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8-22)1234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1集

洛西支队全军覆没,龙飞背负罪名独行

民国二十五年冬,红军洛西纵队与当地国军韩德功的军队经历无数战役,纵队总指挥温振瀚带领的第五支队被数倍敌人围攻,深陷危境,骑兵团团长龙飞率领骑兵团本应直线驰援,韩家军却一路设立防线围堵,龙飞改变计划绕行突围,赶到万佛台时,支队已全军覆没,奄奄一息的小号手为不拖累骑兵进程,趁人不备,用龙飞的大刀刺入自己的胸膛。韩德功的黑马团终是与龙飞狭路相逢,韩德功趾高气昂,要与龙飞一决高下,不敌,被龙飞左手使刀砍落马下。

万佛台陷落,温振瀚首长的首级被韩家军砍下以庆大捷,温振瀚的学生、洛西纵队政治特派员张布尔以擅改作战路线,贻误战机,葬送同志生命的罪名审讯龙飞,而小号手的死成了龙飞掩盖错误杀人灭口的罪证,龙飞直指张布尔不懂打仗,血口喷人,愤怒下打了张布尔。

听闻父亲惨讯,龙飞的恋人温俪涵夜赴韩军营地,抱着必死之心要拿回父亲人头,龙飞赶到救下温俪涵,夺走人头。温俪涵父亲生前对龙飞爱护有加,感情深厚,温俪涵也信任龙飞,理解他的作战计划,但也告诉他不要与代表上级的张布尔对抗,躲避张布尔的刑讯,龙飞不相信张布尔能一手遮天,不愿做逃兵。

张布尔告诉执法队刘鹏举,龙飞出身大户,帮会背景,万佛台一役所为已是变节,应该处决。刘鹏举被说动,逮捕了龙飞。温俪涵谴责张布尔丧失原则陷害战友,张布尔却指责温俪涵徇私情失去革命立场,一定要在纵队举步维艰之时处决异端分子。

龙飞即将行刑,龙飞的战马旋风不舍离去。张布尔收到密函,欲赴刑场,此时韩家军偷袭营地,枪声响起,刘鹏举顾及不上龙飞,投入战斗,韩家军来势凶猛,众人只得分散撤退。龙飞让旋风咬断绳索,也与一部分韩家军拼杀。

张布尔与刘鹏举被韩家军追至悬崖,刘鹏举为救张布尔被打下悬崖,张布尔在被捕前撕碎密函吞入腹中,而温俪涵与战友逃至树林,弹尽被捕。

战斗结束,纵队营地只余尚未熄灭的战火,与战友失去联系、身负异端分子罪名的龙飞踏上了寻找战友的征途,他心情沉重,无比思念温俪涵,一路靠群众掩护,躲避韩家军追捕。

这天,龙飞住进一家客栈,老板慈和热情,背地却与几个儿子密谋。

《左手劈刀》黑子马背迎战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2集

龙飞脑伤失忆被救,韩德功打胜仗受捧

龙飞被客栈老板送来的窝头药倒在地,老板带着儿子们搜刮包袱财物,一人抽出大刀,声音惊动龙飞,龙飞尚未恢复体力便被伙计用刀把狠狠击晕,拖入后院欲埋入坑中。旋风见主人有难,奋力扯动缰绳,掉落的油灯迅速燃烧马厩。挣脱的旋风舔醒龙飞,龙飞却神志模糊,脑中只有不成章的碎片,拔刀、杀人、血腥,他发狂的砍向众人,老板害怕跪下苦求让两儿子逃脱,自己被龙飞踢人火中,另外两子被杀。

青狐桥镇,一品香客栈老板娘,曾是戏曲界“夜来香”的行儿与丫头簪珥女扮男装到翠香楼寻找丈夫张博君,却被丈夫羞辱,还要卖掉簪珥,两人慌张逃脱进入树林,遇到旋风,旋风通人性,懂人言,将她们引到昏倒在河边的龙飞身边。二人将龙飞救到镇西的将军祠,簪珥好奇的抽出大刀,响声惊醒龙飞,龙飞醒来,终于认识到脑伤让自己失去了记忆,陷入了痛苦与惶恐之中。“夜来香”回到家中告诉簪珥,据自己曾行走江湖的经历,观察龙飞及旋风,其来历一定不简单。

韩德功被龙飞砍成重伤在医院疗养,属下送来战报,伤他的是红军“赤面骁将”,红军骑兵团团长,擅用左手刀,姓名不详。在洛西阻击了红军的韩德功成了洛西的英雄,受到民众尤其是以马瑛嫀为首的皋兰女子学院的学生的追捧。

刘鹏举跌落悬崖大难不死,逃出的客栈两子沦为乞丐,拿龙飞的钢笔向刘换取食物,颠倒黑白,告诉刘鹏举,龙飞杀死了无辜的客栈父子。

一品香的对门,也是竞争对手万盛楼女老板马凤岳与养子景荫桂正谋划着,如何挖走一品香大厨花粒棒从而吞掉一品楼,其时大小姐马瑛嫀回家,在门口遇到龙飞和旋风,下人因旋风挡住去路欲教训龙飞被龙飞轻松制服,崇尚英雄的马瑛嫀欲招揽龙飞遭到嫌弃。龙飞到镇上却是想拿捕到的鱼同行儿她们换取食物,簪珥热情的拿来馒头和佐料送给龙飞,行儿却担心龙飞在门口打了万盛楼的下人给自己惹来麻烦。

韩德功查遍俘虏营找不到龙飞,他揪出文质彬彬的张布尔,让他交代龙飞的情况,温俪涵暗暗紧张不已,未料张布尔说,龙飞是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忠贞的布尔什维克。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3集

龙飞接勺掌一品香 万盛楼挖人打擂

韩德功决定将俘虏交给中央军,众人毫不畏惧,高唱《国际歌》而去。韩德功心有不甘,上报少帅,全洛西通缉赤面骁将左手刀,死活不论。

花粒棒垂涎“夜来香”美色,不甘夜来香宁愿跟着好色抽大烟的张博君也不搭理支撑一品香的自己,在偷看夜来香洗澡被狗咬后罢勺不干,致使客人流向了万盛楼,徒弟二锁提议跳槽万盛楼,花粒棒却是色心不死,借此要挟夜来香屈服。为了撑起一品香,报复张博君,夜来香想服软依从花粒棒,簪珥却不愿她作践自己。

簪珥到将军祠看望龙飞,无意叫对了旋风的名字,并给龙飞取了黑马的名字,龙飞为表感谢,做鱼招待簪珥,得知他厨艺甚佳,欣喜的簪珥拉来本已决定臣服花粒棒的夜来香,劝说龙飞做了一品香的大厨,帮她们度过危机,也能让一看就来历不凡的他隐于市间保证安全。

韩德功伤未痊愈就急着返回了营地,马瑛嫀前来给心目中的大英雄送鲜花,大方讲起徐达保家卫国的传说打动了韩德功,两人有了交集,相处甚欢。

龙飞厨艺高超,夜来香扬眉吐气,辞退了花粒棒,花粒棒不甘而去,一向逢迎溜须的徒弟二锁却选择留下。被夜来香认作表弟的龙飞正式成了一品香的大厨,为打出名气,与簪珥商量出对策——免费酬宾三日,羊杂汤让众人称好。一品楼火爆场面让马凤岳怀疑起自己先前的对策,认为新的表弟大厨来者不善。

龙飞曾住过的黑店逃脱的两子要饭到了一品香,龙飞怜悯送饭,他们因急于抢食没有认出龙飞,而与此同时,来一品香的刘鹏举闻声发现了龙飞。

景荫桂献计马凤岳招揽花粒棒,也酬宾三日,用花粒棒擅长的碗碗菜与一品羊汤打擂,正自心烦的马凤岳称许,她对自小收养的景荫桂颇有感情,想撮合他和自己的女儿,马瑛嫀却直称景荫桂唯诺不似真汉子,景荫桂不快却不露声色。

龙飞夜晚回到将军祠,警觉祠堂有人。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4集

刘鹏举现身将军祠 韩德功险遇龙飞

刘鹏举现身,要对龙飞执行枪决,历数龙飞罪状:故意绕道贻误战机致使全队战死,杀16岁小战士掩人耳目,连救治自己重伤的客栈父子也不放过,将从黑店儿子那得到的钢笔当作赤面骁将杀人证据抛给了他。龙飞知道了自己的姓名,不信自己是这样的人,脑中却浮现杀人场面,难辨真假,头痛不已。刘鹏举相信龙飞真的失忆,无法对他施行处决,不知前路何去何从。

韩德功因住院忌嘴寡淡,到一品香吃饭以享口福,景荫桂虽失望没有接到这样的贵客,却不愿接受伙计提议,让视为囊中物的马瑛嫀前去招迎韩进店,更因马瑛嫀对韩德功的追慕满怀醋意。

韩德功大赞一品香做的菜地道,要看赏大厨。龙飞在门口听到韩德功属下提到追捕赤面骁将,警觉离开。龙飞意识到自己遇到麻烦,想擒贼先擒王,伙计顺子制止了他的冲动,拉夜来香出来应付。夜来香亮嗓唱戏,韩德功叫好后仍执意见大厨,夜来香阻止不住。

后厨雾气缭绕,龙飞面孔若隐若现,韩德功距离越来越近,已在门口发现韩德功马匹的马瑛嫀来到,嗔怪韩德功到了门口也不进自家的店。韩德功扔下龙飞不提,跟着马瑛嫀转场进了万盛楼。

韩德功的出现,让龙飞意识到迫近的危险,为不拖累行儿和簪珥,他留下信件,带着旋风离开,决定去寻找刘鹏举口中的红军。龙飞的不告而别,让簪珥伤心不已。

黑店两子发现了龙飞行迹,向敌军告密,龙飞身手不凡,顺利逃脱,却不知刘鹏举也在暗处相帮。旋风在战斗中受伤,让龙飞不得不再次滞留在将军祠,刘鹏举寻来再次质问,而带着大犬黑狮的簪珥前来以为他要对龙飞不利,让黑狮帮忙,龙飞制止了她,并告诉刘鹏举,如果自己真的是罪大恶极之人,可以动手杀了自己。

簪珥和行儿虽不解龙飞为何与黑马团及红军都有仇,却仍希望龙飞留下来,而被刘鹏举唤醒某些记忆的龙飞愈加痛苦纠结,也愈加急于寻找真相。

万盛楼招揽了花粒棒也酬宾三天,一品香众人焦急不已。在门口逗留的黑店二子发现了龙飞在一品香中,又欲报官抓人,被尾随的刘鹏举打晕。龙飞让二锁端来万盛楼的碗碗菜,尝试之后发现其中窍门。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5集

俪涵龙飞擦肩而过 鹏举救俘重伤而死

马瑛嫀的妹妹二妞也看出马凤岳想撮合瑛嫀与景荫桂,马瑛嫀却认为景毫无阳刚之气,自己仰慕的是大英雄韩德功。

龙飞找到花粒棒碗碗菜的窍门——将桃树胶加入豆腐丸子中使其劲道带有果香味,并且还能代替牛肉丸降低成本,他决定等酬宾结束推出碗碗菜,与羊杂汤双管齐下,与万盛楼一比高低。

景荫桂深夜到张合县警署,向警长孟宜举报龙飞是红军,并用金条向其行贿,孟宜见财心动。

一品香新菜推出门庭若市,万盛楼气怒将花粒棒赶走。中央军押送温俪涵等被俘红军经过青狐桥,到一品香打尖吃饭,夜来香让伙计给龙飞送信让其躲避。龙飞却跑去一品香,偷听到中央军企图在下一个驿站欺辱俘虏的女兵。龙飞给后院守卫的中央军送饭,关在房中的温俪涵听到他的声音,冲动门口故意大声叫喊,龙飞虽没记起温,却看不了温遭到中央军的殴打,欲上前阻止,却被夜来香拉走,温俪涵不解,却不知道自己是尚未完全恢复的龙飞的记忆缺失,她向张布尔追问在龙飞行刑前收到的密函是否有关龙飞,张布尔否认,温俪涵怀疑张布尔的用心,没告诉他自己看到了龙飞。龙飞却在她们离开客栈后,骑着旋风一路跟随。

中央军押着红军俘虏夜间歇在海石驿,温俪涵坚持张布尔对龙飞错杀错判,让他拿出密函证明自己,张布尔坚持龙飞是异端分子,自己革命意志坚定,而且信函有关绝密已被销毁,温俪涵庆幸自己没有告诉他龙飞的下落。

一品香的伙计顺子带着其他几个伙计来帮龙飞救人,惊异他快捷利落的身手。一路端掉岗哨,伙计们冲进牢房,冒称白狼寨放走众人,温俪涵坚信是龙飞救了自己,告诉了张布尔并要与龙飞会和,张布尔不信。龙飞与惊动的中央军火拼,已在青狐桥发现被俘红军的刘鹏举也赶到加入,对战中刘鹏举受伤,龙飞救走刘鹏举,刘鹏举仍重伤而死,临终前告诉他有两人对他不利,龙飞埋藏了刘鹏举,在墓碑上刻着“红军陵”。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6集

孟宜贪婪两边得利 马帮进店桂子藏奸

龙飞回到一品香,得知刘鹏举早前已经抓住了黑店二子关在一品香地窖,等他处理。审问中,龙飞对二人似有所忆。孟宜到一品香搜捕景荫桂说的红军厨子,夜来香称龙飞是自己的表弟,与孟宜周旋,未料众伙计在后院审打两人却惊动了孟宜,孟宜要搜查一品香,找到地窖,被黑狮吓走,临走前提醒夜来香要对外来人口进行审核登记,他垂涎夜来香美色,表示自己要常来。簪珥怀疑警察到来是景荫桂在捣鬼。

孟宜为人狡诈贪婪,他心知肚明景荫桂举报一品香藏着红军无非是为了打垮一品香,将计就计,向景荫桂谎称夜来香已靠上警署张副局长,后台太硬,要办好事得两根金条打点,马凤岳吩咐景荫桂给了。

簪珥到将军祠帮龙飞洗衣服,劝龙飞在青狐桥安家,龙飞却没放弃离开的打算,但警察到来让一品香遇到麻烦,龙飞也无法一走了之。孟宜夜晚来找夜来香加以威胁,强暴了夜来香。簪珥回来得知,气怒之下想告诉龙飞,夜来香虽伤心难过却不愿让龙飞知道。

马凤岳不平孟宜对自己和一品香两边应付,景荫桂让马凤岳回家避嫌,自己对付孟宜,马凤岳感动之下要赶紧定下景荫桂与马瑛嫀的亲事。

在景荫桂的暗地操作下,一品香来了一队送货的马帮,大手笔包下了六个房间。簪珥欲告诉龙飞夜来香的事情,客栈马棚却起火了,龙飞发现草料有问题。簪珥再次提及将受辱一事告诉龙飞,夜来香怕龙飞看不起自己,坚决不同意,在夜来香伤心无助的泪水中,簪珥意识到夜来香对龙飞动心,心中滋味莫名。

夜晚客栈屋顶飘出绿烟,白天住进的马帮众人大叫闹鬼,一哄而散,夜来香急得晕倒。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7集

龙飞查得失火底细 万盛楼乞丐闹场

一品香事情频出,万盛楼伙计恭喜景荫桂得到马凤岳青眼,一定会抱得美人归,景荫桂心中得意却假意谦虚。龙飞一番查询,在通铺的炕里发现了底细,原来马棚失火和夜晚闹鬼都是是丹石自燃所致,此事只能是人为,众人想起那出手大方的马帮甚为可疑。

龙飞追着马帮到了林中,得知马帮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龙飞追问幕后主使,马帮却拒不说出被龙飞所杀。

被解救的红军一路前行,餐风露宿,历经磨难,战士小宋倒下,众人悲痛的将他埋在行进的路上。

押解战俘的中央军无法向上级交代,偷偷炸毁黑马团的军马圈,惊散了军马,制造战俘被劫是黑马团所为的假象。韩德功冲进中央军营地,找长官赵良栋算账,却从押解俘虏的中央军的描述中得知劫俘之人极有可能就是一直没有放弃找寻的左手刀。

马凤岳在庄园为景荫桂庆功,让马瑛嫀作陪,马瑛嫀得知一品香失火闹鬼是马与景所为,指责景荫桂是灭人门户的奸商,直称自己仰慕的是能指挥千军万马的大英雄,绝对不会喜欢阴柔的景荫桂,气着了马凤岳,景荫桂趁机劝马保重身体调教马瑛嫀,将生意都交给自己。

万盛楼将伙计撒在镇上各路口,见马帮商贩就截,住宿半价吃喝免费,并宣扬一品香是鬼店。客人都被拉走了,一品香伙计心急不已,龙飞却胸有成竹,已有对策。

伙计顺子的叔叔是五泉帮门下,龙飞让其前线找了几个帮中乞丐,穿上新衣,交了一天房钱住进了万盛楼,偷东西白吃喝,将万盛楼弄得臭气熏天,鸡犬不宁,景荫桂知道不对,强硬赶走乞丐。乞丐在万盛楼前上吊,大闹不休。景荫桂要解下上吊的乞丐,其他乞丐不依不饶。

管乐骑马剧照展英姿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8集

两店和解桂子下跪 俪涵牵挂寻找龙飞

马凤岳与马瑛嫀闻讯而来,景荫桂要报告警察局惩治乞丐,马瑛嫀认为这样太下作,不是乡绅善人所为,马凤岳因孟宜之事对警察不满,深为认同女儿看法。

龙飞放出自己是五泉帮门下的口风,帮派复杂难缠,马凤岳虽不全信传言,却怕景荫桂因乞丐闹出的人命惹上麻烦,让景荫桂亲自去请龙飞来调停与一品香的矛盾,以解万盛楼的危机。

景荫桂到一品香求见夜来香,请龙飞居中调停,表示事成两家井水不犯河水,龙飞答应了。龙飞用学来的暗语与乞丐们打了招呼,代表乞丐开出条件,五百大洋疗伤,三桌酒席压惊,景荫桂只得同意。簪珥要景荫桂对一品香闹鬼的事做出交代,景荫桂不承认是自己所为,但迫于形势,只好下跪赔罪,心中十分不甘。龙飞放下上吊的乞丐,一番按压,本就是假意上吊的乞丐醒过来。本是想斗垮一品香,却落得这样的结果,马凤岳只有无奈决定收敛。

事情解决,龙飞决定带抓住的两人一起离开,并告诉行儿和簪珥,如果有事就打出五泉帮的名头,行儿两人很是伤心。景荫桂本是要努力获得马凤岳的赏识,获取马瑛嫀的芳心,却受此羞辱,对龙飞生出刻骨的仇恨。马凤岳对景荫桂如同亲生,极力安慰劝解他。

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龙飞逐渐回忆起了很多事,温首长的爱护,特别是刻苦铭心的恋人温俪涵。

洛西地势复杂,温俪涵等人跋涉数日,竟然兜兜转转又回到埋葬小宋的地方。温俪涵一直牵挂龙飞,心中有无数难解之谜,决定去寻找龙飞。

马瑛嫀力劝韩德功与马凤岳见面,韩德功欣然前往。

关在一品香地窖的两人听到龙飞要带走他们,偷偷磨断了捆绑的绳索,在伙计送饭时趁机逃脱,簪珥她们极为担心二人会对龙飞不利。

温俪涵带着女兵春花乔装百姓,来到了海石驿刘鹏举的坟前,看见墓碑,温俪涵认出龙飞的字,见字迹新鲜,觉得龙飞就在附近。

果然,逃脱的二人带着国军前来搜捕龙飞。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9集

龙飞被抓恢复记忆 省城行刑韩军雪耻

黑店两兄弟在一品香门口坚称龙飞是红军,图财害命,杀人性命,毁了自己的家,跑到青狐桥做厨子掩人耳目,却不敌夜来香等人伶俐应对,国军觉得受骗,毒打乞丐。

马瑛嫀带着韩德功到了一品香门口,看见龙飞,韩德功试探之下确认了左手刀,将他与两兄弟一起带回了黑马团。韩德功对败在龙飞手下耿耿于怀,嘲讽龙飞苟且小店。两兄弟在黑马团受刑,将知道的龙飞的情况招得干干净净,韩德功知晓了龙飞失忆。

温俪涵与战友春花一路寻找龙飞,春花不解张布尔为何不与解救她们的龙飞汇合,温俪涵告诉她 ,除了因为张布尔将龙飞定性为异端分子,还因为张布尔不满他们的恋爱关系。

龙飞被抓,景荫桂喝酒庆祝,马瑛嫀颇为不屑。而此时一品香却伤心惊惶,簪珥尤为伤心愤怒,一转头抛进万盛楼发泄。

龙飞曾重伤韩德功,早就让黑马团众人激愤,立斩龙飞雪耻。韩德功不甘龙飞硬气,向龙飞身边开枪,龙飞面带笑容,毫不改色,韩德功心情复杂,下令收监。龙飞不能立即行刑,韩德功下属不忿,毒打龙飞,一棒敲上龙飞的脑袋,无数片段闪过龙飞脑海,记忆复苏。

龙飞是韩德功强劲的对手,韩德功追问龙飞姓名,佩服龙飞能突围自己精心设计的防线,佩服龙飞是砍伤自己的第一人,不愿杀龙飞,要他在黑马团众人面前对自己服软,龙飞提出再比一场。

韩德功向少帅提议,在省城皋兰最热闹的地方对龙飞行刑,既能为自己雪耻,又能长黑马团志气,少帅与韩德功交情颇深,觉得自己很是理解韩德功想向众人宣告龙飞败于自己的心情,当下同意。

温俪涵来到青狐桥,这是被俘后第一次见到龙飞的地方,在一品香的门口,从前来找夜来香算账的孟宜口中得知龙飞要在省城行刑,温俪涵震痛,奔向省城。

《左手劈刀》分集剧情:第10集

李代桃僵龙飞逃生 用心良苦韩团拉拢

行儿听闻噩耗昏死过去,簪珥和众伙计带着酒水前去拦囚车送别,得知了龙飞的姓名,旋风似有所觉,挣脱缰绳寻到囚车边。簪珥前来送行,让韩德功高看一眼。

韩德功曾答应马瑛嫀为龙飞监斩,马瑛嫀跟随一起去刑场,但她认为龙飞是个英雄,韩德功杀他并不光彩。

刑场上,龙飞被蒙上面罩,韩德功手起刀落,人头落地,赶来的温俪涵晕倒在地,被春花带走。温俪涵悲伤绝望之下,欲与龙飞共赴黄泉。

孟宜夜里又摸进了夜来香的房间企图对她用强,簪珥带着黑狮及时到来,气愤之下想让黑狮咬死孟宜,夜来香不敢杀警,孟宜逃出屋外,遇到韩德功的手下,狼狈跑走。韩德功的手下却是来请行儿与簪珥前去黑马团做客。

簪珥她们来到黑马团,发现龙飞并未死,原来韩德功本就敬龙飞是个人才想招揽麾下,马瑛嫀也认为应该英雄相惜,三顾茅庐,韩德功便拉出一个黑店儿子在刑场上李代桃僵。韩德功拉龙飞与自己一起干一番事业,为掩人耳目,让龙飞以后用自己原来的表字远鸿为名,用一品香众人限制他的行动,放三人离开。龙飞虽恢复记忆,却知道韩德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不能立时去寻找温俪涵,不能让一品香成为他冲动的牺牲品。

韩德功命令黑马团,要开小灶必须便装去一品香,盯住一品香龙大厨。

徐梵溪柔软中见英气

黑店剩下的最后一个儿子被黑马团放了,簪珥却认为他不死会成为龙飞的祸害,鼓动众伙计追杀,却让他逃脱,龙飞知道,批评他们行为鲁莽,事不可为。簪珥认为龙飞可以与韩家军合作,龙飞让她不要操心。

龙飞死里逃生,马凤岳担心他变本加厉危机万盛楼。马瑛嫀请马凤岳帮韩德功召集了乡绅,在万盛楼宴请,却在门口遇上出来庆祝荣升的中央军旅长赵良栋,万盛楼被韩德功包下,他只好带着手下到了一品香。马瑛嫀来一品香请龙飞赴宴,赵良栋的副官阮遒正是曾经押解俘虏的领队,龙飞经过店堂时,被他看到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