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鸳鸯佩/情缘情仇》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08-24)1168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1集

金永恩叮嘱完维瑶独自学习,随后进入自己的房间呆呆地打量镜中的自己,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金永恩始终搞不懂自己为何与韵琴长得如此神似,此时唐庭轩根本不知道金永恩在做什么,正与范德贵谈论一些事情,待范德贵离去,父亲唐济从外面走了进来。

唐济进屋之后指出二间大工厂应该找谁监督,唐庭轩闻言推荐手下人范德贵,唐济一听要让范德贵做监督,当场有些失望的指出还以为儿子唐庭轩会把位置交给唐庭亮,唐庭轩闻言赶紧进行了解释,唐济听完唐庭轩的解释之后恍然大悟,最后终于同意唐庭轩的决定,离去之时,唐济叮嘱唐庭轩好好操办婚事。

金永恩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存与来福的结婚相片,不料却意外被韵琴发现了照片,韵琴一见照片中的来福,还以为就是唐庭轩,气恼之下韵琴当场对金永恩进行了质问,此时唐庭轩出现在当场,看着相片中酷似自己的男人,唐庭轩顿生恻隐之心谎称是自己逼着金永恩一起照相,待众人离去之后,金永恩神色慌张出外寻找相片,唐庭轩见状将结婚相片归还给金永恩,回到房中之后,唐庭轩开始相信金永恩的话,随后对来福的去向也产生了好奇。

金望群忽然身体不适紧急住院,金永恩闻言来到医院看望父亲,此时瑞芬与艾雯也在场,一见母女俩人,金永恩当场指责瑞芬与女儿合伙冒充自己的名字骗婚,面对金永恩的指责,艾雯不知羞耻为自己辩护,岂料金永恩根本不吃这一套,当场声严厉色拆穿了艾雯的谎言,艾雯一见金永恩看穿自己的心思,恼羞之下转身就走,瑞芬一见女儿被金永恩气走,当场对金永恩进行警告,随后转身离开医院追赶女儿。站在一旁的沈其峻眼见瑞芬母女合伙欺负金永恩,愤愤不平之下当场表态自己会站在金永恩这一边。

金永恩终于如愿以偿与父亲金望群相见,金望群面对死而复生的女儿,一时之间情绪失控说不出一句话,金永恩见父亲不说话,悲痛之下接连将心中所有不快一并向父亲说出来,金望群听完女儿的话,一脸愧疚的指出自己根本不知道女儿金永恩还活着,金永恩闻言指出当初周全曾经找过父亲,只是父亲不愿意与周全谈话,从而错过了知道真相的机会。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2集

唐庭亮找来母亲,母亲正坐在房中画画,唐庭亮一见母亲画画,立即走上前拿起笔在纸上随便画了几笔,母亲眼见唐庭亮胡乱作画,当场责怪儿子不要捣乱,唐庭亮闻言忽然露出阴险的笑容,随后指出唐家即将要变天,父亲打算将财产传给哥哥唐庭轩,紧跟着唐庭亮指出哥哥根本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因此自己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财产落到哥哥手中,此言一出引来母亲强烈的责骂,最后唐庭亮还遭到了母亲掌哐,眼见母亲为了一个外人掌哐自己,唐庭亮露出愤恨的表情离开了母亲的房间。

事后唐庭亮找来手下人商议如何将唐庭轩的身份揭露出来,此时金艾雯因事来找唐庭亮,唐庭亮见状唤退手下人,随后询问金艾雯找自己有什么事,金艾雯闻言得意洋洋地指出之前已经听到了唐庭亮与手下人的谈话,随后金艾雯要求唐庭亮娶自己为妻以便让自己可以成为唐家少奶奶,唐庭亮闻言心中犹豫不决,一旁的金艾雯眼见唐庭亮拿不定主意,于是转身离去,同时叮嘱唐庭亮好好考虑一下。

回到家中之后,金艾雯直接叮嘱母亲瑞芬随时关注唐家人上门提亲,瑞芬闻言疑惑不解,搞不懂女儿指的是唐庭亮还是唐庭轩,金艾雯一见母亲依然不知道唐家的秘密,神秘一笑转身离去。

唐庭亮为了不让唐庭轩夺得家财,费尽心思终于找到了唐庭轩的生母,将唐庭轩的生母藏到唐家门外之后,唐庭亮当场在父亲面前指出哥哥并非父亲所生,唐济闻言惊怒万分,随后狠狠扇了唐庭亮一耳光,唐庭亮受到父亲掌哐并未发怒,反而是得意洋洋地吩咐下人将唐庭轩的生母带进了唐家。

随后唐庭亮在众人面前指出老太太便是唐庭轩的生母,同时透露自己的母亲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唐济闻言迅速将视线移到唐庭亮母亲身上,此时唐庭亮的母亲一脸悲痛之色,随后唐庭亮的母亲含着眼泪将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唐济听完真相之后,身子一歪险些跌倒,随后唐济当着众人的面表态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夫人,说完话唐济跌跌撞撞离开众人上楼回房,唐庭轩眼见父亲离去,扭头看了弟弟一眼,语带嘲讽指责弟弟为了争夺家财连自己的生母也出卖。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3集

唐济得知惊天真相之后,只觉脑袋一阵炫晕险些跌倒在地,随后,唐济当众表示自已绝不会原谅唐家大太太的所作所为,说完话唐济跌跌撞撞向楼上走去,一旁的韵琴见状赶紧扶住唐济慢慢将唐济送到了楼上,此时唐庭亮的母亲已是热泪盈眶,看着唐母悲痛的模样,唐庭轩语带嘲讽指责弟弟唐庭亮为了夺得唐家财产,连自己的生母也要出卖,说完话唐庭轩走出了客厅,此时唐庭轩的母亲一见儿子离去,立即一路跟随出来,唐庭轩转身见生母跟出来,心中无比愤怒,当场指责自己的母亲当年扔下自己不顾,如今自己过上了好日子,却又来破坏自己的好日子,说完话唐庭轩再也不看母亲一眼,转身冷漠离去。

走出唐家之后,唐庭轩与范德贵站在唐家对面紧紧看着唐家大楼,一想到自己多年打拼下来的心血即将被破坏,唐庭轩心中不禁悲愤万分,一旁的范德贵见状主动向唐庭轩认错,指出唐庭轩母亲之所以被唐庭亮找到,主要是自己看管松懈,唐庭轩却没有心思责怪自己,看着眼前的唐家大楼,唐庭轩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唐庭亮借助金艾雯之手揭露唐庭轩的身世之后,领着金艾雯来到唐家向父亲透露两人成婚的计划,唐济闻言当场提出反对,一旁的大太太一见是金艾雯揭了自己的老底,当场恼怒万分坚决不让儿子唐庭亮娶金艾雯,此时韵琴从一旁走了过来,金艾雯一见来了帮手,立即态度积极再次向唐济等人端茶示好,最后唐济拗不过金艾雯,只得同意唐金两家结亲,事后金艾雯志得意满来到唐家花园中透气,看着眼前广阔的花园,金艾雯只觉心情无比舒畅,此时余妈从一旁经过,一见金艾雯立即转身要走,金艾雯见状当场叫住余妈,接着态度嚣张的叮嘱余妈以后要好好做事,待余妈一走,出现在花园中的唐庭亮叮嘱金艾雯做事不要过于嚣张,免得惹来众怒。

沈其峻经过多方打探,终于从倩芸口中得知了金永恩的住址,宋宜岚眼见心上人依然对金永恩念念不忘,愁苦之下来到沈其峻家中饮酒消愁,此时沈其峻正站在金永恩的家门外苦苦等待,不巧的是,在等待过程中忽然下起了大雨,由于大门紧闭沈其峻无法入内,不得已之下只得任凭大雨冲淋。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4集

沈其峻冒雨在金永恩住处门口等待许久,金永恩终于撑着一把伞从远处走了过来,回到家门口一看,金永恩赫然发现沈其峻冒雨等待自己,心痛之下,金永恩将沈其峻拉近家中,然后不地的埋怨沈其峻为了等自己回家,宁愿在门外宁雨,沈其峻眼见金永恩如此关心自己,只觉心中无比幸福,与此同时,宋宜岚依然在沈其峻家中借酒消愁,在酒意的驱使下,宋宜岚与保仁涛涛不绝聊着天,保仁本来就对宋其岚有意,一见宋宜岚为了沈其峻喝酒,保仁劝说宋宜岚应该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宋宜岚闻言指出自己心中只有沈其峻。

自己的身世被揭穿后,唐庭轩在愤恨中决定离开唐家,刚刚走出唐家大门,范德贵上前劝说唐庭轩应该继续待在唐家侍机而动,唐庭轩却忍受不了唐家人的冷言冷语,当场指出凭自己的头脑一定会重新打拼出一番新事业,说完话唐庭轩来到汽车旁边打算开车离开唐家,不料此时忽然走来一个下人,指出奉金艾雯的命令要收回汽车,唐庭轩闻言没有与下人争执,转身就走,范德贵则是愤愤不平,将汽车钥匙一把扔在了地上。

事后唐庭轩与范德贵住进了马宽开设的酒楼,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唐庭轩便不由一阵心烦意乱,随后唐庭轩下楼来到客厅用餐,恰好当年跟随周全做事的一个伙计看到了唐庭轩,一见唐庭轩,伙计还以为是来福,一想到来福当年趁着娶妻之日偷取周全的彩礼,伙计不由怒从中来,当场与唐庭轩扭打起来,马宽闻声出现在客厅门口,骇然一见唐庭轩,马宽还以为遇到了来福的魂魄,吓得当场跪地向唐庭轩求饶,同时请求唐庭轩不要害自己的命,唐庭轩眼见马宽吓得魂飞魄散称呼自己是来福,于是计上心来要求马宽将做过的坏事述说一遍,马宽闻言哪敢不唐庭轩吩咐,当场面色苍白将当年的事情说了一遍,当年马宽嫉恨来福娶金永恩为妻,眼见周全送给两人许多彩金,马宽在贪念的驱使下偷走了彩礼,待马宽准备离开周家之时,正好撞到唐庭亮错将来福当成唐庭轩杀害。

伙计一听马宽原来才是真正的凶手,愤怒之下揪起马宽就往警察局走去,唐庭轩此时方才恍然大悟,一想到弟弟几次要置自己于死地,唐庭轩气得当场掀翻了餐桌。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5集

由于对周全的思念日愈加重,金永恩来到金福堂遗址打算悼念周全,不料来到金福堂遗址,金永恩赫然发现被大火烧毁的金福堂恢复了原来的面貌,立时间,金永恩又惊又喜,随后冲进屋中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眼见房间布置与原来一模一样,金永恩激动万分坐在镜前拿起眼镜戴到鼻子上,此时周全的声音仿佛响了起来,听着周全以往叮嘱自己洁身自爱的语语,金永恩只觉热泪盈眶无比悲痛。

金永恩下楼来到了客厅,此时唐庭轩正站在侧房凝视思考,金永恩一见唐庭轩,还以为是来福回到了金满堂,惊喜之下向唐庭轩奔了过去,唐庭轩一见金永恩出现,随即一脸肃穆走出房间,然后向金永恩透露马宽偷走彩礼,以及火烧金福堂的事情,金永恩一听自己错怪了来福,懊悔中质问唐庭轩是否就是来福,唐庭轩闻言指出自己与来福是孪生兄弟,金永恩一听唐庭轩竟然与来福是孪生兄弟,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事实,当场接连表态不相信唐庭轩说的话。

唐庭轩对唐家的仇恨愈来愈深,一次唐庭轩吩咐范德贵在唐家的客船上运送一批烟土,如此一来,到时警察在唐家客般上发现烟土,自然就会找唐济算账,办成事情之后,范德贵将一个手提箱拿到唐庭轩面前打开,唐家庭一看,里面全部是钞票,一想到唐家就要被自己陷害,唐庭轩只觉无比兴奋。

保仁生病多日终于恢复健康,沈其峻进入办公室一见保仁刚刚病愈就开始忙活,关怀之定劝说保仁应该先消息几天,随后沈其峻坐到沙发上指出保仁喜欢宋宜岚却一直不告诉自己,保仁闻言脸上立即露出难堪之状,而沈其峻却丝毫没有因此发怒,反而当场表态要帮助保仁追求宋宜岚,话刚说完一名士兵进来报告,透露发现了一批烟土,沈其峻不听则已,一听之下怒气冲天捶了一拳沙发,随后表示一定要严格清除烟土。

金艾雯眼见高倩芸勾引自己的老公唐庭亮,疾恨之下来到高倩芸住处,拿着房契指出高倩芸所居之处属于唐家的出租屋,随后金艾雯要求高倩芸立即搬走,一旁的金永恩见状上前与金艾雯理论,怎奈金艾雯坚持要求高倩芸搬走,高倩芸眼见事情已成定局,当场和颜悦色请求金艾雯给自己三天搬家时间。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6集

唐庭轩离开唐家之后,唐庭亮如愿以偿接管了唐家的事业,不过唐庭亮的办事能力与唐庭轩差了很远,以至于张川在外界听到了许多关于唐庭亮不如唐庭轩的闲言,唐庭亮闻言气恼不已,随后吩咐张川报警抓捕唐庭轩。

此时唐庭轩正在码头仓库运送毒品,以至于警察来到之时,众人毫无思想被逮了个正着,唐庭轩本人在混乱中中枪负伤,逃出仓库不知所踪。

韵琴思念女儿金永恩,于是来到沈其峻家中请求沈其峻透露女儿的住址,沈其峻闻言指出金永恩目前不愿意见其它人,要是自己把地址说出来,恐怕金永恩会再次搬家,如此一来,以后要找金永恩自然是难上加难,韵琴一见实在无法得到女儿的地址,无奈中从身上掏出一些钞票,打算托咐沈其峻将钞票转送给女儿,不料沈其峻没有收下钞票,当场指出金永恩个性坚强从来不接受他人的恩惠,韵琴闻言无可奈何,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视色,沈其峻眼见金母难过,当场表态会找时间劝说金永恩与母亲相见。

唐庭轩中枪负伤逃到金福堂隐藏,金永恩有感唐庭轩平时对自己的帮助,主动去银行取钱打算帮助唐庭轩逃跑,来到银行之后,眼见取钱的人比较多,金永恩只得站在队伍后面排队,此时唐庭亮从银行柜台走了出来,一见是金永恩,当场吩咐手下人替金永恩取钱,随后唐庭亮金永恩唤到一边,询问高倩芸的去向,金永恩闻言指出高倩芸已经搬到其它地方居住,目前暂时不希望唐庭亮找到自己,说完话金永恩从张川手中接过钱转身离去,唐庭亮见状吩咐张川跟踪金永恩,张川领命一路跟随,此时金永恩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人跟踪,来到金福堂之后,金永恩敲开了大门,藏在远处的张川仔细察看开门之人,赫然发现此人就是唐庭轩。

事后金永恩在林保仁的帮助下陪送唐庭轩出城,不料却被沈其峻手下人抓了个正着,沈其峻眼见跟随自己多年的手下竟然背叛自己,心痛之下将林保仁唤到房中,然后要求林保仁透露事实真相,岂料林保仁只字不提唐庭轩的事情,反而要求沈其峻军法处置自己,两人僵持不下之际,沈其峻的手下人闯进关押金永恩的牢房,眼见貌美如花的金永恩在床上熟睡,沈其峻手下人顿生邪念向床上走了过去。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7集

卫常春眼见金永恩貌美如花,动了邪念来到金永恩身边,眼见金永恩睡得正香,卫常春忍不住伸手抚摸金永恩的脸庞,在卫常春的抚摸下,金永恩终于苏醒过来,睁眼一看发现眼前站着一个相貌狰狞的警察,金永恩吓得当场从床上坐了起来,卫常春一见金永恩苏醒,立即抱住金永恩就想亲吻,奈何金永恩死拼反抗让卫常春无法得逞,眼见金永恩抵死不从,卫常春怒不可遏对着金永恩一顿抱打,直将金永恩打倒在地上,卫常春才停手得意洋洋的看着金永恩。

此时沈其峻依然不知道卫常春抓住了金永恩,只顾着处理林保仁的事情,直到一个士兵进来透露金永恩被抓的消息,沈其峻才恍然大悟,立即带领几个手下紧急赶往关押金永恩的监狱。

走进监狱之后,沈其峻骇然发现卫常春解开金永恩的衣服欲行不轨,眼见金永恩遭到卫常春沾污,沈其峻二话不说掏出手枪当场将卫常春击毙,随后沈其峻抱起昏迷不醒的金永恩直奔医院。

唐庭轩在金永恩的帮助下成功逃出城外,与范德贵商量完逃跑计划后,唐庭轩在不经意间发现宋宜岚停车站在悬崖边对沈其峻破口大骂,顿时间,唐庭轩只觉有趣之极,随后悄悄站在不远处倾听宋宜岚责骂沈其峻,宋宜岚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人,一想到沈其峻不喜欢自己,宋宜岚骂完沈其峻之后打算跳崖自劲,此时身后忽然有人一把抱住了自己,宋宜岚扭头一看,来者竟然是唐庭轩,唐庭轩将宋宜岚从悬崖上拉回来之后,当场指出自己与宋宜岚的命运很相似,俩人都是被人抛弃,宋宜岚闻言感概万分,随后与唐庭轩找到一家酒楼喝酒解闷,喝完酒之后,两人糊里糊涂同床发生了男女之事,待宋宜岚酒醒已是后悔莫及。

瑞芬眼见女儿嫁入唐家音讯全无,情急之下主动来到唐家查看情况,此时恰好林保仁赶到唐家透露金永恩生病的消息,韵琴闻言当场扔下瑞芬看望女儿,一旁的唐济见状亦向瑞芬表达歉意,随后跟着韵琴离开了客厅,瑞芬眼见唐家人如此对待自己,气恼之下与女儿来到唐家花园,随后询问女儿的生活情况,最后,瑞芬提议女儿应该为唐家生下一个孩子,如此一来,方能稳固在唐家的地位。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8集

金永恩恢复健康之后,沈其峻将金永恩领到自己的住处居住,父亲沈洋得知此事之后,当即将儿子唤到家中,待儿子一进屋,沈洋指出因为儿子收容金永恩的事情,宋耀国不再支助沈家,最后沈洋又指出要想让沈家发展壮大,两家必须联姻,沈其峻一听父亲又想让自己娶宋宜岚,当场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父亲。

唐庭轩离开宋宜岚之后,一想到从此要过上逃亡的生活,心中便不由一阵悲凉,此时唐庭轩不再记恨生母,有感自己与生母见面机会不多,唐庭轩终于放弃前嫌主动登门看望生母,生母一见唐庭轩来看望自己,一时之间感动得热泪盈眶,母子相见不久,唐庭轩转身告别生母离去,刚刚推门出外,唐庭轩忽然神色慌张返了回来,生母见状不由好奇万分,此时门外传来喝叫声,转眼间便冲进了几个男子,几个男子进屋后话也不说一句,瞅准唐庭轩扑了过去,唐庭轩一见情况危急,赶紧拉着生母往外逃。

在逃跑过程中唐庭轩眼见敌方人数众多,于是扔下生母不顾一切与敌人博斗,将大部份敌人打倒在地上后,唐庭轩对其中一人进行喝问,这一问方知唐庭亮是幕后指使者,此进一名男子悄悄从地上爬起来,拾起一把斧头就向唐庭轩辟了过去,生母眼见唐庭轩遇险,当场奋不顾身扑到唐庭轩背上抵挡斧头,唐庭轩眼见生母中斧倒地,悲痛中夺过斧头杀死了袭击者,随后背着生母紧急赶往医院,一路上,生母喋喋不休念叨唐庭轩儿时的事情,唐庭轩一边倾听生母说话,一边使尽全力向医院赶去,直到听到生母不再说话,唐庭轩方将生母放到地上,由于失血过多,生母已经气绝。

韵琴看望完女儿金永恩之后,与唐济离开了沈其峻的家,一路上,唐济愧疚万分地自责,认为自己当年不应该接走韵琴母女俩,以至于落下如今的境况,韵琴闻言没有责怪唐济,指出当年如果不是唐济河边搭救母女俩,如今母女俩早已是世间亡魂,说话间汽车忽然停了下来,唐济见状询问司机发生了什么事情,司机下车打开引擎盖发现汽车出现了故障,唐济一听汽车坏了,于是决定与妻子韵琴徒步去儿子唐庭亮的办公地点,走进办公室,唐济发现儿子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眼见儿子如此懒散,唐济气恼之下与韵琴换乘唐庭亮的轿车,两人刚刚上门发动轿车,绑在车底的炸药发生了爆炸,沈其峻得知汽车爆炸的事情之后,立即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给了金永恩。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29集

金永恩得知母亲出事的消息之后,立即在沈其峻的陪同下赶往医院看望母亲,与此同时,瑞芬在家中对金望群透露唐济去世的消息,金望群闻言大惊失色,随后顼瑞芬又将韵琴重伤住院的事说了出来,金望群一听韵琴也受伤了,惊骇中险些跌倒在地上。

唐济一死,唐庭亮顺其自然成为了唐家财产的继承人,走进父亲的办公室,唐庭亮忽然有了一种做梦的感觉,一想到梦想成真,唐庭亮便不由欣喜若狂,此时瑞芬与女儿金艾雯来找唐庭亮,唐庭亮一见是老婆和岳母来找自己,立即产生恶作剧的想法,悄悄藏到一处隐蔽角落,待母女两人进屋,唐庭亮迅速从隐蔽处走出来,伸手拍了一下金艾雯的肩膀,一见金艾雯面色苍白回转身子,唐庭亮笑容满面指出自己不是父亲的魂魄,因此金艾雯不必感到害怕,一旁的瑞芬眼见唐庭亮丧父竟然还有心情谈笑风生,哭笑不得之下叮嘱唐庭亮好好经营唐家产业,唐庭亮眼见岳母在面前唠叨个不停,只得连声表态一定会好好经营家产业。

范德贵为了替唐庭轩复仇,悄悄将一捆炸药安到了唐庭亮的轿车底下,不料却将唐济炸死,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范德贵回到唐庭轩的住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唐庭轩一听范德贵帮了倒忙,害得父亲唐济送了性命,一时之间悲愤万分将范德贵推向一边,随后独自坐在唐地上失声痛哭,事后唐庭轩回到房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想到生母以及养父全部丧命,唐庭轩咬牙切齿将所有罪责全部移到了唐庭亮身上。

隔天唐庭轩冒死入城,沈其峻手下人当场认出了唐庭轩,于是立即将唐庭轩关押进了监狱中,宋宜岚得知唐庭轩被抓的事情之后与金永恩合力劝说沈其峻,沈其峻一见金永恩也在场,只得放掉了唐庭轩,事后唐庭轩向宋宜岚表示感谢,宋宜岚却神色黯然地透露自己怀上了唐庭轩的孩子。

沈洋得知儿子沈其峻竟然放掉唐庭轩,气恼之下立即将沈其峻唤至办公室询问原因,沈其峻一见父亲追责自己,当场指出自己是按照宋宜岚的意愿放掉唐庭轩,沈洋闻言先是一惊,随后要求沈其峻好好在房中思过,待沈洋离去之后,林保仁进屋劝说沈其峻不要与父亲沈洋做对,沈其峻闻言当场表示宁可革职也不愿意失去金永恩。

《鸳鸯佩》剧情介绍:第30集

林保仁眼见沈其峻被沈洋责骂,于心不忍之下替沈其峻说情,不料反惹来沈洋一顿责骂,待沈洋离去之后,林保仁来到沈其峻身边进行劝说,指出要是沈其峻为了金永恩放弃职位,到时军中自会大乱,沈其峻闻言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宁肯放弃职位也不愿意放弃金永恩。

回到家中之后,沈其峻入房与金永恩相见,金永恩眼见沈其峻为了自己不惜与父亲闹翻,愧疚之下询问沈其峻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只是因为当错犯错想弥补的原因,最后金永恩指出沈其峻已经为自己做了很多事情,足以弥补当初犯下的错误,因此不用再频频帮助自己,沈其峻闻言否认了金永恩的看法,透露自己一直以来就对金永恩情有独钟。

唐庭轩被沈其峻释放之后,来到宋家会见宋耀国,宋耀国一见身为通辑犯的唐庭轩竟然敢明目张胆来见自己,于是当场喝令唐庭轩离开宋家,不料唐庭轩却是神情自若的指出自己不再是通辑犯,之前被抓的时候是沈其峻亲手放了自己,说完话一见宋耀国不相信,唐庭轩遂建议宋耀国打电话给沈其峻一问真假,接着又指出找宋宜岚问话也是一样。

宋耀国一听唐庭轩自信满满的话言,随后便询问唐庭轩找自己有什么事,唐庭轩闻言透露自己想娶宋宜岚为妻,宋耀国闻言立即反对,唐庭轩见宋耀国不同意,当场指出宋宜岚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宋耀国闻言大惊,扔下唐庭轩径直奔向女儿的房间,此时宋宜岚因为怀孕正在房中对着脸盆呕吐,宋耀国进屋一见女儿的模样,渐渐相信了唐庭轩的话,随后宋耀国指责女儿为何与唐庭轩发生男女之事,宋宜岚闻言悲痛万分透露当时因为两人喝醉了酒,所以就糊里糊涂发生了男女之事。

眼见女儿怀上孩子,宋耀国左思右想之下劝说女儿将孩子打掉,宋宜岚一听要打掉孩子,立即表态反对,宋耀国见女儿不同意,只得耐心进行劝说,指出如果不打掉孩子,到时沈其峻更加不会愿意娶宋宜岚,宋宜岚闻言悲愤万分指出就算打掉孩子,沈其峻一样也不会喜欢自己。

唐庭轩领着宋宜岚来到曾经准备建设游乐场的地方,看着胎死腹中的游乐场,唐庭轩当场向表态一定会好好照顾宋宜岚,说完话便向宋宜岚求婚,眼见唐庭轩态度真诚,宋宜岚终于答应了求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