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裸嫁时代/因为爱》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08-12)1242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1集

陈远和祝贺到手的鸭子飞了

陈远和祝贺等到星期一准备好合同,两人信心百倍,神清气爽地早早地到严总办公室等着。严总到后,陈远拿出合同和签字笔递到严总手中,哪知严总放下合同,话锋一转地告诉陈远他们因为自己的上级领导交待,他身不由己地只能将这笔生意交给领导交待的商家去做。陈远他们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陈远不死心地一步步地让步,求严总给他们一点点的生意做,即便是这么卑微的小要求也被严总拒绝了。两人沮丧地走了出来。祝贺看到他们出来时有一个女人进严总办公室,祝贺躲在门外偷听才发现严总所说的上级领导根本就是托辞,他把这笔生意交给了刚进去的这个女人。祝贺和陈远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陈远仔细地算了最近的开支,发现目前的情形开不了源只能节流。苏小唐下班回来后,陈远就将围裙挂到了苏小唐的脖子上,并指着淘来的旧液化气罐让苏小唐以后学着做饭。苏小唐很震惊,称做饭麻烦而且自己不会做,陈远连哄带骗地安慰她。

虽然创业撞了南墙,可陈远和祝贺还是不死心。祝贺思前想后提出建议,两人兵分两路分别出击。于是陈远便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又四处奔波。这天,陈远在路边买水时正好遇到白杨,寒暄后得知白杨现在到了一个银行上班。陈远于是想到联系一下过去的同事,没准他们有人混的好有出路。

祝贺没有出门,而是在家里四处打电话,甚至联系多年没有来往的远房亲戚,千方百计地寻找新的出路。他有一个远房表亲,据说嫁了一个搞建筑的人,混的不错。祝贺想找她看能不能做成生意。

苏小唐上班时碰到一个变态在电话里骚扰辱骂她,作为接线员苏小唐不能发火,她郁闷的表情落在闺蜜慧慧眼里。慧慧关心地问她,苏小唐烦恼地告诉她,陈远对创业至今不死心,一单生意没做成,也不愿出去找工作。如果陈远混好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从事这份受气的工作。慧慧深表同情可也帮不上忙。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2集

悦悦帮祝贺陪郭总吃饭

苏小唐下班回到家中,看到祝贺正在打电话泡女孩,问他陈远到哪去了,祝贺告诉她现在他们俩人分工,陈远主外他主内,陈远负责到外面跑,他负责在家打电话联系客户和陪客户吃饭喝酒唱歌。苏小唐心里很不舒服。

苏小唐站在走廊等陈远。陈远在外跑了一天,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看到陈远晒黑的脸庞,疲乏的步伐,苏小唐心疼的要命。她告诉陈远自己回来时看到祝贺悠闲地打电话泡女孩,而陈远却在外面跑工地,跟民工一样吃饭,苏小唐总觉得祝贺在欺负陈远。陈远安慰她这是他们的分工,让苏小唐不要多想。转身回到房间后,陈远看到祝贺上网听音乐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陈远提醒他不要做的太过分。

隔天祝贺到悦悦的服装店里要买男装,悦悦现在已经改卖女装,她拿出以前的存货,祝贺从里面淘出一件能穿的衣服。悦悦要送给他,但祝贺死活要给她钱。买完衣服,祝贺提出想请悦悦晚上陪个客户。悦悦看在朋友一场,爽快地答应了。

刘天佐《裸嫁》挑战新角色 演绎北漂奋斗史

祝贺把陈远从工地上叫回来,让他晚上一起陪客户吃饭。他告诉陈远,他现在终于联系上那个做建筑生意的表姐夫,他晚上就是要去跟这个姐夫谈生意。他估计这单生意谈成的可能性较大。陈远经过上次与严总签合同的事,清醒地提醒祝贺不要过于乐观,合同签下来才算。

晚上,在酒店包厢祝贺把姐夫郭总和陈远做了互相介绍。三人把酒倒上后,悦悦姗姗来迟。郭总看悦悦的眼神都直了。饭桌上,郭总大谈他的发家史,说他过去如何地从一个小民工到现在的功成名就,那就是一部血泪史。陈远、祝贺和悦悦耐着性子听郭总的高谈阔论。吃罢饭,几个人又转战到KTV包房唱歌,郭总已经喝高了,他霸着麦克拉着悦悦唱了一晚上。几个人回家时已经快半夜,祝贺和悦悦喝的已经走路不稳。陈远总觉得这种做生意方式已经变味,心里很不爽。但祝贺已经睡的不省人事,陈远只好把这种情绪压在心里。

祝贺带着陈远去郭总公司谈签合同的事。郭总的口气却变了,似乎对他们推销的锁根本不感兴趣。祝贺从郭总的口气里听出又要约饭局,于是主动约晚上再到上次的酒店包厢。郭总又提出一定要带上悦悦。祝贺和陈远都愣住了。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3集

郭总别有用心地接近悦悦

陈远听到郭总的用意全在悦悦身上,于是故意说悦悦回老家了。哪知郭总却说她哪天回来,饭局安排在哪天,这是摆明了只为悦悦而来。祝贺赶紧做恍然大悟的样子说悦悦下午就会从老家回来。于是郭总高兴地答应将饭局定在晚上。走出门,陈远就与祝贺争执起来,因为他觉得他们两人扯上悦悦变的跟拉皮条的一样。祝贺让他不要那么清高,为了他和苏小唐的幸福不得不做一些违心的事情。陈远无可奈何地默认了。

祝贺把晚上的饭局告诉悦悦后,悦悦便开始精心打扮。她还不停地向祝贺打听郭总的身价,家里的情况等等。祝贺突然觉得悦悦打听这些有点别有用心,可这又是唯一的出路,他只好暂时忍下了。饭局上郭总 与悦悦相谈甚欢,几杯酒下肚后两人又开始以哥哥妹妹相称,还喝上了交杯酒,并互留了电话,约好以后单线联系。整个饭局根本不提卖锁签合同的事。

隔天郭总就打电话约悦悦,向悦悦炫耀自己的为人,悦悦有目的的说接触时间短了看不出来,只能以事看人。郭总立马听出了悦悦话里的意思,一口答应帮陈远他们解决智能锁的事,并说完全是看悦悦面子,不然根本不会与他们签合同。

祝贺对郭总别有用心地接触悦悦感到内心很不是滋味,嘴上说为自己那没见过面的姐姐报不平,但陈远却一语道出那是他在吃醋,是有些后悔将悦悦扯进他们的事情里来。

慧慧让苏小唐帮忙和她一起去跟众多备胎男友之一分手。因为怕分手场面发生别的意外,所以必须把苏小唐带上壮壮胆。慧慧与苏小唐的婚恋观念完全不一样,苏小唐是从一而终,只求最对不求最好;而慧慧却笃信遍地撒网重点捞鱼,多谈几个慢慢选出中间最好的。慧慧的备胎到后听到分手的消息后很激动,极力地挽回,当他发现根本无回转余地后,转身就开始向邻桌的苏小唐示好。慧慧奸计得逞顺利逃离。

一天陈远回来时,看到苏小唐坐着赵杰的车停在大杂院门口不下车。陈远将苏小唐叫下来,苏小唐解释说仅仅是因为赵杰自己录了歌碟,非要让她欣赏和提意见。陈远很吃醋,与苏小唐争执了几句。晚上,陈远将碟子拿回屋仔细听了听,果然不错。早上,他早早地等在苏小唐门外向为昨天的事道歉。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4集

郭总不甘不愿地与祝贺他们签订合同

陈远诚心诚意地向苏小唐道歉,说自己听了好几遍碟发现歌曲都是健康向上的,而且他发现赵杰真的有音乐方面的天赋。他憧憬着将来挣着钱一定给苏小唐买个播放音乐音质好的车。

祝贺在院子里堵住悦悦,问他郭总到现在提没提智能锁的事,悦悦摇头。陈远让祝贺不要再麻烦亲戚什么的,两个人还是脚踏实地地自己跑门路算了。隔天祝贺还在跟陈远念叨他姐夫好些天没联系他们了,郭总这时却突然打电话给祝贺让他们把合同带上去签合同。祝贺和陈远被突然到来的幸福冲的晕头转向。

两人赶到郭总公司将合同递给郭总后,两人正激动地对郭总感恩戴德时,郭总突然对着他们两人破口大骂,还让祝贺以后不要叫他姐夫,因为他觉得祝贺和陈远太心狠手辣,太有手段了,而且一边签合同还一边恶狠狠地让他们赶紧滚,以后再也不要合作和见面。两人走出来感到郭总的话莫名其妙,经过分析,他们觉得签合同一事悦悦一定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祝贺专门到悦悦店里去感谢她,悦悦却不承认自己做过什么,表情非常的冷淡和不耐烦。祝贺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

孟总将苏小唐叫到办公室,递给她一张名片,告诉她自己有一个朋友的上市公司正招人,这个公司如果业绩好还可以办到北京户口,所以让她的男朋友去应试。苏小唐兴奋地回去告诉陈远,陈远已准备了酒菜把自己签到第一单生意的消息也告诉了她。当苏小唐听说他忙乎了这么久付出了那么多才挣到两三万,总觉得创业不如那个上市公司工作好。苏小唐力劝陈远去应聘。但陈远却根本不想去。

祝贺还是不死心想问清楚悦悦到底是怎么帮他们拿下合同的。但悦悦却觉得祝贺虚伪,她没有说具体情形,只是告诉他自己不是他想像的那样,而且她通过这件事知道自己在他们心目中是什么样的人。悦悦说完飘然离去。只剩下祝贺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陈远和祝贺拿到钱后很开心,觉得悦悦帮了很大的忙,于是拿出一部分包了个红包给悦悦送过去。悦悦拒绝了。祝贺在门外实在忍不住,大吼着问悦悦跟他姐夫到底发生了什么。悦悦不愿跟他多说,让他去问他姐夫。祝贺心中始终有个心结,他一个人到了郭总的公司。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5集

.祝贺打听到悦悦帮他们的经过

祝贺溜进郭总办公室被郭总发现后,马上像躲瘟神一样避而远之。祝贺连忙解释自己跟悦悦就是普通邻居,刚认识两三个月,再说郭总联系悦悦也是他自己单线联系的,与祝贺无关。郭总看祝贺急于解释的样子,发现好像不是祝贺算计他。于是就告诉他,自己与悦悦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只是悦悦偷录他与她调情逢场作戏的话,威胁他如果不签合同就把录音发给他老婆,发到朋友圈。他现在正和老婆闹离婚,如果被老婆抓住把柄他的财产就会被分一半走。祝贺听到事实真相,内心狂喜,他其实一直怕因为帮自己害了悦悦,也怕悦悦跟自己的姐夫郭总发生什么。如今得到证实,祝贺比中大奖还兴奋高兴如释重负。

祝贺回到家急忙地向悦悦认错,悦悦反问他如果换做苏小唐,他们会不会让苏小唐去去陪郭总。祝贺回避着实际问题,只说苏小唐酒量不好,不会让她去。祝贺为感谢悦悦,为他买了一个几千块的包送给她。悦悦装着无所谓的样子收下了包。隔天祝贺又请悦悦看电影,悦悦也回绝了。

孟总将慧慧和苏小唐叫到办公室,责问慧慧之前接线时是不是骂过顾客是臭流氓,慧慧承认了。原来前一天有一个变态给慧慧一天打了二十几个电话,把他对社会的不满和愤怒通通地发泄到慧慧身上,连慧慧祖宗十八代都骂了。慧慧忍无可忍才回敬了他一句。结果被此人投诉到总公司。依照规定慧慧要被辞退,苏小唐向孟总说明了前因后果,请孟总去听一听录音。孟总听完录音,只让慧慧写了份检查了事。见慧慧不用被辞退,两闺蜜相视而笑。

不久后,正当陈远和祝贺刚刚摸到一些门路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为他们供货的锁厂倒闭了。祝贺回了老家,陈远也一蹶不振,整天躲在屋里不想见人。过了一段时间后,祝贺突然从老家赶了回来。他带着一个包裹,表情神神秘秘。陈远好奇地打开包裹,竟然是个骨灰盒!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6集

陈远和祝贺干起小商贩的生意

陈远看到祝贺拿回来的骨灰盒傻眼了。祝贺告诉他,自己回老家时,有一个采矿的亲戚采到了一种像玉一样的石头。虽然这种石头不值钱,但做成骨灰盒就值钱了。他想和陈远捣腾骨灰盒生意,因为这个生意不存在售后服务,每个人都会用上,也不会有人还价,成本价也没人知道,是一项很有前途的生意。陈远听着似乎有点可行性,只是这说出去不好听。思前想后两人决定瞒着苏小唐暂时开展起来。

晚上,两人瞅着骨灰盒老是瘆的慌,折腾半夜换了好几个位置搁骨灰盒两人还是睡不着。于是祝贺和陈远将骨灰盒抱到屋外,放在走廊的柜子里。

第二天早上,两人发现骨灰盒不翼而飞。但通过骨灰盒事件,陈远和祝贺突然茅塞顿开,开始放开手脚做起了各种生意。他们卖过口罩,贩过大葱。特别是贩大葱陈远和祝贺一天时间挣了五千块钱,陈远和祝贺信心百倍。祝贺专门给悦悦留了一捆大葱,可悦悦却拒绝推辞了。

慧慧和苏小唐吃饭时,谈到她和陈远,得知两人现在并没有住在一起,陈远而是和他的兄弟祝贺一直住。慧慧提醒她,陈远长期和祝贺住在一起容易受祝贺干扰,极有可能因为祝贺不喜欢苏小唐而长期在陈远面前说苏小唐坏话,最终导致他们分手。苏小唐听了这些话若有所思。

苏小唐回到家里,看到陈远正和祝贺在一起喝酒,而陈远之前是不会喝酒的。苏小唐越发觉得祝贺对陈远影响很大,她让陈远不要再和祝贺一起做这种小商小贩的生意,不要再和一身混混气的祝贺近墨者黑。陈远告诉她祝贺是自己一辈子的朋友。苏小唐很失望。临走前苏小唐告诉他,苏母打电话让她回去,她问陈远和不和她一起走。陈远没有说话。苏小唐黯然神伤,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7集

陈远想动用公司的钱买房子

祝贺见苏小唐一个人回家后,劝陈远赶紧买一张票追回去哄哄苏小唐。陈远却觉得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在她生气时主动哄她,如今自己感到身心疲惫没有劲再去哄她。一天晚上,祝贺喝的酩酊大醉跑到悦悦房里大吵大闹,辱骂和贬低悦悦,悦悦不愿意理他。整个大杂院的人都围在悦悦房间的门窗看祝贺出糗,祝贺折腾了两个小时,直到陈远回来后发现了赶紧把他死拉硬拽地弄回屋里。等次日祝贺酒醒,完全不记得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陈远向他描述了他的囧样,祝贺不敢相信。

陈远突然接到田总打来的电话。陈远已经忘记此人,原来他是陈远推销智能锁时的客户。当时田总在办公室极力反对女儿跟她条件不好的男朋友交往,他女儿气的拔腿就走。陈远当时正好来推销,虽然田总没有买他的锁,但临走时陈远还是忍不住劝田总不要太武断,希望他能给条件不好的年轻人一个机会。这次田总因为过去的供货商取消了合约,所以首先找到了陈远。陈远推销的智能锁的厂家虽然倒闭了,但还有许多存货,而且价格非常便宜,就这样陈远和祝贺赚到了第一桶金。

一年以后,陈远和祝贺有了自己的小公司,专门经营儿童用品的销售。这一天,陈远和苏小唐一起参加了赵杰的婚礼。婚礼由孟总主持,苏小唐在隆重的婚礼现场憧憬着她和陈远的婚礼。婚礼结束时,陈远告诉苏小唐他的账面上现在有五十万元的存款,他想用来付房子首付,买个房子结婚。他问苏小唐的意见。这可是他变相地向苏小唐求婚,苏小唐已经幸福的晕头转向,故作矜持了一下就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回到公司,陈远把这个决定告诉了祝贺。祝贺一口否决,坚决不同意陈远动用公司的流转资金为自己买房。陈远说了半天,祝贺仍然铁了心地不同意。陈远没辙了。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8集

.陈远和苏小唐四处看房

悦悦和大杂院那个整天抱个吉他唱歌的姓樊的家伙似乎好上了,姓樊的经常在悦悦房间里唱歌,一唱就是半宿。祝贺在隔壁房间里听的如坐针毡,如背锋芒,他觉得那歌听着怎么那么的刺耳。他想不通姓樊的有什么好,悦悦怎么就看上他了。他纠结地想,又不停地问陈远。陈远被问烦了最后以自己当年追苏小唐的经历告诉他,当年上高中时班长也喜欢苏小唐可是不敢表白,他抢先一步率先向苏小唐表白,结果抱得美人归。所以要学会主动出击。祝贺似乎听进去了。

陈远和苏小唐开始四处看房。因为祝贺嘴上说不让陈远动用公司的钱,可在关键时刻他一声不响地将自己的二十万取出来扔在陈远面前,赞助他买房。陈远知道这就是兄弟。可陈远和苏小唐在看房时,售房的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没有北京户口,所以只能买商住两用的,这意味着房价更高不说,以后的燃气水电费都得按商用价格收取,很不划算。要不就只能以公司名义买房,但要交高额的税费。两人本来就囊中羞涩,所以他们看了那么多房子还是决定不下来。陈远越看房觉得自己越没有能力买房,他有些心灰意冷。他问苏小唐如果自己买不了房她还愿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苏小唐告诉他,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就一直跟他住在大杂院。

陈远给母亲打电话,想提前要父母给自己准备的三万块的老婆本,陈母一听他要买房极力支持,还准备向陈远的舅舅借钱。但陈父却极力反对,他说买了房还二十年房贷,其中一半的钱是银行利息,太不划算了。

这边苏母却打听到一位姓严的部长有一位公子,有车有房有钱,想把苏小唐介绍给他。苏父却看不中严家二老的人品,觉得有那样的父母估计孩子也好不到哪去。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19集

陈远和苏小唐买到心仪的房子

陈远和苏小唐从看房现场回来的公交车上,陈远接到祝贺的电话,说是无意间收到一个小广告,有一处房子特别符合他们的要求。陈远本对小广告上的东西不相信,但祝贺让他们不要凭空想象,不如去看一看,好赖看过了再说。于是陈远和苏小唐又打起精神去看房。哪知这个房子好的出乎他们的意料,所有的家具电器几乎都是新的,房子也很大,结构也合理,总之是挑不出什么瑕疵的那种。两人又觉得不靠谱了,似乎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让他们遇上,两人这些年来可是连八等奖都没用中过的。

回到家,他们征求祝贺的意见。在这种大事上祝贺也不敢发表什么意见,只说让他们自己把好关,自己只是把小广告上的信息提供给他们,自己不负责辨别真伪。于是陈远又问苏小唐的意见,苏小唐在这种大事上也怯了,让陈远定夺。陈远也很纠结,他告诉苏小唐,他过去有很多设想,想做许多自己喜欢做的事,买房的钱可以帮他实现这些所有的愿望,他可以用这些钱做自己想做的事。可现在因为有了苏小唐,他只想用挣到的钱买个房子作为礼物送给苏小唐。苏小唐听的很动容,她感到了陈远对她浓浓的爱意。

第二天两人去银行办了贷款,终于买下了看中的房子。打开门坐在沙发上,两人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他们的家了。这些年这些天压在心里沉重的石头终于落地了。陈远不想回出租屋,他在超市买了洗漱用品就和苏小唐在卧室里将就了一晚。躺在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卧室,将来可以在房子里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苏小唐是百感交集。两人并躺在床上,苏小唐憧憬着未来毫无睡意。

第二天苏小唐向孟总请了婚假想和陈远一起回老家和各自的父母商量结婚的事。她不知道苏母直到现在仍然瞧不起陈远,一直在给苏小唐张罗更好的人家。如今她已经选好了好几个条件特别好的备胎,只等苏小唐回家时一一挑选。

《裸嫁时代》分集剧情:第20集

苏母出尔反尔悔婚约

陈远如今买到房子,马上要搬出大杂院。他让祝贺张罗着把大杂院的男女老少聚在一起,晚上大家一起搞个联欢,也算是他跟大家告个别。到了晚上,大杂院的男女老少大家欢聚在一起,陈远跟大家致辞告别。他回顾三年来居住在大杂院的过往,一时动情,热泪盈眶。而跟他有相同经历还一直在继续打拼的大杂院的这些北漂们无不触景生情,每个人都有一个辛酸的打拼史,听到陈远的致辞,大家感同身受都不禁潸然泪下。最后大家饱含热泪地一起唱歌,唱出他们心中压抑的辛酸,唱出他们不屈的斗志,唱出他们北漂的梦想。

晚上,陈远的心情还未平静下来,门外大杂院的小河南隔着门叫他,说是有一个从老家带回来的家传古董要低价卖给他,作为自己的送别礼物。祝贺也很好奇是什么宝贝,打开一看竟然是他们之前丢失的骨灰盒。陈远和祝贺哭笑不得。

第二天陈远底气十足地和苏小唐一起回了老家。陈远把房产证放在随身的挎包里,和苏小唐模拟着一会儿见到苏母的情形。两人都非常的兴奋,幻想着苏母知道他们买房后吃惊和佩服的样子。哪知苏母根本没有他们想像的高兴,当他们提出要结婚时,苏母出尔反尔地不承认自己一年前说过只要买了房就可以结婚的承诺。苏小唐和陈远都心寒了。苏母还是铁了心的要把女儿嫁给条件更好的人,因为她一直瞧不起陈远是从三本院校毕业,觉得他就是个没有本事的男人。

陈远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陈母听说他买了房非常高兴,而陈父却觉得他正在事业上升期没有把钱用在打拼事业上,反而买了房想过那种老婆孩子热坑头的不思进取的生活,陈父非常生气。陈远没想到回家后的事情原不是自己事先预料的样子,他心情糟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