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产科医生/情定妇产科》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6-01)697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1集

何晶为车祸孕妇接生 

东外环三十里处发生一起车祸,车内司机被卡在那里,而车后面有一孕妇情况危急,交警在那里询问路过的人有没有医生?肖程看到这个情况冲过去查看。受伤司机要求肖程先救他老婆,因为他老婆快生了。 

朱医生随着救护车赶去事故现场,可是路上却遭遇堵车。肖程要求将产妇放他车上送去医院,警察答应用警车开道。何晶从出租车上冲上来,她认为产妇现在宫口开全,现在送医院容易把孩子生在路上出现危险,所以她建议把孕妇放在地上就地生孩子。何晶让肖程去附近买酒精碘酒消毒液之类的东西,警察陪着肖程一起去附近的药店买。 

因为救护车一直堵在路上,离事故现场还有一公里处,朱医生提着救护箱跑了过去。何晶让孕妇坚持住,同时她询问肖程是否会侧切,而且叮嘱他掌握侧切的那个度,肖程说他会掌握分寸的。受伤司机被救了出来,他询问何晶要对她老婆做什么?何晶讲起了孕妇目前的情况,肖程让孕妇家属听何晶的。朱医生刚赶去事故现场就听到了新生儿哭泣的声音。 

看到肖程衣服上弄了些血,何晶给他递过去纸巾让他擦拭。朱医生询问是谁给孕妇接生?何晶应声,并拿出医生证给朱医生看。朱医生交待她,如果胎儿发生感染的话,她要负责任的。 

何晶看到朱医生身上的胸牌,得知她是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请求她能不能捎自己一程?朱医生拒绝。朱医生向主任魏丽丽报告刚才那个急产的情况。何晶去三江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报到,不小心撞到了几名医生的病例本,此时她发现那个医生竟然是朱医生。魏丽丽指责何晶迟到,并不想听她解释,朱医生解释刚才接生的医生就是何晶。 

魏丽丽讲起六十八床那个病号,让朱医生跟林医生讲讲作为主刀医生应该考虑的问题。朱医生像背书一样讲着应该注意的事项,林医生也讲出了她的想法,魏丽丽觉得都不满意,她让何晶发表意见。何晶讲起了她的看法,魏丽丽告诉朱医生林医生二人,她想说的就是何晶刚才讲的。 

林医生和朱医生把自己手头的病例都交给何晶去做。贾主任告诉魏丽丽,第一产科的主任任命今晚就要揭晓,她不仅干了代理主任三年,又是曲院长的得意门生,所以他认为这个主任的位置一定是她的。魏丽丽让何晶去麻醉医生休息室找赵新医生,让他们一起去找病人家属谈谈。 

朱医生跟赵新在休息室里闹腾,这时何晶来敲门,因为魏主任让他们两个一起去找病人家属谈谈。肖程去医院见老师曲晋明,他有一点不明白,让他来当第一产科的主任,那胎儿宫内矫正的课题由谁来做?师母尤盛美偷偷的告诉他,他老师就要当院了,他还愁课题的事情吗?还有第一产科主任可是多少人的梦想呀。 

朱医生和林医生给六十八床的病人做手术,魏丽丽带着大家全程观看。刚开始的时候手术很顺利,可是刚给病人关腹后病人血压便下降,此时医生发现病人大出血,于是赶紧采取紧急情况。魏丽丽让何晶赶紧去找病人家属谈谈,因为病人可以面临切除子宫的可能,让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何晶找病人家属谈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肖程的身影。曲晋明带着肖程去了手术室,肖程提出了他对这个病人的紧急止血的方法,曲晋明介绍魏丽丽跟肖程认识,肖程请求魏丽丽协助做个穿刺,魏丽丽答应。尤盛美告诉曲晋明,她想利用这个手术的机会将肖程介绍给所有的人认识。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2集

肖程手术成功 

家属向魏丽丽询问老婆的情况,魏丽丽说他老婆没事儿了,不过现在需要他再签一下字。得知老婆不需要切除子宫了,患者心中的石头落下。魏丽丽让护士去找何晶,因为她准备要穿刺,没时间去检查胎盘,让何晶去检查一下胎盘。 

王院长带着各位领导都赶去了手术直播室,何晶询问同事,怎么这么多人?同事说曲院长带回了留洋博士,他要给六十八床做骼内动脉止血,这可是他们科室从没见过的大手术。 

肖程出现在手术画面中,虽然他戴着口罩跟帽子,可是何晶依然能认出他就是车祸现场帮忙接生的男子。曲院长向王院长说起肖程这个手术的难度,这时护士走过来通知何晶。 

肖程成功的给六十八床止血并完成了手术,林医生看着他自言自语的夸奖好帅。何晶检查六十八床的胎盘,护士长询问她在这个医院实习过吗?何晶否认,并说这是她第一次来这个医院。何晶检查胎盘发现那里有一个明显的创面,这时朱医生走了过来,何晶询问她在剥离胎盘的时候就没什么明显的感觉吗?因为上面有一个创面而且不小呢。朱医生说血都已经止住了,再看这个胎盘有用吗。 

医院的领导们聚到一起吃饭,王院长说今天是第一产科的大好日子,让曲院长站起来发言。曲院长首先欢迎肖程博士的归来,之后他宣布第一产科主任之职的任务:虽然魏丽丽工作非常出色,但是在职称上有些缺憾,所以第一产科的主任由肖程博士来担任。魏丽丽跟贾主任听到这个任命十分的意外。 

曲院长想听魏丽丽的看法,魏丽丽表态:坚决支持肖主任的工作,做好分内的事情。赵新在走廊里碰到了何晶,得知何晶要值班去查看六十八床的病号,赵新陪她一起去。家属向何晶道谢,并吵着要请何晶跟赵新吃饭,何晶二人拒绝。何晶两人查看病人,发现床上的血迹,于是着急把她推入手术室,之后她匆匆的去给魏丽丽打电话。 

魏丽丽接到何晶的电话,得知六十八床再次大出血。她将此情况偷偷的报告曲院长后便离开。曲院长借口上卫生间,他交待魏丽丽赶紧回去解决问题。王院长夸奖肖程的手术非常棒,简直是妙手回春,所以他建议把今天这个手术向部编部门推荐作为教学课程。曲院长和尢主任此时非常尴尬,但他们还是没有说出六十八床大出血的事实。 

魏丽丽赶去手术室,得知病人一直大出血,要求立即手术摘除子宫,何晶阻止,她建议先用凝血酶止血,再考虑摘除子宫,说不定病人不需要摘除子宫的。魏丽丽执意手术,何晶说出她下午检查胎盘发现胎盘有创面的事实。病人请求魏丽丽千万不在摘除她的子宫,就算死也不要。何晶说出她对这个出血的治疗方法,在赵新的劝说下,魏丽丽同意保晶使用她的方法抢救病人。 

肖程向曲院长询问,魏丽丽那么着急离开,是不是院里出了什么事情?曲院长夫妇否认,尤主任只说是魏丽丽没当上产科主任有些情绪是正常的。回去的路上尤盛美告诉曲晋明,肖程回国后第一例手术就失败,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否则会牵连到曲晋明的,因为现在院长之职正在竞选,恐怕会对他不利,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帮肖程站稳脚步。 

尤盛美建议把六十八床转到其它医院,曲晋明说他先上去看看情况再说。曲晋明询问魏丽丽为何还不切除子宫?魏丽丽说他们正在实施凝血酶灌注止血,曲晋明听此要求魏丽丽赶紧停下来实施手术。 

病人的出血量减少了,很快出血就停止了,此时魏丽丽等人长松了一口气。曲晋明赶到手术室,得知病人出血已经停止了,赵新监测到病人的血压回升,生命体征恢复。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3集

何晶被要求保守秘密 

魏丽丽带何晶去见曲院长,何晶报告病人目前的情况。曲院长询问她是怎么想到用凝血酶灌注止血的?何晶说她以前遇到过跟这差不多的情况。曲院长提起凝血酶灌注有可能引起血栓的可能,何晶说她都做过一百多例这样的手术,而且她妈妈也是一名产科的医生。 

曲院长告诉魏丽丽护士长和何晶,希望今晚这个手术能向所有的人保密。护士长询问曲院长,他这样做是不是为了维护新主任的权威?他认为此事瞒得住吗?曲院长说此事只要暂时瞒住就行。何晶表态她愿意听大家的,他们怎么定都行。 

赵新询问刚才曲院长怎么表扬何晶的?何晶让他以后不要再提此事了。魏丽丽告诉赵新要将刚才手术的事情保密,赵新情绪激动,指责他们大张旗鼓的欺负一个新来的。魏丽丽要求他保证不说出此事,赵新生气的离开。 

曲晋明回到家中,尢盛血向他询问手术的情况?曲晋明说病人的出血止住了,并没有切除子宫。得知这个手术是新来的实习医生完成的,尢盛美询问她是怎么做到的?曲晋明说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得知尢盛美已经给伊丽莎美医院打电话要求将病人转院,曲晋明大发脾气。曲晋明又想起了当年使用凝血酶抢救病人失败的案例,就像一个恶梦一样缠绕着他。 

魏丽丽将六十八床病人转移到另外一间房间里,她交待病人家属不要将今晚手术的事情告诉别人。肖程早上跑步的时候接到了曲院长的电话,曲院长让他早点去医院,他要带肖程以科里开个见证会。肖程想亲自跟魏丽丽沟通一下,这样有助于科里以后工作的开展。 

曲院长打电话给魏丽丽,向她询问六十八床病人的情况?魏丽丽说病人一切指征正常,就是比较虚弱。曲院长安排今晚让病人转院。 

朱医生一早去病房查房时发现六十八床病人不见了,旁边的病人说六十八床昨晚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肖程去找魏丽丽,护士长带他去办公室里等她。何晶一直守着六十八床病人,魏丽丽二人正在攀谈的时候朱医生走了过来,她发现眼前的人正是六十八床。魏丽丽让朱医生以后不要再负责六十八床病人了,还有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 

肖程跟魏丽丽攀谈,感谢她在手术中完美的配合,希望以后得到她更多的帮助。肖程作为第一产科的主任发表讲话,大家都为他幽默的演讲鼓掌。肖程带着大家前去查房,走到六十八床处却发现病人不见了,于是他向魏丽丽询问情况,魏丽丽说病人转院了,并谎称病人家属要求转院的,此时朱医生想起魏丽丽交待她的话。 

肖程单独把魏丽丽叫了出去,询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魏丽丽否认。病人家属在医院碰到了六十八床家属,问起他们不是转院了吗?因为早上主任查房时明明说他们转院了。 

不管肖程如何询问,魏丽丽坚持说六十八床已经转院了。六十八床家属去办公室找到了肖程,问他为何没给老婆查房?之后他带着肖程去了那个单独的病房。肖程在那里看到了何晶,得知她是六十八床的负责医生。 

肖程把何晶叫到了办公室,询问昨晚他做完手术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何晶故意岔开话题,肖程威胁她,如果她不实话实说的话,她就没有资格在这里进修。何晶坚持没有说出来,肖程让她先回去,并说她的进修工作停止。何晶告诉他,她是没有撒谎的,还有她是不会走的。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4集

何晶被肖程停职 

何晶委屈的从肖程的办公室走了出来,这时恰巧护工摔倒,车内的东西掉了一切,何晶上前帮她捡起。护工的手被割伤,何晶帮她包扎伤口,得知她还有好多活儿没干,何晶主动提出帮她干活。何晶在拖地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肖程,肖程说她简直是在胡闹。 

肖程把朱医生叫到了办公室,转身的时候看到何晶还在那里拖地。肖程向朱医生询问六十八床的情况?为何六十八床没有转院而是转到了抢救室?朱医生说她也是无意看到的,魏丽丽交待她不要说出去。肖程请她分析一下原因,朱医生认为魏丽丽是个要面子的人,会不会她想写论文害怕他有意见。 

护士长给魏丽丽打电话,现在科里马上要开会,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了。贾主任拦住了魏丽丽,询问她昨晚上没回家发生什么事情了?魏丽丽说科里还有事,没功夫跟他闲聊。 

魏丽丽在走道里碰到了打扫卫生的何晶,询问她在干嘛?何晶说她在反省,刚刚肖主任去了抢救室。会议上肖程讲起了医务人员的道德,魏丽丽让他有什么话直说,肖程让魏丽丽将六十八床病人每个住院手术细节都交出来,否则他会请那些不诚实的人离开第一产科。 

赵新在走道里看到了打扫卫生的何晶,不禁感到十分的意外。会议结束了,魏丽丽踢着凳子便离开。赵新走过来刚好撞到了魏丽丽,他指责肖程那样的欺负何晶,当他要把事情的真相找肖程说明白时,曲院长从电梯下来,朱医生走过来赶紧将赵新拉走。 

曲院长告诉肖程,医院来个急诊病号,情况跟六十八床很像,需要他再来一次髂内动脉止血。肖程答应接这个手术,需要魏丽丽帮忙穿刺。肖程走后曲院长偷偷的交待魏丽丽,让她在手术之前仔细的检查一下胎盘,不要像六十八床一样。 

赵新一直为何晶打抱不平,得知何晶现在打扫卫生,朱医生明白赵新气不打一处来的原因,之后她询问赵新跟何晶是什么关系?赵新否认,朱医生指责他心里有鬼。朱医生在走道里碰到了尤主任跟林医生,得知肖程今天又要做一次介入手术,她不禁想去看看,同事则说曲院长交待今天的手术不接受观摩。魏丽丽匆匆冲进手术室,向他报告病人大出血是因为胎盘剥离不全导致大面积的出血。王院长接到电话离开,魏丽丽告诉曲院长,髂内动脉止血恐怕解决不了问题。曲院长交待魏丽丽,不行的话就让何晶上。魏丽丽说出何晶被肖程停职一事儿,曲院长认为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让林医生去通知何晶,让她主刀做凝血酶灌注止血。 

林医生通知何晶快上台做手术,朱医生纳闷,今天让何晶当助手?林医生说不是助手而是主刀,肖主任都被换下台了。何晶上台前有些紧张,魏丽丽让她不要担心。肖程询问曲院长,是出什么事儿了吗?这时他看到何晶给病人做手术不禁纳闷,曲院长向他解释原因。 

肖程有些闹情绪,曲院长走了过去,肖程说何晶已经被他停职了,而他却让何晶做主刀很让他难堪。还有魏丽丽拒绝向他透露六十八床的病例,而何晶做为六十八床的负责医生又拒绝说此事,所以他将何晶停职。 

尤盛美告诉曲院长,手术很成功,病人大出血止住了,那个进修医生挺让他刮目相看的。曲院长劝肖程,人有的时候难得糊涂。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5集

肖程查到手术真相 

曲陆长自责昨天开观摩会应该低调一点,尢盛美劝他不要让情绪左右了自己。肖程想起何晶说过的话,想起魏丽丽说过的话,之后去了抢救室查看六十八床病人。他向家属打听一些情况,希望他如实的告诉自己。 

想起何晶说过的话,曲院长给医务处打电话,让他帮忙汇总一下何晶的全部资料。魏丽丽让何晶负责六十八床病人,何晶担心肖主任……魏丽丽让她甭搭理肖主任那么多。何晶认为肖程挺可怜的,因为他明明知道大家瞒着他一些东西,可是大家就是不告诉他。何晶认为手术的事情没必要瞒着肖程,魏丽丽给她其中的缘由。 

肖程从病人家属那里得知昨晚上六十八床再次大出血手术的事情。尢盛美给肖程打电话,让他晚上到家里吃饭。护士们围着何晶夸奖她太厉害了,来第一天就主刀,朱医生走过来起哄让她表示一下,护士们吵着让她请客。这时肖程走了过来,大家都静了下来。 

大家邀请魏丽丽晚上一起去吃饭,魏丽丽拒绝,她让大家不要宰何晶宰的太狠。医务处将何晶的资料送到了曲院长的办公室,尢盛美拿到了这个资料,当她发现何晶的母亲是胡亚婷时不禁愣了。这时曲院长回来,尢盛美赶紧将何晶的资料藏到了包里。 

回去的路上尢盛美告诉曲晋明,说肖程晚上要来家里吃饭,让他好好跟肖程谈谈,之后她自言自语的说:该面对的就得面对。何晶等人一起去吃饭,朱医生抢过菜单猛点,光一盘龙虾就一千多块钱。赵新抢过菜单拿到一边点菜。 

魏丽丽去超市买盒饭的时候遇到了郑院长,郑院长邀请她一起到外面吃饭。郑院长与魏丽丽一起吃火锅,魏丽丽询问他儿子学什么专业?郑院长说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魏丽丽感到可惜,郑院长说他儿子从小就发誓坚决不当医生。听完郑院长讲述他的家庭后,魏丽丽认为他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外面突然下起了雨,魏丽丽两人赶紧到屋檐下避雨。 

肖程去护士站那里查看六十八床的病历纪录,之事他又去手术室查看六十八床的手术纪录,护士说曲院长吩咐病例只能由他一人看。何晶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说她卡内的余额不够,这时赵新走过来帮何晶付账。朱医生见状很不高兴的将赵新叫走。 

朱医生询问赵新这么快就看上何医生了?赵新否认,正当朱医生在那里说风凉话的时候何晶走了过来。朱医生让何晶给他们打个欠条,三天之内还给他们,何晶答应。赵新指责朱医生很过分,之后给了她一百块钱让她打车回去。 

手术室的护士将六十八床的用药纪录给了肖程,肖程看到凝血酶这个药时想起了曲院长说过的话。尢盛美让肖程有空去看看房子,等兰兰从美国回来他们就结婚。肖程无语,曲院长说兰兰明年才会回来,肖程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事业做好。 

吃完饭肖程拿六十八床的用药纪录给曲院长看,通过他合理的推断,证明六十八床昨天晚上大出血又一次手术,而且手术实施的是凝血酶灌注,主刀的正是那个新来的进修医生何晶。曲院长询问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肖程说他的介入手术没有解决问题,真正保住病人子宫的是何晶的凝血酶灌注手术。 

曲院长承认魏丽丽和何晶向他隐瞒全都是他的意思,而他这样做就是为了保护肖程。尢盛美告诉肖程,她和老曲都不希望这件事情说出去,肖程很难过得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尢盛美让他权衡利弊,不要让这点小事坏了大事。 

尢盛美告诉肖程,何晶的母亲是曲院长的初恋情人,而曲院长一直瞒着此事。肖程劝她开城布公的跟曲院长谈谈,尢盛美则认为不妥,她让肖程把何晶转走,而她已经跟伊丽莎美医院联系好了。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6集

魏丽丽替何晶打抱不平 

何晶下着雨赶回旅馆,却得知已经没有床位了,老板娘询问她要不要住包间,而包间的价钱是一百六,何晶打开钱包发现里面只剩下几十块钱。这时肖程给何晶打来电话,何晶匆匆的拉着行李赶去医院,她请护士帮忙看一下箱子。 

肖程告诉何晶,六十八床的情况她已经知道了。何晶听此有些紧张,肖程让她不用紧张,之后他说想看一下六十床的病历,何晶说她还没有整理完呢。肖程为了之前对何晶的误解向她道歉,不过他说做医生需要诚实,希望她在新的岗位上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何晶询问什么新的岗位?肖程让她明天不要再来上班了,让她去伊丽莎娜医院去进修。何晶情绪激动的询问他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她得罪他了……肖程大声叫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医院是个下级服从上级的地方。何晶哭着拉着行李离开,外面不停的下着雨,她折回医院坐在沙发上伤心的哭泣。 

尢盛美向曲院长说起,他们擅自把肖程换下来,王院长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新院长的竞选马上就要下来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设置障碍吗?曲院长说不会,况且何晶的手术很成功,还为病人节省了费用。 

保安发现躺在沙发上睡着的何晶,这时肖程走了过来,拉着何晶的箱子就走,何晶询问他到底要带她去哪儿?肖程说送她去住的地方。肖程去她去酒店,得知住在这里一晚上需要一千两百块钱,何晶说她住不起这里的房子,肖程说她不需要出钱,就当她做六十八床手术应得的报酬。何晶生气的要拉着行李离开,肖程阻止。 

何晶拉着行李折回了医院,她偷偷的进入更衣室,将两张凳子并在了一起当床睡觉。护士走过来将她带到了一间房间里,安排她在那里睡觉。 

护士长第二天早上发现了何晶的包跟箱子,她向护士询问昨天晚上是不是有人住在这里了?护士装做不知道,护士长让她把那里收拾干净。第二天大家询问何医生在哪里呢?肖程说她从今天起已经转到其它医院进修了。话音刚落何晶走了过来,朱医生问何晶不是走了吗?何晶说她为什么要走。 

早上开完会后魏丽丽让大家都出去一下,她有话要跟肖主任谈。何晶询问肖程为何不让她在这里进修?他没有权利让自己离开。魏丽丽让何晶出去,她要跟肖主任谈。魏丽丽恳请肖程给何晶这个进修机会,而他这样做是不是因为六十八床的事情?如果他有什么不满冲着她来,没有必要冲着一个进修医生。肖程说如果她对自己不满的话,可以离开第一产科,或许向上级汇报。 

魏丽丽去找曲院长,说起肖程开除何晶一事,她劝了两句让她也滚蛋。曲院长让她想办法留住何晶,肖程那里他去谈。曲院长问肖程,他这样为难何晶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肖程否认,曲院长说此事到此为止,何晶继续留在这里进修。 

五十八床出现紧急情况,护士着急的寻找朱医生,何晶匆匆跑过去查看病人,待她检查过病人的尿量后做出及时的治疗方案,这时肖程在身后看到了这一切。朱医生匆匆跑到病房,她推开何晶,要求护士查病人的血压,何晶说她已经问过病人的尿量了,朱医生执意让护士查病人的血压,肖程走过来让护士按照何晶说的去准备,同时他交待何晶协助朱医生做五十八床病人的治疗。 

尢盛美接到电话得知何晶没去伊丽莎娜医院报到,于是他打电话约肖程出来。肖程说何晶的事情出了一些状况,魏主任对何晶的事情有意见,曲院长知道此事了。尢盛美说此事以后再说吧,之后她询问肖程到底是怎么打算跟曲兰的事情?肖程说她想结婚就结婚吧。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7集

曲院长得知何晶身份 

曲院长向尤盛美解释关于何晶的事情,尢盛美生气的将何晶的资料扔到了他的身上,当曲院长得知何晶的母亲竟然是胡亚婷时愣了。尢盛美让他别装了,曲院长解释之后撂下一个问心无愧便离开了。 

尢盛美让郑院长老实交待,破格录取胡亚婷女儿来这里进修的事情是他的主意还是老曲的主意?郑院长承认是他定的此事。尤盛美指责郑院长把胡亚婷的女儿塞到老曲面前简直就是找事儿,之后她要求郑院长将何晶弄走。郑院长拒绝,同时他建议尢盛美别把此事告诉曲院长。得知尢盛美跟曲院长为了何晶的事情大吵一架,郑院长提出哪天到他家里登门拜访。 

郑院长给魏丽丽发短信,邀请他参加下周外科的会诊。何晶跑去告诉魏丽丽,肖主任让她留下了,而且让她辅助林医生做五十八床的工作。魏丽丽说她为了此事找过曲院长。何晶感觉肖程怪怪的,魏丽丽让何晶防着点肖程。 

医院出现一例紧急病例,曲院长让魏丽丽赶紧过去会诊。魏丽丽让何晶提议让肖程主刀做手术,因为她想看看肖程到底有几把刷子。曲院长带着大家分析病人的病情,何晶在魏丽丽的眼色下建议让肖程主刀,魏丽丽举手赞同。曲院长追上魏丽丽,批评她怎么可以让肖主任上那个手术呢?魏丽丽说肖主任在国外就经常做手术,临床经验不比她差,而且还有她做助手呢,他担心什么呢。 

贾主任去急诊室,让护士查查前天晚上产科有没有急诊?护士查过之后说产科并没有急诊。此时贾主任明白魏丽丽那晚上是在说谎。贾主任询问魏丽丽,前天晚上产科根本就没有急诊,是不是医院发生其它事情?既然急诊没事是不是病房有事儿?是不是肖程的手术出了什么问题?魏丽丽听此紧张。贾天书继续猜测着是不是肖程的手术出现问题,魏丽丽解释,不小心说漏了嘴。贾天书抱怨第一产科主任的位置本来就是魏丽丽的,魏丽丽生气的离开。 郑院长看到了贾天书与魏丽丽谈话,之后他跟贾天书聊天,故意说起肖程前天的手术,贾天书说肖程的手术可能出了问题。 

大家都在观摩室观看肖程主刀的手术,何晶跑了过去,曲院长示意她坐在身旁。手术中病人呼吸困难,血压饱和度下降,肖程示意加强给氧。很快病人的血压测不到了,曲院长等人见此紧张的站了起来。病人眼底出现软渗,魏丽丽请求眼科会诊,曲院长给眼科打电话可是正在通话中,何晶着急的赶去眼科。肖程临危不乱的给出治疗方案,很快病人双眼底双渗停止,血氧饱和度恢复正常。 

朱医生夸奖肖主任刚才太厉害了,肖程向她询问五十八床病人的情况。魏丽丽走了出来,肖程向她表示感谢,感谢她去找曲院长,之后他请魏丽丽帮忙解决一下何晶的住宿问题。 

朱医生在更衣室谈论着肖主任,同事劝称让他去追肖主任,朱医生说她打听过肖主任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她就是曲院长的女儿。林医生说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朱医生听此追着她向她打听。 

护士长跟魏丽丽谈论何晶的住宿问题,之后她给公寓打电话,得知那里刚好有一个空房间,所以赶紧扣下给何晶留住。何晶跟曲院长聊天,曲院长总是试探性的聊起她的母亲。何晶去查房,得知五十八床体温忽高忽低,而且她刚从国外回来。五十八床病人家属走过来,他将锦旗送给何晶,之后将从非洲带回来的礼物也送给她。此时何晶得知病人及家属原来在非洲做生意一事,此时她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 

魏丽丽告诉何晶,医院给她安排了公寓,让她跟朱医生好好的相处。护士长通知朱医生,让何晶跟她住一套公寓,虽然朱医生不满意,可她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8集

何晶怀疑病人感染疟疾 

何晶将锦旗送到了肖程办公室,之后将五十八床的病例给他,最后将昨天退下的房费一同交给他。肖程叫住何晶,让她将那些钱先留着用,何晶拒绝。何晶跟朱医生走碰面,她向朱医生谈起宿舍空房间的事情,朱医生指责她消息够灵通的呀。这时护士跑过来告诉朱医生,六十八床又发烧了,何晶听此跟着朱医生匆匆赶过去。 

何晶向病人家属询问他们是否得过疟疾?病人家属否认。朱医生查看过病人后认定是产褥感染,同时她指责何晶在那种车祸的情况下怎么能给病人做侧切呢?何晶辩解病人产后消毒做的很好,在这个问题上两人争论了起来。 

何晶去图书馆看书的时候赵新走了过去,何晶向他询问对疟疾有什么了解?同时她提起了六十八床的病情。魏丽丽发现清洁工带着那个锦旗,得知是肖程要求把它扔掉的,于是她生气的命护士去通知何晶去肖程办公室。 

何晶确认那个锦旗是家属给她的,魏丽丽带着何晶冲进肖程办公室,指责他怎么可以这样做?这是对病人和医护人员的不尊重。肖程说出了他的一番见解,他认为病人家属送锦旗跟送红包差不多,魏丽丽很不能理解,生气的离开办公室。何晶离开前告诉肖程,说他刚才说的话有些重了。 

魏丽丽回到办公室,要求大家将那些锦旗全部都摘下来,这时她又看到朱医生桌子上面堆成山的病历,呵斥她必须当天完成病例的输入工作。何晶跑去告诉朱医生,她认为五十八床的发烧另有原因,朱医生则抱怨病人之所以这样全都是何晶的侧切造成的。何晶怀疑病人是感染了疟疾,朱医生感觉何晶说的话很可笑,何晶坚持她的观点,朱医生则指责这是何晶不想承担责任的说法。 

赵新在门外听到了她们之间的谈话,走过来询问,朱医生当面指责何晶给病人做侧切造成产褥感染,而她又不想承担责任,何晶听此十分生气,她将借条给了赵新,赵新将她拉住,朱医生指责赵新对何晶拉拉扯扯,赵新则指责朱医生怎么变成这样?干嘛要欺负何晶? 

何晶给妈妈打电话,询问她有没有接触过疟疾病人?妈妈说疟疾的潜伏期很长,有的甚至八到十四个月,何晶听此非常吃惊,她匆匆跑去找到检验科的电话,询问有没有疟原虫检测片? 

五十八床病人肝脾肿大,朱医生了解到病人跟她老公产前有过性行为,所以要求病人做一个细菌培养,排除一下败血病。护士询问何晶,是否还需要做那个血涂片?何晶坚持要做,因为疟疾跟败血症差不多。 

护士长给了何晶一些钱,让她赶紧安顿好休息一下。朱医生拿着病人血样去做检查,看到了何晶所开的血涂片检查单,抱怨她还真是没完没了。 

贾主任去手术室查看病人病例,护士着急去手术,允许他进入房间查看病人病例。肖程思前想后,他坐在电脑前写下了关于六十八床病例的报告。 

饭间尤盛美提起了胡亚婷,她认为何晶来进修就是冲着曲院长来的,而这一切都是郑伟有意安排的。曲院长认为郑伟的可能性不大,尤盛美则说郑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这时肖程来到了曲院长的家中。 

何晶给妈妈打电话,想让她打些钱来。曲院长看到肖程所写的报告书十分生气,抱怨肖程不为他考虑一下。护士打电话通知朱医生,说五十八床出状况了,何晶得知此事匆匆的跟着朱医生赶去医院。肖程也得知病人的情况,匆匆的赶了回去。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9集

朱医生抢夺功劳 

五十八床的病人情况很不好,朱医生让护士赶紧去检查科拿检查单,当她看过检查单纳闷,怎么血液细菌培养跟骨髓细菌培养都是阴性的?何晶看过检查单确认病人不是败血症。何晶向护士询问她的化验单呢?这时病人再次出现情况,护士说病人就那两张检查单,何晶让她再去检验科查一下。 

朱医生询问何晶到底要查什么呀?何晶直言她怀疑病人是疟疾,此时朱医生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是她偷偷的把何晶的检查单给扔到了垃圾筒里了。何晶纳闷,她明明做了血涂片检查,怎么会没有呢?意料到事情的严重性,朱医生决定现在立马抽血做血涂片检查。 

肖程赶去医院,何晶向他报告病人的情况。肖程认为血涂片太慢了,而医院又没有疟原虫胶金检测卡,所以他前去联系专科的医院,同时他叮嘱何晶等人要做好准备。 

曲晋明联系到了疟原虫胶金检测卡,让对方赶紧用救护车将它送过来。朱医生在检验科焦急的等待着检查结果,肖程接到电话得知救护车已经赶到,匆匆去门口接应。医生匆匆的给病人和婴儿做了检查,病人家属站在窗户外静静的望着刚出生的儿子。何晶走过去劝他别着急,病人家属询问他老婆跟孩子有生命危险吗?何晶说他们会尽力的。肖程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谈话,之后他给何晶点头示意。 

病人的诊断结果出来了,确定是疟疾。朱医生抱着何晶说太好了,终于确诊了。病人转院治疗,护士将病房内所有的东西扔到了垃圾筒,而且对房间做了消毒。何晶站在门口静静的望着病人离开。 

夜里何晶坐在那里不能入睡,她的脑海里全是五十八床病人。朱医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的脑海里也全是五十八床病人,这时她突然起身,前去敲何晶的房间门。朱医生向何晶坦承,她那张化验单是自己扔掉的。朱医生坐在那里哭个不停,她自责自己小心眼,以至于差点出大事儿。何晶安慰朱医生,说她已经尽力了。朱医生握着何晶的手请求她的原谅,何晶原谅了她。 

会议上肖程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五十八床和婴儿已经脱离危险了,之后他向大家分享了两年前的一个病例。肖程询问朱医生是怎么想到疟疾的?朱医生犹豫再三还是把这个功劳揽到了自己身上,何晶则默默无语。赵新指责朱医生,明明是何晶想到了病人的情况,怎么成了她的功劳?朱医生执意揽功,赵新指责她剽窃别人的成果。 

护士长给护士们开会,让她们检查一下给五十八床护理期间有没有皮肤破损的情况?这时护士听到同事谈论是朱医生发现五十八床的疟疾,她不禁疑惑,明明是何医生提前怀疑病人得疟疾呀?护士长将五十八床的事情偷偷的告诉魏丽丽,此时肖程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肖程向何晶询问五十八床的情况,何晶替朱医生说话。肖程向何晶说对不起,为了之前对她做的每一件事情。 

曲晋明给肖程打电话,让他在呆会儿的病例讨论会上谈一下介入手术。肖程说他一会儿还有一个手术,曲晋明则劝他机会难得,让他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好好的表现一下。 

会议上院长向大家宣布,尤盛美为医院拉了一个八百万的科研赞助,此时尤盛美跟曲晋明沾沾自喜。孙院长提起了产科介入手术治疗大出血的案例,尤盛美正在得意的时候却听到孙院长说事实并非如此。何晶被叫到了会议室,孙院长告诉大家,真正给病人止血的是何晶。

《产科医生》分集介绍:第10集

肖程魏丽丽坦承错误 

何晶在会议上承认是她用凝血酶灌注法挽救了孕妇大出血,不过她还是替肖程说话,此时会议室里议论纷纷。贾主任站起来弹劾肖程,他认为不应该让肖程来领导第一产科,孙院长认为他所说的不是会议的重点。贾天书继续以手术疏漏为理由,要求肖程站起来解释一下。曲晋明站出来转换概念,被孙院长呵斥。 

孙院长要求何晶站起来讲讲肖程介入手术失败的原因,何晶说因为产妇宫缩乏力,胎盘剥离不完整造成的。孙院长询问肖程,他作为主刀医生,做介入手术之前难道就没有检查胎盘吗?肖程无语,魏丽丽此时心中自责,因为当时是她提供了错误的信息给肖程,所以她主动站起来向大家承认错误,贾天书见此十分意外。肖程站了起来,他将那份报告交给了孙院长,并请求院里给他作出处罚。 

郑伟开始讲话,他认为第一产科是个团结的集体,他们犯了错误敢于承担错误,这才是最重要的。孙院长说他们今天开讨论会不是为了谴责谁指责谁,希望大家引以为戒。王院长建议第一产科介入手术的案例暂时就不报到部里了。 

大家吵着让朱医生请客,因为她上次诊断疟疾那个病得到医院的表扬,朱医生让他们别提了,难道她做一个正确的诊断还得宰她呀。林娜故意说起院里正在开六十八床病例的讨论会,而进修医生是不能参加的,不过人家何晶就在那里。朱医生反过来问林娜,她不是正式医生吗,她怎么没去? 

王院长将肖程的宫内矫治课题的申报书给了曲晋明,同时他说他快退休了,想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以为老曲当了院长就不一样了。之后王院长又给曲晋明分析新任院长的竞选,他劝老曲这段时间一定要慎重一些。最后他让老晋去参加亚洲一个会议论坛。 

科室会议,魏丽丽向大家宣布,她和肖程自罚半月奖金做为科室奖励基金。朱医生说用不着吧,魏丽丽要求朱医生跟林医生自罚三百块钱的奖金,朱医生抱怨凭什么呀?林娜表态她以后会注意的,朱医生指责她也太轻苗淡写了,为此林娜跟朱医生吵了起来,魏丽丽站起来呵斥她们,肖程也对此做出警告。会议结束后林娜跟朱医生大吵了起来,她们双方都生气的摔了东西,何晶默默的将林娜的东西捡起来给她。 

朱医生询问何晶是不是将五十八床的事情告诉肖程了?何晶否认,朱医生请求何晶不要将非洲疫区跟血涂片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何晶将妈妈写的关于大出血的书给了曲晋明,曲晋明看到胡亚婷的名字时愣了一下。 

周惠英跟魏丽丽刚走出医院,贾天书便跟了过来,周惠英恶心了他一番。魏丽丽与贾天书二人去吃饭,她向贾天书询问今天病例讨论到底是怎么回事?贾天书说他本想踢出肖程,但没想到把她给伤着了。魏丽丽指责他这个人一直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饭间曲晋明向尤盛美说起王院长让他参加亚洲会议的事情,还有肖程宫内矫治课题被打下来的事情,尤盛美劝曲晋明千万不要将此事告诉肖程,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争当院长,只要他当上院长,到时候他们想申报什么就申报什么。这时王经理给尤盛美打来电话,说钱总的太太要去他们医院生孩子,尤盛美一口答应,她决定把此事交给肖程。 

肖程正打算去大学做一个宫内矫治的课程,尤盛美得知此事决定将钱总太太的事情交给魏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