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08-24)1275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1集

杜太后遗诏

符蓉一直不肯放弃做圣人的念头,在王爷府一再纠缠着父亲,要他向太后进言日后传位给光义而不是皇长子德昭。符彦卿称此事干涉皇室,会让赵匡胤疑心,祸及九族。符蓉含泪跪地不起,求父亲答允。符昭寿因赵匡胤收回兵权一事仍耿耿于怀,也在一旁劝说父亲,只有帮符蓉坐上圣人之位,才能保符家永享富贵平安。见父亲有些心动,符蓉忙找追随赵光义的卢多逊帮忙查找兄终弟及的典籍,为符彦卿做依据。

滋德殿内,杜太后躺在床榻上闭目养神,月虹和京娘在一旁通宵服侍。符蓉进宫称轮流看护,让二人回宫休息。杜太后认为有理,二人只能领懿旨回宫。符蓉等二人离开,称符国公听闻太后有恙,想见太后一面。杜太后应允。不想符彦卿入宫时正遇见赵匡胤,二人一共到了滋德殿。符蓉见状出殿找王继恩,让他想办法让皇帝暂时离开。过了一会,王继恩进殿禀报有赈济灾民的奏本。太后不想耽误国事,就让赵匡胤去处理正事。一见皇帝离开,符彦卿忙跪地进言,以周世宗柴荣传位幼子以至江山不保,后汉皇帝刘承祐年幼即位听信谗言妄杀忠臣等历史上的几个典故,称大宋江山稳定应依赖长兄。杜太后并无主见,又一次被说动。

赵匡胤为母亲特意派人请来当年医治舒雅的樊神医。樊神医把脉之后知已无药可治,嘴上却称并无大碍,开了付药方。离开皇宫后,樊神医马上逃离京城。照方抓药熬制成汤,赵匡胤亲自为母亲服药。只喝了几口,杜太后就无法下咽,全吐了出来。杜太后自知命不长久,便宣赵普进殿,除赵匡胤外的其他人全部退下。

杜太后一直将赵普视为同宗本族,此时宣他进殿就是为了让他做个见证。随后太后列述了史上幼主失国之事,前事为鉴,要求赵匡胤百年后传位给赵光义,赵光义百年后再传位给德昭,如此才能天下太平。赵普在台阶下听得浑身发抖,一身冷汗。赵匡胤心虽不愿,却不敢违背母亲遗命。见赵匡胤答允,杜太想宣赵光义。赵普连忙阻止,称此事如传出去,大臣必会讨好光义,对皇帝不利,不如将传位诏书封于金匣内,等皇帝大行时再当众宣读。杜太后这才作罢,随即连连咳嗽,一口鲜血喷出后殡天。赵普赶忙奔出殿外找光义、月虹等人,赵匡胤则坐在床边扶正母亲的身体,擦去她嘴角的血痕,面色阴沉,丝毫看不出伤心之意。

众人进殿跪地痛哭,符蓉却跪在赵普身边悄声询问太后有何遗诏。赵普自然不会说出实情,只称说了几句太后就犯病离世,未有遗诏。符蓉随即出得宫来,追上正要回西京洛阳的父亲车队。符彦卿听说太后殡天,忙问太后是否提及兄终弟及之事,符蓉也无法确定。既然如此,符彦卿不能离开京城,否则反而引起赵匡胤怀疑,只能回王府静观其变。

杜太后入殓时,皇室和众大臣皆穿孝服跪拜。其中只有月虹和京娘是真心悲伤,其他人都各怀鬼胎。

王爷府里,赵光义和符蓉来见父亲。符彦卿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筑成了大错,后悔都来不及。赵光义听说符家竟瞒着他做出此事,更是斥责符蓉和符彦卿自作主张。现在赵匡胤对光义的态度并无异样,符彦卿只好巴望太后并未说出口。赵光义和符蓉回府后,也是心里不安,惶惶不可终日。为了摸清情况,赵义光让符蓉进宫找王继恩打听。符蓉从王继恩处也没问出个所以然,就让他一定要注意皇帝是否有谈及遗嘱的事。见王继恩面露难色,符蓉就出言威胁,让王继恩心下恼怒。

后殿里,赵匡胤正要和赵普商量太后遗嘱之事。还没等他说完,赵普就打断皇帝的话头,称已经忘记,也让赵匡胤为了社稷忘记此事,专心准备太后的葬礼。这番话被不远处的王继恩听在耳里。同时赵普也让陶谷查找历朝历代兄终弟及之事,以做研究。

京城外,一人一骑正沿途仔细查看地形。马上之人正是失踪多年的韩珪。

赵匡胤一家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2集

赵光义终知实情

韩珪在父亲韩通墓前许愿,即使同归于尽也要为父报仇。在杜太后出殡的路上,韩珪埋伏在路边行刺赵匡胤不成,反被张琼拿下。赵匡胤念他至孝,放了他一条生路。

皇宫里,王继恩并未将听到的事情告诉符蓉。而赵匡胤苦于无人诉说,就将母亲遗诏之事告诉了月虹,月虹同样反对兄终弟及。赵普在研究了历史典故后,认为前朝发生的兄弟即位,往往之后都不会将皇位还给原兄长的子孙。结合到太后殡天前见过符彦卿,殡天时符蓉的怪异举动,赵普向赵匡胤言明,此事的始作俑者很可能是赵光义。为了皇帝的安全,赵普认为赵光义不应当再任殿帅一职。赵匡胤决定让他接替沈义伦任开封府尹。这番对话,均被王继恩听到。

符彦卿见几日来并无动静,就打算返回西京洛阳,再不回京城。赵光义也决定提出辞呈,赴外地做个节度使。符蓉则哭哭啼啼的进宫见月虹,称赵光义思母心切,身染重病。种种行为,都是不想让皇帝赵匡胤起疑。

几日后,赵光义进宫见驾。赵匡胤封他为开封府尹加同平章事宰相衔。赵光义称怕有负皇恩,只求做个节度使或刺史。被赵匡胤说了几句后,赵光义只好答应,即日接手开封府。一旁的赵普连忙假意恭贺,并说兼任殿帅似乎事务太多。赵匡胤就顺势让张琼接替赵光义的殿帅之职,张永德接替张琼的侍卫马步兵指挥使。等赵光义接旨离开后,赵匡胤说要重用原开封府尹沈义伦。赵普马上建议沈义伦任集贤院大学士,搜集天下史集并加以校正,为文治打下基础。赵匡胤允之,还想加授宰相衔。赵普连忙称文治为先。赵匡胤也就不再多说。

王继恩的表哥贾琰到访,两人多年未见相拥痛哭。贾琰本想让王继恩帮忙找条出路,可王继恩碍于宫中规矩,无法相助。贾琰失望离开。这景正被出宫的符蓉看到。因赵光义已任开封府尹,符蓉也被封为楚国夫人。听说了原由后,符蓉让贾琰到开封府衙做事。晚上,符蓉向光义说到此事,听说是王继恩的亲戚,赵光义自然不会亏待。

次日大堂上,赵光义听说贾琰师从名门,另眼想看。恰好有人击鼓,赵光义让贾琰做文案以考较他的能力。贾琰果然能力不凡,从一件看似儿子媳妇不孝的官司里,查出媳妇伙同情夫欲加害夫家老父,得民众大力赞扬。见贾琰立此大功,赵光义甚喜,让他在府中任从事。

夜晚,王继恩到赵府感谢。赵光义趁机私下询问太后临终前是否有涉及到传位的话语。王继恩犹豫再三,说出了太后兄终弟及的遗言。还说出因赵普和月虹反对,皇帝才改变了主意。赵光义听到这些,惊得浑身打颤。

赵匡胤打算废除前朝割据的情况,要实行权力集中,以镇州做试点,再以点盖面在全国推行。因此亲自任命了一批县令调往镇州接替原镇州节度使任命的县令,沈义伦则任知州事赴镇州管理这些钦定县令,并直接向皇帝汇报。镇州节度使心里自是不快,欲借机捣乱,阻碍新令执行。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3集

赵光义献国策取代赵普

韩珪行刺失败后出家做了道人。一日,韩珪下山路过镇州,看到有军士闯入当铺劫掠,周围百姓气愤不已。当铺老板告到知州府衙,沈义伦升堂受理。沈义伦虽为钦点知州,却仍是镇州节度使王彦超的下属,且只负责民事。于是沈义伦亲自到掌管军务的王彦超府衙内,说明来意后,王彦超拒不承认是下属所为,称有匪徒冒充军士。不容沈义伦多说,王彦超就下了送客令。

开封大殿上,刘温叟拿出一枝射在登龙鼓上的羽箭,缠有布条,上书镇州之事。赵一看便知是韩珪的弩箭,待看过布条后,更派刘温叟持尚方宝剑赴镇州严查。刘温叟为避人耳目,装扮成道人到镇州与沈义伦共同调查。调查出结果后,刘温叟让当铺老板去王彦超府衙申冤。王彦超在大堂上称其诬告,正要杖责当铺老板时,刘温叟和沈义伦携尚方宝剑上了大堂。王彦超忙跪迎。问到堂审之事,王彦超还想狡辩,刘温叟已将目击者亲笔口供取了出来。王彦超见无法抵赖,还想为自己部属求情。刘温叟请出宝剑,将多年来为非乡里的军士全部处斩。

镇州之事办妥后,百姓齐呼皇上英明。刘温叟回朝奏报,赵匡胤龙颜大悦,并下诏各地节度使引以为戒。赵普顺势上奏收回各地节度使的地方大权,改由吏部直接派人接管地方衙门。赵光义不知这是赵匡胤的意思,还想奏请时机未成熟。没想到,赵普仗着有赵匡胤撑腰,当着文武大臣的面驳斥了赵光义。赵匡胤批准赵普奏请,立即办理。

赵光义回府后心里大为恼怒,贾琰认为当务之急是除掉赵普。为此贾琰让赵光义上奏发展农桑,增加国力的发展战略。希望通过多献国策,让赵光义取代赵普在赵匡胤心里的地位,到时再对赵普出手。

赵匡胤接到光义的奏折,连赵普也不得不佩服发展农桑的确是切中要害。赵匡胤决定在禁苑内建观稼殿,亲自开垦荒地耕作。圣人月虹设蚕室,种桑养蚕。以此做天下表率。恰逢大旱,赵匡胤想到百姓疾苦,决定缩减宫内开支。月虹依旨裁放前朝入宫的宫女,凡愿意回家者发下钱银自行返家。唯有薛凤娇不愿离开,月虹也不再勉强,留她在后宫服侍。不几日,甘霖即至,赵匡胤心喜之余不忘称赞赵光义的治国之策。

夜晚,赵光义在府中看书,发现坐在一旁的符蓉偷笑。问了才知,原来是符蓉想到了达到目的的办法。目前阻碍杜太后遗诏的人只有赵普和月虹,现在丈夫要除掉赵普,那再利用宫女薛凤娇,让月虹失宠,就可以达到兄终弟及的目的。这件事,还需要王继恩从旁协助。

宫里,已得符蓉指示的王继恩接近薛凤娇,知她有意皇帝后,便指点她一二,让她不能过于主动,以防皇帝生厌并失去圣人的信任。薛凤娇为得皇帝宠幸,事事听从王继恩的安排。此时的月虹时常觉得自己人老色衰,也不想耽误国事,对赵匡胤日渐疏远。

因赵光义的举荐,贾琰得皇帝钦点任开封府推官,入了官阶。贾琰忙谢恩,还推荐了同门师兄姚恕。姚恕曾在工部任营缮,负责维修,因言语冲撞了上级,已辞职在家。他认为京城为国家中心,各地往来频繁,各国使臣也常有来往。目前的开封还是大周迁建都时的样子,早已破败,起不到威严震慑作用。赵光义就让姚恕与贾琰一起先行商量重建开封。

几日后,赵匡胤听说了重建开封之事。赵光义详细奏报,赵匡胤应允。正说着卢多逊进殿称武平有奏章。赵匡胤看过后方知,武平节度使周行逢过世,传位给幼子周保权。见到传位幼子,赵匡胤下意识的看了赵光义一眼。赵光义称现在正是收复武平的好机会,并推荐卢多逊借吊丧之机赴武平刺探当地军政情报。赵匡胤除了武平,还对其附近一直未归附的南平动了心思。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4集

贾姚设计离间月虹

赵匡胤看着地图,对月虹讲述着各国的兴废。赵匡胤要统一天下,月虹并不关心,反倒是一旁的月虹引用道德经里的语句说各国不按天意自取灭亡,这让赵匡胤刮目相看。出了殿后,王继恩提醒薛凤娇要适度,不能让圣人发现她的用心。

大殿之上,赵匡胤宣布之前以文治,以仁治国,现在要加一条以德治国,改年号乾德。此外武平有叛乱,赵匡胤派张永德率军救援周保权,并下诏要南平借道。

过了几日,郑恩回京。四年前,他被派去在苦寒之地镇守契丹边境。这次奉诏回京,赵匡胤让他任禁军教头,留在身边听用。郑恩见皇帝仍想着结义兄弟,感激泣零。而姚恕听说郑恩回京,知道不妙,皇帝仍想重用结义兄弟,让他们的权力日涨,对赵光义有百害而无一利。于是贾琰和姚恕想出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即能除去郑恩,又能让月虹失宠。

大殿上,赵匡胤和月虹设宴邀群臣为郑恩接风洗尘。月虹也为郑恩当年的救命之恩,敬了一杯。各官员也纷纷上前敬酒祝贺。卢多逊假装醉酒,轻声告诉郑恩,各文官在背后议论他,说他是靠圣人才爬上现在的位置,陶谷还骂他是乌龟。郑恩本是个行武粗人,加上酒醉,在大殿上怒骂陶谷和众文臣,惹得众人诧异。赵匡胤见他失态,当即撤了他禁军教头之职,让他回家闭门思过。

郑恩酒醒,后悔莫及,想找光义帮忙。赵光义见郑思上钩,就让他去找圣人月虹求情。郑恩顾不得多想后宫规矩,赶去禁宫求见皇后。宫内,符蓉和赵光义分头行事。符蓉让薛凤娇引郑恩见月虹,赵光义则在崇元殿陪着皇帝。薛凤娇等郑恩向月虹求情时,偷偷放出白鸽。赵光义看到暗号,就以讨要头痛药方为借口,请赵匡胤带自己进后宫找月虹。郑恩听到皇帝驾到,怕赵匡胤还在气头上,不敢相见。薛凤娇趁机带他躲在暗处伺机逃走。赵匡胤进了后宫,看到一个像郑恩的人影匆匆离开,心下就起了疑心。等赵光义拿着月虹开的头痛药方离开后,月虹一再为郑恩求情,赵匡胤不动声色,心里甚是不悦。

入夜,赵匡胤因为兵不血刃的收服了武平和南平,多喝了几杯。来找月虹分享,月虹却很是冷淡,并未请赵匡胤在福宁宫过夜。赵匡胤非常失望,躺在勤政殿的龙床上秉烛读书。薛凤娇替圣人月虹送来夜宵,借机挑拨二人关系。明着是为月虹解释,实为暗指月虹与郑恩有私情,还呈上了伪造出来的月虹给郑恩的汗巾。

赵匡胤果然上当,另找他人顶替了禁军教头一职。郑恩听说后,准备了几件首饰贿赂薛凤娇想再见月虹。恰好王继恩陪赵匡胤走来,郑恩连忙逃走。薛凤娇将首饰掷于地上,王继恩见状上前询问,薛凤娇就称是郑恩送予圣人的。赵匡胤听了心中暗怒。来到福宁宫后,心中已经带有成见的赵匡胤,觉得月虹处处都露出可疑。薛凤娇从首饰盒里取出一对玉佩,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殷桃饰演 优雅恬静王月虹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5集

郑恩被杀 凤娇自尽

福宁宫内,赵匡胤斥问月虹,当年登基时所送的汗巾。月虹不知汗巾已被薛凤娇偷走交给了皇帝,摸了身上后只说未带。听到赵匡胤一味追问汗巾所在,月虹也不再接话而是问起郑恩之事,这更让赵匡胤火冒三丈,将汗巾丢在桌上后,愤愤离开。月虹拿着汗巾,不知赵匡胤为何拿在手里还要问,百思不得其解。想起皇帝已多日未来福宁宫,可能另有新欢,虽心中不悦,但皇帝纳嫔妃天经地义。这时月虹反而担心起郑恩。薛凤娇在一旁说已有人担任禁军教头之职,月虹打算再见郑恩,让他另找其他门路。

月虹心里虽说不反对赵匡胤有其他嫔妃,但心里总想弄清楚,就让薛凤娇去勤政殿打听。没想到薛凤娇借此机会到赵匡胤面前呈上一皮囊,里面放的正是点检做的令牌。当年赵普、赵光义瞒着赵匡胤构陷张永德,让赵匡胤做上殿帅之职,才有了之后皇袍加身的资格。这个令牌对当事人及赵匡胤至关重要,可以为当事人保命,也能推翻赵匡胤的皇权根基。当时王继恩将皮囊遗留在土坑里,薛凤娇怕柴荣追查,偷偷将皮囊收藏起来,之后又趁皇宫混乱盗走了令牌。现在薛凤娇将令牌交给赵匡胤,一是想请赵匡胤为自己报父母之仇,二是向赵匡胤表明自己的长久以来的仰慕之情。赵匡胤感恩于她保管令牌多年,当晚让薛凤娇在勤政殿侍寝。

次日,赵匡胤未上早朝。月虹知道后非常惊讶,这是大宋建国以来,皇帝第一次未上早朝。找薛凤娇,一旁宫女才告诉月虹,薛凤娇在勤政殿侍寝,这有如晴天霹雳。等薛凤娇回到福宁宫,月虹斥责她耽误皇帝早朝。没想到,赵匡胤来到后宫,指名薛凤娇日后在勤政殿当值。看着薛凤娇尾随赵匡胤离开,月虹心如刀绞。

月虹为此事日渐憔悴,卧病不起。京娘特意进宫看望,得知宫女薛凤娇妖媚皇帝,大怒。不顾月虹阻拦,命人唤来薛凤娇。薛凤娇进了福宁宫,恃宠放肆,不将长公主京娘放在眼里,还自称嫔妃。京娘上前掌嘴,薛凤娇欲还手被月虹喝止。薛凤娇跪在地上申辩,皇帝未上早朝是因身体不适,而非贪恋床笫之欢。但月虹并非为此,而是因为薛凤娇未按规矩朝起后宫,且顶撞圣人,按律应打入冷宫。薛凤娇忙磕头求饶。月虹心软,含泪规劝她以后要关照皇帝身体,不可再耽误国事。

入夜,郑恩到福宁宫见月虹。月虹心灰意冷,让他另寻门路。赵匡胤已得线报,带着王继恩来到后宫。王继恩从郑恩身上搜出薛凤娇事先准备的半块玉佩,这正是当年月虹与赵匡胤指腹为婚的信物。赵匡胤见此大怒,不由分说拔剑斩杀了郑恩,怒斥月虹为淫妇。月虹百口莫辩。

薛凤娇听说皇帝杀死了结义兄弟郑恩,心生悔意。王继恩命她交出令牌时,她谎称为保护皇帝,已将令牌焚毁。月虹虽被贬,但赵匡胤并未因此宠爱薛凤娇,这让她知道圣人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无人可比。她现在已深陷宫廷争斗,自知无法全身而退,不用王继恩动手,自己跳入御池自尽。

薛凤娇的尸身打捞上来后,赵匡胤心中歉疚。王继恩伪造薛凤娇遗书,将诬陷圣人离间郑恩的责任全部推到了她身上。自郑恩被杀后,月虹也昏迷了两天,醒来后得知薛凤娇溺亡,心里也不免自责。而赵匡胤并非完全相信遗书上的内容,命刘温叟秘密彻查,这让赵光义心生担忧,生怕事情败露。

几日后,赵匡胤看到福宁宫宫女送来月虹亲手缝补的旧袍,知月虹情深。问了宫女才知道月虹不思饮食,精神萎靡。赵匡胤忙命太医前去诊治。当晚,赵匡胤在福宁宫照顾月虹。他拿出点检做令牌,讲出其中事由。他也知道月虹的心思,已命人将薛凤娇葬于父母坟旁,并加恩于其族人。月虹想在宫中设祭坛,为凤娇祭祀。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6集

公主出嫁受挑拨

符蓉进宫看望公主媖媖。符蓉使了个眼色,宫女下人会意退到殿外。符蓉趁机谈起媖媖生母舒雅,再谈到月虹时,装出欲言又止的样子。媖媖好奇,一再追问。符蓉就暗指当年月虹赖在赵家不走也不嫁,以至舒雅心郁生疾,最后难产而死。

京娘进宫,带来燕窝粥为月虹滋补身体。两人正闲聊时,媖媖怒气冲冲的闯入福宁宫,大骂月虹和薛凤娇一样勾引父亲。赵匡胤赶到后宫时,媖媖仍不依不饶,骂不绝口。赵匡胤大怒,上前掌嘴,月虹忙下床阻拦。京娘把媖媖拉走后,月虹也用力过度,晕倒在地。等月虹醒来后,赵匡胤称要追查此事。月虹宅心仁厚不想搅了皇宫里的和气,求赵匡胤不要再查。

月虹病情加重,赵匡胤心情不佳。赵光义进宫谈及杜太后当年指定的媖媖与魏仁浦之子魏咸信的婚事。赵匡胤心想,媖媖出嫁后就不会再去打扰月虹,就让尽早办理。命京娘尽快准备嫁妆,封媖媖为永庆公主,六天后出嫁。

永庆公主出嫁之日,符蓉再次进宫,极尽其挑拨之能事。这一次她在媖媖试嫁衣时,称这次出嫁是为月虹冲喜。媖媖一听,打翻嫁妆,不愿出嫁。福宁宫里,月虹关心媖媖婚事,把京娘叫来询问。正说着,媖媖又闯入福宁宫。月虹并没介意媖媖的态度,还想将当年与赵匡胤的定情玉佩送予媖媖。没想到,媖媖并不领情,将玉佩丢在地上打碎。月虹一时气急,口吐鲜血,扑倒在床上。媖媖见闯了大祸,忙跑出殿找太医。太医把脉之后,向赶到福宁宫的赵匡胤奏报,圣人的病已无法医治。

就在魏仁浦府上敲锣打鼓的迎娶公主进门时,气惹游丝的月虹躺在床榻上,仍不忘用道德经里的语句告诫赵匡胤以后平定各国时要少杀戮。最后月虹手垂床边,与世长辞。赵匡胤在床边痛哭,将自己的半块玉佩放入月虹手中。入殓时,赵匡胤不愿为月虹遮面,他想让月虹在九泉之下看着自己如何信守诺言,少杀戮少流血。

月虹死后,赵匡胤无心政事,一个多月未曾上朝,在赵普的劝说下重新振作精神,赶往勤政殿批阅奏折。宰相魏仁浦哮喘严重,告病辞职,赵匡胤不得不批准。卢多逊到赵光义新建的官邸,称赵普很有可能入相。赵光义见无法扳倒赵普,不如顺水推舟举荐赵普为相,以拉拢人心。符蓉认为即使如此赵普也不可能依附光义。卢多逊出一计策,建议皇帝设多名宰相,以防赵普独揽大权。此外赵普入相,空出的枢密使职位应当找与赵光义亲近之人担任,以便于挟制赵普。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7集

赵普拜相 国公回京

崇元殿内,赵匡胤想听听赵光义对宰相人选的想法。赵光义先试探推荐赵普和刘温叟同入相,赵匡胤却认为刘温叟过于刚正,只适合管理御使台。赵光义就进一步提出吕余庆与沈义伦,但赵匡胤觉得这两人与赵普多有不和,可能耽误国事,最终只任命赵普一人为相。

政事堂内,赵普高举皇帝敕令,自认为大宋开国后第一位真正宰相,从此正式主持政事堂,态度极为傲慢。这份敕令正是由赵光义代皇帝签署,一是让赵普明白谁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更高,二是希望赵普有所收敛,日后有需要出面作证杜太后遗诏时,不得不权衡轻重。同时为了能拉拢赵普,赵光义还命姚恕送去秦代玉雕。没想到赵普收下玉雕,没说几句话就下了送客令。赵普不仅没有感激,反而想以此作为赵光义贿赂大臣的证物。现在的赵普已经手揽大权,他还想集财政军三权于一手,真正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赵光义府里,贾琰认为赵普如此嚣张,必会得罪同僚,等他失误时,即可将他推下相位。

赵普新官上任三把火,在大殿上奏报各地官员上折情况自相矛盾,请皇帝派钦差赴各地查看实情。赵匡胤便派参知政事吕余庆赴各地查看春播情况。一路上,吕余庆查得很多农民无地,只能租地受官吏富绅盘剥。这些官吏富绅还强抢无主田地,并少报亩数以少缴田税。赵匡胤接到奏报后,命枢密使相李崇矩负责各地重新测度田地,分发给农民。李崇矩出发前,赵普特意关照他要认真做事,以提升名望。可吕余庆却在民间查到朝廷派下的度田官与当地官员勾结,欺上瞒下,便带兵冲入县衙,将贪腐官员一一拿下。

李崇矩在德州办理度田之事,有亲戚胡赞来拜见,送上重礼讨要官职。李崇矩便写下推荐信。赵普看到推荐信,见胡赞一表人才能说会道就留在政事堂做了主事。

赵光义在暗中招揽人才,还听取卢多逊建议想让岳丈符彦卿回京执掌兵权,以便在必要时策应。符彦卿本不想参与,但听到儿子符昭寿说皇帝已答应了太后遗诏,这才将信将疑以为父上坟为名回京。到了赵光义的府邸马上询问太后遗诏,才知确有此事。

次日,符彦卿进宫拜见皇帝,闲聊几句后,便称年事已高奏请回京颐养天年。赵匡胤一时拿不定主意,等符彦卿离开后,便宣赵光义上殿。赵光义以退为进,假意恳请皇帝能恩准岳丈回京休养。赵匡胤感恩于符彦卿曾多次对赵家关照,便同意符彦卿回京,同时授予侍卫马步兵都使,负责禁军练兵。赵普看到符彦卿的敕令后,知有不妥,请皇帝收回成命。但赵匡胤认为符彦卿只有统兵权,而无发兵权,无须多虑,让赵普尽快加盖相印颁发。赵普仍不死心想拉吕余庆再次进谏,不想吕余庆并未上当,只好在敕令上加盖印章。这时胡赞来见,这几日他奉李崇矩之命留意赵光义的举动,发现赵光义在暗中收纳人才,还多次去见符彦卿。朝内官员也多有携礼拜见赵光义的,胡赞已写下了名单。

当晚,赵匡胤怀念月虹,在福宁宫理政。赵普连夜带着秦代玉雕晋见皇帝,并拿出已盖有相印的符彦卿授职敕令。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8集

光义惶恐 决意伐蜀

赵匡胤不知赵普是何用意。赵普说出玉雕是赵光义所送,且赵光义多次与符彦卿、沈义伦见面,又私下广招人才,还修建比皇宫更雄伟的府邸,由此可见赵光义有何居心。结合杜太后临终前见过符彦卿,可知遗诏之事必是符家所为,如果符彦卿再掌握京城兵权,会对皇权产生威胁。赵匡胤听后果然起了戒心,次日便催符彦卿回洛阳。赵光义知道一定是赵普从中作梗,只能让岳丈尽快起程。

崇元殿里,赵匡胤将秦代玉雕放在朝案上,台阶下赵光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称玉雕是祝贺赵普拜相的贺礼。赵匡胤并不相信赵光义的说辞,以曹植七步诗的故事敲打这个自家兄弟。见赵光义诚惶诚恐的磕头求饶,赵匡胤说出皇权不及兄弟手足,且要去赵光义新建的府邸看看。

赵光义心情沮丧的返回府邸。符蓉知有大祸,后悔自己不该贪恋圣人之位,引此祸事。赵光义经历此事反倒想明白了很多事,知道只有手握皇权才能生杀予夺,才能永无祸事。从此后,他要与符蓉一起为皇位而战,也要除掉赵普报这一剑之仇。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明日皇帝来府邸,如何才能不让皇帝疑心。

次日,赵匡胤来到赵光义的府邸,果然是雕梁画栋,气派非凡,便问修建所用钱款来源。赵光义知错,愿马上回旧府邸,还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假装因惊吓过度晕倒。赵匡胤见状,也就不再追究,终让赵光义躲过一劫。

赵匡胤决意一统天下,各重臣纷纷献策,但吕余庆、沈义伦总与赵普的提议想悖。最后赵匡胤并未采纳赵普先取江南国之策,决定仿效秦,先攻蜀国,以此天府之国的财力壮大国力。赵匡胤还要建五百豪宅以接纳那些亡国的君主,赵普认为会引起民间不满,吕余庆却认为可瓦解各国意志。赵普多次被反驳,心里很不高兴。

为了能为伐蜀做准备,赵光义让贾琰去成都收集情报。贾琰临走前推荐书友宋琪,让他在开封府中做名吏员。贾琰到了成都,了解到蜀国国君孟昶无道,让此富庶之乡乞丐遍地。次日,孟昶带着宠妃花蕊夫人祭祖。贾琰偶然发现花蕊夫人像极已故圣人王月虹。回到宋国后,贾琰不仅写下平蜀方策,还带回花蕊夫人的画像。赵光义到福宁宫见驾,呈上方策,还献上了花蕊夫人画像。赵匡胤见到画像,便想起月虹音容笑貌,遂决心攻打蜀国。

蜀国国君孟昶接到宰相李昊奏报,得知宋国秣马厉兵准备攻打蜀国。孟昶却并不在意,一心只想着花蕊夫人,为博美人一笑,不惜派人四处寻访名贵珠宝。花蕊夫人原名徐蕊,貌美才高,更有爱国情怀,不为珠光宝气所动,反而关心与大宋的战事。见美人不悦,孟昶只好回大殿之上,派出使者携书信联合南唐、江南、契丹等国围攻大宋。此时南唐国主李煜仍在后宫沉迷声色,不知亡国在即。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29集

蜀国有人将孟昶联合各国攻宋的书信交给了大宋,让赵匡胤有了伐蜀的借口。

大宋发兵伐蜀,连战连捷,攻克蜀国十余城池。国主孟昶无力抵抗,只能写下降表。宋仅用66天就灭亡了蜀国。赵光义见到花蕊夫人特意向赵匡胤讲述其诸多事迹,引起赵匡胤的兴趣并心生好感,要召见花蕊夫人。

徐蕊不能忍受亡国之辱,劝孟昶自尽以激励蜀军反宋斗志,自己愿意追随。但孟昶贪生怕死,不愿为国自尽。

赵匡胤之母杜审萍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剧情介绍:第30集

赵光义见赵匡胤钟情于花蕊夫人,便想有个稳妥的方法,将花蕊夫人送给赵匡胤。但花蕊夫人虽为柔弱女子,却性情刚烈,在大殿的庆功宴上怒斥孟昶投降大宋,抛弃蜀国臣民。孟昶躲在宋国大臣身后,不敢出声。花蕊夫人拿起自己弹奏的琵琶,称愿与其同命运,说完将琵琶掷于地上,摔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