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古剑奇谭》分集剧情介绍(6~10集)

2年前 (2015-10-07)339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6集

肇临保护焚寂被杀 屠苏蒙冤离开天墉城

陵越问他是否因为陵端找他麻烦,他心生怨念才被煞气钻了空子。屠苏以为自己练剑就可以忘了此事,却没想到反被煞气控制。陵越劝他好好等待紫胤出关帮他加固封印,屠苏不想师尊再为自己损耗修为,陵越见他心中急躁,劝他谨记师尊教诲,要心无杂念。

陵越去找红玉,说自己想去幽都找晴雪帮忙抑制屠苏的煞气,红玉让他速去速回。芙蕖和屠苏去送陵越,芙蕖送他自己做的剑穗,陵越却说这不方便拒绝了芙蕖的好意,告诫屠苏记住和掌教真人的约法三章,随即离去。芙蕖悻悻的和屠苏回去,想起陵越对自己的冷淡,气极之下丢掉剑穗就跑,陵端见到此景误会屠苏,便上来找茬,一帮人执剑逼近屠苏,屠苏怒气顿生,焚寂异动,弹开众人,屠苏扬长而去,众人惊恐万分更确信屠苏是怪物,陵端暗暗表示一定要除掉屠苏。

屠苏休息时总是被陵端的恶言恶语干扰,醒来之后情绪激动,于是带着焚寂去剑阁,想要靠一己之力毁了它。红玉跑来阻止他,斥责他莽撞,罚他去藏经阁抄十日经书。肇临私下造谣说掌教要把芙蕖嫁给屠苏,说屠苏就是下一任掌门。掌教听到肇临造谣,当即罚他去藏经阁抄一月经书。肇临到了藏经阁才发现屠苏也在,于是上前与他搭讪,最后发现屠苏其实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坏,两人关系破冰。

晴雪和婆婆聊天,婆婆见晴雪这三年表现不错,便答应她去人间。这时下人来报陵越求见,晴雪与他相见,陵越提出希望她去天墉城看看屠苏的情况,晴雪要求如果自己能压制煞气,就带屠苏和焚寂回幽都,陵越当即拒绝,两人僵持,晴雪表示自己不会伤害屠苏,希望陵越能相信她,陵越只好点头答应。

藏金阁内,屠苏去关门窗,鬼面人出现想偷焚寂,被睡醒的肇临发现并阻止,鬼面人用焚寂杀害了肇临,拿着剑逃去,屠苏发现异动跑来与鬼面人缠斗,屠苏夺回焚寂并追鬼面人到一处树林,两人激烈大战,鬼面人被焚寂划伤胳膊遁地逃跑。

屠苏拿着焚寂回到藏经阁,查看被杀的肇临,这时陵端等人跑进来,见肇临被杀,都以为是屠苏所杀,陵端更是咄咄逼人,屠苏被诬陷情绪激动,渐渐失去神智被焚寂所控,将陵端等人打出藏经阁,掌教真人赶来带众人困住屠苏,红玉跑来劝屠苏冷静,掌教真人命大家落剑,屠苏以焚寂抵挡,最终承受不住昏死过去。

屠苏被关入锁妖笼,在芙蕖的呼唤下渐渐转醒,芙蕖表示自己相信他,屠苏心中稍有安慰,芙蕖跑去拿药给他疗伤。屠苏坐到地上拼命压制自己的焚寂煞气。掌教对屠苏失控之事大为恼火,红玉替屠苏求情,觉得他不会杀死自己的同门,陵端在一旁咄咄逼人,堵得红玉哑口无言,掌教斥退红玉,陵端继续在掌教耳边煽风点火,软硬兼施。掌教真人觉得要等紫胤出关再商量如何处理屠苏,陵端预置屠苏死地,态度强硬要求处决屠苏。

芙蕖暗中听到两人对话,急忙放走屠苏,带他下山逃走,屠苏不愿意离开,说自己离开焚寂没人能控制住它。这时红玉带着焚寂前来,交给屠苏劝他暂时离开天墉城,等紫胤和陵越他们查清真相再回来,屠苏见她们说得有理,只好离去。

屠苏独自下山,不知该去往何处,带着阿翔四处漂泊,想起少恭之前说要回家乡,决定去他家乡秦川找他。到了秦川,却看见一少年飞在半空搅得整条街人仰马翻。屠苏出手,制止了少年拿着搓衣板的御剑行为,少年摔倒在地,爬起来后责怪屠苏打断自己练习御剑,屠苏不理他想离去,少年拦住他觉得他是剑仙,自报姓名方兰生,问屠苏的名字,并在心中暗想屠苏一定是修仙的,屠苏却暗想这个人多半有病,于是不做理会扬长而去,方兰生对他更加崇拜了。

陵越带晴雪回来,陵端赶紧上前诽谤屠苏,芙蕖出言制止他,两人争吵起来,掌教真人喝止住两人,向陵越说明了肇临死亡的事情,陵越表示相信屠苏,请求掌教真人给自己时间查清此事,如果查不出来自己愿意给屠苏顶罪。掌教真人便将这件事交给他去调查,希望他能给师兄弟们一个交代。

芙蕖带晴雪和陵越来之前关押屠苏的地方,说起事情的始末。陵越担心屠苏在外面控制不好焚寂的煞气,晴雪提出自己去找屠苏,芙蕖对她能找到屠苏表示怀疑,晴雪表示自己能感知焚寂剑的方向,陵越拜托她一定要找到屠苏。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7集

屠苏沦落为帮工 少恭偶然获得玉横

向陵越说明了肇临死亡的事情,陵越表示相信屠苏,请求掌教真人给自己时间查清此事,如果查不出来自己愿意给屠苏顶罪。掌教真人便将这件事交给他去调查,希望他能给师兄弟们一个交代。

芙蕖带晴雪和陵越来之前关押屠苏的地方,说起事情的始末。陵越担心屠苏在外面控制不好焚寂的煞气,晴雪提出自己去找屠苏,芙蕖对她能找到屠苏表示怀疑,晴雪表示自己能感知焚寂剑的方向,陵越拜托她一定要找到屠苏。

方兰生回到家里,让下人重新替自己换了衣装,想掩盖自己闯了祸的痕迹,随后去找二姐。谁知那些受了损失的小商小贩都跑来家里讨说法,二姐得体大方的处理了这件事,商贩们纷纷满意而归。二姐叫出躲在一边偷看的兰生,本想狠狠教训他,而在看见他脸上的伤痕之后又心软,带他去上药。二姐责怪兰生不争气,兰生说起自己今天遇到屠苏之事,二姐斥责他不务正业,让他陪自己去门口施粥,兰生不愿去,求姐姐让自己先吃饭,二姐拗不过他,只好让下人送来吃的。

屠苏来到茶小乖的茶铺打听少恭的住处,茶客说不知。茶小乖闻讯跑出来,自称江湖百晓生,想卖消息给屠苏。屠苏不知道什么是钱,见茶小乖不愿说,拔腿就要走,茶小乖拦住他告诉了他少恭的住处,屠苏离去,旁边的茶客不解茶小乖为何免费给屠苏消息,茶小乖相信屠苏不会欠自己钱。

二姐又唠叨兰生吃相不好,兰生不满说打雷还不劈吃饭的。二姐说起少恭爹娘忌日快到,让兰生带人去打扫一下少恭的宅子。夜晚,屠苏潜入少恭家,见宅子荒芜,便找了一处歇息,想念起大师兄陵越。天亮,兰生带人来打扫少恭宅子,遇见在此处歇脚的屠苏,兰生让他去自己家教自己法术,可以管吃管住,旺财以为屠苏是来偷东西的,想抓他见官,屠苏使招弹开众人,飞身离去,兰生看的目瞪口呆。

屠苏走在大街上,腹中饥饿难耐,见别人都用钱买包子,便问包子摊主钱是什么,摊主见他没钱,让他去方家二小姐施粥的地方讨粥喝。屠苏排队讨粥,喝过一碗后又端着一碗去旁边喝,二小姐来找他聊天,得知屠苏来秦川找朋友无果,便收留他在家里做帮工。

兰生回到家,听丫头议论家里来了个觊觎二姐美色的帮工,便去找这个帮工算账。找到之后才发现这个帮工是屠苏,感叹有缘无处不相逢。二姐问起兰生打扫少恭家的情况,兰生劝她别为少恭一棵草放弃整个树林,并问起今天收留屠苏的事,二姐让他对屠苏客气一些,不要把他当仆人差使。兰生却说自己把屠苏当做未来姐夫看,二姐责怪他口无遮拦,打发他去睡觉。

兰生带着旺财偷窥屠苏,还让旺财拿来搓衣板,打算借助玉佩的灵力让自己在屠苏面前展示御剑的能力,随后便踏着搓衣板飞到屠苏身边耀武扬威,希望屠苏能收自己做弟子,屠苏被搞得莫名其妙。而此时二姐前来,兰生御剑被当场抓包,二姐气愤异常,揪着兰生耳朵离去。

兰生老是纠缠屠苏,无缝不入的讨好巴结他,屠苏都不予以理会。兰生逼急了,说屠苏不仗义,请求他教授自己一点法术,屠苏直言他资质不适合修仙,一时失口说出天墉城。兰生得知屠苏是天墉城弟子,更是激动万分,跑去找二姐请求她答应自己修仙,二姐死活不同意,俩姐弟争吵,二姐态度强硬不允许兰生修仙,两人还说起少恭,屠苏进来送东西,听见两人说起少恭,随即离去,兰生见二姐始终不答应自己,愤愤离去。

兰生见屠苏等着自己,以为他是愿意收自己为徒,屠苏否认并打听起少恭的消息,兰生告诉他少恭和自己是总角之交,少恭日前还来过书信,但要屠苏教自己法术才告诉他,屠苏答应。

屠苏教兰生修炼最基本的星蕴之术,让他打坐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后屠苏回来,却见兰生在那儿打瞌睡,还赖他是骗人的,屠苏说星蕴之术要持之以恒才有效果,兰生想要看到自己发光的样子,屠苏让他试试用腰间的玉佩,直言这个玉佩被注入灵力,只要朝它借力就可看到星蕴。兰生照做,果真看到自己的星蕴,屠苏认出兰生的星蕴是辟邪狮子,让他以后勤加练习,并让他告诉自己少恭的事。兰生却吞吞吐吐,屠苏看出他是欺骗自己,气愤离去。

少恭和尹千觞一行人并未找到玉横,尹千觞自责,少恭劝慰他说自己早就打算离开青玉坛,问起尹千觞接下来的打算,尹千觞说要赴友人之约,打算留在江都继续打听玉横消息,担心雷严又来找少恭麻烦,希望少恭和自己一起去江都。寂桐劝少恭回家乡秦川看看,尹千觞也劝他回去。

少恭带寂桐回家乡,扶她在一旁凉亭休息,自己走到一边思念巽芳。这时传来一阵琴声,少恭见琴声古怪,让寂桐在这里休息,自己前去查看。走到一处院落,看见两个年轻女子,一个抚琴一个泡茶,少恭心中了然便踱步走进去,夸赞琴声悦耳。红衣女子请他喝茶,趁机欲对少恭不轨,少恭看出她的用心,与两人打斗起来,寂桐跑进来替少恭挡住攻击,少恭爆发将两个女妖打回原形,却意外获得玉横。寂桐身体不好,提议就在这草庐中休息几日再走,少恭赞同。

天墉城里,陵越和芙蕖来到山门口。陵越想起自己曾经对屠苏的承诺,心中担忧在外面屠苏安危。芙蕖劝慰他安心,相信晴雪一定会找到屠苏。晴雪靠着灵蝶追寻焚寂,可焚寂被剑鞘封住灵蝶感应不到,晴雪想起少恭,觉得屠苏可能去秦川找少恭,于是赶去秦川与屠苏相会。

兰生又缠着屠苏修炼法术,无意中拉住屠苏背着的焚寂,屠苏弹开他,兰生带着旺财气呼呼离去。屠苏见到兰生掉落的玉佩,捡起正想还给他,这时丫头来请他说二小姐要见他。二小姐给屠苏大量钱财,说不希望兰生沉迷修仙,这些钱财是给他的工钱。屠苏表示自己不会让朋友为难,一分不拿离去。

屠苏回到房间收拾好行装,拿起桌上的玉佩想去还给兰生,一群家丁却跑进来说他偷了兰生玉佩,兰生跑来阻止他们,想要就此罢休,家丁却依依不饶认定屠苏就是做贼心虚,屠苏想起自己之前在天墉城被冤枉之事,心中愤怒。这时捕头吴叔前来,问起是谁报官,兰生赶紧打圆场说没事让他回去,旺财让捕头抓屠苏,兰生替屠苏解释,屠苏只说自己不是贼随即离去,兰生跑去追他。

屠苏走在街上,突然体内煞气异动,抬头发现今日是月圆之夜,急忙找地方坐下来打坐抑制煞气,心中却总是被所受冤屈干扰。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8集

秦川惊现采花贼 晴雪偶然相遇屠苏

吴叔见到忍受煞气痛苦的屠苏,屠苏支撑不住昏迷,吴叔见他带回家中。屠苏醒来,吴叔过来看望他,表示相信他不是坏人,并与屠苏聊起家常,问屠苏以后有何打算,屠苏坦言自己是来找朋友的,现在无处可去。吴叔提议让他来衙门帮自己的忙,屠苏答应。

吴叔夫妇和屠苏一起吃饭,吴婶因为膝下无子,特别喜欢屠苏,还热心肠的要帮屠苏讨老婆,屠苏想起晴雪,默默不语。吴叔打断吴婶的唠叨,让她别吓着屠苏。吴婶说起自己没有孩子,就希望有个年轻人陪在身边,屠苏让她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吴婶欢喜不已。

吴叔与几个衙役商量最近发生的采花贼事件,衙役们将嫌疑指向最近才来秦川的屠苏,吴叔维护屠苏,打发衙役们离开。见屠苏在一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安慰屠苏别往心里去。屠苏问他采花贼是什么,尽显呆萌,并提出帮他抓采花贼。

屠苏去找茶小乖打听情报,茶小乖朝他要报酬,屠苏一毛不拔,告诉茶小乖抓到采花贼官府有奖赏,到时候一并给他,茶小乖拿出一副地图,让屠苏分析找线索,最后经过推理,猜测出采花贼下个目标会是方家二小姐。兰生也与二姐说起采花贼的事,觉得要在府中加强戒备,并怀疑屠苏就是采花贼。二小姐才不相信屠苏是采花贼,打发兰生去读书。

夜晚,屠苏潜入方家抓采花贼,却误碰到兰生的陷阱,兰生带人跑来误以为屠苏就是采花贼。这时二姐房间传来抓采花贼的呼救,兰生跑过去,二姐让他去抓逃窗而去的采花贼,下人又来报屠苏也跑走了,兰生赶紧去追屠苏,二姐拦住他,兰生却说屠苏和采花贼是一伙儿的,赶紧带人去追。

屠苏追采花贼至一处溪边树林,偶见晴雪在沐浴烤火,两人过招,晴雪赶紧披上纱巾护住自己,结果发现是屠苏,惊喜不已。兰生却带人前来抓屠苏,以为他是在轻薄晴雪,晴雪赶紧解释她和屠苏本就认识是朋友,刚才两人是在说话。兰生却不理解说话干嘛会衣衫不整的,晴雪不知如何解释,屠苏说自己是抓贼的,吴叔可以帮忙作证,随即离去,兰生吩咐下人跟上屠苏,见晴雪也要跟着去,让她先把衣服穿好。

吴叔向二小姐证明了屠苏的清白,几人说起采花贼的事,二小姐说起采花贼样貌又丑又英俊,晴雪猜测采花贼是易了容。二小姐问起晴雪身份,晴雪只说自己是屠苏师妹,愿意帮他们一起追查采花贼。吴叔觉得采花贼会再次光临方家,提出让屠苏留在方家保护她,晴雪也想要留下一起查案,只要方家管饭就行。二小姐不禁莞尔,觉得她和屠苏很像,和自己都是因饭结缘。

晴雪狼吞虎咽吃饭,屠苏问她来找自己干嘛,晴雪说是受陵越所托,屠苏让她回去,晴雪不肯,执意留在他身边。兰生跑来,得知晴雪是屠苏师妹,便缠着她教自己法术,晴雪被缠的没招,只好放出灵蝶让兰生去追着玩儿,自己则跟着屠苏,虽然心中因为屠苏记不得自己而失落,但还是鼓励自己加油,并给屠苏取了个苏苏的昵称,屠苏十分不解,但也没反对。

俩人来到茶小乖那儿蹭茶喝顺便打听消息,茶小乖又被迫无偿贡献线索。屠苏和晴雪去受害者家里打听情况,屠苏呆萌上门就问别人是不是被采花了,被人家骂流氓,晴雪偷笑。跑了几家都没线索,两人却在无意中在受害人家里都发现相同的兰花,晴雪闻到这种兰花上有一种迷药。来到又一位受害者家里,询问情况时这位奇葩女子却对采花贼倾心不已,说自己并没有被采花贼有什么实质性的轻薄,其他被轻薄的姑娘也一样,说这个采花贼貌若潘安,对他恋恋不忘,然后也拿出采花贼留下的相同的兰花。

屠苏和晴雪回方家向二小姐如沁打探采花贼的情况,问起兰花时,如沁说把兰花扔了出去。屠苏和晴雪找到丢掉的兰花,经过分析,如沁想起孙家小姐孙月言家中可能有这种兰花,屠苏猜测采花贼是从孙家拿了兰花再去犯案的,如沁却说孙月言也是少有的美人,为何采花贼没对她下手。屠苏想去孙家打探情况,如沁告诉他孙家奶娘对孙月言呵护有加,外人很难进去,晴雪表示自己有办法。

晴雪和屠苏带着一盆假兰花来到孙府门口,编瞎话说是来送兰花的,守卫去叫来奶娘,晴雪嘴甜哄得奶娘开心,奶娘答应让她见小姐,但屠苏留在外面。晴雪见到孙小姐,孙小姐打发走奶娘,问起晴雪为何故拿来一盆假兰花见自己,晴雪说出事情始末,孙小姐得知采花贼的事,便带晴雪去花园看自己养的兰花,花园里有一相貌丑陋的花奴照料兰花,晴雪见到很多素心紫兰,孙小姐问起花奴怎么少了一盆素心紫兰,花奴解释自己拿了一盆给她做了香包,还说起这兰花的好处。晴雪问起花奴来历,花奴说起自己身世。奶娘跑来,带孙小姐回房。

晴雪与屠苏说起孙家打探来的情况,觉得花奴可疑,但也没有察觉出什么。两人觉得明天再去一次孙家,兰生跑来瞎捣乱说也要去孙家,晴雪巧言劝阻兰生。兰生问起孙小姐长相,疑惑采花贼为何不采她,晴雪奇怪美人为何就该被采花,兰生却说美人谁都喜欢,并拉着晴雪的手说她也是美人所以大家都喜欢她,晴雪说兰生轻薄生气离去,兰生也觉得自己有些轻薄了,屠苏依旧呆萌。

孙小姐绣香包,奶娘劝她去歇息,孙小姐表示自己只有这种娱乐活动了,对自己不能出门心中有些怨念,奶娘安慰她说等了十八岁的劫数就允许她出门,表示自己会好好保护她。第二日晴雪再次拜访孙家,奶娘得知采花贼的事打算报官,晴雪巧言劝阻,表示自己和门外的屠苏会保证孙小姐安全。奶娘说起进入花奴带着花去庙里求姻缘,见孙小姐喜欢晴雪陪伴,便留她陪着小姐自己去准备午饭。

晴雪与孙小姐聊天,说起自己有朋友可以帮她看病,等朋友回来就找他来瞧瞧。孙小姐问起门外的屠苏,晴雪坦言他是自己小时候喜欢的人。

屠苏在门外见到一可疑之人,于是追上去跟踪,却不料此人瞬间失去踪影。找寻之时,恰好接到一个从树上滚落的女子,女子见了屠苏,立即想起幼时的事,原来她就是小时候被云溪追赶的小狐狸襄铃,襄铃认出屠苏,异常欢喜,高兴离去。孙小姐听了晴雪的故事,感叹自己和她是同病相怜,也说自己小时候爱慕之人,原来竟是方兰生。晴雪得知此事,鼓励孙小姐向兰生表白,孙小姐心动,打算将香包送给兰生。

屠苏与晴雪分析线索,没有头绪案情陷入僵局,这时兰生跑来,说自己明天要和二姐去月老庙上香,问他们去不去。晴雪眼中精光一闪,连连点头要去。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9集

襄铃现身抢香包 如沁遭采花贼强掳

孙小姐绣香包,奶娘劝她去歇息,孙小姐表示自己只有这种娱乐活动了,对自己不能出门心中有些怨念,奶娘安慰她说等了十八岁的劫数就允许她出门,表示自己会好好保护她。第二日晴雪再次拜访孙家,奶娘得知采花贼的事打算报官,晴雪巧言劝阻,表示自己和门外的屠苏会保证孙小姐安全。奶娘说起进入花奴带着花去庙里求姻缘,见孙小姐喜欢晴雪陪伴,便留她陪着小姐自己去准备午饭。

晴雪与孙小姐聊天,说起自己有朋友可以帮她看病,等朋友回来就找他来瞧瞧。孙小姐问起门外的屠苏,晴雪坦言他是自己小时候喜欢的人。

屠苏在门外见到一可疑之人,于是追上去跟踪,却不料此人瞬间失去踪影。找寻之时,恰好接到一个从树上滚落的女子,女子见了屠苏,立即想起幼时的事,原来她就是小时候被云溪追赶的小狐狸襄铃,襄铃认出屠苏,异常欢喜,高兴离去。孙小姐听了晴雪的故事,感叹自己和她是同病相怜,也说自己小时候爱慕之人,原来竟是方兰生。晴雪得知此事,鼓励孙小姐向兰生表白,孙小姐心动,打算将香包送给兰生。

少恭想借用玉横吸收灵气,结果发现玉横毫无反应,少恭心中疑惑。走至门外,发现桐姨再为自己打造新琴,少恭这才知晓桐姨提议在这里歇脚的目的,并感谢桐姨对自己的照顾关心。桐姨说起少恭的家乡,问起他的那两个总角之交,少恭心中也十分惦念方家两个发小。

如沁又抓到兰生偷练法术,责怪他不懂事,打算去月老庙替他求姻缘成家。兰生嘟囔如沁不嫁自己就不成婚,如沁心系少恭,兰生见姐姐这么痴心想起少恭心情就不好,只好答应她陪她去求姻缘。屠苏说起见到的那个俊美公子,但此人行踪诡异根本追查不到,与晴雪分析线索,没有头绪案情陷入僵局,这时兰生跑来,说自己明天要和二姐去月老庙上香,问他们去不去。晴雪眼中精光一闪,连连点头要去。

晴雪告诉月言自己和屠苏的计划,打算用个引蛇出洞抓住采花贼,让月言在七夕那天打发花奴去送花,让他们伺机查查。月言告诉晴雪自己也想去月老庙,直言自己想见兰生一面,把香包给他。晴雪头疼她奶娘不会同意,月言但笑不语。

月言打发奶娘去给自己买点心,随后和晴雪偷溜出来。月老庙人流不断,好不热闹。襄铃来到姻缘树下,把别人的姻缘牌偷偷换成自己想和云溪在一起的牌子。如沁和兰生也来到树下,兰生扔牌子恰好砸倒月言头上,兰生开溜。晴雪捡起牌子看到是兰生的牌子,拉着月言去找他,见到如沁,寒暄过后,月言邀如沁同往,三人一起进庙里。

花奴等候在外,晴雪如沁月言三人在里面拜月老,如沁起身突感身体不适,晴雪带她去后面歇息,如沁出去找兰生,被花奴看中。屠苏寻找采花贼,遇到襄铃,屠苏身上的铃铛大响,知道有妖怪出现,抬头却发现襄铃不见了,襄铃担心屠苏如果知道自己是妖怪会不会不理自己。

晴雪在后院陪月言休息,月言沮丧自己还没见到兰生送不出香包。这时奶娘带人前来,月言答应奶娘回去,拜托晴雪帮自己把香包给兰生,晴雪答应。屠苏观察人群,晴雪找来,见没有采花贼线索,招呼屠苏和如沁他们一起回秦川,并把香包给他让他交给兰生。屠苏找到兰生,把香包交给他,兰生误以为屠苏喜欢自己有断袖之癖,屠苏见到可以人物立即追上去。

襄铃与兰生争抢香包,使用媚术把兰生迷晕,而香包却又被晴雪抢去,两人开打。兰生醒来见两人打架,跑去劝架却被两人各赏一个熊猫眼打晕,襄铃不敌晴雪,只好逃跑。屠苏追可疑男子到树林,却发现认错人,赶紧赶回月老庙。

如沁在庙门口等兰生他们,打发旺财去庙里看看两人出来没有。旺财离去后如沁见三个人欺负一个丑男,如沁前去制止三人救下丑男,丑男怕自己容貌吓到如沁,如沁表示人的美丑不在于皮面在于内心,这话感动了丑男,丑男眼中大放异彩,变换成英俊容颜,如沁认出他是采花贼,采花贼迷晕如沁将她带走。

晴雪叫醒兰生,兰生一睁眼就问起襄铃,表示这是天赐姻缘。晴雪以为他遇到的事月言,拿出香包给他。兰生表示自己不认识月言,她干嘛送香包给自己,觉得她可能有病。晴雪无言以对,拉着兰生回去,两人到了门外却没看见如沁。屠苏赶来问起二人如沁下落,表示自己没有在路上看到方家马车,旺财跑来也不知如沁行踪。晴雪发现地上的兰花,几人跑过去。

三人找到失踪的马车,却没看见如沁,少恭突然冒出来,晴雪猜测如沁被采花贼抓走,一行人回到方家商量对策。少恭通过兰花,分析出采花贼的据点可能在赤峰山上。这时茶小乖跑来送消息,说前不久有一伙人在赤峰山的翻云寨落草,猜测这跟采花贼有关系。屠苏想要立即去救人,少恭制止他说与他同去,兰生也吵着要去,少恭便让晴雪留下用灵蝶通消息。

三人赶到赤峰山下,屠苏放阿翔去找翻云寨,少恭提议三人先休息,等待阿翔带消息回来。少恭与屠苏聊天,这时阿翔回来,屠苏知道翻云寨有消息了。三人来到翻云寨外,兰生想要冲山去把他们都放倒,少恭制止他,提出要先潜进去再打探消息,并让兰生打扮成女人,表示这样寻人更加方便。

兰生无奈只好穿上女人衣服出来,少恭与屠苏都忍住笑意。三人假装是三兄妹来到寨子门口,假意说是求医给屠苏看病,看守之人见到兰生貌美,觉得如果如沁不答应跟寨主成亲,就让兰生做替补,于是放三人进去。其中一人带他们去休息的地方,表示寨主这几天很忙,过几天再带他们见寨主。少恭趁机打听起他们寨主成亲的消息,得知他今晚要成亲。三人被带到一处住所,少恭让兰生去打探一下如沁的消息,屠苏表示会让阿翔跟着他传递消息。

兰生外出打探,果真在一处听见如沁叫骂的声音,见几个婆子劝如沁嫁人被赶出来,兰生让阿翔送回消息给屠苏他们,自己跑去假装成劝如沁嫁人的红娘,与看守周旋时,见屠苏和少恭偷偷翻墙进来,兰生开足马力忽悠看守,骗过看守之后,兰生成功进入如沁房间。

如沁见到兰生哭笑不得,想兰生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少恭和屠苏出现在房中,如沁见到少恭激动得不能言语。少恭想赶紧带如沁离去,屠苏表示自己还要抓到采花贼给衙门一个交代,少恭觉得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很危险,劝他和大家一起行事,屠苏见少恭要带兰生和如沁两个人离去也确实困难。这时外面传来寨主到来的声音。寨主听看守说有个姑娘领命前来劝说如沁,急忙跑去推开如沁房门。

乔振宇饰欧阳少恭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10集

兰生大闹如沁婚房 少恭玉横不慎丢失

债主进来,见到兰生,质问她是谁。兰生假意帮他劝婚,大力夸赞他的优点,说自己只是想报答他的收留之恩。寨主逼问兰生来历,如沁叫过寨主,直言自己不会嫁给他,让他让兰生出去,自己要和他单独聊聊,寨主李潘安打发走兰生。

如沁不知李潘安为何会喜欢自己,李潘安说起自己的出身遭遇,很感动如沁不嫌弃自己的容貌,对如沁深情告白,如沁表示自己即使不在乎他的皮相也不会嫁他。李潘安说起如沁对欧阳少恭的念念不忘,问她为何劝自己死心而她却不死心,表示自己愿意为她做任何改变并下跪求婚,如沁见到少恭的示意,于是假意答应李潘安的求婚。李潘安欣喜异常。

大婚之夜,李潘安和兄弟们畅饮,少恭偷偷往酒坛里放了迷药。李潘安应酬完兄弟们,回到新房,李潘安以本来面目示人,掀开盖头却发现是兰生嘟着红嘴想非礼他,李潘安发怒欲攻击兰生,被屠苏拦下,两人打斗李潘安不敌,呼叫兄弟帮忙,打开门却发现大家都被迷晕,几人配合制服了李潘安。

天亮后李潘安认栽,只求屠苏他们放过兄弟们,山寨兄弟都替李潘安求情,两个姑婆也出来说李潘安只是想娶个媳妇儿,如沁见此有意放过李潘安,少恭问屠苏意见,屠苏表示听如沁的,并让李潘安保证此生不再去秦川作恶,李潘安表示自己芳心都许给如沁了,不会再碰其他女子,如沁劝他以后好好做人,会有女子喜欢他的,李潘安向她道歉,如沁招呼自己人离去。

回到方家,少恭替如沁诊治,让她多休息几日。如沁想起在翻云寨时李潘安说中自己内心对少恭情谊的那番话,于是违心的劝少恭不要相信李潘安的话,少恭表示自己不会在意,说自己要先回去。如沁想留少恭在家中住,少恭说起照顾自己的桐姨,表示她现在就如自己的家人,自己要跟她商议一下,如沁表示希望桐姨能和他一起来方家。

屠苏想去少恭家里住,少恭以桐姨年迈不能周到照顾为由,劝他们继续住方家。兰生高兴跑来,极力劝少恭在家里住,少恭推辞不过只得答应,但自己要先回去给爹娘牌位上香。回到家里,少恭告诉桐姨和自己一起去方家住,桐姨不愿去打扰,让少恭自己去,少恭赌钱不愿去,桐姨看出方家小姐对他有意,劝他想想成家立业的事。少恭直言自己不会在秦川久留,还要去找其他的玉横碎片,结果发现玉横不见了。想起之前交给兰生换衣物的包袱,决定前去寻找玉横。桐姨劝阻他,希望他不要再执着于寻找玉横复生故人。少恭直言自己所念所想都是为了复活巽芳,让桐姨别管自己。

如沁设宴接待少恭,几个少男少女聊起天来。兰生得知少恭去天墉城学过艺,让他教自己法术,如沁制止他,让他安分守己替方家延续香火。兰生表示要如沁成亲了自己再成亲,有意撮合她与少恭。少恭坦言缘分不能强求,也帮着劝兰生。兰生表示自己婚事自己做主,如沁不看好他。兰生说起在月老庙遇到襄铃一事,后悔没有问襄铃名字。

屠苏打算离开方家,兰生劝他留下,屠苏表示自己还有事情要办,自己会考虑一下。少恭找到屠苏,两人聊起天墉城的事,屠苏说起自己被误会杀了肇临一事,少恭顿时愤慨。问起屠苏下步打算,屠苏表示自己要去查出鬼面人下落,替自己洗刷冤屈。少恭感叹天地之大如何找起,屠苏知道鬼面人目标是焚寂剑,觉得他们迟早会找上门,所以自己现在打算离开。少恭劝他在秦川就不要为肇临的事耿耿于怀,劝他留下来。屠苏说起自己与鬼面人交手,鬼面人被自己用焚寂伤了背部,如果再遇到一定能认出他,少恭极力劝屠苏留下,好相互有个照应。

屠苏只好答应,晴雪跑来抱怨屠苏只听少恭的,自己嘴巴说干也没能说动他。晴雪去找月言,说起兰生在翻云寨假扮女子之事,月言问起香包之事,晴雪劝她放弃兰生,觉得兰生不值得她这么喜欢。月言得知兰生有喜欢的人,说起自己家中无人做主,这几日被族长逼婚,表示如果嫁不了兰生就出家。晴雪赶紧劝她,觉得兰生见了她一定会喜欢她,表示如沁姐也很中意她。月言苦恼奶娘看管自己严实,出不了门。晴雪表示一定会让她和兰生见面。

如沁去少恭家中劝桐姨去自己家住,少恭也上来相劝,桐姨只好答应。如沁带少恭来到自家医庐,希望少恭能留下帮自己把医馆开起来。少恭表示自己可以帮她,但自己不会久留秦川。如沁心中酸楚,但也强装笑容说不会为难他。

李潘安在寨中思恋如沁,手下捡到少恭丢失的玉横教给他,李潘安在古籍上查出这就是玉横碎片。这时鬼面人突然出现,威胁李潘安,说要借用他的玉横,以练出改头换面的仙药诱惑他。襄铃偷偷潜入方家,被兰生发现,兰生认出襄铃。襄铃被结界挡住进不去,兰生却以为她是害羞,想偷偷吓她,结果被条件反射的襄铃打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