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小爸妈/上有老下有小》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3年前 (2015-07-17)764
法国吉洛酒庄,原瓶进口。美女QQ/微信/手机:13066961998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1集

简单妈妈离世

简单妈妈给了简单爸爸一张卡,里面是她为恬恬上大学准备的钱,她嘱咐简单爸爸一定要在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用,平时简单花钱大手大脚,不能提前给她。简单妈妈还要求简单回公司上班,她觉得女孩子不能没有自己的事业,依附于男人不是办法。简单亲手给妈妈做了风筝,打算带她出去踏青。恬恬围着外婆给她念唐诗,外婆沐浴在暖和的阳光中缓缓闭上了眼睛。简单妈妈就这样走了,简单和爸爸都没赶得及见她最后一面,悲伤袭来整个家好像死一般沉寂。

简单爸爸悲痛欲绝,接连几天没吃下一口饭,简单冲爸爸发火,说他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根本不是在怀念妈妈,如果妈妈泉下有知也不会放心的。莫凡怀疑简单爸爸患上了忧郁症,他提出带爸爸去看心理医生,莫凡妈妈拦住了他,她说自己有办法。简单和小姨陪爸爸外出散心,简单将妈妈留给爸爸的笔记本拿给他,上面全是妈妈想对爸爸说的话,简单爸爸看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莫凡妈妈帮简单爸爸收拾屋子,整个家焕然一新。简单爸爸回家却大发脾气,他就想保持原样,只有这样他才会感受到简单妈妈的气息。莫凡妈妈把简单妈妈用过的药罐子扔了,简单爸爸立刻出门寻找,后来是莫凡从一个捡破烂的人手里花高价买回了药罐子。莫凡怕简单爸爸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买了只鹦鹉给他解闷。简单小姨做了一桌子菜,简单爸爸终于开口吃饭了。简单爸爸要简单回去上班,还说这是简单妈妈生前的愿望,简单同意了,她也应该迅速振作起来。简单找到麦琪成功复职,她和莫凡的经济状况有了好转。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2集

玛丽刁难简单

麦琪在公司意外早产,同事们手忙脚乱地将她送进医院。孩子生下来才两公斤,一直住在保温箱里,麦琪十分担心。简单入职手续出了问题,可她也不好在这时候去麻烦麦琪。莫凡和EMMA一起打球,EMMA告诉莫凡自己有创业的打算,她盘下了一个地方打算开家健身房。莫凡觉得她的想法有可行性,EMMA将店面装修交给莫凡全权负责。高健和简单公司的高层爱德华是同学,在高健的帮助下玛丽成功上位,晋升为代理总监。简单终于办妥手续成功复职,但眼见之前麦琪承诺给自己的职位被玛丽占了,她心里不太舒服。玛丽上任后对简单百般刁难,还要求她加班,害她不能回家陪恬恬,简单心里不满但嘴上还是没有说什么。晚上回到家简单跟莫凡抱怨自己在公司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莫凡心疼她,让她辞职回家做家庭主妇,简单拒绝了。

玛丽有意挑拨希婷和简单的关系,她告诉希婷简单总是功劳独揽,希婷对她的话并不在意。莫凡妈妈去看望简单爸爸,正巧碰见小姨也在屋里,她怀疑小姨和简单爸爸有暧昧,小姨坚决否认。严丽和婆婆就生子问题大吵一架,郝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简单找到人力资源部主管申诉,要求兑现麦琪走之前对自己的升职承诺。玛丽想出一个损招,对外宣布简单升职但实际工资待遇不变,即升职不加薪。简单觉得很不公平,她找玛丽理论,玛丽以公司预算不足为由打发了她。更令人气愤的是,玛丽派简单去苏州出差半个月,跟进公司的装修项目,简单决心好好治治玛丽。希婷下班时鞋跟断了走不了路,玛丽送了她一双新鞋,希望和她打好关系。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3集

简单被迫辞职

郝强被严丽和妈妈吵架的事弄得焦头烂额,莫凡给他出主意,让严丽出去工作,减少和郝强妈妈单独相处的时间,郝强觉得这是个办法。郝强希望严丽到EMMA的健身房当肚皮舞老师,严丽以为婆婆想把她赶出去,立刻大吵大闹起来,还把郝强准备单干的事说了出来,郝强妈妈听了很诧异,追问郝强是怎么回事。郝强苦口婆心劝说丽丽,她终于同意出去工作。郝强觉得单干有点对不起莫凡,严丽却说要成就事业必须做出牺牲,不是牺牲自己,就是牺牲他人。

希婷把鞋还给玛丽,玛丽却突然变脸,说自己不穿别人穿过的鞋,要希婷将鞋子扔进垃圾桶。原来她所谓的拉拢希婷不过是做给高健看的,以显示自己纯洁善良人缘好。简单从爱德华口中得知玛丽说的公司预算不足根本是借口,升职不加薪就是她想出来刁难自己的。简单当着同事的面质问玛丽,为什么这样做,玛丽辩称自己并不是针对任何人,她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公司利益。

玛丽将向总部高层做工作汇报的事交给简单,并向她承诺如果做得好就恢复她应有的一切待遇,简单答应了下来。郝强加紧了开新公司的计划,严丽示意手下从莫凡公司挖客户,郝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决定只带走自己的客户。希婷父亲在家突然病倒,赶来的莫凡妈妈找人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希婷父亲有中风的症状,希婷十分担心。治疗希婷父亲的病需要一大笔钱,玛丽趁机向她提出如果她将简单拉下来,自己就升她做简单的职位,希婷思前想后答应了玛丽。希婷偷偷删除简单的工作汇报资料,害简单在总部高层面前出丑,迫于压力简单引咎辞职。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4集

简单莫凡冲突不断

简单从公司出来时遇到高健,她问高健和玛丽这种小人在一起幸福吗,高健不明所以。简单告诉莫凡自己辞职的事,莫凡安慰她好好在家休息,不要出去拼搏。莫凡提议看录像找出删资料的幕后黑手,简单拒绝了,她心里已经知道是希婷干的了。高健问玛丽简单为什么辞职,玛丽说简单自己处理不好工作上的事,高健怀疑她隐瞒真相,但嘴上没说什么。

简单爸爸得知简单辞职的事,他嘱咐简单要体谅莫凡一个人养家的辛苦,今后多负担家务,让莫凡安心工作。莫凡妈妈去养老院看望希婷爸爸,她无意中说漏希婷爸爸住进来花了两万,希婷爸爸嫌贵离开了养老院。玛丽兑现承诺升希婷做行政经理,大家都很诧异。希婷一点也不高兴,她向玛丽直言自己今后再也不会干违背良心的事了。希婷终于在长途汽车站找到了爸爸,她好不容易才将爸爸劝了回去。希婷向简单道歉,她说自己是鬼迷心窍才会做出背叛简单的事。简单觉得希婷一个人在外打拼不容易,最终还是原谅了她。简单告诉莫凡自己被希婷出卖的事,莫凡很为简单不值,简单却说希婷是有苦衷的,她只是想给爸爸提供更好的条件。

莫凡在家打游戏,简单一个人忙前忙后他也无动于衷,简单一生气把莫凡的网线拔了。莫凡和简单为鸡毛蒜皮的事吵起来,恬恬突然出现,两人赶紧停了下来。小姨给简单爸爸送吃的,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简单没有告诉莫凡就买了保险,莫凡收到银行扣款信息后大为恼火,他觉得简单一点都不尊重自己,老是先斩后奏。严丽在健身房见到莫凡和EMMA在一起举止暧昧,她不想简单误会,特意叮嘱简单不要去健身房。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5集

莫凡恬恬离家出走

莫凡妈妈在超市遇到了郝强妈妈,她叫上郝强妈妈陪自己去附近新开的健身房试听课程。令人意外的是,这家健身房居然是EMMA开的,严丽在这儿教肚皮舞。郝强妈妈看见儿媳妇穿着暴露立刻火冒三丈,她回家后骂了严丽一顿,说她伤风败俗。简单在家监督恬恬背单词,恬恬怎么也记不住,简单不耐烦说了她几句,一旁的莫凡却使劲帮恬恬说好话,哄着恬恬。简单和莫凡因为这事又吵了起来,简单觉得莫凡对恬恬的教育方式简直就是放纵,莫凡却觉得简单大惊小怪不可理喻。

简单要给恬恬转幼儿园,为将来升重点小学做准备,她到处托人找关系,终于帮恬恬争取到了重点私立幼儿园的面试机会。简单开始对恬恬进行魔鬼训练,帮助她在面试中好好表现,莫凡却认为简单是闲得无聊了。EMMA和莫凡一起打球,顺便给他介绍了一个客户。莫凡在球场遇到陈经理,他拉住陈经理询问对方终止合作的原因,陈经理找个借口离开了。严丽向郝强提出送婆婆去养老院,郝强坚决不同意。

简单送恬恬去面试,她特意叮嘱莫凡让他办完事就去幼儿园找她们汇合。恬恬在面试现场十分紧张,老师提的问题都没有回答上来。莫凡遇到堵车,等他好不容易赶到幼儿园,恬恬的面试已经结束了。简单对莫凡和恬恬大发脾气,就是因为他们俩不争气,自己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莫凡不想跟简单吵架,他带着恬恬出了家门。莫凡带恬恬一起去公司上班,突然遇到了EMMA,EMMA自告奋勇帮莫凡带孩子。恬恬和EMMA玩得很开心,莫凡感叹要是简单有EMMA一半善解人意就好了。晚上莫凡带着恬恬住到了奶奶家,他不想回去和简单吵架。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6集

郝强撤股莫凡受挫

莫凡妈妈劝莫凡带着恬恬回家,不要因为大人的事影响孩子。父母感情不好,孩子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莫凡告诉妈妈简单已经变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的感受,他带着孩子出来就是希望简单好好反省一下。简单一个人来到婆婆家楼下,看着熄灭的灯光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自己和莫凡怎么会变成这样。简单去广场散步,正好碰见高健带孩子玩轮滑,高健和简单聊天,得知她家的情况,高健安慰简单对自己要有信心。

莫凡带着恬恬回家,他向简单道歉说自己不该带孩子去奶奶家,简单觉得自己也有不对,夫妻俩顺利和解。高健无意中落下一份文件被简单捡到,简单就文件中的策划方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高健觉得简单很有才华。EMMA给莫凡介绍的客户向EMMA抱怨说莫凡提供的设计很有问题,根本不像专业公司所为,莫凡调查之后发现是郝强在设计上做了手脚。莫凡质问郝强,两人大吵一架,郝强直接提出撤股,莫凡很震惊。

莫凡告诉简单郝强撤股的事,简单让他和郝强谈一谈,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莫凡诚意挽留郝强,但郝强表示自己早就想出去单干,想闯出自己的天地。莫凡公司因为郝强退股的事彻底陷入困境,他不知道怎么办。郝强妈妈得知郝强退股的事,将郝强骂了一顿,她觉得儿子的做法太不厚道。EMMA在餐厅发现郝强和陈经理一起吃饭,她觉得事有蹊跷,便叫来了莫凡。莫凡将郝强叫到门外,问他为什么抢自己客户,郝强说自己不想再做郝老二,他要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事业。EMMA陪伤心的莫凡喝酒,安慰他不要灰心。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7集

暂无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8集

郝强背叛莫凡揽私活

有道是:“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活在当下,利益是安身立命之根本。郝强与莫凡本是荣辱与共的好兄弟,两人当年大学毕业一起踏入社会努力奋斗,莫凡富有领导能力成为郝强的上级,郝强却私自接业务瞒着莫凡赚了一笔大钱,莫凡事后得知怒不可遏与郝强发生争吵,郝强自认办事能力不在莫凡之下,索性卷铺盖走人扔下莫凡另起炉灶。

共事多年的好友离去给莫凡带来沉重打击,他将公司员工召集到身边训话,希望所有人不要被郝强辞职影响工作情绪,话虽如此,但还是有一二个员工是势利眼递交辞呈离开公司。

员工辞职令莫凡心烦意乱,晚上回到家中在饭桌上,莫凡被妻子简单数落了一顿,郝强忘恩负义的行为人神共愤,简单难以理解莫凡宽宏大量放过郝强,夫妻两人各执一词产生激烈争吵,年幼的女儿恬恬吓得哇哇大哭,简单的小姨刘云芳赶忙从中劝架,简单一气之下带着女儿恬恬离家出走。

母女二人来到楼下伫立在夜色中,整个世界仿佛抛弃了母女二人。

酒吧,简单在好友杨希婷的陪同下饮酒消愁,有道是:“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简单本想借酒精麻醉自己,结果越是越喝越愁。

莫凡赶到酒吧扶走了烂醉如泥的简单,夫妻二人离开酒吧在街边行走,简单忽然清醒过来对莫凡连打带骂,莫凡抬起双手放在面前挡格,他一脸愧疚没有与简单争吵,简单说了一大堆醉酒的糊话靠在他的怀中熟睡过去。

天色大亮,简单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家中,床头上放着一张纸条,纸上有莫凡亲笔写的饱含温情的清晨问侯文字,简单看着莫凡留下的文字如同喝了蜜糖一样甜到了心中。

入夜,莫凡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围桌吃饭,身为长辈的刘云芳非常高兴看到外甥女简单与莫凡和好,正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简单与莫凡化解矛盾恩爱如初。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19集

莫凡疑似出轨

严丽出门偶遇简单,两人的丈夫正在闹矛盾,简单代替丈夫莫凡与严丽争执,严丽的丈夫郝强忘恩负义接私活赚了一笔钱辞职单干,如此行为实是天理不容,简单义愤填膺与严丽吵了一架。

莫凡悄悄买了一个名牌包藏在衣柜里面,他以为自己的行为神不知鬼不觉,实际上早已被简单发现,简单佯装不知静观其变,正好她马上就要过生日,莫凡应该是想在生日当天献上名牌包制造惊喜。

简单生日如期而至,一家三口在餐厅吃饭,莫凡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名牌香水送给简单,香水虽然名贵却引起了简单的怀疑,莫凡放着名牌包不赠送却改送名贵香水,他显然是打算把名牌包送给别人,简单心中虽然升起怀疑,表面上却扮出浑然不知的模样继续庆生。

莫凡购买的名牌包藏在衣柜里面,简单找了一个机会打开衣柜寻找名牌包,放在衣柜里面的名牌包已经不知所踪,简单神色复杂注视空荡荡的衣柜。

快递员工送了一件包裹给爱玛,内有一个纸盒,盒子里面放着一个名牌包,爱玛拿起名牌包左看右看甚是喜爱。

简父在刘云芳经营的宠物店工作,小贾是店内唯一一名员工,在工作过程中她不慎弄丢刘太太寄养在宠物店的小狗,简父急中生智临时将店内的一只小狗染成黑色,不久之后,刘太太到宠物店带走小狗之时毫无察觉,她虽然发现小狗的习性与原来不太一样,但没有往深处去想。

莫凡经营公司不善欠了一帮农民工的工资,工头带领民工们到公司找莫凡要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刚从银行取钱无果回来的莫凡与工头周旋,他保证一个月内还清所有民工的钱。

简单怀疑莫凡有外遇,家中的名牌包无故失踪,莫凡一定将包牌包送给了别的女人,得到名牌包的女人很有可能是莫凡的同事,待业在家的简单计上心来提出到莫凡的公司工作,不出所料,莫凡果然没有赞成她的提议。如此一来说明他的心中有鬼。

《小爸妈》分集剧情:第20集

莫凡遇债务危机获爱玛支援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简父偷天换日在一条白狗身上染色骗走了刘太太,晚上回家吃饭,他被一阵忽然响起的敲门声吓得心惊肉跳,敲门者正是去而复返的刘太太,老天爷似是看不惯简父骗人的行为,刘太太抱着爱狗在回家路上突遇天降大雨,雨水冲掉了染在狗毛上的黑色素,刘太太惊怒交加抱着爱狗上门找刘云芳算账,刘云芳是宠物店的主人,虽然始作俑者是简父,但身为主家的刘云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天晚上,刘云芳怒气冲天将简父领回宠物店训了一顿,简父自知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不敢还嘴,刘云芳深感失望命其停职在家等消息。

郝强离开莫凡自立门户成立一家公司,郝母在郝强的引领下视察公司环境,公司的面积虽然不大却明亮整洁富有生气,郝强踌躇满志对未来的人生充满抱负。

超市外面,郝母与莫母不期而遇,冤家相遇,分外眼红,莫母为儿子莫凡愤愤不平怒骂郝母教子无方,郝强曾是莫凡的手下却私自揽活赚了一笔大钱,他赚了大钱也就罢了,竟然一分不给莫凡而且还辞职单干,这种事情换成任何人都无法咽下心中恶气,莫凡虽然心胸宽广不找郝强的麻烦,莫母却难以咽下心中恶气视郝氏母子为此生最大的敌人,郝母自知有愧于莫家之人,只能一个劲地赔礼道歉不敢表现出一丝不悦,莫母得理不饶人对郝母恶言相向,郝母急火攻心身体产生不适,莫母怕闹出人命方才收声闭嘴注视身体抱恙的郝母离去。

莫凡经营公司不善被工人追债,陷入绝境的他求亲告友四处借钱,爱玛义无反顾借了一笔巨额资金给他,金钱是考验朋友情份的试金石,她舍得借钱给莫凡,从一定程度上说明她把莫凡当成交情深厚的好友,莫凡心怀感激抵押房产证给爱玛以示还钱决心。

简单暗中跟踪莫凡,她发现莫心与爱玛关系亲密如同情侣,心情失落的她约高健到餐厅谈心,高健弄清前因后果觉得莫凡应该没有出轨,他与爱玛之所以经常出双入对,很有可能是工作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