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杨善洲/不曾见过你》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6年前 (2015-06-02)1442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1集

刘秘书为了缓解杨善洲的沉重,也给老太太磕头,说就算是给老太太拜寿。杨善洲继续陪母亲说话,刘秘书去厨房帮忙,惠菊让妈妈去陪爸爸说话,杨妻却坚持在厨房做饭,反而让惠菊去见见爸爸。老母亲不停跟杨善洲说道家里的事,说惠菊找了女婿,说家里修房子。杨善洲才知道家里修房子的时候公社给补助了五十块钱,还有三十斤粮食。杨善洲心情又沉重起来。乡亲们听说杨书记回来了,都来看他,院子里坐满了人,大家都希望书记能多回村里,村里人都以他为荣。杨善洲坐在乡亲中间跟他们唠家常。

忙碌了一天,晚上杨善洲终于跟妻子单独相处。妻子给他端来热水洗脚,杨善洲却反过来给妻子洗脚。杨妻说到上次那封信,当时心情不好才写的,后来就后悔了,写这些牢骚觉得没意思。杨善洲没有责怪妻子写信抱怨,但是却对妻子接受公社的补助提出不妥。他坚持不能要公家的钱,家里没钱,他只好把准备给惠菊结婚的钱先还给公社。杨善洲要带惠兰去保山念书,惠琴大哭大闹,也想去保山。奶奶大姐好说歹说才安抚住她。第二天,杨善洲、刘秘书带着惠兰便离开家了。

二姐惠兰现在是一小学老师了,她正在上课。叶紫站在教室外听她讲课,下课铃响了。叶紫见到了二姐惠兰,她们边走边聊,在学校外面的操场一角,二姐惠兰给叶紫讲了她的故事。叶紫问,那年你跟着爹去保山念书了?惠兰说是,第二天我就去了,一个人去的,当时我恨不得一下子飞到保山去呢,我想到那里念书。一开始爹住的地方就在他办公室的后面,我有时还能偷听到爹是怎么办公的,怎么批评人。跟你说实话,我最初不喜欢我这个爹,我觉得我这个爹有点问题。惠兰开始向叶紫讲述她对父亲的认识。

那年她跟着父亲到了保山。杨善洲因为姚关公社给他家补助的事批评了赵希顺,赵希顺跟他顶撞起来。惠兰听到他们的争吵,赵希顺走后,她告诉父亲她觉得赵希顺没做错。晚上杨善洲彻夜未眠,感受到不被理解、不被支持的苦恼 。

第二天,惠兰还没上学去,听见父亲要将赵希顺调走。她一言不发地去上学,上课时却显得心事重重。下课,老师让她去办公室一趟。惠兰到了办公室,老师问她父母怎么不来开家长会。惠兰的解释不起什么作用。惠兰走后班主任老师和对面的老师说,这个家长一点也不负责任,从来没见他来过学校。那个老师说,听说她住在地委大院里。班主任说,地委大院里也不都是干部,也有烧锅炉的,看门房的,这些人都不大重视子女的教育。

《杨善洲/不曾见过你》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第1张图片-电视迷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2集

惠兰提醒爸爸明天是大姐结婚的日子,她要回家,杨善洲却要去工地,他给惠菊买了两条被面,让惠兰带回去。惠兰又说这几天我怎么没见到赵叔了?杨善洲说他到工地上去了。惠兰不解问为什么让他到工地上去了?杨善洲说我工作上的事你问那么多干什么?睡觉睡觉。惠兰又说我知道是为什么,大院里的人都说了,是你把人家给打发到那里去的,其实赵叔这个人挺好的。杨善洲说我怎么跟你说的,我工作上的事你少说话。真是越学越没个规矩了。

第二天,是杨家大姐惠菊结婚的日子,因为大姐夫建成是入赘,所以婚礼就在杨家举行。大姐夫家里的人都来了,他们想趁机认认地委书记亲家,这也是脸上有光的事。可是左等不来,右等还是不来,正当他们有些泄气的时候,惠兰回来了。这时她的态度变了,说本来她要和父亲一起来的,可是临走之前青枫坝上有事就把父亲给叫走了,她还添油加醋的说父亲是如何的忙,早起看不见,晚上睡觉还看不见。说得大家也纳闷,说地委书记就那么忙,和我们农民一样也得起早贪黑的干活。为了表示父亲对大姐婚事的重视,她还隆重的把杨善洲送的被面拿出来,展示给大家,说那天她和阿爹在地区百货大楼里转啊转啊,挑了半天才买来的。

杨善洲这会儿正带在一伙人在青枫坝大坝研究问题呢,大坝已经开工了。杨善洲把身后的一批干部们带到建设指挥部去开会,研究的如何加快进程,一定要赶在雨季来到之前把主体工程搞好。会议结束后,刘秘书跟赵希顺聊了两句,觉得他依然对调动工作有情绪。杨善洲到工地和赵希顺一起推车,边推边聊工作的事,在杨书记的刺激下,赵希顺保证会好好完成青枫坝水库的工程。酒席开始之后,惠兰跑到屋里洗脸,三妹跟了去,三妹当面揭穿她,说你刚才说的都是胡说,还跟着爹逛了半天百货大楼,你不是说爹忙吗?还能跟你逛大楼?二姐惠兰恶恨恨的说,你才胡说,爹就是忙!

酒席结束了,杨妻收拾碗筷,一边收拾一边流泪,杨母这次也不原谅儿子了,怨他这么大的事也不回来。叶紫经人指点,推开了保山市文化局群艺科的门,门内是叶紫的同学朱雯雯,朱雯雯正在审阅排练。原来,朱雯雯现在正筹备有一个有关杨善洲的事迹演出,她正在审阅的都是有关杨善洲小剧本,叶紫顺手拿起一个剧本看了一眼说,看来我是找对了地方。朱雯雯说这地方不对,走,我们找个地方聊去。

咖啡馆。坐下前,叶紫叹口气说,这回回昆明就得跟人家交代清楚了,另外还有我爹妈呢,催得也紧着呢。她又叹口气说,人活着有时很多决定是为了别人。朱雯雯撇了下嘴,说,看你说的好象多无私奉献似的,比得上杨善洲了。说到这儿叶紫突然打断她,对,你说杨善洲这个活着是为了谁?他为了谁?这么一问,两人都冷静下来了。叶紫说,我这些天通过采访,一直是问这个问题,杨善洲为什么会这么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我要自己在心中解答了这个问题,我才能向读者解答。比如说杨善洲为什么不太照顾自己的家庭,也不太关照自己的儿女。从大义上我能说明白,可是从人情上又说不过去。你说他是为什么?这个疑惑一直在我心里。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3集

叶紫于是决定在保山进行街头采访,年轻人有不知道杨善洲的,也有听说过但不太关心的,可是采访到上了年纪的人,他们一听到老书记的名字,便是一脸深情,一肚子说不完的话。叶紫回到了她在昆明的那个家,其实是她男友的家。当她走进的时候,那里的场景让她惊异,模型做好了,墙上挂着大家的画稿,充满了艺术和现代技术的气氛。叶紫向鲁欣说了她这些天的感受,说她到目前为目还没见到杨善洲,可是杨善洲在她心里的形象是越来越深了,鲁欣问,你觉得真有这么个人吗?或者换个说法,根据你的判断,媒体上报道的那个杨善洲是真实的吗?

叶紫说,媒体有个问题,因为某种需要他们只会找好听的说,可是一个人,比如说你吧,光说你的优点就会不真实,我还知道你有你的毛病。鲁欣一听叶紫说他还有缺点,就急了。叶紫说,你急什么,你的优点和你的不足是相辅相成的两部分,正是是因为你还有另一部分,当我能确信你的另一部分的时候,我对你的优点的理解才会是踏实的。他们这一次是关于媒体在报道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注意这个人所做过的事,而忘掉了这个人的灵魂。

晚上,鲁欣问叶紫结婚的事,叶紫说你也真不长个眼色,现在这时候能结婚吗?我怎么着也得把这篇东西写出来吧?

写出来就结婚?叶紫说写好了就结。鲁欣急了,写不好就不结了?叶紫不急不慢的说,写不好就改,改好了再结。

接着叶紫又去采访赵希顺。这次她是在省扶贫基金办公室里见赵希顺的,赵希顺是会长。

赵希顺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采访我,因为我和老书记之间是有故事的,你要真想深入的了解老书记还能不找我?所以这回我就开门见山的跟你说,我告诉你吧,这么多年我和老书记一直是冲突着的,是矛盾着的,在什么什么事上都有矛盾,他还总跟我发火,我做的事没一件事他是不骂的,我真的帮他做了不少事,可是从未听到他说过我一句好听的话。就比如说那年我替他家说一句话,人家公社给了他家些补助粮补助款,这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没搞一点点特权,可是他还是把我开出去了,不让我做他的办公室副主任了,叫我到青枫坝水库工地上干活去了。要叫外人看,这有点是整我吧,可我从没这么看过,这老书记表面上看不通个人情,可他的人情大了,你得慢慢看。

镜头又回到青枫坝水库施工现场,因为资金出现问题,工地上的工人吃饭都成了问题,工人的情绪很波动。赵希顺出来安抚工人,不料有工人出口伤人,说工程款被这些头儿给贪污了。赵希顺满腹委屈,跟工人打起来。幸亏杨善洲及时赶到,跟工人诚心道歉,并且不断跟上面要资金,总算把事情平息下来。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4集

水库快建好了,可赵希顺跟杨善洲生疏了,在修水库的过程中,赵希顺只是工作时请示汇报,其他的话根本没有。水库竣工那天,杨善洲终于耐不住了,待赵希顺走到跟前,他说,你躲着我干什么?躲着我我就找不到你了?话说得不友好,可是后来说的事儿还是很不错的。原来,组织上见赵希顺在水库工地上的表现很不错,也很有能力,决定把他调到发改委任主任,这是改革开放后成立的一个重要的政府部门,说明组织上对他的信任。杨善洲最后说,我这里是先给你透个信,等组织部门找你谈话吧,你到哪儿都得给我好好干,别谋私利,听见没?杨善洲说完就走了,赵希顺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老书记的话是表扬?是鼓励?还是批评?

地委的新办公大楼在建设中,已经盖起了两层。赵希顺穿着一新的西装骑着自行车过来了,他经过新大楼的建设工地,到旁的旧办公楼见杨书记。杨善洲见他一身西装,说,你穿这身衣服下乡可是不方便,走山路穿皮鞋?赵希顺笑着说,我不是不知道你要叫我下乡吗?我这回去就换衣服。赵希顺换了衣服出了办公室,下了楼,迎面就碰上二姐惠兰了。惠兰初中毕业后就回家乡当代课老师去了,此后再未见过赵希顺,所以赵希顺一下子没认出来她。二人说了几句话,二姐惠兰说她要找阿爹说点事,赵希顺说,快去,你爹一会儿就要带我们下乡了。还说我现在调到发改委工作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他。

两年多,惠兰从来没来过地委找她阿爹,这次她一进门,杨善洲也愣了。惠兰吞吞吐吐的说了这么个意思。地区几个中专要招生,不过现在名额有限,想让阿爹帮忙说一下。杨善洲刚一听到这个意思,就说,农村就不出息人吗,怎么都想往城里来?杨善洲说,你实在要考我也不拦你,不过就凭你的本事吧,不要想那些歪门邪道的。惠兰气得连话都不想说了,撂下带来的新笋和鸡蛋就离开了。惠兰走出地委大院,来到街上,不远处,一个男青年正等着她。这个男青年就是惠菊的男朋友滕新华。

滕新华一见惠菊走过来,就问,怎么样?惠兰没好气的说,我说不来不来你偏要来,有什么用?还不是被顶了回来。待问明情况,滕新华说你爹怎么这样?惠兰本来就气,滕新华这么一说,惠兰就更来气了。我爹怎么了?我爹就这样!你不愿意拉倒!说完,惠兰就跑了,滕新华一路的追过去了。在回陡坡村的公共汽车上,滕新华一直想跟惠兰说话,可是惠兰就是不理他。

在车上,赵希顺向杨善洲汇报关于省里有关部门要在除玉溪之外,再在曲靖、红河和保山三地选址建烟厂,以促进云南省的经济发展一事。如果选中在保山建烟厂对保山的经济发展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大事。赵希顺说我们得好好计划一下如何向省里有关方面汇报。杨善洲说,这件事很重要。重要意义在哪儿呢?就是发展我们保山的经济要有个新思路,不能光是种粮要多种经营,大力发展保山地区的经济作物,一是烟,二是糖,第三是咖啡。发展了这些,农民的收入才可能增加。要是能在我们保山建个烟厂,那对我们保山经济的发展可是有太大作用了。所以你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

赵希顺说,不过现在云南有三个地方在竞争,我们要努力的宣传保山。杨善洲说对,你回去好好的做个计划宣传我们保山。在潞江坝,杨善洲带领地区各部门的干部在考察此地种植咖啡的情况,这里是保山最大的一块热区,适合种咖啡。要发展咖啡生产,还非得用集体力量修提水不可,可是钱从哪儿来,杨善洲现在最愁的就是钱的事。

《杨善洲/不曾见过你》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第2张图片-电视迷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5集

说到钱,赵希顺到是提出了个可行的办法。赵的办法一举两得,因为现在外商对小粒咖啡很看重,要投资建加工厂的,要保证小粒咖啡的来源就要保护生产地,让他们先期投入部份资金来建提水工程。杨善洲问,这能行吗?人家能干吗?赵说,这就看我们的运作了。赵希顺现在爱用运作一词。杨善洲说,那你就去运作吧,能把水引上来就算你运作成功了。

杨善洲在这次考察中主要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一是要改变脑筋,实行包产到户,发挥个人的积极性,二是不能把集体力量扔掉了,不要一变就把什么都变掉了,给咖啡农户修提水工程一事就表现了他这个思路。杨善洲等于是间接的表扬了一下赵希顺。这次考察还有另外一件事,同行的还有林业局的副局长马步德,杨善洲遥望远处,又一次看到了大亮山,光秃秃的大亮山让他心疼,他对马步德说,什么时候能把大亮山绿化了,你看大亮山现在看就象个瘌痢头似的,马步德说,是有点难看,杨善洲说,何止是难看,它还是我们的一个心病呢,一下大雨我就坐不住了,那个山也得开发一下,马步德说那个工程可是大了。话只说到这儿,我们留下伏笔。

赵希顺为了接待省里的烟厂选址考察组,找到杨善洲汇报情况。他向杨书记汇报了一下他的计划。谁出面接待,谁出席宴会,谁来陪同,他还拿出一份刚设计好的介绍保山民情山水的图册,就要五万块钱,杨善洲心疼,说学校里孩子们的桌椅都破旧了,五万块能修好多个学校呢。赵希顺最后根据杨书记的意见印刷了最低价格的宣传册。因为没有经费,在接待选址团的事情上就显得尴尬,比如说吃的上就显得简朴了一些,居然四菜一汤。

咖啡园的提水工程做好了,咖啡加工厂也建成了。峻工那天,杨善洲也来了。这件事能做成功和赵希顺的工作大有关系,虽然他心里高兴,嘴上还是没说好话,因为嫌他穿了一双运动鞋,到山上还穿那么好的鞋干什么,又不是逛大街。赵希顺说这是运动鞋,就是让人到山上跑的。虽然咖啡园工程做的不错,可是烟厂的事失败了,人家没选保山选曲靖了。在峻工这天,有人跟赵希顺报怨,说老书记工作太死板,太扣门了,要不烟厂还不得是我们保山的。赵希顺说,这事不能怪老书记,我主导这件事,要说责任是我的。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6集

惠兰带着她的男友新华来找杨善洲。他们父女俩之间已经有很深的矛盾了,所以杨善洲见到惠兰来很意外。到了屋里,惠兰介绍她的男友,还说马上就要毕业了。杨善洲说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决定,不过刚毕业要好好的工作,不要一毕业就想着结婚。惠兰说爸爸我们就是这么想的,说到最后,惠兰说,学校现在的分配原则是哪里来回哪里去,因为他们是从姚关乡来的,还得回姚关乡。杨善洲说这就对了嘛,我前些天在一个教育会议上还说了,要加强农村的基础教育,不要一说到人才就都往城里跑,农村就不要人才了?你们回去好,好好在农村干吧。这么一说,惠兰和新华就十分的尴尬了。原来他们今天到这里来就想爸爸替他们说句话,能让他们留在保山,还说留在保山还可以和爸爸在一起,有什么事还可以照顾爸爸。

不想杨善洲一个劲的摇头,说这可不行,我杨善洲刚在一个会议上说要加强农村的基础教育,号召人才到农村去。转过头就把自己的女儿和男朋友留在城里,这不成两面派了吗?不行。党员干部只有带头做好事的,哪有带着做坏事的。惠兰说他们学校某局长的女儿就留校了,人家不也是党员干部。杨善洲说,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反正不行,你们还是服从分配,回姚关村去吧。惠兰再怎么说也不成,一怒之下,摔门就走了,临走还撂下一句话说,我再也不到你这里来了,你算什么爸爸!

惠兰哭着跑了出去,正遇赵希顺,赵希顺问怎么了,惠兰也不回答。采访中的赵希顺和叶紫都处于沉默中。叶紫问,这事要我看不怎么通人情,女儿要求留在保山也不是什么违反原则的事,他只要说一句话就行了。赵希顺说你们啊,还是不太了解那一代人,他们遵守原则,严于律已,要求别人做的他们自己先做到。叶紫说,可是我采访下来一个总的感觉是,杨善洲同志在工作上确实没话说,在作风上也真是我们现在各级干部的表率。可是我想提个问题,一个共产党人就不需要人情吗?就不能有人情吗?就不该关心自己的家庭吗?

赵希顺说,你问的对,我以前也这么想过,但现在我觉得老书记到是个大有人情的人,他有的,是大情,是关注人民的大情。这方面我到是建议你去采访一个人,他就是跟着老书记几十年的老司机郭师傅,他那里有不少故事呢,也许对你会更有帮助。叶紫来到了保山的一个公园,经人指点看到一群老人在围坐下棋,之后他看到了见到郭师傅,他正在饶有兴味地观看人家下棋。一听说叶紫要来采访他而且是采访杨善洲就高兴的笑了,说,现在都在宣传老书记,我心想了,怎么没人采访我呀,谁最知道老书记,我呀!我是他的司机,开了近二十年的车,你说我什么不知道,你问吧。

叶紫说我们得找个地方吧,走走走,这边上有个茶室,正好聊天。刚在茶室坐下,郭师傅就说话了,说老书记不通人情?这话我听人说过,说这话的人才叫不通人情哩,我早就想跟他们叫叫理了!叶紫说郭师傅你别激动,你慢慢说,你说的我都给你记下。郭师傅说,好,我就先跟你说句小事吧,这是我经过的事,听完了你给评评,老书记到底通不通个人情。1986年,在机关大院,郭师傅一身西装,刘秘书一上车就和郭师傅开玩笑,说你穿这么一身太精神了,外人不知道还能为你是书记呢。郭师傅说,等会儿老书记来了会不会批评我,刘秘书说不会不会,老书记还提倡我们时尚一些呢,说我们地委大院也别穿的都跟他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都是五十年代的干部呢。

正说着,杨善洲来了,郭师傅本来想让老书记看看他身上这身新衣服,没想到杨善洲根本就没注意,上车就说走吧,今天到青枫坝。刘秘书故意问杨善洲你看今天郭师傅穿西服了,杨善洲一看说好啊,你穿这身坐在我身边我也精神了,郭师傅说,老书记你也换上一身西装嘛。杨善洲说我就算了,我穿这身衣服最好了,穿别的我就不舒服。不过你们可别跟我学这个,我老了这个脑筋改不了啦,不过我看着你们这样心里也喜欢。

到了青枫坝乡,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民突然从旁边冲过了,一下子扑到司机郭师傅面前,跪下就喊冤。因为此刻只有郭师傅站在水渠上面,端着个茶杯,又是一身整齐的西服,那人把他当成地委书记了。这人叫王富有,他喊道杨书记,我冤啊,你要给我做主啊,我全家人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听到喊声,在水渠下的人们听到了,首先是乡书记王持久,他一下子从沟渠里跳上来,拉着王富有说你干什么你!这时,杨善洲也从沟渠里上来了,问怎么了?王持久说这人闹事,坏份子,瞎喊哩。杨善洲知道事情不对,让刘秘书负责查这个案子。档案局,刘秘书和叶紫又见面,讲起来当年的案子。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7集

当年王富有在农村中算是个脑子活络的人,很早就进行倒买倒卖的事,这事在文革中算是投机倒把,改革开放后就算是合理的了,他那年倒卖生猪,倒卖生猪有规定,要到市场有关部门登记,王富有没有经过这个手续,这是一,算是违纪了,二,他卖的那头猪被认定的偷来的,这他就违了法了,又是严打期间,王富有被拘留判了一年刑缓刑一年。哪知半年后,那个偷猪贼因为别的案子被抓了,他顺带也就交代了那次偷猪的事,这事被王富有知道了,所以他就到处告状,要求给他平反。

这个情况报告给杨善洲后,杨善洲专门开了会议,说大家都把脸面拉下来,顾及一下老百姓的脸面,王富有的脸面。我们要给人家平反还要大张旗鼓的平反,谁办的这个错案谁去给人家道歉,看看我们这么做到底是丢了脸了还是长了脸了!结果台下一片掌声。青枫坝乡九房材王富有的家。县公安局长,乡党委书记王持久等,拿着平反书到王富有家里了,王富有激动的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喊共产党万岁!2006年,在保山的宾馆里,叶紫在整理材料。

叶紫的声音——通过几天的采访,我觉得开始逐渐理解杨善洲了,他不那么儿女情长,没有我们有关爱情友情亲情的那些浪漫的想像,他就是我们心目中的那种共产党人的形象,想想大革命时期那些勇于为真理献身的共产党人,想想那些爬雪山过草的共产党人,再想想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共产党人,他们把身心都投入到革命事业中去了,老书记杨善洲也是如此。我想说的是,我们不理解这个人,或者说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我们不相同,我们做不到他们那样,可是这不能影响我们去崇拜他们,景仰他们。这时,朱雯雯提着水果来了。

朱雯雯看到叶紫披头散发的样子,开口闭口就是扬善洲,说,你现在可真是投入了。她说是啊,我真的是满脑子都是杨善洲,虽然我还没见到他,可他的形象在我心中已经树立起来了。朱雯雯问,我到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你是个思想挺超前的人了,你看看你,敢把公职退了,做自由撰稿人,你敢不结婚就和男友住到一起,你还敢在博客上发表很尖锐的意见,看,你还敢当着人的面吸烟,要说你是个新潮的人,可是我怎么也不能把你和杨善洲连在一起,你和他真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你能理解杨善洲?

叶紫吸了口气说了句话把朱雯雯吓了一跳,她低声说道,其实我和杨善洲老书记是一样的人。朱雯雯说你说什么?你和他能是一样的人?她笑,叶紫说真的,我和他都是真诚的人,只是我们的行为方式不太一样。我理解他的真诚,如果我生在他那个年代,或许我也会象他那样,这是时代,让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表达方式。朱雯雯不解。叶紫说,我现在想啊什么时候把鲁欣也拉到这里来,让他也感受一下,要不他也会象你那样不理解我,还以为我发疯呢。1986年,这天,杨善洲看到一封举报信,看着看着,大怒,叫来刘秘书,叫他把赵希顺叫来。

赵希顺匆匆赶来的时候,刘秘书对他说,老书记发火了,你小心着点儿。什么事儿呢?有人举报,赵希顺借请外商吃饭为名,贪占公款,这还了得。一问,是这样的,饭费上的钱数确实不符,其中一笔钱是买礼物的,可是礼物不能报销,只好充到饭费里去了。这是件合情不合理的事,可是现在要办事只能这么做,虽然钱没装到赵希顺口袋里,可是他弄虚作假,还是被杨善洲骂了个狗血喷头。就在赵希顺挨骂的时候,刘秘书进了屋,说,老杨书记家里那边打来电话,说杨善洲的老母亲病了。刘秘书算是给赵希顺解了围。

赵希顺说,老书记你快回家,等回来你继续骂。杨善洲说你胡说,我是骂吗?我这是批评,你的态度就是不端正。杨善洲匆匆的回家,这回他可是坐着车回去的。可是临下车,他把三十元钱交给司机郭师傅,让他交到办公室,说,我回家是办私事,油钱我出。说来说去还是我占了国家的便宜,你的工资还不是国家出的?在家里,杨善洲一直陪在母亲身边,母亲说,快过年了,你今年回家过个年吧,出门工作这么多年,一直没在家过过年。杨善洲说,我是书记,当县委书记当地委书记我都要值班,过年过节得让人家回去,我得带头工作,还能带头回家?杨善洲又说,地委给我新分了一套房子,要不今年过年我把你们都接到保山过年好了。

《杨善洲/不曾见过你》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第3张图片-电视迷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8集

杨善洲向女儿解释为什么不能帮安排工作的事,我当领导还能事事我先挑头做,我把女儿调到市里,明天机关里不知会有多少干部的子女都进城了。他说妈呀,你当领导都让大家跟着我吃苦了,谁叫咱是领导呢。他又问现在惠兰现在怎么样了,母亲说就在乡上当教师呗。他又说,那不是挺好的吗?农村当老师怎么了,不丢人。不过母亲说了,听说现在有点门了,你们那里有人帮着办呢,听说是你以前的秘书,人家答应帮着办到保山去,杨善洲说有这事儿?母亲又说,这事你就别管了,你不帮还不兴别人帮着办?

杨善洲回到家就是一农民,又是割草喂猪又是扫地修农具,晚上,还和妻子一道编竹筐。他对妻子说,今年过年你和孩子们都到保山去过。杨善洲去视察了落后学校,并亲自抬头捐了款。回到保山,杨善洲问赵希顺是不是帮着惠兰往保山办工作?赵希顺表示没有,杨善洲又找来教育局吴局长,坚决不同音自己的女儿及男朋友来保山工作,并要求吴局长把这两个名额重新安排。惠兰的事到底没办成。春节,杨善洲的妻子和三妹惠琴都到保山来过年了。二姐惠兰呢?三妹说,二姐春节也在要学校里值班,来不了。其实呢,二姐对她阿爹生着气呢,发誓不见他了。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19集

杨妻因为惦记家里打算回去,要走的那天,二姐惠兰来了。惠兰来就是想当面问阿爸一句话,杨善洲到底是不是她亲阿爸。这一句话问的大家都楞了,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妈妈说,傻姑娘你说的是什么话呀。惠兰说,妈,有件事在心里憋了好几年了,我今天也问问你,我到底是不是我爸爸生的,是不是他的亲闺女?这么一说大家都楞住了,在坐的妈妈和妹妹都劝阻二姐不要再说下去了,可二姐越说越来气,她说,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在单位里都成笑话了,一个地委书记的女儿直到现在还是农村户口,想调工作都调不了,人家说,还不知她是不是杨书记的女儿呢,你们说,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

惠兰说,我不要高谁一头,可是从此以后我不来找你,你也不要干涉我,我们两不相干!惠兰摔开门就走,正好碰巧杨善洲回来。惠兰看着杨善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扭头就走。省委组织部的人下来调查,经过考察,他们拟调赵希顺到省发改委去做副主任,这一步升的很大。问杨善洲有什么意见。杨善洲说这个同志好,年轻有活力,又敢作敢为,我们现在需要这样的年轻干部,他们有创新意识。总之,杨善洲说了赵希顺很多好话。后来组织部的人问你对赵希顺这个人还有什么期望吗,期望就希望他能好好干,决策一件事一定要好好进行调查研究,多到基层了解,千万不能脱离群众啊。

杨善洲带着几个人到大亮山视察去了,跟着他的有施甸的县委书记,有区林业局长马步德。去大亮山的路上,经过不少糖厂和烤烟厂,好多厂已经不冒烟了,可有些厂还在生产。杨善洲问施甸的县委书记,怎么还不停产?施甸的县委书记说,停产通知早下去了,可有的人趁不注意还偷偷生产。杨善洲说,跟人家好好说,人家也是投资好多钱建起来的。要说这事都怪我们,当初提倡建烟厂糖厂的是我们,说这是致富的路,现在要拆也是我们说的,说破坏环境,不能翻来覆都是我们的理。这个责任主要是我,当年我只看到钱这一个方面了,没看到对环境的破坏,上马的时候没有好好论证,不晓得一座糖厂一座烤烟厂就要烧掉那么多的树木。要检讨我检讨,跟人家要好好说,该补偿的一定补偿到位。

杨善洲和赵希顺告别,他告诉赵希顺他舍不得他走,赵希顺很惊讶老书记会说这样的话。杨善洲从书柜里拿出一个纸袋,他说,这是我收集的一些材料还有我写的几篇文章,就把他送给你吧,我们共勉怎么样?赵希顺接过那个纸袋后一怔,想打开来看,杨善洲说别急,回去慢慢看吧。

《杨善洲》分集剧情:第20集

杨善洲来到大亮山,杨善洲说,这座山不治理,对施甸就永远是个威胁,这是施甸县的一个祸害,76年那场泥石流大滑坡我至今梦里还能梦到它,也是我的心病。因为把山搞成这个样子,也有我的责任。你们看怎么办好。施甸书记说,本来我们想分了,让个人植树造林,可是低坡处还有人要,往高处就没人要了。杨善洲又问马步德,如果集体把它包下来如何,用个几年,封山造林?马步德说这可是个大工程,几万亩的山地呢。杨善洲带着几个人在山上转来转去,又讨论在这山上种什么树种好。杨善洲站在山上,说,要是退休了到这山上来种树可有多好。林业局长马步德开玩笑的说,老书记要来这里种树我就跟着你来。

说到退休大家就说老书记再半年就退了,言语中有遗憾之意。杨善洲说,哪有到岁数还赖在台上的道理,该退就得退,我退了让给比我年轻的人。在回去的车上,刘秘书问听说省里要安排老书记到省里去养老,杨善洲说,省里是省里的安排,我还有我的安排呢。刘秘书问,老书记是什么安排?杨善洲说我能安排什么,我是干一天就干好一天,到那天再说。我现在心里最惦念的就是怎么把这个大亮山安排好了。杨善洲到省里开会,临离开昆明时他找赵希顺去了。赵希顺现在是省发改委主任,可是一见是杨善洲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赵希顺说听说您到昆明来办事,挺忙的,也没敢打扰您。杨善洲说,看你说的,我到省里来得先拜访你,还有你拜访我的道理,一句说的赵希顺只好连连求饶了,说自己想的不周到。

杨善洲说我到你这儿也不是看你,是向你请示个事,请你帮个忙。赵希顺忙问是什么事尽管说,杨善洲就说了,他想退休后到大亮山办林场。赵希顺又是一惊,问,您退休后省里不是安排你到昆明吗?你是省人大常委还有日常工作呢,怎么到大亮山去了?杨善洲说了一二三。赵希顺说,你让我帮什么?杨善洲说办林场得省有关部门批准,先期还需要一点资金,请他给争取一下。赵希顺说,这个我都能帮忙,可是你为什么要到大亮山种树呢。杨善洲又给他讲了翻道理,反正杨善洲把为什么要去大亮山的道理跟他是讲清楚了。不过理解和接受是两回事,赵希顺还要慢慢的接受。

《杨善洲/不曾见过你》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第4张图片-电视迷

杨善洲就要退休了,他对刘秘书等人说他想去种树。他需要把这个想法告诉家人。于是他回家,坐的是公共汽车,而不是他的小汽车。车上有人认出他是地委书记,都很惊讶他怎么会出现在公共汽车上。杨善洲是从山间小路往家里走的,在山道上他看见一个人扛着一大捆的猪草从山上下来,走近,先看到人家的一双脚,脚上的那双磨破了鞋子,再往上看,感觉认识,再细看,就是自已的老婆啊。他把猪草扛到自己的肩上,路上经过的人哪里会看得出这是他们的地委书记?

杨善洲回到家,听说他退休了,家里人都很高兴。从可是在吃饭的时候,杨善洲和家里人说,他退了准备到大亮山带一些人去种树,要不这里水也没得吃,地也没得浇。山水一大就闹灾。家人都知道他的脾气,谁也没说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妻子又把当年的那床被子拿出来了,那是他们结婚时用的被面,只有杨善洲回家的时候才能用。妻子又说,你要上大亮山就把这床被子带走吧,我再给你续点新棉花,这被子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