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何以笙箫默》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年前 (2015-01-30)812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1集

赵默笙何以琛阔别七年初相逢

离开七年的赵默笙以一个女摄影师的身份从美国归来,她多想心中的那个他会在机场等着自己。何以琛是一名精干的律师,他为了一桩谈判合同从香港赶飞机回来。两人在机场交身而过终是没遇到对方。

对方公司的代表律师是何以琛的老同学许影,谈判告一段落,双方出门正遇前来接何以琛吃饭的何以玫,许影诧异地问为什么不见何以琛的女朋友赵默笙,以前他们可是形影不离的呀。何以琛神色一黯,但立即调整过来,向大家介绍说何以玫是他的妹妹。

何以玫在开车,何以琛仍不忘见缝插针地处理工作,以玫抗议,以琛歉意地笑笑,说自己会注意。途中以琛接了个电话说是要去美国,以玫酸酸地问他是不是要去找“她”?以琛漠然地说只是一桩涉外官司而已。以玫要求以琛陪自己逛超市、看电影,说话间一个分神撞上了一个开摩托车的路人,幸亏那人并无大碍,看到何以玫认出她是法制频道的主持人,还高兴地拖着她合影。

赵默笙成功应聘于瑰宝杂志社。主编要求她尽快入职,但默笙表示自己需要先找房子,正聊着碰到刚才被以玫撞了的路远风从外进来,原来他也是杂志社的摄影师。主编看着他摔破的胳膊指责他开车不小心,摄影师的手是最珍贵的,路远风高兴地指着默笙说这不是有责成的人选嘛。路远风奇怪默笙怎么带着行李来面试,默笙表示自己还没找到房子,路远风说他有个朋友人在国外,房子空着可以先借给她住。

安顿好的以笙来到超市购物,同时以玫和以琛也到了同一超市,世界就是那么小,以为再也遇不到的人,在同一超市里兜兜转转间三人数次交身而过,终于在酒柜边默笙看到了以琛和以玫,她以为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她无意去打扰两人,但推车突然失控滑出撞翻了货堆,引起了以琛和以玫的注意,呆立片刻,以玫问以琛不去打个招呼吗?以琛却只是淡淡地说“走吧”。

默笙的拍摄工作开始了,路远风专程赶来给她撑场面,他说这萧筱可难对付了,以前是杂志社老白负责她的拍摄的,老白老婆临产就将这烂摊子扔给他了。大模特萧筱霸气出场了,默笙一看乐了,原来这大模特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兼上下铺舍友少梅,但萧筱一脸冷漠,公事公办的样子。照片拍了一个多小时,看样片,路远风很满意,但默笙却认为没拍出精髓来。这时萧筱过来约她一起喝咖啡,默笙对着萧筱万千话语不知从何说起。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2集

萧筱替以琛打抱不平

萧筱表示自己确实变了很多,家破人亡,被人骗财骗色,还被好朋友骗,变成这样很正常,倒是默笙没怎么变,还是一副虚情假意的样子,默笙表示很抱歉,但萧筱说这些话还是留着对何以琛说吧。默笙想着超市里以琛一副漠然的样子,不由说也许以琛不需要听,萧筱说她依然记得当初默笙突然失踪的那段日子,那么高傲的以琛找她找得就象发疯一样,最终等来的是来了几个人搬走了默笙的东西,告诉他们默笙去了美国,也许再也不回来了,以琛那种绝望的样子是她从来没见过的。默笙心里默默地对着当年的好朋友说,明明当年是以琛说不想再见她的呀。

萧筱说自己很不满意默笙的拍摄,她说记得默笙好象是学化学的,她责怪经济人找了这么不专业的摄影师来拍摄,并当众撕毁了拍摄合同。张主编气得要上法院告她,但默笙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取得和萧筱的和解,路远风看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样子,把萧筱的电话给了她。

萧筱去找代理律师何以琛咨询,以琛告诉她撕毁合同的是她,如果上法院对她很不利,并语重心长地告诉萧筱这已经是年内第五次有人想告她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会考虑明年不再担任她的代理律师。以琛告诉萧筱如果杂志社不能证明摄影师的资历这官司就有得打,萧筱临走留下默笙的联系方式,以琛看了电话号码决定自己接手这个案子。

默笙国外工作经验丰富,但国内确实没有工作资历,为了和平解决事端,她决定亲自找萧筱的律师谈谈,她来到袁向何律师事务所,心里疑惑这里是否也有一位姓何的律师?前台接待员说律师在开会,让她在隔壁咖啡厅稍等,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以琛明明在办公室看文件就是晾着她不去见她,天下起了大雨,默笙依然在等待,以琛坐在咖啡厅外的车内望着窗内,他很想问她等人的滋味如何。

以琛回到事务所看着默笙交来的资历证明材料,控制不住地想起两人的往事,想起默笙曾说过有他在自己就可以偷一辈子的懒,不禁黯然神伤。以玫过来找以琛,看到桌上的照片上的署名,愣住了。

默笙回到杂志社被文总监一顿训斥,总监说因为他们摄影师的原因这期杂志封面开了天窗,不得不用以前的备用照片做封面,她让默笙修照片,又嫌她修得色调不如意,默笙想发邮件联系模特,看是不是能重新拍摄,又被总监骂不务正业,默笙情绪很低落,路远风安慰她。

默笙联系到国际知名模特大卫摩根为杂志拍摄封面,默笙介绍路远风给大卫摩根一起拍摄,大家合作非常愉快。但文总监还是绷着脸,一个劲地唧唧歪歪。

编辑顾行红请默笙和远风一起吃饭,巧遇约了文总监吃饭的何以玫。五人一起吃饭,气氛十分尴尬。经过交谈默笙才得知萧筱的代理律师是以琛。

以琛问萧筱是不是要追究到底,闹上法庭,萧筱问他看到当事人是不是心疼了?以琛告诉她两人并没有见面,萧筱不明白两人明明有误会为什么不讲清楚呢?

以琛再次来到超市购物,不慎丢失了皮夹,被保安捡起。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3集

默笙以琛忆当年

默笙下班回到家发现灯泡坏了,只得来到超市购买。超市保安看到她发现似曾相识,想起之前捡到皮夹里夹的照片似乎就是眼前这位姑娘,他拿来皮夹问默笙这是不是她的,默笙说不是自己的,但保安坚持让她打开皮夹看看那照片是不是她,默笙一看照片确实是自己的,但推说皮夹不是自己的坚持不能拿,保安说既然皮夹的主人藏着她的照片,必然跟她有关联,说不定自己还能促成一段好姻缘呢。

默笙回家打开皮夹,费起了思量,如果说这皮夹是以琛的,但他如今似乎都不想见自己了,怎么还会放着他的照片?她翻过照片看到背后的留言“my sunshine”,笔迹确实是以琛的。默笙决定将皮夹送去袁向何律师事务所,以琛不在,默笙将皮夹交给美婷,让她转交。

主编宣布一个好消息,因为封面启用了大卫摩根,本期杂志的销售特别好,销量超过往期50%,并且仍在突破,大家得知这一消息都十分兴奋。

事务所的两个小律师记错了开庭时间,被何以琛一顿批评。袁律师拿着皮夹来找何以琛八卦,让他承认自己在外面干了什么骗财骗色的事?为什么害得人家小姑娘一直躲在咖啡馆等他出门才敢把东西送来?以琛打开皮夹发现照片不见了,他知道皮夹是默笙送来的。他不禁回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那时的默笙就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小丫头,只为了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羞地追着自己走。

小红三八地赶来告诉默笙有人找,还垂涎地说是个帅哥哦。来人正是以琛,一见面以琛公事公办地叫她“赵小姐”,默笙只得犹豫地叫他“何先生”。以琛告诉默笙自己是萧筱的律师,自己此行除了公事还想要回自己皮夹里的照片,默笙说照片里的人是自己,以琛劝默笙不要跟一个律师讨论物品所有权的问题,自己要拿回照片是想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再上当,临走时以琛说明天会来取,但默笙答应自己会送过去。

参加完同事的聚餐回家,默笙独自走在大街上,不禁回想起刚考上大学入学的那天,那天是他第一次见以琛,默笙坚持不要老爸送她到宿舍区,她边走边拍着风景,看到在大树下专心读书的何以琛,她偷偷拍他,被发现了还狡辩自己在拍风景,以琛起身说把风景还给她,默笙追着以琛走,非得知道他的名字。默笙来到新生宿舍见到新同学十分亲热,建议大家一起合影。

默笙对以琛一见钟情,在校园里到处可以看到默笙追着以琛走的情景,她巴巴地给以琛送照片,以琛收下照片,她又缠着人家请他吃饭。她一次次地制造着偶遇,但以琛总是对她冷冷的。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4集

以琛默笙初相识

少梅看到以琛走了留下默笙一人在吃饭,还过来安慰她不要难过,但默笙反而高兴得很,说是自己的作战计划成功,以琛不仅记住了自己的名字,而且记得很牢呢。默笙来到法学院抄以琛的课程表,以琛问她为什么老是跟着自己,而且自己在大学里不准备找女朋友,默笙连忙说自己可以先排队。

默笙在图书馆借法学的书,偶遇以琛,她赶紧发誓自己不是尾随他而来的,以琛告诉她如果选修课的话她借的书太难了。以琛在寝室里看着默笙给他拍的照片,被同学发现,问他何时有这闲情逸致,他只说是一个意外。

学校辩论社招聘,默笙也去报名,她由于摄影特长被录取了,一度受到质疑,但以琛作为副社长认为不一定法学系的才适合进辩论社,他同意录取赵默笙。辩论社的许影副社长教育赵默笙,不要把辩论社当成一年级女生追男生的场所,没想到赵默笙厚脸皮地说,自己一定会在社内好好工作,社外认真追人的。把许副社长气得不轻。

默笙替辩论社的社员送盒饭,来到食堂看到一堆的盒饭犯了愁,正好看到何以琛和另一同学在附近,她赶忙招呼他们帮自己看着盒饭,自己先送一趟再回来取,她一边说着还一边打着喷嚏。以琛看着冷冷淡淡的,却默默地买了一盒三九感冒灵给默笙。

少梅浑身是伤地被搀回寝室,她伤心地说自己打工的钱全被抢了,但不出去打工自己下学期的学费都没有着落,默笙心疼地对少梅说,如果一定要打工,自己下次陪她一起去。

辩论社开会,许影说赵默笙已经好多天没来社团了,自己早说过一年级的新生能有什么毅力啊。何以琛推说自己还要去实习的律师事务所,提前走了,他陪着律师在咖啡厅见客,发现默笙居然也在这里,默笙说少梅在附近打工,自己怕她晚上回去不安全,所以在这里等她,以琛说她消费的金额比少梅打工挣的还多,自己最近会在律所实习,如果少梅不介意的话自己可以陪少梅一起回学校,默笙不愿意以琛陪着少梅,以琛无奈就让她每天晚上到他实习的律所自习,把默笙乐得不行。没想到少梅怕耽误默笙的正事已经把工作辞了,默笙一听急了,拖着少梅回去找老板说情,但老板已经找到了顶替的员工回绝了她们。默笙想着以琛反正也不知道少梅辞职的事,于是照旧每天按约好的时间和以琛见面。

一天下着大雨,他们一起帮助了一个需要法律援助的人后发现时间已晚,何以琛提醒少梅该下班了,默笙硬着头皮打电话回寝室,然后告诉以琛少梅已经自己先回家了,机敏的以琛早就发现了默笙在说谎,他送默笙回到学校,默笙心虚地坦白,争取从宽处理,她当然没有看到转身而走的以琛露出了微笑。

默笙来到辩论社被许影质疑,以琛替她说话,默笙高兴地说一定会把何师兄拍得很帅的。辩论社外出比赛,默笙做着服务工作,站在车下发早餐,她拜托以琛帮她留个靠前的位置,自己晕车,以琛突感身体不适,说是可能昨晚吃了羊肉串引起的。到了比赛场地以琛发现自己比赛用的提示卡不见了,许影趁机责怪是默笙坏事,但以琛自信地说一个需要提示卡才能赢的选手不是一个好辩手。比赛在紧张地进行着,赵默笙在场下卖力地拍摄着。正在台上作着总结陈词的以琛突然忘词了。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5集

默笙和以琛甜蜜相恋

以琛迅速调整状态,非常出色地完成了结案陈词,场下爆发热烈的掌声。比赛结束默笙发现以琛不见了,许影故意大声地说是被对方辩手约出去表白了,默笙着急地找了出去。

默笙在寝室里继续钻研《经济法》,希望能和以琛多一些共同语言,室友回来说外面都在传说以琛的女朋友是赵默笙呢,要她请客。默笙不知谣言从何而起,担心以琛知道了会生气,她急急地找以琛去澄清,说这谣言不是自己传出去的,但以琛说知道,因为这消息是自己放出去的,因为如果注定三年后默笙是自己的女朋友,那何不提早行使自己的权利呢,默笙高兴得跳了起来。

从此默笙就成了以琛的小尾巴,一起自习、一起上课,温馨而甜蜜。许影喜欢以琛,所以处处针对默笙,但以琛却总是呵护着她。一次许影让默笙替辩论社的同学买盒饭,买回来却非说默笙少买了一盒,以琛息事宁人把自己的饭让出来,自己和默笙分一份饭吃,没想到这更惹怒了许影。许影趁着默笙出来扔垃圾向她示威,说默笙得到的只不过是一个穷鬼,连出国交换生的名额也因为交不出学费而让给她,一向温顺的默笙发怒了,她斥责许影不配得到交换生的名额。以琛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心里默默发誓一定会让默笙过上好日子的。

期末考试结束了,就要放寒假了,因为两家都是宜市人,所以默笙丝毫没有离愁别绪,她觉得寒假里两人也可以天天见面的。但以琛拒绝将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默笙。

默笙回到家闷闷不乐,老爸安慰她,告诉她以琛一定是因为太爱她了,出于男人的自尊才不让她去找他的,默笙瞬间就高兴了,决定到大街上去制造偶遇,果不其然,在大街上她遇到了和妹妹何以玫一起逛街的以琛,她兴奋地冲上前去扯着以琛的袖子,她跟以琛约好一起返校。以玫问以琛不是说过大学里不找女朋友的嘛?以琛告诉她默笙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以玫松了口气,但她忽略了以琛说起默笙时眼睛里荡漾的笑意。

默笙在火车站等到以琛和以玫就直冲了过来,以琛训她行李就扔在那里也不怕人拎走,默笙吐了吐舌头,笑说他们兄妹怎么一点不象,一个这么凶,一个这么温柔,是不是一个像爹,一个像妈啊?以玫看她还不知道自己和以琛并不是亲兄妹,觉得默笙和以琛并没有那么亲密。默笙总是对以玫很好,但以玫因为喜欢以琛所以总是对默笙亲热不起来,她总是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以琛对默笙总是凶巴巴的,也许两人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好的。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看到以琛和默笙激吻,她终于决定勇敢面对自己的心,她不想再这么等下去,等有一天以琛喜欢上她。她约出默笙,跟她坦白自己和以琛并不是兄妹,是自己的父母收养了以琛,她爱以琛,不想再这么偷偷摸摸地爱,她问默笙自问是不是抵得过自己和以琛多年青梅竹马的感情吗?受了刺激的默笙决定向以琛问清楚。

同一天,默笙的父亲约了以琛见面。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6集

以琛拒绝以玫不愿将就

和默笙父亲见面后的以琛心情很不好,他告诉默笙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他说但愿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她。默笙一天里受到了双重打击,呆立当地。

时间又来到七年后,默笙忙碌地工作却不忘自己对以琛的承诺,她将工作交代给路远风,来到律师事务所把照片交给前台小姐,始终没有勇气见以琛。以琛收到照片立马追了出去,他开车追上默笙,命令她立即上车。以琛出门时与向恒交身而过,回到律所老袁立刻开始缠着向恒三八了,向恒告诉他以琛去见的人是他的前女友,两人七年前因为女方去了美国而分的手。以琛请默笙吃饭,理由是她捡了自己的皮夹,他为她点了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正吃饭间以玫打电话给以琛,知道他和默笙一起吃饭,以玫要求和默笙说话,两人互相问候后,以玫问了默笙的联系电话。挂断电话后以琛霸道地要求默笙将手机号码输入他的手机。

何以玫挂了电话后一直静不下心来工作,录制节目时数次出错。

吃完饭以琛送默笙回家,刚分开以琛又打来了电话,说是萧筱的案子有事情要当面向默笙求证,两人约好第二天下午在律师事务所见面。

路远风看今天以玫的工作状态不对,怕她会出事,一路暗中跟随着她。以玫向他求助,问他如果有一个女人陪了一个男人十几年,但这男人一直没有喜欢上这个女人,是不是表示这个女人没有希望了?其实以玫心里很清楚答案,但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说丢就能丢的,她决定再努力一次。

默笙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律所,作为萧筱的委托律师以琛很是公事公办地样子问了默笙几个问题,他咄咄逼人地问默笙哪年哪月哪日去哪个国家就读哪个学校,并问她毕业后在哪个城市工作,既然有了很好的工作为什么又会选择回国?默笙的头越垂越低。问完问题,以琛建议瑰宝杂志社做好应诉的准备,并告诉默笙也许好好找萧筱聊一聊还有转圜的余地。

萧筱和路远风一见面就象前世的冤家,两人唇枪舌战一番不欢而散。萧筱越想越生气,拎起电话要求何大律师立刻起诉瑰宝杂志社。

何以琛在电视台做特邀嘉宾,以玫正在给以琛做采访,问到最后的问题,以玫说这是所有男嘉宾都被问过一个问题,“你心目中未来的太太是怎样的?”以琛淡淡地说,现场的时候跳过这一题,以玫却坚持要答案,以琛无奈地回答:“你知道的!”以玫知道自己出局了,只得调节气氛让以琛请自己吃饭。结账时以玫打开以琛的皮夹放零钱,发现了夹在里面的默笙的照片。

路远风向默笙打听以玫的过去,默笙表示以玫是挺好的,但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路远风肯定地说以玫告诉过自己暗恋着一个男人,所以她肯定没有男朋友的。默笙这才知道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她拎着包匆匆而去。

以琛送以玫回家,告诉她,如果有那个人出现过,那么其他人都成了将就。自己不愿意将就。

萧筱爆出绯闻,杂志社的同事争相在网络上看萧筱的新闻,但默笙相信萧筱不会是这样的人。她仔细研究那些绯闻照片,发现照片是被人合成的。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7集

萧筱成功澄清艳照风波

默笙在网上找到了合成少梅那些绯闻照片的原始照片,她打电话给少梅,听筒中传来对方已关机的提示,无奈之下默笙拨通了以琛的电话,问他少梅的联系方式,以琛告诉她少梅正在他的律所,默笙拜托路远风把照片原图以一个摄影师的专业角度发布到网上,并加以分析,相信舆论会慢慢转好,然后她匆匆赶到律所送去照片,少梅的经济人拿到原照高兴地说这下可以还少梅清白了。以琛考虑到少梅的职业需要与媒体打交道,建议他们仅将第一家登出照片的品嘉杂志社告上法庭。默笙安慰少梅不管她怎么做,都有自己支持她,“只要开心就好,不要勉强自己”,两个好友之间前嫌尽释。少梅关照经济人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她要亲手将这些证据狠狠地摔在那些诬蔑她的人的脸上。

默笙向以琛告别,以琛说要送她,但默笙说律所门口就有公交车直达自己住的地方的,以琛没有坚持,默笙在公交车上一路回忆两人的甜蜜往事,不觉坐到了终点站,但她没听到播报自己要下的站,一问司机才知道自己乘错了车。正当沮丧的默笙准备重新换乘车的时候,以琛的车来到了面前,原来他看到她上错了车,一路跟着她到这里。

记者招待会如期召开,萧筱勇敢地向诬蔑她的人宣战。路远风感叹萧筱这次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估计以后她的气焰更高了。主编高兴地来宣布,刚接到萧筱律师打来的电话,萧筱主动撤诉了。以琛专门打电话通知默笙萧筱撤诉了。萧筱可谓是因祸得福了,一场艳照风波令她的事业更加如日中天,经济人甚至替她签到了七位数广告费的合同。经济人建议得好好谢谢赵默笙。

萧筱打电话约默笙吃饭,默笙正和远风一起在拍一个合作片,萧筱在电话里听到远风的声音,不禁揶揄说,自己怎么听到某个白痴的声音啊,默笙告诉她当初萧筱的事情远风可是出了大力的,于是萧筱建议默笙吃饭带上远风吧。随后萧筱又打电话约以琛,以琛不想去,但听萧筱说同时约了默笙,而且默笙还会带个男同事来,以琛改变主意了。

萧筱吃饭故意姗姗来迟,路远风看到何以琛就认出他是何以玫的哥哥,以琛对默笙说案子已经结束了,她可以不用叫他“何律师”这么生份,远风奇怪地问他们认识啊?“前女友!”“校友!”以琛和默笙冲口而出。开始点菜了,萧筱和远风又开始斗上嘴了,萧筱一个激动手一甩正巧将服务员手上的茶杯打翻,开水全部泼在自己手上,于是从饭店闹到了医院。默笙很不放心要陪着萧筱,但以琛提醒她,如果他们两人继续跟着才是对萧筱和远风和解不利的。

以琛的钻石王老五名声远播,这天检察院的老周打电话来说是被老伴逼得没办法,非得给他介绍女朋友。以琛说自己有女朋友了,但老周则说任何人都可能有女朋友,唯独以琛有女朋友他不信。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8集

何以琛决定再续前缘

以玫之前约以琛和一个师姐一起吃饭,但她临时打来电话说自己有任务不能和他一起吃饭,让他和文敏师姐一起去。

小红拉着默笙一起去相亲,默笙不感兴趣,但小红说办公室里没结婚的就她们两人年龄最大,而且今天相亲的对象是两个外科医生,为了提高效率,小红让默笙答应当自己的道具,并拿出一包假发套和眼镜框,目的是让默笙变丑,衬托自己,默笙被小红弄得没有办法只得答应陪她走一遭。

以琛和以玫的师姐文敏一起吃饭谈工作,文敏就是瑰宝杂志社的总监,默笙和小红也在同一家饭店等人,小红和文总监一见居然象火星撞地球一样吵了起来,小红后来告诉默笙,文敏抢了自己第一个男朋友,抢了又不珍惜,甩了人家,害人家出了车祸,说着就哭了起来,此时两位相亲对象来了,小红立马换上一副笑脸,不愧是职业相亲者。刚见过以琛的默笙坐着又开始云游方外了,两位外科医生的搭讪她浑然没有听到。

以琛约向恒一起喝酒,但又一人直喝闷酒,啥也不说,向恒说前几天看到赵默笙了,问他们两人是不是又在一起了?以琛不回答,甩下向恒走了。

其中一位外科医生送默笙到楼下,愉快告别。默笙还没走进楼道,突然以琛冲了出来,把默笙摁在墙上,深深地吻上她。他喃喃说,自己还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顾行红和另一位外科医生发展良好,晚上约了一起看电影,拖了默笙陪她一起买衣服。突然接到电话说是文总监家里人又来杂志社闹,让他们赶快回单位。

袁向何律师事务所的三位合伙人坐在一起谈萧筱的案子,老袁说品嘉杂志社请的是联合律师事务所的老李,对方提出庭外和解,何以琛却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向恒一针见血地指出以琛有问题,但以琛却以办公室不谈私事搪塞过去。律所的两个小姑娘在谈论感情的事,向恒借题发挥说美婷说得对,如果两人还有感觉的话,那就主动些。

号称工作狂的以琛下班居然没有加班,让老袁倍感意外。默笙在家工作到七点多才想起没吃晚饭,出门来到楼梯口发现以琛居然站在那里,以琛提出让默笙陪他一起走走。以琛带她乘公车来到老北街,那是他们大学时代常来逛夜市、吃小吃的地方,如今城市改造老北街已不复昔日景象,以琛奇怪她回来那么久居然没过来看看。两人来到大学的操场,默笙说这里有自己最痛苦的回忆,以前以琛经常带着她来这儿练八百米,默笙依然记得当初以琛很挫败地说她跑那么慢,自己是怎么被他追上的。

以琛送默笙回到家,对昨晚的冒犯很抱歉,默笙说没有关系,昨天他是喝醉了,以琛上前轻轻地在她唇上印上一吻,轻声说,自己一直很清醒。

萧筱拖着路远风来到自己的家乡拍宣传照,看着平时风光无限的萧筱露出质朴可爱的一面,路远风不禁怦然心动了。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9集

默笙以琛重牵手

萧筱带路远风逛家乡的工艺品店,让他挑一个送女朋友,一时捉弄心起,她说路远风应该没有女朋友吧?路远风被激,他让萧筱帮自己挑一个工艺品,回去就送女朋友,而且自己女朋友默笙也认识,萧筱好奇心起追问,路远风说何以玫就是自己女朋友,萧筱对路远风的品味嗤之以鼻。

又有黑社会来杂志社找文总监讨钱,文总监说钱是她前夫欠下的与自己无关,但黑社会的人不讲道理大闹杂志社,推搡间将小红推到了桌角上,撞伤了额头。

袁向何律师事务所的三个合伙人一起吃饭,老袁和向恒纷纷在调侃以琛将前女友变成了准女友。此时以玫打来电话求助,说是文敏师姐因为前夫的债务纠纷被闹得不知所措,黑社会的人来杂志社闹事,还将人给打伤了,以琛直担心默笙,他对以玫说这事交给他处理就可以了,饭吃一半就去了医院。

小红千载难逢的倒霉一刻变成了花痴时刻,替她处理伤口的值班医生就是她的那个相亲对象。以琛来到医院看到默笙没有受伤终于放心了,他找到文敏了解他们夫妻债务纠纷的情况。郑医生约默笙吃饭,默笙礼貌地拒绝了,扭头看到以琛站在边上,以琛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知道默笙上次是陪小红去相亲的,心里暗暗欢喜。两人走出医院,默笙差点被急诊送进来的推车撞到,以琛默默伸出手牵住了默笙的手,这一幕被匆匆赶到医院的何以玫看在眼里,心酸不已的她坐在长椅上伤心落泪,赶到医院看望同事的路远风此时正好充当感情的寄托,静静地陪在以玫身边。

新的一天开始,以琛以饱满的精神投入工作。他约了文敏,拿了代理官司的证明文件,并让文敏回社里转告默笙自己在这里等她。文敏告诉以琛今天默笙在摄影棚工作,以琛去摄影棚找默笙,看到了工作中另一个自己所不熟悉的默笙。两人一起去看望周教授,以琛陪着教授下棋,却心不在焉,一下子就败下阵来,被周教授一顿调侃,笑称两人这么多年异地恋坚持下来可不容易,当初追以琛的女孩子可不少啊。默笙不好意思地躲到厨房帮师母干活,师母了解到她是宜市人,向她了解宜市的风情,她回忆起当初父亲将她送到美国,却将护照交给监护人保管,不许她回国的往事,一时分神将周教授家的茶壶摔碎了。以琛很无语默笙的笨手笨脚。

和默笙恢复交往的以琛变得更有人情味了,在外录制节目时还在淘宝上订了点心给同事吃。

《何以笙箫默》分集介绍:第10集

以琛提出和默笙重新开始

以玫来到地下车库,刚打开车锁还没来得及上车,就被一个追求者抢先坐进了驾驶室,以玫让他下车,但这个追求者说自己追了她大半年了,也没个说法,女人嘛总有个价格,请何大主播开个价呗。正僵持着,路远风及时赶到,他勇敢地英雄救美,并明说自己的目的不单纯,自己想追求她。说着转身去车上取了采风时买的手链要送给以玫,他让以玫不要有太大压力,但以玫说他们之间可以试试,但请他不要介意自己心中有别的男人。送走了以玫路远风还不敢相信好运降临到自己头上了,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以证明不是在做梦。

萧筱和默笙一起吃着零食聊着天,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萧筱也买了一条和路远风买的一模一样的七色花手链给默笙。萧筱问默笙和以琛现在怎样?默笙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现在两人算什么关系,以琛有时会突然找她,有时又会好久不出现。默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如果重新和以琛开始又怕他突然再提分手,她总觉得捉摸不透以琛的想法。

默笙来到杂志社,遇到文总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辞职,文敏说本来想悄悄走的,她让默笙转告小红不要记恨她。

萧筱的经济人打电话来说品嘉杂志社两百万的赔偿金到帐了,向恒调侃以琛是不是因为萧筱是默笙的同学才收了那么低的佣金。心情不错的以琛收到默笙的信息,说晚上要拍个外景,无法应约,以琛的情绪顿时就低落了。

以琛他们和联合律所的同行一起吃饭,许影刚从企业跳槽到联合,业内都知道许影最爱跟以琛过不去,大家都存心要看一场好戏。突然同事看到窗外是默笙在拍外景,以琛出去让默笙等自己,他回到包厢告罪要先走一步,但众同行让他把默笙叫进来一起吃。许影故意让默笙下不来台,她说当年围观了默笙追求以琛的全过程,让她跟大家一起分享,默笙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以琛很好追的,整天缠着他,他就举手投降了。老袁却问默笙当年为什么抛弃以琛去了美国?以琛一直沉默,默笙觉得自己冤得慌。吃完饭出来,默笙问以琛为什么不解释?但以琛却说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他问默笙是不是当年自己的气话给了她远走高飞的理由?以琛告诉她当年说那些绝情的话是因为他父亲来找过他,他一直不知道他的默笙原来是富家千金,还有没有说出口的就是直到那天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父亲的死与默笙的父亲有关。默笙向以琛道歉。他强势地问默笙愿不愿意和他重新开始,他不想在这方面浪费太多时间,但默笙却认为以琛要跟自己重新开始是因为不想浪费时间,她觉得以琛根本不了解现在的她,于是她低声说出自己三年前结婚了。

默笙回忆起美国的生活,当初自己到了美国后父亲就因为公司破产而自杀了,却留了大量的财产给她,她把父亲用命换来的钱全捐了,并把自己打工挣的钱捐给了一个在报纸上登求助公告的留学生应晖,只因为他是自己的校友,只因为他和以琛一样优秀。邻居娟姐替她不值,把钱都捐了,自己生病了连药都买不起。

以琛也回忆起默笙初离开时的那段日子,自己疯了一样找了她好多天,绝望之中只想抓住属于默笙的一点东西,她到以玫处取回默笙的借书证,把照片撕下珍藏在身边。

娟姐长期受着家暴,为了孩子只有熬着。转眼过了三年,那天正是中国的春节,娟姐带着儿子和默笙一起包饺子,默笙仍然思念着以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