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福根进城/傻傻的幸福》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7-11)374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1集

王福根与妻子田枣进城

田枣刻苦学习考上大学,村中的长辈不赞成田枣进城读大学,田枣与王福根已经订婚,村中长辈踝二爷要求田枣必须与王福根结婚。

田枣在长辈们的逼迫下只得与王福根举行婚礼,仁义村的各家各户到场参加婚礼,田枣坐在洞房等侯王福根,王福根抱着一只鹅来到洞房里面,田枣正捧着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陷入到苦恼中。

王福根放下鹅坐到田枣身边,田枣依然想上大学不愿意结婚,家中亲人已经要求田枣婚后不能再读书,田枣只能向王福根倒苦水。

王福根心地善良决定带着田枣进城读书,夫妻二人收拾行李于当晚悄悄向村外逃去,田枣在逃跑过程体力不支,王福根背起田枣正想继续向村外走去,踝二爷带领一帮村民拦住了王福根与田枣的去路。

王福根面对踝二爷的逼问如实透露送田枣进城读书的计划,踝二爷面色严肃问起王福根与田枣是否已经圆房,王福根与田枣虽然已经结婚但还没有圆房,踝二爷盛怒之下举起拐杖想教训王福根。

田枣一见情况不妙赶忙站在王福根面前,村长及时赶来阻拦踝二爷教训王福根,踝二爷在村长的劝说下允许王福根与田枣进城。

天色大亮,踝二爷来到村办事处,村长语重心长提醒踝二爷不能武力教训后辈,踝二爷是仁义村族长德高望重,后辈不听话天理不容,踝二爷觉得自己武力教训后辈理所当然。

王福根与田枣顺利进城,夫妻二人背着大包小包搭乘公车向大学校园赶去,大学校园还没开课冷清无人,王福根与田枣来到大学校园门口,田枣让王福根站在门口等侯。

一名工作人员在办公室接见田枣,田枣将一份录取通知书交到工作人员手中,工作人员打电话到田枣老家核实情况,接电话的人是踝二爷,踝二爷在电话中气急败坏称不田家之人不支持田枣读大学。

田枣因为踝二爷捣乱暂时无法办理入学手续,王福根与田枣离开大学校园在路上目睹一名小偷偷走钱包逃跑,失主赶来的时候王福根已经拔腿追赶小偷,失主没有弄清情况怀疑田枣与小偷是一伙人,田枣有口难辩被失主缠住无法脱身。

这边失主不给田枣离去,那边王福根正在拼命追赶小偷,小偷奔跑速度不如王福根快,王福根大步流星追到小偷身边。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2集

王福根投奔向发财

王福根在街上追赶小偷,田枣被失主当成小偷同伙无法脱身,王福根在农村长大经常翻山越岭体力强壮,小偷在奔跑过程中体力不支被王福根抓住。

王福根从小偷手中夺回钱包,小偷计上心来在王福根面前哭称上有老下有小,王福根心地仁厚相信小偷说的话,小偷坐在地上挤出几滴眼泪继续欺骗王福根,王福根从身上掏出五十元钱送给小偷,小偷得到钱谢过王福根离去。

田枣被失主拉住手腕无法脱身,王福根原路返回将钱包还给失主,失主向王福根打探小偷的去处,王福根已经放走小偷,失主听完王福根讲述的追赶小偷经过,哭笑不得提醒王福根上了小偷的当。

王福根回过神来已经晚了,小偷早已逃之夭夭,洗清冤屈的田枣怒从中起夺过失主手中的钱包,失主还没有回过神来田枣已将钱包扔到一边,失主吃了一惊转身去捡钱包。

向发财是王福根的同学,王福根带着田枣来到红星剧院找到向发财,向发财是剧院的清洁工拥有一颗酷爱艺术的心,王福根暂时在向发财的宿舍居住,田枣则在向发财的带领下到米粒工作的酒店,米粒是向发财的女朋友,田枣在米粒的帮助下在酒店当迎宾小姐。

王福根躺在宿舍上铺休息,床铺忽然剧烈摇晃,王福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以为发生地震跳下床就跑,在剧院工作的所有员工受到王福根影响逃到剧院外面,剧院外面状况稳定没有发生地震的迹象,向发财盘问王福根遇地城的过程,王福根向向发财讲述睡梦中被剧烈晃动的床铺惊醒的过程。

众人听完王福根的话已经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床铺震动是因为一对夫妻在王福根睡觉的下铺亲热,王福根不明就里还以为发生了地震。

田枣无法适应迎宾小姐工作想转职,米粒数落田枣好的工作不选反而愿意干辛苦的体力活。

向发财经常让王福根顶班,王福根工作认真获得经理赏识,经理决定开除向发财录取王福根。

向发财晚上回到剧院门口遇到经理,经理已经开除了向发财,向发财怒气冲天回到宿舍,王福根不明就里与向发财谈起被经理录取的事情,向发财不听则已,一听之下指责王福根抢了他的饭碗。王福根在向发财的痛骂声中神色黯色收拾行李准备搬走。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3集

田枣打碎古董

王福根抢了向发财的饭碗,剧院经理录取了王福根,向发财盛怒之下喝令王福根滚蛋,王福根一声不吭收拾行李离开宿舍,向发财跟着王福根来到剧院门口,王福根虽然抢了向发财的工作,但向发财内心深处其实没有仇恨王福根,王福根在向发财的带领下来到剧院舞台上喝酒聊天,在喝酒过程中向发财高声唱歌依然想当歌星,剧院经理被吵醒来到舞台上喝令王福根想办法赶走向发财。

田枣在云总居住的客房打扫卫生不慎碰落一个花瓶,花瓶落在地上破碎开裂,田枣慌了神将花瓶藏到背包里面离开酒店。

王福根与向发财见田枣忽然来宿舍,二人一脸好奇看着田枣拿出破碎的花瓶,田枣向二人讲述花瓶的来由,向发财记得自己存有一个花瓶,田枣一脸期待等侯向发财找出花瓶,向发财翻箱倒柜找出一个跟田枣打碎的花瓶几乎一样的花瓶。

田枣谢过向发财带着花瓶回到宾馆,云总不在客房里面,田枣将花瓶放归到原位。

王福根带着田枣打碎的花瓶到古董店寻找一模一样的花瓶,古董店里面有一个花瓶正是王福根要找的,王福根喜出望外向店主询问花瓶价格,店主开价十万,王福根仅是一介草民拿不出十万元。

买花瓶的计划落空,王福根心情失落坐在古董店门口发愁,一名大妈好心地跟王福根套近乎,王福根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大妈领着王福根回到古董店,店主愿意以一千元价格出售花瓶给王福根,王福根掏钱买了花瓶欢天喜地离去,大妈在王福根离去之后与店主母子相称。

王福根来到宾馆找到了田枣,田枣带着王福根来到云总居住的房间更换花瓶,两人换花瓶的时候云总忽然回来,田枣无奈之下只得向云总如实将换花瓶的原因说了一遍,云总没有责怪田枣不再追究打碎花瓶的事情,田枣抱着感恩的心卖力为云总干活。

云总在工作过程中让田枣翻译几行英文,田枣已经考上大学英语水准了得顺利为云总翻译完英文内容。

王福根到工地外面找工作,一名工头正在招工,王福根与一伙混混抢着出工头报价,混混头目与王福根发生冲突,王福根虽然是独自一人,但毫无惧意举着一把铁铲吓走混混。

工地老板拖欠工资,王福根带领工人们将已经挖好的坑重新填平。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4集

王福根务工

入夜,街边宵夜摊,向发财与王福根嚼着花生米喝着脾酒谈天说地。

酒店包厢,米粒与田枣陪云总喝酒,云总频繁向田枣敬酒,田枣不胜酒力招架不住,关键时刻米粒挺身而出帮助田枣应付云总。

晚餐结束,喝得烂醉如泥的田枣被云总扶出酒店,这一幕正好被酒店外面吃宵夜的王福根看到,田枣已经跟王福根结婚,两人虽未行夫妻之事但已是全村公认的夫妻,王福根扔下向发财快步来到云总身边拉走田枣,云总以为王福根是田枣的大哥,田枣喝醉了酒无力行走,云总只是好心好意想开车送田枣回家。

王福根拒绝云总的好意扶着田枣准备回家,向发财赶了过来从女友米粒口中了解到云总请田枣喝酒的过程。

田枣与王福根来自农村在城市艰苦奋斗,王福根不像田枣那样轻易就找到了体面的工作,在寻找工作的过程中王福根偶遇一伙疏通下水道的工人,下水道空气不流通氧气成份稀少,受雇者在施工过程中打了退堂鼓回到地面不愿意继续工作,正好王福根找不到工作干,他自告奋勇爬入下水道清理堵塞管道的於泥,中途众人发现下水道没有动静,下去查看发现王福根已经晕厥过去,王福根被众人救回地面。众人唯恐闹出人命准备取消打通下水道的计划,王福根为了挣钱不顾众人劝说再次爬入下水道工作,经过一番忙活总算打通了下水管道。

欢天喜地的小区居民支付了二百多元的报酬给王福根,一名大妈额名打赏王福根二十元,王福根将来之不易的报酬放入口袋离开小区继续寻找工作。

街边的招工栏下面站满一堆务工者,一名丧事店老板在招店员,王福根在老板的游说下前往丧事店,店内摆放着各种阴森诡异的死人用品,王福根虽然头皮发麻汗毛直竖但还是决定留在丧事店工作。

城市人口众多,时常有人去世,一名家有丧事的顾客欲购一床被盖烧给阴间的亲属,丧事店老板拿出一床价格上千的被盖推荐给顾客,王福根抱着为顾客省钱的想法拿出一床价格只有二三百元的被盖极力推荐,顾客图便宜买下王福根推荐的被盖,老板被不懂经商之道的王福根气得半死。

客房内,田枣擦拭桌椅板凳,略通相面术的云总觉得田枣是富贵命不适合干体力活。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5集

向发财参加歌曲比赛落选

王福根在丧事店踏实本份工作,正所谓“无奸不商”,只要是经商之人都会想方设法宰客,王福根却恰恰相反从不宰客。

某日一名顾客光顾丧事店,王福根以极低的价格出售丧事用品给顾客,老板回过神来的时候顾客已经走远,王福根挨了老板一顿数落。

某日王福根出门送丧事用品给客户获得八十元额外报酬,老板喜出望外送了五元赏钱给王福根。

王福根下班回到住处休息,好伙伴向发财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模仿杰克逊准备参加唱歌比赛,向发财自认为自己已是明星邀请王福根当助理,王福根跟随向发财出门来到唱歌比赛现场外面,许多记者被王福根朴素的装扮吸引,众人以为王福根是一名农民演员。

衣着时尚的向发财反而遇冷无人问津,王福根面对记者们连珠炮似地盘问手足无措,向发财挤进人群来到王福根身边宣布自己才是参赛者。

记者们采访王福根有一定的道理,所有参赛选手无一例外衣着体面,唯独王福根衣着朴素反而成为歌唱比赛一大亮点,向发财灵光一闪带着王福根到厕所互换衣服。

两人换完衣服来到歌唱比赛现场找到位置坐下,第一个参赛的女歌手上台表演歌曲,一曲结束台下的两名评委争执不下各执一词,其中一名不待见女歌手的评委满面怒容拂袖退场。

向发财穿着王福根的衣服怀抱一只肥鹅上台表演歌曲,唱歌之前向发财打亲情牌声泪俱下向全场观众讲述自己不幸的成长经历,许多观众包括评委无不深受触动眼含泪水。

向发财趁着众人被迷惑的机会表演一首外语美声歌曲,歌曲虽美却遭评委炮轰,评委们借口听不懂向发财的歌曲不予评分。

向发财与评委们话不投机离开比赛现场,王福根安慰心情失落的向发财,当明星的梦想再次破灭,向发财情绪低落地坐在过道上,一名自称星探的中年男子突然现身赠送一张名片给向发财。

王福根陪向发财追求完明星梦想回归正常生活,一名顾客的家人逝世向丧事店订了两个女纸人,王福根抱着两个女纸人坐车抵达丧事地点,订女纸人的是丧主儿子,丧主母亲升起醋意,她不想让已经去世的老公在阴间包养两个妻子,母子两人话不投机产生冲突,王福根在混乱中被丧主家属打伤头部住进医院。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6集

王福根辞职

一名顾客家有丧事,顾客给逝世的父亲订了两个女纸人,顾客母亲吃醋不给儿子焚烧女纸人,母子两人产生肢体冲突误伤王福根。

丧事老板煞有介事地拿出法律条规书册给顾客母子普及法律知识,并趁机向顾客母子索赔两万元,顾客母子是法盲愿意赔钱。

向发财到医院探视脑部受伤的王福根,顾客母子来医院准备赔钱给丧事老板,母子两人站在病房外面商量赔钱的事情,王福根离开病房正好听到母子两人谈话,丧事老板欲借王福根受伤一事向母子两人索赔,王福根看在眼里怒在心中决定拆穿老板的嘴脸。

顾客母子进入病房与丧事老板商量索赔的事情,因为手头紧张母子两人仅凑到一万八千元,丧事老板见好就收接过赔偿金,王福根忽然闯入病房怒斥丧事老板无良行为,丧事老板手中的钱款被王福根夺走,顾客母子得到钱款深受感动赠送两千元以示答谢。

丧事店内,老板坐在摇椅上骂骂咧咧,王福根心地善良没有向顾客母子索赔,老板有火无处撒只能通过骂骂咧咧的方式发泄内心不满,王福根回到丧事店赠送一千元给丧事老板,顾客母子在医院送了两千元给王福根,丧事老板理应也能分到一半钱。

王福根送完钱给老板后辞职另找工作,此时开学日期已经到来,王福根陪伴田枣到大学报到,田枣发现王福根保存的一张钞票有血渍,钞票上的血渍源于王福根某次打零工不慎划伤手指,田枣心知王福根赚钱不易决定收藏这张带血钞票。

大学梦想顺利实现,田枣结识室友晓璐,除了晓璐以外田枣还结识了另外几个室友。

入夜,王福根一行四人在路边摊吃宵夜,四人成双成对引起一伙吃宵夜的男青年嫉妒,双方言语不和大打出手,警方随后而至带走众人到警局做笔录,所有参与打架的人被罚款三千元。

田枣离开警局搭乘晓璐好友的汽车回家,路上田枣胃部翻江倒海在车上呕吐,晓璐好友面露不悦不便发作,田枣一脸愧疚决定来日为晓璐好友清洗汽车。

大学开学仪式即将举行,田枣不顾室友们的劝说放弃参加仪式的机会出门送王福根坐车回老家,室友们不知道田枣与王福根是夫妻,其中一名室友笑称田枣跟王福根在谈恋爱。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7集

王福根返回农村老家

大学开学第一天,学生们上台自我介绍,田枣在第一节课上认识了许多同学。

王福根在田枣上学之时不辞而别,田枣放学离开校园来到车站寻觅王福根,客车已经搭载王福根离开市区,田枣心情有些失落,她又回想起了和王福根一起成长的幸福时光。

背着行李包回到农村老家的王福根发现村内空无一人,大部分村民聚集在村口向一个文物贩子出售古物,王福根来到村口认出文物贩子是二发子:当初在市内王福根为二发子挖掘地沟,二发子在结账的时候赖账不给工人钱,王福根气不过带领工人填平了挖好的地沟。

二发子跑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回收古物引起了王福根的警惕,愚昧无知的村民们见有利可图抢着向二发子兜售有一定年月的古物,二发子半天功夫不到便从村民们手中买下许多古物。

王二爷是村中族老,王福根不顾家中亲属反对送田枣进城读大学,这引起王二爷的不满。王二爷坐于厅堂喝令王福根下跪认错,王福根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听训。王二爷又问起王福根与二发子的关系,二发子来到仁义村收古物导致王家上了年月的牌匾被人偷走,王二爷认为是王福根引领二发子来仁义村收的古物,他们必然有关系,但是王福根与二发子仅是萍水相逢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二发子只是偶然到王福根所在的仁义村收的古玩。

田枣为同学肖远航清洗汽车,肖远航不久之前搭载喝醉酒的田枣返回学校,路上田枣胃液翻江倒海吐出食物弄脏了汽车,肖远航同意田枣来清洗汽车,田枣在洗车过程中不慎触发汽车警报,肖远航担心田枣弄坏汽车赶紧开车离去。

崔总是某演艺公司老总,擅长唱美声歌曲的向发财引起崔总注意,崔总来到剧院找到正在打扫卫生的向发财,向发财在崔总的鼓励下来到台上表演美声歌曲,崔总听完歌曲赞不绝口。

入夜,路边水池旁,米粒决定陪同向发财前往崔总创办的演艺公司考察,向发财站在水池台阶上意气风发摆出造型认定自己不日将会成为大明星。

演艺公司办公室,崔总接待向发财,一名工作人员在崔总的命令下赠送两张明星演唱会入场卷给向发财,米粒跟随向发财离开演艺公司后打量手中的两张明星演唱会门票只觉身在梦中。崔总为人大度初次见面便赠送两张明星演唱会入场卷,向发财深信崔总是一名实力星探。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8集

向发财辞职

王福根返回农村老家回归田园生活,家中的院落内晒着一地的谷粒,王福根拿起挂耙在院落内给谷粒翻身晒太阳,嫂子来到院落内不让王福根继续干活,王母一直希望王福根与田枣圆房,而田枣却去了市区读大学,王福根从市区回来应该开导母亲而不是忙着干农活。

剧场宿舍内,向发财挨了老板一顿训斥,老板对为了实现唱歌梦想经常旷工的向发财积怨已久,向发财因为结识演艺公司的崔总,认为自己即将成为明星而不把老板放在眼中,老板提醒收拾行李辞职的向发财不要再吃回头草。

宾馆客房内,身着唐装的云总动作娴熟地练习太极拳,田枣来到客房内打扫卫生,云总忽然拿起一件瓷器砸在地上,瓷器包含着一段只有云总和田枣才知道的往事:数日之前田枣进入客房不慎打翻瓷器,王福根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瓷器帮助田枣应付云总,瓷器在家财万贯的云总眼里一钱不值,云总借打碎瓷器的行为教导田枣放下往事接受新生活,田枣为人精明能干获得云总赏识,云总有意支助田枣读完大学。

宾馆过道,已经辞职的向发财无家可归,米粒决定带向发财租一间房子。

村长办公室,王福根打电话到田枣居住的宿舍,田枣不在宿舍由一个同学代接电话,王福根在电话内叮嘱接电话的同学转话给田枣。

米粒陪同向发财联系到一名房屋中介商,两人跟随中介商前往办事处办理入住手续,中途米粒接到上级的电话返回宾馆,离去之时米粒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向发财,取钱的密码是向发财的生日日期,向发财拿着银行卡与中介商来到办事处支付租金。

入夜,下班的米粒跟随向发财向出租屋走去,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气氛阴森,米粒提心吊胆跟随向发财一路前往。

村长办公室,王福根与村长发生争吵,村长不允许王福根再随意打电话跟田枣联系,电话费用是一笔额外的开支,村长抱着节约钱的想法守住电话座机不给王福根靠近。

二发在仁义村大肆收购古物引起村长不满,二发哥在手下人的陪同下来到仁义村向村长赔礼道歉,二发曾经收购了村民们从王家盗取的古牌匾,古牌匾物归原主回到王家手中,村长事后带领二发哥拜访族长踝二爷。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9集

田枣在酒吧当服务生

梁总到仁义村考察水利建设,村长带着梁总拜访族长踝二爷。双方相见畅谈甚欢,梁总在村长的陪同下离开仁义村。仁义村年代久远环境优雅是块风水宝地,梁总有意在村中大兴建设。

出租屋内,穿着睡袍的米粒妩媚万千躺在床铺上,向发财扮成护士扭捏做态为米粒检查身体,两人在房内打闹嘻戏之时被一阵敲门声惊动,站在门外的是住在楼下的邻居,向发财租住的房子浴室地板漏水,邻居提醒向发财抽空修补一下漏水的浴室。

出租屋漏水引来米粒不满,向发财粗心大意租房子也不事先检查一下,米粒牢骚满腹数落了向发财一顿。

肖远航借了一笔钱给田枣,借钱还钱天经地义,田枣因为没有能力立即还钱只得经常为肖远航洗衣服,肖远航不赞成田枣用洗衣服的方式报恩,为了帮助田枣尽快凑到一笔钱,肖远航介绍田枣到一家酒吧当服务生。

酒吧向来是鱼龙混杂之地什么人都有,作风正派的田枣无法忍受酒吧乌烟瘴气的环境,肖远航强行带着田枣返回酒吧与老板华叔见面,田枣在肖远航的劝说下换上工作装在酒吧正式上班。站在吧台内田枣绷紧脸庞毫无笑容,肖远航提醒田枣应该笑容满面招待顾客,在肖远航的指点下田枣终于露出了笑容,一名男顾客坐到吧台边买酒,肖远航提醒田枣成功卖出从业生涯第一笔酒。

向发财租了房子无所事事只等崔总安排演出工作,崔总找了一些理由要求向发财缴纳十万元入职费用,向发财经济困难别说十万元就是一万元都拿不出,崔总提议向发财可以分期支付入职费用,第一期支付三万元费用即可。

向发财回到家中做好丰盛的饭菜招待下班归来的米粒,两人坐在餐桌前举杯饮酒,向发财向米粒提起缴纳入职费用的事情,米粒面对十万元的入职费用忧心忡忡,崔总无故要求向发财缴费着实可疑,米粒致电给见多识广人脉宽广的云总,云总对演艺行业也有一定的了解,米粒托咐云总调查崔总。

梁总在仁义村考察村中环境,村长支持梁总在仁义村搞建设,而对仁义村寄有深厚感情的踝二爷反对梁总大兴水木破坏古迹。

《福根进城》分集介绍:第10集

田枣在同学肖远航家中过夜

向发财凑集三万元交给崔总,三万元是米粒打工攒下的血汗钱,向发财心事重重担心演艺事业失败,崔总信心十足提醒向发财做事要果断不能迟疑不决。

村长召集村民们开会,梁总即将改建仁义村,每户村民即将获得拆迁补偿费,踝二爷再次反对梁总改建仁义村,村民们不听踝二爷劝阻唯利是图只看眼前利益愿意搬迁。

踝二爷被村民们气走回到祠堂生闷气,王福根上门安抚踝二爷,踝二爷在王福根面前责骂村民们图一时利益数典忘祖,而王福根跟村民们的想法一样劝说踝二爷同意搬迁。

入夜,酒吧生意兴隆客源不绝,几名洋人到酒吧消费,田枣精通英语与几名洋人沟通,几名洋人在田枣的帮助下购得酒水。

深夜,肖远航开车来到酒吧接田枣,返回学校的公车已经停运,田枣因为无法返回学校只得在肖远航家中过夜,肖家豪华宽敞富丽堂皇,肖远航教田枣弹奏钢琴。

田枣在肖家渡过一个悦快的夜晚于次日清晨煮面条报答肖远航,面条口味极佳勾起肖远航童年时代品尝母亲做的面条的回忆。

田枣与肖远航双双返回学校上课,肖远航来到上课地点坐到韩晓璐身边,韩晓璐是田枣的同学兼室友,韩晓璐不知道田枣在肖远航家中过夜,肖远航没有向韩晓璐说出田枣彻夜不归的内幕。

崔总即将前往异地办事,演艺公司多了几个跟向发财一样的新人,向发财感受到了竞争压力惴惴不安,崔总信心十足给向发财打气。

梁总带着施工队伍来到王家祠堂欲考查地理环境,踝二爷打开祠堂大门如同一尊门神不给众人入内,梁总只得到村长办公室找村长商量,村长已经签下仁义村改建协议书,梁总要求村长想办法赶走居住在王家祠堂的踝二爷。

村长对踝二爷充满敬意警告梁总不能胡来,梁总露出奸商嘴脸毫不客气提醒村长签下改建协议就得听从命令。

踝二爷为了仿止梁总拆迁祠堂彻夜不睡坚守大门,入夜,王家祠堂门口,踝二爷坐在椅子打瞌眼,王福根端了一碗饭送给踝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