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花千骨》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6-30)1187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1集

花父重病身亡  花千骨上蜀山

十六年前的一个黑夜,花千骨身怀招引鬼怪的异香降生,母亲随即离开人世,全村花朵在一夜之间尽数凋零枯萎,末日般的灾害情景暗示花千骨乃不祥之人,村民们唯恐避之不及视其为洪水猛兽。花千骨与父亲在村民们的排挤下搬离花莲村,父女两人相依为命过着清贫快乐的日子。

当年花千骨降生之时引来蜀山派掌门清虚道长看重,花千骨的罕见命数世间少有,清虚道长叮嘱花父日后送女前往蜀山修行,如此方能化解罕见命数。

十余年过去,仙界一片安乐,人间妖魔横行,长留派掌门欲退位让贤,修为出众的白子画从五仙中脱颖而出成为不二人选,事过境迁,昔日五仙难相聚,五仙中的东华失踪,无垢隐退,余下二仙一个是与白子画爱恨纠葛的紫熏,一个是檀梵上仙。

花父罹患重病,花千骨顾不上对黑夜的恐惧穿越妖怪横行的树林前往张大夫家中,张大夫已然遇害死于家中,一头不知名的妖兽现身袭击花千骨,白子画及时赶来相助,花千骨得其相助寻得药物回家救父。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村民纵火烧花家,紫熏及时现身施法拂灭大火,花父虽然捡回一条性命却是病入膏肓无力回天,临终之前花父不忘叮嘱花千骨前往蜀山学艺。

翌日,花千骨在白子画的帮助下埋葬父亲,白子画由此知其坎坷经历。

花千骨牢记父亲遗命前往蜀山学艺,沿途山青水秀鸟语花香,清澈的溪流令花千骨情不自禁脱衣沐浴,赴京赶考的东方彧卿途经溪边于无意中见其沐浴,两人一个吓得调头看向别处,一个吓得匆忙出浴穿上衣服,短暂的慌乱过后两人回归平静,东方彧卿敢作敢当许诺考取功名之时便是迎娶花千骨之日,两人就此结下不解之缘。

妖王杀阡陌横行人间四处做乱,其手下单春秋自作主张攻打蜀山派寻找上古秘籍,清虚道长被本派弟子云翳出卖,单春秋在云翳的帮助下重伤清虚道长,花千骨赶到蜀山之时清虚道长已是奄奄一息。

弥留之际,清虚道长赠送花千骨蜀山派功夫秘籍以及各类珍品,同时嘱其下山寻找有能力担任蜀山派掌门的云隐。

花千骨获得各类珍品未及下山遭遇云翳,紧急关头已是长留掌门的白子画现身救走花千骨。

单春秋灭蜀山满门天理难容,白子画携花千骨寻其算账被法阵困住,两人在法阵中熬过一宿破阵而出,眼看单春秋就要死在白子画手中,闻讯赶来的妖王杀阡陌用一件法器从白子画手中换回手下单春秋。

白子画接连两次搭救花千骨,其修为源自长留派,花千骨欲入长留派学艺。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2集

花千骨是白子画命中生死劫

白子画乃世间少有高手,能与之匹敌之人屈指可数,花千骨学艺心切欲入长留派,无奈长留派每隔五年方才对外招徒,花千骨只得决定三年后参加长留派招徒考核。

妖王杀阡陌嗜血成性残害苍生,白子画欲突破十重天获取强大法力,岂料苍天布下“生死劫”阻其修法,花千骨便是白子画的“生死劫”。

入夜,破庙内,白子画与花千骨再次不期而遇,花千骨正是克住白子画命运的“生死劫”,只要花千骨一死,“生死劫”不攻自破。

白子画为人正派不忍用杀戮方式破解命中定数,长留仙界源远流长云集各方仙者,其中定有破除生死劫之法,白子画返回仙界向一名仙家请教如何破除生死劫,仙家亦对罕见的生死劫无计可施,欲破此劫似乎只有杀掉花千骨一条路可选,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山峰之上,白子画抚琴纵乐,一同门责其冷落紫熏,紫熏待白子画一往情深,二人的关系可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形容。

夜幕降临,破庙内,花千骨与东方和衣而睡,一条灵虫由花千骨随身携带的吊坠诞生,灵虫生得肥胖圆滚聪明伶俐会说人话,花千骨欣喜之余为其取名“糖宝”。

街边,花千骨欲甩脱如同跟屁虫般跟随多日的东方,一辆急驰的马车意外撞倒东方,花千骨动了恻隐之心原路返回扶走东方加以照顾。东方伤势渐渐好转,花千骨留信一封不辞而别,东方读完信件出门寻找花千骨。

街边,众人围在长留仙派招徒告示下方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花千骨一路前行盘算着如何寻找云隐,蜀山派的清虚道长被妖族杀害,云隐是蜀山派新掌门人选,清虚道长临终之前托咐花千骨寻找云隐。

一路前行,花千骨被街边张贴的长留仙派告示吸引,长留仙派提前对外招徒,天下有识之士跃跃欲试争相报名,这对于一心想加入长留仙派的花千骨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集

花千骨通过长留考核

花千骨报名参加长留派考核,负责管理新学员考核的白子画在名册中发现花千骨的名字,花千骨早在数日之前就向白子画发誓欲入长留派学艺,白子画因为花千骨是“生死劫”曾经升起杀念,花千骨欲入长留学艺实为天意,白子画只得顺其自然。

参加长留派考核的学员多达数百名,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当属来自蓬莱岛的霓漫天,除了霓漫天以外一名少侠引起众人注意,少侠面无表情待人冷淡,霓漫天欲问少侠姓名遭冷落。

负责给新学员们出题的人叫落十一,花千骨耳中的糖宝引起落十一注意,糖宝是灵虫非人间凡物,落十一不允许花千骨携带糖宝闯关。

第一轮考核为穿越凶险异常的树林,花千骨在林中穿行偶遇霓漫天,两人结伴而行遭遇食人花袭击,食人花张嘴吞掉霓漫天,花千骨在混乱中手指受伤滴出血液重伤食人花,霓漫天得以被食人花嘴吐到地上平安无事。

身在后方的白子画利用幻境关注林中一切,花千骨的血液能驱赶食人花令其暗暗惊叹。

东方是最后一名加入考核的新学员,白子画对身份神秘的东方产生警疑,东方进入树林遇到花千骨二人,一行三人结伴在树林行走,天色渐暗,林中出现幻境,花千骨与霓漫天昏睡不醒,唯独东方神智清醒猜到白子画施放幻境考验新学员的定力。

花千骨进入幻境昏睡不醒,次日天明东方说服霓漫天先行一步,霓漫天成功穿越树林回到出发地点,不久之后东方与花千骨亦成功返回。三人相见分外欢喜,霓漫天不顾男女有别搂住东方与花千骨庆功。

第二轮考核为穿越横亘悬崖上的铁链同时避开迎面飞来的飞镖,新学员相继通过考核,花千骨最后一个穿越铁链险些坠崖,凭着多年以来磨练出来的顽强斗志,花千骨抓住铁链顺着悬崖峭壁攀爬而上顺利通过考核。

所有学员通过两轮考核,落十一带领众人抵达长留派三生池,一些学员进入三生池痛不欲生,落十一向众人讲解三生池的作用,池水能知晓人之本性,凡是性格不纯者入池即伤。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4集

花千骨入派屡受考验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长留派三生池非普通池水,凡是本性不纯者入池即伤,许多新手皆因本性不纯与长留派无缘,花千骨为首的少数新手幸运通过三生池考核正式成为长留派弟子。

无规距不成方圆,长留派掌门白子画命所有新手在验生石上滴血,待众人全部滴完血,白子画一本正经告诫众人入派需遵守各项条律。

花千骨入派最初的原因是为了寻找墨冰,当初墨冰接连两次对其施以援手,花千骨早已情不自禁对墨冰产生好感,墨冰是白子画入凡间修练历验使用的化名,白子画对花千骨的底细了如指掌,花千骨却浑然不知未能立即识破白子画便是墨冰。

凡事皆有个例,许多新生费尽千辛万苦甚至冒着付出性命的风险参加长留派考核,唯独一人打破规章制度未参加考核便堂而皇之成为长留派弟子,此人姓孟名玄郎,众人对其谜一样的身份产生好奇,来自蓬莱仙岛的公主霓漫天对孟玄郎破格入派颇为不满,所有新手都付出了汗水历经生死方能入派,凭什么孟玄郎走后门直入长留派?更令霓漫天费解的是,长留派一干执事无人对其走后门的行径横加指责,此人似是有着极高的背景非凡人可攀,竟然执事们都置之不理,新手们只能摁下心中疑惑将重心转移到训练上。

身为仙家,御剑而行乃基本功,连飞行都不会若再自称“仙家”恐会贻笑大方。

负责教众人御剑而行的正是考官落十一,在考核之时便大显身手的塑风轻而易举学会御剑而行,其余的新手们亦相继掌握御剑决窃,大部份新手们在空中御剑而行之时,孟玄郎与花千骨资质尚浅或者说两人悟性太低,在新手们看来极其简单的御剑而行在两人眼中高不可攀,花千骨生性倔强向来不甘被命运玩弄于鼓掌之中,入夜之后此女觅得一处无人之地不厌其烦反复练习提剑,凑巧的是孟玄郎也在该处,两人结伴提剑的一幕被悄然现身的白子画目睹。

翌日,白子画当着新生们的面叼难花千骨,仙家一出手便能无中生有,众目睽睽之下,白子画抬手一拂变出一堆木柴,花千骨在其要求下徒手劈材,平常时候,就算是有斧头劈材也绝非易事,花千骨几经尝试竟然成功了。

世间之事不能步入极端,有一便有二,有阴便有阳,光是习武修仙远远不够,要想成为一名品行出众的仙家还需读书习字方能自成一派,否则充其量只是“一介武夫”。

上天似与花千骨有过节,课堂上的花千骨遭到老先生点名考核,老先生要求花千骨背读仙界各派创教史,蜀山派掌门清虚道长临终之前赠予各类珍品与花千骨,其中便有令各方仙家乃至妖魔看重的六道全书,花千骨加入长留派之前时常抽空阅读该书,凭着脑海中留下的记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娓娓道来仙家各派历史,其中赫然出现正史未记载的秘密之事,老先生默守成规认定花千骨篹改历史造谣惑众,花千骨由此被白子画师兄三尊关押,清虚道长临终之时委任花千骨为蜀山代掌门,长留与蜀山虽是仙凡有别,但两派多年以来时常往来,三尊在一名同门劝说下不再对其问责。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5集

花千骨挑战蜀山长老

蜀山掌门由花千骨暂代,白子画决定送其返回蜀山接任掌门之位。

学艺之路遥遥无期,轻水当着同伴们的面御剑而行,花千骨被落地的轻水拉离地面御空而行,众人发出惊呼声担心花千骨遇险,在众人的注视下花千骨身子一歪向地面坠落下去,紧急关头白子画出手相助送其回到地面。

云隐抵达长留接花千骨返回蜀山,花千骨同意随其返回蜀山,当晚花千骨独自一人练习御剑之术,白子画现身携其腾空飞行,两人于月夜之下悠哉飞行好不惬意。

孟玄朗对花千骨暗生情意赠送饰物,花千骨浑然不知仅将孟玄朗当成挚友。

白子画多年以前带领同伴清除异朽阁主之父,异朽阁主成年之后处心积虑欲杀白子画替父报仇。

单春秋欲寻十方神器提升法力,十方神器踪迹全无极难寻找,异朽阁主无所不知兴许能为单春秋找到十方神器。

花千骨在云隐的陪同下御剑飞行前往蜀山,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中途两人回到地面稍作休息,花千骨即将成为掌门压力巨大,云隐施展一套蜀山剑术供其观摩。

花千骨在习剑过程中遭一名男子偷袭,紧急关头一名来自异朽阁的神秘男子出手相救,花千骨与云隐趁机御剑升空继续向蜀山飞去。

抵达蜀山之时花千骨重心失控摔落地面,所有蜀山弟子以及几名长老观其狼狈落地情景,云隐随后而至带领众人向其下跪高呼掌门。

清扬长老质疑花千骨管理蜀山的能力,花千骨被逼无奈提出与清扬长老择日比试武功,如果她败在清扬长老手中便让出蜀山掌门一职。

清扬长老功夫高强在本派数一数二,云隐如临大敌传授蜀山剑法给花千骨,东方彧卿及时现身传其独门功法。

杀仟陌为毁容的云翳易容,云翳在单春秋的指使下前往蜀山盗取清虚道长的遗体。

比武日期如约而至,蜀山之上即将上演绝世对决,功夫高强的清扬长老早早现身比武场地,花千骨随后而至做好应战准备。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6集

蜀山再遭七杀派围攻

云隐前往长留带走花千骨,两人御剑飞行一路赏景好不快活,花千骨抵达蜀山落地之时摔了个狗啃屎被全派上下目睹,德高望重的清扬长老恐其当上掌门成为天下笑谈,提出比武定掌门。

花千骨自小养成迎难而上宁死不屈的个性,清扬长老发出的挑战并未令其产生退意,比武时间只有短短几天功夫,花千骨临时抱佛脚向云隐讨教武艺,云隐功夫平平难以在转瞬功夫教其成为绝世高手,幸好东方彧卿及时现身传授决斗心得,花千骨虽未在短期内武功突飞猛进,但也掌握了一些决胜于千里之外的窍门。

比武日期如约而至,机灵的花千骨激怒清扬道长令其失去理智露出破绽,清扬道长上当受骗惜败比武场无缘掌门之位,花千骨由此得以成为蜀山新任掌门。

单春秋欲寻十方神器提升法力,无所不知的异朽阁主欲得到清虚道长的遗体,单春秋为了获知十方神器下落派出云翳前往蜀山盗尸。

云翳得杀阡陌医治改头换面拥有与云隐一模一样的面孔,花千骨初见云翳之时误将其当成云隐,云翳欲偷袭花千骨之时云隐忽然现身,云隐的出现逼其不得不打消盗尸计划迅速逃走,等到花千骨意识到遇到一个酷似云隐的男子之时,云翳已经逃之夭夭不见踪影。

翌日,云翳再次现身引诱花千骨离开蜀山逼其交出六道全书,危急关头杀阡陌现身赶走云翳救下花千骨,两人一见如故成为好友,花千骨误将生得肤白细腻的杀阡陌当成女性,杀阡陌将错就错与花千骨姐妹相称,两人分别之时,花千骨获赠一只骨哨,日后她若遇险只要一吹骨哨便能引来杀阡陌。

单春秋奉异朽阁主之命攻打蜀山,花千骨率众人抵御来犯之敌,单春秋首战失利派出旷野天上阵,精通奇门遁甲擅长排兵布阵的东方彧卿败在此人手下,蜀山经历一次灭门早已元气大伤,余下的都是一些资历尚浅的弟子,清扬长老为首的几个长老亦难以拔乱反正力挽狂澜,蜀山岌岌可危极有可能重蹈灭门覆辙。危急时刻,花千骨传位与云隐欲凭一已之力挽救蜀山。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7集

蜀山危难白子画现身相助

蜀山岌岌可危,花千骨将掌门之位传与云隐,单春秋逼入殿外重伤花千骨,危急时刻白子画现身轻而易举击败不可一世的单春秋。

蜀山在白子画的相助下转败为胜,遗憾的是清虚道长的遗体已被盗走,众人怀疑异朽阁主盗走了清虚道长的遗体,花千骨在白子画的陪伴下前往异朽阁要尸,异朽阁主在两人面前否认盗走清虚道长遗体。

花千骨寻尸无果辞别白子画御剑返回蜀山,一名披着斗蓬难辩面目的异朽阁教徒随即出手偷袭白子画,高手过招几招之内便能定出胜负,斗蓬男不敌白子画败走。

东方彧卿身份神秘似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白子画盘查无果对其产生敌意。

东方彧卿收拾行囊欲离蜀山赴京赶考,糖宝依依不舍出言挽留,东方彧卿已是糖宝之父,花千骨则是糖宝之母,糖宝不希望身为父亲的东方彧卿离去,东方彧卿趁机在其面前提起花千骨的母亲身份,借此暗表与花千骨是夫妻。

花千骨再次接任蜀山掌门,在接任掌门之前她已经获长老们允许返回长留学艺,白子画先行一步返回长留,花千骨随即离开蜀山在前往长留的路上遇到杀阡陌,两人已是好友无话不谈,杀阡陌在花千骨的提议下操控法术为村民们浇菜,村民们被腾空飞起的木桶吓坏转身就跑。

紫熏苦恋白子画无果,两人爱恨纠葛多年如同生死冤家,檀凡看在眼里怒在心中代表紫熏问责白子画,两人话不投机大打出手未分胜负。

霓漫天对返回长留学艺的花千骨充满敌意,花千骨已经贵为蜀山掌门,霓漫天心有不甘不肯在其面前低人一等。

入夜,贵为蜀山掌门压力巨大的花千骨刻苦练剑,飞在空中的宝剑忽然失控反复转圈绕行,花千骨吃了一惊使尽浑身解数企图控制宝剑落地,宝剑不听使唤在空中转圈绕行,白子画现身轻而易举握住飞行的宝剑,花千骨在其指点下扑向宝剑欲御剑飞行,宝剑似有灵性速度飞快向前急行,花千骨未抓牢宝剑失手坠地。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8集

花千骨获孟玄朗求爱

月黑风高,万籁俱寂,大部份人已经上床歇息,花千骨还在不厌其烦苦练御剑之术,她是长留弟子中底子最差的,同时也是蜀山新任掌门,两种反差的身份逼得她不得不加倍练功。

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是心急越容易出问题,已被花千骨驱使到空中的宝剑失控转动,幸好周围空无一人,否则很有可能伤及无辜,宝剑不听使唤急得花千骨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好在英明神武的掌门人白子画及时现身制住飞行的宝剑,花千骨才得以继续练剑。

凡事皆有决窍,御剑亦是如此,花千骨纵有百折不挠的斗志亦需名师指点,白子画却拒绝收其为徒,一切皆因生死劫,从十六年出生那一刻起,花千骨便注定是白子画的生死劫克星,每每思及至此,白子画对其即怜又惧,怜是怜其从小孤苦无依命运多舛,惧是惧其足以威胁仙人命数的生死劫身份,欲破此劫,唯有杀生一条路可走,除此之外别无它法,宅心仁厚的白子画却始终狠不下心杀掉花千骨。

仙剑大赛即将如期举办,夺魁者将会成为白子画的亲授徒弟,所有长留弟子跃跃欲试,连花千骨也踌躇满志欲在仙剑大赛一展身手,这是她成为白子画徒弟的唯一途径,她必须要牢牢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昔日与四仙结义的山峰物是人非,白子画抚琴纵乐遥想当年,紫熏翩然而至于悠悠琴声中翩翩起舞。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孟玄朗顶着被逐出师门的风险亦不顾一切向花千骨求爱,世尊勃然大怒对其一通狠批,白子画则是风轻云淡任其发展,而花千骨对儿女思情毫无兴趣一心只想学艺。

孟玄朗当初未加入考核便入长留学艺,一切源自显赫的蜀国二王子身份,时光飞逝,物转星移,在长留修练已有一段时日,年迈的父皇忽然病危,孟玄朗向白子画请辞,白子画深知百善孝为先的道理允其下山回国探父。

仙剑夺魁热身比武大会如期而至,花千骨惜败霓漫天。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9集

仙剑大赛花千骨与霓漫天双双胜出

身为皇帝的孟父病重,风雨飘摇的蜀国急需新王继位,远在长留学艺的孟玄郎返回王宫探视病重的父亲,身为次子的他获父亲重视,好大喜功的大哥孟玄聪被父亲冷落一旁。

孟父弥留之际立孟玄郎为皇帝,对朝廷忠心耿耿的烈行云则被提拔为护国大将军,从此以后孟玄郎将在烈行云的协助下治理蜀国。

交待完身后事,孟父死在龙榻之上,孟玄郎悲痛欲绝大声嚎哭,孟玄聪因未能圆上皇帝梦心中的愤怒大过悲痛。

仙剑大赛举行热身比赛,霓漫天小胜花千骨,当晚霓父赠其一粒提升功法的药丸,仙剑大赛事关重大,霓漫天身为蓬莱岛公主只许胜不许败,她若一败,蓬莱岛的声威将会受到影响,霓父嘱其必须在比赛中夺得头名。

尹上漂是混入长留的七杀派妖人,长留弟子们正为仙剑比赛争得你死我活,尹上漂暗中赠送几根毒针给霓漫天,毒针能使人在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霓漫天处心积虑想在比赛中夺得头名,朔风曾被其要求假装落败,尹上漂提醒霓漫天若要获胜必须使用毒针。

仙剑比赛正式开始,霓漫天对战朔风,众目睽睽之下朔风被霓漫天掷出的毒针伤害,首战告捷令其即喜又忧,喜的是未辜负父亲寄予的厚望,忧的是恐会因为使用毒针遭至朔风反感,为解心中愧疚,霓漫天赛后向朔风解释原因,身为蓬莱岛主的父亲极其看重名声,为了蓬莱岛的名声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夺魁。

东方指点花千骨学会逆转剑法,白子画对擅出奇招的东方产生怀疑,东方曾向白子画简单介绍自己的身世背景,白子画依然对其疑虑重重。

仙剑比赛上,花千骨放弃使用东方传授的逆转剑法凭真才实学与尹上漂对战,两人拼个你死我活由花千骨获胜收场。

入夜,花千骨刻苦练功为即将到来的总决赛做好准备,杀阡陌现身欲授其不传绝招遭拒。深遂的夜空如同母亲的怀抱,花千骨扑入杀阡陌怀中感受久违的亲情。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10集

白子画收决赛落败的花千骨为徒

花千骨与霓漫天在仙剑首轮比赛先后胜出,两人一个凭真才实学获胜,一个凭旁门左道获胜,个中内幕只有朔风以及少数几人知晓。

总决赛即将到来,朔风有意劝阻花千骨参加比赛称其绝非霓漫天对手,花千骨对其忠告置若罔闻。好不容易盼到成为白子画关门弟子的机会,终极一战纵使有性命之忧她也要奋力一搏。

霓父在比赛来临之前赠送碧落剑给霓漫天,碧落剑乃上古凶剑之一,有其相助事半功倍,霓漫天再添一层胜算把握。

长留殿外,仙剑总决赛如期而至,众人端坐池外观战,霓漫天依仗碧落剑对花千骨步步紧逼,两人为夺头魁使出全力欲置对方于险境,花千骨徒手抓握碧落剑缠住霓漫天不肯撒手,两人对峙之时断念剑飘然而至欲护主,此剑乃白子画赠给花千骨的宝物,花千骨唤退断念剑欲凭真才实学战胜霓漫天,公正无私的她未能获得上天爱戴,霓漫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推入水中。仙剑头名就此与花千骨擦肩而过,白子画关门弟子的名额落在夺魁的霓漫天头上。

长留大殿,白子画不顾霓父反对欲收花千骨为徒,花千骨虽败犹荣,霓漫天依仗手中凶剑胜之不武,白子画当众展示霓漫天在决赛中使用的凶剑,霓父虽被拆穿底细依然不肯罢休,白子画曾许诺仙剑比赛夺魁者方能成其徒弟,霓漫天在仙剑比赛夺得头魁,按理说她应该成为白子画的关门弟子。

三尊充当调解人劝说白子画收花千骨为徒的同时一并收下霓漫天,白子画冷面无情拒其提议。霓父勃然大怒拉起霓漫天欲回蓬莱,三尊情急之下当众宣布收霓漫天为徒,朔风根基扎实获落十一举荐亦拜其门下学艺与霓漫天成为师兄妹,与花千骨姐妹相称的轻水则被一鹤发童颜的老者收为徒弟。

白子画正式成为花千骨的师傅,两人步入专供修身学艺的绝情殿,该殿山青水秀如同世外桃源,花千骨全程流连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