敬老谭为对付日本人不顾一切,就冲这一点,自己相信他。

《锋刃》剧情介绍:第27集

莫燕萍色诱武田信夫

老周告诉老谭,大敌当前,共产党人面对抗日是有足够诚意的,但是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残害自己同志的敌人。子生接到老周的指令,从现在开始,由子生做联络员,跟老谭保持一定限度的联系。老周同时嘱咐子生道,跟老谭该说的说,该隐瞒的需要隐瞒。

武田信夫对莫燕萍很是着迷,沈西林借机邀请他一起游玩,成功从武田信夫口中得知了日本王牌战斗机,也就是零式战机的信息。莫燕萍不满沈西林默认武田信夫追求自己,指责道真想一刀剖开他的心看看,是不是真的爱自己。沈西林表示武田信夫身上有很多自己需要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

子生对兰英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兰英为此很生气,大骂子生嫌弃自己。兰英愤怒的抱着行李要去睡阁楼,子生不许,两人撕扯间一把枪掉到了地上。兰英叹息自己知道子生为何讨厌自己,因为他知道了自己和老谭的身份。子生失望的问,如果自己没发现,兰英会不会一直隐瞒下去。兰英道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子生哭着说,我们的敌人是日本人,双方可以继续合作。兰英没想到和子生就只剩下了合作的关系,流下眼泪说如果可以重新来过,自己愿意和子生离开,去延安也好,去哪里都好。

子生去见老谭,表达了希望和他一致对外的想法。子生看着他,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老谭都是自己的叔叔,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沈西林要莫燕萍接近武田信夫,找机会拿到和零式战机有关系的一切东西,尤其是图纸。沈西林听闻日本军部有改良零式战机的消息,这让他非常不安,如此一来,日本的战斗力又将加强。莫燕萍认为沈西林把自己当成了换取利益的工具,对他非常失望,在这个男人眼里一切都是可以交易的,她不敢相信沈西林对自己还有真心。老周去见莫燕萍,向她表明了零式战机信息的重要性,希望她能了解更多日本空军的情况。莫燕萍将沈西林要自己寻找零式战机图纸的事告诉老周,老周对沈西林的身份产生质疑。

武田信夫邀请莫燕萍出门游玩,沈西林强压内心酸楚将送她出门。

《锋刃》剧情介绍:第28集

老周怀疑沈西林身份

武田信夫将莫燕萍带到自己叔叔的房子,莫燕萍特意将手链丢在屋外。武田信夫得意洋洋的把自己收藏的飞机模型和图片展示给莫燕萍看,莫燕萍表达了对零式战机模型的兴趣,武田信夫见她喜爱就送给了她。莫燕萍要武田信夫帮自己出门寻找手链,趁机用微型相机把零式战机的图纸拍了下来。武田信夫向莫燕萍表白,想要强吻她被莫燕萍拒绝。莫燕萍发现沈西林其实一直在暗中保护自己很感动,把胶卷交给了他一份。莫燕萍对沈西林利用自己心生怨气,对他又打又骂,哭着说自己越来越依恋他,可他居然把自己当成交易工具。沈西林把莫燕萍揽到怀中,两人深情拥吻。

第二天,莫燕萍跟踪沈西林,发现他把胶卷给了法国人艾洛德,莫燕萍将这个消息通过子生传递给了老周。子生偶然遇见孙文博和孙文娟,发现他二人居然在街上张贴反日大字报,日本巡逻队赶来,子生急忙带着他们逃跑。三人脱离危险后,决定去咖啡馆坐坐,韩子生见孙文娟要脱口而出自己的秘密,及时阻止了她。孙文博劝子生和自己一起抗日,子生劝他不要莽撞行事,孙文博认为子生还是和以前一样胆小,大骂他贪生怕死。

老周觉得沈西林的行为很是奇怪,怀疑他是自己人,决定亲自回老家一趟找答案。周先生提醒子生,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护好自己,尤其和老谭的相处一定小心,子生按照老周的嘱咐把胶卷给了老谭一份,老谭非常看重这份图纸。

东华洋行一直与恒通脚行合作,但是建中发现最近一段时间货款亏损严重,而且恒通脚行还要求加大提成。沈西林指示更换一家脚行,建中担心恒通脚行背后的洪帮势力,尤其是大佬巴爷心狠手辣很不好惹。沈西林责备他自作聪明,命他马上换掉脚行。

孙文娟来找子生,为哥哥的行为向他道歉,子生提醒她不要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孙文欢见子生没有生气,胆子大了起来,在他上班时间苦苦纠缠。子生对孙文娟的纠缠很是不耐烦,和她约定了固定时间见面。影子再次来了天津,寻机和老谭见面。

《锋刃》剧情介绍:第29集

沈西林遭到绑架

沈西林遭到恒通脚行的姚五威胁,沈西林不屑这帮小混混,双方一言不合动起手来。沈西林制服了姚五,警告他们少跟自己来这套,并要他们回去告诉巴爷,没有这么做生意的。建中担心那些人再来找沈西林麻烦,想为他增派人手保护,遭到沈西林拒绝。

韩子生下班后才想起和孙文娟的约会急忙赶去,可是孙文娟已经离去,子生询问服务生后得知她等了自己一下午,感到非常愧疚。孙文博告诉妹妹,今晚有行动。孙文娟等人正在街上张贴标语,被日本兵发现后追逐。孙文娟来找子生算账,子生劝她别再出去贴那些东西,真的很危险。

影子和老谭见面,告诉他上级希望得知共产党是怎样获得情报的,并要求老谭拓展情报来源。影子劝老谭不要依赖共产党,老谭认为现在中国人应该一条心对付日本人。老谭要影子为自己查艾洛德和沈西林,影子也感觉沈西林不对劲,身份很可疑。

巴爷得知沈西林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后大怒,派人去围堵东华洋行的货场。沈西林决定前去,然后要建中拿着自己名片去找洪帮的武爷,然后独自进了货场。沈西林与巴爷起了冲突,巴爷正要砍了沈西林,武爷及时赶来阻拦。双方僵持不下,这时天津四大脚行的把头带了大批人马前来支援沈西林,巴爷只好认栽。沈西林见脚行的把头都在,正式通知众人天津商会决定成立货运商会,以后大家互惠互利,并提出由武爷出面,建立专门解决纠纷的帮会,众人拍手称赞。

莫燕萍发现沈西林最近总是心事重重,非常疲惫的样子。武田弘一听说了沈西林和恒通脚行的纠纷,认为沈西林的安危与日本的利益息息相关,提出要保护他。

影子调查后发现,爱德华和沈西林见面的咖啡馆是英国情报处的联络点,影子最近升了官,正是意气风发,打算针对沈西林有所动作。老谭劝他动作越大暴露越多,影子不以为然。影子买通姚五刺杀沈西林,次日沈西林被人绑架。

《锋刃》剧情介绍:第30集

沈西林与老周成功接头

沈西林失踪六个小时后,武田弘一派人把莫燕萍接到青木公馆。武田的手下加藤不解长官为何对一个中国人这样关心,武田回答如果沈西林死了,那么就表示日本在天津的治安工作完全失败。武田认为此举能让为日本工作的中国人,感到帝国的温暖。武田从不绝对相信任何一个中国人,决定趁沈西林不在,好好审查一下他身边的人。

莫燕萍来到青木公馆,张金辉告诉她沈西林失踪了,找到的仅仅是他的汽车,这种情况下很可能是劫持或者是暗杀。莫燕萍向武田弘一求助,建中赶忙安慰她,莫燕萍不解沈西林失踪了这几个人都不去找,却把自己带到这里。张金辉怀疑沈西林的事和莫燕萍有关,当着武田弘一的面审问莫燕萍。面对张金辉的咄咄逼人,莫燕萍定了定神,推翻了自己已经暴露的可能性,大骂张金辉不安好心,早就想取而代之沈西林的位置,理直气壮的打了张金辉一巴掌。武田弘一看张金辉问不出什么,提出把莫燕萍送回华尊公寓。武田同时警惕,沈西林不仅左右逢源,连个女人都调教的这么好。莫燕萍回到家后,发现自己被人看守了起来。面对沈西林的失踪,莫燕萍感到非常的恐慌和无助,这一次她清楚的明白了沈西林的存在对自己有多么重要。

孙坚饰演韩子生

姚五把沈西林带到一处废弃的仓库,要废了他的一只手,关键时刻突然有洪门的人到来包围了仓库,双方动起手来,打跑了姚五等人。救沈西林的人是老周,老周表示自己是老家派来的,两人接上了头。老周传达上级对沈西林的指示,要他继续潜伏下去,收集日伪的情报,从现在开始,老周是他唯一的联系人。沈西林感叹自己等组织的声音等的太久了,老周笑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沈西林怀疑中共的天津系统被人渗入了进来,老谭表示老谭是中统的人,这点组织上知晓。老周认为姚五绑架沈西林,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两人再次提到老谭,沈西林提醒老周一定要深入的盘查老谭,并说出了武田弘一的两个同学,韩培安和范江海,韩培安的身份已经得知,现在他怀疑老谭就是范江海。老周和沈西林约定,两人接头的地点就是西泉浴室。沈西林把这些年自己挣的钱还有储存的货物,交给了组织作为抗战经费,老周不胜欣喜笑道沈西林现在是财神爷了。

老周代表组织感谢沈西林,如果换做自己未必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下来。沈西林笑着说,自己只希望有一天能大声说出自己是谁,大声喊出自己的信仰。组织的再次出现,让沈西林不必在黑暗中独自苦苦挣扎,他决定继续做埋藏在敌人内部的尖峰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