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金玉瑶》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09-11)1139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1集

林剑锋推倒周丽丽致其昏迷不醒

张书恒拍下周继庭保险柜里的账本后交给杨主任,这些账本都是阴阳帐,明帐上根本看不出什么,而暗帐却要密码本破译密码才行。张书恒没想到周继庭老奸巨猾。可沈立听了张书恒陈述的事情经过,却意味深长地笑对张书恒道,杨主任才是真正的老奸巨猾。张书恒不明所以。

任勤之派人调查了林剑锋的档案,查得他于四年前突然出现,这与丁敏秋丈夫杨涛失踪的时间是一致的,而他出现之前的过往却查不到。由此推论林剑锋就是杨涛,而杨涛现在失忆。沈立想利用林剑锋调查周继庭的犯罪事实,丁敏秋极力反对。

沈立从报纸上得知赵楚与柳思孝大婚。他在赵楚的婚礼现场失魂落魄,差点不能控制自己。丁敏秋暗暗地拉住了他。丁敏秋开导沈立,如果忘不了过去,也没必要拆散对方的家庭。就像她忘不了杨涛,沈立忘不了赵楚,不如把他们藏在心里,好好祝福他们。沈立顿感释然,决定把今后的精力更多地放在工作上。

半夜,林剑锋睡不着,他悄悄地把丁敏秋给他的一家三口的合照拿出来看,想努力地回忆起过去的事情。谁知被周丽丽发现,她认为林剑锋一定与丁敏秋有染,于是和他大吵大闹,林剑锋不停地跟她解释,结果拉扯间周丽丽摔倒,后脑重重地撞到床角昏了过去。医生诊断她头部重创,不知道什么才会苏醒过来。周继庭爱女心切,根本不相信林剑锋说的周丽丽不小心跌倒的话,对林剑锋一顿呵斥,还甩了他一耳光,并说如果周丽丽有什么不测一定拉他陪葬。林剑锋灰溜溜地离开了。

哪知林剑锋回到周宅,王秘书传周继庭的命令让他24小时守在医院看护周丽丽。回想到周继庭对自己的侮辱和蔑视,想到这些年他在周家没有一点地位,想到周丽丽如果醒来他会万劫不复,林剑锋不寒而栗。于是他主动找沈立,想帮他收集周继庭的罪证,帮他扳倒周继庭。沈立不清楚林剑锋的真实目的,觉得他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忠厚老实,不敢贸然答应,于是委婉地告诉他暂时先考虑再最终决定。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2集

柳思孝帮沈立解除挤兑危机

林剑锋在医院里乖乖地守着昏迷不醒的周丽丽。王秘书突然带人来传达周继庭的命令,林剑锋表现的唯唯诺诺。可其他人走后,关上门林剑锋又是一副表现。原来王秘书早就被他收买,两人准备联手对付周继庭。他们在一起密谋商量计策,完全没有料到周丽丽虽然没有睁眼,但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一个是对自己俯首帖耳的丈夫,一个是对父亲忠心耿耿的秘书,周丽丽亲耳听到两人的密谋,眼角止不住地流下了泪水。

王秘书给了沈立名下的茂源杂贷店崔老板一些钱,把一批毒盐交给他出售,结果导致许多人中毒。崔老板见况不妙,逃之夭夭。沈立推测一定是周继庭从中捣鬼。

他暴跳如雷地去找周继庭理论,周继庭却莫名其妙。沈立想找到崔老板还自己一个清白,却不料崔老板被王秘书下毒。崔老板临死前告诉张书恒是周继庭的王秘书所为。沈立断定是周继庭主使,于是决定和林剑锋联手对付周继庭。

林剑锋告诉张书恒和沈立,周继庭一直利用何军长的势力暗中走私国宝。林剑锋帮他们打听到周继庭交易的时间地点,然后沈立他们通知了何军长。何军长非常恼怒周继庭的行为,于是决定让周继庭交出自己委托他的生意,移交给沈立打理。自从周丽丽出事后,周继庭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对何军长取消与自己的合作也无所谓了,他表情淡漠心如止水。

林剑锋本意是让周继庭与沈立两虎相争,却没料到周继庭已丧失斗志自动放弃与何军长的合作。失去了何军长的支持周家的生意已没什么意义,林剑锋机关算尽得到的周家成了一个空壳,他心有不甘又生一计。

市面上忽传谣言,说沈立因为毒盐案生意已出现危机,银行也面临倒闭。于是次日沈立的润丰银行突然出现挤兑现象,大量的储户突然拥进银行要取钱,如果沈立不能兑付后果不堪设想。沈立知道这是有人在暗中设计,但如今情况危急,沈立想到只能找柳思孝的大公银行暂时解困。柳思孝在沈立分析利弊的有力说辞下,答应借给他三十万银圆以解燃眉之急。丁敏秋这时又搬来何太太,何太太当着众储户的面带着大量的资金和财物要存进沈立的银行。众目睽睽这之下何太太的举动无异是对沈立最大的支持,谣言不攻自破,挤兑的储户们自动放弃取款的打算。沈立的危机顺利解除。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3集

林剑锋害死周氏父女

沈立带人清查周继庭的账目准备接管他手里的生意。因为周丽丽出事,周继庭后悔自己多年来只顾做生意忽视了与女儿的相处,内心非常自责痛苦。如今周丽丽昏迷不醒,周继庭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对生意家产这些身外之物都无所谓了。他平静地告诉沈立,他接收的账目只是些明账,主要是应付

检查的,另有一本密账因为有密码要等他整理好后移交给他。沈立看到周继庭一副英雄暮年的颓废样子,内心也很感慨。

晚上林剑锋躲在书房外,偷看到周继庭移开墙上的画打开了墙后的保险箱。他没想到墙后竟然暗藏玄机。他看到周继庭对着密码本对照密账。

周继庭又到医院陪女儿,希望女儿能早点苏醒过来。而一旁的林剑锋却时时担心周丽丽醒来后自己罪行败露。周继庭突然发现周丽丽的手指动了,欣喜若狂地叫来医生。医生检查后告诉他,真是奇迹,周丽丽真的苏醒了,只是因为脑部受伤,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语言功能。看到周丽丽醒过来,林剑锋吓的魂飞魄散。因为要静养,周继庭把女儿接回家里。

王秘书做贼心虚地找林剑锋商量对策,他怕醒来的周丽丽揭发他。林剑锋何尝不是担心此事终日惴惴不安。他偷偷地遣散了周家所有下人后,给周继庭下药迷昏了他。等周继庭悠然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眼前是自己的秘书和女婿。林剑锋已经拿到保险箱钥匙拿到了账本,他搂住周丽丽的脖子逼迫周继庭拿出密码本。周继庭怕他伤害周丽丽,只好打开抽屉拿密码本。他乘林剑锋不备,突然从抽屉拿出手枪朝林剑锋开枪,林剑锋反应不及一把拉过周丽丽挡在胸前,周丽丽被子弹击中。王秘书刚想反击也被周继庭击毙。周继庭没想到失手打死自己的女儿,他万念俱灰开枪自杀了。

林剑锋翻遍保险箱也没有找到密码本,拿着账本也没有什么用途了。他随手拿走保险箱里一条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后,点燃账本扔在周丽丽的床上,大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他悄悄地返回自己居住的旅馆,烧毁了身上穿的衣服,然后假装一直在旅馆睡觉。

第二天一早中统来人找到告诉他,周家昨晚失火,周继庭和周丽丽被烧死。他们清理了周继庭的遗产,通知他办理继承手续。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4集

林剑锋继承周家遗产的美梦破灭

林剑锋继承了周继庭的遗产,他想变卖这些资产,然后离开上海。丁敏秋问林剑锋像他这样淡泊名利、清心寡欲的人如果变卖财产后得到的钱会怎么处理,林剑锋假装痛苦纠结不知怎么处理,丁敏秋让他不如捐给沈立 的孤儿院。林剑锋佯装答应了。

丁敏秋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任勤之和沈立,两人都不太相信,因为沈立目睹过林剑锋对奢侈生活的向往和享受。但丁敏秋却极力为林剑锋辩解,两个人一时争执起来。任勤之劝住他们,告诉他们国民党已发动全面内战,儿女情长的事要暂时放下,重点工作是要沈立为救国会积极筹措更多的资金。

张书恒向杨主任反映他在清查周继庭保险箱时发现里面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不见了。杨主任让他不要再追查和插手周继庭的案子,这个案子就算结案了。张书恒觉得还有很多疑点,可杨主任打断他,让他听从命令。

张书恒还是不死心,自己去调查周家以前的仆人。仆人们说周继庭死后林剑锋从来没有来坟前看过。周继庭一生风光,死后只有一个过去随身的拐杖陪葬。张书恒回家后细细回想,想到周继庭保险箱里深奥难懂的密帐无法破解时,突然想到那根拐杖。于是派人挖掘出那根拐杖,从拐杖里找到暗帐的密码本。经破解账本发现周继庭这些年的违法勾当及牵涉人员,何军长何铭的名字赫然在列。杨主任让张书恒不要声张,然后打着为党国大局考虑的名义,打算为何军长隐瞒下此事。张书恒气愤不平,但命令难违。

林剑锋正找律师处理财产时,张书恒告诉他因为周继庭的财产涉嫌违法已被中统全部查收。林剑锋机关算尽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仅如此,张书恒还追究保险箱里的那条项链,因为现在丢失不见,他必须赔偿,林剑锋让他宽限几天。现在的林剑锋又被打回原型,灰溜溜地只能暂时住寒酸的小旅馆里。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5集

林剑锋承认自己的罪行

杨主任把密账拿给何军长看,告诉他自己打算为他隐瞒摆平此事。何军长对杨主任感激不尽,于是提出将自己手上的润丰股份转给杨主任10%,这样他和杨主任各占润丰25%的股份。在何军长的盛情下,杨主任收下了。此后,沈立有了军方和中统两把保护伞,这对沈立、何军长和杨主任三方来说是个互利互惠一荣俱荣的好事。

杨主任让人在账本上做了手脚,毁灭了一切对何军长不利的证据。等张书恒看到好不容易收集来的证据变的面目全非时非常震惊和心痛,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何军长毫发无损。为安慰和收买张书恒,杨主任把之前张书恒上缴的周继庭行贿的巨额财物和别墅又返还给他,作为对他破得大案的奖励。张书恒心情复杂地收下了。回到家里,张书恒在言小序面前放声大哭,他哀悼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觉得自己在这个混沌的世道里孤军奋战,不同流合污就会被这个世道淘汰孤立,而随波逐流又完全背叛了自己为国效力的初衷,他很纠结很痛苦。几经挣扎,他做出了与初衷截然相悖的选择。

林剑锋现在如丧家之犬,他挪用了周继庭的遗产在中统备案那里尚有一个很大的窟窿。他不想坐牢,于是找丁敏秋借了二十根金条和四千美金,补上了那个窟窿。沈立劝丁敏秋不要盲目相信林剑锋,林剑锋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简单。丁敏秋根本不听沈立的劝,一意孤行。

林剑锋急于离开上海想去香港,为了弄到最近的船票,身无分文的他想把从周继庭保险箱里拿的那条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卖掉。结果买家偷偷告诉了张书恒。张书恒在两人交易现场抓住了林剑锋。

贪生怕死的林剑锋经不起张书恒的严刑,坦白了他勾结周继庭秘书、加害周丽丽、逼周继庭自杀以及放火烧周宅的种种罪行。他告诉张书恒,当年他故意接近周丽丽,赢得她的信任后成为周家的入赘女婿。但他在周家一直没有地位,根本没有人把他当人看。所以他才起了杀心,想谋得周继庭的遗产。张书恒让林剑锋在口供上签字后,告诉他要让他杀人偿命。林剑锋吓坏了,突然想到丁敏秋之前告诉他,她在为一个秘密组织作事,据猜测这个组织很有可能是共产党。中统对共产党的处理原则是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他赶紧把这个情况向张书恒汇报,想立功赎罪,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张书恒不愿放弃这个机会,虽然还不太肯定,但他宁愿试试,于是他放了林剑锋,给他半个月的时间让他找丁敏秋调查。

郭羡妮谭凯剧中假扮夫妻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6集

张书恒怀疑沈立夫妇是共党

丁敏秋大白天的突然跑到任勤之的大福米店,任勤之以为发生什么重大事情,得知她竟然是为林剑锋的事冒着暴露的危险找他。任勤之非常生气。他狠狠地批评了丁敏秋,让她要克制,他会处理这些事情。

丁敏秋从米店离开后就去旅馆找林剑锋,林剑锋试探着问丁敏秋的真实身份,虽然林剑锋以过去的夫妻情份想打动丁敏秋,但丁敏秋还是非常谨慎地隐瞒了身份。林剑锋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就故意告诉她听说了救国会和负责人代号月老的事。丁敏秋很吃惊。她担心林剑锋的安全,给他写了一个朋友的地址,然后安排一些人送他离开。林剑锋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张书恒后,又依计以苦肉计做法告诉丁敏秋送自己离开的人被中统袭击,自己受了伤。丁敏秋想不通中统怎么这么清楚林剑锋的一举一动。

丁敏秋把自己从林剑锋那里打听的消息告诉任勤之后,任勤之让她约林剑锋出来自己找他谈。林剑锋想从任勤之那里打听到丁敏秋的身份,但任勤之告诉他丁敏秋就是一个普通人。林剑锋没有打听出有用的信息。任勤之出门时被躲在附近监视的梁诚拍照。任勤之发现了异常。他告诉沈立和丁敏秋,因为中统已经盯上救国会,为安全起见,以后尽量不要联系。他还让沈立好好经营马上就要交给他的资金,一定要确保资金安全。

梁诚把监视到的任勤之一天的活动内容向张书恒做了汇报,张书恒发现疑点,让梁诚开始监视李万的行踪。梁诚觉得李万只是个小孩,没有监视的价值。但张书恒让他按命令行事。结果在监视李万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李万的弹弓打的百发百中,而他用的子弹钢珠和当年在重庆偷袭他们时的一模一样。

张书恒看到沈立开车离开沈宅后,就以串门的方式到沈宅找丁敏秋聊天。他话里话外的套丁敏秋的话,打探她是否去过南洋,她的家乡到底在哪里,甚至故意弄掉厨房的菜刀试探丁敏秋的反应,想看她是不是有武功。还好丁敏秋够机警,巧妙地遮掩过去。她把这一切告诉了沈立,提醒他张书恒已经开始怀疑他们。

沈立晚上出门时就发现有人跟踪。等他到了夜总会赴杨主任的约时他故意告诉杨主任自己被人跟踪。等杨主任弄明白是张书恒派的人后非常生气,让那些人回去转告张书恒以后不要动沈立,不然不会放过他。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7集

丁敏秋知道了林剑锋的真实嘴脸

晚上丁敏秋一身夜行装到任勤之的大福米店想找他问个究竟,想知道林剑锋是不是如沈立怀疑的那样是个奸佞小人。刚到门口就被守在门口的梁诚用枪顶住后脑,几个守在此处的中统听到动静一拥而上。丁敏秋武艺操群,凭一人之力打倒众人。张书恒此时正好赶到,丁敏秋怕他认出自己,不敢恋战赶紧逃跑。张书恒紧追其后,一直追到沈宅。他不顾佣人们的劝阻直奔丁敏秋的卧室并撞开卧室的门冲了进去。丁敏秋一身睡衣的打扮,故作镇定的斥责张书恒不该擅自冲进自己的卧室。沈立正好赶回来,对张书恒的行为也表示非常愤怒。丁敏秋知道这次中统是真的怀疑他们了。

丁敏秋又给何夫人送礼物,何夫人看丁敏秋对自己这么好,于是提出要与她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姐妹。他们在沈宅办了一个结义仪式,众多好友一起到贺。张书恒一直密切关注丁敏秋、任老等人的一举一动。眼见任老往丁敏秋卧室走去,张书恒赶紧跟了上去,再次冲进丁敏秋卧室。沈立借此机会把张书恒拉到大厅,当着他的上司杨主任的面斥责张书恒三番五次擅自进丁敏秋卧室。杨主任不听张书恒 的解释,恼羞成怒地呵斥张书恒滚出沈宅。任老险些暴露。任老告诉沈立从他与林剑锋见面后就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状况。他开始怀疑这一切都与林剑锋有关。丁敏秋不相信林剑锋会是这种人,当晚就拿着夜行衣要去找他问个究竟。沈立怕她冲动做出什么事,用手拷将两个人的手拷在一起,防止她擅自离开。

张书恒为自己的行为约沈立到夜总会喝酒以示歉意。张书恒告诉沈立中统已查实任勤之是共产党。沈立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表现的惊恐万分。张书恒告诉他,林剑锋为了戴罪立功和中统联手设计了任勤之,查出他就是共产党代号月老的人。沈立把这一切告诉了丁敏秋,丁敏秋还是不愿相信林剑锋是这种人。

张书恒带领一帮中统冲到林剑锋住的旅馆,安排人埋伏在周围,然后在林剑锋房间里守株待兔。张书恒告诉林剑锋,他已经把林剑锋设计任勤之并出卖他的消息放了出去,估计会有共产党对付他这个小人。林剑锋对张书恒把自己当成诱饵非常愤怒,扑上去要与张书恒拼命,张书恒像踢开一只癞皮狗一样厌恶地踢开了他。林剑锋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

沈立通过与何军长的接触感到何军长也已经开始怀疑他了,为了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和保护好自己的家人,沈立提议把孤儿院转回老家重庆,因为那里的气候更好。沈父不知沈立的用意,很高兴地带丁敏秋的女儿等人准备回老家。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8集

沈立向赵楚借通行证

形式越来越危急,任勤之和另一个共产党人老谭现在躲在米店被中统的人牢牢监控,两人现在危在旦夕。沈立绞尽脑汁想救他们脱险。丁敏秋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之前听到何太太曾说过柳思孝和赵楚两人有一个全国通用的通行证,如果能拿到这两个通行证一定可以脱身。

沈立心里百转千回后终于向赵楚开了借通行证的口。赵楚一口回绝。沈立情急之下,把之前两人的定情之物铃铛交到赵楚手里,哀求赵楚看在往日的情份帮帮他。赵楚晚上瞒着柳思孝偷偷地从家里保险柜里拿到通行证交给了沈立。沈立让李万设法把通行证交到任勤之手里。李万发动那帮小乞丐制造了一场混乱,任勤之和老谭顺利离开到了另一个隐蔽据点。

张书恒得知被密切监视的人竟然在眼皮底下逃走,非常恼怒,大发雷霆。林剑锋突然想到一个地点,他把张书恒等人带到那里,任勤之已经来不及逃走,只得和中统枪战起来。老谭为掩护任勤之被击毙,任勤之还是被张书恒抓住,他们还找到了两张通行证。张书恒把任勤之带到润丰银行楼下,又拿着喇叭喊话让任勤之示众,林剑锋猥琐地站地一旁。沈立和丁敏秋在楼上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张书恒借口喝水把任勤之带进润丰银行,当着沈立和丁敏秋的面折磨任勤之,想看看他们二人的反映。两人极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为了不让沈立他们为难,任勤之突然撞倒张书恒从楼上的窗口跳了下去,当场毙命。沈立心如刀绞,脸上却装着不动声色。丁敏秋怒视着林剑锋,林剑锋心虚地回避着她的目光。

张书恒以沈立与任勤之交往过密怀疑他有共党嫌疑,把他抓回去审问。他质问沈立为什么任勤之会有柳思孝和赵楚的通行证,沈立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张书恒告诉他自己有办法让他开口。他派梁诚带人到柳思孝家里以他和赵楚有通共的嫌疑带走了他们。

张书恒把抓了赵楚夫妇俩的消息告诉了沈立,他告诉沈立如果他不招供他就会去为难赵楚,沈立很纠结,怕他真为难赵楚;而另一边张书恒又威胁、诱供赵楚,赵楚也咬紧牙关推说什么也不知道。赵楚在张书恒的威胁下几近崩溃之时,突然一帮当兵的带枪闯进监狱,拿枪对准了张书恒。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29集

林剑锋绑架少云

何军长夫妇带人来解救柳思孝和赵楚,杨主任看张书恒惹到何军长面前勃然大怒,呵斥他不该胡乱抓人。张书恒极力辩解自己怀疑他们有通共嫌疑,给他三天时间他一定能查明此事。何夫人气的上前扇了张书恒一耳光,以傲慢蔑视的目光看着张书恒,张书恒只能忍受着。杨主任为了给何军长、沈立等找回面子,当场宣布停了张书恒的职。

柳思孝知道通行证不可能丢失,他问赵楚是怎么回事。赵楚坦陈是自己拿了交给沈立的,只是想帮帮他,没有别的意思。可柳思孝非常生气,他觉得这些年自己不管付出多少,赵楚心里始终还是有沈立,他气的拂袖而去。

由于张书恒被停职,中统之前承诺的赏金也不能兑现给林剑锋,梁诚带人到旅馆找林剑锋让他搬出去,因为中统不会再帮他付房钱。林剑锋还做垂死挣扎,责怪中统出尔反尔,中统的喽啰对林剑锋一顿拳打脚踢,连他们都看不起林剑锋这种小人。林剑锋被赶出去后失魂落魄地流落街头,却正好碰到丁敏秋。丁敏秋见他分外眼红,他撒腿就逃。好不容易逃脱后他找到船务公司老板,想用自己的劳力士表换一张去香港的船票。船务公司老板对他一番奚落,他气红了眼,乘其不备打死了老板,抢了船票和一把手枪仓徨而逃。

林剑锋到沈立的孤儿院里偷偷劫走少云。李万发现后追了上去,却被林剑锋用抢击中。李万临死前告诉沈立和丁敏秋是林剑锋劫走了少云。丁敏秋觉得林剑锋绑架自己的亲生女儿简直丧心病狂,禽兽不如。林剑锋打电话给沈立,勒索沈立给他准备一大笔钱。狡猾的林剑锋多次改变交易地点,最后在一个废墟处与沈立交易。林剑锋收到钱放少云时,从来不会开口说话的少云突然开口叫沈立爸爸。林剑锋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他想起新仇旧恨,他要杀了沈立。在千钧一发之际丁敏秋从林剑锋背后开枪打中了他。

林剑锋在中枪后往事突然涌入脑海,他瞬间想起与丁敏秋过去的一切。他记起自己名叫杨涛,记起了少云的名字是他亲自取得,记起了与丁敏秋的夫妻情深,可他不能原谅自己作为林剑锋时所做的一切,他不能原谅自己。最后他开枪自尽以死谢罪。

《金玉瑶》剧情介绍:第30集

张书恒被调任离开上海

沈立考虑到今后和丁敏秋的工作会危机重重,他把老父亲和少云等人送回重庆老家。丁敏秋十分的不舍,少云也粘着沈立,但他们想到以大局为重,只得忍痛送走他们。

张书恒在家里等言小序从杨主任那里带回复职的消息,言小序告诉他主任让他再等等。张书恒心情非常郁闷,跑到夜总会喝的酩酊大醉。等他凌晨一身酒气地回到家里,言小序告诉他主任要找他。张书恒欣喜如狂,忙洗漱更衣后去找杨主任复职。哪知杨主任告诉他要以升职的方式把他调到宜春。张书恒十分诧异,百思不得其解地问主任为什么要调走他。杨主任意味深长地说他只会做事但不会做人,让他好之为之。

张书恒的父亲来看望他,他感到张书恒有了很大的变化,变的不再像以前清廉,变的贪婪,欲壑难填。他去找张书恒的好友沈立询问。沈立不好多说什么,但架不住张书恒父亲的苦苦请求,就把这段时间以来张书恒的一些做法告诉了张父。张父一生清廉,一直教导张书恒为人要正直,做官要清正,宁守清贫也不要贪赃枉法。张书恒极力跟父亲辩解,称自己清贫正直时处处受人排挤,如今享受一些应该归自己所得的有什么不行。张父气的大骂,导致心脏病发去世。张书恒悲痛欲绝之时在心里责怪沈立,认为一定是他在张父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自己什么才使得父亲这么生气,以致病发去世。至此他心里滋生出对沈立的深仇大恨。

柳思孝一直对赵楚帮沈立弄通行证的事耿耿于怀,觉得他们藕断丝连,余情未了。他总是在赵楚面前含沙射影地拿这个说事,赵楚非常生气。柳思孝去找何太太,主动要求接手何家的生意。何家以前一直把生意交给沈立打理,但他总归是个外人,如今一直不肯接手生意的柳思孝主动提出要接手,何太太求之不得。何军长把一批旧枪支处理的生意交给沈立去做,其它生意就交给了柳思孝。柳思孝告诉沈立,他准备与美国人做倾销生意。沈立劝他要为民族企业着想,如果跟美国人做生意势必会让民族企业无路可走,到时候等美国占领中国市场,那就由不得中国人自己做主了。但柳思孝和何军长为了个人的私利根本不顾这些。赵楚听说柳思孝与美国人做生意的事,也劝他不要置民族利益于不顾,口气和理由与沈立如出一辙。这又让柳思孝醋性大好,借机又把赵楚与沈立的事拿出来说。赵楚的心伤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