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09-06)1191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1集

大漠刘弗陵迷路,无泪城云歌失踪

汉武帝刘彻晚年,因“巫蛊”事件,卫太子及皇后卫夫子皆被诛杀,唯一存活的是卫皇孙刘洵,是卫太子门客孟某拿自己儿子顶替。

大街上,年幼的孟钰看见弟弟代替刘洵和卫太子一族被押赴刑场,仇恨牢牢的扎根心中。

汉武帝把社稷传给年仅八岁的六皇子刘弗陵,为了避免外戚干政,重蹈卫皇后的覆辙,刘彻赐死了刘弗陵的母亲赵婕妤。

沙漠里,刘弗陵从噩梦中惊醒,他永远忘不了母亲被行刑希望再见一次自己的苦苦哀求,他甚至自责母亲的死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继承了汉朝的大统,年轻美丽的母亲怎么会这么早离开自己,梦魇一次次缠绕着刘弗陵,他背负自责一遍遍回忆自己最想忘记的那一幕。此时的一次塞外之行,把他们困在沙漠里。一行人,武功体力都不弱,但在残酷的自然面前,却如蝼蚁一般渺小。如果再寻不到水源,他们就会永久地留在这里,变成那森森白骨架中的一个。赵破奴摇了摇水囊,这是最后的几口水了。他将水囊捧给刘弗陵,他们要尽快走出沙漠。

突然间,风暴袭来,飞沙走石之后,中暑的刘弗陵看见一个绿衣少女款款向自己走来,和自己相仿的年龄,美丽的容颜,俏皮的微笑,女孩的坦诚化解了刘弗陵心底的戒备,女孩叫云歌。赠水治伤,云歌的一言一行让刘弗陵感到温暖亲切,长安城,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上,没有人敢亲近他,对他只有惟命,疼爱自己的母后却因为自己被赐死,刘弗陵的心是痛苦的,冰冷的,面对对自己毫无戒备也毫无敬畏的云歌,刘弗陵甚至感觉内心的坚冰正慢慢融化。

一场巨大的羊角又风突然袭来,云歌紧紧牵着刘弗陵的手,天昏地暗,等他们清醒过来才知道被刮到无泪城,无泪城城主是一个脸上有疤记的女人,带着面具,当她看见云歌,感觉诺言回来了,她热情的邀请云歌一行到无泪城暂避风暴。

无泪城,云歌遇见了月生和孟钰,虽然有孟钰相助,但城主还是灌醉了赵破奴,掳走了云歌,原来从前城主和丈夫爱永很恩爱,但有一天他们在沙漠里捡到一个孤女诺言,当时的诺言也是云歌这般年纪,但随着诺言一天天长大,爱永竟然爱上了诺言,竟然要随诺言私奔,爱永被城主一箭射死,城主把爱永沉尸无忧宫的石灰池里,到处雕铸爱永的石像,她对爱永的感情几近疯狂,现在看到了酷似当年诺言的云歌,她要让云歌的生命停留在这里,不让她长大,不让她再勾引爱永。

刘弗陵发现云歌被掳走,断然拒绝了赵破奴先自保的建议,他一定要救出云歌。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2集

云歌离家寻弗陵 但见玉佩不辨人

云歌与用雕儿给自己传信的哥哥云翊会和,求哥哥救下被乞丐围殴的孟珏,孟珏醒来看见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心中惊喜,云歌塞给她自己的另一只绣鞋,让他拆了上面的珍珠去找大夫治伤,孟珏捧着鞋子,默默发誓,无论天涯海角,一定会报答云歌的恩情。

刘弗陵的笛声在寂寞的宫闱响了九年,他不苟言笑,除了处理朝政事务,他所有的情感只留给了那个沙漠中言笑晏晏,善良暖心的绿衣姑娘。

塞外的云歌也长成了大姑娘,娇俏精灵,姿容出众,厨艺高超,追求者众,但她心里只有陵哥哥。这天,又来了一个求亲的人,吹奏的笛声连云歌的父亲都几欲掉泪,此人还是恩人之子,看云歌不答应亲事,父亲拿走了她珍视的发坠。云歌一生气就会坐在房顶上,母亲晚上叫她下来时,发现房顶上竟是云歌的侍女阿竹,云歌早已留书,去长安找陵哥哥了。

云歌夜里投宿在一处农舍,老两口热情的招待了她。云歌梦里看到了陵哥哥,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她惊醒过来,到外面听见有人悬赏通缉她,她慌忙逃跑却被追上,农舍老两口也是帮会中人,他们十分喜欢云歌,宁愿背叛老大也要保护她,两方人都死了,云歌伤心不已,她丢了显眼的绿衣服,装成乞丐到了长安城。

在长安城中,一男子跳出来强说云歌的钱袋是自己的,被路过的许平君三言两语打发了,还告诉云歌自己的住址,让她有事来找自己。云歌看娲皇殿香火鼎盛,进去祈求娲皇娘娘保佑一定找到陵哥哥,出来后,看见许多人都去抢皇上派发的寿点,人太多发生了骚乱,云歌被挤到在地,被一个年轻男子拉起来,不知为什么,云歌在他身上看到了熟悉的感觉,一路跟着他,得知他叫刘病已,身上的玉佩跟小时候陵哥哥佩戴的一样,她不由得绽开笑颜,依恋的看着他,猜他一定就是自己的陵哥哥。这时,许平君过来,两人十分亲密,云歌不敢相认,眼睁睁看着二人挽着手走了,擦身而过的时候,云歌拿走了刘病已口袋中的玉佩,她失魂落魄的跟在二人后面,看见刘病已怜爱的将许平君喜欢多日的珠钗带在了她的头上。云歌哭着跑到林中,伤心陵哥哥竟然骗了自己,忘了自己,她将玉佩埋在坑中,提醒自己要忘了陵哥哥,却又跑回去不舍的挖出来。一个头戴帷帽的男人,一路跟随着她。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3集

云歌牵情换女装 病已被害入囹圄

云歌去店里吃饭,却被赶出来,孟珏过来,说自己被偷了钱袋,让她请自己吃饭,介绍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云歌心情不好,饭后拒绝了跟孟珏同行。

许平君和刘病已追过来,要回被云歌“偷”走的玉佩,云歌伤心刘病已不仅不认识自己,还把自己当成小偷,拒绝了刘病已送的钱。云歌住店却找不到钱袋,又是孟珏带她进去,却被店家当成男人给安排在仅剩的一间房。孟珏看到云歌连做梦都流下眼泪,叹息着她的痴傻。第二天早上,云歌给孟珏做了汤饼,孟珏却尝不出好坏,云歌最讨厌别人质疑她的厨艺,气走了。她在街上看见一对情侣拌嘴,想到自己与陵哥哥多年不见,有隔阂不可避免,心里为陵哥哥找理由,觉得要多给他一点时间。

云歌向追上来的孟珏借钱买漂亮衣服,孟珏吩咐店里的女伙计摆出所有绿衣服给她挑选,云歌感到奇怪。云歌走在街上,唱起了歌谣,她不知道的是,刘弗陵坐的宫车就在她的不远处,刘弗陵听到她的歌声,惊喜的叫停车子,却无佳人芳踪。

云歌和孟珏去七里香吃饭,报的菜名伙计却听不懂,许平君送菜过来,好容易才认出了换了女装的云歌。原来云歌此举是要借此推荐自己当店里的大厨,许平君却也来插一脚,说自己也要应征厨子。两人挂上帘子在街边比拼,吸引了许多路人,刘弗陵路过,也被热闹场面吸引驻足,精明的掌柜常叔看见他服装车马处处透着华贵,极有眼色的将二人菜品端了给刘弗陵尝试,刘弗陵吃到云歌的菜,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给了一枚精致的钱币作为打赏。

平君尝了云歌的菜肴,甘拜下风,对她刮目相看。孟珏看到刘弗陵给的钱币,大吃一惊,拿过来追了出去,没有看到人,对追问的云歌含混了过去。这时,有人来报信,刘病已被关进官衙,云歌着急的求孟珏帮忙打探。

在孟珏的帮助下,许平君进了牢房,才知道事情经过。原来,刘病已与李蜀斗鸡,李蜀输了,两人发生冲突,打斗中李家下人死了,李蜀有钱有势,将刘病已送进了牢房严刑拷打,还要他为自家下人赔命。

许平君求爹娘出钱救刘病已,将自己的首饰当掉了,还是没有凑够钱。云歌一路跟着她,看到这种情况,想把那枚钱币当了,孟珏阻止了她,答应尽全力救刘病已。

刘病已在牢中的条件大为改善,孟珏前来探视,刘病已知道是得到他的相助,十分感激。许平君前去质问云歌为什么要帮助刘病已。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4集

厨艺比拼救病已 孟珏结识霍成君

面对平君的追问,云歌只说是因为刘病已像自己的哥哥,还将赎回的首饰交给了平君,平君非常感动。

刘弗陵实际上已娶了皇后上官小妹,大司马大将军霍光是皇后外祖父,督促二人圆房,被刘弗陵一直推脱。霍光位高权重,把持朝政,得知刘弗陵曾微服出巡去了七里香,大骂儿子中郎将霍禹无用,不知皇上行踪,女儿霍成君才貌过人,温婉解语,难得的是还洞悉朝政,一直都思谋着为霍光招揽人才,很得霍光欢心。

刘病已被判秋后问斩,许平君和云歌十分伤心。孟珏给云歌取了个“雅厨”的化名,召集长安城的达官贵人前来品尝,云歌却没有心情做菜。孟珏却是要搞大场面,吸引霍光,霍光饮食讲究,又是一品居的常客。果然一品居给七里香下了挑战书,又请了霍光做评判。霍光想到刘弗陵食欲不振,却对七里香的饭菜赞赏有加,念念不忘,决定去探询一番。

比试那天,孟珏暗地做了手脚让一品居大厨未能参赛,云歌男装上阵,一道风雨凝露打动霍光,云歌趁机求情。霍光让霍禹打听,得知刘病已却是个卖鸡的贩夫走卒,没有改动刑判。昌邑王刘贺放荡不羁,未经传召也到了京城,以评判的身份到七里香与孟珏联络。原来,他与流星帮帮主孟珏早有来往,图谋大事。二人早已摸清刘病已皇孙身份,是刘贺指使孟珏暗中出手杀了李蜀的下人,刘病已才成了阶下囚。但孟珏觉得刘病已虽出身显贵,现在却混入末流,不够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

霍成君带着侍女小苏男装上街,在茶室中看到一幅美人图,驻足细看,孟珏上前与她探讨了一番,二人皆见识不凡,谈吐脱俗,甚是投契。孟珏早已看出霍成君女儿之身,将自己竞投到的画作送往霍府,赠给霍成君。

七里香客流如潮,云歌忙乱不堪,孟珏要给她帮手,反而添乱,被云歌推出去了,孟珏担心她的身体,遂出来与常叔商议。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5集

纵使相逢不相识 只愿故人心不变

孟珏推门进来,发现云歌累极,精神委顿,与她打赌,若是明日七里香放她半日假,就要她到城东桥头等他。第二天,云歌发现原来孟珏早就采取对策,让自己轻松下来。

霍成君来到无名居见了孟珏,她素来聪慧,讲起自己从小受母亲教导,身负霍家荣辱,不会轻易喜欢别人,直言询问孟珏接近自己的目的。孟珏承认自己是想通过她结识霍光,期求得到他的赏识,谋求一官半职,他的坦率反而博得霍成君的好感,答应为其引荐。

云歌没等到孟珏,回去时看见忧心忡忡的许平君,暗暗祈祷刘病已早日回到许平君身边,两人走在街上,遇见孟珏和霍成君,霍成君无意中见到许平君身上掉下的玉佩,她识得这正是皇室王孙专有的雕龙玉佩,回家后马上告诉父亲,父女两觉得刘病已就是卫太子之孙,隐忍多年,心头之剑早已盼着出鞘。

云歌再次请求孟珏救刘病已,孟珏要求她不要询问自己救人的方法。很快,刘病已被释放,正在七里香送菜的许平君和云歌大喜奔到住处,听到云歌的名字,刘病已没有什么反应,云歌非常失落。晚上,云歌做了菜为刘病已接风洗晦,刘病已谈到自己入狱出狱都很蹊跷。这时,孟珏和昌邑王一起过来了,看见昌邑王好色爱酒,左右逢源,刘病已眼神多了一丝复杂。云歌对刘病已的过分上心,让孟珏不由得旁敲侧击起来,引起了刘病已的注意,他独自来到厨房,质问云歌为什么要接近他,云歌仍是说因为许平君和刘病已曾经对她的帮助,刘病已却以为云歌是受人指使企图利用美人计来杀自己,他在重回酒席时当众表白对许平君至死不渝的感情。许平君将云歌当成恩人,要与她结为姐妹,刘病已的眼神却很冷淡。

孟珏一路跟着云歌,看着她因为“陵哥哥”伤心流泪,哭喊着要自己还给她等了九年的陵哥哥,不甘痛苦下要强吻云歌,云歌打了他一巴掌,哭着走了。第二天早上,孟珏竟然不告而别,云歌心神不定,做坏了菜,许平君主动帮她掌勺。她心情郁郁走到街上,发现了行色匆匆的刘病已,帮他躲过两个人的追踪,还给他做了好吃的菜,告诉他自己到长安是寻找与自己有九年之约的男子。刘病已告诉她九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切,而云歌却说改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心。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6集

云歌心有千千结 城西偶遇刘弗陵

刘病已为云歌吹笛,云歌说他以前的笛风优雅情长,现在是悲凉沧桑,当刘病已追问时,云歌却没有提到真实的过往。许平君回来,看见二人坐在一起吃饭,本没多想,可是刘病已听说孟珏已经离开客栈,让云歌搬过来住,饶是许平君光风霁月,也不由得表情微微僵硬,而云歌却因为能接近刘病已欢喜。刘病已和许平君帮云歌搬家布置,刘病已还帮她画了长安地图。,许平君虽识字不多,却极为熟悉长安风土人情,为她细细讲解。云歌挂画,不小心踩翻了凳子,刘病已接住了她,正好被许平君看到,云歌慌忙解释,许平君一笑离开。晚上,许平君来找云歌,对月盟誓,二人正式结为姐妹。两人把酒谈天,许平君说刘病已身世凄苦,自己十岁与他结识,早已认定非君不嫁,要云歌拿他当亲大哥,还提到孟珏对她有情,猜测她失魂落魄便是因为孟珏不告而别,云歌落荒而逃。

云歌发现自己竟然对孟珏多了牵挂,纠结下,留书说要寻找做菜灵感出门了。

上官小妹自小入宫,刘弗陵虽对她无意,但怜她年幼离家,便多了几分怜惜,对她如同亲妹,教她吹笛,下棋,在生活上也颇为照顾,常有赏赐,上官小妹早对刘弗陵动情,因他迟迟不愿与自己圆房暗暗着急。

刘弗陵从小就生了一种怪病,天气变化之时就会生出疹子,瘙痒难受,听说牟神医住在城西,和贴身太监于安乔装前往问医,在街上与云歌擦肩而过,他的随身玉佩的编绳断掉,便让于安保管。因为晒了太阳,刘弗陵的疹子已经蔓延到脸上,二人到了神医的家,却被村民告知神医出外云游。刘弗陵走到河边,云歌也在木桥上,离开后踏起了木板,刘弗陵站立不稳,掉入水中,云歌拉了他上来,正帮他烤衣服,却发现一位盲眼老奶奶喊着“百合”走到了河边,云歌忙跑上前拉住她,被老奶奶当作孙女,云歌为安慰老人,默认下来,和赶来的老人孙儿阿福一起送了老人回家,刘弗陵也跟了过去,云歌与阿福拉钩许诺一定会再来看望老人,看见刘弗陵脸上的红疹,云歌采了草药捣烂,给刘弗陵涂上,真的让红疹消退了,云歌的一举一动,都让刘弗陵有似曾相识之感。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7集

孟珏与成君泛舟 平君被父母逼婚

云歌的眼神言语,不断的加深了刘弗陵的熟悉感,只是他还未来得及细问,就被小调皮阿福岔开了,作为一国之君,他不能在外久留,交代于安调查便离开了。

孟珏与霍成君在湖上泛舟,碧波荡漾,蝴蝶翩跹。霍成君追问他看重自己什么,孟珏却不愿回答,霍成君觉得他就是一道无法翻越的墙。霍成君的丝帕被风吹走,孟珏许诺送一方更漂亮的给她,霍成君羞涩欢喜。那方丝帕一路飘飞,被正和云歌一起在湖边采莲的许平君拾到。许平君回到家,却被告知已经说下了亲事。

晚上,许平君为刘病已做了菜,劝他不要与游侠儿厮混,找些正事来做,刘病已说他不会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许平君情绪失控,终于哭着说是父母逼她嫁人。云歌在门外听到,为许平君担心起来。第二天,云歌走在街上,发现孟珏进了怡红院,不由跟了进去,反被当成是妓子推进房里去伺候人,而房中竟然是孟珏和燕王刘旦,还被刘旦逼着为孟珏渡酒。刘旦得知云歌不是妓馆之人,以为是刺客要拿下,孟珏宣称云歌是自己的女人。

云歌被救后生气冲出来,孟珏追上来,带她去七里香看了自己捎给她的信,云歌很是感动,孟珏送她匕首防身,云歌却不愿收,孟珏说既然平君定下婚约,为何不与刘病已表白,云歌不愿拆散他们,还求孟珏帮许平君解除婚约。

许平君的父母在家里教训女儿不知好歹,云歌过来,竭力安慰她。这时,却听说新郎坠湖了,大家都说许平君是灾星,许平君反而破涕为笑。云歌却心情沉重,觉得是自己请求孟珏解决此事才伤了人命,她到店里找孟珏求证,孟珏气自己在她心中竟是如此低劣不堪,不觉也出口带刺,云歌生气离开,等在门口的红衣拦住她,说自己认识孟珏十年,他不是撒谎的人。云歌百般滋味回到住处,看见放下心头大石的许平君与刘病已在院中谈笑,她也不由得会心一笑。

刘弗陵让于安打探云歌,却众说纷纭,他又来到城西阿婆家,恰逢云歌也过来看望阿婆,刘弗陵说自己名叫刘长风,云歌却说相逢不必曾相识,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姓名。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8集

孟珏打入权贵圈 弗陵云歌心意通

刘弗陵意识到自己对“百合”的在意,不禁觉得自己愧对于云歌,但他还是吩咐于安去做阿福要的木鸢,上官小妹正好进来听到,以为是刘弗陵要兑现陪自己放木鸢的承诺,十分欣喜,刘弗陵不忍拒绝。

孟珏带云歌见义父,他给云歌插上了一支金银花钗,义父看出孟珏对云歌的心意,他与云歌母亲有旧,特别交代孟珏全心全意照顾云歌,将流星帮全权托付给孟珏。云歌察觉到孟珏与义父的隔阂,孟珏说自己恨“父亲”这个称呼,虽然义父对自己极好,但自己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云歌安慰的拉住了他的手。

刘弗陵派人给阿福送去木鸢,阿福很是伤心,前去探望的云歌觉得刘弗陵也不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却不知刘弗陵是不愿对不起云歌,有意避而不见“百合”。

孟珏的堂堂居开业,刘病已称病不去,许平君和云歌前去恭贺。霍成君也带了霍光前来,并为孟珏引荐,霍光倒是对孟珏的印象极好,外表俊朗、财力雄厚,非池中之鱼。孟珏向霍成君介绍云歌是自己的义妹,云歌心中失落。长公主鄂邑盖也前来恭贺,倒是对人称“竹公子”的雅厨颇有兴趣,云歌不善与贵人打交道,孟珏却长袖善舞,将一众权贵招待得颇为周到。云歌却因为孟珏没有关注自己闷闷不乐。

刘贺恭贺孟珏佳人在抱,并因云歌得到流星帮,因霍成君得到霍光赏识,功成名就,孟珏知道是他派红衣杀了许平君的未婚夫,警告他不要伤害云歌,否则不会顾念结拜之情。

云歌受邀为公主的寿宴做菜,她请孟珏试菜,大放佐料,以报孟珏“见利忘义、见色忘友“之仇,谁知孟珏却津津有味的吃了所有的菜,还大加赞赏。云歌十分不解。

刘弗陵在公主寿宴上喝到了云歌酿的杨梅酒,很是喜欢,孟珏趁机向皇上谏言废除榷酒酤,为百姓造福,使国库充盈,刘弗陵对他大为赞赏,认为他是良臣之才。云歌将自己对陵哥哥的心意倾注在菜中,要众人在品尝后猜出自己出的题,才会上下一道菜。刘弗陵品出了记忆中的温情,很快猜出了谜题。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9集

病已平君成眷属 云歌前往甘泉宫

得知贵客猜出了谜题,云歌亲自端了菜过去,早已心内复杂的孟珏弹出一物,击中了尚未走到门口的云歌的膝盖,谜题只好由宫女送上。可是因菜肴思绪万千的刘弗陵仍是提出想见雅厨,慌乱打掉酒杯的孟珏连忙请求献上一曲,刘弗陵不禁拿出玉笛合奏,云歌听到似曾相识的旋律,想要一见,被长公主仆人拦住。于安见刘弗陵如此喜爱雅厨手艺,提议将雅厨召入宫中,刘弗陵却不愿宫廷磨灭了雅厨的情怀和风雅,只赏了与上次相同的钱币,引起了云歌的注意。孟珏说皇家复杂,以后如有邀请做菜定要推辞,这正合云歌之意。

许平君要刘病已到自家提前亲,刘病已却顾左右而言他,落荒而逃。许平君向孟珏求助,孟珏答应引荐掖庭令张贺帮忙,许平君大喜。两人见面被刘病已看见,刘病已警告孟珏不要乱打主意,孟珏三招两势制止了刘病已的攻击,提醒他女人禁不住等待。

张贺劝告刘病已,太多人家破人亡才保下他这支血脉,遇到许平君这样的好姑娘就赶快成亲,刘病已无法推辞。二人终于成亲。云歌默默祝福“陵哥哥”和许平君,也决心开始新生活。

公主又下了帖子请云歌去皇家别院甘泉宫做菜。各地藩王也到了甘泉宫,却先去见了大司马霍光,刘弗陵却去了别院后山,静看事态发展。为了做出特别的菜肴,云歌到后山采野菜,不小心脚下失去控制,险些滑下坡去,被刘弗陵拉住,云歌见到他很高兴,无奈刘弗陵时间宝贵,二人约定第二天见面。

太监富裕带着云歌和许平君再去后山,遇到广陵王打猎,广陵王怪三人惊走猎物,竟然放出恶犬,云歌几人检起树棍狼狈抵挡,昌邑王赶来砍杀了恶犬,还出言讽刺,大为不满的广陵王与他交手起来,孟珏在远处看到,连忙和霍成君骑马赶过来,正待求情,恶犬扑了过来,云歌连忙相救,被咬伤,孟珏扶住被冲撞的霍成君,云歌不由伤心,请求昌邑王派人送自己回去,而霍成君也觉得孟珏对待云歌不像兄妹。云歌和许平君回去后,公主细细追问广陵王的反应,云歌拦住要回答的许平君,说她们太过慌张,什么也不知道。

晚上,许平君和云歌躺在床上,云歌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失约于人,这时,两人闻到一阵异香。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介绍:第10集

云歌接受孟珏情意 成君被拒暗自神伤

原来是孟珏找了宫廷秘药过来,给云歌上好药后,孟珏背了她出来,告诉她以后不会告诉别人她是妹妹,免得让人误会自己的心意。孟珏环住她的肩膀,牵住了她的手,云歌没有拒绝,还唱起了那支在水一方的曲子。睡梦中的刘弗陵心有灵犀惊醒过来,他狂奔到林中,却不见佳人芳踪,九年的等待和思念,让他几欲崩溃,他大喊着云歌的名字。云歌隐约听见,孟珏却拿起她的手,按住自己的心口,说是这里在呼唤着她,云歌含羞而笑。

刘弗陵思念成痴,食不下咽,于安想请雅厨做菜。听到公主竟然带了外人,刘弗陵大怒,向于安发泄着对甘泉宫议事、霍光却携家带眷的不满,下令甘泉宫不许任何人进入。

霍光与孟珏手谈,孟珏以棋作比,剖析朝政局势,藩王蠢蠢欲动,皆在等待时机。霍光赞其才华,孟珏顺势说到千里马也需伯乐赏识,霍光暗示他霍成君心情不佳。

红衣告诉云歌,孟珏从小就没有味觉,云歌恍然大悟,又心生怜悯,她做了极苦的菜肴,孟珏仍是尝不出味道,还说自己饮食要求不高,让云歌不要太过操心。霍成君过来找孟珏出去,说希望孟珏留在自己身边,孟珏说自己高攀不上,刻意接近只是出于商人的本能,霍成虽伤心失望君但并不因此退却,反而要孟珏考虑。

长公主一向在宫廷畅通无阻,现在却轻易见不到刘弗陵,她要求云歌做出能唤起手足情谊的菜肴,配上刘弗陵喜欢的谜题。云歌送菜却撞上了拿着画的于安,画作毁坏,云歌灵机一动,说自己能修补。借着再次呈上画作送了一碗菱角,果然触动了刘弗陵对少年时姐弟共度时光的回忆。

霍母也赞同了霍成君与孟珏的婚事,霍成君却眼中含泪,精明的霍母提醒霍成君,孟珏必须坚定的站在霍光这边,否则,霍家容不下他。

燕王表面靠拢霍光,实是早有反叛之心,暗地与辅政大臣上官桀勾结,上官桀提醒儿子,儿媳怜儿虽然深明大义,但毕竟是霍光之女,仍需提防。燕王知晓孟珏本事,下帖邀约。

在云歌的心里,孟珏的分量越来越重。孟珏特地给云歌做了秋千,云歌心中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