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花千骨》分集剧情介绍(41~50集)

2年前 (2015-08-19)2200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1集

花千骨获洪荒之力

花千骨进入墟洞寻找洪荒之力,洞内别有一番天地如梦似幻,一个被不明植被包裹的活物引起花千骨注意,眼前的活物极有可能是洪荒之力,花千骨划破手指将血液滴在活物身上,包裹活物的植被迅速消散,花千骨惊讶的发现活物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少年郎。

少年郎已在墟洞中存活无数个岁月,好不容易盼到有人进入墟洞,少年郎惊喜交加称呼花千骨为姐姐,花千骨一边打量纯真无知的少年郎一边暗自思量,墟洞内只有少年郎一人,洪荒之力极有可能附身在少年郎身上。

少年郎活得浑浑噩噩连自己姓啥名谁都不清楚,花千骨动了恻隐之心与其结为朋友,并为其取名南弦月。

东方进入墟洞找到花千骨,欲从南弦月体内获得洪荒之力,南弦月情急之下将体内的所有力量传给花千骨,天下人觊觎的洪荒之力转入到花千骨体内,白子画随后而至要求东方离开昏迷不醒的花千骨。

二十年前,白子画为首的长留五仙屠杀东方父亲,东方怀恨在心将白子画视为此生不共戴天的仇人。白子画自认杀害步入邪道的东方父亲实是正义之举,东方却始终以受害者的心态活于世上,此生最大心愿便是为父报仇。

为了报仇,东方不择手段将花千骨当成棋子操控,白子画命令东方以后不能再出现在花千骨身边,东方离去之时吐露洪荒之力已经进入花千骨体内。

白子画闻言无比震惊,思虑片刻施展法力封印花千骨体内的洪荒之力,假以时日如果花千骨控制不了洪荒之力就会反噬到白子画身上,师徒两人将会共同承担磨难。

墟洞即将坍塌,白子画师徒以及南弦月成功返回地面,杀阡陌紧随三人身后,白子画谎称洪荒之力在南弦月身上,众人一听之下无不啧啧称奇。

杀阡陌与白子画起冲突,两大绝顶高手化掌运功对抗彼此,花千骨情急之下奔到杀阡陌身边劝架,反被其体内散发的功力震倒在地上。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2集

白子画囚禁花千骨择日审判

花千骨自愿回长留受审,在杀阡陌面前提起已经逝世的琉夏,多年以前,杀阡陌因一己私心害死了琉夏,花千骨不希望他执迷不悟再次一意孤行,在她的劝说下,杀阡陌感概万分打消与白子画为敌的念头,任其带走花千骨与南弦月。

孟玄朗以帝王身份为花千骨开罪,白子画立场坚定不为所动,仙界与凡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两者都有各自的规则,孟玄朗纵然贵为凡界帝王,亦不能强硬干涉仙界事务。

云隐出面为花千骨开罪,花千骨是蜀山掌门,按理说罪不至罚,白子画反驳云隐的观点,称自己是花千骨的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完全有资格处罚盗取神器的花千骨。

孟玄朗见白子画大公无私,只得随其返回阔别已久的长留,密切观注花千骨的动向。因要务在身不便久留,孟玄朗临行之前托咐轻水留在长留观注花千骨,事到如今,他依然对花千骨怀有情意,花千骨的安危时刻牵动着他的心。

白子画探访关在铁笼中的花千骨,盗取十方神器是滔天大罪,花千骨不肯说出真相,而是谎称所作所为受杀阡陌指使。

白子画不相信花千骨说的话,花千骨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怀有洪荒之力,她从身上拿出朔风消亡前留下的传音螺,托咐白子画转交给霓漫天。

传音螺存有朔风的音容笑貌,身为神器碎片的他活于世上多年,始终理解不了人类所谓的爱情,直到遇到飞扬跋扈的霓漫天,他终于感受到了向往已久的爱情,奈何造化弄人,两人两情相悦却无缘长相厮守。

霓漫天眼睁睁看着传音螺中的朔风消逝,伸手探向虚空企图抓住朔风,眼前的只不过是一幕幻境,朔风早已随风消逝,霓漫天一脸悲痛保持伸手探向虚空的动作,眼噙泪水望着朔风消逝的方向,脑海中迅速闪现与之爱恨纠葛的情景,人前心狠手辣不可一世的她,此时此刻柔弱无助心碎一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边厢,霓漫天因朔风逝世情绪悲痛难以自拔,那边厢,落十一为糖宝铤而走险,助其闯入牢中营救花千骨。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3集

花千骨受销魂钉酷刑

长留即将公审花千骨,东方潜入牢中探视花千骨,趁其不备通过亲吻方式传其蛊咒。

蛊咒可助东方控制花千骨言行,花千骨即将被公审,东方计划在公审之时控制花千骨说出不想说的话,唯有如此花千骨方能逃过一劫,她夺取十方神器意外打开洪荒之力,目的是为白子画解毒,说出真相也许获取不了原谅,也不至于受到太残酷的惩罚。

东方有意试探花千骨是否信任他,谎称破解蛊咒的唯一办法便是回吻,花千骨信以为真主动回吻东方,结果未能如愿。

长留三尊:白子画、摩严、笙箫默公审花千骨,所有长留弟子以及各派掌门到场观看,连要务缠身的蜀国皇帝孟玄朗也赶了过来。他本想率兵一举救走花千骨,却被摩严威严的目光镇慑住。

花千骨不肯道出抢夺神器原因,仅道出霓千丈死于单春秋手中,她虽然如实说出真相,却未获白子画三人相信。

东方暗中对花千骨施展蛊术,花千骨察觉到自己受到控制险欲说出真相,只得把心一横咬破舌头,逼迫东方停止施蛊。

在天下人眼中,花千骨夺取十方神器引出洪荒之力,已是罪不可恕,摩严决定对其施予八十一颗销魂钉酷刑。

危急时刻,杀阡陌降临长留上空,神态威严警告白子画休要伤害花千骨,否则长留必遭灭门。白子画道行高深且是长留掌门,岂会被其三言二话吓到,当即飞到空中与其交手。

两大高手交手致天地变色人神皆惊,杀阡陌拿出看家法宝绯夜剑掷向白子画,地上众人有识货的已然发出惊呼声,众目睽睽之下,白子画避开绯夜剑打败杀阡陌,任其被赶来的单春秋救走。

花千骨被定到诛仙柱上遭受销魂钉酷刑,许多销魂钉相继钉在她的身上,她那一身洁白的衣裳渐渐出现红色血点,众人听着她发出的凄厉惨叫声无不面色大变。转眼功夫,花千骨已受刑一十七颗销魂钉,眼看她就要被更多的销魂钉扎得魂飞魄散,白子画阻止摩严继续行刑。在众人惊讶不解的目光中,对花千骨执行第二道酷刑,唤出断剑念化出许多剑身刺其体内。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4集

白子画代千骨受刑

十七颗销魂钉与一百零一剑虽然残酷,却并未夺去花千骨的性命,白子画唤来长留弟子扶走花千骨,摩严吃了一惊提醒他切莫不能再偏护花千骨,否则必遭各派掌门非议。

白子画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先是宣布将掌门之位交由摩严代管,接着当众自惩,代替花千骨被六十四颗销魂钉扎体,所有销魂钉如同蝗虫飞蛾向其扑去,其所穿的洁白衣裳立时布满血色斑点,观之触目惊心令人胆寒,寻常人如若遭此酷刑,恐怕早已魂飞魄散元神不在。饶是如此,白子画亦身受重伤折损一部份道行,销魂钉酷刑过后,他在众人的注视下顽强的拖着带血之躯离去,他的举动颇有花千骨的几分神韵,师徒二人皆是性格顽强不肯向命运屈服。

花千骨遭受酷刑未获优待,被人送返铁笼关押,白子画进入铁笼搂住花千骨喃喃自语,一改之前冷酷无情的姿态,其实他非常疼爱花千骨,只因自己是长留掌门不便徇私,只能狠下心公事公办。

花千骨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白子画为其输送完法力,悄然离去。糖宝随后而至探视花千骨,从怀中掏出宫铃,花千骨苏醒过来接到手中如获至宝,宫铃弥足珍贵是白子画赠送的物品,事到如今,她依然对其毫无一丝恨意。

霓漫天夜会东方,东方没有再隐藏自己的阁主身份,劝其放下对花千骨的仇恨。霓父死于单春秋手中,朔风乃炎水玉残角,到了一定时间自然就会回归原形,霓漫天要报仇理应找单春秋,而朔风消亡一事,实乃天注定,与花千骨毫不相关。东方所言非虚,却未能说服霓漫天。

当晚,霓漫天回程途中从绝情池经过,绝情池水可试探长留弟子是否动情念,霓漫天心中一动,盛了一壶绝情池水,前往摩严住处,一脸神秘称带其观看花千骨的秘密,两人进入牢房中,由霓漫天往花千骨身上倒绝情池水,正如霓漫天料想的一样,花千骨沾上了绝情池水立时遭到重创,受伤的手部升起一股热气,嘴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5集

花千骨被发配蛮荒绝地

长留弟子只要动了情念,便会被绝情池水腐蚀,花千骨被霓漫天倒出的绝情池水重伤手部,摩严惊怒交加知其爱上了白子画。

千百年来,长留不允许弟子动情念,以免影响修仙之路,花千骨不但动了情念,爱上的还是自己的师父白子画,摩严决定将其发配蛮荒绝地。

霓漫天待摩严离去之后,向花千骨说出东方的另一个身份是异朽阁主,随后便将绝情池水倒入花千骨嘴中,任其发出嘶哑的惨叫声。

东方向白子画提出条件,望能带走花千骨,从此不再过问世事,白子画没有立即表态,而是领着东方入仙牢探视花千骨,两人进入仙牢发现花千骨已经失踪。

摩严私下将花千骨发配到蛮荒绝地,对外谎称其被杀阡陌救走,白子画心升怀疑,一番追问,从摩严嘴中获知真相。

东方前往七杀殿向杀阡陌要人,杀阡陌受到不白之冤,以为白子画在玩阴谋诡计。

东华是长留五仙之一,二十年前,他与四个同伴杀掉东方父亲,其实东方父亲并非大奸大恶之人,东华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二十年以来一直教东方如何做人,两人形如父子又似仇人,恩怨纠葛剪不断理还乱。

东方曾在二十年前逼迫东华服食摄心丹,事过境迁,东方主动交出一瓶解毒药物,允许东华离开异朽阁,他的行为令东华百感交集,反而无一丝重获自由的喜悦感。

花千骨被发配到蛮荒绝地,被一伙恶人绑住,性命堪忧。

入夜,东方潜入绝情殿,向白子画说起花千骨盗取神器真相,当他得知花千骨已被发配蛮荒绝地,勃然大怒挥剑刺向白子画,电光火石间东华现身,站在白子画面前挡了一剑,伤势过重死在当场。

白子画与东华已有二十余年没有相见,两人阔别重逢还未说上几句话便又阴阳相隔,白子画心情沉重难以释怀,随后又被摩严倒出绝情池水试探底细。

凡是动了情念的仙者都抵挡不了绝情池水的腐蚀力量,白子画平安无事毫发无损,由此说明他对花千骨未动情念。

蛮荒绝地,恶人们被忽然出现的怪兽吓跑,花千骨双目已经失明,独自在地上爬行寻找丢失的宫铃,对慢慢逼近的怪兽毫无察觉。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6集

花千骨流落绝地获竹染搭救

面目狰狞的怪兽叫“哼唧兽”,早在花千骨被发配到蛮荒绝地之时,白子画事先找到哼唧兽,嘱其前往蛮荒绝地照顾花千骨。 

哼唧兽背起花千骨在沙漠中狂奔,不多时抵达一处石门外面,一名年轻男子从石屋中走了出来,扶花千骨进屋疗伤,几个时辰过后,花千骨苏醒过来恢复了视力,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年轻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件,显露自己的身份,花千骨看清物件之后,猜到年轻男子是摩严的徒弟,名叫竹染。

竹染为助花千骨恢复法力,将其推入悬崖,一头似龙非龙的怪兽不知从何处冲了出来,杀气腾腾冲向花千骨。竹染站在高处向花千骨介绍怪兽的名字,怪兽唤作“睚眦兽”,顾名思义,此怪一旦受到侵犯必会睚眦必报。

花千骨求生心切挥刀重伤睚眦兽,远在长留的白子画忽然口吐鲜血,心中无比惊鄂,已然猜到花千骨在使用洪荒之力。

花千骨恢复法力回到悬崖上方,不料竹染再次出手将她推下悬崖,在急速下坠过程中,她浮在空中不动,渐而慢慢上升回到竹染身边,因身体还未适应回归的法力,她双眼一闭昏死过去。

杀阡陌率七杀派弟子攻打长留,长留弟子对其忽然上门叫战百思不解,数日之前,摩严称花千骨被杀阡陌救走,如今杀阡陌主动上门要人,众人面面相觑并未意识到摩严在说谎,知道真相的除了白子画以外,便是笙箫默。

杀阡陌寻找花千骨心切,出手袭击几个长留弟子,原本他可以轻易杀掉几个长留弟子,脑海中却浮现出与花千骨某次谈话情景,花千骨反对杀阡陌大开杀戒,称所有长留弟子都是她的兄弟姐妹。

杀阡陌如果杀掉眼前的几个长留弟子,等同杀掉了花千骨的兄弟姐妹,经过短暂思虑,他打消心中杀意放过几个长留弟子。

单春秋原本以为杀阡陌会大开杀戒,几个长留弟子倒在地上仅是受伤并未死亡,单春秋面色为之一变,意识到杀阡陌动了善念。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7集

东方与杀阡陌欲联手救千骨

李蒙向摩严告密称,曾经目睹花千骨引诱白子画,事情真相并非如此,当时白子画是因为毒性发作吸花千骨的血。摩严听完李蒙供述,猜测白子画毒性发作意志力低下,所以才做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出格行为。纵然如此,白子画乃长留掌门,他与花千骨的不耻之事一旦传出去,长留必会为之蒙羞。

摩严面色严峻盯住李蒙,问其家中是否有老小,言外之意似是欲杀其灭口。

杀阡陌率弟子抵达长留,再次为花千骨被困蛮荒一事而来,白子画现身与之交手,两人大战数十回合离开长留,白子画战至最后体力不支吐出鲜血,杀阡陌虽出身魔教,但为人还算正派,没有趁机出手重伤白子画,而是决定使出一百零三剑,为遭受过剑刑的花千骨报仇血恨。

东方及时出现劝说杀阡陌停手,白子画如果受到伤害,花千骨定会跟着心痛。

花千骨与竹染谈起死去多年的琉夏,竹染否认当年杀害琉夏,称其死于自杀。多年以前,他产生贪婪欲夺神器被逐出长留,如今只想借花千骨的洪荒之力重返人间一雪耻辱。

东方向历代先祖神灵求助,宁愿付出代价获得营救花千骨的办法,历代先祖神灵送其一卷古轴,内有营救花千骨的办法。

杀阡陌意外从单春秋身上发现一瓶行尸丹,单春秋曾经处心积虑哄骗杀阡陌服食行尸丹,杀阡陌功力高强百毒不侵,没有被服下的行尸丹控制,获知真相的他勃然大怒将单春秋逐出七杀派。

夜幕降临,单春秋与东方在树林中相会,东方打算在杀阡陌的帮助下打开穷极之门,前往蛮荒世界救出花千骨,单春秋早有打算欲阻止两人救人,却被东方施法困住。

竹染逼迫花千骨离开蛮荒,以便带领所有恶人返回人间,花千骨担心竹染祸乱天下,坚持不肯助其打破蛮荒结界。

竹染被花千骨激怒,将其绑在一棵树上,拿出一只号角做势欲吹,只要他开口吹响号角,许多恶人将会闻讯而至,花千骨就会遭到恶人们的伤害。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8集

东方入蛮荒救千骨

竹染吹响号角引来许多恶人,扔下花千骨任其自生自灭。

东方与杀阡陌抵达岩浆遍布的火山口,古轴记载火山内部有通往蛮荒的入口,东方需在杀阡陌相助之下方能通过入口,此去九死一生,他担心自己在回程途中遇难,事先托咐杀阡陌好好照顾花千骨。

蛮荒世界的恶人决定杀掉花千骨,紧急关头东方现身,施展法力打跑所有恶人,恶人们心有不甘欲围攻东方,花千骨忽然使出洪荒之力显露不凡身手,恶人们吓得面色大变,跪在地上称呼花千骨为神尊。

众人散去之后,花千骨痛恨东方隐藏真实身份,引诱她进入圈套犯下许多错事。东方一脸愧疚道出所有秘密,从花千骨考入长留学艺,以及白子画身中剧毒,再到紫熏堕仙,一切都是他布好的局。

尽管东方主动认错,却未能获得花千骨原谅,竹染趁机跟东方谈条件,许诺只要离开蛮荒便对其有求必应。

尹掌门欲将女儿送到白子画门下学艺,白子画在摩严的劝说下,勉为其难召见尹掌门之女尹幽若。

数日之前,小月将洪荒之力传给花千骨,各大门派将在五星耀日之时处死小月。东方提醒花千骨必须离开蛮荒。

花千骨担心小月的安危,决定跟随东方离开蛮荒,她发现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已被封印,东方猜测布下封印的人是杀阡陌,当初众人在墟洞寻找花千骨,杀阡陌很有可能将小月身上的洪荒之力转到花千骨身上,后又在其身上布下封印,以防被外界得知洪荒之力入其体内。

杀阡陌布阵施法,企图打开蛮荒通道,他的举动惊动了远在长留的白子画。

蛮荒结界被打开,东方带领花千骨与竹染往出口赶去,三人身后的恶人们忽然出现异常状况,其中几个恶人飘到空中,随即像是被某种力量伤害相继落到地上。

眼前的情景诡异莫名,花千骨不顾东方劝阻,执意留下来营救所有恶人。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49集

杀阡陌容颜尽毁与世长辞

恶人们布阵帮助东方打开穷极之门,相继被设好的阵法伤害,花千骨痛恨东方利用恶人们,坚持不肯离开蛮荒,东方无奈之下改变主意,要求恶人们服下异朽阁的毒药听从控制,免得他们返回人间再次做乱。

穷极之门已经开启,杀阡陌心急如焚抬头仰望空中,期待花千骨出现,此时,白子画带领一帮长留弟子杀到,与七杀派浴血奋战,旷野天在单春秋赶来之时受了重伤,临死之时不忘提起保护七杀派的基业。

白子画成功封闭穷极之门,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率领所有弟子离去,不料杀阡陌营救花千骨心切,使出毕生功力再次打开穷极之门,成功帮助花千骨一行人返回人间。

杀阡陌耗尽毕生功力已是废人一个,单春秋欲伴其左右被赶出七杀派,花千骨随后而至欲进入七杀派,被结界抵挡,为了见杀阡陌一面,使出了洪荒之力。

远在长留的白子画口吐鲜血,意识到花千骨在使用洪荒之力,花千骨依靠强大的法力打破结界,顺利进入七杀殿找到老态龙钟的杀阡陌。

白发苍苍的杀阡陌倦缩着身子低下脑袋,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猫,曾经笑傲一方的圣君,竟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花千骨心如刀割,强行忍住夺眶而出的的眼泪,蹲到因迅速变老不敢示人的杀阡陌身边,摘下花片向其展示自己脸上的伤疤,证明自己也毁了容, 用同病相怜的方式拉近彼此距离。

杀阡陌惊怒交加注视花千骨红肿的半边脸庞,咬牙切齿称要找白子画报仇,其实他只是说说罢了,他的法力已经全部散尽,再无力量保护心疼的人。

最终,身为一代圣君的杀阡陌安祥的死在花千骨怀中,没有任何痛苦,如同一个熟睡的老者。神态安祥一动不动。

杀阡陌的遗体被封存在冰棺中,死后的他恢复美艳的外表,闭目躺在冰棺中,像是在无声的回忆自己辉煌的一生。 

花千骨心情沉重离开七杀殿,坐在一颗树下着了魔般吹骨哨,想将杀阡陌召唤出来,可是,骨哨声唤来的不是心爱的姐姐,而是刀绞一般的心痛。

《花千骨》分集剧情:第50集

白子画再次收徒

杀阡陌已经离开人世,他生前耗尽毕生功力打开穷极之门,付出性命助花千骨重返人间。如果白子画当初不关闭穷极之门,杀阡陌定然不会死亡。

竹染回到人间之后下落不明,花千骨担心其报复长留,从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绝情殿外,笙箫默与白子画谈起杀阡陌,杀阡陌敢爱敢恨一生洒脱,相比之下,白子画被长留条条框框牵制,明明对花千骨充满好感,却刻意压制内心的情欲。

花千骨深夜返回长留,与糖宝见了一面,随后前往绝情殿遇到一名憨态可掬的少女,少女独自一人在绝情殿出入,引起花千骨的好奇心,花千骨跟随少女进入厨房被其发现,只得谎称自己是长留打杂的弟子,少女信以为真,向花千骨自我介绍,原来她就是白子画即将收为门下的女徒弟尹幽若。

白子画身体不适想吃桃花羮,花千骨帮助尹幽若做了一碗桃花羮,尹幽若捧着桃花羮离开厨房,在路上遇到青萝与火夕,两人待尹幽若离去,谈起长留即将举行的拜师大典,为花千骨愤愤不平。

尹幽若捧着桃花羮送给白子画,白子画心情欠佳毫无食欲,尹幽若不依不挠缠着他撒娇,这一幕被站在门外的花千骨目睹,一时之间,她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次日,长留举行拜师大典,白子画当众宣布收尹幽若为徒弟,藏在一旁的花千骨无力扭转事实,不等拜师大典结束便悄然离去,就在她走后不久,事情产生戏剧性变化,白子画并未直接收尹幽若为门下弟子,而是将其归到花千骨名下。

转眼功夫,尹幽若成了花千骨的徒弟,尹掌门一脸不悦当众质问白子画,让他想不到的是,女儿尹幽若其实早就知道拜师流程,心甘情愿拜在花千骨门下。

众目睽睽之下,白子画拿出一把宝剑送给尹幽若,尹掌门看在眼里怒在心中,却又不便发作,笙箫默赶紧为白子画打圆场,称当初白子画立下誓言只收一个关门弟子,因此不能违背誓言再招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