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3年前 (2015-07-10)825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1集

苏誉初探郑国平侯府

因为苏誉私闯皇宫,天子降罪要陈王速将苏誉交出来,陈王却表示欲将王权交还世子。陈王心知苏誉不见得能及时回宫继承王位,又知道刘夫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唯有将镇国玉玺交给天子才是最稳妥的。

苏誉、君拂和莺歌三人一起逃出栖身在一处破庙,君拂看出莺歌受了重伤替她上药,莺歌却不领情,说君拂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在皇宫一战里唯有砍向她的刀刀刀是虚,苏誉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但他甘心被利用而已,能得痴心人如此,君拂却不知道珍惜。

莺歌在空气中撒了点催情散,骗苏誉她在空气中下了毒,只要一喝水就会毒发,要想解药就拿密匣来换,苏誉毫不犹豫地将密匣给了莺歌,莺歌笑他如此轻易上当可见果真是情深意重,那催情散就当是给他们的大礼了。君拂药性发作缠着苏誉喊慕言哥哥,非要抱他亲他,突然苏榭带兵追杀过来,君拂毫不犹豫地替苏誉挡了一箭,所有一切都出于本能。苏誉带着君拂逃离,在客栈里君拂醒来发现自己想起了所有的事,包括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作为一个活死人有很多的痛苦,只有在汤药中才能解除痛苦,但汤药却有忘却记忆的后遗症,在脑海中无论出现怎样的记忆碎片,在汤药中都会忘记。她把一切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苏誉,她告诉苏誉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过去的事情就一笔勾消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帮苏誉找回密匣。

苏誉和君拂一路往郑国赶,路上听说卫国反了,听说卫国出现了传说中失传已久的万恶之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畜皆灭。

苏誉来到郑国潜入隋远城平侯府打探消息,看着侍女扶着一个长得和莺歌一模一样的女子在散步,苏誉上前向她索讨密匣,但那女子一脸茫然,原来她是平侯夫人锦雀,莺歌是她的孪生姐姐,但苏誉并不相信她出手试探,发现锦雀果然毫无武功,锦雀伤心地说为什么大家都把自己当成莺歌。突然大批侍卫涌来,苏誉拉着锦雀奋力杀出重围,郑国平侯容洵让侍卫不要再追,吩咐护卫武雄在城里布下人手,告诉他们此人是陈国世子,此行明显是冲着莺歌而来。苏誉确定安全后就放锦雀离开,但锦雀问他是不是去找莺歌,能否带上她?

苏誉带着锦雀回到客栈却不见了君拂的踪影,突然传来一封飞箭传书,说是要见君拂,请带锦雀见面。锦雀告诉苏誉,莺歌是她姐姐,是平侯的杀手,平侯这个夫君是自己从莺歌手上抢来的,她就知道莺歌是不会放过她的。

君拂问莺歌绑来自己有何求?莺歌说自己厌倦了扮演一切角色,厌倦了杀人,她想要自由,但在这之前,她要救出她妹妹锦雀。

入夜容洵带人前来想要带回锦雀,奈何锦雀不愿跟他走,她说自己的心结始终无法解开。容洵只得由着她,临走时约苏誉第二天去平侯府赴宴,并告诉他届时他心心念念要找的人自会出现。

莺歌替容洵将君拂带到,她只要求容洵放了锦雀。但容洵告诉她大王已经死了,让莺歌回到自己身边,但莺歌却狠狠地说自己绝不会回头的。两人之间的争吵让房内的君拂听了个明白。

乔振宇、甘婷婷唯美《华胥引之一世安》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2集

苏誉和君拂进入幻境寻线索

郑平侯设鸿门宴,以扣押君拂为筹码要苏誉为他打开密匣,苏誉设下赌局,说若平侯赢了则自己替他打开密匣,若自己赢了则他的人他的密匣要全部带走。赌约开始,正当大殿里两人打斗正酣时,莺歌偷了容浔的聚魂剑出现了,聚魂剑所到之处所有人的魂魄都被冻结了起来,莺歌质问容浔,为什么她已经按他要求做了一切,而他还不肯放了锦雀?当初她想把一生交给他时,他毁得干干净净;如今她心里已经完全对他没有爱了,他却不肯放过她,还利用她害了大王,她决定和容浔同归于尽,说完将聚魂剑抛向空中,聚魂剑的能量巨大,苏誉着急去救君拂,并提出进入华胥幻境寻找解决的办法。

俩人终于在被冰封住之前险险逃进幻境,君拂很茫然自己这是以谁的记忆构建的幻境,突然在街头看到莺歌一身落魄打扮在街头抢包子铺的包子,郑平侯路过将她救下带回了平侯府。幻境又切换到莺歌和郑平侯在郊外的树林里交手,郑平侯在指点莺歌武功,举手投足间两人情意绵绵。接下来又是莺歌第一次做为杀手杀人,郑平侯要她做他们容家最好的一把刀,虽然内心具有强烈的恐惧感,但为了心爱的人莺歌愿意卖命。苏誉和君拂看了这一路终于明白莺歌是对容浔有感情的,这一路都照着容浔的心意去努力,而容浔明显只是把莺歌当成了一个工具。也许这就是莺歌之后痛恨容浔的原因。莺歌在一天天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杀手,一次次替容浔圆满地完成任务。

锦雀收到莺歌的家书来到隋远城投奔姐姐,在街头遇到抢包贼,幸遇容浔帮她夺回。容浔看到和莺歌长得一模一样的锦雀不禁很感兴趣,将她留在了府里。为了找到聚魂剑的线索,苏雀来到平侯府当了侍卫,君拂则作为琴师应聘到了平侯府。锦雀来到府里很久也没看到姐姐,其实莺歌是杀了廷尉拿到了朝廷里反对容洵的人的名单,正在外将名单上的人物一个个处决,替容洵扫清障碍去了。

难得清闲的苏誉和君拂在花园碰头,苏誉将郑国的宫廷秘闻讲给君拂听。他说郑国公容坦是容洵的哥哥,原来王位应该属于容洵的父亲的,但容洵父亲突发急症来不及医治,而容洵早年被贬斥北方,于是容垣就成了郑国公。于是这俩叔侄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容垣为人低调却深藏不露,如果把容洵形容成一把锋芒毕露的刀,那容垣就是一面滴水不漏的盾。

掌管郑国最高刑狱的廷尉被刺杀,郑国公急召容洵进宫,一番绵里藏刀的对话后,郑国公提出让容洵出任廷尉。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3集

锦雀终是投入容洵怀抱

聪明的容洵知道郑国公召见自己不会是让自己当廷尉这么简单,于是他主动提出将自己产业的一半上缴国库,郑国公甚为满意。圣旨一下满朝文武都对容洵极尽阿谀之词,但只有容洵心里清楚全九州能算计得过郑国公的没有几个。正当他心烦之时,看到了开心的锦雀,于是下令锦雀陪他解闷。

莺歌杀完了名单上的人物回府,却早已有新的任务等着她。容洵要给她一个全新的身份,让她潜伏在云公主身边,密切关注云公主和天子的一举一动。容洵把莺歌带到一间密室,告诉她十五年前因为他的父亲逼宫事败全家被发配西北蛮荒之地,他又气又绝望,他付出了一切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他也认为这一切是他应得的,他要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他问莺歌是否愿意为他付出?他说只有他最信任的人才会带进这个密室,并将他们的心紧紧连在一起。莺歌起誓愿意为容洵付出一切,容洵告诉她一旦违背誓言将会粉身碎骨。

明明是盛夏却下起了鹅毛大雪,君拂觉得如此异象一定和聚魂剑有关。苏誉问她如果被冻在了幻境里会是什么下场?君拂告诉苏誉人待在幻境里的时间是有限的,一旦幻境长廊的门被冰封住,他们就只有留在幻境出不去了。苏誉告诉君拂他们两个一定要真真实实地在一起,他决定去容洵的书房探一探。

莺歌出发前,容洵让锦雀去陪她叙叙旧。莺歌只要求锦雀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不要抢爷,只除了这一件事,这一辈子自己都愿意为锦雀当牛做马。

苏誉潜入容洵书房没多久,就听到了锦雀蹦跳着进了书房,苏誉暂时躲到了房樑上,管家拦着她说书房是爷的禁地不能进,但锦雀却说是容洵让她来练字的。不一会武雄扶着受伤的容洵进来,看到容洵流了那么多的血锦雀吓坏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容洵让她帮着去拿药,支开锦雀后容洵从怀中拿出从王宫中偷出来的聚魂剑藏入密室。知道了聚魂剑的来历后,苏誉决定改日再探。

王府失窃聚魂剑,大王下令隋远城挨家挨户都要搜,来到容洵府里要搜书房,容洵灵机一动裸身披着披风揽着锦雀就出来了,一副好事被打扰的样子。那领头侍卫被容洵几句话一激,愣是没敢进去搜,带着人迅速地离开了,总算让容洵险险躲过一劫。因着锦雀的悉心照顾,加上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令容洵渐渐动情,当两人拥在一起的时候莺歌正在替容洵卖命。

高昊出演九州天子君玮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4集

容洵安排莺歌顶替锦雀入宫

苏誉进入容洵书房的密室,映入眼帘的就是七巧机关,苏誉想起儿时父王曾让自己尝试打开七巧机关,父王告诉他全九州只有三人可以打开七巧机关,并让他记住打开机关的顺序说长大会有用武之地,果然在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大王邀请王公大臣进宫赏花,容洵带着锦雀前往,锦雀来到花园被一只美丽的蝴蝶吸引,一路追着蝴蝶来到了大王所在的凉亭,容垣被美丽单纯的锦雀所吸引。容垣告诉王宫的聚魂剑被盗,因为此物是镇国的国宝,也是郑国不传的机密,所以国宝的丢失非同小可,让容洵必须彻查到底,容洵佯装第一次听说聚魂剑,容垣告诉他陈国和郑国比邻而居,多年来虽然纷争不断但也总算相安无事,其原因就在于陈国擅火,郑国擅冰,两国分庭抗礼谁也占不了便宜,后来陈国一度封存了圣火,而郑国的聚魂剑也被深锁起来不再启用。他说担心偷盗者反被神器所吞噬,害人害己。这些话明显都是容垣故意说给他听的,因为聚魂剑以前一直由容洵家保管着,他越是撇清就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容垣派管家去容洵府上讨要锦雀,容洵答应得非常爽快,让伯尧回去禀告大王择日就将锦雀送进宫。容洵舍不得送走锦雀,只是紧急召回了莺歌。伯尧替大王送了聘礼过来并打听锦雀的进宫时间,容洵推说锦雀进宫前想见亲人一面,所以会耽搁一两日,这边拖延了时日,另一边立刻命人去催促莺歌。莺歌风尘仆仆回到府里,只不知自己已成为被算计的对象,她付出满腔真情的容洵准备将她顶替锦雀送进宫。容洵要莺歌嫁给大王,还非说因为这个刺杀大王这个任务只有她能完成,莺歌除了服从别无他法,只得怨恨妹妹好手段。锦雀楚楚可怜地求姐姐原谅,她说她去求侯爷一定会有办法,但这更加深了莺歌的怨念,她不想再见到妹妹。

锦雀去求容洵不要让姐姐进宫,但容洵冷然告诉她莺歌不进宫,她就得进宫。况且她只是一个丫头,有什么资格来教训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看着锦雀着急抹眼泪,容洵敷衍她说会再想办法,单纯的锦雀信以为真。

容洵带着锦雀逛街突遇刺客,莺歌从天而降带着他们杀出重围,但容洵只顾抱着受伤的锦雀回府,对同样受伤的莺歌却不闻不问,看着那个绝情的背影,莺歌的心冷了。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5集

莺歌替妹进宫嫁给容垣

容浔生日遇刺,大王趁机说估计是因容浔秉公办事,不在朝中经营势力而导致他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他让容浔在事情调查清楚以前暂卸廷尉一职,想让他长久地活着,为郑国的江山社稷服务。容浔只得谢过郑国公。事实那天的刺杀大王就是幕后主谋。

容浔一直守在锦雀的床边照料她,锦雀哭着说他们还是恪守主仆的本份吧,她不能让姐姐替自己进宫,那样她会伤心的,但容浔告诉她自己决定的事不会改变。

容浔说要和莺歌好好谈谈,他说莺歌的命是他给的,他要莺歌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入宫。莺歌绝望决定自杀,她说自己要报他的活命之恩、养育之恩,不要以为杀手都是无心的,她的心都放在了容浔身上,但不知容浔把自己的心扔在了哪?莺歌终是答应替容浔做这最后一件事,做完这事则不再欠他,并要求容浔假如有一天不再爱锦雀了,请善待她。

看着莺歌、锦雀和容浔的感情纠葛发展到这个阶段,君拂越来越同情莺歌,一个用情至深的女子却被自己的爱人和最亲的小妹背叛,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痛啊。

莺歌终于入宫了,容垣对她十分着迷,连着一个月都住在她的宫中。这天一早莺歌听到有女子的哭声,婢女告诉她怕是沁柳夫人过世了,这沁柳夫人原是唐国公主,刚嫁入宫中时身子就不太好,生下小公主后几乎不再出门,整天哭哭啼啼地,时间久了大王也就烦了。莺歌感慨说这就是宫里的生活,看着锦衣玉食的,最后还不是逃不掉这样的结局。正说着沁柳公主的女儿羲和莽莽撞撞地冲了出来,被嬷嬷好一顿训斥,莺歌救下了羲和。这一幕被暗处的郑国公看在眼里,顿时对莺歌又有了新的看法。

锦雀进宫来看莺歌,但莺歌照例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见面,失望而归的锦雀却正面撞上了巡游而来的郑国公,郑国公喃喃自语道原以为是朵雾中花,却没想到是朵并蒂莲。

郑国公开始怀疑锦雀的身份,他让婢女抬来绣架,说是听说夫人从小擅长女红,让她闲来没事让她绣花解闷,莺歌看着绣花针想着自己哪会绣花,容洵只会教他用绣花针杀人。锦雀也跟着郑国公进去见到了莺歌,锦雀见到莺歌激动得泪水涟涟,莺歌却只说在王宫比起平侯王府好太多,现在大王就是她的全部。郑国公不知他们姐妹之间的恩怨,还说要在宫中摆家宴,邀请容洵一起参加。容洵进宫看到莺歌的背影以为是锦雀,郑国公一语双关地旁敲侧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别别扭扭地吃了一顿所谓的家宴。

在回府的马车上锦雀哭着问容洵,其实他是喜欢姐姐的对吗?因为姐姐是杀手,爱上了杀手就等于交出了自己的软肋,所以她锦雀才成了莺歌的替身,难道不是吗?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6集

莺歌打开心结爱上容垣

武雄劝容洵不必如此铤而走险,郑国公膝下无子,容洵还是有机会继承王位的,但他们眼下所做之事,成了就是王权在握,一旦败了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啊。容洵冷笑着说记得当初武雄问过自己在那蛮荒之地支撑着活下来的原因是什么,那就是一颗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的心。

苏誉和君拂进入容洵的密室,只见满屋子的誓言球,苏誉说听说郑国王室擅使幻术,而其中最秘密的一种就是誓言球。手下一旦对主人许下终身服从的诺言就会产生一个誓言球,发过誓的人一旦违背誓言或主人不需要你了,誓言球就会破裂,发誓的人就会灰飞烟灭。突然容洵带人进来了,苏誉和君拂躲了起来,只听容洵对那人说自己冒生命危险替他偷来了聚魂剑,希望他能信守诺言,来人摘下了披风,原来竟是卫国公。容洵说自己很好奇卫国公要聚魂剑有什么用?卫国公只说自己要让一个人复活,待时候到了自己自然会将离火将出来。君拂看到父王在自己跳城前就和容洵在一起,她急于想出去问问清楚,苏誉阻止了她,突然君拂晕了过去。

羲和自从雀夫人救她以后就特别爱和她亲近,郑国公进来只看到一大一小两人正在练功呢。郑国公征求莺歌的意见应该替羲和找一位夫人做义母,但莺歌并没有他想像中会主动应承,而是冷冷地回绝了,说自己不合适。羲和知道后很伤心,找到莺歌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自己?莺歌告诉她很多事情到她长大了就会明白,一旦和人建立了感情分开时就会很难割舍,所以还不如没有感情。羲和拿着从父王书房偷拿出来的令牌邀请莺歌一起出去玩,他们前脚出城守卫后脚就告诉了郑国公。俩人出城游玩遇到大伙匪徒欲绑小公主,莺歌拼了性命保护羲和,最终抱着羲和跌下了山崖。幸得郑国公带兵追来,看到失得复得的莺歌容垣的心痛了,他抱着莺歌,让她想哭就放声地哭,不许再这么压抑地活。在容垣的怀里莺歌终于体会到被人爱是什么滋味。回宫容垣即册封雀夫人为尚夫人,经过这一次事件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

因为容垣独宠尚夫人,其他的夫人都坐不住了,各位夫人都想争夺羲和的抚养权,明着是要替大王分忧,实则都是在替自己谋利益,因为沁柳夫人去世后王后的位子一直空着,争到了公主的抚养权就向王后的位子迈进了一步。

容洵得知郑国公封了莺歌为尚夫人,而且莺歌当场回绝了自己派出的侍卫提出的办事要求,武雄求容洵放过莺歌吧,但容洵告诉武雄人人都觉得他在利用莺歌,其实他一直视她为珍宝,试想谁能让自己最心爱的珍宝眼看着被别人夺走?

苏誉把晕倒的君拂带到客栈养伤,君拂醒来后只觉胸口剧痛,她想起云公主对自己说过,她必须要封存所有记忆,因为记忆会牵动情绪,鲛珠就会受到影响而破裂,鲛珠破裂之日就是她的死亡之日。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7集

郑国公赐婚容洵和锦雀

容垣生怕莺歌在宫里闷得慌,带她来到城里闲逛,他们进入一家赌场,遇到一个号称玩六博的常胜将军,莺歌鼓励容垣和他斗一局,容垣故意称自己没带钱,将自己随身的佩刀交给莺歌让她去换十万两纹银。这也是容垣对莺歌的一次试探,当莺歌重新捧着佩刀回来时他知道莺歌的心已经是属于自己的了。容垣用讲故事的方式向莺歌表明了心意,他知道莺歌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的锦雀,但因为莺歌的善良、隐忍,他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她,并决定独宠她一人,要让她活得自由自在。

容垣和莺歌泛舟湖上,极尽缠绵,容垣告诉莺歌自己要给她一辈子的福分。容洵听说莺歌生病了,他来到王府探望,但伯尧却说大王没空见他,这几天天天陪着夫人呢,从没见过大王如此宠过一个夫人。容洵听了只觉心如刀搅,回到府里连续几天待在莺歌的院里不吃不喝,他在房内发现了当初莺歌特意烧制的,准备送给他当生日礼物的陶瓷杯,看着这没送出的生日礼物,容洵可以想像当初莺歌知道要顶替锦雀进宫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绝望。锦雀见容洵始终无法对姐姐忘怀,她哭着对容洵说要去找大王说清事实,让大王要惩罚就惩罚她一人。她说只要容洵还要她,哪怕做了姐姐的替身她也认了。

宫里的容垣和莺歌过得琴瑟和谐,连处理公务也舍不得莺歌走开。容垣下旨册封锦雀为月夫人,赐婚平侯王,并将携尚夫人共同主婚。但大婚当日新娘却不肯穿嫁衣,她始终分不清容洵爱的是她还是姐姐,容洵让锦雀想清楚,这世上的事要么是委屈自己让别人开心,要么是委屈别人让自己开心,如果锦雀不想嫁他去大王那边辞了便是,但从来都只有容洵拒绝别人的份,今天虽然给了锦雀这个权力,但要记住今天一旦拒绝从此他们之间就再没有丝毫的瓜葛。说完站起就走,锦雀急急地拉住了他,她说希望爷是真心爱她的,但容洵只说他是真的想娶她,“爱”之一字他始终不愿意说出口。

容垣和尚夫人来到平侯府主婚,容洵说吉时尚早问莺歌是否要和锦雀姐妹俩说说体己话,莺歌只是推说大王身体不适,需要贴身照顾大王,体己话何时说都行。婚礼后容洵再度以月夫人想要叙旧为由挽留莺歌。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8集

容洵利用誓言球控制莺歌

容洵将从清池居取来的陶瓷杯碎片递给莺歌,但莺歌将碎片直接扔在了地上,她说当初自己八百里加急,带着伤赶回来送他礼物,只怕赶不上他的生辰,只可惜从头至尾容洵只拿自己当一个工具,如今自己已经帮他完成了最后一件事,他也如愿地娶到了锦雀,她已经不欠他了,请他将誓言球还给自己。但容洵声称誓言球是他们二人之间唯一的关系,他不舍得就这么还她,至少留着誓言球莺歌就无法忘了他。

因为莺歌的心已经不在容洵身上,誓言球发生了作用,回到宫里的莺歌突然头痛欲裂,满床打滚。侍女急得连忙去请大王,正巧平侯王容洵也在,俩人一起赶到莺歌寝宫,容垣上前抱住莺歌,莺歌却把手伸向容洵,容洵心知是誓言球的威力,于是上前施法术才算止住莺歌的头痛。平静下来的莺歌质问容洵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但容洵说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是她违背了誓言球。莺歌认为自打进宫那天他们就两清了,但容洵要她依然向着平侯府,要她心里仍然有他。

伯尧查出莺歌头痛果有蹊跷,这与誓言球有关,并告诉大王这尚夫人正是平侯的影子杀手,这次就是因为她不愿意遵从平侯的意愿,才会被誓言球控制变得如此痛苦。伯尧建议大王远离尚夫人,但容垣觉得她既然肯违背容洵的意愿情愿忍受身心的巨大痛苦,还要冒着被识破杀头的危险,这就说明她已经不是容洵的人了。但是要容洵交出誓言球绝不可能,那就只有唯一的一种办法了,使用容氏特有的移魂功化解誓言球的威力,但移魂功是容氏特有的保护自身的功力,一旦破损,自我保护能力会大大减少,而且会伤及江山稳固,伯尧劝大王万万不可尝试。

红玉夫人想请大王吃饭,但请了几次都被以国事繁忙为由推托,红玉夫人决定去看看大王倒底在忙什么,没想到被她看到的是容垣和莺歌带着羲和正在其乐融融地玩游戏,妒恨的红玉转身就走,撞到了正赶来的容洵。容垣又提出让莺歌当羲和的母后,他是在要求莺歌抚养羲和的同时要册封她当自己的正夫人。

红玉夫人和侍卫私通有了身孕,不知该怎么跟容垣交代,侍卫告诉红玉眼下唯一的活命办法就是把容洵交代给他们的毒粉抹在莺歌的刀上,就有人能帮他们逃离这深宫。此时容垣和伯尧路过发现了窃窃私语的两人,突见大王红玉惊慌之间谎称自己的玉佩掉了,让侍卫寻找。容垣即命伯尧却调查侍卫的底细,但还未等调查开始那侍卫就已被人暗杀并毁尸灭迹。

容洵利用誓言球指挥莺歌,让她起床杀起容垣。睡梦中的莺歌受到冥冥中的指控,立即起身前进往大王的寝宫,容垣看她目光呆滞的样子还以为是没睡醒,没想到莺歌突然出手欲取他性命,刀刀致命。正在此时想来一探究竟的苏誉赶到了,联手制住了莺歌。容洵此举不仅想要杀了容垣,他认为如果莺歌失手那么全天下能去的地方只有他这里了。容垣对突然闯入的苏誉很是好奇,苏誉告诉他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自现实,而容垣他们所处的则是幻境,容垣虽然觉得费解,但并不动摇他要用移魂功帮莺歌解除誓言球控制的决心。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29集

容垣中毒欲瞒莺歌

容垣拼尽全力用移魂功帮莺歌解除誓言球的控制,因莺歌的刀被红玉夫人下过毒,当刀砍上胳膊时容垣就知道自己中毒了,却不管不顾地运功救莺歌,致使毒气迅速进入体内。容垣知道苏誉进入幻境特意找他定有事相求,苏誉坦言自己是为求得破除聚魂剑的冰封的方法来找郑王的。容垣告诉苏誉几百年来容氏家族一直在修炼一种幻术,这种幻术致力于自我修炼,最高境界就是修炼成魅。而聚魂剑则是用来使修炼者的魂魄不致消散的重要工具,但聚魂剑的缺陷就是长期携带必会被暗黑势力所吞没。

莺歌悠悠醒转浑然忘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只记起本应找大王下棋的。梳妆后匆匆来到容垣书房,只见大王正等着她,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容垣告诉了苏誉解除聚魂剑冰封的办法,那就是打开心结,因为聚魂剑带有人的情绪,一旦情绪愤怒,他的冰封更严重,但如果主人可以解除心结,冰封就会消失。这次聚魂剑是莺歌使用的,只要找出莺歌的心结所在就能解开冰封。

伯尧将莺歌的底细都调查清楚了,在得知莺歌的坎坷经历后容垣对她更多了一份怜爱。一日容垣突然毒发晕倒,医生却查不出问题在哪,莺歌守了大王三天三夜,绝望地抱着他说一旦他死了自己就去陪他。容垣连日晕阙,他让伯尧把药圣百里越请来,药圣说大王中的是幻叶之毒,以大王的功力这些毒素原本奈何不了他的,大王一定是在中毒后又动用了固身的功法才会使毒素侵入到五脏六腑。而且幻叶本身无毒,它只是将体内的微小毒素扩大千倍万倍。如果不是动用了固身的功法还有办法,现在已经束手无策了,三日后大王将开始呕血,三月后呕血而亡。

容垣下令从今日起不见任何人,包括莺歌,他不想让莺歌看着他越来越虚弱。伯尧查出毒是红玉夫人下的,那侍卫是红玉夫人青梅竹马的恋人,事后已经被灭口。容垣为了让莺歌恨他,他任莺歌跪在他宫门口也不见,却夜宿红玉寝宫。他对红玉说自己不会杀她,但让她必须从此后对自己言听计从,让她陪自己一起演戏。

伯尧说以莺歌的个性,如果知道大王是为救她而死,她必定会追随而去。容垣于是和伯尧想出一个办法,下诏已查明莺歌真实身份,属李代桃僵犯有欺君之罪,罚其到庭华山思过十年,十年之内不得下山。

容洵得知莺歌被抓急到王宫查探消息,容垣故意在容洵面前痛陈莺歌的不是,说是为了整顿后宫,对她的责罚是不可避免的,同时责罚容洵回府闭门思过三个月。

《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剧情介绍:第30集

容洵准备利用莺歌夺取密匣

闭门思过三个月,容洵和武雄都觉得这个处罚轻得不合常理,容洵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大王在谋划什么,只是吩咐武雄该加快计划的实施。伯尧也意识到容洵必将加快逼宫的脚步,但他想不明白难道大王就甘心把这个王位让给这个谋害自己的人吗?但容垣考虑的问题是郑国的江山社稷和百姓,如果不把王位让给容浔的话,那么等他死了郑国很快就会被觊觎郑国的人给灭了。容垣再三关照伯尧不要把自己对莺歌的一片苦心告诉她,就让她恨自己一辈子也无妨,只要她能活着。

容垣看着和莺歌共同养植的栀子花回忆着往事,突闻侍卫来报,庭华山出事了,尚夫人跑了。容垣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尚夫人,莺歌在酒楼听食客闲聊说红玉夫人有孕,把尚夫人给干掉了。于是莺歌简单地以为容垣是因为厌倦了自己才把她关押起来的。

慕容安倾国倾城

苏誉和君拂觉得他们有义务前往庭华山为莺歌解开心结。叶蓁告诉苏誉,其实莺歌的心结不仅在锦雀身上,她最大的心结就是她的容垣不再爱她了。

容洵得知陈国公托给沈岸一个密匣,此密匣据说只有苏誉能打开。他对密匣志在必得,甚至已经想好派去窃取密匣的人选——莺歌。君拂偷听容洵和武雄的对话被发现,被抓后君拂只得说自己是大王派来查实他和尚夫人有无奸情的,因为尚夫人进入王宫后日日思念侯爷,被大王发现了,所以大王才会大怒将夫人关进庭华山面壁十年。容洵顿时大感兴趣,要君拂告诉他尚夫人是如何日日思念他们。君拂说莺歌进宫后日日以泪洗面,还在梦中叫着侯爷的名字,并亲口承认自己就是杀手莺歌,容洵听得失神,直道是自己负了莺歌。君拂激容洵跟着她去庭华山与莺歌对质,来到山脚下容洵命侍卫直接把庭华山攻下来,苏誉带着君拂趁机逃走。

莺歌始终不甘心被关押在山上,她让婢女帮她逃出去,所以值钱的东西她都可以留给婢女,但婢女吓得逃了出去,说夫人让她做的可是要杀头的事情。莺歌心意已决,为了积蓄体力她捧起碗大口地吃了起来,突然容洵出现了,莺歌告诉他过去的莺歌已经死了,她接下来要为自己而活。容洵为她分析利弊,告诉她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她无路可逃,他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再为他办最后一件事,他就可以给她自由,把誓言球也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