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花千骨》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06-30)2640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11集

花千骨灵宠糖宝化身成人

山青水秀的绝情殿,白子画向花千骨传授第一套绝学“云霄九式”,花千骨悟性太低难以在短时间内掌握云宵九式精要,白子画恨铁不成钢命其反复练招一百遍。

尹上漂表面是长留弟子,内里是单春秋的手下,绝情殿珍藏奇珍异宝,流光琴便是其一,单春秋原本计划在尹上漂成为白子画的徒弟侍机盗取流光琴,怎奈尹上漂未在仙剑大赛夺魁,单春秋失望之极大发雷霆,尹上漂在其怒骂声中称找霓漫天相助定能完成任务,霓漫天与花千骨形如水火,尹上漂欲借二人的敌对关系从绝情殿盗走流光琴。

花千骨学艺期间获白子画赠送七绝谱,此殊荣在整个长留界无弟子能享,由此足以见其获白子画重视。霓漫天从下山寻找轻水玩耍的糖宝嘴中得知此事,心中愈发加深对其仇恨。

绝情殿内有许多奇珍异宝,其中的千年冰莲是白子画从极寒之地移植回绝情殿的仙物,花千骨浑然不知摘取冰莲熬成一碗莲子汤,白子画获知莲子汤来原惊怒交加骂其无知,花千骨自知闯了大祸,只能一脸愧疚任其责骂。

蜀国王宫大殿,孟玄郎高坐龙椅获百官朝拜,护国将军烈行云在朝会结束之后劝说孟玄郎提防大哥孟玄聪,早在孟父病危之时,孟玄聪便暴露当皇帝的野心,孟玄郎虽已继位还需提防大哥造反,古往今来,历朝历代的皇家兄弟为了夺得王位不惜性命相争,烈行云担心孟氏兄弟重蹈先人覆辙。

轻水因孟玄郎下山回蜀国继承大业闷闷不乐,古往今来的帝王多半爱美人不爱江山,孟玄郎却恰好相反抛下轻水一去不复返。

花千骨安慰轻水之时,霓漫天现身挑衅,尹上漂藏于一旁手握毒针侍机而动,跟随花千骨多日的糖宝护主心切化身成人,霓漫天以一敌三毫无胜算只得停战。

糖宝化身为人形正式与灵虫形态告别,落十一未能第一时间识出糖宝身份,糖宝计上心来保持以往说话的腔调,落十一惊喜交加识其身份。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12集

花千骨被霓漫天暗箭伤害险丧仙资

霓漫天生性善妒极度仇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花千骨,尹上漂趁机提议寻找机会除掉花千骨,他的提议遭至霓漫天反对,花千骨固然可恨,霓漫天从未想过取其性命。

尹上漂见霓漫天尚存一丝良知,眼珠一转从身上掏出一瓶洗髓散,此物可致修仙者丧失仙资,将其涂抹于毒针上便能伤人于无形中,只要霓漫天找到适当机会定能借毒针伤害花千骨,从而令其丧失仙资再无修仙能力。

尹上漂的主意绝妙之极,即保全了花千骨的性命,又令其终生无法修仙,霓漫天惊喜交加藏好涂了洗髓散的毒针侍机而动。

花千骨身处险境浑然不知,杀阡陌现身绝情殿带其离开长留游山玩水,在返回绝情殿的路上,花千骨被忽然出现的霓漫天拦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霓漫天趁机向其发难掷出毒针,紧急关头朔风路见不平现身相助,但他还是晚了一步,花千骨已被毒针扎伤即将丧失仙资。

涂在毒针上的洗髓散不久之后在花千骨体内生效,白子画不顾紫熏反对损耗百年修全力施救,花千骨获其输送内力不但渡过了危险,还幸运打通了仙脉。天下万事皆有根本,马步是习武根本,仙脉是修仙根本,花千骨因祸得福打通仙脉,日后定然不可限量。

月黑风高,白子画在紫熏面前发誓找出伤害花千骨的元凶,长留有八千弟子,其中必然藏有外派奸细。

花千骨无原无故中毒受伤着实令人费解,护主心切的糖宝愤愤不平誓要找出伤害主人的凶手,花千骨暗自回想在返回绝情殿的路上与霓漫天决斗情景,再加上插入背部的毒针已被取出,足以证明行凶者是霓漫天。

长留山中,花千骨与霓漫天不期而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霓漫天面对花千骨展示的毒针未否认所作所为,白子画为救花千骨已损耗百年修为,花千骨一心将霓漫天当成友人,对方却阴狠手辣屡次置她于险境,如此恶友,不交也罢,二人就此成为陌路。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14集

孟玄郎与东方争夺花千骨

落十一领着本派弟子离开长留修练,一行人在蜀国暂住,孟玄郎游说花千骨搬入皇宫居住,霓漫天故意与花千骨唱反调反对住进皇宫,深爱孟玄郎的轻水极力表态愿入皇宫居住,为人冷漠的朔风对是否入住皇宫不置可否,落十一在众人欲投票做决定之时提出搬到城外露营。

孟玄郎贵为皇帝跟随众人出城,东方已然成为他的情敌,他决定与东方公平争夺花千骨,二人一个贵为蜀国皇帝,一个贵为蜀国大学士,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果真是红颜祸水害人不浅。

皇宫入口,轻水欲入宫被烈行云阻拦,烈行云为人呆头呆脑行事死板,轻水不得已之下只得另找入城办法,皇宫外面建有一堵城墙,轻水借助一条长布爬墙而上被一只飞行的小生物吓坏坠墙落地,爬墙入宫宣告失败,轻水心有不甘欲钻狗洞被守卫逮住,守卫将其扭送到皇宫入口处,烈行云网开一面允其入宫见孟玄郎。

京城街头,略通医术的花千骨无偿为穷苦百姓看病,身在皇宫的孟玄郎遭轻水求爱,二人是郎无情妹有意,轻水求爱遭拒伤心离去。

孟玄郎得知花千骨在东方的陪伴下于京城街头为百姓们看病,计上心来装病派出烈行云请花千骨入宫,东方趁机装病与孟玄郎争风吃醋,二人鳖脚的演技被花千骨识破。

七杀派即将攻打太白门,落十一带领弟子们离开蜀山前往太白门打援,东方送走众人回宫复命,花千骨临走之时未向孟玄郎道别,孟玄郎心中一动决定派出援兵支援师兄弟们。

落十一领着众人一路急行向太白门赶去,一行人行至一片草木茂盛的树林中,入林之时还是艳阳天,入林之后天色昏暗似有杀气,众人打起十二分精神一边行走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一伙佩戴面具的魔兵忽然现身林外的乱石滩上,落十一反应神速带领众人就地隐藏,魔兵们杀气腾腾向林中行来,为首的头领似是察觉到树林中藏有活人。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15集

正邪对决花千骨持神器力挽狂澜

草木茂盛的树林中,落十一为首的长留弟子安营扎寨,奸细尹上飘暗中放飞信鸽与单春秋联络,单春秋收到信鸽派出妖兵奔赴树林。

落十一在营地外围布下结界,尹上飘于深夜中施展法力破坏结界引入妖兵,花千骨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力战妖兵,其余长留弟子相继苏醒齐心协力应战,再加上负责侦查敌情的朔风与霓漫天返回营地,妖兵们处于下风落荒而逃,营地危机得以解除,花千骨猜测妖兵只针对她一人,妖兵定是图谋她手上的拴骨链。

营地的结界被人破坏,队伍中有内奸!如果是妖兵直接破坏结界定然弄出声响,由此可以断定有人在营地内部破坏结界引入妖兵。

尹上飘正是潜伏在长留的七杀派奸细,花千骨佯装与朔风离开营地引其露出真面目,入夜之后,尹上飘悄然在营地外面放飞信鸽,他已在信鸽上绑了一张纸条通知妖兵夺取花千骨携带的拴骨链,信鸽刚飞升空中,花千骨及时现身将其打落,尹上飘底细被拆穿转身就跑,花千骨紧随其后穷追不放,二人手持宝剑展开决斗,尹上飘稍逊一筹败在花千骨手中,不等花千骨将其绳之以法,霓漫天随后而至将其杀害。

霓漫天杀害尹上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秘密,她曾经屡次欲加害于花千骨,尹上飘极有可能当众揭她的底,所以她必须除掉尹上飘。

单春秋率领妖兵攻打太白门,掌门人绯颜法力不济在激战中受伤退败,花千骨获得白子画赠送的流光琴对付妖兵,许多妖兵被琴声散发出来的声音击退,七杀派喜食人体器官的妖女般若花向花千骨施毒,杀阡陌及时现身以最高领袖的身份逼其为花千骨解毒。

流光琴是绝世神器,杀阡陌动了贪念向花千骨索要流光琴,东方担心杀阡陌伤害花千骨,主动提出与七杀派决一胜负,杀阡陌接受了东方的提议,众目睽睽之下,东方手持羽扇轻描淡写与杀阡陌为首的七杀派对峙,仿佛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伙乌合之众。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16集

白子画现身太白门 杀阡陌败走

太白门大殿,一股肃杀气息悄然在空气中漫延,大部份人都对无恶不作的七杀派充满畏惧,唯独东方手持羽扇云淡风轻接受旷野天第一局挑战,众目睽睽之下,旷野天划开虚空布下一阵,东方入阵进入一处幻境中,许多金黄色的假人伫立在黑暗中,他在假人中踱步片刻找到破解之法轻松出阵。

正邪对决首战告捷,太白门弟子信心暴涨欢呼雀跃,杀阡陌气急败坏派出蜀山叛徒云翳对决同门云隐,云翳佩戴面具不肯露出真容,云隐曾从花千骨嘴中得知云翳长得跟他一模一样,同门二人当众厮杀离开太白门迟迟不归,对决双方只得判定第二局为平局。

第三局对决双方未能立时选出合适人选,孟玄郎带领一支禁卫军突然现身,他的手下全是凡夫俗子,如与妖兵开战胜算不大。饶是如此,他无视七杀派在场深情慰问受伤的花千骨,这令单春秋看在眼中恼怒交加,花千骨似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人见人爱,杀阡陌本来可以强夺流花琴却愿与太白门展开三轮决斗,唯有除掉此女方能令其恢复杀戮本性!

心念及此,单春秋出奇不意当众将花千骨俘到空中,眼看花千骨就要死于非命,白子画现身将其救下,他的出现给整个太白门带来希望,长留掌门驾临定然能力挽狂澜。

太白门殿外,杀阡陌与白子画展开惊世一战,众人屏气凝神观看百年难遇的高手对战,白子画技高一筹小胜杀阡陌,爱美的杀阡陌心痛头发被打断,遂提出与白子画比试外力,白子画法力高强样样精通,杀阡陌与其比试外力推鼎再次落败。撤退之时,他无可奈何命令单春秋归还一件法器给白子画,法器乃不归砚属于十方神器之一,白子画得到不归砚再加上另外二方神器,总共得到三方神器。

花千骨受伤卧床调养,东方似是有话要说,经过再三思虑,他决定暂时隐瞒自己的秘密。

太白门掌门绯颜设宴款待八方来客,席间白子画获赠太白门神器幻思铃,长留派一家独大持有四方神器引起各派掌门不满。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17集

花千骨醉酒与紫熏斗香大获全胜

太白门大殿,众人齐聚殿内饮酒作乐,居心不良的霓漫天向花千骨频繁敬酒,个性好强的花千骨着了她的道连喝数杯酒醉得不分东西,紫熏是制香高手精通世间各种香料,霓漫天趁机代表花千骨向其发出斗香挑战,说到斗香,当世恐怕无人有能力与之匹敌,不过醉酒的花千骨则不然,双颊绯红的她没有弄清自己几斤几两便公然接受紫熏斗香挑战,霓漫天欣喜若狂站于一旁等着看好戏。

出人意料的是花千骨正确说出紫熏调制的三道香露包含的配方,最后一道香露配方包含紫熏伤心之泪亦被她说对,换成旁人,恐怕想破脑袋也料不到第三道香露还包含一味伤心之泪。

来而不往非礼也,轮到花千骨展示一道自主调制的香露,其中一味配方源自白子画的枕边,花千骨曾将一包香囊放在白子画入睡的枕头下方,百日过后她取出香囊调制出一道世间独有的香露。

紫熏惊怒交加利用仙术传音责骂花千骨对白子画动了情念,花千骨听完紫熏的传音面色难堪,白子画一眼猜到紫熏利用传音术向花千骨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紫熏在斗香比赛败给花千骨,发出斗香挑战的人是霓漫天,紫熏对霓漫天心怀不满欲痛下杀手,霓漫天视死如归称对花千骨恨之入骨,紫熏计上心来嘱其从此以后监视花千骨的一举一动。

花千骨喝醉酒坐在石山下胡言乱语,孟玄朗现身扶住从石上下来的花千骨,二人难得近距离接触,孟玄朗欲吻花千骨之时白子画忽然现身,他带着花千骨坐船回长留,花千骨因为喝醉酒在船上昏睡三天三夜,她苏醒过来之时木船还在海上航行。

入夜,海面上月郎星稀,白子画一时兴起传授一套新剑法给花千骨,新剑法妙不可言,花千骨在甲板上依样画葫芦练习新剑法,她的身姿轻盈飘逸,月色下的甲板上翻转一团白色的身影,与水天一色的海洋连成一体,营造出一幕如梦似幻的场景。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18集

紫熏由爱生妒欲杀花千骨

情念是修仙大忌,绝情池水能察觉到动了情念的长留弟子,许多弟子入池接受池水考验,霓漫天虽然争强好胜但心中了无情念,她与朔风在绝情池中有惊无险走了一圈回到岸上。

已经动了情念的花千骨提心胆吊进入绝情池,众人皆不知她已动了情念,池水有所察觉浸伤了她的脚部,她忍痛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佯装平安无事回到岸上。

绝情殿内,认定花千骨动了情念的紫熏与白子画争吵不休,白子画对修练多年且是长留五仙的紫熏倍感失望,以她的身份理应静心修养与世无争。

糖宝从落十一手中借了一瓶金创药治好花千骨的腿伤,东方离开蜀国办事顺道入绝情殿探视花千骨,白子画一反常态允其在绝情殿借宿。

房内,霓漫天清扫地板在不经意发现地上留有一行清水写出来的文字,文中包含花千骨姓名以及验生石,紫熏从霓漫天嘴中得知有人暗留文字,渐渐猜到与花千骨有关联的的验生石内含不为人知的秘密。

白子画将花千骨滴过血的验生石存于绝情殿,紫熏前往绝情殿提出观看验生石遭拒,一块小小的验生石藏得如此严密,这令她愈发相信其中定有另情。

趁着白子画离开绝情殿,紫熏再次返回存放验生石所在,她察觉到虚空中隔有结界,一块小小的验生石动用结界保护,足以说明此石非比寻常。紫熏消耗大量功力突破结界找到花千骨的验生石,远离绝情殿的白子画有所感应匆忙折返,为时晚矣,紫熏在他返回之时已然观过花千骨的验生石,她惊讶地发现花千骨竟然是白子画的生死劫,更让她百思不解的是,白子画明知花千骨的底细反而关爱倍至收其为徒,如果换成别人早就除之而后快以免带来无穷后患。

紫熏暗升杀念欲除掉花千骨,在绝情殿借宿的东方被其法力重伤昏迷不醒,白子画及时现身救下花千骨,他一再忍让反而助长紫熏的私欲,愤然之下他提出与紫熏断绝来往,紫熏逼不得已只得同意以后不再伤害花千骨。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19集

东方获杀阡陌施救

上仙也有犯错的时候,长留五仙之一的紫熏闯了大祸误伤东方,她袭击花千骨之时将芷阳之气传到东方体内,东方唯有排除芷阳之气方能苏醒,情况紧急,不容刻缓,紫熏运功为东方运功排除芷阳之气,因为之前突破结界伤了元气,她已经没有能力再搭救东方,白子画担心紫熏运功过度劝其另想办法,唯一的办法只能向杀阡陌求助,紫熏曾是七杀派弟子,她当年背叛师门转投长留,再加上杀阡陌并非正义人士,在无利可图的前提下他定然不会为东方排除芷阳之气。

阴气森森的七杀派大殿,杀阡陌为首的妖人一脸敌意注视来自长留的紫熏,如果不是东方受伤,昔日的七杀派弟子紫熏恐怕不会主动上门求助,杀阡陌非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再加上他与东方非亲非故,他毫不客气回绝了紫熏的救人要求。

阴险狠毒的单春秋忽然出手与紫熏斗法,紫熏因元气大伤招架吃力,杀阡陌趁机将其软禁。

白子画闻讯而至要求杀阡陌放人,一名小妖扮成紫熏怪腔怪调扑进他的怀中,他已经识破小妖的身份迅速移动身形现身别处,杀阡陌戏弄玩了白子画向其提出一个条件,只要白子画赠送流光琴,他才愿意出手救东方,否则免谈。

花千骨获知杀阡陌意在流光琴,悄悄偷走流光琴前往七杀派,杀阡陌获得流光琴出手为东方排除芷阳之气,东方从鬼门关走了一转回来不久之后将会苏醒,杀阡陌救完了人来到一口冰棺旁边弹奏流光琴,冰棺内躺着一名面容秀丽的年轻女子,杀阡陌坐在冰棺旁边深情抚琴喃喃自语。

花千骨升起好奇心来到冰棺旁边,杀阡陌惊喜交加指引她观看冰棺内的年轻女子,棺内的年轻女子叫琉夏是杀阡陌的妹妹,当年杀阡陌眼睁睁看着妹妹琉夏死在长留弟子手中。往事不堪回首,妹妹琉夏与花千骨长得颇有几分相似,这正是杀阡陌为何初见之下便将花千骨当成妹妹的原因。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20集

花千骨重返出生之地得知父亲死因

花千骨资历尚浅还需磨练,白子画带其下山入凡尘历练,师徒二人乘一叶扁舟顺水前行,两岸景色美不胜收,花千骨一扫心中愁云笑逐颜开。

爱情,总能令人身不由已,蜀国一别,轻水与孟玄朗天隔一方,正所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轻水按捺不住内心的思念离开长留潜入蜀国王宫,正在宫中练剑的孟玄朗险些把她当成是刺客,直到她摘下头纱露出真容方才化解误会,孟玄朗仅将轻水当成好友,轻水却对其一往情深。二人可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多年以前,生于莲花村的花千骨因被村民们认定是不祥之人遭到排挤,在她十六岁那年父亲患上重病,村民们不但不施予援手反而放火焚烧花家,当时下山历练不能使用法术的白子画就在花家门外,他如果使用法术救花父就会失去做掌门的资格,无奈之下他选择袖手旁观。

时隔多年,白子画带花千骨故地重游,他怀着内疚的心说出花父死亡真相,花千骨获知真相如遭雷击,紫熏趁机现身称当年与白子画故意不救花父,为了破坏花千骨与白子画的师徒情份,她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抹黑自己的上仙名誉亦在所不辞。

花千骨在紫熏的挑拔下心情失落跑到村外的后山独自伤感,一伙村民悄然现身出奇不意绑住了她,村民们多年以来一直把她当成妖孽看待,她再次返回莲花村引起了公愤。

村民们将花千骨绑在木桩上欲点燃柴草,多年以前家园被村民们焚烧的一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在仇恨的驱使下大声怒吼挣断绳索欲取所有村民性命,所有村民吓破了胆调头奔逃,其中一个年轻村民跑在最后被花千骨抓住,花千骨欲痛下杀手被白子画阻拦,紫熏现身一旁暗施传音术怂恿她杀掉年轻村民,一个小女娃闻讯而至大声嚎哭搂住年轻村民不松手,二人是父女关系,父女二人生离死别的情景打动了花千骨,她最终放走了年轻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