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花千骨》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08-19)2120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1集

孟玄朗历经兄长叛乱终复位

夜色如墨,皇亲贵族齐聚宴席享受美酒佳酿,歌舞升平的表面暗含杀机,一心想当皇帝的孟玄聪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侍机而动。

一伙歌姬舞毕退场,孟玄聪趁着向孟玄朗献上夜明珠的机会向死士们发出信号,死士们接到信号手持利器现身而至包围孟玄朗。

在皇亲贵族的注视下,孟玄聪杀气腾腾逼迫孟玄朗退位,除了夺取王位之外,他还看上了十方神器之一的悯生剑。

孟玄朗拒不投降与死士血战痛失悯生剑,他在轻水的保护下成功逃离王宫,一伙死士缠住二人不放穷追不舍,危急时刻长留掌门白子画现身击退所有死士。

翌日,已经当上皇帝的孟玄聪对外颁布征税告示,孟玄朗在位期间碌碌无为,百姓们以为换了一任皇帝局面将会得到改善,岂料新皇帝比孟玄朗更为刻薄,一上任就颁布征税令,置百姓死活不顾。

轻水是周国郡主,为了帮助孟玄朗夺回王位,她返回周国在父亲面前谎称与孟玄朗情投意合,孟玄朗在她的帮助下率领周国大军欲夺回王位。

东方假意归顺孟玄聪,周国大军在孟玄朗的调领下向王宫逼近,东方佯装慌张不安向孟玄聪汇报军情。

孟玄聪亲自带兵出城与孟玄朗对阵,兄弟二人对阵之时丝毫不知七杀派弟子潜伏军中,单春秋趁着孟氏兄弟对阵之时出手夺取悯生剑,孟玄聪被其重伤倒地不起,白子画及时现身夺回悯生剑。

孟玄聪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孟玄朗抛下所有顾虑与孟玄聪化解仇恨,在他悲痛的目光中孟玄聪撒手离开人世。

贪念能令人误入歧途,孟玄聪并非死于单春秋手中,而是死于自身贪念。孟玄朗返回王宫恢复帝王身份赠送悯生剑给白子画,轻水决定留在王宫不再返回长留,她的决定获得白子画支持。

蜀国危机得到解决,花千骨在白子画的陪同下前往蜀山见云隐,蜀山弟子毕恭毕敬拜见师徒二人,云隐双目暗含怒火似是对花千骨有所不满。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2集

传位大典现命案 花千骨含冤成凶手

早在蜀山被七杀派灭门之时,花千骨临危受命成为蜀山代掌门,事过境迁,她在白子画的陪同下返回蜀山欲传位与云隐。

各派掌门获蜀山邀请悉数到场参加传位仪式,花千骨返回蜀山初见云隐心中不由犯起了嘀咕,云隐神色异常目露凶光与往昔相比判若二人,花千骨虽然觉得他有些古怪但没有往深处去想。

半夜三更,一个黑色身影从白纸粘贴的窗外一闪而过,花千骨惊醒过来吓得大声尖叫,白子画闻声而至伴其左右不再离去。

翌日,传位仪式如期进行,各派掌门相继到场,唯独太白门掌门绯颜迟迟没有现身,花千骨久等无果只得举行传位仪式,云隐从她的手中接过几件法器,两代掌门交接之时,绯颜的遗体忽然从天而降落在地上,各派掌门无不大吃一惊离席上前议论纷纷,来自蓬莱岛的霓千丈猜测凶手是七杀派。他的猜测遭到白子画反对,绯颜临死之时面部表情呈惊鄂状态,由此说明他认识凶手。

入夜,花千骨探访云隐,绯颜遇害导致传位仪式未能顺利完成,她心怀内疚向云隐致歉,云隐因未能顺利继承掌门之位愁眉不展,他在花千骨面前刻意掩饰心中不满。

有人吹响骨哨诱骗七杀派掌教杀阡陌前往蜀山,骨哨是杀阡陌赠送给花千骨的护身礼物,吹骨哨的人已经逃之夭夭,各派掌门闻讯而至认定花千骨与杀阡陌内外勾结杀害绯颜,身份神秘的云隐幸灾乐祸带领本派弟子欲除掉花千骨,杀阡陌一脸惊讶称呼云隐为云翳,云隐面色一变否认自己是云翳。

各派掌门顾着捉拿花千骨无人深究云隐的真实身份,杀阡陌因被众人冤枉大开杀戒被白子画阻拦,众目睽睽之下,两大绝世高手施展法力展开对决难分胜负,花千骨心急如焚出面劝阻不慎受伤昏迷不醒,杀阡陌趁机将其抱走脚踏火凤御空离去,白子画施展御剑之术紧随其后,火凤速度飞快无人能及,杀阡陌抱着花千骨返回七杀派。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3集

假云隐身份败露自绝身亡

杀阡陌强行将花千骨俘回七杀派,花千骨苏醒过来与杀阡陌谈起吹骨哨之人,杀阡陌正是听到骨哨声才动身前往蜀山,花千骨猜测吹骨哨之人是杀害绯颜的凶手,此人意欲瞒天过海嫁祸杀阡陌。

花千骨的猜测合情合理,杀阡陌运功变出幻境观看吹骨哨之人相貌,此人在幻境中吹完骨哨转过身子一脸得意,花千骨目瞪口呆识出吹骨哨之人是云翳。

真云隐被云翳囚禁在蜀山密室,云翳前往密室探视云隐,二人是同胞兄弟多年以前被人施下魔咒,云翳不幸成为哥哥云隐的替罪羊,只要云隐受到伤害就会转嫁到云翳身上,云翳除了想当蜀山掌门还想杀掉云隐,能杀掉云隐的只有悯生剑,否则云翳伤害云隐自身也会受伤。

单春秋早已知晓云翳在蜀山扮成云隐,云翳曾在未完成的传位仪式上从花千骨手中获得六道全书,单春秋处心积虑想得到六道全书,只要得到六道全书他就能找到行尸丹,传说行尸丹能操控他人意识,单春秋从云翳手中得到六道全书找到行尸丹,他在食物中放入行尸丹引诱杀阡陌喝到肚中,杀阡陌喝下含带行尸丹的食物经历短暂昏迷苏醒过来,他苏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向单春秋打探花千骨的下落,单春秋见杀阡陌依然意识清醒,心中不由犯起嘀咕,在他的注视下杀阡陌离开七杀派前往蜀山寻找花千骨。

云翳处心积虑假扮云隐欺骗众人,白子画佯装浑然不知赠送悯生剑,云翳获得悯生剑前往密室欲杀云隐,白子画一路娓随及时现身制服云翳,云隐重获自由请求白子画给云翳改过自新的机会,云翳忽然撞向悯生剑了结余生。

韶白门弟子卫昔向白子画求助,绯颜在蜀山传位仪式上被人杀害,他的死法与韶白门已故雁掌门如出一撤,卫昔猜测凶手是蜀山派法力高强的长老,因自身修为太低,她只能向白子画求助。

杀阡陌现身蜀山责备花千骨不辞而别,白子画与其交手。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4集

花千骨查韶白门命案

行尸丹在杀阡陌体内做祟,他与白子画交手不久神智失常,白子画布下法阵将他困住,蓬莱岛主霓千丈欲除之而后快遭白子画阻拦。

入夜,花千骨溜到殿外破解法阵,杀阡陌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依然未恢复神智,花千骨不顾白子画反对披星戴月送杀阡陌返回七杀派,单春秋佯装跪迎杀阡陌实则静观其变,杀阡陌已然失去记忆不识本派弟子,单春秋惊喜交加扶住头痛欲裂的杀阡陌,花千骨平白无故成了毒害杀阡陌的元凶,单春秋佯装勃然大怒将其逐走。

花千骨返回蜀山与糖宝相逢,糖宝随花千骨师徒前往韶白门查案,雁掌门是最后一任掌门不幸遇害,她被凶手掏空内脏仅剩一具空皮囊,韶白门弟子卫昔修为不高无力查案只能向白子画求助。

花千骨趁着白子画拜访一名同门亲自查案,卫昔行迹可疑极有可能就是杀害雁掌门的凶手,花千骨推断卫昔做案动机是为了继任掌门之位,一切都是空谈,还需找到确凿有力的证据方能拆穿卫昔的底细。

雁掌门生前极度仇恨男人,她不允许本派弟子与男人来往,一些弟子阴奉阳违与男人相爱,所有进入韶白门会心上人的男人一去不复返,民间对此事众说纷纭,多数人猜测进入韶白门的男人已遭杀害。花千骨在无意中发现民间男人对韶白门的弟子怀有莫大的恐惧,只要有男人偷看韶白门弟子一眼必遭残害,轻则失去双眼,重则一命呜呼,一时之间,众人视韶白门为洪水猛兽。

入夜,花千骨在糖宝的陪同下在韶白门某处发现一条暗道,二人进入暗道在黑夜中前行,路上忽然出现大量蝙蝠,胆小如鼠的糖宝吓得尖声惊叫,花千骨胆量稍大领其继续深入暗道,阴黑幽深的暗道恰似怪物张开的大嘴,二人悬紧了心抵达暗道尽头处的密室,内有几具高度腐烂的白骨,斑驳破旧的墙上留存雁掌门刻下的遗文,观其文立时能感受到她对男人的刻骨仇恨。

密室内留有几封韶白门弟子写给情郎的信件,花千骨仔细阅读忽听室外传来一声喝问。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5集

白子画师徒入莲城查命案 东方彧卿是异朽阁主

夜色已深,所有女弟子已经入睡,唯独卫昔鬼鬼祟祟在夜色中游走,她被眼尖的糖宝发现并被认定是杀人凶手,其实她也在寻找掌门人死亡原因。

多年以前掌门人杀害许多动了情念的女弟子,其中一个叫江郎的男子是卫昔的心上人,除了江郎以外所有与韶白门女弟子有染的男子尽数遇害,卫昔虽因心上人之死对掌门人恨入之骨,但她并未因此产生杀念。

掌门人遇害不久,同门媚儿无故失踪,她的失踪给掌门人遇害命案蒙上一层扑朔迷离的面纱,按照常理推断就算她不是凶手定然也脱不了干系。

花千骨在媚儿的房间找到一片碎纸片,纸上有一二个难以让人理解的文字,花千骨绞尽脑汁亦参透不了文字含意,无奈之下只得向卫昔求助,卫昔亦破解不了纸上文字包含的信息,不过她向花千骨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媚儿认识云牙。云牙是隐居在莲城的无垢上仙奴婢,此人极有可能与媚儿失踪有关。

异朽阁无眉女弟子绿鞘向东方彧卿请示机秘要事,她毕恭毕敬尊称东方彧卿为阁主,身份神秘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异朽阁主原来就是东方彧卿。

白子画与无垢同为长留上仙,二仙数年以来少有往来,花千骨与糖宝在白子画的引领下前往莲城,三人途经檀凡隐居之地,檀凡多年以来独自一人隐于深山不问事世,他似乎非常反感白子画调查掌门人遇害命案,短短几天功夫已有几个掌门人遇害,天下各派掌门已是人人自危,白子画不顾檀凡劝说执意前往莲城查案。

身为东道主的无垢热情款待白子画三人,席间他向白子画谈起奴婢云牙当初入莲城原因,当初云牙潜入莲城欲盗一件民间传说能治百病的法器,她被无垢逮了个现形甘愿为奴永世留在莲城。

夜色已深,五仙之一的紫熏躺在床榻上进入一个梦境,已经各奔东西的长留五仙于梦境中聚首,白子画格格不入在四仙的注视下化为一道白光飞走,紫熏吃了一惊在空旷的大殿四处寻找白子画,她的呼声将白子画引回大殿,花千骨忽然现身手持长剑刺向白子画,她的动作奇快无比,以至于白子画还未反应过来腹部便被刺了一剑。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6集

无垢与云牙主仆之恋

檀凡隐居世外不问世事,紫熏因梦到花千骨杀白子画心神不安登门造访,二仙表面谈笑风生云淡风轻,实则各怀心事。

莲城,棋房,白子画与无垢下棋,二仙棋逢对手难分胜负,一宿过后,无垢请辞欲走,白子画忽然指责他连夺几个掌门人性命,无垢没有否认连杀几个掌门人,他似对各派掌门怀有莫大的仇恨,几个掌门人已死依然不足以化解他内心的仇恨,他布下一道法阵困住白子画,离去之时称再夺一人性命便功成身退。

棋阵玄机奥妙非一般仙家可破,白子画纵使修为顶尖亦无法迅速破阵。

阴暗的山洞中,已经挣脱铁链的媚儿如同无头苍蝇在洞中寻找出路,她在寻找出路的过程中与入洞的花千骨相遇,无垢随后而至欲夺其性命,花千骨奋不顾身保护媚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弟子法力远在无垢之下,无垢三拳两脚便伤得她口吐鲜血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多年以前,云牙潜入莲城盗取民间传说能治百病的法器,其实很多事情都是道听途说罢了,所谓的能治百病的法器只是民众以讹传讹的谣言,云牙获知真相悔恨交加拜在无垢身边为奴。

一人一仙就此结下不解之缘,时间一长,云牙对无垢萌生情意,为此她专门做了两个木头人,其中一个木头人便是无垢,另外一个木头人就是她,两个木头人成双成对寄托云牙心中所想。

隐居在莲城的无垢虽然与世无争,但时常招来一些居心叵测之辈仇视,一名奸细潜入莲城欲杀无垢被云牙及时发现,云牙护主心切被奸细捅了一刀,奸细行凶失败被无垢杀害,云牙在无垢的医治下伤势好转,主仆二人的情谊由此更进一步。

书房内,恢复伤势的云牙收拾书册不慎碰落无垢的验生石,无垢从其手中接过闪烁光芒传递异象的验生石,一般情况下验生石极少闪烁光芒,除非有特别情况,无垢一脸鄂然观瞧手中的验生头,视线随即移到云牙身上。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7集

无垢为情所困自绝身亡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修仙者越超凡人看似逍遥自在,其实他们也有克星,长留五仙无垢的生死劫正是云牙,说到生死劫,修仙之人无不视其为洪水猛兽,无垢为了改变自身命数狠心将云牙逐出师门,将莲城视为家的云牙无处可归每天以泪洗面,本该幸福美好的主仆之恋被生死劫斩断。

媚儿觊觎四荒经已久,她计上心来鼓动云牙盗取四荒经,一心想返回莲城的云牙以为盗取四荒经就能令无垢回心转意。

夜深人静,云牙潜入韶白门盗取四荒经,媚儿藏于暗处伴其左右,云牙盗得四荒经被闻讯而至的雁掌门重伤,她在信念的支撑下逃出韶白门藏身林中,媚儿随后而至获得梦寐以求的四荒经,云牙伤重不治身亡,临死之前她依然将媚儿当成好友。

无垢获知云牙死讯悲愤交加,媚儿为了一已私欲害死了云牙,无垢盛怒之下将其囚禁于山洞中,花千骨修为平平眼睁睁看着无垢出手杀害媚儿。

白子画被棋盘阵困住脱身不得,紫熏现身被强大的棋阵阻在阵外,白子画不顾她的劝说拼尽全力负伤吐血破解棋阵。

树林中,花千骨被步步紧逼的无垢追上,走投无路的她只能听天由命,无垢欲下狠手之时被一名黑衣人偷袭,黑衣人在白子画赶来之时溜之大吉,白子画抱走昏迷不醒的花千骨飞天离去,无垢万念俱灰唤出一把神剑刺破自己的胸膛,白子画有所感应抱着花千骨原路返回,神剑刺破无垢的胸膛已令他回天无力形神俱灭,昔日名震一方的长留上仙化为尘埃随风消逝,究其原因,缘于一个情字,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身为修仙者的无垢亦难逃此定律。

凉亭内,身为异朽阁主的东方彧卿与偷袭无垢的黑衣人提起白子画,黑衣人名唤东华乃长留五仙之一,东方彧卿得其协助秘密进行挑拔五仙内斗的计划,他等不及想看到白子画与紫熏厮杀,在完成复仇计划之前,他依然以假身份示人。

长留五仙形如手足可感应彼此,无垢之死被紫熏感应,心神不宁的她担心白子画步无垢后尘。

隐居山林结草为屋的檀凡亦感应到无垢之死,同门辞世令其心情沉重化出分身举坛饮酒消愁。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8集

紫熏重伤获檀凡舍命相救

长留仙剑大赛即将举办,霓漫天得异朽阁主指点趁夜潜回蓬莱岛,无所不知的异朽阁主号称百事通,霓漫天与其进行条件交换同意死后送出墟鼎,方才获得修练功夫秘籍的指点。

许多传世功夫秘籍藏于藏书阁,霓漫天在朔风的陪伴下轻车熟路在藏书阁找到功夫秘籍,看守藏书阁的金泉师叔闻讯而至,霓千丈紧随其后,霓漫天盗书不成被父亲霓千丈喝令交出功夫秘籍,否则就要受到戒尺抽打惩治。

霓漫天为了在仙剑大赛获胜死活不肯交出功夫秘籍,朔风恐其受到伤害主动受惩,霓千丈举起戒尺抽打朔风数次无可奈何收手,女儿不肯听从劝阻执意修练功夫秘籍,霓千丈万般无奈欲将其付之一炬,功夫秘籍乃祖传之物毁烧不得,金泉如临大敌极力劝阻,霓漫天有所醒悟改变主意归还功夫秘籍。

紫熏做梦都想杀掉花千骨,异朽阁主赠其剧毒无比的诛仙匕首。

被无垢重伤的花千骨昏迷不醒,白子画不离不弃伴其左右,入夜之时,紫熏携带诛仙匕首悄然而至,白子画在糖宝的呼喊下及时返回,东方扶住花千骨立于一旁观看长留两仙斗法,紫熏拼尽全力与白子画打成平手,两人一个口吐鲜血,一个被功力震得披头散发形如魔鬼。

檀凡及时现身救走身受重伤的紫熏,东方返回住处与东华谈起两仙之战,虽然他未能实现计划引诱白子画杀掉紫熏,但他的计划已经起了成效,两仙早晚还有一场生死较量。

翌日,昏迷多时的花千骨苏醒过来决定返回出生地莲花村,她已知晓自己是白子画的生死劫,唯今之计只有不辞而别。

大殿之中,檀凡幻化出三个分身运功为紫熏疗伤,紫熏渡过危险苏醒过来,檀凡因消耗全部修为灰飞烟灭,紫熏悲愤交加仰天哀嚎,异朽阁主幸灾乐祸期盼两仙展开终极一战,檀凡之死已改变紫熏心智,白子画成了害死檀凡的最大元凶,两仙之间形容水火已是势不两立。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29集

紫熏布阵困住白子画师徒

檀凡为救紫熏耗尽元神灰飞烟灭,紫熏悲愤交加成为堕仙誓要为檀凡报仇,檀凡之死虽与白子画无直接关联,如果不是白子画打伤紫熏,檀凡就不会在施救过程中耗尽元神灰飞烟灭,究其原因,白子画是罪魁祸首。

杀阡陌闭关修练三个月,单春秋惊喜交加计划夺取玉浊峰的神器,此时成为堕仙的紫熏闯入旷野天的领地黄泉洞大肆破坏,单春秋奔赴黄泉洞提出与紫熏合作,两人率兵攻打玉浊峰成功绑走温掌门。

白子画事后获悉玉浊峰变故,独自一人离开长留向雪山赶去,单春秋已对外放话点名道姓见白子画,能救温掌门的人舍他其谁。

此去凶多吉少,君子难敌小人,白子画纵然修为极高亦免不了被阴险狡诈的单春秋伤害,花千骨放心不下暗中娓随,师徒二人一前一后抵达雪山,白子画见花千骨一路跟来,只得领着她小心前行。

黄泉洞,紫熏对绑在木柱上的温掌门施法,温掌门不堪折磨交出卜元鼎,紫熏依靠卜元鼎窥视进入雪山的白子画师徒,卜元鼎已然布下迷魂阵,入者将会产生幻觉万劫不复。

花千骨资历尚浅入阵频生幻觉,幸有法力高强的师傅白子画从中相助,否则她早已小命不保一命呜呼,师徒二人一路前行进入一处山洞,洞中出现师徒二人成婚的幻境,此幻境乃紫熏暗中布阵所为,白子画口中念念有词抬手一拂破除幻境。

幻境玄机重重,花千骨与白子画失散遇到杀阡陌,周围的景物随即消失,白茫茫的雪山化为山青水秀之地,花千骨暗自吃惊意识到所处之地乃幻觉产生。

白子画在山洞中游走遇到紫熏的真身,紫熏悲愤交加在他面前提起已经灰飞烟灭的檀凡,虽然她对檀凡无爱,但檀凡舍命相救已令她深受感动,她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除掉白子画师徒以慰檀凡在天之灵。

温掌门被施了魔咒双目射出精光在雪地中行走,白子画离开山洞为温掌门化解魔咒,温掌门在他的帮助下离开雪山回玉浊峰。

进入幻境到处乱闯的花千骨被紫熏拦截,紫熏化出许多分身迷惑花千骨,白子画忽然现身为紫熏挡了一剑,花千骨大吃一惊为白子画运功疗伤,其实被她刺伤的并非白子画真身,在运功过程她吸入假白子画体内毒液中了卜元鼎毒,真白子画进入幻境出手赶走紫熏,师徒二人身处卜元鼎构成的幻境情况危急,白子画为花千骨逼出卜元鼎毒反被毒液感染身中剧毒。

《花千骨》剧情介绍:第30集

白子画身中剧毒回长留闭关

身中剧毒的白子画困在鼎内生还无望,花千骨不离不弃伴其左右。

单春秋认定白子画必死无疑,鼎内有连大罗神仙都惧怕的三味真火,就算白子画排除体内剧毒也要被烧成灰烬,事实却恰恰相反,花千骨离开卜元鼎之时伸手拉走白子画,师徒二人命不该绝成功逃出卜元鼎。

山外大雪飘扬,花千骨带伤扶着中了剧毒的白子画前行,白子画筋疲力尽已经无法开口说话,花千骨一边行走一边说着能令白子画振作的话语,能令其振作的也许正是师徒二人相依为命的经历,一路走走停停,花千骨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她想继续站起来行走,奈何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几个神秘黑衣人与随后而至的单春秋交手,花千骨见有帮手赶来,心头大石落地闭目睡去,等到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环境变了样,冰冷的雪山变成了充满亲切感的床榻,原来她在昏迷之时已被人救回长留,一个女同门端着药汤来到床边,花千骨惦记白子画的安危,顾不上喝药直奔白子画闭关修练之地。

白子画中了剧毒闭门不出,对外谎称闭关修练,花千骨站在门外听着白子画洪亮的声音,还以为白子画果真在闭关修练,心头大石落地的她遭到世尊审问,世尊觉得白子画忽然闭关修练着实古怪,花千骨随白子画一起下山经历雪山之劫,能知道白子画情况的人只有她一人。

李纯

世尊想从花千骨嘴中探知一些内幕,花千骨神色紧张不知如何作答,好在世尊被同门笙箫默劝服,他认为是自己多虑没有继续审问花千骨。

逃过一劫的花千骨在厨房花了一宿时间做好桃花羹,白子画最喜欢吃的食物便是桃花羹,花千骨端着盛着桃花羹的碗筷来到白子画闭关所在,白子画在房内运功逼毒一宿已经耗尽体力,剧毒依然未能排出,他强打精神喝令花千骨去练功,花千骨虽然担心他的安危,但不敢不遵从师命,只得放下桃花羹转身离去练功。

一身正气的朔风恋上了争强好胜的霓漫天,两人因花千骨产生争执,朔风情急之下亲吻霓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