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幕后花絮

整理《大男当婚》经典对白 模拟“非诚勿扰”现场

3年前 (2015-06-03)2040

都市爱情剧《大男当婚》中由徐峥饰演的曹小强横刀立马于众美女之间,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相亲戏码,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新快报记者在这中间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情况,那就是如果把这部戏当中那些旁枝末节给全部剔除,单单留下戏中曹小强与众美女之间表白、分手的戏码,那么这部剧的经典台词完全可以套用到电视相亲节目的程式当中,展现出一期扣人心弦的电视节目。因此,记者整理了大量《大男当婚》当中的经典对白,模拟了一场“非诚勿扰”。不论你有没有看过《大男当婚》,大概都能从这些台词当中找到想要的共鸣。

出场

曹小强: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出现

随着劲爆的一声“canyou feel it!”,曹小强戴着帽子从电梯上点头哈腰地走了下来。刚一站定,孟非就开起了玩笑,“你这顶帽子很有意思,借我戴戴?”曹小强连忙摘掉帽子递给孟非。孟非接过帽子,也不戴上,他以一种很纳闷的眼神看着曹小强,问:“大叔你今年多大了?”曹小强身体后仰回答说:“我……我今年35了,怎么了?”孟非说:“35岁了还没女朋友呢?”曹小强有些气急败坏地说:“35岁没有女朋友不正常吗?哎,观众朋友们你们说35岁没女朋友很奇怪吗?”孟非笑呵呵地说:“好吧,我们马上来认识一下这位35岁的男嘉宾,来,请看第一条VCR,男嘉宾的自我介绍。”

VCR:“大家好,我叫曹小强,今年35岁,是一家食品公司的销售经理,我对人真诚,我热爱生活,我努力工作,我一直想要有一个家,但现在我还没有,这也就是我的现实,我得面对这个现实,但是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肯定还有另外一个人,她也在等着我,她也在寻找我,为了她,我要更加热爱生活,我要每天都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我要努力工作,拼命赚钱,就是为了有一天碰到她的时候,可以组成一个幸福的家,而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一天会出现的,我不想错过她。”

孟非:“好,请选出你的心动女生。”曹小强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对面的六位女嘉宾,舔了舔嘴唇,稍作犹豫按下了刘晨曦(张歆艺饰)的号码。

记者点评

刘晨曦和曹小强两人是初恋情人,也是离异女与未婚男的组合。二人饱受社会舆论、家庭压力的折磨,颇有惺惺相惜的味道。剧中的刘晨曦不像我们常见的离异单亲妈妈那样怨天尤人,相反地她将自己的生活打理得有滋有味,风韵犹存的她魅力不减当年。刘晨曦乐观地面对婚姻不幸以及独自抚养孩子的压力,全然看不出她对婚姻和爱情的绝望。而曹小强经历了前面五位女生的情海浮沉之后,又再度与初恋情人刘晨曦相遇,两人性格相投,又有初恋的感情基础,只是在剧中张歆艺拖着孩子给两人增加了不少障碍,但反而成为了本剧的重磅催泪点。

女生权利

【男嘉宾VCR环节】

灭灯女嘉宾:“火爆情伤女”谷清

理由:谷清旧情伤未平

“看完我们男嘉宾的基本情况,下面我们来看看女嘉宾们怎么看男嘉宾。来,谷清(梅婷饰)。”孟非说。

“曹小强,你以前谈过恋爱吗?为什么分手?还有能介绍一下你的经济状况吗?”谷清问。

“我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不过因为当时我没有买房子,所以最后她跟她妈介绍的一男的走了。后来我拼命地工作,拼命地赚钱,然后买了房子。我现在住的是一套166平方米的房子,两室两厅,每个月得还贷6000元不到,我现在的工作是销售经理,说白了就是给人打工的,但这套房子我还供得起,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以后我肯定得负担他们,如果女嘉宾不嫌弃我负担重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孟非接口说:“我们这位男嘉宾还真是个实诚人,谷清,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谷清:“曹小强,有些事情我得跟你说清楚,我以前交过一个男朋友,他是唱花旦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怀疑他外边有人,可能是我的个性问题吧,我不太能相信感情。对人,对感情,我都没什么信心。所以,对不起。”谷清说完把灯灭了。

曹小强喃喃地安慰说:“那是因为人不对。人对了,一切都会好的。”

记者点评

梅婷饰演戏曲演员谷清,从前的感情失败,让她对于男人有着深深的不信任感,造就了她多疑、缺乏安全感的个性,外表坚强内心脆弱孤独。她作风彪悍,一度将曹小强胳膊打断两次。梅婷戏称,演这个角色也让自己的脾气见长了,跟徐峥见前三次面没一次不动手的,害得徐峥大热天还得绑个绷带,觉得自己特对不起他。

剧中谷清对曹小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是一个好人”,还给他颁发好男人牌。不过在第6集中,曹小强被长辈逼迫,背着谷清去与伍小六相亲,让谷清起了疑心,又在电影院里与赵凯聊天被谷清撞见。最终,导致谷清离开北京回 老家。

灭灯女嘉宾:“90后萝莉”伍小六

理由:曹小强其实没那么包容!

孟非:“伍小六(曹苑饰),你有什么问题要问男嘉宾吗?”

伍小六:“曹小强,如我凌晨2点半想你了,叫你来陪我,你会来吗?”(剧中发生的剧情)

曹小强:“你让我陪你去看月亮?我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啊,那个时间我只想睡觉。”

伍小六:“如果我说我出事了,骗你过来呢?你会很生气吗?”

曹小强:“当然会,我会马上回家。”

伍小六:“那我和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啊?你不是说可以包容女朋友为所欲为、包容她胡说八道的吗?”

曹小强:“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尺度,现在你知道了,其实我没那么包容,我觉得我们两个在一起一定不会幸福的。”

记者点评

曹苑在剧中饰演法语老师伍小六,一位90后“小萝莉”,形貌可爱、敢想敢做的天真派女孩,因为父母之命与剩男徐峥相亲。性格开朗、个性张扬的伍小六对徐峥有莫名的好感,不仅向徐峥大献殷勤,更是主动示爱,90后豪迈开放的个性,让徐峥大为愕然。曹苑表示这次自己算是本色出演,但她也表示,“伍小六的性格很像我,但对待感情,我不敢这么主动,有点吓人了。”90后“小萝莉”与70后大叔的忘年之恋,听起来好浪漫,不过两人十三岁的年龄差距,依然不时困扰着大叔与萝莉的爱情之路。

灭灯女嘉宾:“白富美”徐若云

理由:曹小强在乎自己的尊严

孟非:“下面我们来看曹小强的第二条VCR,看看他的感情观。”

VCR:“我希望找一个可以结婚的女朋友,不想找一个女儿,所以像伍小六那样的就不考虑了。但如果女嘉宾年纪小,却心智很成熟,那我也没问题。我相信等我70岁人老珠黄的时候,即便你是50岁的老太太,你也不至于还花容月貌。我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即便遇到谷清她爸那样的赌徒爸爸,我也会很宽容地和他相处,我相信心中只要有爱,一切都是可以解决的。我不抽烟不喝酒除非应酬,也绝不赌博更加不玩电脑游戏,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赚钱。我没有想要很多,真的。如果有合适的女嘉宾选择了我,我会用自己的爱包容你所有的缺点。我已经35岁了,剩下的人生还很长,一个人走实在太孤单了,所以我期待一份美好的爱情和婚姻,两个人一起把剩下来的路给走完。”

孟非:“好,徐若云(车晓饰),你有什么想问男嘉宾的吗?”

徐若云:“我觉得曹小强挺好的,我就想找一个这样可靠的男人。但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和我一起肯定要具备的条件。”

曹小强:“请问需要哪些条件?”

徐若云:“第一,我是个看话剧也会哭成泪人的人,你能理解吗?”

曹小强:“没想到你还是个很感性的人啊。感情丰富的人挺真实的。不像我,看了多少年的电影都不带哭的。其实特悲剧。我是觉得高兴也是一天,难过也是一天,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我宁可自己活得傻乎乎的,哪怕是装出来的,装着装着没准就真高兴了。”

徐若云:“第二条是,我希望知道你眼中的幸福是什么?和我的幸福观是不是切合。你觉得挣大钱、事业成功算不算幸福?”

曹小强:“挣钱很重要,但挣钱是手段,是工具。不是衡量幸福的尺子。有的人很有钱,但幸福指数很低,那个没用。对于我来说,如果我有一个幸福的家,我就会对我的人生很满意。真的!”

徐若云:“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结婚前要和你签一份财产公证协议,你每跟我好一年,你就可以拿到100万,你愿意吗?”

曹小强:“你这是什么意思呢?包养我啊?你拿我曹小强当什么人啦?我如果跟你好不是图你们家那点钱,你让你爸把你们家保险箱藏好了,不用那样防着我!”

徐若云皱着眉头问:“你要是真心爱我,你会在乎那个吗?”

曹小强:“我是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的尊严!”

徐若云气愤地说:“这跟尊严有什么关系啊?在国外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是一个让我们今后生活有保障的协议,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侮辱了呢?你口口声声说你不在乎,其实你最在乎了。你这不叫自尊,叫自卑!”

说完,徐若云把灯给灭了。

记者点评

车晓饰演“白富美”徐若云,在一家外企做高级白领,气质出众,只想找个可靠的人成家。因一张银行卡与曹小强结缘,认定他是可靠的男人,决定跟曹小强正式谈恋爱,甚至结婚。于是这个近乎完美的“白富美”一直在自降身价去配合徐峥饰演的“男屌丝”,车晓对此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徐若云依然渴望完美的爱情,宁肯降低要求,只不过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在剧中徐峥知道车晓的家庭实情之后非常震惊,因为过大的地位差异,两人的感情关系压力重重。”

一段幸福的婚姻,有时门当户对也很重要。连徐峥也说,“曹小强看似很完美,表面没什么明显瑕疵。我们做过一个调查,80%的男人不能接受‘女强男弱’,自尊心受不了。”

灭灯女嘉宾:“朴素劳动妇女”马小美

理由:曹小强和农村女孩不对路

孟非:“马小美(隋兰饰),你有话说吗?”

马小美操着一口东北腔就蜜上了:“哥,你平时工作那么累,我给你按摩好不好?我可会按摩了!”

曹小强咽了一口口水颤声答道:“好啊。可工作时间可不行,别人会笑话的。”

马小美:“这笑话什么呀?我给我男朋友按摩,有什么可笑话的呀。在家,我妈还给我爸洗澡呢。哥,回去我也给你洗……给你洗脚。以后叔和婶的脚我也包了。哥你放心吧,我不会拖你后腿,等以后你在北京呆腻味了,你就跟我回东北老家去。把叔和婶也接过去,我们家有钱,不愁吃喝。”

曹小强傻眼了,连声说:“不是不是,我对你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感觉。我不可能跟你结婚的。”

马小美:“哎呀!咱俩不是近亲。”

曹小强:“不是啊,是我不会娶你的。”

马小美:“哎呀!咱俩没有血缘关系。”

曹小强来气了,恶狠狠地说:“可是咱们实在是不合适!明白吗?”

马小美这才意识过来,苦着脸瞟了一眼孟非,很不甘心地把灯给灭了。

记者点评

隋兰饰演的马小美为了嫁入曹家,不惜在曹家做保姆,打点曹家的日常生活。她土里土气的打扮,以及时常冒出来的傻气,刺激着曹小强一家。尽管马小美不如城里姑娘那么摩登、时尚,但她身上具备城里姑娘少有的贤惠、淳朴。尽管马小美使尽浑身解数,可是曹小强始终都没办法对这个乡下妹产生好感。隋兰说,马小美是个爱美的女人,虽然她对时尚的解读在许多人眼里看来有些土、不够新潮,但是这个淳朴憨厚女孩的内心却散发着无尽光芒。

同事朋友的爆料VCR环节

灭灯女嘉宾:“物质心机女”蔡微澜

VCR——曹小强的铁哥们黄伟业(郭京飞饰):“现在这个社会,那么喜欢往男人身上贴标签,事业、成就、荣誉,咱真是要什么没什么,我比曹小强好点,我有头发。他之前是在不合适的时间,碰到了不合适的人。现在我劝他等!没想到他这回居然主动出击了。希望各位女嘉宾睁大眼睛看好这只潜力股,实在不顺眼也考虑考虑兄弟我。”曹小强的小舅:“可能因为继承了我们老曹家优良的基因,曹小强和我一样其实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如果姑娘们看不上他,大可以考虑考虑我,我比他有情趣多了。”

孟非笑说:“怎么曹小强这帮兄弟亲戚都没结婚呢?还专程来抢他生意。来,蔡微澜(马苏饰)你来说说。”

蔡微澜:“曹小强会介意我同时和许多个人交往吗?我是指在咱们没结婚之前。因为我需要尝试,才知道哪一个才是最适合我的。”

曹小强:“当然介意啊,这叫什么事啊?我真心真意对你,你却把我吊在空中挂着?”

蔡微澜:“可我对每个人都是认真的啊,我会记住A喜欢的口味,B对我最大的要求,C说过的故事……我不会不认真啊!”

曹小强:“我很好奇你同时跟这么多男朋友交往的理由。你能告诉我吗?”

蔡微澜:“我一个女孩从小到北京,一没钱,二没势。我家里有个生病的爸爸,还有一位失业的妈妈。我曾经住过300块一个月的地下室,我吃了两个月的泡面。我挺喜欢你,真的,不骗人的。但没办法,人活着嘛,总有太多无奈。那种低三下四的日子,我实在是过怕了。我穷怕了,我必须要改变我现在的生活。你能理解吗?”

曹小强:“我可以真心真意对你,但听完你的话后我明白了,我们要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我不认为感情可以当做交换现实的筹码,至少我做不到。我只是觉得很可悲。到了我这个年龄,想要追求一段单纯的感情关系,好像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现实当中的所有人,都在拿一条尺子衡量你、比较你。我做错了吗?”

蔡微澜听完犹豫了很久,最终灭掉了灯。

记者点评

马苏扮演心机物质女蔡微澜,算是反派角色。年轻貌美的她利用职务之便,游离在曹小强、曹小强上司、曹小强好友黄伟业和曹小强小舅之间,并从他们四人身上获取自己所需。马苏如此形容自己的角色,“她是全剧里最有心机的一个女人,她渴望用比较快的时间得到快的机会,谁能给我什么,我就去要什么,可能会有一些小小的手段。现在很多人活得比较累,大家都挺明白自己的方向和目的,她们身上有社会的压力,可能自己会偷偷躲在角落哭,但在大家面前不会表露出来。蔡微澜很明白自己要什么,把感情当成了一种谈判。这是一种很快捷的感情,是交易性质的。”

男生反选

【留灯女嘉宾】

“单身职业女性”赵凯 PK “单亲妈妈”刘晨曦

孟非:“我们现在来看一下现场还剩下几盏灯,嗯,还有赵凯(小宋佳饰)和刘晨曦(张歆艺饰)的灯还亮着。我们同时也来揭晓一下曹小强的‘心动女生’,他很幸运,因为这个人一直为他把灯留着,这个人就是刘晨曦。来,两位女嘉宾请出列,曹小强也上前一步,现在我们要进入男嘉宾反选环节。曹小强现在你可以问两位女嘉宾任何问题。问完之后,你需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曹小强一脸兴奋地匆匆看了一眼赵凯和刘晨曦,然后低着头弱弱地说:“我首先想问问两位女嘉宾,你们多久没恋爱了?”

赵凯:“我已经8年没谈恋爱了,所以真要是跟你走,我都不知道这爱怎么谈啊?”

刘晨曦:“不说恋爱吧,我刚刚离婚。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其实我很早很早已经就认识曹小强,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今天既然到了这个环节,我只想告诉他,我和多年前不一样了,我结婚了,又离婚了,现在有一个6岁的女儿,我并不排斥跟他走,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这样一个我,还有我那个可爱的女儿。”

曹小强愣了愣,继续问:“那工作和家庭,对于你们来说哪个最重要?”赵凯:“我已经年纪不轻了,目前事业小有成就,在这之前我把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忙得没有心思顾及其他。对于爱情,我不奢望也不抗拒,如果缘分到了、感觉来了那就爱,孑然一身也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但我不能没有我的工作,所以我觉得工作对我来说更为重要。”

刘晨曦干脆利落地说了两个字——“家庭。”

曹小强:“赵凯对不起,我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我更希望我未来的老婆是一个顾家的女人,所以……不好意思。坦白说,今天我之所以会来这里,就是因为晨曦。因为我觉得可能和其他人在一起,还要去彼此适应,培养感情,但在你这儿都不需要。见到你,我最开心的事是我的头发都掉光了,但你却更漂亮了。你离过婚我并不在乎,但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你已经当妈妈了。晨曦你能告诉我,你的前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现在和你们母女的生活还有交集吗?”

刘晨曦:“他以前是×航的机长,经济条件不错,因为发生了一些事,这婚是我一定要离的,离婚时他是净身出户,给我们留下了两套房子。后来他回来看孩子,我才知道他把工作辞掉了,去了美国,在一家美国公司里做了高层。至于我们和他的交集……他现在会隔段时间就回来看孩子,他想从我这里拿走孩子的抚养权,也有劝我和女儿和他一起去美国。”

曹小强一脸心碎:“听完这些,我突然意识到,我在你面前,除了一个‘初恋情人’的标签,其他和你的前夫比起来,几乎什么都不是。晨曦,我现在把选择权交给你,因为我知道我们要在一起只有两种前提,要么是你的前夫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要么是你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如果你愿意,我会过来牵你走,就像多年前一样。”

刘晨曦看着曹小强,看得很仔细。青涩的初恋感觉在那一刻弥漫在空气里,让她有一种扑入这个男人怀抱的冲动,但女儿哭喊着要爸爸的样子就像一把锐利的刀,残忍地戳破了她一瞬间的幻想。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个舞台上,因为她感觉自己首先是一个母亲,其次才是一个单身的女人。眼泪夺眶而出的一瞬,她弯下腰去,对曹小强说:“对不起。”

……

就这样,“大男当婚”的曹小强结束了他的《非诚勿扰》之旅,他没有牵走任何一位女嘉宾,但他对感情的执着,以及和女嘉宾之间的故事将留在每个观众的心里。

记者点评

小宋佳饰演医学女博士赵凯,是个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女工作狂。赵凯从大学毕业后就拼命工作,8年来没有谈过恋爱。赵凯确实代表了社会上的某一群体——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独身主义者,久而久之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剩女”。但这类人群并不认为这种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日子很难过,反而很享受工作带给自己的乐趣和成就感。剧中不知道恋爱如何谈的赵凯,和曹小强约会时看电影会手心冒汗、谈恋爱要做表格计划、恋人之间该做什么要从网上查找……将“恋爱”这件事情当成一场需要认真对待的“手术”,这样的感情状态过于紧张了。

“乐嘉”总结性发言

男性分四档:A型男,主要包括上流社会的上层人士;B型男即中高层白领阶层,有车有房有年薪,生活中既有享受又有压力,较为自在;C型男,贷款买房,二手买车,每天为事业打拼,为生活忙碌,生存以上,生活以下;D型男,无房无车无上进心,混混度日又自大自满,不切实际的无用男。曹小强就属于C型男,但是只要有真诚的内心,加乐观的态度,再加向上的实际行动,C型男也能提高“自我修养”,成功升级,筑巢引凤。“剩男”作为这个时代的“滞销商品”,本身就带着强烈的悲情色彩,加之中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家庭观念,人过三旬事业不立、媳妇未娶的男人压力大,更是伤不起。在城市化深度发展的时代里,单身者尤其是女性获得了经济、知识以及各项社会权利的大跃进,人与人之间、人与家庭之间的依附关系日渐疏离,这就加重了“剩男”群体囤积的速度。那些无法找到合适配偶的单身男性数量的逐年递增,势必引发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随着近几年这些社会问题的日益凸显,“剩男”们似乎需要的不是狂轰滥炸般的相亲,而是来自家庭以及社会的关怀。

■新快报记者 易哲 梁燕芬

原标题:《大男当婚》热播 被评电视剧版非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