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箭在弦上/神箭》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06-05)855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1集

荣石把照片拿到了照相馆,让照相馆把单独把徐一航的照片翻拍出来。荣意也突发奇想,到照相馆里来翻拍徐锦川的照片,从伙计的口中,荣意得知哥哥翻拍了徐一航的照片,明白了哥哥的心思,于是来审荣石,荣石含糊其辞支吾过去了。同时,荣石也审问妹妹到照相馆干什么去了,她明白了妹妹是爱上了从没见过面的徐锦川,警告她到此打住,毕竟对人家一点都不了解,而荣意则表示他对徐锦川只是崇拜而已。

深夜,徐一航的伤口感染了,烧得神志不清。徐二航冒险出去给姐姐买药,不料却被巡逻的日伪军发现了。徐二航展开了她所精通的逃跑之术,可惜哪里都有日伪军。徐二航被日本兵打伤。

神志不清的徐一航听到了外边的枪声,怕妹妹出事,拿着弓箭挣扎着跑了出去,满大街寻找徐二航。

关键时刻,荣石忽然出现救了徐二航,但二人同时被日伪军堵在了死胡同里。荣石给徐二航戴了顶礼帽,日军伍长非要查看,被荣石打趴下了,不敢还手。

日伪军一边派人去报告竹木纯一和井口,一边寸步不离地跟着荣石和徐二航,荣石和徐二航带着日伪军在承德大街上展开了跑步训练,最后甩掉了日伪军,把徐二航带进了自己的医院治伤。荣石专心致志地为徐二航治伤。心灵上急需呵护,极度需要安全感的徐二航被荣石打动。对他产生了爱慕之心。

荣石得知徐一航伤重,十分担心,带着药品坚持让徐二航带他去见徐一航。

徐一航遭遇一队日伪军,腿部中了一枪。关键时刻,荣石和徐二航救走了已处于昏迷边缘的徐一航。荣石将徐一航背回了住地,并为她治伤。荣石在离开之前,希望等徐一航醒来后,徐二航能劝她离开承德。荣石临走留下了一包咖啡,说是荣意送给她们的。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2集

徐锦川在和清水的较量中始终处于下风。他急中生智,假装跳车逃走,把清水骗下了车。这样徐锦川就能比清水早两天到达承德。清水望着远去的火车只能望洋兴叹。他找到了一个电报局,给驻苏联的特工机关发电,让他们去抓了徐锦川的女友伊洛娃做人质。同时给满洲里发电,让他们准备一批枪手,将徐锦川截杀于满洲里车站。

荣石回到家的时候,竹木已经恭候很久了。荣石承认了昨夜跟他在一起的女孩子就是徐二航,他已经找到了对方的住地,并给徐一航治了伤。此时,大管家索杰正在徐一航住处盯着呢。竹木立即派人前去围剿徐家姐妹。

竹木走后,荣家串门的鲁宜萱对荣石失望之极,怒冲冲地离开了荣家,表示以后再也不想见荣石了。

荣石伪造了一个徐家姐妹的住所,并让索杰在外围监视。日伪军对住所进行了一通扫射,进来搜查的时候,没见到人,只见到了一些徐一航用过的医疗用品。井口植树带走了索杰。并对索杰施以酷刑,逼他说出实话,索杰假装小声引井口来听,一口咬下了井口的耳朵。

荣树得知日本人抓走了索杰,立刻带着几十名兄弟来日军司令部要人。荣树限令日军司令部必须在十分钟内放出索杰,否则就要开枪杀人。荣石得知后并没有阻拦,只是让荣意跟上去。荣石是想用荣树来试探竹木的底线。

竹木也在借机试探荣石的底线,他发布命令,不放索杰,只要荣树敢先开枪,立即开枪还击,只是不要打要害,打伤生擒即可。

时间到了。眼看一场火并就要开始,荣意赶来,悄声对荣树说了几句话,榕树跟着荣意走了。然后,荣石放出话来,承德商人若不经过荣石发话,谁敢给关东军提供一分钱的物资,荣石灭他满门。竹木这下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筹集军备离不开荣石。

竹木命人抬着遍体鳞伤的索杰来到了荣公馆,却被告知,荣石不在家。竹木只好决定在家等他。

荣石觉得竹木给他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送徐家姐妹出承德。他带着樊晓艳来照顾徐一航。同时想和她碰一下自己的计划。不料荣石发现,当他真正和徐一航面对面的时候,竟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结巴了。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3集

日本人的军火运到了日军司令部,只等着荣石的物资到位,就可以一起运往潘家口长城前线了。

封三带着封义假装成两具死尸混进了承德。二人来到羊记面馆来打听徐家姐妹下落。听到徐家姐妹名声大振,父子二人十分光荣,实在压抑不住兴奋,跟人吹嘘说徐家姐妹是自己的老婆,结果被伪军便衣听到了,也被索杰听到了。索杰安排手下跟上了他们。

伪军来抓封三父子,索杰的手下带着他们逃离了日伪军追捕。

当火车即将到达满洲里的时候,徐锦川意识到敌人一定会在满洲里设下埋伏,于是提前下了车,抢了一个日军的摩托车,带足了汽油,朝承德开去。

竹木深知,这个时候,就算荣石给他们提供了徐家姐妹的线索,他的手下也没人能够杀死徐家姐妹,而清水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到承德。竹木很为他的这批辎重担心。正在头疼的时候,井口忽然提出了一个人。当初在进攻贺岭徐家大院的时候,只有吕良彪一个人是徐一航的对手,徐一航四肢上的几枪,都是吕良彪打的。竹木大喜,立刻将吕良彪从长城前线调了回来,并提升他为营长,接替彭超的位置。

吕良彪是个对女人下不了杀手的人。旅长张一平嘱咐吕良彪,这次不一样,因为他们都在黑名单上。吕良彪是一个看不得别人受欺负的人,并因此屡次殴打日军军官,几次险些被枪毙,都是张一平救了他。张一平再三嘱咐吕良彪,回到承德如果再殴打日本人的话,就没人能保得住他了。

荣石又买了辆车,直奔义勇军基地,和张贺约定把徐家姐妹送到他们这里来。依靠徐家姐妹来劫关东军的军备,张贺大喜过望。

荣石回到了承德,让弟弟妹妹每天开着车出城去练车,而且绝不许城门口的日伪军查车,以此来麻痹城门口的敌人。荣石带上了索杰来见徐家姐妹,让他替自己说服徐家姐妹。他怕自己又结巴。

索杰向徐一航分析了一下当前国内局势,希望她能加入义勇军。徐一航不愿意和别人并肩作战,但表示愿意出城,帮义勇军截下那批军备。

然而,荣石的计划被一个意外打乱。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4集

四名日伪军枪杀了一个小孩,正对小孩的母亲施暴时,荣树带着手下闯了进来,将四名日伪军拉到街上痛殴,并枪杀了一名日军凶手。恰巧吕良彪刚进承德。吕良彪一声令下,将荣树和他的手下全部拿下了。索杰闻讯而至,也被吕良彪生擒,一同押往营部。

荣石正在日军司令部里准备和竹木签署兵工厂的合同,荣意忽然持枪闯进了日军司令部,打断了签约进程。荣石得知荣树和索杰被抓,摔下了即将要签的兵工厂合同,带着妹妹扬长而去。

竹木立刻派井口和杜义恩去吕良彪营部,让他立刻放人。不料吕良彪抗命不遵。当初进攻贺岭的时候,吕良彪手下就有几个兄弟被荣意荣树所杀,因此吕良彪本就对荣树怀恨在心。

吕良彪正欲枪毙荣树和索杰的时候,竹木亲自到了。吕良彪顶撞竹木纯一,坚持不放人。但当吕良彪得知荣树打人的真正原因时,恶向胆边生,当着竹木的面抬枪杀了两个伪军,放了荣家人。

吕良彪的行为激怒了竹木,但因还要靠他铲除徐一航,因此忍下了这口气。竹木希望吕良彪不要把和荣家的关系搞僵。但吕良彪表示,他有办法钓出徐家姐妹,不用依靠荣家。竹木很奇怪吕良彪为什么对祸害老百姓的兵有如此过激的反应,触动了吕良彪的心事。原来吕良彪家庭曾被张作霖手下的兵痞祸害得家破人亡,父亲吕东为了掩护吕良彪母子逃走,只身引开了兵痞们,从此和他们失散了。所以吕良彪痛恨东北军,痛恨那些祸害百姓的兵痞。

荣意知道荣石喜欢的人是徐一航,因此她也觉得荣家很对不起鲁宜萱。此时鲁宜萱依旧以为是荣石把徐家姐妹的线索告诉了日本人。荣意借机鼓动鲁宜萱别再想着荣石了,因为荣石不好。荣意糊里糊涂地说出了荣石大夜里去他房间里偷照片的事儿,不料话只说了一半,被索杰推开了,鲁宜萱后边的话没听清,更恨荣石了,骂荣石是禽兽,连自己亲妹妹都下得去手。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5集

吕良彪得知守城的士兵都不敢查荣家人,很生气,命令他们必须要查,不查就对士兵军法处置。吕良彪分析,其实他们的敌人只有一个——徐一航。徐二航应该不敢杀人。竹木、井口对他分析表示赞同。

吕良彪印了一批传单,挑战徐一航。地点就在容易咖啡馆,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这样他的确用不到荣家人了。封三父子四处找徐家姐妹找不到,看到传单大喜过望,早早地就来到了容易咖啡馆附近,熟悉地形。

荣石曾经亲眼看到徐一航和吕良彪在贺岭当街对射,深知吕良彪是个高手,而徐一航此时重伤未愈,很难战胜吕良彪。荣石立刻命令一百名手下前去收传单。但尽管如此,徐一航仍旧看到了传单。荣石表示这是吕良彪的圈套,劝徐一航千万不要去。徐一航居然真的听了荣石的话,她和徐二航、樊晓艳上了荣石的车。

荣意和荣树奉命送徐家姐妹出城。不料轿车开到城门口,今天的守军和平时不一样了,坚决要查荣树的车,荣树荣意坚持不让查,双方僵持了起来。眼看双方就要爆发冲突,荣石忽然率领上百名荷枪实弹的手下来到了城门口,逼着城门口的守军放走了轿车。荣石声言,不是怕他们查,而是不能丢了荣家的面子。

荣石知道,送徐家姐妹出城的动静闹得太大,一定会引起竹木怀疑的。他把后面的事情对索杰做了交代,希望他以后能带着弟兄们冲出承德,到义勇军基地加入义勇军抗日。

果然,竹木怀疑了,他怀疑徐家姐妹已经被荣石送出了城,并直接推测到,徐一航宁可放弃报仇也要出城,那一定有比报仇更重要的事情。竹木怀疑荣石和徐一航勾结起来要打他这批军备的主意。

竹木派人把荣石“请”到了咖啡馆附近的一座楼顶上,并且下了荣石的枪,和他们一起品茶。如果到了十二点徐一航不能按时出现的话,他们就会拿下荣石。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6集

荣意荣树把徐一航徐二航送到了义勇军基地,和张贺会和了,不料徐一航却委托张贺照顾徐二航,她要返回承德和吕良彪决战。原来徐一航出城的目的就是要送走徐二航。同时,她知道,如果她不回去。荣石会有大麻烦。

徐一航和荣家姐弟走后,徐二航放心不下姐姐,也要回承德。张贺给徐二航准备了一匹马和一套日本兵的衣服。徐二航走后,张贺和投奔过来的贺岭守军们决定也一起进承德去接应徐家姐妹,于是大家一起换上了日本兵服装,策马飞奔承德而去。

索杰得知徐一航又回来了,立刻部署营救计划。索杰的思维十分敏捷,计划周到,这令荣意姐弟对他刮目相看。同时也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

竹木、荣石本来都以为徐一航不会来的,不料中午十二点一到,徐一航准时出现在了咖啡厅外。竹木打消了对荣石的怀疑,把枪还给了他。

徐一航和吕良彪之间的巅峰对决展开了。在这场战斗本来难分上下,双方各有负伤。一直在暗中窥视的钢珠看到了徐一航有个闪失,忙朝吕良彪射了一箭,这一箭非但没有射中吕良彪,反而暴露了自己,吕良彪举枪朝钢珠射击,徐一航为救钢珠,露出了破绽,被吕良彪打伤。徐一航落败。

在最后关头,吕良彪仍旧没能下得去手杀徐一航。他身上被徐一航射中了几箭,回咖啡馆内拔箭头的时候,几名日军痛打徐一航。徐一航被打得很惨,屡次被打晕又再次醒来。

楼顶上的荣石忍着巨大的悲痛,陪着竹木等人观看着徐一航被打的场面,他实在忍受不了,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洗手间,子弹上膛,决定杀了竹木,但是为了那批军备,为了抗日大计,临到拔枪的时候他又忍住了。

穿着日军服装的徐二航到了,他的箭瞄着那些痛打姐姐的日伪军,她悲痛万分,但他的箭仍旧没射出去。童年那件事的阴影使他仍旧狠不下心来杀人。躲在暗处的荣意荣树索杰、封三封义、荣石等人都是十分心痛。眼睁睁地看着徐一航被打,可是都不能上前。因为一点细微的动作可能都会导致日伪军射杀徐一航。

眼看徐一航要被活活打死。吕良彪喝止了那些痛殴徐一航的人,他知道把徐一航押回去,他们会怎么对待徐一航,决定还是给徐一航来个痛快。他的枪口再次对准了徐一航的头,就在即将扣动扳机之时,徐二航的箭终于射了出去,正射进了吕良彪的枪管里。接着数箭连发。但是她仍旧没有杀人,只是射中了吕良彪等日伪军的双肩,使他们抬不起手来举枪。吕良彪见等人的胳膊抬不起来,无法带走徐一航,只好仓皇而逃。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7集

井口立刻给埋伏在附近的中队发信号,于是一个中队几百人赶往咖啡馆来围剿徐家姐妹。这时,封三、封义忽然意外地“捡”到了两支机关枪(索杰的手下故意丢给他们的)封三封义利用地形和两支机关枪迎头痛击日本兵。

眼看封三和封义就要挡不住的时候,张贺率领义勇军杀进了承德,和封三父子夹击日军。竹木等人听到枪声大作,立刻下了楼,驱车前往战斗现场。

化装成黄包车夫的荣意、荣树拉着黄包车而来,把徐一航抬上了车。但是他们被杜义恩派出的数名便衣认了出来。索杰判断出了那些便衣的来路,指挥众手下展开了灭口行动。于是那些手下一一被索杰手下的兄弟割了喉,并且在身上留下一张纸条“抗日义勇军锄奸队”。只有一个叫袁世良的便衣逃了出去。索杰立刻指派两名手下去追杀袁世良。

索杰、荣意荣树、徐二航等人拉着徐一航没逃出多远,被一个中队的日军追上,眼看无处可逃之时,忽然一阵鸣镝声大作。原来是徐锦川进城了。徐锦川从满洲里抢了一辆摩托车暴走三千里,终于在一个最紧要的关头赶到,他一个人阻住了一个中队的日军。索杰、荣树等人趁机带着徐一航逃走,进了荣家医院,开始抢救徐一航。

荣意和徐锦川并肩作战。英勇帅气的徐锦川使荣意对他一见倾心。徐锦川和荣意射杀了所有日伪军,和张贺等人会合。张贺预料到日本人一定会展开大搜查,于是提议搞乱承德。

徐锦川问明了日军的军火库位置之后,立刻和荣意前去炸日军军火库。张贺得知后大惊,立刻率众前去阻止,因为他和荣石的计划就是要截下那批军火。但是,当张贺率众赶到时已经晚了,徐锦川和荣意已经炸了军火库。张贺十分沮丧,率众义勇军杀出了承德。

徐锦川的腿上中了一枪。荣意跟着他一起来到了羊记面馆。徐锦川托荣意去帮他打听徐一航的情况。

徐一航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荣石赶来,痛苦异常。

一名手下来报,袁世良没有追上,已经逃往日军司令部。索杰知道他是杜义恩的手下,肯定是去找杜义恩。而荣石知道,杜义恩此时在伪军营部,于是他驱车前往伪军营部。

袁世良刚到伪军营部,荣石的车开了过来,把他撞飞了。不料,却没有撞死。荣石企图下车掐死袁世良的时候,数名伪军围了上来,荣石假装是抢救袁世良。众伪军将袁世良送进了日军战地医院。荣石跟着进去,可却一直没有机会下手杀袁世良,只好离开做下一步计划。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8集

军火库被炸,竹木十分懊丧。他知道徐一航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徐二航依旧不敢杀人,立刻命令全城搜捕。

荣石匆匆回到了医院,他知道竹木下一步肯定会全城搜捕,于是立刻将刚刚脱险的徐一航转移到了咖啡馆地下室。封三封义也被带到了地下室躲避,见到了徐一航徐二航。

索杰和封三父子商议,能不能把营救徐一航的事情转嫁到他们身上。封三父子欣然同意。

荣树得知徐锦川藏在羊记面馆,也跟着荣意来了,他想见一见自己的偶像。这时日伪军开始大搜查了。搜到羊记面馆,被假装在此吃面的荣树打了出去。荣树让荣意留下来看护徐锦川,以免日伪军再来骚扰。荣意求之不得。荣树也看出了她对徐锦川的爱意,取笑姐姐。

索杰营救徐一航的整个计划的部署和实施的进程都十分的成熟老练。荣石从而判断出了索杰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点明了索杰的身份。原来索杰一直是潜伏在他身边的共产党。荣石没有怪索杰,他知道竹木一定会再次怀疑自己。荣石再次嘱咐索杰一定要把荣意荣树徐家姐妹和众兄弟带出去参加义勇军,他知道自己这一关肯定过不去了。就算袁世良不会醒来,竹木也会怀疑到他身上。

荣石把家里人全都赶了出去,他在客厅的桌子下面安装了炸弹,专等竹木的到来,跟他同归于尽。

竹木得知杜义恩派出去的十个便衣被“义勇军锄奸队”杀了九个,只跑出来一个被荣石撞了,他立刻再次开始怀疑荣石。竹木命令杜义恩派人好好看守袁世良,一边率兵包围了荣公馆。而荣石早已在家恭候多时了。

奉命看护袁世良的三名伪军是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

荣意和荣树质问索杰,荣石去了哪里。索杰只好实话实说。荣意和荣树坐不住了,立刻率领上百兄弟决定回家营救荣石。不料上百名兄弟刚到荣公馆门口,陷入了日伪军的团团包围中。

荣石对竹木的提出的怀疑矢口否认,但他知道不管承不承认竹木都不会放过他,他让竹木去看桌子底下的炸弹。竹木傻眼了。

这时,袁世良醒了,他对守护着他的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说出了是荣家人救走了徐一航,荣石为了灭口才飞车撞了他,还要掐死他的实情。赵政文立刻骑上自行车前往荣公馆去报告。

荣石命令竹木,让他手下的百十号人全部离开,否则就引爆炸弹,大家同归于尽。而在这关键的时刻,荣树却忽然闯了进来。他不忍心带着弟弟一起和竹木纯一等人同归于尽。场面异常紧张且残忍。就在这时,赵政文飞车来报,说袁世良醒了。袁世良说救走徐一航、杀死那九名便衣的事是吕良彪勾结义勇军干的。

这一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竹木、荣石都不信。而赵政文则称可以让他们亲口去问袁世良。竹木再次打消了对荣石的怀疑,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荣石也放弃了和他们同归于尽的计划。竹木临走时抓走了荣树,并且对荣石下了命令,让他三天以内提供出徐一航的线索,否则荣树就回不来了。

张长武和李东胜在竹木赶回之前杀死了袁世良。赵政文、张长武和李东胜并不是真心投降日伪军,只要有机会,他们还是要抗日的。当袁世良说出了是荣家人救走了徐一航之后,他们决定要帮助荣石和徐一航。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19集

多疑的竹木并没有相信赵政文三人。他一面命人把重伤的吕良彪抓进刑房严刑逼供,一边也对赵政文三人严刑逼供,但是两边都没有结果。

徐锦川坦言,自己回来就是要把姐姐和妹妹接走的。荣意很失望,讽刺徐锦川没有爱国之心。徐锦川不以为然,荣意伤心地离开。

鲁宜萱一见荣意和荣石距离很近就替荣意难受,她拉开了荣意让他距离荣石远一点。荣意对鲁宜萱对“荣石偷偷溜到她房间里”的理解表示非常诧异。鲁宜萱这时候也感觉自己是误会荣石了,心里有点愧疚。

徐一航醒来,荣石为徐一航煮了一杯蓝山咖啡,使得徐一航十分感动。这引起了封三的嫉妒,封三视荣石为情敌。

荣石十分笨拙地向徐一航表白,被徐一航拒绝了。虽然赵华已死,但徐一航的心里仍旧走不进别人。

同时,荣意想托徐二航告诉徐一航,荣石爱的人是徐一航,不料话刚说了一半,荣石进来了。徐二航以为荣意说荣石喜欢的人是她。她也害羞地告诉荣石“我也是。”搞得荣石摸不清头脑。卫生员樊晓艳也一起误会了,以为荣石爱上了徐二航。

快嘴的樊晓艳立刻将“荣石爱上徐二航”的事情告诉了徐一航,徐一航联想到荣石刚刚对自己的表白,又加上荣石本身就有一个未婚妻鲁宜萱,使得她对荣石的印象十分恶劣,认为他是个花花公子。

回到家,荣石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十分沮丧,让荣意负责去向徐家姐妹解释清楚。

又一批军火即将到达承德。竹木很担心辎重会出问题,这时清水打来电话,说再有两天可以到达承德。竹木大喜,打算让清水来押送这批辎重。

为了震慑荣家,竹木请荣石和荣意来参观他的酷刑,他当着徐家兄妹的面活活折磨死了李东胜,而李东胜至死都没有说出实情。日本人的酷刑使荣意受了刺激,出现了精神失常的状态。但是竹木却没有收手。又把吕良彪和荣树关在同一间刑房,当着荣家兄妹三人对吕良彪施以酷刑。望着被狼狗撕咬的吕良彪,荣树开始替吕良彪求情,并因此差一点泄了荣石的底。荣意再也经受不住刺激,跑出来日军司令部。

荣石得知清水二十三即将到承德,预料到竹木可能会让清水来押送这批军备,很是担心。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清水挡在承德以外。而此时能把清水挡在承德以外的人只有一个——徐锦川。

《箭在弦上》分集剧情:第20集

尽管徐锦川的目的是来接走姐姐和妹妹的。但是他也不想把清水这么危险的人物留给荣家,毕竟荣家人冒了很大的风险来帮助徐一航。于是他决定前往奉天去截杀清水二十三。徐一航和徐二航得知后,十分担心,因为徐锦川对截杀清水二十三并没用把握。徐二航决定跟着哥哥一起去,尽管他不敢杀人,但是希望能帮到哥哥。

荣意和索杰开车送徐二航和徐锦川出城。当荣意得知徐锦川是骑马去奉天的时候,他知道徐锦川骑摩托暴走三千里的时候磨烂了屁股,没法骑马,于是决定开车送他们去奉天。荣意本想在路上对徐二航解释清楚,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同时,徐二航也感觉到荣意爱上了徐锦川,含糊地告诉她,徐锦川是不可能留在国内的。荣意十分伤心。

徐锦川和徐二航决定在丛林里给清水设伏,荣家在奉天的手下替他们扒了清水乘坐的火车铁轨。火车停了下来。清水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小提琴声,那是徐锦川的音乐。清水提着狙击枪到树林里来找徐锦川。二人真正展开了一场战斗,结果徐锦川落败,危机关头,徐二航再次出手,射伤了清水。清水落荒而逃,而徐锦川腹部中了几枪。徐二航背走了徐锦川。荣意开着车带着他们立即进入奉天的医院,开始抢救。

因徐锦川失血过多,医院血库里又没有血。荣意因自己是O型血,让大夫抽自己的血,直至把荣意抽晕了过去。徐二航十分感动。拦又拦不住。

这时清水也逃进了奉天日军司令部,让日军全城搜查徐锦川。一队日军逼近医院。而徐锦川还躺在手术台上没有脱险。就在日伪军闯进医院的时候,本已经抽血抽迷糊了的荣意坚持带着荣家在奉天的手下一起阻击了日军,为抢救徐锦川赢得了时间。徐锦川脱离了危险之后,荣意和徐二航带着他在众手下的掩护下,逃出了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