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箭在弦上/神箭》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6-05)1428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1集

丛林里,神箭手徐荫祖带着两个孙女徐一航、徐二航在打猎。徐二航心地善良不忍杀生,故意和爷爷姐姐走岔了,不料却路遇一群胡子正在抢劫杀人。眼看着一名吊在树上的村民要被活活烧死,徐二航出箭救了他。但徐二航却因此被胡子们围住。胡子头目见徐二航长得漂亮,欲非礼徐二航。关键时刻,徐荫祖和徐一航赶到,施展神箭绝技,赶跑了那些胡子。胡子没跑出多远,又被一支国军骑兵赶了回来。他们是奉命前来剿匪的贺岭守军骑兵连,为首的驻守贺岭的徐家军作战参谋赵华。而徐家军的旅长徐司令正徐一航的父亲。赵华和徐一航一见钟情。

徐荫祖是个神箭手,凭着一身百步穿杨的本事,成为了前清武进士。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那时候打仗都改用枪了。后来他把一身绝技传给了三个孙子孙女。徐锦川、徐一航和徐二航兄妹三人深得爷爷真传,个个都是百发百中的神箭手。但是姐弟三人从小就讨厌战争。徐锦川为逃避战争,也为了追寻理想,远赴莫斯科学习音乐去了。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寇侵占了东三省,扶持溥仪建立了伪满洲国,继而又企图将热河划入满洲国。他们部署了全面进攻热河的计划,而冯玉祥旧部徐铁军独守的热河重镇贺岭城,将是他们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这一天,是徐铁军大女儿徐一航大婚的日子。新郎官赵华愿意给徐家入赘为婿。就在徐家紧锣密鼓地准备婚礼的时候,日军一个旅团和伪满一个支队已经兵临城下,埋伏在距离贺岭城数里的辽河源山林里。日军计划派小队长小野和伪军连长吕良彪率领一个五十多人的日伪军小队化装成平民,以给徐家庆贺的名义混进贺岭城。只要城里枪声一响,大批日伪军立刻涌向贺岭。日军带队的是旅团长竹木纯一少将和伪军支队长张一平。

承德商会副会长、英俊潇洒的富二代荣石正开着他新买的轿车,带着弟弟妹妹在义勇军基地兜风。这里有一支共产党领导的从东三省退进热河的抗日义勇军,大队长张贺和荣石是北伐时的战友,荣石那时候是射击教官,退伍之后,张贺加入了共产党,荣石回承德继承了祖业。并逐渐成为了黑白通吃的黑帮老大。荣石答应张贺帮他解决一部分武器和物资。

荣石和弟弟妹妹返回承德的路上,途径辽河源的路上,意外地发现了日军的动向。荣石判断出了日军攻占贺岭的意图,忙欲去贺岭报信,不料他们却被日军发现了。竹木纯一忙令井口植树开着运兵车和骑兵追赶荣石。

荣石刚学会开车,车技很烂,自知逃不掉,让弟弟妹妹跳车前往贺岭报信,他自己开着车引开了运兵车和日军骑兵。荣石和日军一番周旋,利用熟悉的地形和精湛的枪法,击毙了数名日军,成功逃脱,奔向贺岭。

荣意和荣树在赶往贺岭的途中,遇到了小野和吕良彪率领的伪装成为徐家送贺礼的日军小队。姐弟二人慌张的神色引起了吕良彪的注意,吕良彪派人去干掉荣意和荣树。荣意和荣树一直跟哥哥学习打枪,枪法很准,干掉了前来追他们的日伪军,顺利逃脱。

小野大怒,痛打逃回来的伪军。吕良彪是草莽出身,看不得自己的兄弟受欺负,出手痛打了小野。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2集

徐家人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婚礼,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知。

荣意、荣树率先一步赶到贺岭城,将日本人的动向报告了城门口站岗的排长赵政文。赵政文命两名士兵分别去报告连长彭超和司令徐铁军,同时严阵以待,欲阻截小野和吕良彪。小野和吕良彪等人到了城门口,就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时刻,连长彭超带人来到了城门口,下了赵政文等人的枪。把小野和吕良彪等人放进了城里。原来彭超是日本人的内应。

徐府婚礼现场也被日本人安插了内应,截杀了前来报告消息的士兵。

新郎官赵华虽是军人,但出身豪门,从小煮得一手好咖啡。外边的人在忙忙碌碌地准备婚礼,赵华却悠闲地为未婚妻徐一航煮着咖啡。徐一航被浪漫温情赵华深深地打动,对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毫无觉察。

远在莫斯科留学的徐锦川亲自为姐姐写了一首浪漫的交响乐,准备了一个小型的交响乐队,打算在婚礼举行的同时,为姐姐奏响。徐锦川怎么也想不到,正当他们在分享着姐姐的幸福的时候,一场血腥的屠杀正在他们的乐曲中进行着。

婚礼开始的时候,埋伏在徐府周围的吕良彪、小野小队忽然出现,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吕良彪枪法百发百中,而且十分勇猛。就在吕良彪的机关枪朝徐一航射来的时候,新郎官赵华用身体保护住了徐一航,他倒在了血泊中。

徐一航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被一个一个杀死,她终于穿过枪林弹雨,冲进了房间里,拿出了三张祖传的弓箭。爷爷拿到箭之后,立刻如有神助,他箭法百发百中,徐一航跟着爷爷奋力射退了冲进徐府的日伪军。然而爷爷为了保护姐妹二人,被吕良彪打死了。妹妹徐二航虽然接到了弓箭,可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根本拿不起弓箭。

贺岭城守军听到徐府枪声大作,立刻撤回城中援救。城外的日军乘机趁虚而入,攻进了贺岭城。

荣石也进了贺岭,找到了弟弟妹妹,兄妹三人本以为已经将日军进攻贺岭的消息报告了徐家军,见此情景都傻眼了。

徐一航箭法奇准,百发百中,而且都是一箭封喉。徐府上下以及前来赴宴的宾客两百余人全部殉难,徐一航悲痛欲绝,她独自打退了小野吕良彪等数十名日伪军。而这时,大批日军已经进城了。徐一航腿部也被吕良彪击中,但仍坚持杀敌。右臂中箭,他以另一条腿代替右臂,继续射箭,但接下来,两条腿都中弹了,徐一航用牙代替手,坚持射杀冲上来的日军。

在城里躲避日军的荣家兄妹三人被徐一航震撼了,他们捡起了日伪军的枪,躲在店铺里朝日伪军射击,并企图救走徐一航,但徐一航已经杀红了眼,一丝也不后退。直至四肢全部被吕良彪打伤,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眼看徐一航即将被杀,徐二航快马驶来,撞开了数名日伪军,把姐姐拉上了马,逃出了贺岭城。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3集

日伪军命令平民将徐府所有的尸体都背到城外埋进万人坑里。一个平民在背着赵华朝外走的时候,发现赵华还活着,他把赵华藏进了自己家里。救活了他。

贺岭被攻陷。荣家兄妹也逃回了承德。荣石推测到日本人一定会很快进攻承德,立刻前来拜会热河省主席——手握兵权的热河省主席汤玉麟。这时汤玉麟不但已经得知贺岭被攻陷,同时也得知热河境内多座城池都已被攻陷。汤玉麟表示自己虽有守土之责,但粮饷不足,怕很难守住承德。荣石明白他是想要钱,当即表态愿意捐出所有家产以做抗战之资。但汤玉麟仍嫌不够。荣石立即召集了承德商会开会,号召大家捐出一半家产资助抗战。大部分商人虽然不齿汤玉麟为人,不肯捐,但是荣石是承德势力很大,手下有一百多人和数十支枪,其实就是承德黑帮老大。荣石用一把枪软硬兼施地“逼迫”大家捐出一半家产来资助抗战。

徐二航带着徐一航逃至白云古洞附近,一支枪悄悄瞄准了他们,砰地一声枪响,姐妹二人应声落马,姐妹二人刚出狼窝又入虎口,落在了聚集在白云古洞的一群马匪的手里。马匪有三个矮胖的当家的,相貌奇丑,是兄弟三人,分别是封大、封二、封三。兄弟三人只有后代——封义,是封大的儿子。三位当家的见姐妹二人长得漂亮,欲留下给封三和封义当老婆。

徐一航身中数枪,已经奄奄一息,徐二航求他们救活姐姐,表示只要他们救活了姐姐,可以答应他们的要求。一帮马匪欣喜若狂。尤其是封三,跑前跑后,十分殷勤,救活了就是他老婆了。

贺岭守军一个排的士兵逃出了贺岭,眼看要被日本兵全歼,张贺率领义勇军忽然杀出,全歼了前来追捕的一个小队的日本兵,缴获几十支枪,并俘虏了一个日本兵——九条义夫。那个班的贺岭全部加入了义勇军。九条义夫在张贺的感化下,认清了日本人侵略中国的错误,决定留下来。

汤玉麟对荣石信誓旦旦地表示,即便战死,也绝不会放弃一寸土地。谁料日伪军还没攻到承德,汤玉麟连夜带着两百车家产弃城而逃。日本人没费一兵一卒,没放一枪,仅靠一支128人的侦察队伍顺利拿下了承德。

荣石悲愤难当,痛骂汤玉麟,但已无济于事。荣石组织起了手下的几十个兄弟,和商会的商人们,打算在荣公馆与日本人血战到底。但日本人对荣石围而不攻。司令官竹木纯一深知荣石对稳定承德军政、经济和治安的重要性,亲自到荣公馆劝降,给了荣石很高的礼遇,并且抓了商人们的家属和荣石的未婚妻鲁宜萱为人质,声言荣石若不投降,就将他们一一杀害。本欲和日伪军决一死战的荣石十分矛盾,关键时刻,荣石手下大管家索杰跟他说了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荣石投降了。

徐一航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后,在一群马匪的精心照料下,终于脱离了危险。

赵华也醒了,得知徐家军全部殉难,悲痛欲绝。

关东军仅用十天时间,攻陷热河全境。张学良在全国一片声讨声中,引咎辞职,通电下野。蒋介石下令全国通缉原热河省主席、第五集团军总指挥汤玉麟。关东军攻下热河之后,继续挥军进逼长城,蒋介石急调宋哲元、傅作义等七路大军,在长城沿线拉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长城抗战。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4集

竹木纯一和张一平奉命开赴长城前线与国军作战。竹木留下了望月舞雪的一个联队和杜义恩、彭超、井口植树、等人驻守承德。

一队奉命清剿义勇军的日伪军对白云古洞发起了进攻。众马匪和日本人展开了一场血战。封大、封二战死。徐一航重伤未愈,但得知是日本人进攻,拼命站了起来,让徐二航用车推着她杀到了战场。众马匪眼看即将全军覆没,徐一航忍着剧痛拉开了神箭,射死了数名冲上来的日伪军。杀退了日伪军。但徐二航依旧没能狠下心来杀人。众马匪没想到徐一航如此神勇,奉若神明。封三暗忖,娶她当老婆这事估计有点悬。

徐一航和徐二航离开了白云古洞,封三、封义父子虽不甘心,但也不敢阻拦。

赵华得知国军和日军在长城作战,伤还没好,就离开了和贺岭。他要到长城去,找到国军的队伍,和日军作战。

时局纷乱,荣石的发小鲁一玮希望荣石能尽快和妹妹鲁宜萱完婚,但被荣石婉拒了。荣石和鲁宜萱虽然青梅竹马,但荣石却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当初双方父母许下这门婚事的时候,并没有和荣石商量。鲁一玮怕妹妹伤心,还是希望荣石能和鲁宜萱再相处一段再说。

鲁一玮暗恋荣意多年,请鲁宜萱去向荣意谈口风,不料荣意一直也把鲁宜萱当哥哥看待,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有别的关系。

井口和小野带着日伪军在承德周边展开了肃清义勇军的行动。汉奸姜彦为讨好日本人,帮日本人出主意残忍地屠杀、强奸无辜村民。

某个夜里,一个小队的日军正在巡逻,忽然一支箭飞来,射穿了小队长的喉咙。日军小队大乱,接二连三地被暗箭射中。射杀他们的正是徐一航,她和徐二航“讨债”来了。她每射出一箭都非常艰难,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崩开,但她仍旧咬牙坚持。

徐一航射杀了那个十几个人的小队,只放走了一个日军。杀了人之后他们并没有离开,她等着那个日军给她带来真正的目标。

荣石听到了那熟悉的“鸣镝”之声(徐一航的射箭时伴随的独特哨音),他有些疑惑,他不相信四肢皆被射伤的徐一航能在短短七天之后就复出了。他带上一包珍贵的药,蒙着面循着哨音找到了徐一航的作战现场。

徐二航仍旧一箭未发,她哭着求姐姐不要报仇了,她实在狠不下心来杀人。徐一航对妹妹很失望。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5集

小野和彭超分别从两个地方率领着一队日军和一队伪军前往案发现场。但彭超在路上的时候,忽然预感到了不妙。他判断出这是徐一航来找他们报仇的。于是他在路上停了下来,打算先观察一下情形再说。

小野的小队到达了出事地点。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杀手在杀了人之后竟然没有离开。徐一航认出了小野,射杀了他和一部分日军。其余日军纷纷逃离。

徐二航见小野已死,认为大仇已报,央求姐姐赶快离开。但徐一航仍旧没走,在原地等着更大的仇人出现。

彭超派两个伪军前去探查,又被徐一航射杀。

彭超又派出了五名伪军,仍然一个都没有回来。

彭超让两个伪军穿着便服前往案发地点。这两个伪军骗过了徐一航。徐一航没有杀他们。两个伪军向彭超报告了现场的情况,彭超庆幸自己没有前往案发现场,他立刻回到营部,彭超调集一个营的兵力,井口植树调集两个小队的兵力共同围剿徐一航姐妹。

大批日伪军包抄而来。在徐二航的苦苦央求下,徐一航终于决定撤离,但是四面都被日伪军包围。关键时刻,蒙着面的荣石忽然出现,将他们拉进了一个院子里,躲过了日本人的追捕。荣石把药品送给徐一航,但是却遭到了徐一航的拒绝。她不想得到任何人的帮助。临分手时,荣石嘱咐他们,如果需要帮助,可以在容易咖啡馆留下记号。

日伪军扑空了。徐一航临走用箭在一名日军脑门上留下了一张黑名单,当初参与进攻贺岭,参与灭门的日伪军头头脑全都在黑名单上。望月舞雪命令全城搜捕徐家姐妹。

徐氏姐妹藏进了老杨面馆里。面馆老板杨烨是他们的表哥。杨烨的母亲也就是徐氏姐妹的舅舅也在婚礼上被杀了。徐一航和徐二航刚进面馆,三个日军和三名伪军就冲进面馆进行搜查。三名伪军就是已经投降了的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原贺岭守城排长)。徐一航滴在地上的一滴血引起了赵政文的注意,但是赵政文等人没动声色地退出了面馆。

荣石刚刚回到家,一群日伪军要闯进来搜查。荣石用酒瓶子打破了一个日军伍长的脑袋,并命令手下,只要有人踏进荣公馆半步,乱枪打死。日伪军深知竹木纯一十分器重荣石,不敢和他发生冲突,只好让人回司令部请井口植树。

另一群日伪军闯进了鲁家,一个小队长要强暴鲁宜萱。鲁家管家急忙跑到荣公馆报告荣石,荣家人义愤填膺,荣石亲率几十名手下持枪闯进了鲁家,痛殴那些日伪军,荣石亲手打死了那名要非礼鲁宜萱的日军小队长,并在原地等待着日军驻承德最高长官望月舞雪。

井口植树听说荣石如此嚣张,大怒,亲自来到鲁家问罪。不料荣石鄙视他军衔太低,没搭理他。井口报告了望月舞雪。但因竹木曾经留下话,不得与荣家发生冲突,望月舞雪也只好忍气吞声,同时他也不敢向竹木报告,隐瞒了此事。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6集

老铁匠因店铺里挂着几张弓箭,祖孙三人都被日伪军绑了起来,孙子钢铁被日本人开膛破腹。老铁匠和十五六岁的小孙子钢珠悲痛欲绝。

徐一航得知这么多人为自己受了连累,非常难过,她要阻止日伪军借搜她的名义祸害百姓,她不顾妹妹和表哥的劝阻,持弓箭来到了容易咖啡馆,点了一杯咖啡,静候日伪军的搜捕。当咖啡端上来的时候,徐一航仿佛又闻到了新婚丈夫赵华为她煮的最后一杯咖啡,热泪盈眶。这时一队日伪军进咖啡馆搜查,徐一航          的箭穿过咖啡杯飘渺的热气,射杀了那些日伪军,而后含着泪喝完了那杯咖啡,扬长而去,继续去寻找其他搜捕她的日伪军。

荣石的手下跟踪着徐家姐妹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地——羊记面馆。荣石来到了面馆,见到了徐家姐妹的表哥,表示自己可以帮助她们,并希望他们换个住的地方。因为不久以后,日本人一定会求他来帮忙找徐家姐妹的下落,他必须要先知道他们的下落,才能帮他们躲过去。

徐一航拒绝了荣石的好意,同时她也怕连累表哥,让表哥给她们找个住的地方。

数名搜捕徐一航的日伪军被杀,这使得望月舞雪不敢再搜下去了,搜到了也没机会回来报告。杜义恩拿出了一张徐家的全家福照片。献计把徐家姐妹照片洗出来,承德驻军人手一张,查找徐家姐妹线索。望月舞雪同意了。

鲁宜萱自杀未成。鲁一玮请荣石来劝鲁宜萱,现在只有荣石能救她。鲁宜萱含着泪问荣石会不会嫌弃她,荣石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地表示不会。事后,荣石请鲁一玮替自己解释清楚,并告诉鲁一玮,他现在心里有人了。鲁一玮却觉得鲁宜萱此时的心情,如果解释清楚了,就等于是把她推上绝路。荣石很为这件事头疼。

荣树得知鲁宜萱被逼得自杀,更加愤恨日伪军,带着手下兄弟满大街找日伪军,只要看到日伪军欺负承德老百姓,上手就打。荣树生性爱好打抱不平,以前汤玉麟那些兵就因为欺压老百姓被荣树打了多次,但因荣石和汤玉麟关系密切,那些挨打的士兵敢怒不敢言,在背地里送了荣树一个外号——承德高衙内。

荣树在打日伪军的时候,得到了一张徐家的全家福照片,视若珍宝,立刻拿回家给荣石看。不料和荣树一样崇拜徐家姐妹的荣意抢走了照片,并且对照片中英俊潇洒的徐锦川深深地吸引住了她。

徐锦川接到了徐一航的来信,信中说她婚后的生活很幸福,只是现在父亲身体不好,希望他在莫斯科能尽快结婚生个孩子。徐锦川在看到这封信的同时,也在报纸上看到了热河沦陷的消息,这使他对这封信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徐家姐妹已经搞得承德大乱,杜义恩告诉他,她们还有个兄弟徐锦川,箭法更为凌厉,这更让望月舞雪产生了危机感。望月舞雪立刻向竹木纯一打了报告。竹木纯一也深知徐锦川的威胁,立刻给驻苏联特务机关发报。请求即刻除掉徐锦川,以绝后患。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7集

徐锦川正在和女友伊洛娃在判断徐一航的信,八名日本枪手接近了他的住所,被徐锦川发觉。徐锦川带着女朋友伊洛娃事先躲在了角落里,八名日本枪手对徐锦川住所一通疯狂扫射,而后闯进了徐锦川住所。徐锦川连发数箭,将八名枪手全都“钉”在了墙上、门上。但当他想审问这些枪手的来路时,八名枪手全部服毒自杀。莫斯科警察局带走了徐锦川和伊洛娃。

莫斯科警方确认了八名枪手的确是服毒自杀,放了徐锦川,但是怀疑他可能卷入了一场国际间谍案,责令他不能离开学校。

徐锦川回到住所,接到了徐二航的信,信中说家中惨遭灭门,徐锦川几近崩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徐锦川一刻也不能停留,立刻开始计划回国。而就在这时,几十名枪手已经包围了徐锦川的住所。徐锦川依靠其精湛的箭法和在围猎中练就的战术,射杀了几十名日本枪手,带着伊洛娃杀出了莫斯科。

荣石派荣树出城把张贺接进了承德。守城日伪军要查荣树的良民证,被荣树打了一顿,再不敢查他,荣树顺利把张贺接进了城里。

望月舞雪得知荣树不但殴打士兵,还硬闯城门,让井口把荣石叫来问话。井口带着伪军姜彦来到荣家,姜彦第一次进荣家,不知道荣家养着两只会说话的鹦鹉,隔着大门和两只鹦鹉对骂了起来。结果井口和姜彦一起被荣家人打了出来。

张贺和荣石在咖啡馆见面,二人计划联合热河境内其他义勇军,组建一支几千人的队伍,里应外合拿下承德,而后前往长城前线,和国军正面部队前后夹击日军。但最大的困难是,武器和物资的紧缺。荣石和张贺分工,荣石负责物资和武器,张贺负责联络其他几支义勇军队伍。

张贺还带来了一名冒失的卫生员樊晓艳。樊晓艳自小和爷爷学习针灸和点穴之术。爷爷被日本人杀害,樊晓艳被义勇军所救。樊晓艳虽然精通中医穴位治疗,却对西医一窍不通,张贺是希望她能在荣石的西医医院里进修一下。荣石把樊晓艳安排进了自己的医院里。樊晓艳虽然是卫生员,打仗的时候却总是冲在最前面,一天到晚只想着捉枪杀人,替爷爷报仇。

表哥给徐家姐妹找到了新的住所。徐一航得知彭超的手下正在拿着他们一家人的照片四处打听,于是写了一张“下一个,彭超”的纸条,射在了一名伪军的脑门上。表哥和徐二航都不解其意。徐一航是想让敌人充分体验死亡的恐惧,同时,日伪军一定会围绕着彭超来为她设下圈套,会以守为攻,这样也给自己养伤争取时间。

彭超看到了那张纸条,吓坏了。而望月舞雪则决定利用彭超展开围剿徐家姐妹的计划。他们在警备司令部方圆三百米内布下了几百名便衣枪手,但凡遇到可疑人员,一律射杀。彭超一天到晚心惊胆战,后悔当初不该投敌,一天二十四小时窝在房间里,不敢出门。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8集

徐二航偷偷给徐锦川写信,不料被徐一航看到了。徐一航非常愤怒。因为徐锦川是他们徐家唯一的希望,她不希望弟弟也卷进来。但是,徐二航则表示她不忍心看着姐姐这样下去。亲人们都已经死了,她希望姐姐能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

徐锦川带着伊洛娃,抢了日本特务的车逃出莫斯科,逃往新西伯利亚,他要从新西伯利亚乘火车回国。竹木纯一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放心了。他在新西伯利亚安排了一个神秘的高手——清水二十三在等待着截杀徐锦川。清水二十三是日本军校狙击手班毕业,曾拿过日军狙击手比赛冠军。

伊洛娃不希望徐锦川卷入战争。徐锦川表示,他在战火中长大,从小就厌恶战争,他回国的目的就是想把仅有的两个亲人接到苏联来。徐锦川知道自己此行十分凶险,不敢带着伊洛娃,让伊洛娃去舅舅家躲避,等他带着两个妹妹回来,就和她完婚。两人依依不舍地分手,伊洛娃用一首小提琴曲为徐锦川含泪送别。

为了能把徐锦川挡在这场复仇战争之外,徐一航放弃了原来的计划,要速战速决,她要出去杀彭超。妹妹阻止不了姐姐,只好跟着去。徐一航找到了一个对方看来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位置,以精准的箭法,穿过一座楼过道里的两道窗户,匪夷所思地射杀了彭超,并且在他的脑门上钉上了“下一个,望月舞雪”。

射杀了彭超之后,徐二航知道日伪军一定会率兵包围他们的,劝徐一航立刻离开。但是徐一航虽然离开了,却是朝日军司令部方向走去。她已经计划好了另外一个伏击地点,要杀望月舞雪。

小铁匠钢珠儿是徐氏姐妹的粉丝,自打他第一眼看到了徐氏姐妹之后,就一直在暗中跟着她们。可惜最终被她们甩掉了。

荣树送走了张贺,回来的路上和荣意一起路遇徐一航,姐弟二人忙追了上去,并且自报家门,说当初帮过徐一航。但是徐一航并不领情,却冷冰冰让她们离开。荣家姐弟仍旧跟着她们,徐一航摆脱不掉,一箭射飞了荣意的耳环。荣意吓坏了。那支箭被小钢珠得到,荣树也想得到那支箭,和钢珠在大街上展开了追逐,但是钢珠最终还是逃掉了。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9集

钢珠回到铁匠铺,告诉爷爷,他找到了给哥哥报仇的办法。徐家姐妹的箭毕竟是有数的。他要把铁匠铺做成徐家姐妹的兵工厂,专门给她们制造弓箭,杀日本人。爷爷很赞成钢珠的想法。

徐一航埋伏在大街上的房顶上。望月舞雪和井口驱车率兵前往彭超被杀案发现场,进入了徐家姐妹的视线。徐一航再次成功射杀了望月舞雪,并且钉上了下一个目标“杜义恩。”

下面轮到杜义恩心惊胆战了,轮到杜义恩后悔当初不该投敌了,一天到晚不敢出日军司令部。

荣石很担心徐一航的身体,再次拿着一些珍贵的药品来到面馆,托杨烨转交给徐一航,不料又被徐一航拒绝。荣石很沮丧。

荣石爱上了徐一航,偷偷来到了妹妹的房间里,看徐一航的照片。他本想把照片据为己有,又觉得不合适,依依不舍地放下了。

荣意被徐一航射穿了耳环,原本很生气,但当她得知徐一航在半个小时之内连杀日伪两名军官,迅速原谅了她,继续崇拜。

在长城前线的竹木纯一得知望月舞雪和彭超被杀,大为光火。立即致电新西伯利亚的清水二十三,命其在截杀了徐锦川之后,立即赴承德。但手下却表示担忧,从新西伯利亚乘车到国内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怕等清水到了的时候,日伪军军官已经全部被徐家姐妹射杀了。

徐锦川刚一潜入苏联新西伯利亚,行迹就被日本特务掌握了。清水二十三在徐锦川旅馆对面租下了一间房,狙击步枪瞄准了徐锦川的头部。徐锦川用小提琴寄托着对家人的哀思,清水从徐锦川的音乐中听出了徐锦川的软肋,他感觉自己能驾驭徐锦川,同时他也想通过徐锦川摸清徐家姐妹的路数。

清水放弃了在苏联杀徐锦川,而是和他一起登上了开往中国满洲里的火车。

《箭在弦上》分集介绍:第10集

望月舞雪都死了,井口奉命担任代理联队长。此时他终于意识到了荣家对自己的重要性。恭恭敬敬地给荣石奉上拜帖,要求见荣石。荣石知道井口的意图,不见。井口只好在荣公馆门口等候。请他帮助关东军查找徐家姐妹的线索,被荣石拒绝了。

竹木回到了承德。关东军本没做打持久战的准备,现在军中物资枪支弹药十分匮乏,必须立即解决,枪支弹药还好办,从兵工厂运来就行了,而物资,上级却命令他们自己想办法。竹木没有办法,只能回来请荣石帮忙。

竹木得知关东军和荣石的关系闹得如此之僵,大骂井口植树和杜义恩。杜义恩则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死去的望月舞雪头上。但是荣家人在承德如此嚣张,也让竹木十分不爽,亲自到荣公馆问罪。

在驶往中国的火车上,清水二十三主动和徐锦川搭讪,并且表明自己是上边派来杀他的,提醒徐锦川注意防范他。二人在火车上展开了较量。清水早已将徐锦川当成他的囊中之物,只是戏弄,却不下杀手,目的是想摸清徐锦川的路数。

荣石和竹木进行了一次针锋相对的谈话。结果,荣石答应帮竹木解决军备问题,答应了为关东军提供徐家姐妹的线索,但必须竹木也必须答应他两个条件:一,关东军必须要去鲁家登门道歉;二,把日本人打算设在承德的兵工厂加工合同签给他。

竹木走后,荣石欣喜若狂,立刻来到了义勇军基地,和张贺策划夺取日军装备的问题。同时荣石也对张贺这支义勇军的实力有些担心。

回到承德,荣石立刻召集商会商人,为关东军筹集物资,商人们不敢不从,开始为关东军筹集物资。

荣石对徐一航的思念越来越深。夜里,荣石趁荣意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进了荣意的房间,来看徐一航的照片,不料荣意忽然醒了,大喊大叫着把荣石当贼打。荣树、索杰等人冲进了荣意的房间,拉开灯时却发现是打的是荣石。荣石谎称进来拿照片是为了让弟兄们认清徐家姐妹,怕吵醒了荣意才偷偷溜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