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3年前 (2015-07-10)760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1集

柳萋萋心计日深陷害宋凝

君家一个长相酷似叶蓁的女子正在云公主的指导下练习华胥引的最后一节,练完这一节他们就算是大功告成了。魔幻般的琴音从女子指尖流出,当最后一个音符流出,曲谱上的字全部消失了,原来这世间只有一人可以驾驭华胥引,那就是君拂——重生后的叶蓁。练成了华胥引,学会了如何开启华胥幻境,她成了一名织幻师,通过幻境长廊将人带入华胥幻境,在幻境中探知他人心中的秘密,满足他们的渴求,甚至让他们在现实中沉睡不醒。

苏誉再次进入华胥幻境,他紧紧追着梦中的蓁儿前行,瞬间他穿越来到了永安王城,幻境中正是九州之王的登基大典,登基之人唐国公欣喜若狂,君拂出现了,告诉他只要留在这幻境中这一切全是他的,但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随后一指苏誉,那就是将苏誉杀了,唐国公此时自是对君拂言听计从,在打斗中苏誉受伤了,突然又回到了现实,但伤口居然还在流着血。南宫破告诉他这是进入了华胥幻境,原本这世上只有两种人可以进入幻境,一种是织幻师,另一种就是守护者,织幻师通过弹奏华胥引让人进入华胥幻境,而守护者则想方设法阻止一切人进入幻境。由于世人对华胥引的贪念于是将他们这些守护者关在了无音谷。

宋凝要去给叶蓁上坟,沈岸知道文昌公主的坟已经被盗,怕宋凝发现,于是要求一起前往,谁知宋凝一直想到走到墓室和公主说说话,沈岸见瞒不住,只得告诉她公主的尸首已经被盗。宋凝痛斥沈岸,她说是陈国的屑小之徒利用骗婚之计窃得卫国的国土,试问哪一个卫国人会甘心?

来到卫国后沈岸一直没有去过柳萋萋处,容敏去找沈岸说萋萋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沈岸放心不下前去探望,萋萋企图以肉体留住沈岸,但沈岸的心已经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被萋萋抱住的身体一直是僵硬的,在安抚了萋萋的情绪后沈岸匆匆离开,边走边系被萋萋解开的衣带,却在花园巧遇宋凝,此时此景由不得宋凝不误会。

华胥引的守护者们用自己的生命喂养生命树以救治重伤的苏誉,在苏誉恢复的同时陈国的圣火坛重燃圣火,陈国公苏珩知道这是他的誉儿没死,不禁仰天长笑。

柳萋萋自作主张搬到了蓁儿的宫里,并让宫女把蓁儿的旧东西都扔了,被宋凝发现,伤心之余痛骂了柳萋萋一顿,谁知心机日深的柳萋萋拿起碎花瓶划伤自己,跑去向沈岸恶人先告状,再加上容敏的添油加醋,宋凝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清。面对沈岸的质问,宋凝只说蓁儿的寝宫谁都不能闯,就算沈岸同意也不行!

沈岸回到书房发现了放在案头的桂花酿,侍女告诉他在卫国桂花酿可是与夫人白头偕老的好兆头呢,沈岸不禁倒了一杯,才品了一口就倒地不起。宋凝在房内听到花园里有异响,拔刀追出,最终却被侍卫当成刺客抓起关进了天牢。柳萋萋亲自为沈岸针灸疗伤,为了更快排出沈岸体内的毒素,萋萋不惜用嘴为沈岸吸出毒血,最终中毒倒地。她的苦肉计也重新赢回了沈岸游离的心。在牢内的宋凝将当日发生的一切串联起来就明白是有人要置她于死地,只求沈岸能相信她彻查此事。

蒋欣、袁弘出演《华胥引之浮生尽》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2集

宋凝受刑手毁不肯原谅沈岸

侍卫从宋凝房中搜出了宋凝和宋岩商讨谋反的书信,各种证据的矛头都指向宋凝,但沈岸认为越明显的事实就越是被人布的局,他命人去宋凝房中找来她平时练字的纸,两相对比之下,明显之前的书信根本不是宋凝所写。沈岸命人立刻去天牢释放夫人,宋凝高兴沈岸终于还是相信她的,但一走出牢门就遇到了前来兴师问罪的公公。沈滨让沈岸自己选择,在柳萋萋和宋凝之间他只能保下一人,并说这是时势所逼,要怨只能怨宋凝自己命不好。

沈岸来到天牢看宋凝,他说他总看不明白宋凝想要得到什么,每次当他以为自己明白,却发现总是错的。宋凝凄然道,她做事又何需如此迂回?若恨他直接单挑便是,哪怕是死,也是轰轰烈烈的战士本色。沈岸沉吟良久,只是让宋凝好好照顾自己。

宋凝被中军大人带走严刑侍候,宋凝自问光明磊落,她对沈滨说若不信她尽可杀了她,但请不要用刑来侮辱她。在宋凝痛苦的嘶吼中,沈岸再也无法淡定,在不知不觉中宋凝已经走进了他的心里。

南宫破对苏誉说当年天子一族想通过华胥引扩张权力,用星云石将他们这些守护者囚禁在无音谷,星云石是守护者们的圣物,拥有他们最大的力量,但当年因为南宫破被美色所误,将他们最宝贵的星云石交给了君弄云,令星云石黯淡无光。没有星云石守护者们都出不了无音谷。

因为酷刑宋凝的手废了,沈岸告诉宋凝处置她是权衡利弊后唯一的结果,但他没想到的是父亲会用那么重的刑,他以为宋凝会扛得住。宋凝仿佛不认识般看着丈夫,她说自己记得那个敢作敢当、不怕死的勇者,他绝不会妥协,也不会为自己找借口,她说自己认识的沈岸已经死了。再多辩解的话已无法说出口,沈岸只要求宋凝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报复他。

沈岸决定将纳柳萋萋进门的事先搁置,容敏见他们费尽心机仍然达不到目的,于是教唆柳萋萋实行最后一步计划。沈岸的心里已经全是宋凝,因为被宋凝责怪,他喝酒买醉,把柳萋萋当成了宋凝,他向“宋凝”表白,他总觉得是她当初在苍鹿野救了他,每次出现在他梦里的人也是她,但因为自己答应过萋萋要照顾她一辈子,他不该喜欢她的,但偏偏喜欢了,他觉得好痛苦。柳萋萋终于凭着心计上了沈岸的床,清醒过来的沈岸悔不当初,萋萋还继续给沈岸施加压力,声称自己已经是将军的人了。

宋凝的手再也提不起她心爱的紫徽枪,沈岸说自己一定会寻遍世上最好的名医看好她的手,宋凝告诉他不是所有的事都能补救的。

苏誉正在布署带着守护者们离开无音谷的计划,只待云公主来到无音谷就按计划行事。守护者假意内讧,博得君弄云的信任,成功夺回星云石,苏誉利用自身的能量炸开无音谷,鬼眼自我牺牲拦住追兵,苏誉带领守护者族人成功逃离。

容敏见沈岸迟迟不纳柳萋萋进门,按捺不住性子带着柳萋萋直接登门挑衅,她谎称萋萋肚子里已有沈岸骨肉,但宋凝不吃这套,她反讥容敏说柳姑娘有的是手段得到想要的东西,她宋凝答不答应有那么重要吗?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3集

君拂受命接近宋凝

陈国公得知苏誉已经逃出无音谷,但处境危险,他让人放出风去,说他把装有灵印的密匣交给沈岸,让他交给苏誉,而密匣只有苏誉能打开,自不用怕被抢走。

容敏和柳萋萋迫不及待地在筹备婚事了,容敏说所有的一切礼仪细节,都是比照夫人嫁进门时的规矩办,虽是纳妾,但要让人知道这个妾才是少爷心中真正在意的人。柳萋萋穿着大红婚袍梦想着沈岸许她成为雀霞宫的女主人。从春梦中回过神来,柳萋萋睁眼看到的是神情憔悴的宋凝,每次看到宋凝柳萋萋总是心虚,宋凝说要跟她好好聊聊,她说自己也想过放弃这一段得不到的感情,但如今她已经回不去了,她的手废了,再也握不住枪了,即便离开这里她也什么都不是了。她哭着说柳萋萋抢了她的一切,沈岸则毁了她的一切,如今他们又想让自己看着他们成双入对,凭什么?她告诉柳萋萋可以霸着沈岸的人和心,但这个名份她永远别想得到。

君拂因上次奏响华胥引致使唐国公至今未醒,她担心地问主上这秘术华胥引真的是阴毒至极吗?君玮告诉君拂这是唐国公自己的选择,与她没有关系。云公主对君拂说他们救她收留她,教她华胥引的琴曲,让她得以重生得到华胥引的法力,不是平白无故的,是要为他们所用的。云公主离开了,君拂单独和君玮在一起就变得轻松起来,她对自己的前生已经一无所知,她问君玮自己以前倒底是什么样子的?君玮只是说捡到她时只剩半条命了。

侍女告诉宋凝听说城里来了一个琴师,可以解人烦恼,不如一起去听听吧。宋凝弹奏起琴音,宋凝开始沉浸在往事中,突然来了一批刺客要刺杀琴师,宋凝出手相救,看到琴师的真面目时宋凝呆住了,这不是蓁儿吗? 但琴师只是有礼地道谢相救之恩,自称小女子君拂。宋凝太希望君拂就是蓁儿,她将君拂带到雀霞宫居住,告诉她愿意住多久都可以,当她离开,君拂为自己能那么轻松达到目的而松了一口气。

柳萋萋果然怀孕了,沈岸初为人父十分高兴,容敏趁机再次提起纳妾一事,沈岸向萋萋承诺会给她一个大婚,给她和他们的孩子最好的一切。他决定为了萋萋去求宋凝允他纳妾。

宋凝在君拂的琴音中总能享受一时的宁静,她睁开眼发现沈岸居然坐在她身边,她难以置信地抚上沈岸的脸颊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没想到沈岸带来的消息更让她难以接受,他告诉萋萋已有身孕,他必须要遵守承诺,希望宋凝能理解他。宋凝告诉沈岸当一个女人把手放在一个男人手里,是希望他承诺一生一世,一心一意,试问他对谁能做到?

苏誉被人从海滩边救回,醒过来的苏誉总觉得房东大婶形迹可疑,经过交手拉掉了房东大婶的人皮面具,果然是他曾经的贴身侍女秦紫烟。秦紫烟对自己曾经的背叛请求苏誉的原谅,她曾发誓只要公子活着回来,无论以后做什么她一定跟随。紫烟告诉苏誉大王从小就将自己安排在公子身边,就是让自己保护公子的,即使是紫烟出卖公子那次也是大王希望给公子的历练。

《华胥引》林源演绎古装绝恋灵女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4集

柳萋萋母凭子贵成为二夫人

紫烟告诉苏誉,虽然看似自己是刘夫人的一枚棋子,其实她真正听命的人是大王,在她很小的时候大王就派人教她武功,并告诉她这一辈子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公子,她就是苏誉的死士。紫烟说大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苏誉推向王位,所以现在苏誉的当务之急是回去见大王,而不是寻找叶蓁。

郑国偷袭陈国边境,沈岸请命出征。临走前他拿着装有灵印的密匣交给宋凝保管,这个密匣正是君拂潜入都督府的任务所在。基于沈岸的信任宋凝答应了他的要求,继而沈岸又拜托宋凝在自己出征时照顾柳萋萋,他说她们都是他的牵挂,只要她们安好他就算战死沙场也安心了。他们的对话全被躲在门外的君拂听去。

入夜君拂潜入宋凝房间搜寻密匣,被宋凝发现追出,交手中宋凝撕掉了君拂的面纱,听到宫中守卫追来,宋凝一手拉起君拂躲过,宋凝对君拂说不管她想做什么,她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在自己心里她就是蓁儿,她遇难自己不会袖手旁观,宋凝把君拂安排到叶蓁的寝宫住下,看着宫里的摆设,君拂脑海中突然迸现出很多自己全然陌生的场面,那些是属于叶蓁的回忆,君拂在混乱中晕倒在地。

君玮用蔓珠沙华测君拂的运势,不料和君拂运势相通的蔓珠沙华都败了,君玮急着命人备马去救她,同一时刻苏誉也从梦中跳醒,他感应到叶蓁遇到麻烦了。

宋凝从嫁妆中翻出哥哥送她的护心镜给沈岸送去,来到房外正看到沈岸将家里祖传的送给长媳的信物给柳萋萋戴在腕上,并对萋萋说从此这镯子就代表了她的身份。望着房内相拥的两人,宋凝抚着手里的护心镜觉得自己的心意真的实属多余。

刘夫人集结朝臣逼苏珩立苏榭为世子,但苏珩置之不理,刘夫人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决定对苏珩下手,她对苏珩下了盅,她要让他生不如死。幸得苏誉从密道中进入苏珩的行宫,看到儿子通过了种种考验来到眼前,苏珩觉得十分欣慰,他让苏誉去找沈岸取回密匣,它会令苏誉变得更为强大。

沈岸出征,柳萋萋送出城门依依不舍地送上自己做的香包,祈祷沈岸平安归来。沈岸目光投向远处,他多希望会出现宋凝的身影,最终还是失望了。此时宋凝骑着战马在半路候着沈岸,她推说自己已不会再上战场,护心镜对她已无意义,倒不如护得沈岸性命回来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沈岸心知宋凝这是在担心自己,只是嘴上不肯承认而已。沈岸对宋凝说他们只是认识的时间不对,如果他能留得性命回来,他要和宋凝重新开始。

柳萋萋母凭子贵终于如愿成了二夫人,继而又听容敏挑唆提出要搬到文昌公主的寝宫,宋凝可以忍受柳萋萋生下沈岸的孩子,继承沈岸的爵位,唯独这个条件她绝不答应。于是容敏再次在柳萋萋面前煽风点火,说是若要保得孩子如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5集

宋凝刺伤沈岸险遭处死

容敏在宋凝的参汤里下了毒,没想到参汤阴差阳错地还是被柳萋萋给喝了,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想害宋凝却最终害了柳萋萋肚子里的孩子。柳萋萋知道孩子没了悲痛欲绝,她想把事实告诉沈岸,容敏开始威胁她,问她一个哑女无依无靠地在这个皇宫怎么生存?从现在开始她柳萋萋只有全听自己的,如今宋凝是逃过了一劫,她一定逃不过第二次的,这次的事必须有人背黑锅。

第二天容敏非拖着柳萋萋跟着宋凝一起去爬山,因刚流产身体虚弱,又加上日头毒辣,柳萋萋终于支撑不住跌下山坡,孩子顺理成章地没了。容敏一状告到了前线,说是宋凝逼柳萋萋爬山致使孩子没了。

宋凝受了冤屈却无处倾诉,她不禁对君拂说难道只有死才能解脱所有痛苦?君拂趁机提出织幻一说,在那个世界看着与现实无异,但里面的一切都可以因人的意愿而改变。

沈岸连夜从军营赶回,他要听宋凝的解释,宋凝气他不信自己,骄傲令她不肯替自己辩解,沈岸被痛苦蒙蔽了眼睛,他不再有平时睿智的判断能力,在极度的痛苦下他强暴了宋凝,并说要把她想要的全给她,从此他们两清。恨让宋凝丧失了心智,她痛斥沈岸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就不死在战场上?说着拔下头上的发簪狠狠地插入沈岸的胸口,沈岸抚着宋凝的脸颊说这样真的两清了。

沈岸被刺伤重,众国医纷纷束手无策,宋凝伤心痛苦,将和沈岸之间的往事全盘告知君拂,君拂承诺帮她织一个永远不会破灭的幻境,在那里宋凝可以选择不救沈岸,于是就不会再有后来的事发生,宋凝的人生也将完全不同。宋凝心动了,君拂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但君拂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君拂告诉宋凝自己会根据她的意愿织幻,但如果幻境太过美好,人们往往愿意沉溺其中不愿醒来,而在现实世界的她就会沉睡不醒。君拂真心实意地说其实她并不想宋凝活在幻境里,那样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宋凝反问君拂那么她通过织幻可以得到什么呢?君拂俏皮地说自己可以得到一个宋凝一直保守的秘密。

中军大人得知儿子被宋凝刺伤,气势汹汹地带人将宋凝押入套牢。君拂对君玮说要是沈岸和宋凝都死了的话,那师傅的任务可就完不成了,其言下之意就是要激君玮出手救人。

苏誉潜入沈岸寝宫给他喂了灵丹,救回了沈岸的性命,苏醒过来的沈岸得知父亲正要处死宋凝,焦急地立即让苏誉带自己去刑场,终究他还是不舍得宋凝死。君拂也拖着君玮去刑场,求君玮一旦他们动手一定要出手救宋凝,君玮疑惑地看着君拂,问她真的只是想从宋凝那得到秘密才关心她的吗?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6集

宋凝决意离开沈岸

刑场上绳索已经套上了宋凝的脖子,宋凝闭眼等死,突闻“住手!”是沈岸来了,他告诉父亲这是他和宋凝之间的恩怨与他人无关,宋凝说自己并不会感谢他,沈岸只说死对她太简单了,他就要让她活着,明明相爱的两人却因为骄傲这般狠狠地折磨着对方。

柳萋萋在房内焦虑地踱来踱去等待宋凝的死讯,容敏却带来少爷舍不得杀宋凝的消息。容敏继续挑唆柳萋萋不能就这么算了。

沈滨在书房内大大训斥儿子不该救下宋凝,他的目的就是要宋凝死,沈岸冷笑着对父亲说一定是卫国的势力已经被收复得差不多了,宋凝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了吧?沈滨冷哼一声,说宋凝的命可以留,但夫人的位子得腾出来。他要让儿子娶刘夫人的侄女。沈岸不解父亲为什么要和早已引起民愤的刘夫人结盟?沈滨终于把自己被刘夫人下了盅的真相告诉了儿子。

宋凝觉得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她急着让君拂带她进入华胥幻境。君拂告诉宋凝在带她进入华胥幻境之前自己必须先了解她的人生,琴声催眠了宋凝,君拂也顺利地走进了宋凝的过去,在那里君拂看到了那个真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叶蓁,而且自己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在将要看到宋凝把密匣藏起来时,突然幻境发生了异动,君拂外出查看的一瞬间宋凝已经将密匣藏起。

从梦中醒来后君拂再次向宋凝求证真的需要织幻吗?宋凝告诉她人世间最悲哀的就是明明可以得到,却因为命运的安排求而不得,最后连放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但君拂只是一个织幻师,是一个工具,她完全不明白什么是爱,也理解不了宋凝的感受。

苏誉终于近距离地看到了正在和君玮聊天的君拂,真的是他的蓁儿,他的蓁儿没死,苏誉泪盈于眶。

中秋夜将军府阖家团圆赏月,沈滨故意叫上宋凝存心羞辱她,沈滨宣布从今往后宋凝再不是雀霞宫的大夫人,而是一名家奴。沈岸对父亲说这是他的家事,但沈滨说他立的是沈府的规矩,沈岸让宋凝先下去,但宋凝的骄傲不允许她示弱,她说自己既是家奴就应该在此侍候大家。

君玮让君拂借着沈府家宴去杀了沈滨,并对君拂说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引出苏誉,因为君拂长得和叶蓁一模一样,只要她一涉险,苏誉必会出现。

当宋凝以司酒丫头的身份给沈岸倒酒时,沈岸紧紧地握着杯子,对她说他要喝酒自己会倒,但宋凝硬抢过杯子装作什么都不在乎地给沈岸斟满酒,沈岸再也无法忍受宋凝如此受辱,他拉过宋凝说这是他们两人的事请任何人不要插手,但宋凝告诉他自从她把发簪刺向他的时候他们已经两清,没有必要再如此纠缠不清,沈岸气结,拂袖离开。

君拂为沈滨抚琴,沈滨定要见她庐山真面目,一言不和动上了手,君拂处境危险,君玮带着血影卫在暗处静观其变,果然不多久苏誉出现救走了君拂。君拂看到苏誉一脸的茫然,苏誉自报家门,君拂突然拔刀刺向苏誉胸口,苏誉倒地前依然喊着她“蓁儿”,君玮出现表扬君拂做得好,但君拂却突然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沈岸为了维护宋凝几次三番与父亲争执,宋凝向沈岸提出自己还是离开吧,先不说他父亲这里难做,就凭她刺杀了他两次还留着她,就会使朝臣议论纷纷,大损他的威信。沈岸说自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求她留下,但宋凝说自己想离开,她说不想和他彼此伤害,求他放自己走吧。

林源饰演叶蓁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7集

宋凝怀孕终和沈岸和好

君玮不舍让君拂再去涉险,也因此和姑姑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姑姑怪他有妇人之仁而不顾君家的天下。君拂阻止了姑侄俩的争吵,她对君玮说师傅说得很对,她的命是他给的,她愿意替他去做任何事情。

给宋凝织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君拂替宋凝卜卦,卦象上说宋凝和沈岸的缘份还未尽,这让君拂十分犹豫。君玮带君拂去牢里见苏誉,苏誉对着君拂的面不停地忏悔,但君拂却认为苏誉是因为负了一个人心里有愧,而找一个长相相像的人祈求原谅,求得心里的安宁,但被他所负的人却永远死了,如果她真的是叶蓁的话那么她宁愿死都不愿再见他。走出牢房,君拂只觉头痛无比,往事又开始涌入脑海。君拂梦里依然在想着和苏誉的往事,君玮看着她的眼泪心痛无比,将满腔的愤怒都发泄到了苏誉的身上,他将苏誉打得口吐鲜血,却又放了他,他要和苏誉竞争看君拂究竟会选谁。

宋凝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给沈岸留下一封代替休书的信后带着青儿离开雀霞宫,沈岸在城楼上看着这一幕,吩咐下人派人跟着宋凝,他要知道宋凝的一切行踪。宋凝走了,容敏和柳萋萋迫不及待地来到蓁儿的寝宫,容敏对柳萋萋说如今这整个雀霞宫都是她的地方了,浅薄的柳萋萋得意地笑着。沈岸发现了他们,对他们说宋凝只是暂时离开,整个雀霞宫那么大柳萋萋想住哪都可以,只除了这里。

宋凝来到君拂安排的住处,君拂告诉她今天就是织幻的最好时机。君拂弹奏起华胥引却无法进入华胥幻境,君拂也觉得奇怪,明明方法步骤都没有错啊,只有一种可能进入不了华胥幻境,那就是听琴者怀有身孕。此时国医匆匆来到雀霞宫求见夫人,并对沈岸说这是天大的喜事,沈岸不解,国医说前几天自己替夫人号出了喜脉啊!宋凝听说自己怀孕了简直无法相信,又听说君拂为自己弹奏的是华胥引更坚定了君拂就是蓁儿,因为整个九州只有蓁儿一人可以开启华胥引。她不禁感谢老天,在她濒临崩溃的时候给了她这么两个好消息,她要把孩子生下来,孩子将是她的寄托。此时沈岸已是快马加鞭来到此处,他求宋凝跟自己回去,他说这是老天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君拂看着相拥的两人真心地替他们高兴。但雀霞宫的二夫人却高兴不起来了,听到宋凝怀孕的消息,她崩溃地砸光了宫里的东西,容敏劝她冲动解决不了问题,或许这次该轮到她离开了。

沈岸把宋凝接回宫里,处处呵护着她,并说要立即搬过来和她一起住,他告诉宋凝在失去之前不知道自己这么在乎,即便没有这个孩子他也舍不得宋凝离开,他要感谢老天爷给了他们这个孩子,让他有勇气把她找回来。

柳萋萋闹着离家出走的把戏,沈岸骑马追上,柳萋萋定要赶宋凝离开,她问沈岸是爱上宋凝了吗?沈岸告诉她,自己承诺过的事一定会做到,只要她柳萋萋想要的他都会给,只是除了他自己也控制不了的感情。他很纳闷以前那个宽容大度的柳萋萋难道是骗人的吗?宋凝不想沈岸为难,主动要求搬去清言宗居住,她可讨个清静,沈岸也不用左右为难。但沈岸觉得清言宗太远,他想每天都见到她,宋凝为了沈岸再次决定委屈自己去和柳萋萋谈一谈。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8集

柳萋萋为争宠不惜对宋凝施咒

宋凝去找柳萋萋,容敏在一边旁敲侧击打听宋凝搬去清言宗的消息,宋凝冷然将她摒退,她对柳萋萋说自己一直没有告诉沈岸被冒名顶替的事,以前是说了沈岸也不信,现在则是因为自己对柳萋萋存有一丝同情,也为了给肚子里的孩子行善积德,她决定给柳萋萋留一条活路,就看柳萋萋自己的选择了。权衡再三柳萋萋去找沈岸表示愿意和宋凝一起服侍大人,沈岸只是淡淡地感激了她,并没有进一步的表现,突然萋萋开始干呕起来,于是府里又传开了二夫人同时怀孕的消息。

府里众人都在恭喜沈岸,但沈岸却并没有想像中该有的喜悦,他总觉得事情太巧了,他比较关心哪个夫人会先生,他关照下人严格关注两个夫人的饮食起居,千万不能再有差错。

宋凝告诉君拂自己已经不再需要幻境,她现在生活很幸福,君拂替她感到高兴,她恳求君玮放弃任务吧,要找密匣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君玮宠溺地答应君拂,随即犹豫着开口说但他在宋凝的脸上看到了死亡,君拂愣住了。

柳萋萋急于想知道腹中孩子的性别,国医是个老狐狸不肯吐虚实,容敏趁机推荐了一个秘术师,说是鉴定结果十分准确。结果大师鉴定的结果宋凝生男,柳萋萋生女,柳萋萋顿时神凄惶地求大师传授让宋凝孩子胎死腹中的方法。

苏誉苏醒过来对自己身处何处一无所知,紫烟告诉他自己是在城外的乱葬岗里找到的他。苏誉总觉得自己是遗忘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柳萋萋从秘术师处求得刺剑之咒。这是两伤之术在伤人同时也伤己,容敏让她想清楚再做,毕竟和夫人之争祸不殃及孩子,但柳萋萋心意已决。秘术师告诉柳萋萋此法术凶险至极,自身忍得一分痛,被咒者就会痛十分,柳萋萋将自己的满腔怨恨都发泄到了宋凝身上,随着她一针针刺向自己,宋凝已是痛得满床打滚,随着柳萋萋力竭倒地,宋凝的孩子已经流产夭折了。青儿急急去找大国医,但容敏硬拉着大国医去看柳萋萋,沈岸考虑再三还是让大国医先去医治萋萋,再让人去城里请医生救宋凝,终究是因为这一步之差,医生回天乏力没有办法救回宋凝和孩子,沈岸伤心欲绝,此时天子出现了,他说自己能救活宋凝,但要沈岸交出苏珩让他保管的匣子作为交换条件,为了宋凝,沈岸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君拂感谢君玮出手救了宋凝,君玮告诉她这次的事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容敏看不得事情就这么风平浪静了,特意跑去宋凝处将事发当日公子让大国医先救二夫人的事夸大渲染了一番。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19集

宋凝长留幻境离开人世

沈岸对君玮说密匣在宋凝处,他想等宋凝情绪平复几天后再跟她说这个事,君玮说看他如此重信誉的份上就再多告诉他一些内情,其实这次宋凝血崩是有人向她下了咒术,至于是谁下的咒只需想想谁最希望宋凝死就可以了,但沈岸不信萋萋这么柔弱之人会做此等恶毒之事,君玮说任何事情都会留下珠丝马迹,沈岸只需派人好好查查自会真相大白。

君玮和君拂看着沈岸派人在花园里找线索,他觉得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离走前君拂想要跟宋凝道个别,但宋凝却主动找到了她再次要求君拂帮她进入幻境。沈岸下属果然在花园里找到了刻有宋凝生辰八字的人偶,他提了人偶去找萋萋,看她还有什么想说的。柳萋萋看到人偶心知一切都已大白,除了装可怜什么都不用再做,沈岸告诉她自己不会把她怎样的,她曾经救了自己,他会好好照顾她,明天他会让乌衣僧帮她安排一个好的住处,从今往后永不相见。柳萋萋如今可以依靠之人只有容敏了,但容敏说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况且一个靠欺骗换来爱情的人不值得可怜。

宋凝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她对君拂说能在死之前再爱一次也心甘了,君拂问她想要怎样的幻境,宋凝想知道若是这辈子从未遇到沈岸她的人生会是怎样的?

君拂弹奏起华胥引开启了华胥幻境,此时苏誉和紫烟正准备潜入宫中取回密匣,阴差阳错之下苏誉闯入了幻境,拖延了君拂杀死沈岸的时间,结果宋凝出现了,她不允许沈岸死,苏誉也在旁边百般阻挠,君拂知道要想织幻成功必须要把苏誉踢出幻境。结果非但没把苏誉踢出幻境还随他一起跌下了山崖,幸得苏誉相救才保得性命。两个路过一个山洞欲进内取暖,发现宋凝和沈岸也在里面,情节正发展到宋凝宽衣拥住沈岸取暖的地方,君拂仅回避了一下再去找发现他们已经走了,一直追到客栈才找到宋凝,君拂把宋凝如果救了沈岸后将来的生活情况展示给她看,但宋凝表示自己已经爱上了沈岸,不管将来怎样她也会执意走到底。君拂见宋凝主意已定,决定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既然不能分开宋凝和沈岸,于是君拂和苏誉希望能够拖住宋岩,这样宋凝就可以留在客栈照顾沈岸直到他的眼睛恢复光明,沈岸睁开眼睛看到宋凝,两人真情表白,紧紧相拥。君拂和苏誉在客栈外看着他们为宋凝织就的虚幻的幸福不知该喜该悲,突然宋岩追来了,君拂和苏誉狼狈逃出了幻境。此时现实世界中的宋凝在沉睡中微笑着离开了人世。沈岸得知消息抱着宋凝痛不欲生,此时容敏过来又给了他当头棒喝,她告诉沈岸从始至终柳萋萋就是一个冒名顶替的人,沈岸最终还是负了自己最不该负的人。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第20集

沈岸战死夫妻终团圆

容敏说沈岸太骄傲、太自负,因为他宋凝才会有今天的下场,说完拔出匕首威胁沈岸交出密匣,直到今日沈岸才开始怀疑容敏的身份,容敏告诉他想要报仇可以去郑国找容浔,但就怕他没这个命。就在沈岸命悬一线的时候柳萋萋扑在了沈岸身上,至死她终于真的救了他。

君拂不停在想自己究竟是谁,倒底是不是宋凝和苏誉嘴里的叶蓁,想得多了又开始头痛欲裂,君玮告诉她只有什么都不去想才会没事。君玮让君拂在药液中泡了一个澡后问她还记得什么吗?君拂又变回了美丽俏皮的模样,说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他。

沈岸中了容敏施的七伤毒,只有郑国境内的七伤树才能解,紫烟查出容敏就是郑国的影子杀手。沈岸只是终日坐在宋凝墓前以酒消愁,他恨自己早该想到是宋凝救的他,因为固执,使得他们虽然夫妻一场却从未把酒言欢过。当得知沈岸已经将密匣交给了天子,“紫烟”迫不及待地转身就走说是要去安排取回密匣,沈岸和苏誉心知有异,同时出手拉掉了“紫烟”的人皮面具,在他们面前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莺歌,她的目的自然也是密匣。

沈岸再次出征郑国前来到宋凝生前寝宫向宋凝道别,寝宫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青儿每天都来打扫,沈岸看着宋凝的战袍仿佛看到宋凝在练功、在对他笑……音容笑貌尚犹在,只是双心两茫茫。来到战场沈岸抱着求死之心奋勇杀敌,以一敌百,所向披靡,终于战死沙场,在倒下时沈岸仿佛看到宋凝骑着战马前来接他,一对苦情人终于可以永远地团聚了。

林源《华胥引》剧照

秦紫烟给苏誉带来两个坏消息,沈岸阵亡了,卫国反了。陈国纷争一起,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郑国。苏誉决定拜见天子,堂堂正正地索要属于他们陈国的灵印,在君家的花园苏誉又听到了君拂的琴音,突然他就进入了奇门遁甲八卦阵,他来到一个大殿,地上躺满了战死的侍卫,中间的交椅上放着一个王冠,冥冥中一个声音对他说戴上它,他就是陈国的王,这时苏珩出现了,苏珩讥讽地说他不佩成为陈国的王,说自己从未爱过他,否则怎么会自小就把他送出去做人质?苏榭才是他最爱的儿子,王位是要传给他的。冥冥中的那个声音又不停地鼓动他杀了陈王夺取王位,他手起刀落的瞬间穿出了八卦阵。天子拍手称赞,说他不愧是陈国世子,定力惊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战胜自己的心魔,成功穿越这个阵。苏誉开门见山地向天子索取密匣,天子也难得爽快让君拂将密匣还过去,其目的是要刺杀苏誉,云公主见君拂失手,干脆用刀胁持君拂逼苏誉帮她打开密匣。此时另一帮觊觎密匣以久的郑国杀手莺歌也加入了混战,君玮大声喊停,让君拂到他身边去,但君拂说在他们用刀威胁她时,她去意已决,她不会再做他们杀人的工具的。但其实这一次又是云公主的计谋,是要让君拂顺利潜伏到苏誉的身边。

刘夫人接到密报说发现苏誉出现在王城,并引发大战,现已不知所踪。她担心事态有变,决定逼宫,将陈王软禁起来,那陈国就是他们的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