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年前 (2015-07-10)701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1集

叶蓁偷逃出宫首遇苏誉

故事从叶蓁的自述开始,叶蓁是唯一能够开启华胥引的人,多年以前叶蓁是卫国的公主,她对敌国陈国的世子苏誉情根深种,并为了心爱的男子忤逆了父王,成了亡国的罪人,最终叶蓁选择跳城殉国。叶蓁直到死也无法释怀,她觉得是苏誉利用了她,而这一切只有在迷雾森林才能解开……

陈国公苏珩身染重疾,王后表面虚情假意,实则意欲谋权篡位,其狼子野心被陈国公看穿,及时派出大公子苏誉阻拦前往圣殿夺取圣火的二公子苏榭,并成功取得圣火。

五年一度的祀月节就要到了,各国都在找阴时生人,陈国公对大儿子苏誉说只要他以把阴时生人带回来,他就将圣火传给苏誉,到那时苏誉就是举国公认的世子了。苏誉带着他的老虎宠物大黄出发寻找目标人物。被软禁的王后刘心慈拼命怂恿苏榭杀了苏誉。

卫国文昌公主调皮捣蛋,为了参加祀月节决定偷溜出宫去永安城,卫国公叶远玄下令女将宋凝严密把守雀霞宫,绝对不能让公主离开卫国半步。公主叶蓁趁宋凝护送父王出行时,用迷烟迷倒了看守的士兵,并打扮成侍卫混在随行队伍中。夜晚大黄误闯进叶蓁的营帐,竟与叶蓁十分地投缘,苏誉寻找大黄时救了叶蓁一命,逃跑时两人坠落山崖,所幸并无性命之忧。原来刺客竟是二公子派来追杀苏誉的,听手下人说苏誉是带着一个女子从卫国军营出来的,于是苏榭怀疑那女子就是他们所要找的阴时生人。

卫国公得知女儿被人劫持掉下了山崖震怒无比,宋凝请求卫国公留她一命寻找公主的下落。

苏誉说自己要找一个十六岁的姑娘,这个姑娘通灵性,除了蛇,所有的动物都愿意与她亲近。叶蓁越听越害怕,怎么这人嘴里描述的姑娘那么像自己呢?

宋凝一直没有叶蓁的消息很焦急,幸亏叶蓁的宠物小雪带来了叶蓁的亲笔信,卫国公下令让宋凝带人去追,吩咐一定要在叶蓁进入永安城之前找到她。

此时傻呵呵的叶蓁正被苏誉耍得团团转,苏誉为了试探叶蓁是不是正是自己要找的人,故意让她被蛇咬,再利用“解药”控制着叶蓁,让她听命于自己当他的使唤丫头,叶蓁每天都想办法如何能够从苏誉的身边逃脱,但当有一天苏誉的护卫秦紫烟找到他们,并对叶蓁说她已经自由了时,叶蓁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她记住了这个男人,她从苏誉的汗巾上看到“慕言”二字,就以为这是他的名字。

郑嘉颖、林源演绎《绝爱之城》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2集

云公主利用叶蓁开启华胥引

苏榭故意让手下传消息回陈国,说苏誉是被卫国军队追杀,掉入悬崖身亡,尸首未见。陈国公心知苏誉坠崖定是苏榭搞的鬼,他即刻命陈国将军沈岸赴永安城阻止苏榭的阴谋,决不能让他们兄弟二人自相残杀,并命沈岸找到苏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苏榭得知苏誉就住在城中的客栈,决定亲自率兵去刺杀哥哥,但被哥哥反将一军,尴尬之余苏榭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他让苏誉交出圣火,正在剑拔弩张之际,沈岸出现打了圆场。他从国家大义出发,让苏誉苏榭两兄弟以江山社稷为重,同心同德使陈国在九州所向披靡。

叶蓁一人独行前往永安城,路过一家粥铺,原想喝碗粥休息一下,却不承想遇到了以开粥铺为名侨装改扮的九州天子君玮,一碗粥将叶蓁迷翻在地。不料叶蓁根本不怕迷药,反引来众多黄蜂追着君玮蛰,吓得君玮抱头鼠窜。

卫国士兵发现了叶蓁在永安城门留下的记号,及时汇报宋凝,士兵建议宋凝找永安城校尉张大人帮忙寻找公主,这些年他没少拿卫国的好处。但因卫国国力弱小,张督府根本不把宋凝放在眼里,一怒之下,宋凝拔剑单挑整个都尉校场,无人能敌,幸得沈岸赶来解了张督府的围。

被大黄蜂蛰了满头满脸包的君玮逃回了家,被他姑姑云公主君弄云一顿数落,云公主告诫侄子他肩负着君氏家族收复九州的希望,君玮被姑姑这些反反复复的套话搞得烦不胜烦,只得边做鬼脸边敷衍。管家急急忙忙前来禀告云公主,说是天降祥瑞,花园里的铜镜居然开始有动静了,云公主急到现场勘查后断定是有阴时生人来到了永安城。云公主让管家开启仪式,然后由她以血祭剑,将阴时生人吸引过来。

宋凝与沈岸单挑,沈岸明显实力更胜一筹却故意示弱,愿意充当和事佬,但心高气傲的宋凝不屑与张督府这等小人再打交道。

云公主为了找出阴时生人决定做一场戏,通知各国诸侯举行祭祀大典,各国诸侯对当下各界流言议论纷纷。云公主以自身之血祭剑,此时正在街上游玩的叶蓁突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来到祭祀现场,并迷迷糊糊晕倒在地。云公主断定叶蓁就是她要找的阴时生人,所谓阴时生人就是指八字的五行属性全部属阴,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催动华胥引。看着叶蓁,云公主不禁仰天高呼:天不亡我君家。

卫国公上门求云公主放了自己的女儿,但云公主却许诺卫国公半壁江山,利欲薰心的卫国公在云公主描述的美好前景中迷失了方向,决定把女儿交给君家。苏誉在旁偷听了云公主和卫国公的全程对话,不禁感慨叶蓁居然被亲生父亲拿来做交易,真是一个可怜人。

云公主决定用叶蓁开启华胥引,君玮数次阻止云公主未果,被人拖离了现场。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3集

叶蓁对苏誉情根深种

秦紫烟对苏誉说传说阴时生人的手贴到真言壁上显形之后,就会流尽鲜血而死。眼看叶蓁一步步走近真言壁,苏誉自语道绝对不能让她死,未等显形苏誉就迫不及待地生出一对大雕翅膀展翅过去救走了叶蓁。叶蓁清醒过来看到又是苏誉救了她,姑娘的芳心顿时就被苏誉占满了。

叶蓁和她的慕言哥哥高高兴兴地逛集市,苏誉的随从跟在他们身后都不知道自家的公子是何想法,为了一个臭丫头居然放弃得到华胥引的机会。苏誉将玩累了的叶蓁背回了客栈,叶蓁面对即将到来的别离十分不舍,苏誉也开始犹豫是应该把叶蓁带回陈国还是应该放了她?

叶蓁将装有圣火的密匣还给了苏誉,但苏誉却发现匣内的圣火不见了,原来这至阳之火被至阴之身的叶蓁吸入了体内。如果不及时将圣火取出,叶蓁将有生命危险。苏誉决定用自身的功力帮叶蓁将体力的圣火逼出。

卫国公找云公主要人,君玮说他凭直觉靠百螟虫可以找到叶蓁。果然跟着百螟虫他们找到了被苏誉救回一条命的叶蓁,当叶蓁恢复意识时已经身处卫国公的马车在回卫国的路上了。面对父亲的追问,叶蓁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说,叶蓁仿若一夜之间长大,曾经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日子恍若昨日。这些日子的经历让她懂得了忧愁,懂得了为一个人牵肠挂肚。

回到陈国的苏誉对父王谎称阴时生之人虽被他抢来,但因受圣火所伤不治身亡,现将圣火带回,陈国公龙心大悦,表扬儿子保住了他的生命之火,这世子之位苏誉当之无愧。

陈国大军入侵卫国,并顺利拿下了桑阳关,对卫国之战旗开得胜,苏誉恭喜父王,但陈国公拍案而起,怒斥儿子为了儿女私情放走了阴时生人。他再次给了儿子一次机会,让他率兵攻打卫国并一定要最先抢到阴时生人。

云公主得知卫国桑阳关失守,传书卫国公,欲派出使臣求娶文昌公主,以保住阴时生人,到时君卫两家联手,共谋天下。君玮得知姑姑要自己娶文昌公主虽然有点意外,但内心还是有点窃喜,但叶蓁却坚决不肯答应这门婚事。

苏誉与沈岸商定了战术,决定两面包抄围攻卫国。宋凝留书一封给叶蓁率兵应战,信中规劝叶蓁应以国家为重答应和天子的婚事。沈岸和宋凝又见面了,正当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时,苏誉率兵好整以暇地前往卫国的后方。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4集

宋凝沈岸产生惺惺相惜之情

叶蓁为了避开侍女在宫中居然遇到了君玮,君玮一身花农打扮,因为之前的过节两人一见到面就开始拌嘴。卫国公和属下经过花园,看到女儿和君玮聊得不亦乐乎,立即让属下传令谁都不许打扰这个花农,准他在宫中来去自由。

沈岸比武输给了宋凝,只得遵照两人的约定在陈国的军营挂上了白旗。宋凝大哥带来丞相之子悔婚的消息,但宋凝听到这一消息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她说自己要嫁就嫁真心爱她的人,要嫁就嫁一个当世的英雄,若是没有她宁愿等上一辈子。

翌日,宋沈之战继续,并约定输了之人要将白旗挂在自己的身上。经过一番激战,宋凝依靠宋家传家宝护心镜险险取得胜利,临走不忘关照沈岸将白旗挂在身上。经过几战沈岸终于承认宋凝确实是一员猛将,是值得他尊重的对手。两人在数次交手中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情。

苏誉部队遭遇袭击,仅苏誉和紫烟两个逃出重围。沈岸因已三日没有苏誉的消息非常焦急,他怀疑是内部人泄露了消息,苏誉同样怀疑袭击自己的并不是卫国人,而是有人根本不想他坐在世子的位置上而处心积虑安排的。

沈岸在军帐中遭到偷袭,并被软骨散迷倒绑走,醒来才发现是父亲中军大人沈滨绑的自己。父亲告诉沈岸,苏誉的部队已经在路上全军覆没,所以儿子这一战必败,他是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绑走儿子,不想让他铤而走险。但沈岸誓要与苏誉共进退,沈滨无奈尊重了儿子的决定。

宋凝大哥准备了必胜神器——离火,但宋凝知道离火所到之处生灵涂炭,虽明知离火一出卫国必胜,但她总觉得胜之不武,高兴不起来。重回军营的沈岸也在给将士们鼓劲,告诉他们做为军人的字典里没有畏惧和退缩两个词。宋凝和沈岸来到阵前决一高下,宋凝战败但沈岸却放弃了夺她性命的机会。看着卫国军营里飞出的个个离火,沈岸嘶吼宋凝使诈,眼看中了离火之毒的沈岸翻落山崖,宋凝不顾个人安危追随而下救出沈岸,她暗暗发誓沈岸留她一命,她必要还他一命,直到将债还清。匆匆而来的苏誉只看到了满目的疮痍,中军大人赶来救援却只听到儿子战死沙场的噩耗,不禁怒斥世子,为何明明他和沈岸一同出征,沈岸殒命,而世子却安然无恙?

辛芷蕾《华胥引》剧照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5集

苏誉再次救叶蓁于危难之中

漫天大雪中,宋凝用简易拖车将受了重伤的沈岸拖到一个山洞安置下来,追兵循着血迹追到山洞,宋凝寡不敌众,千钧一发之际沈岸拼尽全力刺杀追兵,救下了宋凝。

叶蓁在得知宋凝为了擒拿陈国大将沈岸孤身涉险,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后焦急异常,想着去求父王再增派官兵搜救,无意中得知父王正筹划着将自己嫁给天子,一时生气转身就走竟忘了自己前来的初衷。

沈岸伤寒症发作,洞外寒风呼啸,洞内只有一个火堆可供取暖,沈岸迷迷糊糊间不停地喊冷,宋凝情急之下不顾男女之别紧紧地抱着沈岸,两人共同抵御严寒。

卫国公吩咐守卫严加看守公主,生怕自己调皮捣蛋的女儿会在大婚之前出幺蛾子,叶蓁果然打算离宫出走,她背着简单的行李一路躲避着巡逻的看守,误打误撞地走进了君玮的房间。叶蓁不知眼前的男子正是自己偷跑出宫想要摆脱的准夫君——九州天子,她求君玮带自己出宫,君玮用蔓珠沙华做成船载着叶蓁出宫,叶蓁对他这种“拐带良家妇女”的方式非常满意。

沈岸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双目失明且失去了受伤后的记忆,他心知是身边的女子救了他,追问姑娘究竟是谁?宋凝觉得沈岸必对自己恨之入骨,自己一开口说话就会露馅,于是决定扮作哑女,用手写的方式告诉沈岸自己是在路边看到受伤的他而出手相救的。沈岸觉得自己有辱了这位姑娘的清誉,于是承诺待自己伤愈后一定给她一个交代。

朝臣启奏陈国公,己方出兵五万,不但拿不下鑫野城,甚至连大将军沈岸也生死未卜,世子苏誉为逃避罪责再次出逃。刘夫人则在众多被收买的大臣的极力游说下被放了出来,趾高气扬地回到长阳宫。

苏誉潜入卫国军营查探,意外地发现他们的致胜法宝居然是令人谈之色变的离火,他不想自国的将士再作无谓的牺牲,于是来到陈国中军帐中恳请带兵统领曹将军退兵,但曹将军只认大王或中军大人的命令,苏誉见劝阻未果只得要求和曹将军共同出兵。

曹斌抓捕大批卫国百姓前去攻城,其中就有刚刚成功逃出宫来的叶蓁。苏誉在地上发现了自己的手帕意识到叶蓁有危险,他快马加鞭冲向卫国城门,心里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一定要救出蓁儿。曹斌在卫国城门外一批批杀死卫国的百姓,只见苏誉从天而降救走了叶蓁,叶蓁的伤并不严重,但苏誉却坚持给她喂了绝无仅有的一颗续命丹,秦紫烟看着自家公子在叶蓁面前已经毫无理性可言气得不轻。

曹斌听侍卫说世子救了卫国的那个阴时生人,并将她留在自己的营帐中疗伤,于是决定一探虚实,叶蓁在帐内听到脚步声临近吓得瑟瑟发抖,幸亏苏誉及时赶到。苏誉看到叶蓁的伤口裂开温柔地帮她包扎,叶蓁颤声质问苏誉自己到底应该叫他慕言哥哥还是陈国世子?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6集

叶蓁苏誉两情相悦

叶蓁越说情绪越激动,随手拿起桌上的刀插向苏誉的胸口,而苏誉为了能让叶蓁心里好过竟然不躲不避,硬生生地挨了一刀。叶蓁看着苏誉血流如注的胸口,心疼得无以言表。

暴风雪中宋凝奋力拉着沈岸前行,终于力竭倒地,沈岸勉力爬到宋凝身边,两人手拉手晕倒在雪地里,幸得好心人将他们救起。宋凝在沈岸手心里写道等雪停了就去找大夫替他看眼睛,沈岸高兴地说自己从没这么想睁开眼看过,他真想看看自己的救命恩人长什么模样,并想娶她为妻。宋凝甜蜜之余是满心的忧虑,她无法想象沈岸重见光明那一刻,看到自己的救命罪人居然就是害他的人,那时他会是一个什么反应?宋凝此时终于明白牵肠挂肚、百转回肠是什么滋味了,一直以来自己总认为爱不过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游戏而已,如今老天却让她爱上了沈岸,两人一起经历生死虽然过程艰难,但再多的磨难也无法与内心的甜蜜相比,沈岸已成为宋凝这辈子愿意用生命去换取的人。

叶蓁始终对陈国攻打卫国耿耿于怀,她认为是陈国的狼子野心让卫国的百姓颠沛流离,苏誉告诉她这是乱世,如果卫国与陈国势力倒置,战争同样会发生,爬到权力的顶峰、开疆辟侯是每一个诸侯不可磨灭的野心。但叶蓁根本无法听进去,她绝情地对苏誉说只希望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他。

两国交战之日,卫国公下令开坛作法,他要让陈国公苏珩好好看看他们是怎么死得彻彻底底的。随着卫国公作法,战场上顿时地动山摇,山上碎石纷纷滚落,作战官兵被无人幸免于难,为了救叶蓁,苏誉也被埋入碎石之中。这日一战陈国中军大人陈滨派出的五万大军全军覆没,包括曹将军也沙场殒命。

叶蓁徒手从乱石堆里扒出血人一般的苏誉,她以为苏誉必死无疑,抱着心爱的人叶蓁哭成了一个泪人,声称和苏誉生不能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君玮率人赶到见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心爱的人君玮还是不顾自己身上有伤,用完了身上蔓珠沙华的种子才算是救回了苏誉一命,叶蓁欣喜地扑到苏誉身上,却浑然没有发觉君玮已因为过度使用内力而摇摇欲坠。经此一劫后叶蓁终于答应苏誉不再离开他。君玮则以主上和救命恩人的双重身份警告苏誉不得让叶蓁受半点委屈,否则定要收回他的这条命。

山路通了,宋凝要上山替沈岸求医,临走时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一掰为二,两人各留一半。宋凝来到城里发现大哥到处在找自己,她生怕被大哥发现沈岸不敢现身相认。柳大夫派了自己的哑女随宋凝下山医治沈岸,宋凝知道自己被大哥找到是迟早的事,她将沈岸托付给哑女照顾。

陈国公给苏誉带来书信,说是听闻儿子和卫国公主两情相悦,决定恕他无罪,并准备向卫国求亲,令两国休战,承诺与卫国再无战事,苏誉看了只觉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把这一好消息告诉叶蓁,两人天真地以为幸福的生活正在向他们招手了。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7集

天子赐婚叶蓁和苏誉

卫国公看着陈国送来的和亲书仰天长笑,仿佛看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话,他傲慢地说文昌公主已经许配给了天子,又怎么可能再嫁给陈国的世子?苏珩刚刚损了五万精兵,立马就跑来提亲,其狼子野心够狠毒的。

下人来报宋凝宋将军找到了,且已回宫,陈国则派侍卫队将公主送了回来,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又见面了。叶蓁告诉宋凝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之前跟她提起过的慕言公子就是陈国的世子,陈国已经派人上门提亲了,叶蓁开心地说原本以为两人已经没有希望了,没想到上天还是非常眷顾她的。

沈岸在哑女的照料下一天天恢复着,沈岸告诉哑女自己叫沈岸,是陈国的大将军,并问哑女能否告诉他自己的芳名?哑女羞涩地在沈岸手心里写下柳萋萋三字。沈岸说他一辈子都会记住这个名字。

叶蓁听说自己的喜服都已经做好了,一心以为父王答应了陈国的求婚,她高兴地跑到父王面前撒娇,当听说父王是要让自己和天子结婚,叶蓁坚决不允,她说自己爱的是陈国的世子苏誉,卫国公一巴掌甩向女儿,他怒斥陈国狼子野心,叶蓁身为公主不为社稷考虑,至少也要顾全父王的颜面。叶蓁哭着说自己也恨陈国,恨那些挑起战争的人,她不是没想过放下这段感情,但试问父王如果遇到一个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人,怎么才能抛下这段感情呢?更何况陈国愿意以联姻的方式休战不是最好的和平吗?卫国公依然想要说服女儿嫁给天子,他说这桩婚事无论是为国还是为己都是一桩好买卖,叶蓁梗着脖子说自己不卖!卫国公对着叶蓁怒吼,从今天开始,她一天想不通就关她一天,一世想不通就关她一世!

卫国拒绝了陈国和亲的请求,这让陈国公大失颜面,但苏誉却表示非文昌公主不娶,陈国公决定修书天子,让天子定夺。正当卫国宫里叶蓁和父王闹得不可开交时,天子驾到,君玮故作轻松说自己和叶蓁之间只有朋友之谊,若让叶蓁和苏誉有情人终成眷属自己也算是成就一段佳话。卫国公见天子发话只得就坡下驴,但要让陈国答应两个条件,一是陈卫两国永不交战,二是他们婚后必须在卫国居住。

沈岸的眼睛终于治好了,拆掉纱布他终于见到了“救命恩人”的模样。此时沈岸之父也找到了此处,明显沈滨并看不上这个不起眼的哑女,他让儿子想清楚这里面的利益轻重。萋萋下定决心要跟沈岸走,她说只要有沈岸在,自己什么都不怕。柳萋萋来到将军府觉得一切都是新奇的,贴身侍女容敏一一向她作介绍,沈岸承诺等忙完公务就会尽快与她大婚。

陈国公明里要与卫国和亲,实则要借机杀死叶蓁并灭掉卫国,这是陈国公向一统天下的大业又跨进一步的计划,可怜世子苏誉一直被蒙在鼓里。

辛芷蕾《华胥引》演反派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8集

叶蓁依靠天子鲛珠复活

和亲的队伍从陈国出发,夜幕降临,紫烟失落地最后一次侍候公子入睡;同一时刻卫国宫中叶蓁正由胖嬷替她梳妆打扮,做着出嫁前最后的准备,就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叶蓁心里的幸福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紫烟在苏誉的香炉里放了药,苏誉趴在桌上一觉睡到天亮,走出帐篷发现所有的人都不见了,他心知有异快马加鞭追了上去,此时和亲的队伍已经杀进了皇城,一路见人就杀,卫国公看着这一阵势知道卫国大势已去,他终于意识到这和亲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阴谋。卫国公拉着叶蓁的手让她往下看,他吼着说她杀了雀翎城的百姓,卫国毁在了她的手上。叶蓁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的结局。卫国公最终选择了焚城自尽。苏誉赶到雀翎城只见满目都是尸体,陈国士兵喊着“杀公主,灭卫国”的口号继续进逼,叶蓁只觉得万念俱灰,在苏誉肝胆俱裂的喊叫声中,叶蓁穿着喜服飘然跳下城楼。

天子下令,苏誉破坏婚约,以欺诈之实偷袭卫国,实乃谋逆,其罪当诛。文昌公主忠烈殉国,以国礼葬之。鉴于陈国决不肯从卫国退兵,君玮只让属下杀了苏誉,卫国就算陈国的属国。

文昌公主出殡,苏誉容颜憔悴前来送来,他跪在叶蓁面前流着泪说,早知她会因自己而死,当初自己就不应该救她。宋凝忍不住拔刀砍向苏誉,沈岸及时出手阻止,周围又有苏榭派来的官兵突然袭击。现场混乱之中苏誉被暗箭所伤,秦紫烟护送苏誉来到一处绝密的山洞,苏榭到处派人也找不到苏誉所在。刘夫人对苏榭说现在是时候调用那颗棋子了,她嘴里所谓的棋子正是苏誉的贴身侍卫秦紫烟,秦紫烟带着苏榭找到苏誉,并将苏誉交到了天子手里。

天子将苏誉关进了君家的私牢,号称九州第一牢笼的无音谷,君玮对苏誉说想死没那么容易,他会让苏誉生不如死的。

作为卫国的文昌公主,叶蓁确实已经死了,但这却是她另一次生命的开始,她的葬礼只是一个障眼法,让世人都知道文昌公主已经殉国而已。君玮和云公主瞒着所有的人将她偷偷地从棺椁中挖出,君玮决定将全九州唯一一颗且在关键时刻能救他性命的鲛珠给叶蓁用上,云公主则因为叶蓁是唯一能够开启华胥引的人才同意君玮使用鲛珠。君玮将鲛珠吐出纳入叶蓁口中,不多时叶蓁就再度睁开双眼。

卫国民众暴动,陈国公征求诸位王公大臣的意见,沈中军沈滨建议让二公子和卫国王族小姐联亲,这样由二公子来治理卫国就理所应当了。陈国公与苏榭商量,但苏榭竟推说攻打卫国他没有功劳,由他去治理卫国恐不能服众,他建议陈国公让沈岸去与卫国联姻,之前伐卫沈岸可算是功不可没,如果让他坐上这个卫国都督之位,既可笼络沈家人心,又可以让天下人心服口服,实属两全其美。陈国公对这一主意非常满意,刘夫人却责怪儿子怎么会把大好机会让给沈岸?

沈岸遵大王口令释放之前在叶蓁葬礼上行刺苏誉的宋凝,宋凝看到沈岸芳心怦动,而沈岸却一脸漠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9集

宋凝替公主出嫁

沈滨逼儿子娶卫国公主,但沈岸坚持自己与柳萋萋已有婚约,不能从命。沈滨为了逼儿子就范,令人将柳萋萋绑来,他对儿子说萋萋是他的弱点,当别人发现他的弱点就会反复利用,他要把儿子的弱点除去。沈岸为救萋萋性命只得无奈答应娶卫国公主为妻。

卫国平公主听说要将她嫁给陈国大将军沈岸,当晚就悬梁自尽,幸亏发现及时才没酿成大祸。宋凝大哥急于回雀霞宫和卫国遗臣商量对策,宋凝听说与卫国联姻的居然是沈岸,她觉得这是实现自己梦想的唯一机会了,她对大哥说她愿意替公主分忧嫁给沈岸。

别院里柳萋萋一直在等沈岸来陪她用膳,容敏看不过去点拨了柳萋萋几句,她说在这样的侯门大院里光靠救命之恩,不可能永远留住少爷的心,日子久了恩情会淡,象少爷这样的贵胄子弟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没有些心机和手段根本无法主持大局。她让柳萋萋要懂进退,虽然柳萋萋无权无势,这是短处也是长处所在,因为少爷会对她怜惜。

沈岸告诉萋萋他们的大婚要推迟了,因为他必须要迎娶卫国的公主,他是她柳萋萋的沈岸,但同时也是陈国的镇远大将军,虽然他根本不爱卫国公主,但必须要娶她。萋萋想起了容敏的告诫,她告诉沈岸自己愿意为他受任何委屈,哪怕让她做妾也愿意。

大婚在即,宋凝修书沈岸,她要将自己的心意告知沈岸,她要沈岸明白自己嫁他并非被迫,他们之间本已有海誓山盟,随信寄上两人的定情信物——龙凤玉佩。她要沈岸若此心不变则在大婚之日将龙佩亲自替她戴上,若沈岸心生悔意,则只需将玉佩归还于她,她定不会让沈岸委屈娶她。但阴差阳错宋凝的信被柳萋萋先一步看到了,她心知沈岸看了信一切就会大白于天下,来不及多想她就将信和玉佩藏了起来。

大婚之日,宋凝在内心祈求蓁儿的原谅,因为她有了私心,她想爱,想在爱的人身边,哪怕千夫所指,她也想试一试。宋凝独坐洞房,想象着沈岸进来后会是一番怎样的旖旎,但现实却狠狠地打击了她,沈岸一进洞房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责问,他怨宋凝为什么主动要求嫁给他,如果卫国无人可嫁自己就无需成这个婚,至于他们两人之间从无开始,更不会有未来。说完绝情地拂袖而去。

转眼宋凝已经嫁给沈岸三月有余,但沈岸除了大婚那日一次也没有去看过宋凝,府里丫环和老妈子都开始嚼舌根子,说要不是大王赐婚,别院的柳姑娘才应该是他们的少夫人。一日宋凝在院子里遇到正在踢键子的柳萋萋,这才知道柳萋萋正是自己当日托付照顾沈岸的哑女,她发现自己的玉佩居然挂在柳萋萋的脖子上,她想取回玉佩,但萋萋却拼命挣扎,两人争执间沈岸出现了,沈岸一心认为救自己的就是柳萋萋,而宋凝则是用离火害他之人,任宋凝如何解释也无济于事,最终两人拔刀相向,宋凝大哥看妹妹在沈府过得如此不开心,劝说妹妹随自己回去,但宋凝坚持不肯走。

沈滨怒斥儿子即使不喜欢宋凝也不该在众人面前如此待她,现如今卫国都督之位还没上任,就已传出夫妻不和的消息,只怕有人会借机大做文章。沈岸乞求父亲原谅,他欲带萋萋出府,这都督之位还请大王另谋高就,但萋萋求沈岸顺从父亲。沈岸借着酒劲来到宋凝处,他讥讽宋凝既如此喜欢他,那就如她所愿,说着欲与她行夫妻之实,宋凝却宁死不从。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介绍:第10集

宋凝努力让沈岸重新爱上她

沈岸告诉萋萋自己即将去卫国上任,但不能让萋萋这么没名没份地跟着自己,等有朝一日时机成熟,一定明媒正娶迎她进门。但萋萋表示不想和他分开,沈岸到哪她就到哪,哪怕为妾也心甘情愿。

柳萋萋做了平安结想亲手挂上房檐以求沈岸能够平平安安,宋凝路过询问,柳萋萋看到宋凝心慌失足从梯上摔下,宋凝下意识准备伸手接住,却被沈岸抢先一步抱住萋萋,看着沈岸对萋萋温言软语的样子,宋凝心里如万箭穿心。回到房间宋凝立即着手自拟休书一封,自愿休离,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她决定放沈岸自由,也放了她自己。但这一决定在她听到萋萋侍女容敏一番气焰嚣张的话语就改变了,宋凝生生将休书揉碎于掌心,暗道柳萋萋欺人太甚。宋凝转身去了公公房间,恳请公公允她随沈岸一同前往卫国上任,助夫君一臂之力,此话正中沈滨下怀。宋凝再次恳请公公不要再过问她和沈岸及柳萋萋之间的事,她打了一辈子的仗,这次想为自己而战,她不信她赢不了柳萋萋,也不信赢不了沈岸的心。

沈岸来到宋凝房里,无意发现了那封没有送出的休书,但宋凝告诉他自己已经改变主意,她说自己不会离开,也请沈岸给两人一次机会,就当今天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看看他会不会爱上她。

府里上上下下都在传少爷要带夫人去卫国了,柳萋萋心慌得只有暗自落泪,容敏劝她想开些,如今想在府里扎下根来只有“母凭子贵”这一个办法了。

苏誉仍然被关在无音谷,经受着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酷刑,每当他神思恍惚时总会觉得自己进入一间到处是铜壁的密室,密室有一个长相酷似蓁儿的女子,他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但那女子仿佛总听不到,苏誉想追却四处碰壁。无音谷里关押着一批守护华胥引的人,当他们从苏誉嘴里得知华胥引就要被开启了,顿时失神。领头人南宫破得知这一消息,他知道君家定是找到了阴时生人,看来华胥引就要被君家掌握了,华胥引被开启就等于通往华胥幻境之门的通道被打开,到那时他们的存在就是对君家的威胁。

沈岸带着宋凝、柳萋萋一同前往卫国上任,一路上柳萋萋看着沈岸和宋凝两个骑着战马齐头并进、英姿飒爽的样子,心里开始不舒服了,怕沈岸的心会转移到宋凝身上。于是开始设计陷害宋凝,自己精通医术去山上采了可以令人上吐下泻鬼叶草服下,却骗沈岸是吃了宋凝摘的藤梨所致,幸得宋凝观察细致入微,发现了柳萋萋的鞋上沾满烂泥,并在柳萋萋的被褥上发现了鬼叶草的枝叶才算为自己洗清了嫌疑。

华胥引的守护者们让苏誉说出走出无音谷的办法,苏誉不禁失笑,自己一个将死之人如何知道走出这个根本无法出去的山洞的方法?但南宫破告诉他,在这里到处布满了结界,普通人根本无法做梦,但苏誉经常梦到一个女子,这就说明苏誉不是普通人,他已经走进了华胥幻境,并且和弹奏华胥引的人关系密切。华胥引原来是一首古琴曲,后来则成为了能构建幻境的密术,弹奏华胥引的人可以通过幻境长廊进入华胥幻境,在幻境中他们可以通过催眠操控人心,甚至可以改变人的命运。他们就是华胥幻境的主宰——织幻师,自古相传,得华胥引者得天下。所以几百年来,各国都想方设法寻找阴时生人,因为只有阴时生人可以弹奏华胥引,开启华胥幻境。而叶蓁正是这样的人。

来到卫国雀霞宫,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宋凝到处都能找到自己和叶蓁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她下令蓁儿的寝宫谁都不能入住,蓁儿的魂魄一定还在这儿。容敏则在柳萋萋的耳边极尽挑拨之能事,让柳萋萋一定要时刻为自己争取权益,她退一尺,人就会进一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