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父母爱情》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3年前 (2015-08-27)778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1集

江卫国带着小伙伴来到卫生所找王海洋,王海洋打完针走出卫生所,态度傲慢看着江卫国,江卫国心知不能与王海洋硬碰硬,趁着王海洋来到面前站定,江卫国激将王海洋不敢与狼狗对战,王海洋在江卫国的激将下把心一横向狼狗踢去,岂料狼狗反应速度极快,猛地张嘴将王海洋咬跌在地上。

江德福得知江卫国又带着狼狗惹事,恼怒之下决定把狼狗送走,江卫国一听父亲要送走狼狗,情急之下赶紧跪在地上求情,江德福见江卫国放下男儿尊严下跪,气恼之下将江卫国推倒在地上,站在一边的安杰爱子心切,赶紧上前拉起江卫国。

当天晚上江卫国来到狗窝旁边不肯回屋睡觉,安杰只得与几个孩子来狗窝劝说江卫国,江德华疼爱江卫国找江德福说情,江德福同意不再送走狼狗,江德华赶紧来到狗窝将江德福的态度说了一遍,江卫国欣喜之下离开狗窝回屋睡觉。

江德华得知葛老师去老丁家中家访,闷闷不乐之下来到张桂英家中将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张桂英与江德华关系非常好,一听葛老师抢先去老丁家中发展恋爱关系,愤愤不平之下张桂英打电话给丈夫,要求丈夫想办法安排老丁与江德华结婚入洞房。

江卫国吵着要去中苏边境当兵,江德福不同意,江卫国把心一横绝食不再吃饭,江德福认为江卫国做做样子,因此没有放在心上,倒是江德华对江卫国关爱有加,专程炒了一碗鸡蛋端给江卫国食用,江卫国却较起真来,任凭江德华如何劝说就是不肯进食。

又过了一天,江德福将一些桃酥放到江卫国的房间,故意勾引江卫国进食,为了查看江卫国是否进食,江德福悄悄端了一张板凳站在房门外面往里观瞧,发现江卫东在吃桃酥之后,江德福不得声色将看到的情景告诉给了安杰,安杰听完江德福的话立即来到江卫国的房间,江卫东正站在桌前吃桃酥,一见母亲进屋江卫东赶紧停止进食。

一天下课葛老师将安杰叫到教室谈话,安杰因为葛老师抢先江德华一步与老丁来往,心中怒气难消板着面孔不想搭理葛老师,葛老师受到冷遇流下了眼泪,安杰心软劝说葛老师不用在意他人的态度,大可放心与老丁恋爱。

江卫国绝食饿晕被送往医院,江德福只得同意江卫国去当兵,江卫国欣喜之下回到家中拿出一把真枪把玩,由于一时大意开枪走火受伤。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2集

江卫国即将入伍心情异常高兴,为了体验当兵的生活,江卫国不顾性命危险拿出一把真枪玩耍,江德华见江卫国拿真枪玩耍,恐慌之下上前劝阻,在劝阻过程中江卫国擦枪走火吓晕了江德华,江卫国见江德华晕倒,慌乱之下顾不上头上枪伤打电话向江德福求助。

江德福带着江卫国来到医院包扎好了伤口,医生与江卫国开起了玩笑,询问江卫国受了伤是否还想参军,江卫国昂首挺胸毫无惧色,声称当兵受伤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安杰与江德福在房中休息的时候,江德华从房外走了进来,一进屋江德华笑容满面透露之前去了一趟老丁的家,安杰见江德华去了老丁的家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好奇之下追问原因,一问之下方知老丁想与葛老师成亲,结果遭到了上级的强烈反对。

葛老师因为不能与老丁结婚伤心落泪,恰好江德华去老丁家中看到葛老师掉泪,喜极之下江德华回到家中将看到的经过告诉给了安杰夫妻。

江德福邀请老丁来家中吃饭,江德华喜出望外做了一桌好菜招待老丁,孩子们回到家中见桌上摆着好菜,立即意识到了老丁要来江家做客。

不久之后江德福领着老丁出现在家门口,老丁拉长着脸心事重重,江德福数落了老丁几句将老丁带到家中客厅吃饭,安杰已经将孩子们全部支走,专程为江德福与老丁腾出谈话的空间。

江德华非常想听江德福与老丁谈话,由于江德福不允许,江德华只得与安杰走进房间焦急不安坐在门后偷听。

江卫国准备去参军,临行之前江德福带着江卫国去训练场练枪,练完枪江卫国回与家人吃饭,几个弟妹相继向江卫国敬酒。

第二天江卫国穿上军装依依不舍向家人告别,二年过后安泰一家来江家做客,安泰的女儿安台与王海洋相识,二人站在楼顶上有说有笑相处得非常融洽,外出归来的安台妹妹见王海洋站在楼顶与姐姐聊天,气恼之下与江亚菲来到楼顶就想顺着梯子往上爬,由于王海洋故意晃动木梯,安台妹妹只得与江亚菲怒气冲冲离去。

老丁来江家做客,江德福与安泰招待老丁,安然与嫂嫂以及江德华在屋中谈话,嫂嫂一边磕瓜子一边将老丁妻子难产死亡的经过说了一遍。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3集

安泰与老丁来江家做客,安妻与江德华以及安杰在房中谈话,三人谈了没多久忽然听到老丁呕吐的声音,江德华立即起身冲出屋外将老丁引到水池旁边,不停地替老丁捶背拍打。

老丁离去之后安杰与江德福回房休息,一想到江德华非常关心老丁,安杰感概万分依然非常想让江德华与老丁成为一对,江德福却是不以为然,认为自己的妹妹江德华没有福份与老丁在一起,在谈话过程中,江德福还在无意中透露老丁与一名吴姓女医生恋爱。

安杰听完江德福的话愈发觉得老丁是一个风流男子,第二天下班回家在路上遇到老丁,安杰故意嘲讽老丁是情场浪子。

欧阳懿得到平反与妻子安欣来江家做客,江德福专程准备了许多好菜和高档酒招待欧阳懿,江德华却对江德福有意见,离开客厅的时候与安杰交谈,抱怨江德福喝酒不邀请老丁。

欧阳懿在客厅与江德福喝得兴起,当着所有人扑桌大哭,当天晚上安杰闷闷不乐非常同情姐夫欧阳懿的遭遇,江德福看出了安杰的心思,提出安排欧阳懿的两个女儿去当兵。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欧阳懿透露即将回青岛,安杰趁机提出让欧阳懿的两个女儿去当兵,欧阳懿听完安杰的话惊喜无比,赶紧让两个女儿向安杰和江德福敬酒。

在江德福的帮助下,欧阳懿的两个女儿当兵成为了报务员,为了感谢江家人的恩情,欧阳懿的女儿写了信寄到了江家,江亚菲接到信件当场念给江德华听,不等江亚菲念完信件内容,安杰走进来拿过信件阅读。

江卫东打算应征飞行员,安杰认为飞行员过于危险,极力反对江卫东的志向,江德福也认为江卫东不适合做飞行员,经过一番思量决定让江卫东做伞兵,江卫东接受了江德福的安排,从军之前要求家人照全家福,安杰不同意江卫东的要求,认为没有必要再照相,江卫东不甘心又提出让父亲带他去打靶,受到拒绝之后江卫东失落万分,第二天与新兵们乘船离去故意不与家人道别。

江亚菲送完哥哥参军往家中方向赶去,路上王海洋开车跟随江亚菲,故意嘲讽江亚菲为人过于泼辣,江亚菲怒从中起拾起泥巴向王海洋投掷,王海洋吓得赶紧开车逃走。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4集

安杰的亲戚个个当兵混得风生水起,江德华心中开始不平衡,当着江亚菲的面表示要找几个江家亲戚来江家居住,借此向安杰证明江家的亲戚跟安家亲戚一样多,江亚菲对江德华的话不以为然,认为江德华不可能找得到亲戚来江家做客。

在江亚菲的激将下,江德福让一个小侄子写了一封信给江德福的前妻亲属二大娘,希望二大娘能来岛上探亲。

二大娘收到信件之后回了一封信给江家,江德福吃饭的时候收到信件拆开念读,江亚菲听完江德福念读的内容,吃完饭来到江德华身边,指出是江德华将二大娘引来江家做客。

不久之后二大娘携家带口来江家做客,安杰出门迎接的时候,江德华向二大娘介绍安杰的身份,二大娘得知安杰是江德福的第二任妻子,惊讶之下来到安杰面前仔细观瞧,看清了安杰的长相之后,二大娘夸赞安杰长得比江德福的前妻桂兰更好看,安杰并不知道桂兰是谁,回屋向江德华询问方知桂兰是江德福的前妻。

二大娘来江家探亲的时候希望江德福能替女儿燕凤找一份工作,江德福不便拒绝二大娘的要求,只得同意替燕凤找一份工作,二大娘喜出望外赶紧让燕凤下跪向江德福表达谢意。

当天晚上安杰与江德福躺在床上休息,一想到白天江德福答应替燕凤找工作,安杰询问江德福打算替燕凤找什么样的工作,江德福思虑片刻提出安置燕凤在社区工作。

二大娘全家在江家住了几天收拾行李回老家,二大娘一家人刚走,另一拔江家亲戚又来到江家做客,由于第二拔亲戚人员较多,当天吃饭的时候江家人只得摆出二张桌子分开吃饭。

第二拔亲戚与江德福并没有血缘亲属关系,仅是趁着二大娘探亲混水摸鱼来江家做客,一天江德华与哥嫂在房中谈论第二拔亲戚,安杰趁机数落是江德华引来了第二拔亲戚,江德华不接受安杰的观点,认为自己仅是引来了二大娘亲戚。

第二拔亲戚在江家无休无止居住并不想走,其中一个亲戚过意不去,劝说另一名亲戚收拾行李走人,另一名亲戚不以为然,依然想在江家长处。

一天江德华进房发现两个亲戚在柔软的大床上又摸又看,气恼之下上前喝斥两个亲戚的行为。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5集

江德华走进安杰的房间,赫然发现两个亲戚在床上又摸又看,两个亲戚不雅的行为让江德华看得心头火起,恼怒之下上前训斥,两个亲戚挨了训斥愤愤不平,其中一个亲戚嘲讽江德华是没人要的女人,江德华被戳中痛处,勃然大怒要求亲戚滚蛋走人。

亲戚离开江家之后,江德华如释重负与家人围桌吃饭,打算抽空好好打扫一下房间。

王海洋不愿意当兵,王父打算把王海洋送回农村务农,王海洋因为回农村的事情闷闷不乐,每天坐在楼顶上眺望远方,江亚菲从江亚宁口中得知王海洋的情况,一次登上自家楼顶与对面楼顶的王海洋搭讪,结果反被王海洋冷落了一顿。

不久之后,王海洋收拾行李钻入一辆军车离开小岛,江亚菲与江亚宁站在家门口目送军车离去,一想到王海洋回农村以后难以再相见,江亚菲心中升起了失落的感觉。

王海洋离去的时候张桂英与江德华站在楼顶目送军车离去,江亚菲与江亚宁登上另一处楼顶向军车挥手告别,张桂英悲痛之下学着江氏姐妹向渐行渐远的军车挥手。

老丁更换了家门钥匙,江德华去老丁家窜门无法打开钥匙,悲痛之下回到家中向安杰诉苦,恰好葛老师也在江家窜门,江德华愤怒之下打算与葛老师一起痛骂老丁。

安杰代表江德华打电话给老丁,要求老丁来家中走一趟,老丁意识到了是换钥匙引起的祸端,惶然之下向同在一幢楼房办公的江德福求助,江德福跟着老丁出门问清了原因,忽然改变主意让老丁独自去江家接受安杰批评。

老丁无奈之下只得硬起头皮向江家走去,葛老师无意再与老丁相见,不顾江德华的劝阻离开江家躲避老丁,刚刚走出江家大门,葛老师遇到了老丁,老丁一脸狐疑看着葛老师,葛老师什么话也没说,低头拎着菜篮从老丁身边走了过去。

老丁来到江家被安杰狠狠批评了一顿,之前还喊打喊骂的江德华不忍心再训责老丁,老丁离去之后江德华数落安杰过于严厉批评老丁。

傍晚,江德华坐在楼顶上因为老丁的事情伤心落泪,江德福看在眼里产生了帮助江德华的想法,第二天江德福与老丁见面,故意怂恿老丁应该向吴医生坦白,吴医生是老丁准备结婚的对象,老丁在江德福的怂恿下找到吴医生,坦诚曾经离过婚,吴医生得知老丁的真实情况大闹了一顿。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6集

老丁准备与吴医生结婚,江德福有意拆散两人,故意怂恿老丁应该将离过婚的事情告诉给吴医生,老丁不知是计找到吴医生坦诚离过婚,吴医生勃然大怒与老丁吵了一架,老丁与吴医生吵完架与江德福见面,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江德福听完老丁的话立即表态支持老丁与吴医生决裂。

江德华得知老丁婚事告吹,喜极之下变得心情开郎整天哼唱歌曲,安杰看在眼里替江德华感到高兴,江德福却闷闷不乐只觉江德华就像是替补队员,总是让老丁随意使唤。

江德华为了庆祝老丁婚事告吹,专程与安杰在家中包好了饺子,饺子煮熟之后江德华盛了一碗打算送给老丁,结果走出房门的时候发现江德福在院落中检查菜叶,为了不让江德福发现自己送饺子给老丁,江德华退回房中让安杰将江德福哄进屋中,趁着江德福不注意溜出家门向老丁家中走去。

江德华来到老丁家中替老丁洗衣服,老丁看在眼里很是感动,待江德华做完家务,老丁叫住了准备离去的江德华,与江德华闲聊片刻忽然提出两人结婚,江德华没有料到老丁愿意与也结婚,一时之间惊讶无比认为老丁是在开玩笑。

回到家中之后,江德华将老丁同意结婚的事情说了一遍,江德福听完江德华的话并没有高兴,而是抱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心理。

安杰替江德华准备了结婚嫁妆,江德华穿扮一新嫁入丁家,当天晚上老丁与江德华熄灯同床,在同床过程中发现江德华竟然是处女。

一位夏姓画家来岛上绘画写生,安杰成为夏老师的模特,坐在海边让夏老师描绘,江德福从海边经过发现了安杰做模特,事后回到家中数落安杰随意做他人的模特。

安杰不把江德福的话放在心上,依然坚持继续做夏老师的女模特,一天安杰带着两个女儿在路上遇到了夏老师,夏老师客气友好向安杰打招呼,安杰的两个女儿见夏老师长相平平,失望之下在背后议论夏老师长得过于女性化。

安杰回到学校遇到了葛老师,葛老师已经知道夏老师画画的事情,好奇之下提出下次跟着安杰一起看夏老师画画。

安杰见葛老师对夏老师来岛上绘画的事情感兴趣,心中一动建议葛老师做夏老师的女模。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7集

江德福悠然自得坐在房中听广播,安杰从外面走了进来,伸手关掉广播坐到江德福身边,聊起了部队某些人升职的事情,江德福听出了安杰话中包含的意思,劝说安杰做人要知足不能老是想着升职,安杰见江德福没有上进心不想升职,气急之下与江德福大吵了一场。

数日之后,江德福迎接一名官员来岛上考核视察,安杰为了拉近与官员的关系,专程准备了几碗好菜让女儿江亚宁送给官员,江亚宁出门不久返了回来,透露官员不肯收下饭菜,安杰听完江亚宁的话二话不说将饭菜倒到了鸡窝里面。

夏老师在岛上作画经常让安杰做女模,岛上的居民开始传言安杰脱光衣服让夏老师绘画,江德华听到传言来江家找安杰,安杰从未脱光衣服让夏老师作画,恼怒之下甩砸碗筷发泄心中怒气。

江德福因事出差,安杰来到学校在办公室办公,葛老师趁机向安杰谈起岛上传言的事情,安杰不以为然丝毫不怕被传言破坏名声,两个女人在办公室聊天的时候夏老师走了进来,一见安杰与葛老师都在,夏老师将手中的一盆花放到葛老师的办公桌上,透露是在路上无意采到的,葛老师生怕惹上风言风语赶紧将花盆摆到安杰的办公桌上,安杰趁着夏老师离去又将花盆摆回到葛老师的办公桌上。

葛老师带着夏老师来江家窜门,安杰将葛老师拉到一边,责怪葛老师胡乱带夏老师上门,由于夏老师已经上门,安杰只得拿出咖啡招待夏老师,夏老师一边喝咖啡一边讲述咖啡起源的故事,讲完了故事拿出口风琴悠然自得吹奏乐曲

三人在院落内有说有笑之时,江德福出差坐车归来,安杰听到屋外有动静赶紧出门迎接,江德福得知夏老师来江家窜门,心中立即火起径直穿过院落回家休息。

夏老师见江德福怒气冲冲的模样,一时之间只觉难堪之极。

安杰跟着江德福回到房中与江德福吵了一场,为了不让夏老师难堪,安杰回到院落谎称江德福喝醉酒头晕已经睡下,夏老师心知肚明,趁机与葛老师离开江家。

当天晚上江德福来丁家窜门,老丁让江德华做了一桌好菜招待江德福,江德福一边喝酒一边向老丁谈起了夏老师绘画的事情。

夏老师误闯军事重地绘画被捕,江德福借职务之便没收了一些安杰的画相和照片。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8集

老丁邀请夏老师来家中喝酒,夏老师在喝酒过程提起了江德福,认为江德福在吃他的醋,老丁对夏老师的话不以为然,喝完酒之后一觉睡醒,赫然发现墙上挂着一幅安然的画相,看着出现在墙上的画面,老丁始终无法想清楚是谁挂上的画相。

江德华见老丁苏醒,赶紧将老丁醉酒向夏老师索要画相的事情说了一遍,老丁听完江德华的话半信半疑,看着墙上精美的油画,老丁情不自禁大赞是艺术作品。

江德华见老丁夸赞安杰的画相,恼怒之下指责老丁将他人妻子的画相挂在房中,老丁不认同江德华的观点,坚持认为墙上的画相不是安杰仅是一幅艺术品,江德华见老丁睁眼说瞎话,气急之下指责老丁吃在碗里看在锅里,老丁气急之下想起床,岂料一时大意撞到了头部,江德华见状打消心头怒气,迅速上前查看老丁的情况,老丁正在气头上,一把推开了江德华。

上级调派了一名保密员负责送机秘文件给江德福,保密员的名字叫巩小梅,由于巩小梅长得年轻漂亮,且隔三差五来江家送文件,安杰看在眼里醋意顿生,一次趁着巩小梅送完文件离去,安杰来到江德福的办公室打探巩小梅的情况,打探完了巩小海的基本情况,安杰要求江德福更换一名男性保密员,江德福对安杰的要求哭笑不得,以不能违背上级安排为由拒绝了安杰的要求。

一天安杰与江德福在院子里面清洗衣物,巩小梅像往常一样又来送文件,安杰见到巩小梅心中立即一沉,板着面孔扔下衣物让江德福清洗。

江德福来到老丁家中喝酒,在喝酒过程中谈起了巩小梅,一谈到巩小海,江德福笑称有几次看文件的时候与巩小海对视,心中便产生一种激动不安的情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站在偏房抱孩子的江德华听完江德福的话,赶紧来到客厅提醒江德福不要移情别恋。

江德福在工作过程中忽然晕倒,安杰等人赶紧将江德福扶回家中休息,医生检查完了江德福的身体情况,向江家人透露江德福仅是血压偏高并无大碍。

虽然江德福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安杰依然不放心,专门躺到床上陪着江德福休息,到了第二天江德福身体已经好转,一名女医生上门检查江德福的情况。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29集

江德福患高血压休养了一天,一名女军医一大早上门检查江德福的身体情况,女军医离去之后安杰醋意顿生,认为江德福的上级不应该安排女性医务人员上门就诊。

为了能替江德福测量血压,安杰专程向一名医生学习量血压的方法,学会之后安杰拿几个儿女当实验品测量血压,江德福从儿女口中得知安杰已经学会测量血压,一天下班回家主动挽起衣袖接受安杰检测血压。

毛泽东为了加强下层领导的思想内涵,要求所有领导必须看红楼梦,江德福接到上级通知回家向安杰索要红楼梦,安杰见江德福竟然想看红楼梦,惊讶之下故意考核江德福,让江德福将四大名著一本不漏说出来。

江德福一口气说完了三本四大名著的名字,说到水浒传的时候误将浒字念成许字,安杰听在耳中忍不住笑出声来,嘲讽江德福是文盲念错别字。

江德福虽然有心看名著,但总觉得名著书册的文字太小读起来很吃力,安杰见江德福读字吃力,于是拿来一把尺子递给江德福,让江德福在尺子的对比下逐字逐行念读。

第二天早上江亚宁发现尺子不见,于是向安杰索要尺子,得知尺子在父母房中,江亚宁走进房中发现了红楼梦,好奇之下翻开一看,不知不觉被红楼梦吸引,接下来的日子只要一有空,江亚宁就捧着红楼梦品读。

安杰外甥女来江家吃饭,在吃饭过程中透露巩小梅在江德福的帮助下调到保密局工作,安杰听完外甥女的话怒从中起,当天晚上向江德福询问事情经过,由于江德福装聋作哑,安杰气恼之下捧走被盖与江德福分居。

江家几个儿女见父母吵架分居,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江德华也替安杰与江德福分居的事情焦急,左思右想江德华找来一把锁头锁住了安杰的房间,以便能让安杰回到江德福的房间睡觉。

安杰归来发现房间被锁,恼怒之下唤来几个儿女盘问,江卫民胆小透露是江德华所为,安杰赶紧让江亚宁唤来江德华打开了房门。

江亚宁在母亲安杰珍藏的一本书册中找到一个男性相片,相片中的男人是安杰多年以前心仪的对象,江德福得知此事喝酒消愁,晚上回家躺在床上在安杰面前说糊话。

一年过去,江家过节包饺子,一名陌生少年忽然拎着行李来到江家,一进屋就称呼江德福为父亲,闻讯而来的江德华经过一番盘问,方知陌生少年姓江名昌义,是江德福前妻生下的儿子。

《父母爱情》剧情介绍:第30集

江德华前妻儿子江昌义忽然来江家寻父,江家所有人大吃一惊,安杰无法接受江德福多年以前生子的事实,愤怒之下回到屋中生闷气。

江亚宁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情急之下跑到老丁家找来了江德华,江德华一脸狐疑看着江昌义,问清了江昌义的身世背景之后,江德华将江昌义招呼到桌前吃饺子。

江亚菲对江昌义的到来非常反感,趁着妹妹江亚宁进房,江亚菲当着江亚宁的面说江昌义的不是。

江德华来到厨房忙活,江卫国走进厨房向江德华打探江昌义的情况,得知江昌义是父亲前妻生下的儿子,江卫国回房与弟弟江卫东谈起江昌义。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江卫国催促江昌义去洗脸,江昌义拘束不安站在房中希望晚点再出房洗脸,江卫国提醒江昌义过一会儿就会断电,江昌义一听要断电赶紧来到水池洗脸。

江亚菲正在房中与江亚宁谈论江昌义,一听屋外传来水声,江亚菲狐疑之下走出房间一看,赫然发现江昌义正站在水池使用自己的毛巾,看着江昌义拿着自己的毛巾洗脸,江亚菲大步流星冲上前从江昌义手中夺回了毛巾,江昌义吓得站在当场不知所措,江卫东等人闻声出房看着江昌义,人人脸上升起爱莫能助的神色。

当天晚上江德福走进房中想与安杰同床,安杰一进江德福进屋,立即要求江德福去其它房间休息,江德福不把安杰的话放在心上,一边脱皮带上床一边透露家中没有多余的房间,安杰见江德福强行上床,恼怒之下起身就想下床,江德福见状赶紧扎回皮带主动提出不与安杰同房。

江昌义住进江家之后主动在院子里面挖地,江卫国与江卫东坐在楼顶上谈起了江昌义,与几个妹妹相比,年纪最大的江卫国非常理解江昌义的处境,认为江昌义是为了前途来岛上投靠父亲江德福,江卫东却不太喜欢江昌义,总觉得江昌义土里土气将家中闹得鸡犬不宁。

江卫国与江卫东来剧院探视表妹安然,安然带着一个女伴与两个表哥见面,双方寒喧几句各自离去,江氏兄弟走出剧院遇到了父亲江德福,江德福将两个儿子带到靶场游玩,一想到家中发生的事情,江德福感概万分为无法照全家福的事情难过,两个儿子见状提议父子三人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