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鸳鸯佩/情缘情仇》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8-24)1204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1集

沈其峻要退掉娃娃亲

民国时期,在火车站,沈其峻和宋宜岚刚刚一起坐火车回国。结果在车站碰到了几个小偷正在偷其他乘客的钱包。沈其峻打抱不平,引得车站众乘客赞不绝口。谁知,突然一个杀手从人群中向沈其峻直冲而来,下手狠毒招招致命。沈其峻在与杀手搏斗时遇到路上的金永恩。杀手随手拉过金永恩做人质,多亏沈其峻武艺超群,救了金永恩。他纳闷自己刚回国就被杀手追杀,究竟是谁要杀了自己,思忖间他拾到了杀手掉落的一个指示杀手杀他的纸条,落款是个胡字。                           此时,前来接沈其峻和宋宜岚的沈家姨娘玉姨和宋宜岚的父亲宋耀国到了车站,玉姨看到两个年轻人亲热的样子。沈其峻回到家里跟父亲沈督军沈详说起了在车站被人刺杀的事。沈督军暴跳如雷。这时沈其峻看到墙上的地图分成红蓝两部分十分好奇。沈督军告诉他蓝色代表效忠于他的部队,红色代表随时有可能会变的地区。而近郊显示为红色区域的镇守使是胡道钦,他过去是沈详的副官,一直觊觎督军的位置,是他最大的心腹之患。沈其峻便想到了车站拾到的纸条上落款的胡字。

沈详的姨太太玉姨问沈其峻与宋宜岚的感情,沈详不知内情,便提醒沈其峻不要忘了从小定的娃娃亲他的未婚妻金永恩。沈其峻非常激动,坚持要退婚,他受不了这种旧社会的指定婚姻。而另一边宋家父女谈到沈其峻时,宋耀国的对沈其峻非常满意。

金永恩在家里给自己做嫁衣,她在这个没有爱的家里实在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她非常希望沈其峻这次回国后能迎娶自己,带自己脱离这个苦海。因为自从她的父亲娶了姨娘瑞芬生了妹妹艾雯后,姨娘对她这个正室的女儿一直没有个好脸色,非打即骂。瑞芬看她做嫁衣,冷嘲热讽地告诉她沈家根本没有要迎娶她的意思。                                     隔日,沈其峻坐车出门时,路上遇到一个碰瓷的男人。男人倒在地上装模作样地喊叫,引得路人纷纷围观。金永恩正好走到这里,以为沈其峻为富不仁,仗势欺人。她帮着那个男人说话,沈其峻下车赔给那个男人一些钱,那个男人从地上一跃而起,拔腿就跑,金永恩才知道那个男人真是个骗子,自己冤枉了沈其峻,她觉得很不好意思。沈其峻再次见到金永恩时很惊喜,并自我介绍说自己叫沈其峻。金永恩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小鹿乱撞。

谁知,次日金永恩得知沈家父子来找自己的父亲,她以为他们是来提迎亲的事,兴高采烈地往大厅跑去。结果走到门口却听到沈家父子正跟父亲提退婚的事。金永恩犹如听到晴天霹雳,无助地靠在门框上哭泣。沈家父子走出大厅时,沈其峻看到了门口楚楚可怜的金永恩,也才知道这个美丽温婉的女孩竟然就是自己定的娃娃亲。一时间沈其峻心情非常的复杂。

瑞芬一心想扶正,但金永恩的父亲金却对亡妻永恩的母亲情深意重。故而瑞芬一直不待见金永恩。此次瑞芬再一次提扶正的事,金老爷还是不松口,称等自己出门后回来后再议。 她闷闷不乐时又碰到被自己收养的侄儿剑雄偷自己的手镯想变卖还赌债。她恨剑雄烂泥扶不上墙。此时,她忽生一个念头,于是她偷偷献计剑雄让他娶了金永恩,成为金家的女婿。剑雄知道金永恩根本不可能看上自己。于是瑞芬让他晚上强奸金永恩,将生米做成熟饭。晚上,剑雄喝了些酒,借着酒劲悄瓶悄地溜进金永恩的房间,对金永恩伸出了魔爪。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2集

金永恩向沈其峻主动退婚

睡梦中被惊醒的金永恩拼命挣扎,咬伤了剑锋的手后拼命呼救。瑞芬听到叫声冲到金永恩房里,结果看到永恩满脸是泪衣衫不整。剑锋一脸委屈的样子向瑞芬伸出自己被咬的血肉模糊的手。瑞芬知道剑雄没有得手,她念头一转,突然向金永恩发难。她恶毒地骂金永恩勾引剑雄。金永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宋宜岚在家里办生日舞会,沈其峻和有头有脸的富家公子们很多人都来参加。宋耀国看到在一起翩翩起舞的女儿和沈其峻非常的满意。而宋宜岚也借这个机会询问沈其峻结婚的事。哪知沈其峻告诉她自己一直把她当亲妹妹。宋宜岚气的从舞会上直接离开。

此时唐家的大少爷唐庭轩也来参加舞会,但因为二少爷唐庭亮在他家的银号闹事,唐庭轩赶紧从舞会上离开。结果在门口碰到与沈其峻赌气的宋宜岚,宋宜岚为了躲沈其峻坐进了唐庭轩的车里离开。                                沈其峻回到家里,沈详正和姨太太玉姨商量沈其峻与宋宜岚的婚事,沈其峻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跟宋宜岚说清楚了自己当他是妹妹,没有答应宋家的婚事,他向沈详提出能不能不退掉金家的娃娃亲,因为他已对金永恩动心。但因为宋耀国是正宗的红顶商人,沈详想靠宋耀国支援军饷扩充实力,而金家只是个没落的贵族,根本没什么用,所以沈详向沈其峻请求让他答应与宋家家的婚事。沈其峻左右为难,幸好玉姨及时解围。次日,沈其峻亲自到金家拜访,想找金老爷,在得知金老爷外出后,他提出要见金永恩。

但此时金永恩却在督军府找沈其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督军府。结果,凤姨对金永恩冷嘲热讽,说她是自取其辱,因为沈其峻在国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在金府,瑞芬却没有告诉沈其峻金永恩已经离家出走的消息,她另怀心思地将自己的女儿艾雯推到沈其峻面前,想促成艾雯与沈其峻的婚事。沈其峻却对艾雯没有半点意思。 沈其峻失望地离开金家时,正好碰到回府的金老爷,他赶紧向金老爷表达自己不想退婚的意思。金老爷非常气愤他出尔反尔,称自己此次外出就是给金永恩找了门新的亲事,不日便会有人来提亲。

沈其峻失魂落魄地回到府里,玉姨告诉他金永恩已经在家里等他一天了。沈其峻非常惊喜,冲进家里看到了自己苦苦寻找的金永恩。金永恩却面无表情地告诉他,自己是专程来找他退婚的,不是他不要自己,而是自己不想要他。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沈其峻追了出去。

在大街上,一个小孩因为要捡掉到马路中间的皮球,结果一辆汽车来不及刹车,只得向路边撞去,正好撞到路边的金永恩和路旁堆放的鞭炮箱。结果引发剧烈的爆炸和火灾。追随而来的沈其峻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3集

沈其峻逃婚

沈其峻眼睁睁地看着爆炸发生,火光冲天中他无法救金永恩。他痛苦自责地到金府外向金老爷跪地认错。金老爷听闻金永恩去世的消息老泪纵横,他把心中的愤怒撒向沈其峻,沈其峻任由他拳打脚踢。

金永恩此时正坐着黄包车,原来爆炸现场被炸的女孩并不是她。她想起多年前管家周全和阿歧婆被瑞芬赶出金府时留给自己一个地址,让她以后可以去找他们。金永恩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去找周全。周全听闻瑞芬的恶行,答应金永恩以自己侄女的名义住在家里。金永恩想到周全的饭馆里帮忙,周全却觉得她长的过于漂亮在饭店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实在不安全,于是想到一个办法给她弄了付眼镜让她戴着。

沈其峻还在害死了金永恩的痛苦和自责中不能自拔,沈详却在张罗着为沈其峻和宋宜岚订婚。订婚仪式非常的热闹,高朋满座,宋宜岚也在精心地打扮。沈其峻却突然留下一封信给宋宜岚后不辞而别。宋耀国非常恼怒,觉得颜面尽失,即便宋宜岚装着得体大方地跟宾客解释准新郎因为身体不适缺席,但宾客们却觉得非常尴尬,都自觉地离开了。宋宜岚独自到酒吧借酒浇愁,碰巧碰到了唐庭轩。唐庭轩安慰她,她却随手一指墙上的图片,说唐庭轩如果为她建一座墙上那样的游乐园,自己还会考虑一下他,说完飘然离去。

沈家的护卫左南和林保仁找到了从定婚现场逃跑的沈其峻,告诉他沈详对他的逃离非常恼火。但此时沈家是内忧外患,因为胡道钦此时散布谣言,意图扰乱军心,想乘机把沈详拖下台。沈其峻让林保仁去调查胡道钦会在什么地方出没。隔天,沈其峻打听到胡道钦在酒楼里喝花酒,便带着左南和林保仁打晕了胡道钦的护卫,畅通无阻地找到胡道钦又笑里藏刀地将他警示了一番。胡道钦倒抽冷气,不得不有所收敛。沈详听说此事,对沈其峻逃婚的过错倒不怎么追究了。

金艾雯在街上意外地被唐庭亮撞倒葳了脚。唐庭亮带她去医院治脚,两人一来二去互相便有了好感。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4集

唐庭亮指使人暗算唐庭轩

唐济的大太太擅长丹青,平时喜欢写字画画。这天她到周全对面玲珑书画斋里想请老板帮她在刚画的扇面上题字,而正巧老板手受伤不能写字。这时,金永恩正和刚认识的朋友倩芸到玲珑书画斋里看字画,倩芸正是这家老板的女儿。金永恩听到老板与唐太太的对话后,自告奋勇地要求帮忙。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金永恩淡定的题了字,她的字得到唐太太的赞赏。老板便邀请金永恩到自己店里帮忙。金永恩求之不得。

晚上,金永恩回到店里时听到屋外哭声和吵闹声。她和周全出去看时,看到一帮高利贷在向倩芸的父亲逼债。原来倩芸的父亲借了两百块大洋的赌债,哪知两年时间就利滚利变成现在两千块大洋。本来金永恩还想拿自己的钱替他还债,却听闻这样一个天文数字,一时也无计可施了。高利贷们强行抢夺玲珑画斋,拉扯中他们踢了倩芸的父亲,他受伤倒地结果医治无效去世。倩芸只得与金永恩告别,她要投奔姑姑。

唐庭轩现在对宋宜岚展开激烈的攻势。他甚至在计划建一个游乐场。他把宋宜岚约到建游乐场的位置,告诉她自己的计划,宋宜岚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就让他这么上心。而唐庭轩内心的打算其实是看中宋宜岚的家世,想得到她家的帮助,助他在唐氏银行站稳脚跟。宋宜岚还在思量着唐庭轩的做法,唐庭轩却突然向她求婚。宋宜岚有些不知所措,答应他自己考虑三天再说。

唐庭亮觉得自己因为庶出的原因一直不被父亲唐济看好,唐济其实只是觉得二儿子不及大儿子努力用功,他知道他们弟兄俩一直在争继承权,他还没有决定选哪个儿子。唐庭亮却比唐庭轩心狠手辣,他晚上约了金艾雯吃饭,但却一直在操心他安排的人行动结果。原来他安排了一帮人乘唐庭轩晚上从银行回家时暗杀他。唐庭轩晚上回家时遭到一帮人追杀,最后因寡不敌众被装进麻袋用棍子打晕。唐庭亮一直拖延着金艾雯回家的时间,直到听到属下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将唐庭轩按计划处理妥当。金艾雯回到家里将自己和唐庭亮交往的事告诉了瑞芬,瑞芬高兴地心花怒放。

晚上,一帮警察突然冲进宋耀国家里,以他牵涉到一宗行贿罪对他家进行了搜查,然后将他带到警局。宋宜岚走投无路只得向沈其峻求助。沈其峻转身向父亲求助,而沈详却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5集

沈家父子救出宋耀国

周全的身体越来越差,店里伙计马宽等人觉得他们年轻力壮的人都顶不住每天在店里跑前跑后,更不要说周全这种上岁数的人。在大家的建议下,周全决定再招个伙计。他贴出了招工启事,一个叫来福的小伙子恰好来镇上找工作。他看到周全店外的招工启事,便进店面试。周全见小伙子模样倒还周正,看上去也老实憨厚,哪知面试时来福忙中出错,打翻了托盘,周全见状摇头,不想录用他。来福苦苦哀求,此时金永恩从楼上下来,帮来福说情,请周全给来福一个机会留下来福。周全终于同意录用来福。来福非常高兴,对金永恩也非常感激。

来福果然吃苦耐劳,在店里忙前忙后从不抱怨。金永恩对他渐生好感。但周全却对来福与金永恩的接触很反感,他提醒金永恩是千金大小姐,是个有婚约的人。金永恩告诉周全,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她落难算不上大小姐,再说沈家已经退了婚。得知沈家退婚,周全十分震惊。

某一日下着大雨,来福看到金永恩失魂落魄地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她丢失了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鸳鸯佩,她冒着雨寻遍自己去过的地方却一无所获,她觉得自己断了与妈妈唯一的联系。金永恩难过的痛哭失声。来福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不动声色地独自在外寻了一夜,天亮时他将一枚玉佩递给金永恩,问她这是不是她丢失的东西。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唐庭亮与金艾雯两情相悦,他想娶金艾雯为妻。哪知当他把这个想法向父亲唐济表达后,竟遭到唐济强烈反对。唐济认为大儿子生死未卜,他没有心思办婚礼,再加上如果办婚礼时大儿子缺席势必引起别人的猜忌,这对他银行的稳定和发展都是不利的。

在沈其峻对父亲沈详的哀求下,沈详终于答应插手宋耀国被抓的事。因为警察厅本就归督军府管辖,而这次警察厅瞒着督军府抓人,可见要对付宋耀国的不是一般人。沈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救得宋耀国出狱。宋宜岚和沈家父子接父亲宋耀国出狱,宋耀国此次落难身边朋友一个个避之唯恐不及,他知道此次解困全凭沈家父子帮忙。他感到患难见真情,看到沈家父子对自己的态度,心中感慨万千。经历了这些事情,宋宜岚也成长成熟了许多。她不再对沈其峻退婚的事怀恨,她告诉沈其峻,自己以后对感情之事不再强求

,她会一直等,等那个死的女孩从沈其峻心里走出去,等沈其峻真正接纳自己。

唐济的二太太韵琴是过去是金老爷的原配夫人,是金永恩的亲生母亲。唐济与金老爷年轻时有着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当年唐济与金老爷都喜欢韵琴,但韵琴嫁给金老爷生下金永恩后,因为金老爷与别的女人有染,生性要强的韵琴丢下金永恩与唐济含恨离开到了国外。如今,韵琴和唐济一起回国,韵琴对女儿充满愧疚。她知道金艾雯是金家的女儿,她以为她就是自己的女儿永恩。在一个雨天她偶遇路边躲雨的金艾雯,马上让司机停车带上她,还为她买衣服换下淋湿的衣裙。金艾雯对唐太太看向自己的那种怜爱的目光很是不解。她把这些情况告诉了母亲瑞芬。

隔天有下人交给瑞芬一封寄给金老爷的信,她看到信上周全的署名大吃一惊。她私自拆开了信,得知金永恩竟然没死。她气恼地撕毁了信件。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6集

来福和金永恩渐生情愫

来福忙了一夜将从外面水沟里找到的玉佩交给金永恩,她惊喜地发现竟然就是她丢失的鸳鸯佩。金永恩激动地想拥抱来福,来福赶紧躲开,他指了指满身的泥浆。两人相视而笑。周全看到两人亲昵的样子很不高兴。但因为他们在一个店里,两人在接触中越走越近。来福在送外卖时都和金永恩一起。这天两人又一起送外卖,金永恩像小鸟一样在街上欢快地跑来跑去,她看到了橱窗里的玉石手链和照相馆里那些合影,眼睛流露出羡慕的目光。这些都被来福看在眼里。

回到饭店,来福向周全支取了工钱。马宽得知他向为金永恩买手链,就嘲笑他那些钱根本不够。马宽于是把来福带到了赌场。来福根本不懂赌博,歪打正着地赢了一些钱,他觉得够了拔腿就跑。这家赌场是唐氏的产业,赌场里的人看到了跟失踪的大少爷唐庭轩长的一模一样的来福非常吃惊,他们喊了几声,来福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赌场的人把这个消息向唐济做了汇报。一旁的唐庭亮听后便吓得噩梦连连。早就对二儿子生疑的唐大太太更加确认唐庭亮与唐庭轩的失踪有关。

来福把手链送给了金永恩,金永恩非常喜欢。来福还带着金永恩一起拍了合照,他也在拍照时第一次看到金永恩取下眼镜后美丽的样子,真是惊为天人。此时沈其峻正坐在饭馆里打听永恩的下落。原来他上次无意间和宋宜岚到饭馆吃饭,听到了有人叫永恩的名字。他便留了心想看看这个叫永恩的人。周全因为多次给金老爷写信被瑞芬拦了下来,他又打电话、登门都被瑞芬阻拦,瑞芬是千方百计地阻止他把金永恩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金老爷知道。周全以为金老爷真的不想认金永恩,他要保护这个可怜的孩子。所以当看到沈其峻打听永恩,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为保护永恩周全吩咐店里所有伙计都说不认识永恩。沈其峻没有打听到永恩非常失落。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7集

宜岚来接父亲出狱,父亲宋耀国一见女儿来接自己,心中顿时感概万千,此时沈其峻与父亲一起来迎接宋耀国,宋耀国一见沈氏父子在自己出狱之时第一时间赶来迎接,心中立时愧疚万分,当场指出自己落难之后朋友们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唯有沈氏父子依然对自己不离不弃,事后宜岚与沈其峻独自相处聊天,两人走在树林中友好的谈话,此时宜岚已然看开了自己与沈其峻的感情纠葛,当场向沈其峻表态,声称自己以后不会再强求与沈其峻的感情之事。

被周全录用之后,来福开始在客栈中勤奋工作,马宽与一个店伙计在桌上睡觉的时候,来福却依然蹲在地上打扫卫生,此时金永恩悄悄从楼上走了下来,来福顾着低头擦拭地板,根本没有发现金永恩就站在身旁,此时来福身上的裤子由于质量问题忽然开分裂,来福一见裤子开裂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扭头一看发现金永恩也在,来福顿觉尴尬万分,随后来福一路后退来到了马宽睡觉的桌前,马宽正在睡梦中,被来福碰到,当场半睡半醒喝骂来福,直把来福吓得掉头就跑,模样儿好不狼狈,将金永恩逗得捂嘴偷笑不止,来福回到房间中换上另外一条裤子,接着拿出针线缝补开裂的裤子,刚刚缝完裤子,金永恩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见来福笨手笨脚将裤子缝得歪歪扭扭,金永恩立即拿过裤子主动缝补,待缝完裤子之后,来福忽然喝令金永恩不要动,金永恩闻言纳闷不解地看着来福,一见来福目不转睛看着自己,金永恩心中顿生羞怯之意,而来福顾着盯住金永恩头上的杂草,全然不知金永恩心中的想法,待来福刚刚替金永恩取下杂草,出现在门外的周全一见来福与金永恩面对面站立,气恼之下迅速冲进房拉开了来福。

周全因事来找金老爷,此时金老爷顾着在房间全神贯注地看报纸,全然不知道周全来找自己,金老爷的二夫人一见周全上门,立即吩咐下人驱赶周全,周全眼见二夫人如此蛮横无理,无奈之下只得返身回家,就在周全返身回家之时,金老爷驾车从后面开了过来,周全回头一见是老爷的车,立即大喜伸手拦车。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8集

周全眼见自己无法与金父相见,只得无可奈何返身回家中走去,往前走了几步,周全在不经意间回头赫然发现金父的轿车驶了过来,立时间,周全喜出望外往路中一站伸手拦停了轿车,金父一见是周全拦车,于是惊讶万分地询问周全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周全闻言迅速指起金永恩的事情,金父一听周全提起自己女儿的事情,当场表态自己不想管女儿的事情,说完话命令司机开车扬长而去,周全眼见金父不愿意管女儿的事情,失望之下慢慢走回了客栈,上楼之后,金永恩从房间走了出来,一见是周全,金永恩立即迎上前关切地询问周全去了何处,周全此时的心情依然处于失落中,一见金永恩问话,当场谎称自己无事可干上街闲逛,金永恩闻言劝说周全以后不要再独自上街,自己非常担心周全的安全。

宜岚领着沈其峻来到周全的客栈中吃饭,此时金永恩与来福在橱房中忙活,将事情做好之后,周全出现在橱房里面,大声叮嘱两人要小心把饭菜送到客人手中,此时坐在客厅里面吃饭的沈其峻听到了周全大声吩咐金永恩送饭的声音,一听到金永恩的名字,沈其峻立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坐在一旁的宜岚顾着点菜吃饭,一听到沈其峻透露听到了金永恩的名字,宜岚认为此人应该是与金永恩同名同姓而已,而沈其峻却不赞同宜岚的猜测,坐在桌前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宜岚与沈其峻的关系越来越好,宋耀国眼见女儿感情生活顺顺利利,喜悦之下指出女儿应该借机与沈其峻成婚,不料话才说完,宜岚摇头无奈的指出沈其峻喜欢的人依然是金永恩,宋耀国一听女儿提起金永恩,当场感概万千的建议女儿花些心思让沈其峻忘掉金永恩。

来福与金永恩在工作中擦出了爱情火花,坐着自行车载着金永恩送饭,来福只觉无比幸福,随后来福忽然想到了金永恩出身名门,以自己低微的身份根本配不上金永恩,一想到这一点,来福立即停下车指出自己与金永恩身份不相配,金永恩闻言劝说来福不要过于介意家庭出身。

沈其峻始终认为自己在周全店中确实听到了金永恩的名字,为了证实自己是对的,沈其峻来到周全店中苦苦等待金永恩出现,一旁的周全见状便吩咐马宽上前劝说沈其峻。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9集

来福骑着自行车与金永恩有说有笑回到酒楼,此时周全早已站在门外等候多时,看着周全阴沉的脸庞,来福立即下车小心翼翼上前认错,此时刚刚离去的沈其峻从黄包车上回头看到了金永恩,惊喜之下沈其峻立即从车上向来冲到了金永恩的身旁,金永恩一见是沈其峻,脸上立即为之一变。

沈其峻惊喜地打量完金永恩,在激动之下当场抱住了金永恩,一旁的来福眼见沈其峻拥抱金永恩,惊怒之下当场将金永恩拉回到了身边,沈其峻不知道来福是什么人,看了一眼来福之后,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金永恩身上,请求金永恩找个地方好好谈话,金永恩看着站在面前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最后终于答应了沈其峻的请求,待金永恩与沈其峻离去之后,周全走出来向来福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来福闻言心情失落的指出沈其峻带走了金永恩。

沈其峻将金永恩带到一家酒楼坐下,接着开始为自己当初的行为道歉,金永恩面对沈其峻诚恳的认错态度,依然摆出一副冰冷的表情,指出自已出事之前幸好未与沈其峻成婚,不然将会后悔一辈子,沈其峻闻言询问金永恩为何待在外面不回家,金永恩一听沈其峻又提回家的事情,当场表态透露自己非常喜欢现在拥有的生活,沈其峻闻言指出金永恩之所以喜欢目前的生活,是否与来福有关,金永恩却没有正面回答沈其峻的问题,随后转身离开了酒楼。

艾雯与母亲邀请韵琴在酒楼中会面,韵琴来到之后,艾雯母亲一见是曾经的情敌,当场面色一沉就想转身离去,韵琴见状立即露出笑脸将艾雯母亲挽留下来,艾雯母亲眼见韵琴对自己态度友好,只得坐下来询问韵琴的生活情况,韵琴一见艾雯母亲询问自己的生活情况,当场将自己的生活情况说了一遍,然后又问起艾雯成婚的事情,艾雯母亲一听韵琴依然把自己的女儿错认为金永恩,当场不露声色愤愤不平指出金永恩被退婚的事情,韵琴闻言立即为金永恩感到愤愤不平,随后表态要好好帮忙金永恩。

周全带着金永恩在树林中赏花,借着赏花的机会,周全以牡丹花为例,暗示金永恩出身名门贵族,金永恩闻言当场反驳周全的比喻,最后表态自己愿意做一颗野草。

《鸳鸯佩》分集介绍:第10集

自从与金永恩相见之后,沈其峻整天愁眉不展陷入到了痛苦中,在痛苦的心情下,沈其峻向宋宜岚表态,透露自己喜欢的人依然是金永恩,宋宜岚闻言悲痛之下与沈其峻发生了争吵,待宋宜岚刚刚转身走出沈其峻的办公室,一名军人走进来向办公室透露有人找沈其峻。

沈其峻由于心情不好,一听有人找自己,当场二话不说命令手下人请走客人,手下人闻言透露出来者是周全,沈其峻一听是周全,立即改变态度迅速下楼与周全相见,正在过道上行走的宋宜岚见状呼喊沈其峻,沈其峻却是充耳不闻径直往前狂奔,宋宜岚眼见沈其峻如此对待自己,当场不由流下了眼泪。

沈其峻见到周全之后,询问周全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周全闻言质问沈其峻之前抛弃金永恩,为何如今再次对其展开追求,沈其峻一听周全重提往事,当场悲伤万分的指出当初抛弃金永恩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如今自己早已意识到了当初错误的行为,因此才重新开始追求金永恩,周全听完沈其峻说的话,仔细想了想,想帮助沈其峻,但又生怕金永恩不同意,左思右想之下,周全决定暂时不渗合两人的事情,随后周全就想起身离去,沈其峻一见周全要走,当场苦苦请求周全帮助自己追求金永恩。

来福借着工作的机会将金永恩领到教堂中,随后趁机向金永恩求婚,金永恩还以为来福是开玩笑,直到来福面色严肃表态自己是当真的,金永恩在感动之下答应嫁给来福,来福一听金永恩同意嫁给自己,顿时无比高兴,此时站在一旁主持婚礼的教父提议来福亲吻金永恩,来福闻言按照教父的提议给了金永恩深深一吻。

事后两人回到家中将成婚的事情说给周全听,周全一听两人已经成婚,无可奈何之下来到沈其峻家中打算把消息说出来,此时宋宜岚正在沈其峻家中休息,周全一见沈其峻有女友,当场告诫沈其峻以后不要再找金永恩。

沈其峻没有听从周全的告诫,再次来到金满堂找金永恩,来福一见沈其峻又找金永恩,气恼之下当场与沈其峻发生了争执,在两人的争执声中,周全出来喝令沈其峻离开金满堂,眼见周全一脸愤怒,沈其峻只得转身离去,此时周全向来福询问金永恩的去处,来福闻言透露将金永恩的去向说了出来,正在离去当中的沈其峻听到金永恩去向之后立即撒腿赶往河边,到了河边之后,沈其峻发现金永恩与宋宜岚正友好客气地聊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