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狂飙支队》分集剧情介绍(21~31全集大结局)

3年前 (2015-06-03)629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1集

遭遇埋伏,桥隆飙带着鲁三等人逃往卧虎山方向,拿着卧虎山的信物,他成功的把狄月清的人带到卧虎山寨。可山寨的人不信桥隆飙的信报,依然将他们关在门外,狄月清用望远镜看到远处的桥隆飙,于是拿出大炮,向他所在方向开火。

黑虎看到小夫人的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狄德奉命先冲,狄月清垫后。大当家的黑虎被击毙,他的手下立即逃跑,桥隆飙带着几人躲进了山寨。

狄月清的兵打入了寨子,到处找寻着桥隆飙,小夫人奉命去后山等候,桥沙二人独自抗战。可敌众我寡,桥隆飙还是被狄月清找到,面对她的枪还有狄德的捶打,桥隆飙无动于衷,只有沙贯舟在那假意要投诚。狄月清看到沙贯舟朝着桥隆飙开枪,本能的推开他,却被他抓住当作人质。

小夫人看到带着狄月清的桥隆飙差点被炸死,恨不得把那小女人毙了,却挨了狄月清狠狠的一巴掌。狄月清没有直接走,而是问清楚自己的疑惑,沙贯舟紧忙把责任往身上揽,却只能让她更愤怒,桥隆飙表示会给狄月清出气的机会。狄德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七妹独自一人。想到七里营的狂飙支队,狄月清有所思。

深山里,小夫人为桥隆飙讲述着自己的遭遇,这些年为了活命,她不得不苦练功夫,并承受着大当家的欺凌。鲁三看到小夫人为桥隆飙整理帽子,他还赶走了佩服桥隆飙的铁蛋。

狄月清带着残余部队转战七里营,狄德好心提醒她现在作战实属不利,于是她交代狄德管理好那的百姓。

铜牛山的大当家的夸赞桥隆飙,摆了庆功宴,并且全寨放假三天,可桥隆飙注意到大当家的叫走了鲁三。大当家的叫走鲁三,更主要的是追问小夫人与桥隆飙的感情是否异样,李香玉是他不得不妨的人,他命令鲁三处理两人,并有相应的奖赏。

孟益国想不清楚为何桥隆飙要栽赃卧虎山,对于狄月清处置七里营的百姓一事,他也不予支持,可此时狄德已经抓获了全部的七里营百姓,并且全部击毙。而这个时候,肖远山正在和政委分析着近日土匪和共军的较量,他们猜测这事与桥隆飙有关。肖远山希望可以加快申请重申桥隆飙一案的报告,他担心桥隆飙的安危。忽闻七里村的惨案,方文靖眼含热泪,看到那些横竖着的石首,他们全部目瞪口呆,只能选择厚葬。看到那幸存的小女孩,还有女孩妈妈的躲避,方文靖实图安慰,却挨了狠狠的一巴掌。

大当家借口桥隆飙惹怒国军为由不再准备收留他,拿了金条和李香玉为筹码要他离开,小夫人愤怒当家的言而无信。她争取两天之内,给桥隆飙一个交代。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2集

面对百姓的指责,方文靖毫无怨言,但她摘帽鞠躬,发誓血债血还。

桥沙猜测小夫人会有何剧情,预想着把这群土匪拉拢之后如何整编。

方文靖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她不知道为何自己的成长要用那些无辜的百姓的生命做代价。马定军忽然不知道怎么安慰眼前的这个悲伤的女人,只得留给她足够的空间安静的哭泣。

鲁三郁闷,找光头喝酒,与之谈论大当家交代的任务。光头认为此事不可为,建议他实话告诉小夫人,倒向她这颗长久的树上。小夫人对此是诧异的,但老头子不认,她也只好不义。沙贯洲听到小夫人要趁机干掉大当家的,桥隆飙诧异。

就在秀秀与大当家的刚有欢愉的苗头时,小夫人推门而入,赶走秀秀,诚恳的求大当家的允许自己杀掉白眼狼桥隆飙,她表示已经彻底认清桥隆飙。香玉要在后天大当家的寿辰单独给他祝贺,大当家的表面很高兴,心里若有所思。

看到铜牛寨的人欺负卧虎山新来的老人,桥隆飙建议小夫人定立新的规矩阻止他们窝里斗。小夫人不忘提醒他并转告沙贯洲近两日不管何事,不许插手。

大寿前一晚,小夫人穿上新买的旗袍逗引大当家的,就在他上来欲望的时候,答应他收了秀秀做小。叫来秀秀,又差小玉拿来房里的女儿红,小夫人为二位新人祝贺。大当家在看到小夫人连续三杯酒下肚的情况下放松了心理防线,却不料她是事先喝了解药,而自己和新婚秀秀命丧黄泉。铜牛山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

方文靖奉上级命令作为军调巡查员去厉州城谈话。马定军得到消息称平复桥隆飙的报告下落不明,送信员牺牲了。肖远山担心落到国军手里,会威胁桥隆飙。

铜牛山的会议上,小夫人成功做了第一把交椅,鲁三也如愿以偿升为二当家的,桥隆飙作为军师,沙贯洲胁从。“小夫人”改为“大姑”。

李香玉还在畅想自己欣怡的人的类型,鲁三却强行进来对她施暴,未遂。李香玉提醒他安心在这当二当家的,鲁三把帐记在桥隆飙身上。

狄月清受了孟益国的委托,虽然心里为上次的会面有结,可无奈还是得亲自迎接方文靖。面谈会上,方文靖处处指责国军滋扰共军,害人害己,狄月清不甘示弱指出桥隆飙抢夺军需库是卧底行为,方文靖紧随“我好大的本事,卧底都安插在你的新房了”,气的她瞪大了眼睛。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3集

谈话未完之时,孟益国再次接到文件。看着方文靖离去的背影,孟益国交代狄月清派特工队抓她回来,可狄月清对于上峰的这一命令表示不理解。

桥隆飙在大家的比试中注意到一个名为赵开路的人,他曾是二十八师警卫连排长,于是安排他训练山寨的兄弟。

第一次看到旗袍装的李香玉,桥隆飙明显一愣,听到她要把大当家的交椅给自己,条件是娶了她,桥隆飙起身就要走。可直率性格的李香玉不肯罢休,直至桥隆飙拒绝送上前的她,才肯放他走。

方文靖被抓了回去,两个警卫被射杀。

沙贯洲察觉李香玉心中有事,李香玉求他帮忙弄清楚桥隆飙的态度,沙贯洲没想到李香玉会在了解之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桥隆飙最在乎的义妹桥隆花,并把大当家的交椅交给兄长桥隆飙。桥隆飙在大家的激烈的争执中,成功接任,他保证带着新妹子走正道,过好日子。

狄月清违心的交代手下让方文靖在悔过书上签字,再以军调巡查员的身份投诚,可倔强的方文靖宁愿忍受电刑椅也坚决不低头。狄月清在奄奄一息的方文靖马上被欺辱的时候,叫止了那些人,还亲自喂她喝水。可是方文靖不领情,狄月清不在乎,只是想为之前见面的时道一句对不起。她不求原谅,只希望得到理解,她那么做,完全是因为爱情方面的压力,方文靖紧紧握住她的手,感激她为自己说了这么多。

桥隆飙对于李香玉甘心让位一事表示纳闷,沙贯洲保证自己没有和她说任何过格的话。桥隆飙希望成立执法队,由赵开路负责。队伍正式成立那日,立的是彪子军的大旗,桥隆飙在阳光下交代着认命。

马定军开始担心方文靖的安全,肖远山确定她不是被扣留,马定军怀疑国军会迫害共产党人。

李香玉和桥隆飙打探他离开八路的原因,她知道他终将回去,她留不住。可桥隆飙答应,无论走到哪,一定会带着现在的弟兄在身边,桥隆花偷着乐。

狄月清如何和师座交代,孟益国决定按照军座示意,当众处决方文靖。

桥隆飙要找个人给他的队伍当党代表,如此才可以把这彪子军弄得更正式,沙贯洲表示赞同。拿着沙贯洲执笔军规,桥隆飙召集大家开会,可鲁三对于戒大烟一事表示抗议。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4集

鲁三用眼神交代光头去把他房间的烟土转移,刚承诺不服从命令的人军法处置的桥隆飙命执法队队长赵开路带人处理。看着赵开路奉公执法,鲁三拿着枪对准他的头,直到李香玉阻拦,才不得不任其抓走光头。

狄月清很无奈,却不得不来到监狱,她佩服方文靖,希望她可以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投诚公告,可方文靖选择死。为了理想而牺牲,是她的追求。

桥隆飙得到消息称鲁三带人在山下私自抽大烟,于是带着执法队去惩治。桥隆飙对于不服法的鲁三,要就地处罚,李香玉为之求情,可桥隆飙依旧坚持。鲁三以为必死无疑,可是,两声枪响之后,他不但没死,还被松绑。死过一回的鲁三发誓一定戒烟,桥隆飙知道这一刻他流出的泪,是男子汉的眼泪。

侦查员打探到厉州要枪毙一名共党高官,虽不知道是谁,可桥隆飙依然决定去救援,然后将其留在山寨做党代表。

狄月清亲自为方文靖送行,方文靖拒绝了她提供的新衣服,却没拒绝她为自己梳整头发。狄月清表示会暂时为她保存遗物,即便是那支对准自己的枪,方文靖表示同意,她们期待下辈子做朋友。

桥隆飙看到被抓的是方文靖,以及她的临危不惧,在枪口下高呼“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做好死的准备,方文靖却在枪响之后看到一群面具人射杀国民党,自己也被蒙了头套打晕。桥隆飙依然坚持把这个坚持党的信仰的人留在部队,若她真的不答应,再送回部队。

方文靖刚清醒就听到桥隆飙的声音,她觉得自己被叛徒救了,是耻辱,疯狂的撞向桥隆飙。这李香玉可不干了,本就怀疑桥隆飙和这女的的关系,她恨不得拿枪毙了她,可桥隆飙却狠狠的把她拽了回来。

狄月清从劫匪的动作分析此次之人必定是桥隆飙,她觉得方文靖本就命不该绝,也使得自己的良心上没填新的血债。孟益国不知道狄月清是怎么在看到方文靖受刑之后变得如此。

狂飙支队终于还是得知了方文靖被捕的消息,肖远山不知道如何面对上峰和百姓,马定军讲述了来自交通站的关于法场的传言,他们猜测着方文靖还没死。就这样,两个人在山崖边坐了整整一晚。

方文靖拒绝进食,李香玉奉命进行劝告。对于小夫人,方文靖早有耳闻,却意外得知她现在改名桥隆花。方文靖的信仰被诋毁,她坚决不与土匪为伍,李香玉没有办法,桥隆飙亲自出马。方文靖追问他为何劫法场,桥隆飙不得不再次澄清自己不是叛徒。他承认自己敢护送方文靖下山,可是她还是坚持不吃。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5集

桥隆飙用方文靖的理论劝她,激将法让她吃饱饭再与自己作斗争,此招见效。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沙贯洲了。沙贯洲把纪录他们的一举一动本子交给了方文靖,并证明桥隆飙与狄月清是假结婚。看到他们的党费,方文靖沉默了,又看着他拿明矾写的记录,方文靖终于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愚蠢。

方文靖发现自己深深的误会了自己的同志,拿着本子和党费找到桥隆飙和沙贯洲,敬重的敬出属于自己的队礼。得到认可和理解的桥隆飙在政委面前,流出了自己倔强的眼泪,终于有人知道自己是清白的了。方文靖向他伸出手,三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对于桥隆飙救党代表回来一事,光头不理解。赵开路表示会一直跟随桥当家的,鲁三多期待共党可以共妻,大家正聊的很高兴的时候,李香玉推门进来。听到他们劝告自己不要相信共产党,李香玉告知她定会对他们负责,信桥隆飙,找好前程。

方文靖对彪子军进行了摸底,并为之指定了新的制度,她依旧管政治,并已经派人去联系主力部队了。李香玉兴高采烈的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三个人在开会,觉得是背着自己研究事。得知方文靖已经完全信任彪字军,她露出刁难之色,桥隆飙只能在一旁进行商劝。方文靖感觉到李香玉对桥隆飙的感情非同寻常,决定日后减少与之接触,他们誓要彻底争取新彪子军到队伍中去。

桥隆飙去找李香玉叫她学字的时候,正赶上她生发醋意,正在好言相商,可她却坚持恶言诋毁方文靖,桥隆飙气坏了。

孟益国接到上峰的命令,全面剿共的战争开始了,此次他要亲自上阵,却不能确保自己能够回来,所以在出发之前叫来狄月清。作为军人,上司,或者哥哥,他只想和她道歉,得到她的谅解,希望她可以为自己收尸,狄月清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表示愿与之共同浴血奋战。

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李香玉主动去学习,却依然放不下对方文靖的敌意,桥隆飙不得不再次解释。李香玉释怀,桥隆飙借机建议以后不许任何人做大当家的交椅,因为不想他和方文靖坐在一起,李香玉答应。

狂飙支队遭到国军的围剿,无奈之下只能转移对自己不利的大王庄,所以铁蛋赶到的时候七里营已经无人。得知部队危险了,桥隆飙准备叫新彪子军分担部队压力。李香玉不听从方文靖的指挥,却在桥隆飙发话之后立即答应。

桥隆飙的人赶到的时候,国军正在实行铁桶战术,包围了共军。他交代大老沙摸情况,叫小玉措雪。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6集

得知孟益国出动了整个师,肖远山交代部队守住阵地,等到天黑冲出去。

大老沙带兵隐蔽,叫兄弟把帽子顶在抢上,不许真攻打,只喊着口号“冲”,分了国军的心。桥隆飙试了风向,差人找到干柴,把带来的辣椒放在上面,然后等火势起来,就那雪覆盖,制造了很大的烟。浓烟像毒气一样飞向国军,他们忍受不住想要撤退,这时大老沙的兵开始手榴弹式的攻击,桥隆飙也终于带着兵冲上去。

发现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在帮助自己,肖远山和马定军感觉到奇怪,可还是清醒的对国军进行了突击。国军被夹击了,方文靖一枪打在了那个迫害自己的国军队长身上,狠狠的出了气。

就在桥隆飙准备去找自己的组织时,国军把主力放在了他们身上,不断的炮轰。方文靖在告诉大家趴下隐蔽,自己却被炸到。意识到有危险的是帮自己的人,马定军请求去支援,可肖远山深知部队现在的能力,坚持拒绝,即使他们知道那就是桥隆飙。

奉命提前撤退的李香玉惦记桥隆飙,鲁三觉得这一仗打的爽。桥隆飙回来发现方文靖不在,执意独自一人去找,即便他知道身后众多敌军,很危险,也不顾李香玉的拼命阻拦。骑马到刚刚的战场,大声呼喊着方文靖的名字,发现她举手示意。

桥隆飙带着受着重伤的方文靖回去,可路途遥远不得不在半路歇息。这个严寒的日子,他把衣服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烤红薯。发现桥隆飙为自己取出了身上的弹片才得以保住性命,方文靖知道他必定看过自己的身体。作为那个时代的人,她恨不得自己就那么死去,桥隆飙只能狠狠的抱住她,不让她乱动。

桥隆飙不在,山寨极度散漫,沙贯洲不得不叫李香玉和鲁三过来开会,可她坚持不见桥隆飙就不出操。李香玉借口去找桥隆飙,在山下恢复土匪的行为。沙贯洲看到鲁三喝的酩酊大醉,还打劫了山下的人,于是关了几人禁闭。李香玉不满,叫沙贯洲放人,可他依旧坚持组织的纪律。

方文靖的身体得到了一定的回复,在回去的路上,两人稍做休息。桥隆飙思念着他的组织,方文靖终于还是决定告诉她彭雅涵牺牲的消息,只见桥隆飙两眼充红,走到远处痛哭流涕、得知雅涵没有误会自己,桥隆飙心里还算好过些。他们找了一个客栈,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以假夫妻的身份入住一间房子。

李香玉满心惦记桥隆飙,面露憔悴。鲁三找她告沙贯洲和赵开路的状,却遭到她的斥责。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7集

李香玉准备下山到铜牛镇打探飙爷下落,鲁三答应跟从。几日不见飙爷的李香玉连头发都没心情打理。

国军发现有土匪自称新飙字军的人在四处打探桥隆飙的下落,狄月清分析那神秘部队就是被桥隆飙收编的铜牛寨。

就在沙贯洲指责李香玉的放纵太过招摇,会惹来危险,而她却毫不在意的时候,桥隆飙回来了。李香玉急忙跑出去抱住他,可他表现的并不热情,李香玉觉得心里凉飕飕的。

沙贯洲如实和桥隆飙报告,桥隆飙不得不亲自做李香玉的思想工作。桥隆飙拿着买来的大枣哄这妹妹,可她并不领情,桥隆飙就假意发怒称她在这样,自己就带着党代表方文靖走,这下她坐不住了。李香玉答应会去找沙参谋长道歉,并且在第二天去找了方文靖,她现在随时听令方文靖的调遣。听到方文靖说出现在她们的处境,李香玉决定帮助飙爷和党代表去找狂飙支队。

李香玉带着灵芝趁着黑夜出门,却被鲁三发现,他执意要护送小夫人。小玉和司令报告,桥隆飙决定迅速派人找回她们。此时狄月清正带着队伍前往铜牛寨,听到马蹄声音迅速做好战斗准备。遭遇袭击之后小夫人迅速带着人做战斗准备,但敌众我寡,终还是不敌。小夫人看到手下受伤,愤怒上前,却被子弹打中,灵芝和鲁三悲痛挡在她的前面,却阻止不了他们全部丧命。

发现国军部队,桥隆飙命沙贯洲进攻,自己前去找妹子,狄月清带着部队从后山包抄。李香玉用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抱住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如愿死在他的怀里,桥隆飙答应会带着她的弟兄过好日子,可还是难掩悲痛的泪水。回到山寨,小玉为香玉穿上她最喜欢的嫁衣,盖上她为婚礼准备的棉被。

桥隆飙断定国军会攻打山寨,但现在实力实在不能与之抗衡,于是决定带着部队转移,所以等到狄月清赶到的时候,那只是个空寨子,她只好带着部队回厉州。孟益国再次接到命令要在三个月内拿下战争的胜利,并上交作战计划。狄月清突然觉得,有点累了,他们一样已经开始厌战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

桥隆飙把队伍带到于家集,方文靖与百姓进行简单的交流,争取到了大家的信任,成立了于家集乡政府,桥隆飙希望可以换掉土匪的衣服,统一着装。

狂飙支队在边区委再次受到伏击,得知于家集建立了红区,又分析了现在的情况,统一意见全部转移到于家集。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8集

新飙字军全部换上八路军的衣服,桥隆飙又一次穿上军装,他激动的落泪,他希望可以戴上军章,成为真正的军人。

尽到于家集的红旗,马定军等人很是亲切,却在进去的时候被小得意的儿童团阻拦。小得意带着手上狂飙支队的印花去找桥隆飙,他立即整理支队跑步前进,见到彼此的那一刻,桥隆飙再一次眼含热泪。沙贯洲第一个敬礼,他们终于回归了组织的怀抱,桥隆飙抱着肖远山,马定军拥着沙贯洲,就那么紧紧的。赵开路带兵向组织敬礼,列队欢迎。

方文靖亲自和王书记等领导建议平反沙贯洲和桥隆飙的叛徒,当局就得到领导的决定,恢复两人的职位。

对于组织决定雅涵和马定军的婚姻,桥隆飙表示赞同,但是他不得不责备马驹子没有保护好她,面对指责,马定军保持沉默。桥隆飙坚决把雅涵的戒指交给马定军,物在人就在。

狂飙支队现在已经很强壮,他们准备主动出击,攻打厉州,正这时传来消息,魏长宁现身了,桥隆飙准备去厉州城,不顾方文靖的阻止。

魏长宁现在名为罗镇,在孟益国为他准备的接风宴上解释着桥隆飙的事,狄月清兴致不高,连罗镇打探狂飙支队的情况,也简单应付几句。

桥隆飙等了一晚上也不见魏长宁,却等到狄月清来魏长宁的住处告诉他魏长宁早就离开了。桥隆飙走出来劝狄月清跟他去看看,狄月清似乎明白些什么,跟随他到了于家集。

方文靖打开门锁,去和里面的狄月清交流。共产党不承认桥隆飙和狄月清的婚姻,可她却坚持认定。看到狄月清坚持她的信仰,为党国奉献,深知她胃不好的桥隆飙交代部下把饭菜热了。狄月清本是拒绝的,但一听说是桥隆飙的心意,心里感觉到温暖。

马定军在会议上建议杀一儆百,杀了血债累累的狄月清,未得到大家的认可。方文靖希望可以给她机会去做孟益国的说客,沙贯洲决定视其态度而定,桥隆飙主动决定去谈话。桥隆飙希望自己视为亲人的狄月清可以回去商劝哥哥,放弃国军那边的事业,狄月清清楚若是不然,自己暂时是回不去的。狄月清要求见马定军、方文靖、沙贯洲、肖远山,还有桥隆飙,她要按照他们的习惯,在集体面前答应同意说服孟益国投诚。马定军叫她拿出可信任的筹码,狄月清愿以死表决,她不希望把牢底坐穿。方文靖建议不记名投票决策是否放狄月清回去。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29集

方文靖面带微笑告诉狄月清她们的投票结果,转身离去留下桥隆飙二人。桥隆飙交代她转告哥哥共产党欢迎全体二十八师的加入,狄月清拥抱着他,她突然害怕了,他安慰。

孟益国对于罗镇的老谋深算表示嘲讽,却担心狄月清的安危,派人去找,可连续两日也不见人,忍不住大发雷霆。正这时,狄月清出现并解释了自己的行踪,她辩解自己的平安归来,是靠智慧。

不记名的投票,有两个反对,其中一个是马定军,他不知道那个是谁,猜不透狄月清,他只有等。

狄月清和师座讲述狂飙支队,告知他们现在很得民心。孟益国发现狄月清对待共党,已经另眼相待了,狄月清澄清自己是在传话,而非他意。

狄德回来投靠妹妹,狄月清不受理,看到他在那撒野,孟益国允许他留在厉州,但必须老实。

桥隆飙要带兵打仗了,他答应小得意会在部队等着长大的他。狂飙支队士气很好。

国军挫败,狄月清指责委座,已经背弃了中山先生的信仰。这时罗镇(魏长宁)作为军统特派员再次出现,成为二十八师督军。他的任务一是督促剿共,二是调查狄月清通共嫌疑,并提醒孟益国保不住她。狄月清面对罗镇的审问淡然处之,并且称桥隆飙现在生死不明。罗镇使劲浑身解数,也未得任何成效,不得不微笑离开。

二十八师要增援几百里外的临沂,制订了相应的作战计划,先进攻贺州。桥隆飙分析到国军定会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下命必须全歼一团,即使那是大哥孟益国的兵。共军的作战计划,是前后夹击,堵住退路。

马定军和肖远山带的兵首先对国军发起进攻,一团王团长迅速请求师座增援,可罗镇看到孟益国纹丝不动。孟益国是不想上了共党的当放兵出城,不得不叫王团长突围回城。

按照计划,桥隆飙趁着黑天混在一团残余部队回厉州之时带兵混入,他希望试着去商劝哥哥投诚。狄月清拿着魏长宁要自己发给上峰的电报给孟益国看,密码他们看不懂,联想到近日孟益国未给他颜面,狄月清猜测他是在告状。狄月清回家破译密码,桥隆飙却意外出现。桥隆飙判断的还是没错,那个否定的票,是他投的,狄月清还是骗了他们。狄月清赶他离开这危险之地,可他坚持商劝,对于下半辈子,狄月清表示疑问。

孟益国在弟弟和狄月清的商劝下答应和共党代表谈判,听说魏长宁在厉州,桥隆飙想要去会会。孟益国交代狄月清保护他,在必要时刻可以对魏长宁采取措施。推门而入的人是桥隆飙,这点魏长宁如何也想不到,立即叫来警卫,却还是得听他指责自己,他的意思是当时是误会,自己是要投诚的。

《狂飙支队》剧情介绍:第30集

魏长宁似乎信任了桥隆飙,撤销了警卫,与他促膝长谈。对于之前的事,他并不了解,只能听桥隆飙编着谎言,可是他还是提防着。

狄月清知道魏长宁并没有完全信任桥隆飙,可为了抓个活口,还是希望他忍忍。桥隆飙想要连夜出城告诉方文靖进城谈判,可若是这样,狄月清将被以通共名义抓起来,他只好回到他们的家。

桥隆飙知道自己欠狄月清的,他希望她可以和哥哥一起起义投诚,给自己机会偿还。可是她害怕心里的伤疤再次被揭起,桥隆飙忍不住抱住了这个自己爱着的女人,她终于等到他的这句话了。桥隆飙商量她和哥哥一起起义,挽救不计其数的生命。

马定军随身带着雅涵的戒指,与来到身边的方文靖诉说心肠,他不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方文靖为那个决定道歉。他不知道桥隆飙是否责怪自己,可是他心里面桥隆飙依然是自己的兄弟,他等待他的平安回归。

桥隆飙醒来的时候看到狄月清的留言,她出城去找方文靖,如实邀请他们去城里秘密谈判,并提醒桥隆飙不能参加谈判,因为魏长宁。肖远山觉得这个谈话,是锄奸的好时机,方文靖和马定军出席。

魏长宁要求孟益国出城围剿,可他坚持不动,并称看不到友军绝不发兵,此次谈话魏长宁很不开心,知道狄德是狄月清的哥哥,于是请他吃饭,用钱财和编制成功将他收买。

狄月清猜测方文靖爱上了桥隆飙,他却只和自己讲分量,狄月清拿出那颗珍藏的子弹为他解释“分量”。

谈判秘密进行,狄月清在楼下放风,孟益国出面与方文靖马定军谈判。方文靖解除了他的顾虑,保证对于起义的将领会给予应有的待遇,他提出四十八小时时间考虑,兵希望这两日可以停战。孟益国指出方文靖作为共党通缉犯,希望她留在城内,得到应允。

魏长宁把自己的警卫换成了狄德的人,狄月清深知他这是想掌握武装,不是好兆头。于是找到哥哥提醒他罗镇日后不会有好下场,可狄德贪恋自己的特勤队队长职务。

孟益国的友军张庆英正在靠近,肖远山发现局势有所转变,方文靖不在,他全权负责,下达新的命令。

狄月清把桥隆飙带到方文靖处,得知哥哥争取的四十八小时是在希望南京救他,桥隆飙坚持出城做参谋,果然,张庆英的兵,是来对付孟益国的。

狄月清听着方文靖劝自己投靠共党,与桥隆飙生活在一起,于是追问方文靖是否会失落,她坦白,可她会把这感情埋在心里。

孟益国不信桥隆飙的话,坚持相信南京方面会救自己。

电视剧《狂飙支队》大结局:第31集

狄月清收到给魏长宁的电报,刚做好备份,他就来要,狄月清试图打探,未得到任何消息。

就在孟益国思考了一晚上似乎有所决定的时候,魏长宁再次督促他出兵,十小时之后孟益国必须出城,否则他将和军统报告孟益国违抗军令。孟益国指出若是这样,后果需要罗镇承担。

孟益国私自把答复共党的时间推迟十二小时,怕张庆英断他的后,桥隆飙要去转告方文靖,却担心狄月清的安危。发现孟益国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准备大行动,方文靖很担忧。就在肖远山担心时间到了真的攻城会促使孟益国倒向张庆英时,狄月清来传话。

到底走哪步棋,孟益国还没拿定主意。正这时魏长宁拿来报告说中央陈特派员要与他面谈,就在半个小时之后,虽然他怀疑消息来源却还是提前前往。

回到家还未休息,狄月清立即去破译那电报,发现是对师座的威胁,立即起身去师部,却得知他已经去了厉州饭点,马上带了自己的行动队走小路赶去。薛副官发现饭点处的警卫并不是二十八师的人,提醒师座小心。魏长宁极力叫他进去,可正这时狄月清赶到,告知电报内容,动用自己的兵力与魏长宁相对,才救出师座。孟益国被国军伤了心,狄月清劝他起义,被赶出去。

就在桥隆飙和方文靖想起去师部的时候,意外看到马定军站在门外。马定军从玻璃反光看到有国军出没,提醒他俩小心,自己却倒在枪下。桥隆飙不知道,这正是魏长宁所为。

心里不满的魏长宁派狄德强行抓获狄月清和孟益国,如遇抵抗,实行枪决。此时桥隆飙正拿着枪强行闯入二十八师师部,面对数条对准自己的枪,毫无畏惧。孟益国将二人叫入屋内,方文靖再次商劝,希望他为手下的将士考虑,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谈判中,枪声响起,魏长宁带着狄德赶到,孟益国把其余三人关在屋内,却被抓住把柄。狄德的人马上动手,狄月清开门出来喝止,桥隆飙也出来与之见面。

之所以留着魏长宁到现在,就是为了他的嘴。孟益国叫薛副官缴了魏长宁的枪,不料他一枪打中薛副官胸膛,桥隆飙上前一脚将其制服在地。孟益国命人将其捆绑,薛副官躺在怀里最后一句话是希望他起义。

看到狄德对准桥隆飙的枪,方文靖本能的去推举狄德的胳膊,狄月清也立即举枪对着哥哥。狄德拿出匕首刺向方文靖的肚子,桥隆飙反应过来踢在他的前胸,同一时间,狄月清向哥哥发了一枪,并看到他在自己面前闭上眼睛。而桥隆飙则立即抱住方文靖,听到她用尽力气求孟益国起义,他终于答应。

肖远山率兵进入厉州,与国军兄弟坦诚相见,桥隆飙和哥哥一起,把红旗插在厉州城门。

狄月清脱下自己挚爱的军装,留信给孟益国,准备不辞而别。党国的无信和溃败使得她的理想随之终结,面对手上的献血,她没有接受审判的勇气。穿上嫁衣,弹奏钢琴,听到门外孟家哥俩的敲门,她笑了,拿起桥隆飙赠送自己的子弹,自尽在床上。他们哥俩,只差那么一步,却再也无法挽回。

桥隆飙亲自带着狂飙支队的战士们,解放全中国。(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