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金玉瑶》分集剧情介绍(31~40全集大结局)

2年前 (2015-09-11)1384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1集

沈立低价卖米义薄云天

因为美国的商品大量倾销,民族企业已难以维持,沈立开会把以前购买的商铺的老板都聚集在一起,让他们能维持的尽量维持,并接收其他倒敝企业的一些失业工人,如果不能维持就关门遣散。会议结束后,其中一个叫老洪的老板单独留了下来找沈立谈话。他告诉沈立自己代号乌鸦,是来接手任勤之的工作的,他还介绍了另一个联络员小花。沈立与组织失去这么长时间的联系,现在重新找到组织,他非常高兴。然而老洪告诉他们,因为之前丁敏秋跟林剑锋来往时的疏忽害死任勤之,他们要对丁敏秋进行调查。沈立非常气愤,但丁敏秋劝住了他,她觉得自己应对任勤之的牺牲负一定责任。

由于战争爆发及美国倾销,上海的物价飞涨,大米都卖到了天价。上海很多人买不起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沈立让于朝宗到缅甸购一千吨大米,想运回上海低价出售解救上海人民并控制住上海的物价。但上海所有的轮船都被国民政府控制,根本找不到船只把米运回来。无奈之下,沈立只有找柳思孝帮忙,想让他借用美国的船只。柳思孝以为沈立要乘上海米价上涨乘机捞一大笔,觉得他跟自己没有什么不同。但沈立把自己买米的想法说出来后,柳思孝愣住了。在一旁喝咖啡的赵楚听到沈立的义举决定偷偷帮他。她把美国商人的酒店地址给了丁敏秋,让她给沈立让他去找美国商人协商船只的事。沈立赶到酒店才发现美国商人是前些年打过交道的朋友,当年沈立帮了他大忙,使他免于破产,他一直对沈立心存感激。沈立提出帮助的请求后,美国商人爽快地答应了。

大米顺利地运回上海。沈立把米价以市场价的一半出售,为防止其他商人借机囤积,他要求买米时限购5斤。上海市民得到实惠,对沈立的义举感激不尽。卖米现场果然有其他米商前来捣乱,沈立义正辞严地反对他们囤积大米哄抬米价的行为。在众人正义的声讨声中,捣乱的米商放出狠话后灰溜溜地离开了。沈立低价卖米的行为让杨主任也赞不绝口,他称沈立是儒商,是良心商人,这个评价让在场的柳思孝听了异常恼火,他觉得自己跟沈立比差的太远。赵楚安慰他,不管沈立如何优秀都比不上柳思孝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

老洪称组织已收到沈立支援的军火和二十万美元的款项,向他表示了感谢,同时还对他平价卖米的义举表示了肯定。沈立称丁敏秋在这些事上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功劳有丁敏秋的一半,但组织上还是要调查丁敏秋在任勤之牺牲这件事的上的责任。沈立表示自己会陪着她一起,让她不要太担心。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2集

张书恒以特派员身份重回上海

组织上对丁敏秋进行审查,丁敏秋没有推卸自己在任勤之牺牲这件事上的责任,由此组织联想她是不是跟邢冬的死也有关系,丁敏秋震惊了。沈立一直在室外徘徊,担心着丁敏秋。丁敏秋出来后又换审查沈立,沈立告诉他们,自己是在任勤之牺牲后的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才知道自己一直在为共产党做事,自己内心感到无比自豪和激动。他说丁敏秋也是这种想法,自己与她长期合作非常的默契,希望组织不要换走丁敏秋。最后在老洪的建议下,组织上留下丁敏秋继续与沈立合作。两人出来后有种劫后余生的激动,真到有可能将两人分开时他们才意识到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他们默契地十指交错。

沈立让于朝宗盘下一个当铺,让那些穷人随便拿家里什么东西来当铺换米,就算是一文不值的东西都能换得救命的大米。穷苦的上海居民非常感念沈立的善举,丁敏秋才知道这是沈立助人的一种策略,她看向沈立的目光充满了柔情。另一边柳思孝和赵楚夫妇也在为穷人发馒头面粉,赵楚看上去很兴奋很快乐。柳思孝看到赵楚因为帮助别人这么高兴内心也非常满足。沈立夫妇正好经过,上前给他们帮忙,在行善的共同义举面前,他和柳思孝的恩怨似乎烟消云散。

由于国民党发生内战,加剧经济危机,国民政府增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民不聊生。一九四八年,国民政府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宣布发行金圆券,想由此稳定经济和物价,并让蒋经国到上海协助经济管制,开展“打老虎”行动。杨主任让沈立用金条购买一些金圆券,让他交个差。沈立却说自己不是奸商,不属于“打老虎”行动被打击对象,自己不用买。两人正商议间,张书恒突然带着一帮人到访。杨主任很吃惊他怎么会回来,张书恒拿出委任状,原来他在宜春给国民政府写了关于上海经济的调查报告,深得蒋经国赏识。于是委任他为勘乱特派员,重新派到上海管制上海经济。张书恒意气风发,因为身份特殊,杨主任也得让他三分。

张书恒提出要宴请沈立和丁敏秋夫妇。宴席上张书恒口气嚣张,明里暗里威胁沈立小心谨慎不要落入自己手中。又让他做为商人配合他此次来上海的行动为商人们做表率。张书恒让沈立拿出黄金来购买金圆券,沈立当然不会就范。他让人偷偷地把黄金藏起来,在张书恒来检查时拿出一大箱不值钱的法币应付张书恒,并先发制人地责怪不该相信政府的话把自己的黄金全部拿去换了法币,导致法币现在一文不值。张书恒大发雷霆,逼沈立拿出黄金。沈立就把丁敏秋的手饰盒里的首饰和几根金条交给张书恒。张书恒气急败坏,只得悻悻离开。

张书恒带人突袭了沈立的银行、商铺,通过查看账目发现沈立赚钱多但开销大,大部分钱用在办孤儿院和慈善事业,账目上滴水不漏。在沈立这里张书恒无计可施了,他又到柳思孝的大公银行想办法。结果柳思孝说自己的银行都是为保证军需的,所以不能随便购金圆券。张书恒让他拿出证据,何太太及时赶到,把他想要的证据出具给张书恒看。张书恒只得郁闷地离开。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3集

张书恒逼月桃花嫁给沈立

张书恒想叫上海的商人们拿金条购买政府的金圆券,但自愿拿出黄金的商人少之又少。张书恒为了自己的业绩,想到了与柳思孝合作。他让柳思孝为自己提供一份实力雄厚的商人名单,然后按图索骥以这些人是偷税漏税的奸商的名义把他们一个个都抓了起来,把他们手里的黄金也一个个收集起来。不多日竟然有不少收获。 而柳思孝也借这个机会干掉所有的竞争对手,借此垄断上海的面粉市场。两人通力合作实现了双嬴。 张书恒甚至把主意打到月桃花身上,不惜带人把月桃花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在她家里的院子里找到她藏匿此处的一箱金子。这是月桃花一生的积蓄,看到被张书恒搜出来,月桃花满是无奈和绝望。

张书恒把月桃花抓进中统,威逼利诱她接近沈立,套出沈立私藏黄金的地点,以此抓住他犯罪的证据,将沈立置于死地。月桃花没想到张书恒变成这种小人,竟然完全不顾与沈立的朋友交情,为达目的逼迫自己接近并嫁给沈立,不然就要让她以私藏黄金罪让她坐四五年的牢。为防止月桃花逃走,他还逼迫她写一份认罪书,并把她的财物全部保存直到她完成任务。

月桃花走投无路跑到沈立家里,当着沈立夫妇的面直言要嫁给他。沈立夫妇当即愣在那里。等月桃花讲明这一切经过,沈立犹豫了。可丁敏秋却极力反对,甚至为此事找老洪做主。沈立看到丁敏秋如同自己的正室夫人一样气急败坏,反倒觉得开心。老洪分析了利弊,最后建议沈立将计就计。月桃花开心地将行李搬到沈立家里,真的以沈立二夫人自居起来。丁敏秋和月桃花两个唱假戏的人都拿出了真唱的姿态,沈立为难极了。

月桃花一直暗恋着沈立,现在竟然得偿所愿嫁给了他,她得意地感激张书恒阴差阳错的帮助。张书恒没想到无意间促成月桃花的好事。

因为此次的“打虎”行动打到了蒋夫人的侄子,蒋夫人视这个侄子如亲生儿子,于是蒋夫人出手救下侄子,顺便取消了这个由蒋太子组织的行动。这个所谓的“打虎”行动草草收场。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4集

张书恒以走私罪抓捕沈立

由于“打虎”行动结束,张书恒的工作也一时没了着落。他在家里宴请上海经济管理处的廖主任,想请他帮着自己安排一下工作。廖主任看到言小序美若天仙的样子垂涎三尺。于是答应帮助张书恒,还建议他最好能抓住几只大老虎帮蒋太子挣回一点颜面,也能让他在蒋太子面前立下功劳。张书恒有了明确的目标非常兴奋。经过思考他决定拿沈立开刀,把沈立作为自己留在上海的最后筹码。

张书恒派的人查了沈立从重庆到上海的所有账目,没有发现一点漏洞,只有最近的一次十五只船只运送的大米没有报关。在张书恒眼里这可是偷税漏税的走私。张书恒好不容易找到沈立的把柄,决定就拿这个来做文章。

张书恒想拉拢柳思孝一起对付沈立。柳思孝觉得自己跟沈立没有利害冲突,再加上这几次的接触他已对沈立没有什么敌意。张书恒便挑拨离间,把沈立与赵楚之前两个人的感情之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柳思孝,并说他们之间余情未了。柳思孝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张书恒以沈立十五船大米偷税漏税的事抓了沈立。杨主任想为沈立说情,但张书恒仗着自己是蒋太子的人现在根本不把杨主任放在眼时,他还劝杨主任也不要插手此事,免得祸及自身。丁敏秋又去找何太太帮忙,柳思孝在一旁暗示何太太不要帮沈立,于是何太太找借口拒绝了丁敏秋。丁敏秋现在是走投无路了。

张书恒告诉沈立,自己以走私罪抓他就是为了要他手里的黄金,而且之前他就发现沈立与共产党有来往,只要他供出共产党并拿出手里的黄金,他就会放了他。沈立没有理会他。结果张书恒说不要以为他拿沈立没有办法,他可以对付他的家人,他要把他的家人抓起来和他关在一起,让他看到他的家人在他面前一个个死去。张书恒变的面目狰狞,丧心病狂,沈立大骂他人面兽心,对不起死去的张父对他的教诲。张书恒的怒火终于被点燃,对沈立一顿暴打,直打到他口吐鲜血,羊癫疯发作。梁诚看到张书恒的样子觉得很不可思议,他没想到一向温和儒雅的张书恒变成现在的样子。他拉住了张书恒制止了他的暴行,并求张书恒找医生医治沈立。,张书恒冷血无情地拒绝了,任由沈立自生自灭。

梁诚背着张书恒到沈立家里把消息告诉了丁敏秋,并为沈立拿去了救命的药。丁敏秋想去找老洪出主意,但老洪出了远门。现在拯救沈立的事就靠丁敏秋一个人拿主意了。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5集

丁敏秋设计救出沈立

丁敏秋看到现在想救沈立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她想到沈立曾教她凡事多动脑子,经过深思熟虑她找到一些营救沈立的办法。

她先是请来记者,把沈立这些年来的义举和中统这次迫害沈立的事借记者之笔登上报纸;然后她又召集沈立生意合作商家,这些人多少都受过沈立恩惠,在丁敏秋的发动下决定罢市7天,抗议中统羁押沈立;老洪也借其他组织的力量,发动学生和爱国组织举行游行抗议,要求释放沈立。在各方面强大的阵势下,张书恒感到巨大压力。

丁敏秋又让月桃花找她过去的姐妹帮忙,约到了经济管理处的廖主任。丁敏秋利用他好色、贪财、怕死的个性,用金条加匕首威逼利诱他同意帮助沈立,同时承诺他愿意交出黄金。廖主任大喜过望。丁敏秋蒙住他的双眼,把他带到沈立藏匿黄金的秘密地点,让他看到如山一般多的黄金,承诺他如果救出沈立就把这些黄金交给他。廖主任看到黄金两眼放光,想到拥有这些黄金真是富可敌国,他立刻答应了把沈立救出来。

张书恒还在严刑逼供沈立,一次次地往沈立身上通电,一次比一次地加大电流。在张书恒如疯狗般的狂笑声中,本就病重的沈立奄奄一息。张书恒不停地逼问沈立黄金的下落,沈立清楚不说可能会死,说了死的更快。看到沈立打死不说,张书恒几乎气疯。他咆哮着,疯狂地摇晃沈立的身体,又不停地加大沈立身上的电流。沈立不堪电击,昏死过去。梁诚实在看不下去,他没想到张书恒变成恶魔一样的人。他劝张书恒不要再对沈立施刑,却被张书恒拿枪逼走。眼见沈立命悬一线,廖主任赶到制止了张书恒,说丁敏秋已交出黄金,让他放了沈立。沈立这才得以送医救治。

月桃花把张书恒带到黄金藏匿点,张书恒看到耀眼的如山一样的黄金,露出贪婪的目光。张书恒派人守在此处,决定晚上带人来搬运这些黄金。他如约把月桃花签的认罪书还给了她,月桃花如同拿到卖身契一样轻松自由了。她当时就撕毁了认罪书,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晚上,张书恒带着人马刚赶到沈立的黄金藏匿点,就发现另有一帮人马也赶了过来。两方火拼枪战起来。最后发现竟然是廖主任的人马。枪战停止后他们一同下到藏黄金的地下室,  却震惊的发现黄金不翼而飞, 张书恒留在此处看守的人晕倒在地 。等唤醒此人他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廖主任大发雷霆,怀疑张书恒偷偷转走了黄金,张书恒百口难辩,两人争执起来。

沈立在医院的救治下慢慢苏醒过来。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6集

张书恒把言小序送给廖主任

沈立在医院慢慢地醒来,他叫醒了在旁边已经累的睡着的于朝宗,得知他们的黄金都没有了。于朝宗安慰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沈立不便跟他明说这些钱对自己的重大意义,心情很沮丧。月桃花给他送来吃的,他也没有心情吃。丁敏秋这时从外面回来,告诉月桃花事情已经办好。沈立看到她们两人,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丁敏秋告诉他,自己在月桃花的配合和帮助下,设计了廖主任和张书恒,偷偷转走了黄金然后让他们狗咬狗。得知黄金没有失去,沈立非常高兴,发自内心的感谢两个女人为自己做出的一切。

果然,廖主任认为张书恒拿走了黄金,对他严刑拷打。将他用在沈立身上的那套电击酷刑用在张书恒身上。张书恒报应来的快,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为了活命,他只得承认是自己拿了黄金,希望廖主任给自己一些时间让他慢慢筹措好黄金后交给廖主任。为了赢得一些时间,他把自己的别墅送给廖主任。廖主任警告他如果筹不够黄金就不会放过他。然后廖主任色迷迷地告诉他,如果他把自己的老婆言小序送给自己享用,自己就会放过他。张书恒气疯了,想把廖主任暴揍一顿,被廖主任一把推开。

言小序为张书恒四处奔走,她请赵楚找柳思孝借给自己五十根金条救张书恒。柳思孝未置可否,借口要开会离开了。言小序难过的样子让赵楚很同情。柳思孝回来后,赵楚问他是否可以借给言小序金条。柳思孝告诉她,张书恒六亲不认,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时翻脸,如果自己借给他金条,他也许会发现他有金条而紧追不舍。张书恒那个人太不厚道太不可靠,自己不愿意借金条救他。赵楚见柳思孝不愿帮助言小序,可自己不能不管。自己了解她,像言小序这么骄傲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低头借钱的。她拿着自己的首饰箱去找言小序,想卖掉首饰帮言小序。

眼看廖主任限定的期限快到了,张书恒内心非常的着急,也非常纠结,他借酒浇愁,然后以酒壮胆找到廖主任,提出可以把言小序让给廖主任,条件是要抵扣掉廖主任要的黄金,还要他把自己留在上海工作,并替他保守秘密。廖主任答应了他。

言小序拿着赵楚给她的首饰箱高兴地回到家里,这次能救张书恒让她久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杯水后,便觉得昏沉沉的晕了过去。张书恒带着廖主任走了进来,廖主任看到迷晕了的言小序色迷迷地跑过去一把搂住,然后当着张书恒的面把她抱到楼上强奸了她。

张书恒垂头丧气地坐在楼下,任由廖主任在楼上轻薄他的妻子。等廖主任心满意足地离开时,张书恒回到楼上。过了一会言小序才慢慢醒来,她让张书恒去把楼下的首饰箱拿上来。等看到足够抵自己欠廖主任的债务的首饰时,张书恒陷入巨大的愧疚中。他狂奔到屋外,觉得命运真是捉弄人,他赔上了言小序换来自己的锦绣前程,可这个女人还在自己出卖她时四处求人解救自己。他没有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反倒把责任推到赵楚、丁敏秋等其他人的身上,向天怒吼自己痛恨他们所有的人。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7集

张书恒杀梁诚顶罪官复原职

沈立身体刚好一点点就到银行去上班,银行外的上海民众见沈立回来把银行围的水泄不通。沈立向大家保证等他身体恢复,有他的一天一定让上海民众吃到低价米。众人欢呼雀跃,拥护沈立的声音不绝于耳。沈立回到家里,月桃花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然后告诉大家她已经从张书恒手里拿回认罪书,现在是完全自由之身,她准备离开上海到香港。沈立等众人虽觉突然,但还是尊重她的决定,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她。

廖主任告诉张书恒他复职的事目前没有办好,张书恒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一场空,他非常失落。廖主任告诉他因为黄金丢失案还没有破,张书恒始终不能脱了干系,此案不结早晚有一天他可能还会因此坐牢。如果真要了了此案,建议他最好找个替罪羊出来顶罪。

梁诚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酒店喝闷酒,张书恒找到他向他道歉。梁诚善解人意地告诉他自己心里一直很崇拜他,理解他最近做的事只是因为心情郁闷。两人尽释前嫌,把酒言欢,梁诚心情好自然喝的尽性。张书恒把他送回家,他发现自己的床上放着一个装满金条的箱子,突然的酒就醒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张书恒拔出枪指着梁诚,告诉他自己要一个人顶罪,只有这样他才能戴罪立功,官复原职,所以只好牺牲他了。梁诚至死才明白张书恒究竟是个什么人。他不敢相信地怒瞪着张书恒,眼里满是不甘、失望、愤怒和痛苦,张书恒心虚地不敢与他对视。

张书恒打死梁诚把一切罪名都推到他身上,终于了结此案,正式恢复勘乱特派员的身份。但杨主任认为在梁诚那里搜到的只是部分黄金,大量黄金还是没有找到下落,不建议结案。但廖主任压下此事,杨主任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廖主任又告诉杨主任要把张书恒调回上海,圆滑的杨主任只得假意道贺。

张书恒回到家里,言小序问起梁诚的事。张书恒说他监守自盗,私吞黄金,在他发现后梁诚还想杀他灭口,所以他才错手杀了他。言小序了解梁诚的为人,相信他不会做那些事,就质问张书恒是不是拿梁诚顶罪。张书恒敷衍过去。张书恒又嚣张地跑到沈立家里对他冷嘲热讽,警告他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要哪一天再落到他的手里。看到张书恒飞扬跋扈的样子,丁敏秋恨的咬牙切齿。

前方战事紧急,何军长也战死沙场,上海世道也乱成一团。国民党节节败退,基本上大势已去。杨主任也要调走,中统的工作上级准备交给张书恒接任。沈立问他中统为什么现在还在抓人,杨主任告诉他上头下了命令,要暗杀所有民主人士和枪决关押的政治犯。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8集

廖主任当众说出张书恒的勾当

柳思孝的母亲和姨妈都离开上海去了香港,她们劝柳思孝一起去,但柳思孝不顾上海时局的混乱,愿意留在上海陪赵楚。他给了赵楚一张到香港的船票,希望她和自己一起走。而赵楚因为柳思孝一直在意她和沈立的过去,现在和他在生气,再加上她还想继续在上海给贫民施舍馒头,所以一直没有离开。哪知这次突然遭到贫民们的哄抢,赵楚被挤倒摔伤,沈立夫妇正好路过,把她扶回到沈宅。沈立和赵楚彼此都放下了过去的恩怨,两人谈起过去的往事都倍感温馨。丁敏秋劝她好好珍惜与柳思孝的感情,难得柳思孝这么爱她在乎她。

杨主任把接任的委任状交给张书恒,张书恒正式接任杨主任的职位。晚上沈立和杨主任在夜总会招待廖主任和陈监狱长,几人寒暄过后以酒会友,相谈甚欢。张书恒刚好也在夜总会与几个老相好的舞女喝酒谈笑。廖主任想找当红的舞女花艳红陪酒,但花艳红正在陪张书恒。廖主任乘着酒劲想拉走花艳红,却被张书恒 一把推倒。如今的张书恒已任调查局主任,他根本不把廖主任放在眼里了。新仇旧恨冲昏他的头脑,他对廖主任一顿拳打脚踢。廖主任气急败坏地当着夜总会满场的人把张书恒杀梁诚顶罪、为复职让自己老婆陪睡等勾当说了出来。沈立没想到张书恒无耻到这种程度,他如果不是亲耳听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二天张书恒的丑事就满天飞了,连中统内部他的下属们都在议论他。张书恒佯装没有听到照常工作。他的下属把准备拉到广场行刑的政治犯名单报给他,张书恒在监狱里看到这些犯人,心情烦躁的他直接在监狱里拿枪把所有的政治犯枪毙泄愤。场面十分血腥可怖。

言小序和赵楚两人约在一起喝咖啡。言小序告诉赵楚自己怀孕了,脸上满是幸福甜蜜。赵楚也替她高兴。被问及自己和柳思孝的紧张关系,她说想与他分开做个彻底了断。言小序告诉她不要冲动,要多想想再决定,毕竟柳思孝是因为爱她才多疑。赵楚离开后,言小序无意中听到临桌的其他人议论张书恒把老婆送给别人陪睡的事。言小序联想到自己告诉张书恒怀孕的事后他震惊的让她打掉孩子,因为那段时间他根 本没有和言小序同房,所以她怀孕也只能是廖主任的。言小序痛苦纠结,没想到张书恒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在撕心裂肺地痛哭之后,言小序心里有了主意。她主动去找廖主任,勾引他让他带自己去开房。在房间里,言小序拿枪逼问廖主任,廖主任告诉了她自己与张书恒做的交易。言小序听到是张书恒亲自下的迷药心都碎了。看到眼前这个玷污自己清白猥琐下流的男人,言小序一枪打死了廖主任。

柳思孝望眼欲穿地等在港口准备和赵楚离开香港。赵楚经过细细地思虑,最后决定跟柳思孝一起离开。但因为晚到,错过了船只,船已经开动了。直到最后一刻错过柳思孝,赵楚才感到对他的不舍和深情。绝望之际,柳思孝出现在她背后,原来他终究放不下赵楚,放弃了离开上海。两人百感交集,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杨主任离开上海去广州就任,张书恒正式接任主任一职。他一上任就开始大肆杀戮与共产党有关系哪怕是有同情之心的人。整个上海人心惶惶,血雨腥风。张书恒始终惦记沈立的黄金,他找借口抓走了赵楚,又抓走了与沈立有关的众多人等,其中包括于朝宗和沈立分公司的负责人。沈立知道他抓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就是为了让自己拿黄金赎人。

柳思孝打电话求沈立解救赵楚,因为张书恒开口就要一万两黄金。柳思孝现在也是走投无路了。沈立找张书恒说情,张书恒根本不予理会,并告诉他拿出三万两黄金救他的人,看不到黄金别怪他不讲情面。面对张书恒为得到黄金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做法,沈立根本无计可施了。

《金玉瑶》分集介绍:第39集

丁敏秋刺杀张书恒失败

内战到现在共产党胜利在望,国民党还在进行最后的挣扎,老洪为了确保沈立的安全让他撤出上海。但沈立深知张书恒的个性,而且为了确保黄金的安全,解救更多的民主人士,沈立还是决定留在上海与张书恒斗争。沈立得知陈监狱长一直没有办法把家人弄到香港,于是决定帮他弄到船票并帮他把手里的黄金番上一番,条件是帮他把关押的民主人士解救出来。他借口上海马上要变天,将来会是共产党掌握上海的政权,自己想提前卖个人情为将来好做生意。陈监狱长相信了他的说法,并展开营救计划。

张书恒想把民主人士就地处决,他带人开车前往监狱,而陈监狱长把犯人已全部交给前来接应的老洪。丁敏秋带人埋伏在上海街头张书恒的必经之路,但张书恒非常狡猾,丁敏秋虽然打伤了张书恒但他最后还是逃脱了。丁敏秋知道事情败露,张书恒一定会来沈宅抓他,沈立让她赶紧逃走。说话间张书恒已带人马赶到了沈宅,丁敏秋在逃跑途中被打伤。张书恒没有抓到丁敏秋气急败坏,派人24小时监视沈立。

柳思孝为了筹集救赵楚的黄金,准备卖掉房子和房子里的古玩家俱。但买家觉得柳思孝要价太高,不愿出价。沈立找到柳思孝,带着他去了一个黄金藏匿点,挖出埋在此处的一万两黄金,和柳思孝一起去救赵楚出来。张书恒此时却出尔反尔,不愿放人。幸亏言小序从中说情才救得赵楚出来。沈立给了柳思孝一些钱,送他和赵楚离开上海去香港。柳思孝没想到沈立会冰释前嫌帮助他,一时感慨万千。

张书恒为了从沈立那里得到更多的黄金,出尔反尔地当着沈立的面杀死沈立的人,逼着他拿出更多的黄金,不然不会放过沈立的人更不会放过丁敏秋。张书恒欲壑难填,一副不把沈立的黄金全部撬出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沈立贿赂张立恒的手下得以抽空到联络点找到丁敏秋,他把去香港的船票和一些钱交给丁敏秋让她离开。丁敏秋知道自己如果离开张书恒不会放过沈立,还会杀更多的人。她打晕沈立,决定去找张书恒。她知道此去九死一生,她默默地与沈立决别,生离死别之时她真情流露,吻了沈立。

丁敏秋独自去找张书恒,想与他鱼死网破。结果被张书恒抓住,严刑逼供。言小序怕张书恒把丁敏秋打死,借口把张书恒从刑室拉走,还让他保全丁敏秋的性命作为威胁沈立的最后砝码。张书恒觉得她言之有理,于是放弃对丁敏秋的严刑。

电视剧《金玉瑶》大结局:第40集

沈立取得最后胜利与丁敏秋幸福相拥

沈立知道丁敏秋被抓后,拿出大量的黄金交给了张书恒,但张书恒只答应除了丁敏秋会放了关押的其他人。他把沈立带到刑室,看到丁敏秋遭受酷刑的样子,沈立心如刀割,他被迫答应会拿出全部的黄金。但此时时局发生重大变化,解放军已渡过长江,国民党现在是垂死挣扎,张书恒开始慌了神。

张书恒再次威胁沈立拿出全部黄金时,沈立却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因为他知道以张书恒的个性就算把所有黄金给他,他仍然不会放过丁敏秋,现在黄金在手反而是个筹码。张书恒投鼠忌器,反而拿沈立没有办法。沈立告诉他黄金已转移到香港,让他一起到香港去。张书恒还在犹豫,言小序适时开口,劝他带沈立他们夫妇一起去香港。然后他们带着由言小序负责押送的几十箱黄金一起上了去香港的火车。

火车上张书恒和他的一帮中统兄弟憧憬着手握大量黄金到香港的幸福生活,言小序却悄无声息地到另一节车厢通知沈立已依计安排好。张书恒和他的兄弟们兴致勃勃地去查看车上的黄金,却发现全部是破铜烂铁,张书恒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被从其它几个箱子里突然钻出的人枪击。张书恒手下的人全军覆没,他自己也受了重伤。原来言小序一直装着表面无事,心里却对张书恒已早无了夫妻情份,她主动帮沈立设计了这个计划,把由她负责押送的黄金全部换成了破铜烂铁且埋伏了沈立的人混在其中。此时计划已完成,言小序生无所恋,她把自己扮成新娘的样子后自杀了。张书恒此时穷途末路,他想拉着沈立陪葬。在他向沈立开枪的一瞬间,丁敏秋帮沈立挡住子弹并还击张书恒。张书恒中弹而亡,丁敏秋背部中枪住进医院昏迷不醒。

时局发生巨大变化,解放军打进上海,上海解放了。沈立在医院把这些令人振奋的消息告诉了丁敏秋,但丁敏秋一直昏迷着。沈立对美好的未来充满了向往,他向丁敏秋倾诉衷肠,在他们一直共同战斗的岁月里他对丁敏秋早已情根深种,直到要失去丁敏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丁敏秋的感情。

沈立把所有的资产交给了老洪,老洪很震惊救国会有如此庞大的资产。鉴于沈立做出的巨大贡献,老洪告诉他组织已同意他入党,并让他继续留在上海清查国民党留下的资产。沈立内心心潮澎湃,他自己一直向往着加入党组织,而今终于实现。

丁敏秋在医院里醒来,她在昏迷期间早就听到了沈立对她的倾诉。她爱怜地抚着沈立的头,沈立幸福地把她搂入怀中。此时,屋外满天烟花异常璀璨,沈立告诉她,这一天是新中国成立的日子,也是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日子,还是他拥有丁敏秋的幸福的日子。沈立和丁敏秋幸福相拥,准备迎接未来更美好的生活!(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