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花千骨》分集剧情介绍(31~40集)

2年前 (2015-08-19)2100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1集

白子画命不久矣欲禅位

白子画身中卜元鼎毒命在旦夕,他已经时日不多只能尽量拖延体内毒性发作时间。

九天绝地生有一种叫断肠花的植物,该植物也许能解卜元鼎毒,白子画中毒被花千骨得知,花千骨抓住一线生机离开长留前往九天绝地。

紫熏现身长留欲见闭门不出的白子画,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白子画闭门不出不肯相见,紫熏欲破门而入被守在门外的笙箫默阻拦悻然离去。

摩严在长留辈份最高,白子画欲在死后将掌门之位交给摩严,笙箫默是白子画的师弟,白子画中毒之事只有笙箫默一人得知,摩严对白子画忽然传位百思不解,先祖曾言:“有白子画可保长留千年基业”,摩严如若违背先祖之言,不但要遭来后世唾骂,恐会带领长留走向衰亡之路。

个中利害一看便知,摩严不肯做长留下一代掌门,白子画无奈之下欲任命笙箫默为长留掌门,笙箫默借口自己懒散惯了百般推脱。

花千骨在九天绝地寻找断肠花遭遇妖兽袭击,为救白子画她豁出全力打败妖兽觅得断肠花。

妖兽虽然吃了败仗,花千骨也没有讨到好果子吃,灰头土脸的她回到长留将断肠花交给白子画。

霓漫天偷走了花千骨珍藏的一块绢布,绢布是白子画赠送的物品意义非凡,花千骨遍寻绢布不见遇到霓漫天。冤家相见,分外眼红,霓漫天得意洋洋展示手中的绢布,花千骨大吃一惊伸手欲夺绢布,霓漫天握着绢布厉声陈词指责花千骨恋上白子画,花千骨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外界得知,一时之间奈其不得。

仙剑大会即将如期举办,霓漫天趁机要求花千骨在比赛中诈败,否则她恋上白子画的秘密将会传遍整个长留。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节,她只能答应霓漫天的要求。

白子画服食断肠花身体并非好转反而加重毒性,花千骨手端桃花羹推门进房一脸鄂然注视倒在地上的白子画,情况紧急,不容刻缓,她快步上前扶起白子画挽起自己的衣袖欲割破手腕滴血施救,唯今之计,只有她体内的血液能助白子画以毒攻毒从而延长毒发身亡的时间。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2集

白子画解毒无果苟延残喘

花千骨自小异于常人,她体内的血液含有毒性能助白子画以毒攻毒从而延长续命时间,白子画喝下血液得以缓解体内毒性,距仙剑大会举办时间越来越近,身体稍好的他对花千骨寄予厚望命其勤学苦练以便在仙剑大会上有所斩获,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花千骨因自身原因已经与霓漫天许下在仙剑大会诈败的约定。

花千骨有口难言不敢在白子画面前说出真相,倘若她说出真相定会激怒白子画从而牵动他的情绪加快毒性发作时间,唯今之计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走一步算一步。

夜色倒扣在天上如同一口看不见底的大锅,花千骨在地上心烦意乱练剑习武,她内心无比矛盾既想在仙剑大会全力以赴,又不敢违背与霓漫天定下的诈败约定。一套剑招练毕,花千骨愁眉不展席地而坐陷入到苦恼中,多日不见的杀阡陌翩然而至,他对长留举办仙剑大会颇为不满,长留所有弟子理应和平共处岂能争强好胜,仙剑大会早已违背以和为贵的道理,弟子们为了看不见摸不着的虚荣争个你死我活,已经远离与世无争的修仙宗旨。

杀阡陌骂了白子画一顿心中怒气稍减变出几碗美食送给花千骨,他是魔道之人不便在长留久留,两人阔别已久就此分别。

以毒攻毒不是长久之计,白子画拒绝服食花千骨的血液再次毒性发作,师弟笙萧默于危难之际输送内力助其抵抗体内毒性。

紫熏从单春秋手中夺取卜元鼎,似有所图的她给霓漫天下达一项命令:暗中监视跟踪花千骨。只要霓漫天乖乖听从她的命令,日后便能获得真传。

七杀派乃魔教之首对天下各派虎视眈眈,肩负天下苍生的白子画将各派掌门唤至长留谋划对敌之策,玉浊峰温掌门当先表态唯白子画马首是瞻,除了蓬莱岛的霓千丈以及个别几个掌门以外,其余掌门与温掌门立场一至愿听白子画调遣,当今天下,号召群雄对付妖魔鬼怪的领袖舍他其谁?

芳草幽幽的湖畔,花千骨舞剑习武,霓漫天随后而至逼其下跪服软。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3集

仙剑大会花千骨遗憾落败

长留殿外,身中剧毒的白子画向师弟笙箫默交待身后事,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生性纯良的花千骨,日后他若毒发身亡,笙箫默需代他照顾花千骨。

长留每年都要举办考验弟子资历的仙剑大会,新一届仙剑大会即将举办,霓漫天求胜心切向父亲霓千丈索要家族秘籍欲习得一招半式提升修为,她的要求遭到父亲反对。

一年一度的仙剑大会如期而至,各派掌门悉数到场观战,唯独白子画迟迟没有现身,仙剑大会意义重大是长留每年都举办的盛会,白子画身为长留掌门弃赛事不顾引来各派掌门猜疑,笙箫默前往绝情殿说服白子画莅临仙剑大会。

长留众多弟子数花千骨与霓漫天为首的几个弟子修为出众,两人展开首轮对决各持一把宝剑一决胜负,花千骨因有把柄在霓漫天手中出招迟缓,两人战至数十回合,花千骨忽起杀念欲刺死霓漫天,场外的摩严看得真切暗道不好抬手一指施展法术袭击花千骨,一道白光准确无误击中花千骨握剑的手腕,她猝不及防惊呼一声从空中坠落下来摔到地上,霓漫天紧随其后身姿平稳落地,胜负已然明朗,花千骨在比赛过程中忽升杀念触犯修仙大忌已属败者,她的行为无疑是在往白子画脸上抹黑,白子画一言不发面色阴沉退场,花千骨紧随其后一路呼喊白子画,师徒两人一前一后往绝情殿行去,白子画中途忽然止步转身抬手煽了花千骨一记耳光,同时骂其在仙剑大会上对同门升起杀念。

霓漫天固然可恨,花千骨升起杀念欲取对方性命有失偏颇,白子画返回绝情殿闭门不出,花千骨情急之下跪在殿外不停磕头认错,她那细嫩的额头磕在石板上立时皮开肉绽,鲜血从她受伤的额头渗了出来,她却毫无察觉反复不停磕头,如此这番不知磕了多少个头说了多少遍认错的话语,花千骨失血过多两眼一黑昏死过去被笙箫默救走。

紫熏利用卜元鼎成功练制解药,白子画虽未化解体内毒性,但他不肯收下解药,紫熏离去之时留下解药,白子画手握解药观瞧片刻将其掷入湖中。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4集

花千骨被白子画逐出师门

失血过多的花千骨苏醒过来,白子画问她为何在仙剑大会对霓漫天动杀念,她赶忙跪在地上一个劲的认错就是不肯说出原因,白子画急怒攻心毒性发作,花千骨吃了一惊呈上血瓶,只要白子画喝了她的血液便能压住体内的毒性,但他没有领情抬手拔落血瓶往房外走去。

花千骨做了一个噩梦,梦中的她被白子画在内的两个长留执事责骂,梦境过于真实,她惊醒过来心有余悸气喘吁吁。

霓漫天如愿以偿在仙剑大会摘得桂冠,但她没有履现诺言归还绢布给花千骨,两人在林中狭路相逢产生冲突,东方彧卿现身赶走霓漫天。

绢布是白子画送给花千骨的物品意义非凡,每次见到绢布她就会想起白子画,在绝情殿修练多日,她已经深深爱上了白子画,绢布承载着她对白子画的思念,她为了隐瞒恋上师傅的秘密受制于霓漫天。

东方彧卿帮助花千骨从霓漫天手中夺回绢布,在回程路上他与白子画相遇,白子画已经识破东方彧卿的身份,东方彧卿父亲死于白子画为首的长留五仙手中,多年以来他处心积虑谋划复仇计划,花千骨便是他复仇的一粒棋子,白子画自知命不久矣决定与花千骨断绝师徒情份,他希望东方彧卿放下仇恨照顾花千骨。

霓漫天被东方彧卿施了秘术无法开口说出花千骨的秘密,她想在摩严面前说出花千骨恋上白子画却始终开口不得,摩严计上心来命她提笔写出心中所想,岂料她写出来的竟是嘲讽摩严是乌龟的文字。

白子画在摩严面前宣布与花千骨断绝师徒关系,花千骨大吃一惊下跪求情,任她好话说尽苦苦哀求,白子画就是不肯改变主意,师徒二人就此断绝关系,花千骨心情失落返回绝情殿收整包袱,离去之时她在白子画面前称定会找到化解卜元鼎毒的办法,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虽然她与白子画不再是师徒关系,但她不肯半途而废就此罢休。

一番收整,花千骨离开长留向异朽阁主打探化解卜元鼎毒的方法,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佩戴面罩神秘莫测的异朽阁主竟是好友东方彧卿。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5集

神器炎水玉能解卜元鼎毒

白子画身中卜元鼎毒时日不多,花千骨得东方指点,下山前往异朽阁向阁主求助。阁主正是东方本人,他要求花千骨先下厨做菜,如此方能获得白子画解毒之法,花千骨搭救白子画心切,即刻入厨做菜,在长留绝情殿,她每天下厨做菜侍奉白子画,东方意在体验白子画逍遥自在的人生,每日能品徒儿亲手做的美食。

一番忙活,花千骨将几样炒好的菜端到桌上,东方不便摘下面罩品尝菜肴,遂向其说起化解卜元鼎办法,十方神器中的炎水玉生生无息,能令朽木化春,同时亦能化解卜元鼎毒。

欲寻此物,需集齐九方神器解开封印。九方神器并非聚在一个地方,玄镇尺在天山,浮沉珠在霓千丈手中,谪仙伞和卜元鼎落在七杀派手中,其余五方神器由白子画保管,对于修为平平的花千骨来说,能拿到一件神器已是不易,何况还要凑集九方神器。

东方赠送一本古书给花千骨,称能助其解开封印,花千骨如获至宝返回长留,因古书文字生涩难懂,遂向学识渊博的东方求助,东方继续用假身份与花千骨相处,不动声色诱其进入圈套。

某日,花千骨在河边清洗衣物之时,霓漫天现身挑衅,两人始终难以和平共处,霓漫天出手攻击花千骨,朔风现身挡了一掌口吐鲜血,霓漫天事后问其为何屡次偏护花千骨,种种迹象表明,朔风似是爱上了花千骨。

白子画毒性发作狂兴大发,将进入绝情殿的花千骨扑倒在地上,咬破她的脖子吸血,这一幕被闻讯而至的李蒙瞧见,他误以为花千骨勾引白子画,一时怒起,称要上报给世尊摩严,花千骨逼不得已将其虏走。

次日天明,花千骨吹响骨哨唤来杀阡陌,得其指点习得摄魂大法,而后返回绝情殿,抹除李蒙与白子画脑海中的一部份记忆。

入夜,李蒙在殿外找到花千骨,称白子画有请,两人入殿见到白子画,李蒙随后退下,白子画一改往昔绝情作风,语气温和劝说花千骨返回蜀山,继承清虚道长的遗愿,将蜀山发扬光大。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6集

朔风伴花千骨寻找解毒之法

白子画已经安排好了身后事,日后他若仙逝,由师兄摩严对外宣称闭关修练,花千骨留在长留已无多大意义,倒不如回蜀山修练。

白子画一向说一不二,花千骨苦求无果,只得借口自己生辰即将到来,希望能在白子画的陪同下在长留渡过最后一个生辰,她的要求合乎人之常情,白子画欣然应允。

朔风察觉到花千骨连日以来行为异常,在他的追问下,花千骨和盘托出白子画中卜元鼎毒真相,要解卜元鼎毒,唯有集齐九方神器解开封印找到炎水玉。朔风获知真相震惊不已,遂决定帮助花千骨寻找炎水玉。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花千骨生辰之日,她将白子画领至河边,倒上酒水庆祝自己的生辰,白子画上当受骗喝下含有迷药的酒水,花千骨不动声色拿出流光琴抚琴纵乐,美妙动听的琴声引领白子画昏睡过去,花千骨赶忙将其扶回绝情殿。

五方神器藏于白子画体内,花千骨施展法力逐一获取,事到如今,她只能不择手段集齐九方神器,唯有如此方能解开封印获取炎水玉,否则白子画命将难保。

五方神器已经到手,集齐其余四方神器绝非易事,花千骨造访紫熏,送上盛有自己毒血的器皿,托咐紫熏在她离开长留之时照顾白子画,定时给白子画服食毒血抵抗体内毒性。

卜元鼎毒几乎是无药可治,紫熏获知花千骨已经找到解毒之法,吃惊不小,看在白子画的份上,她允许花千骨抽身寻找解毒之法,如若花千骨失败归来,她定然不会轻饶。

白子画中毒太深体质每况愈下,紫熏入绝情殿转达花千骨的意愿,欲代其照顾白子画,却遭无情拒绝。

长留殿外,花千骨将糖宝交与落十一照顾,一番叮咛离开众人准备下山,朔风暗中将其拦下,执意伴其涉险。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糖宝与花千骨分别不久,内心思念倍增欲下山寻主,落十一极力劝阻之时,恰逢霓漫天四处寻找失踪的朔风,当她得知朔风已送花千骨回蜀山,立时怒起。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7集

霓千丈身亡 花千骨含冤成凶手

朔风随花千骨离开长留,目标直指蓬莱岛,中途两人在一处小镇落脚,时值中元节,每逢佳节倍思亲,千家万户拜先人,朔风触景生情向花千骨吐露自己的身份,他自小无父无母是一个孤儿,因缺乏亲情关爱,平时不苟言笑很少表现出喜怒哀乐,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难以相处。

说完自己的身世,朔风百感交集,此时东方现身,提出与花千骨一起夺取四方神器,一行三人返回客栈,各自回房就寝,暂且不表。

次日,花千骨与朔风前往蓬莱岛借口拜访霓千丈,实则侍机夺取浮沉珠,老谋深算的霓千丈对花千骨忽然造访升起疑心,花千骨谎称白子画有密信要传,借霓千丈看信的机会使出摄魂大法,霓千丈道行高深未能立时昏迷,而是大有醒转之意,花千骨在朔风的提醒下拿出幻思铃摇响,将霓千丈引入到神智恍惚的状态,借此机会入其墟鼎元神夺走浮沉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花千骨与朔风功成身退,单春秋随后现身,笑容阴森注视尚未醒转的霓千丈。

不久之后,有弟子发现霓千丈死于非命,其身边放着一张白纸,上写一个花字,花千骨成了杀人凶手,与朔风离开蓬莱岛之时被岛上的弟子拦截,两人得知霓千丈身亡皆是吃了一惊,因一时半会解释不清,花千骨利用神器击败所有弟子,与朔风离开蓬莱岛返回客栈。

远在长留的霓漫天得知父亲身亡,悲痛欲绝向白子画求助,白子画认定凶手并非花千骨,霓漫天怒不可遏骂其留有私心,父亲尸骨未寒,霓漫天回蓬莱岛处理后事。

白子画返回绝情殿欲取体内五方神器,未果。立时意识到体内神器已被花千骨取走。

天山派尹洪渊掌门藏有玄镇尺,东方暗中派出手下绿鞘上门拜访花千骨,以异朽阁主的名义转话,指引花千骨前往九霄塔寻找玄镇尺。

九霄塔机关重重,入之九死一生,尹洪渊将玄镇尺藏于塔内,多年以来从未有人成功拿走玄镇尺。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8集

花千骨夺得玄镇尺 霓漫天继承父位

紫熏借助古书记载的内容,查出花千骨夺神器原因,原来集齐九方神器便可引出炎水玉,从而化解白子画体内的卜元鼎毒。

白子画再次毒性发作,被紫熏和笙箫默抬到冰床上,笙箫默事后叮嘱李蒙不能将白子画中毒之事说出去。

九霄塔内,花千骨四人各自遭遇“自己”,其实这是法阵产生出来的幻象,四人打败幻象继续往塔楼高层走去。

白子画性命危垂,摩严忽然造访,紫熏与笙箫默已经瞒不下去了,只得向他吐露真相,白子画已经昏迷情况不妙,摩严与两个同门往白子画身上输送真气,白子画获得真气恢复力量,大吼一声运功震开三个同门,他不希望自己再苟延残喘活下去,摩严数落他欲独自一人仙逝,扔下长留不顾,决定想办法为其化解卜元鼎毒,同时表示愿做长留代理掌门。

杀害霓千丈的人正是单春秋,旷野天一脸献媚赞其成功嫁祸给花千骨。

九霄塔最高层由一条名唤“极目兽”的类龙生物把守,花千骨四人合力围攻极目兽,绿鞘为了保护东方不幸被极目兽重伤,花千骨利用自己的血液制服极目兽,却无法挽回绿鞘的性命,临死之前,绿鞘向花千骨赔不是,自责平时总是不给花千骨好脸色,说完该说的话,绿鞘从身上掏出一个香囊,托咐东方交给异朽阁主,借此暗表爱意,异朽阁主便是东方本人,绿鞘只是不便在花千骨面前向东方表露芳心,方才有此一举。

玄镇尺已经到手,九霄塔不宜久留,花千骨三人未及逃走,尹洪渊闻讯而至索要玄镇尺,幸得杀阡陌及时出现将其引走,三人方才得以逃脱。

翌日,东方幻化出虚假异朽阁主指示花千骨往七杀派夺神器,穿着宽大衣袍斗蓬裹脸的东华上仙出现,他对东方一门心思帮助花千骨夺神器百思不解,东方意在引花千骨入万劫不复之地,借此让白子画判其对错。

霓漫天成为蓬莱岛新掌门,师叔献上先祖留下的不传秘术,习得秘术记载的功法招式,便能提升修为傲视天下,在此之前,父亲曾再三阻止自己修练秘术,霓漫天报仇心切抛开所有顾虑,决定铤而走险修练秘术。

七杀派地界,花千骨在朔风的陪同下与零零星星窜出来的妖兵交手。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39集

朔风是神器炎水玉化身

花千骨向杀阡陌讨要神器,七件神器已经到手,还有两件神器在杀阡陌的手中。杀阡陌表示愿借两件神器,不过单春秋已经事先拿走两件神器前往东海。

花千骨没有心思与杀阡陌叙旧,在朔风的陪同下奔东海而去,白子画随后赶到七杀殿寻找花千骨,得知其已奔东海而去,心急如焚御剑升空紧随其后。

长留大殿,摩严召集弟子们做好下山捉拿花千骨的准备,杀害霓千丈的人是单春秋,花千骨含冤受屈成为杀人凶手,她的所作所为严重影响长留声荣誉。摩严没有查明案件真相,只想抓到花千骨给各派一个交待。

花千骨赶到东海找到单春秋,单春秋对花千骨说他自己正是杀害霓千丈的凶手,此言一出,令花千骨与朔风万分震惊。

让两人意想不到的是,单春秋一反常态主动交出谪仙伞,花千骨接过谪仙伞怀疑单春秋在玩阴谋诡计,纵然如此,为了尽快集齐神器找到炎水玉,她顾不上揣摩单春秋的用意,在朔风的陪同下继续寻找最后一件神器卜元鼎。

紫熏赶到东海将卜元鼎交给花千骨,九件神器已经到手,花千骨在朔风的陪同下集合九件神器召唤炎水玉。其实朔风便是炎水玉缺失的一角化身,他向花千骨说出真相,千年以来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活于世上,直到花千骨寻找炎水玉搭救白子画,朔风总算弄明白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原来他的使命便是与挂在花千骨脖子上残缺的炎水玉合并。

朔风不顾花千骨劝阻舍身与炎水玉合并,消亡之前拿着一只传音螺放在嘴中低声呓语,将想对霓漫天说的话传入传音螺中。

花千骨获得传音螺,以及朔风牺牲自己换回的完整炎水玉,梦寐以求的炎水玉终于到手,她没有再做过多停留,匆匆离开东海返回长留。

绝情殿内空无一人,白子画已经落入单春秋手中,花千骨顾不上向闻讯而至的摩严解释,驾空飞天前往东海寻找白子画。

《花千骨》分集介绍:第40集

白子画成功解毒 洪荒之力将现世

东海无名小岛,花千骨要求单春秋交出白子画,单春秋得意洋洋称白子画已经昏迷不醒,正躺在某处自生自灭。花千骨救白子画心切,出手与单春秋过招,单春秋败其手中情绪激动自言自语,痛恨杀阡陌受其影响,心智大变不再像当初那般杀人不眨眼,渐而延误许多早就应该执行的计划。

花千骨听出单春秋有逆反之心,看在杀阡陌的面子上,她饶过单春秋一命,直奔海中找到了白子画。炎水玉放在白子画的额头上起了作用,白子画缓缓向海面飘升,花千骨抱住白子画飞回海岛上,单春秋再次出现,计上心来提醒她想救出已经并入炎水玉中的朔风,唯有将自己的血液滴在炎水玉上面。

花千骨心中虽然有一丝疑虑,但还是按照单春秋所说的办法,将手指上的一滴血液滴在炎水玉上,炎水玉遇血产生不寻常的变化,拉起花千骨飞往天空消失不见,所有神器亦随炎水玉飞走,花千骨从空中落回地上,天空开始电闪雷鸣乌云滚滚,不久之后出现一个深不可测的墟洞,天降异象,吓得花千骨花容失色,迅速回过神来意识到中了单春秋的诡计,而朔风与炎水玉已经一起消亡,再也无法复活。

空中出现的墟洞可打开洪荒之力,原来单春秋早已知晓打开最后一道封印的介质是花千骨体内的血液,花千骨并非寻常凡人,千百年前她的前身与众神合力封印洪荒之力,今世的她是补天造人的女娲后人。这些秘密,是单春秋从昏迷的白子画脑海中探知到的,原来白子画对花千骨的来世今生一清二楚。

摩严率各大门派开拔东海,远在蜀国的孟玄朗得知花千骨有难,在轻水的陪同下调集一万精兵挥师东海。

传言得到洪荒之力便能称霸天下,尹掌门和温掌门面露贪婪之色,争先恐后御剑升空奔墟洞而去,摩严情急之下随后跟上。

许多功力不济的弟子纷纷受到洪荒之力迷惑,心智大变相互残杀,顿时间,地上一片混乱,原本同属一个阵营的各派陷入到内斗中。

花千骨将解了卜元鼎毒的白子画托咐给紫熏,独自一人飞升空中救下险被墟洞吸走的温掌门,摩严不分是非黑白命令弟子们捉拿返回地上的花千骨,杀阡陌忽然现身镇慑众人,抬手推了花千骨一把,送其飞往墟洞阻止洪荒之力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