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古剑奇谭》分集剧情介绍(1~5集)

2年前 (2015-10-07)374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1集

云溪煞气入体 更名百里屠苏

故事开篇,讲诉焚祭剑出身由来,因其由万千煞气铸成,女娲恐它为祸世间,将它封印于乌蒙灵谷冰炎洞内,交由一方部落看守。

因女娲封印期限将至,守护者休宁担忧封印镇不住焚寂,与幽都婆婆报告如果使者再不来,自己打算向紫胤真人求助,幽都婆婆制止她,表示会派巫贤风广陌前来相助。这时洞口一黑影出现,休宁运功打过去,却发现是自己的儿子云溪,云溪马上认错跑出去。跑到结界边,云溪发现一只会说话的狐狸,追过去发现有个洞可以出去。虽记得娘亲叮嘱自己不可以出村子的结界,但云溪还是追着狐狸爬出了洞去。

狐狸见云溪追来,赶紧跑去找一颗老树求救,见老树没反应又赶紧逃跑,云溪紧追不舍。幽都内,风广陌要外出办事,临走前送给妹妹灵石手链,没么舍不得他出去闯荡,哥哥安慰她可以用手链感应自己,对于能出去见识外面世界哥哥感到十分激动,并承诺等办完事情就带苗苗出去见识一下。妹妹嘟嘟嘴,觉得婆婆不会让自己出去。

云溪追到狐狸,抱起它在怀里,回头却发现一只大熊在身后,云溪赶紧抱着狐狸逃命。大熊弄断大树,砸伤了云溪,云溪让狐狸快逃命,狐狸飞上去与大熊厮打,大熊将它打到一边。危急关头,一白衣少年出现,三两下打跑大熊。风广陌来见休宁,休宁追问他为何迟到三日,一时气氛骤降。老头出来打圆场,让下人带风广陌去休息,明日再举行封印祭礼。

风广陌走后,休宁猜测他是贪玩儿才迟到了,老头倒觉得风广陌刚来人间被吸引是人之常情。休宁提出封印祭礼需再找一位稳重之人帮忙,并想到紫胤真人。白衣少年替云溪包扎伤口,云溪问他从何处来,少年说自己是寻医而来,却在此处迷了路,云溪告诉他要绕过山谷走。少年见天色已晚,想到云溪家借宿,云溪告诉他村子不让外人进入,特别是今明两天。

休宁让老鹰传信给紫胤真人。云溪带少年找出谷的路,少年问他过了这两日是否就能进村子,云溪告诉他村子从来不会让外人进出,少年若有所思。找到了出谷的小路,少年送他驱逐野兽的炮仗,云溪问他以后是否还会来这里,少年表示办完事自己会来看他,两人分别。

云溪从洞里爬回村子,一出洞就被风广陌抓住,风广陌看项链认出他是休宁的儿子,云溪告诉他自己的名字。风广陌大笑,问他私自外出难道不怕休宁教训他,云溪觉得结界稳固不用担心,并猜出风广陌是幽都来的,希望他能替自己隐瞒外出的事。风广陌让他陪自己喝酒聊天。云溪问起幽都的情况,风广陌却感叹人间更好玩,并描述起人间的繁荣景象,云溪听得入神,希望风广陌完成封印后能带自己出去玩儿,风广陌遗憾的说完成封印自己就得回幽都了,并感叹和云溪同病相怜。

休宁的传信老鹰飞到紫胤真人门口,紫胤真人修炼醒来。乌蒙山谷内,休宁和风广陌都感应到焚寂的异常,来到封印之地,风广陌提出需要马上封印,休宁问他是否有把握封印焚寂,得到肯定回答后,两人开始进行祭礼。白衣少年来到乌蒙山谷外,嘴角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这时村子里突降天火,四处受灾。幽都婆婆透过法器看到村子的情况,急问休宁发生了何事。而这时一群黑衣面具人冲进村子大肆杀掠。三水跑进来跟秋爷爷报告封印被毁外敌闯入。秋爷爷让休宁两人继续封印,自己出去带族人替他们阻挡。秋爷爷与敌人奋战,却被面具人头子所伤,云溪恰好赶回,也被面具人打伤在地,秋爷爷不敌最终身亡。云溪被面具人劫持,进入冰炎洞内,面具人威胁休宁解除封印,云溪反抗被打伤。风广陌撤出封印与敌人缠斗,休宁继续封印焚寂。

休宁为保住焚寂不被坏人所得,只好将焚寂剑戾引入云溪体内,也希望借此能保住云溪性命。随后将自己与整个山洞冰封,焚寂飞出,立在飞出山谷的云溪身旁。晴雪急匆匆的去找幽都婆婆,说自己梦见风广陌快死了,求婆婆去见风广陌。婆婆安慰她自己会派人去查看情况,晴雪请求自己也去,婆婆坚决反对,提醒她她是未来的灵女,要她以大局为重,晴雪悻悻离去。

紫胤真人来到乌蒙山谷,见四处一片惨象。见到倒地不起的云溪,便背起他拿上焚寂赶往幽都,到了幽都门口恰好碰见偷溜出来的晴雪。晴雪施法帮云溪抑制住煞气,云溪醒来,入眼便看见可爱的晴雪。婆婆赶来,将晴雪等人带回。紫胤真人说明了云溪的情况,希望能尽早解决此事。婆婆觉得煞气早晚会吞噬云溪的心智,当务之急便是再次封印焚寂,并让紫胤真人交出焚寂。紫胤真人再三犹豫问封印焚寂是否会对云溪有影响。婆婆坦言云溪与焚寂已成一体,自然逃不过牵连。紫胤真人提出想封印焚寂必须保全云溪性命,婆婆见紫胤真人如此坚持,只好请他暂留幽都,自己会与长老们商量对策,紫胤真人见此便将焚寂交予婆婆。

云溪在幽都看风景,晴雪前来细细为他介绍,并向他问起风广陌的行踪,云溪却说自己没见过风广陌,而且也不记得乌蒙灵谷的事。见晴雪担心风广陌,云溪便捏泥人给她逗她开心。这时长老前来带走云溪。

婆婆告诉云溪,要帮他把煞气引出来。云溪问她引出来后是不是就不会痛了,婆婆不语。婆婆与长老几人施法引出云溪体内煞气,而焚寂之灵出现扬言要杀了女娲一族,并控制了云溪的神智。婆婆号召众人将煞气压制回去,长老们见煞气压制不住,纷纷劝婆婆解决云溪。婆婆犹豫再三决定动手,紫胤真人赶来阻止,并怒斥他们不守信用,婆婆解释焚寂剑灵苏醒且异常强大,早晚会吞噬云溪,让紫胤真人别带走云溪。紫胤真人见他们不能保全云溪性命,于是不顾阻止带云溪离去,却不知如何离开幽都,晴雪偷偷跑来给他引路将他带出幽都。

云溪醒来,身旁一童子守候着他,自报姓名陵越,云溪跑出房间,见四处烟雾缭绕。陵越告诉他,这是在昆仑山天墉城。剑阁内,紫胤真人联合掌门真人一起施法压制云溪的煞气,可怜云溪身世孤苦决心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强强联合之下,云溪的煞气终被压制,陵越抱他下去休息。掌门真人担忧云溪的煞气虽暂时被剑印封印住,但不是长久之计,煞气必定会影响他的成长,等他长大后封印变弱,云溪的下场会很悲惨。紫胤真人表示不愿放弃云溪,掌门真人希望云溪能离开天墉城,紫胤真人知晓云溪已无亲故,决定让他留在这里,好好提议将云溪收于门下做弟子,紫胤真人却表示自己在幽都受了重伤马上要闭关修炼不能收弟子。掌门真人提醒让云溪远离焚寂剑气,不然会被损伤,一时间云溪的问题难以处理,云溪躲在帘后偷听到这一切,泪流不止。

长老劝婆婆派人去天墉城追讨焚寂,婆婆却头疼紫胤真人不好对付,这时焚寂被法器上焚寂被封印,婆婆惊叹,在外偷听的晴雪见云溪有救放下心来。紫胤真人带云溪下山,交由村民抚养,云溪追出来对他叩首道谢,结果煞气涌动昏迷过去。陵越见云溪被带回十分不解,紫胤真人说出云溪不能离开焚寂太远,但自己带他下山他却强忍着一声不吭,坚韧的心性让紫胤真人动容。陵越问他是否要收云溪为徒,这时云溪醒来,紫胤真人便收他为徒,赐名百里屠苏。

紫胤真人给陵越和屠苏授课,屠苏身现上古神兽重鸣鸟的图象,紫胤真人感叹屠苏根骨难得。屠苏与陵越练习法术,屠苏突然被焚寂控制心智,紫胤真人赶来压制焚寂,焚寂将他拉入幻境,剑灵向紫胤真人叫嚣,紫胤真人急忙唤起屠苏的意识,让他不要屈服焚寂。被控制的屠苏向紫胤真人发起攻击,紫胤真人堪堪抵挡住,最终控制了屠苏的煞气。回到实境,紫胤真人受伤吐血,陵越带屠苏回去休息,紫胤真人见自己被焚寂所伤的手心,红玉问他为何焚寂被封印也能控制屠苏的心智,紫胤告诉她屠苏不能以气御剑,否则体内的煞气会越来越强。

红玉见紫胤手心受伤,急忙要去叫掌门真人来。紫胤制止她,并告诉她自己闭关期间,焚寂交由她来看管,而屠苏眉心的红印虽暂时掩盖住,但他长大后封印会减弱,自己以后每三年会出来一月替他加固封印,让她告诉陵越不要再让屠苏御剑,并且不要告诉屠苏自己受伤的原因。红玉领命离去。紫胤看着焚寂,知晓它最易激怒人的怨恨之念,希望屠苏守心如一。

屠苏来找紫胤,被陵越拉住,屠苏猜出紫胤是为救自己才受伤,陵越劝慰他好好修炼,抵御焚寂的侵扰,紫胤才会放心。屠苏心有所动,往后更加勤奋修炼。陵越告诫他以后就在后山练剑,而且不能与其他弟子比试。晴雪拿着泥娃娃思恋云溪,不知他的情况如何。到了紫胤出关之日,陵越与屠苏守候在外,紫胤出关,帮屠苏加固封印。见屠苏勤奋练剑,紫胤十分欣慰,屠苏回头,却不见了紫胤身影,屠苏略感失落,但也更为勤奋修

时光荏苒,转眼间的懵懂顽童已长成翩翩少年。这日,屠苏修炼完毕正休息进食,芙蕖师姐找来,送给他香囊,被躲石后的二师兄及其跟班看到。二师兄心中妒忌,打伤屠苏抢过香囊,却被屠苏的老鹰抢去香囊并抓伤,屠苏带着老鹰阿翔离去。屠苏给正修炼的大师兄送来饭菜,大师兄拧巴,想吃又不能吃,屠苏假意拿走饭菜,大师兄又急忙叫住他。大师兄吃饭时,屠苏打开芙蕖送的香囊,拿出里面的东西交给大师兄,大师兄知道是芙蕖送的,表示自己要潜心修炼,让屠苏把东西送回去。

屠苏只好把东西送还芙蕖,芙蕖让他再去试试,屠苏让她自己去送,随即跑开。二师兄见此,以为屠苏欺负芙蕖,芙蕖什么都不说只是气愤离去。二师兄等人不平为何屠苏备受恩宠,想要教训屠苏,但门规不准私斗,于是想着怎么才能让屠苏先动手。其中一人提出可以从阿翔那儿下手,二师兄想到办法,让肇临去厨房偷五花肉,肇临得令离去。

屠苏呼唤阿翔却没反应。二师兄和肇临逮到阿翔,捆起来想报私仇,屠苏闻声赶来阻止,救下阿翔,三人打斗起来,结果陵端二人不敌屠苏落败。屠苏跪在掌教真人面前,陵端几人诬陷屠苏,将打斗罪过全赖到屠苏身上,其余弟子都跟着帮腔。陵越替屠苏求情,陵端几人纷纷表示不服,掌教真人只好罚屠苏打扫天梯。

幽都内,晴雪准备好行装想要偷溜出去找屠苏,被欢欢发现,欢欢不看好她能逃出去,晴雪希望她能帮自己出逃,表示最近焚寂蠢蠢欲动,担心会出问题,所以想要去天墉城找他并打探风广陌的下落,欢欢终是被她说动。

屠苏打扫天梯,陵端带人来找事,屠苏的煞气蠢蠢欲动,几人被吓到,见天要下雨,几人搞完破坏离去,独留屠苏在雨中扫地。欢欢帮晴雪出逃,晴雪让她守在门口,自己进入大殿,想从天的缝隙中出逃。不料婆婆和长老前来,晴雪赶紧躲藏,婆婆与长老们商议传位给晴雪,担心焚寂再度为祸人间,婆婆叹息离去。晴雪准备离开,女娲神像突然说话,问她是否真的打算离开,晴雪犹豫了。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2集

晴雪下凡寻云溪 屠苏处处受排挤

晴雪依旧决定离开幽都,等找到云溪和风广陌再回来。红玉叫来陵越,陵越见焚寂煞气涌动,不知是何缘故。红玉问起屠苏受罚之事,告诉陵越屠苏与焚寂一体,让他去告诫屠苏要稳定心神不可动怒,免得被焚寂趁机控制。

陵越去找屠苏,见他跪在紫胤闭关的门外,倾诉心中苦闷,不知自己为何执剑。紫胤在门上显露劝诫真言,屠苏茅塞顿开,心中释然。回到居所,陵越给屠苏送来饭菜和新衣,见他闷闷不乐,便劝他和自己一起修仙,屠苏表示一切听他的。

陵越要下山除妖,大家在门口送他。陵越交代好一切事宜,然后偷偷交给屠苏一样法宝,并与他耳语,随后离去。芙蕖和二师兄他们都好奇陵越交给屠苏的东西,屠苏展开手心,却是一个铃铛。二师兄想抢,屠苏便摇动铃铛好好戏弄了他们一番。二师兄他们被戏弄后回到房间,心中十分不服气。二师兄决定要利用四年一次的招收新弟子入门,将屠苏赶出天墉城。

晴雪来到人间,拿着地图不知如何找到天墉城。这时发现小河边一群手持兵器的武者围着一个弹琴的翩翩公子,这些武者见公子弹琴不止,失去耐心,想要强行带他离去。晴雪见不惯,站出来制止他们。武者们不听劝,执意要动武,欧阳少恭用琴音控制住这些人的行动,将他们引到小河边让他们跳入水里,晴雪见此忍俊不禁。

晴雪问那些人为何会被控制,少恭坦言自己其实早就点了迷魂香,所以那些人才会被控制。少恭问晴雪为何独身来到这里,晴雪胡诌蒙骗他,只说自己来找朋友,并要过他烤好的鱼大吃特吃。少恭看到晴雪吃鱼的样子,想起他昔日的恋人,回过神来却发现晴雪将鱼肚子都吃了,满脸黑线。两人互报姓名,晴雪向他打听天墉城,少恭见她执意要去天墉城找朋友,便与她一起去天墉城参加新弟子招收。

到了天墉城报名处,却被告知天墉城不收女弟子。晴雪巧言善辩,这时芙蕖出现,晴雪言语上又对她多加吹捧,芙蕖便同意让她报名。晴雪进入天墉城,到处都见不到云溪,这时二师兄前来,说明了最后一项考核的内容,就是去翡翠谷平安渡过一晚,会有人带着他们去,如果顺利出关便是通过考核。

二师兄来找屠苏带队,屠苏不愿去,二师兄以紫胤真人的脸面挑衅,屠苏果然同意。屠苏将大家带到翡翠谷,自己就一人枯坐一旁。少恭问晴雪这是不是她要找的人,并上去与屠苏攀谈想要试探一下,谁知屠苏根本不理他,少恭只好灰溜溜回来。到了晚上,有人开始议论屠苏,觉得他根本不可能保护好他们,而且天色已晚,根本不会有妖怪出来。话音刚落,树林出现异动,一群绿色的怪异物体出现,大家被吓得屁滚尿流,而屠苏见此只是淡然起身在一旁观望,还靠在一旁数起怪物数量。

晴雪安抚少恭不要害怕,说这些只是精灵,还一起站到屠苏身边看戏。而树林深处,二师兄和肇临偷偷放出几只妖怪,随后和肇临离去。妖怪飞出抓伤一人,屠苏见势不对立即上前营救,并让晴雪和少恭带大家先离开,自己与妖怪缠斗,晴雪与少恭在一旁观望。肇临终是不放心,折身回去帮忙。屠苏打落一只妖怪,肇临恰好赶到,屠苏让他赶紧去通知陵端。这时另一只妖怪从屠苏背后袭来,少恭见此冲上去推开屠苏,自己却被妖怪抓走。

屠苏赶紧去追妖怪,晴雪也跟着他一起去,陵端在暗中看到这一切,暗自狞笑。追击途中,晴雪捡到少恭的包裹,屠苏让她回去,晴雪执意不肯,并施展法术帮忙追寻少恭的下落。俩人最终在一处山洞发现少恭,少恭被两只妖怪看守。晴雪打算自己去引开一只,让屠苏趁机救少恭。在晴雪帮助下,屠苏成功解救少恭,但见晴雪快被妖怪所伤,屠苏飞身前去替晴雪挡住攻击,少恭使出自己的必胜法宝,三人顺利逃出,而妖怪也被炸死在山洞内。

回到天墉城,晴雪少恭等人受到掌教真人称赞。晴雪表示是受屠苏相救,问起他的伤势,二师兄却口气不善针对屠苏。芙蕖问起出现妖怪之事,二师兄诬陷大师兄没有把妖怪关好,芙蕖维护大师兄,两人争执不下,掌教真人喝止他们的争吵,说此事不必再提。

芙蕖带新弟子认识同门,让师弟带他们去熟悉环境。这时陵川认出少恭,并感谢他曾经救了自己家人性命,大赞他是神医。芙蕖问少恭为何来天墉城学剑术,少恭坦言自己想以仙家之力帮助更多的人,晴雪却偷偷吐槽他是想整更多人。肇临问起少恭和晴雪的关系,少恭骗他说是同乡,并问起屠苏的下落,肇临却说屠苏是怪物。

膳堂内,屠苏进来吃饭,二师兄等人都看他不顺眼。晴雪和少恭过来问起屠苏的伤势,屠苏态度冷冰冰,不领少恭的情,耍酷离去。肇临见他俩吃瘪,过来说起屠苏的坏话,让他们别理屠苏。二师兄过来,想将少恭拉入自己帮派,少恭拒绝离去。屠苏自行疗伤,少恭拿药进来,点住屠苏穴道,强行帮他治伤,但见屠苏的伤口不是外毒所致,是他本身体内就带毒。跟屠苏开过玩笑之后,少恭为他施针疗伤。

天亮后,少恭给屠苏送来汤药,并拿补药给他吃。二师兄等人进来找屠苏麻烦,少恭也反唇相讥。肇临提醒屠苏今天他当值做杂役,屠苏正要去被少恭拦下,表示愿意替他去。二师兄出言挑衅,少恭上前重提妖怪之事,怀疑妖怪是他俩放出来的。二师兄与肇临诡辩,并放话要让少恭滚出天墉城,少恭不惧,二师兄认定他没有证据不会有人信他。屠苏问陵端为何与自己过不去,陵端直言就因为他是怪物,害了师父不知哪天会害了他们。

陵端离去后,屠苏问少恭怎么知道妖怪是他们放的,少恭细细分析过后,认定是二师兄他们放的妖怪,心中也在暗忖屠苏体内的毒是什么。晴雪拿来果子贿赂芙蕖,并向她打探屠苏的身世。芙蕖嘴快说出屠苏和大师兄是亲兄弟,而且屠苏幼时生过大病,记不得小时候的事,是紫胤将他寻回收入门下的,并让晴雪不要对外提起此事。晴雪心中暗自失望,不知该去哪里找云溪。

晴雪来到临天阁紫胤真人住处,被里面的屠苏赶出来,晴雪离去之时,问屠苏到底是不是云溪。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3集

鬼面人袭击天墉城 晴雪身份恐曝光

新入门弟子开始学习练剑,首先分发配剑,少恭打扫完藏经阁也前来领取。趁二师兄不备少恭悄悄在他背后贴上条尾巴,随后便去领剑。二师兄刻意刁难少恭,以他体质太差不适合练剑为由,打发他去厨房干杂役。晴雪见此,也跑来放下佩剑要跟少恭一起去。二师兄不答应,少恭也劝她快去练剑,随后离开。二师兄嘚瑟不已走过人群被大家看到背后的小尾巴,引得众人取笑,二师兄气得跳脚。

屠苏见少恭受到不公平待遇,便让他酉时来后山见面,亲自教习他剑法和修炼之术。不多时,少恭便出现金黄的神鸟灵蕴。肇临给陵端通报了屠苏教少恭练剑之事,陵端心中不忿,打算教训二人,但又忌惮屠苏手中的仙铃,便决定将仇恨值转移到少恭身份,惩罚他去洗剑池干活。

屠苏小憩时,忽梦得奇异仙境一长发男子弹琴的片段。醒来时见少恭正抚琴,而这曲子分外熟悉。少恭介绍这曲子由上古仙人所作,名为唤榣山。屠苏准备开始教习他剑术,少恭坦言洗了一天的剑现在没力气了,但对陵端刻意的为难看的很开,心中并不为所困扰。屠苏问他身为大夫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少恭说自己来这里只是为一个未了的心愿。

芙蕖和晴雪前来恰好听到少恭的话,芙蕖让他说出心愿自己会帮他,并让少恭教自己弹琴。屠苏正想离去,芙蕖拉住他,屠苏坦言自己并不知大师兄何时回来,随即离去。芙蕖嘟囔大师兄怎么才去了这么些时日而自己却觉得过了好久。少恭和晴雪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思恋情郎的话打趣芙蕖,芙蕖赶紧以同门情谊为借口掩饰。

听到这话,少恭又为屠苏抱不平,问为何屠苏抓姑获鸟受伤无人过问,芙蕖问起屠苏伤势。少恭坦言自己需要炼丹炉炼丹,芙蕖说出剑阁倒是有个丹炉,但那是紫胤修炼之地,而且有剑侍红玉把守,恐怕不会让他们进,少恭倒觉得可以一试,直言屠苏妖毒入体不宜拖延。芙蕖被说动,带他们去剑阁。不意外的遭到红玉拒绝,几人费尽口舌,红玉虽有动摇但还是打发他们离开。

少恭跪在外面,打算用苦肉计让红玉心软,劝走芙蕖晴雪二人,少恭独自跪在剑阁外。芙蕖和晴雪为丹炉的事苦恼,晴雪失口说出幽都,怕芙蕖追问,晴雪赶紧指着一处地方求她介绍。芙蕖告诉她那是临天阁紫胤和屠苏他们的住所,晴雪闻言赶紧找借口溜到临天阁。再次来到这里,晴雪见到阿翔和它聊天。屠苏出来赶走晴雪,晴雪问他是不是云溪,屠苏否定。晴雪悻悻离去。屠苏对着阿翔念叨云溪是谁,阿翔有口不能言。

芙蕖被姑获鸟的魂魄附体,姑获鸟见到二师兄,并以他放走自己的事相要挟。二师兄认出姑获鸟,吓得半死。姑获鸟要吸食他的精气,二师兄赶紧求饶,让她去吸食屠苏的精气。姑获鸟来到屠苏房内,见屠苏沉睡正打算吸食他的精气,却被封印弹开近不了身。这时少恭进来,暗中的姑获鸟打算吸食他,却又被少恭身上的法器弹开,趁少恭闭眼姑获鸟赶紧逃离。少恭缓过劲来却不见了人影。

屠苏醒来,少恭给他送上丹药劝他吃下,屠苏问起丹药来源,少恭不多说只让他快服用。想起方才之事,少恭心中暗自思忖。晴雪来到膳堂,可吃的都没有了。这时肇临拿着食物悄悄出现,吓得晴雪把食物打翻在地。晴雪见肇临特意给自己留吃的,不愿辜负肇临的好心,拿过从地上捡来的食物就吃。肇临表示以后会偷偷给她留吃的,晴雪便向他打听起云溪,见肇临怀疑她上山的目的,晴雪赶紧解释找云溪只是想打听自己失踪大哥的消息。肇临闻此放下心来,表示一定会帮忙。

陵端正为要不要告诉掌教真人姑获鸟的事而犹豫不定,见芙蕖跟他打招呼,赶紧吓得下跪求饶,芙蕖却对他的行为疑惑不已。陵端见芙蕖恢复正常,问她记不记得昨晚干了什么,芙蕖直言自己在睡觉,但是没睡好,随即离去。少恭看到这一切,心中疑惑更甚。恰好晴雪过来,少恭便打听芙蕖昨晚几时回房,晴雪说芙蕖今早才回房又不说去了哪里。

少恭向屠苏说起自己怀疑芙蕖被要挟附体,而且怀疑是姑获鸟的魂魄所为。屠苏打算告诉掌教真人,少恭拦住他说会打草惊蛇,提议晚上再行动,姑获鸟魂魄白天见光就会飞散,只有晚上才能行动。屠苏问他为何知道这些除妖的方法,少恭坦言是自己游历所得。

晴雪正吃肇临留给自己的食物,芙蕖得知是肇临送她的,便想起大师兄曾经也这么留食物给自己,想起大师兄芙蕖一脸甜蜜。俩人谈论起自己喜欢的人,晴雪说起自己小时候喜欢的云溪,肇临听到这话赶紧跑进来,芙蕖斥责他偷听两人说话。肇临解释自己只是打听到晴雪要找之人的消息,晴雪赶紧询问。肇临说有个干活的叫云溪,晴雪赶紧让他带自己去找。

结果见到一个叫云溪的痴傻大汉,晴雪问他认不认识自己,痴傻大汉说不认识。晴雪顿觉脑中混乱,再次追问他是否认识自己,痴傻大汉竟被问哭。陵端正要休息,却见姑获鸟又来找自己。姑获鸟威胁他去偷少恭身上挂着的法宝。陵端怕死,急忙答应。肇临送晴雪回来,晴雪捡到芙蕖准备送给大师兄的剑穗,疑惑她去了哪里。

陵端悄悄来到少恭房里偷东西,却见房里没人,出来时却被少恭屠苏两人拦住。晴雪也赶来询问芙蕖的下落,少恭屠苏软硬兼施,陵端终是说出真相。陵端听从屠苏二人指示,将姑获鸟引至一开阔地带。姑获鸟看出不对,陵端赶紧逃跑,姑获鸟被少恭三人困住,逼得姑获鸟现形。最后芙蕖吐血晕过去,陵端上前查看,却被姑获鸟附体,少恭与屠苏又赶紧困住陵端。芙蕖醒来不知发生了何事。

少恭见太阳快出来,让晴雪加入一起困住陵端,等到天亮,姑获鸟灵体飞散。昏迷的陵端醒来,冲屠苏大发脾气,扬言要将他们赶出天墉城。少恭说出陵端种种罪状,芙蕖愤慨不已。陵端求屠苏别告诉掌教真人这些事,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他,并向芙蕖寻求帮助,让她向屠苏说情。芙蕖心软,希望屠苏能不追究此事,屠苏慷慨答应。少恭要陵端保证以后不再为难屠苏,陵端连连点头。等几人离开之后,心中却暗自思忖将他们赶出天墉城。

少恭问起屠苏是否还有其他的下山之路,坦言自己上天墉城未了的心愿就是让自己的恋人起死回生,而明天就是她的忌日,自己要下山祭拜。芙蕖给晴雪说起自己打听到的痴傻云溪的消息,并猜出她上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人,但自己很开心有她陪伴。晴雪想下山问问痴傻云溪的情况,芙蕖却说天墉城禁止私自下山。这时肇临冒出来说自己有办法,直言明日自己受命要下山采办纸墨,可以带晴雪一起下去。

少恭想偷偷下山,被屠苏发现,提醒他这样很容易被发现。见少恭固执要下山,只好带他抄小路下山。屠苏陪着少恭在河边放花灯,少恭倾诉对恋人的思恋。晴雪和肇临回天墉城,可惜知道痴傻云溪消息的人已经死去,晴雪也不确定这个云溪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云溪。肇临看到河边的屠苏二人,打算回去告诉陵端。晴雪制止他让他别跟陵端说,肇临马上改口说听她的。

这时肇临发现晴雪的手链亮了,晴雪心知是有风广陌消息,赶紧放出灵蝶找寻风广陌消息。

屠苏看着花灯,脑中闪过幼时画面的片段。少恭见他发呆,屠苏说自己想起幼时的事和母亲,但又记不清楚。少恭安慰他,也说起自己的身世遭遇以及与恋人蓬莱公主巽芳相识的经过。然后自己后来患病,只好独身去寻药治病,但等自己病愈回去,蓬莱却遭天灾,消失于东海。

一黑衣面具人偷偷潜入剑阁打算窃取焚寂,被红玉发现,两人缠斗。最终黑衣人逃离,红玉发出警钟。屠苏听到警钟,知晓这是有外敌入侵的警报,赶紧带少恭回去。路上却遭遇一群黑衣人截杀。这是大师兄出现救了二人,黑衣人逃走。

天墉城众弟子围住盗窃的黑衣人,却都被打晕在地。晴雪找来,见手链亮个不停。黑衣人发现了她,掐住晴雪脖子,晴雪心中默念风广陌。屠苏三人赶到,喝令黑衣人放开晴雪,黑衣人见晴雪流泪,眼中顿时出神。大师兄趁机发动攻击,最后黑衣被大师兄打伤逃离。晴雪晕倒在地。

掌教真人斥责屠苏少恭二人私自下山,两人都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掌教真人准备责罚二人,大师兄替他们求情,红玉也觉得当务之急是查出鬼面人。掌教真人问起红玉剑阁是否有人私自闯入过,少恭坦承自己曾经进去炼丹药的事,但未提及屠苏。屠苏猜出当初少恭的药是炼给自己的,甘愿受罚。掌教问少恭是如何进去的,红玉坦承是自己放他进入的,并表示少恭没有其他不轨之举。

掌教斥责红玉失职,屠苏觉得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甘愿受罚。红玉也愿意受罚。陵越表示现在鬼面人还没查出,不如让他们将功补过。掌教见几人如此友爱,便不再追究此事,让陵越好好看管焚寂和屠苏。昏迷的晴雪醒来,问起鬼面人之事,芙蕖说他逃跑了。陵越来问候晴雪,问起她被挟持时叫哥哥是怎么回事,晴雪含糊其辞不愿说出真相。芙蕖说明晴雪和她哥哥的事,让陵越不要再追问,陵越只好离开。晴雪想起自己与鬼面人碰面手链发亮的事,心中确信他就是哥哥。

陵越带领众弟子加强天墉城戒备,这时幽都婆婆来找紫胤。掌教真人接待她,说紫胤未出关,让婆婆先安顿一晚。婆婆提出要查看一下焚寂再走,掌教搬出紫胤做挡箭牌,拒绝了婆婆要求,婆婆执意要看剑,并以盗剑之事当说辞,掌教顿时发飙,让陵越带她下去休息。婆婆问起云溪的消息,陵越却表示自己不知道什么叫云溪的人。带婆婆去住处时,恰好与晴雪碰面。

杨幂李易峰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集

晴雪身份曝光被驱逐 屠苏遭设计夺焚寂

晴雪与婆婆对视,随即又坦然的找大师兄说关于剑阁窃贼的事。大师兄打断她的话,说等会儿去找她,随即带婆婆离去。陵越来找屠苏,让他近期呆在后山不要到前山来,告诉他幽都来人,紫胤之前交代不让他和幽都之人接触。屠苏问起幽都,陵越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让他谨遵教诲就是。晴雪告诉陵越鬼面人撒出来的是曼陀罗花粉,陵越分析曼陀罗长在南疆,鬼面人可能是南疆人,又问晴雪是如何知道此事。芙蕖替晴雪说话,觉得她可能是通过少恭知道了,陵越觉得有理,告辞离去。

晴雪去找婆婆,婆婆让她跪下,晴雪急忙认错,婆婆不知怎么说她才好,让她把进入天墉城的前前后后都交代清楚,晴雪坦白一切,猜测焚寂就在剑阁。婆婆问她是否看清盗贼模样,晴雪坦白那人像哥哥,婆婆觉得不可思议。晴雪猜测风广陌是想把焚寂带回幽都,婆婆却觉得这不可能,盗贼不可能是风广陌。并猜测此人和当年灭乌蒙灵谷的是一伙人,头疼事情变得复杂。

陵越来向红玉禀报守备情况和追查鬼面人的事情,红玉猜测这伙人没得手可能还会有下次行动。陵越问起她为何让炼完丹药的少恭下山,红玉直言发现焚寂有了变化,担心少恭接近屠苏另有目的。两人都曾经对少恭有过怀疑,但后面都被他真诚的行为打动继而解除疑虑。陵越经过这一串事件,却开始对晴雪有所怀疑,这时飞来一只灵蝶,陵越与红玉疑惑更甚。

另一边晴雪正等着探查焚寂下落的灵蝶消息,见灵蝶迟迟不回,便悄悄跑去剑阁观望,却被身后的陵越袭击,手链被打断,晴雪急忙俯身捡手链珠子,陵越责问她为何放蝴蝶来剑阁,晴雪忽悠他说是为追查盗剑贼才放的灵蝶。陵越见她因为手链断掉而沮丧,为了赔罪提出帮她修好手链,再次温柔提醒她以后别靠近剑阁,晴雪表示自己可以帮他抓盗剑贼,陵越拍有危险拒绝了她,晴雪悻悻离去。

少恭给屠苏送饭,屠苏问起他幽都婆婆的事,少恭表示不知。屠苏疑惑师尊为何要自己避开幽都的人,猜测这与自己身世有关。虽然知道大师兄瞒着自己以前的事是为自己好,但自己还是想知道。少恭劝他别着急,自己会帮他打听消息。陵越细心修补晴雪的手链,芙蕖过来骚扰他,见他笨拙的穿针,便主动帮他的忙,随后又问起陵越是否知道干杂活儿的云溪的事,说晴雪一直在找一个叫云溪的人。陵越不禁皱眉。

晴雪与婆婆说起焚寂的消息,提议等紫胤出关再去剑阁。婆婆认为紫胤是故意躲着自己,怨怪起晴雪当初放走他们,随即又问起云溪的下落。晴雪说起那个痴傻云溪,婆婆觉得是紫胤封印了云溪的灵智,只要解开封印就会恢复如前。少恭和屠苏看到晴雪带着婆婆鬼鬼祟祟,两人决定跟踪。婆婆见到痴傻云溪,探查出他不是云溪。陵越突然出现,直言这人就是云溪,并质问晴雪欺骗他们,婆婆不愿解释,问他真正的云溪在哪儿。陵越骗她们说痴傻大汉就是云溪,婆婆并不相信,陵越却下了逐客令。

少恭和屠苏听到这一切,回到房间少恭表示看错了晴雪。屠苏却断定晴雪找的云溪就是自己,因为师尊当年就只带回自己,和大师兄一起培养。少恭问起焚寂煞气到底是什么,屠苏坦白自己被焚寂煞气入侵之事。少恭表示关心,屠苏心中感动。

屠苏觉得晴雪不会伤害自己,想去见见她,少恭劝他别莽撞,问过大师兄再说。屠苏找陵越问起自己是云溪之事,陵越说起当年紫胤帮他重新取名之事,就是希望他忘记过去的不快。屠苏提起陵越念念不忘的失散的弟弟,表示自己也对过去丢失的空白难以释怀。陵越劝他等紫胤出关亲自去问他。

屠苏见到晴雪前来,陵越赶紧让他藏起来,晴雪表示想向屠苏道别,被陵越找借口拒绝。晴雪解释自己只是想见云溪一面,陵越不愿多说,带她去芙蕖那里拿回手链。晴雪拿回串好的手链,但灵石失去了灵力。芙蕖气愤晴雪欺骗自己对她出言不善,晴雪诚恳道歉,芙蕖赶她走。这时灵蝶前来,晴雪暗叫糟糕,知晓婆婆去了剑阁。

红玉与婆婆对峙,两人争执不下开始动手。婆婆压制住红玉,这时警钟大响,红玉急忙飞回剑阁却被弹开,婆婆冲进剑阁,见鬼面人正拿着焚寂,两人缠斗。鬼面人手持焚寂刺伤婆婆,紧要关头陵越和红玉前来,砍伤鬼面人的手,焚寂掉落。陵越逼鬼面人摘下面具,鬼面人节节败退,最终跳下崖底,陵越跟去查看。晴雪赶来扶起受伤的婆婆。

陵越追击不到鬼面人,回来看望婆婆。问起伤情,晴雪只说情况不妙。自责没有照顾好婆婆,陵越劝她别太担心。芙蕖前来,拿着药说是受掌教之命前来照顾婆婆,让陵越忙自己的去,陵越告辞。芙蕖依旧对待晴雪冷冰冰,不愿原谅他。陵越对红玉说起今天交手的鬼面人不是上回那个,红玉疑惑自己跟婆婆交手时鬼面人才潜入剑阁,料定他一定是之前就躲在附近。陵越觉得一定要尽快找出鬼面人,不然焚寂和屠苏都有危险。红玉觉得昆仑山地势广阔难以寻人,陵越提出找晴雪帮忙。

芙蕖问晴雪来天墉城到底是何目的,晴雪说明原委。芙蕖只好再相信她一次。陵越过来找晴雪帮忙找鬼面人,芙蕖也吵着要去,陵越让她留下照顾婆婆,芙蕖怏怏不乐。晴雪放出灵蝶追寻鬼面人身上的曼陀罗花粉,这时陵端找来,说安陆村出现妖怪,掌教真人要他快去,晴雪独自留下等候灵蝶消息。

陵越奉命带人下山捉妖,让大家快去准备。陵端怕鬼面人不愿意去,屠苏和少恭请求一起下山。这时有人来传消息说晴雪有发现,让他快去。屠苏建议陵越坐镇天墉城,自己和少恭下山捉妖,陵越见此只得同意,让他们万事小心。大家在村里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屠苏与少恭检查尸体,怀疑是被什么东西吃进去再吐出来。有人说起夜晚遇到的诡异景象,十分惊恐。

晴雪跟带着陵越追寻鬼面人下落,决定往天墉城后山追查。少恭与屠苏在村庄搜寻多时,并未发现可疑之处。屠苏提议今晚在村庄蹲守,少恭觉得他应该先回天墉城把自己的猜想告诉大师兄,而且他也不宜离开焚寂太久。屠苏坦言自己受焚寂牵制太久,真的很想摆脱它。少恭开导他,觉得坦然接受才是反抗控制的第一步。这时前方传来呼救声,村民纷纷逃命。屠苏前去查看,却并未见到什么。透过一层结界,屠苏重回乌蒙灵谷,但他对这里毫无印象。

鬼面人躲在山洞里疗伤,晴雪和陵越追寻至此,鬼面人赶紧灭掉火焰逃离,晴雪陵越进来山洞,赶紧去追。屠苏在幻境里,见到幼时的自己和休宁娘亲,听到这个孩子自称云溪,但屠苏不知那就是自己。忽然,场景开始变换,水中出现一只水怪,屠苏回头见少恭被鬼面人劫持,鬼面人威胁他去拿焚寂过来交换少恭。少恭劝他不要屈服,鬼面人凌虐少恭,少恭被砍掉手臂。此情此景刺激了屠苏怒气爆发,记忆逐渐回笼,屠苏额头印记重现,焚寂异动令红玉大惊失色。陵越见阿翔不对劲,让晴雪先回去照顾婆婆,自己去看看情况。失去理性的屠苏跑回剑阁,想要夺取焚寂,并打晕了红玉。肇临一干人在村子的结界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陵越前来,用剑打开了一个结界口,趁机冲进去。进去后四处寻找屠苏和少恭,却见一个鬼面人的幻影,陵越不察,被水中怪物所伤,陵越几番打斗不敌怪物,危急关头,屠苏手持焚寂冲天劈下,插中怪物,与怪物打斗,却总是被怪物打伤在地。数次被怪物拍进地里,成功的让屠苏的仇恨值满格,屠苏手持焚寂破空斩下,怪物一分为二死的不能再死。

屠苏被焚寂控制心智,一步一步走向陵越,鬼面人暗中十分高兴终于让屠苏得到焚寂,在屠苏即将用剑看向陵越事,屠苏瞬间意识清醒一些,制止了自己的行为,与体内的煞气抗争。等到他再次失去理智要杀陵越时,紫胤突然出现制止了他,屠苏失去意识。婆婆带晴雪回去,晴雪暗自表示一定会找到解除焚寂煞气的办法。

陈伟霆迪丽热巴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5集

屠苏受罚禁闭三年 少恭离开天墉城

紫胤救下陵越,把他带回天墉城给他疗伤,并耗损了自己百年修为。掌教真人与他说起进来天墉城遭黑面人袭击之事,并打算将屠苏交给幽都,以免他为祸天墉城。此时屠苏闯进来,甘愿领罚,让紫胤处决自己,紫胤责怪他自轻自贱,与掌教真人商议将屠苏关入禁地三年,以禁地灵气抑制他体内剑灵的成长。掌教同意但执意要处罚屠苏,紫胤开口替他说话,掌教只得罢休。

芙蕖和晴雪得知屠苏伤了大师兄,即将被关入禁地三年,晴雪跑去与他相见。屠苏跟着紫胤去禁地,晴雪跑来,两人遥遥相望,紫胤劝屠苏忘却前尘往事,屠苏最终回头径直走入禁地。晴雪想进去禁地,被少恭拦住,让她不要去打扰屠苏,晴雪表示自己会找到方法救屠苏。紫胤将他封印在山洞内,告诉他这期间除了陵越没人可以靠近他,让他在这里好好修炼思过,随即走出洞口封印了洞门。

幽都婆婆和晴雪来问焚寂的事,想要带焚寂回幽都。掌教真人向他保证会好好保护焚寂,幽都婆婆想见紫胤,却被告知紫胤已经闭关,掌教明确态度会给他们两全的答复,婆婆只好带晴雪离去,晴雪离去之时,回首望着天墉城,默默发誓要找到抑制焚寂煞气的方法。

少恭来见屠苏,告诉他自己要离开,直言天墉城不是自己适合呆的地方,自己想要先回家乡看看,再打算游历四方去寻找想要的东西,说不定将来会回到天墉城与他相见,那时两人再弹琴聊天。少恭担心屠苏在天墉城处处不受待见,屠苏觉得自己呆在这里就不会伤害别人,让少恭放心,两人约定来日重逢。

少恭下了山,青玉坛坛主雷严找到他,以少恭家仆逼他加入自己的青玉坛,少恭只得暂时妥协。三年间,屠苏刻苦修炼抑制焚寂煞气,晴雪也刻苦学习仙法寻找抑制煞气之法。屠苏休息时脑中回忆起前世记忆片段,体内煞气涌动,屠苏唯有靠自残才将煞气克制住,陵越进来,见他又靠伤害自己来抑制煞气,满心心疼帮他包扎伤口。随后拿出灵铁打造的焚寂剑鞘给他,帮助他抑制焚寂煞气。屠苏将焚寂插入剑鞘内,果真将煞气抑制了不少。

三年之期已过,陵越和芙蕖找掌教真人,请求他放屠苏出禁地,掌教抵不过两人联合攻势,只得同意,但与陵越约法三章,只要屠苏发生任何异样,就立即送他回禁地,陵越答应。陵越带解禁的屠苏来膳堂吃饭,众师兄弟对待屠苏的态度丝毫未有改变,芙蕖拿来亲自做的饭菜给屠苏,更是遭到陵端的妒忌,陵端跑来挑衅,陵越出言打发他离开。

肇临和几个师兄弟一起私下讨论屠苏,肇临说起自己听来的消息,说掌教真人要把芙蕖嫁给下任掌教,而芙蕖现在对屠苏这么好,说不定屠苏就是下任掌教,并编排气屠苏的种种谣言,一旁的陵端听得怒火中烧。屠苏在后山用叶吹曲,想起晴雪和少恭,心中分外惦念二人。阿翔飞来,屠苏问它自己是否没机会再和他们相见,阿翔无言飞去。

青玉坛内,少恭炼好治疗瘟疫的丹药,让下人尽快送去杏花村。雷严过来催她帮自己练升云丹,少恭托词自己现在还练不出来,让他静心等候,雷严愤愤离去。几个炼丹小弟私下说少恭坏话,见少恭侍婢素锦前来,几人纷纷噤声,素锦斥退他们,给少恭送东西去。桐姨伺候少恭,少恭坦言雷严贪得无厌,表示自己不会给他炼丹。桐姨也说天命无常不可违背,少恭却对天命之说嗤之以鼻,见桐姨如此贴心照顾自己,少恭劝她不要劳累,把事情都交给素锦去做,桐姨担心素锦是坛主派来的人,不好意思麻烦她。进门的素锦听到这话,故意和桐姨掐架,少恭扯开话题,素锦讨好忙送上自己炖的补药。

素锦出来跟雷严禀报自己监视少恭的情况,表示少恭并未有异常。雷严见她每次都禀报一样的内容,怀疑她是故意维护少恭,素锦急忙解释,编排寂桐的不是,并表示自己有办法得到少恭的心。少恭独自喝酒弹琴思恋巽芳,回忆起和巽芳曾经相处的时光情难自已,这时出现一女子在面前翩翩起舞,少恭误把她当成巽芳,欢喜不已,结果发现竟是素锦假扮,一怒之下砸了古琴,拂袖而去。素锦伤心之余,却在断琴之中发现少恭掉落的烛龙之鳞。

千殇在屋顶见到少恭,劝他别生气,并给他带来玉横重现人间的消息,少恭知晓玉横有引灵体复生之效,忙问千殇玉横现在哪里,千殇却表示不知道,不过消息是由江东一带传来,可以去那儿打探消息,少恭激动不已,打算明天就离开青玉坛,和千殇约在后山见面。

一早少恭扶着寂桐打算离开,素锦修好琴来还他,问他要去哪里,少恭让她转告雷严自己离开的事,素锦求他不要离开,少恭冷漠以对,带着寂桐离开,素锦悲愤,拿着烛龙之鳞,相信少恭一定会回来找自己。屠苏打扫天梯,芙蕖拿来包子给他,屠苏起先不愿接受,见芙蕖满脸委屈,只好接过。两人聊天,芙蕖劝他以后不要一个人闷着,有话就说出来,屠苏点头应是。陵端跑出来破坏气氛,对屠苏出言不逊,说他是个怪物,劝芙蕖不要接近他,言辞恶毒,屠苏忍气离去。

练剑时,屠苏被陵端之言干扰,力量难以控制,陵越跑来查看了他的情况,发现他体内煞气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