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古剑奇谭》分集剧情介绍(40~50集)

2年前 (2015-10-07)337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1集

屠苏榣山偶遇悭臾

回忆中,尹千觞见少恭拿人试药,不禁对他的行医之道产生质疑,气愤之下拱手告辞。过了几日,尹千觞找少恭问起他当年救自己是否也是用那样残忍的方法得到药物的,少恭没有否认,尹千觞心中不舒服,但坦言自己经过思考,觉得没有资格去评判他的所作所为。尽管如此,尹千觞还是不认同他的做法是对的,但朋友之间存在分歧也还是朋友,两人心结打开,少恭邀尹千觞畅饮美酒。

尹千觞回忆至此,并没有再回到这间密室的打算,扭头离开。元勿跟少恭禀报,说山下的村民来求药。少恭让他拿出清骨丹赠与村民,元勿不解少恭为何要满足这些贪得无厌的村民的要求,少恭说起清骨丹的神奇疗效,村民的贪婪让他失望,让元勿最后再赠药一回。

元勿离开后,少恭饱含深意的说出一番话语,意欲惩罚这些贪婪的村民。少恭查看龙渊残卷,尹千觞来质问他是否把之前密室的东西带到了青玉坛,劝他放下起死回生之念,看开一些。少恭感叹尹千觞说话越来越像桐姨,问起瑾娘下落,尹千觞沮丧没找到瑾娘,少恭故意提起元勿,觉得他应该知道情况。尹千觞逼问元勿瑾娘下落,元勿说巽芳就是瑾娘。

屠苏与晴雪来到一处水边地,屠苏确定这就是榣山,因为这个地方不仅一次出现在自己梦中,晴雪疑惑屠苏为何会梦到这里,屠苏说起自己在梦中看见太子长琴和水怪悭臾,晴雪偶然发现长在峭壁的月灵花,便主动下去摘,摘到后水里突然出现怪物,晴雪被打晕过去。

屠苏拿起焚寂就护在晴雪身前,替她挡下怪物的攻击。怪物化为人形,竟是屠苏梦中的悭臾,悭臾闻到焚寂上面的味儿,说屠苏不再是太子长琴,焚寂是长琴的仙灵所化,现在的焚寂与屠苏融为一体,屠苏不解自己为何会梦到榣山,悭臾便讲起长琴与自己的往事。

当年悭臾犯下过错,长琴为了救自己而被贬入凡间,永世孤独。屠苏还是不解自己为何会梦到太子长琴,悭臾告诉他,他是人与长琴仙灵的结合体,虽现在被封印,但总有一天长琴的仙灵会占据屠苏。如果屠苏想解除封印祛除仙灵,肉身和魂魄将在三日后消散。

悭臾不知长琴的另一半仙灵在哪儿,是谁那么歹毒将长琴的魂魄撕开,劝屠苏不必灰心,未来或许会有奇人能替他解除封印。屠苏说出自己来榣山的目的,悭臾让屠苏再陪伴自己一会儿,感叹自己寿命将尽,希望屠苏能满足自己两个心愿,其一便是再听一回长琴的琴曲。

屠苏不会弹琴,便以树叶吹奏出曲子,悭臾片刻恍若重回与长琴昔年相处之日。一曲终了,悭臾甚为满意,说起第二个愿望,便是当年与长琴的约定,要带他遨游万里看尽风光,屠苏说自己不是长琴,悭臾不强求,拿出龙鳞,让屠苏想清楚以后就以此为媒介召唤自己。

屠苏问起世间可有起死回生之法,悭臾承认存在但这是逆天而行,以长琴当年所说劝屠苏看开,随即化龙离开。屠苏陪在昏睡的晴雪身边,想起悭臾所说如果自己解开封印,获得力量的同时魂魄也会在三日后消散,便十分不舍的看着晴雪。

晴雪醒来,见屠苏闷闷不乐,起身便要去捡地上的月灵花,屠苏情难自已给了晴雪一个爱的抱抱,告诉晴雪如果她发生什么不测,自己会很难开心。

马天宇戚薇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2集

襄铃与姜离墨阳的不解之缘

屠苏告诉晴雪如果她刚才为了月灵花死掉,自己会宁愿付出生命去保护她,晴雪问起刚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屠苏抱紧她,只说一切都好。俩人拿到月灵花往回走,屠苏一路上都不开心,告诫晴雪以后不要这么冒险,不然自己担心死了,晴雪见自己在屠苏心中分量如此之重,乐得见牙不见眼,俩人对视笑得傻兮兮的。

天上飞船里的延枚和向天笑发现了屠苏晴雪,四人在船上说说笑笑,商议之后决定踏上归途。

尹千觞告诉少恭瑾娘就是巽芳,少恭不相信,认定是元勿挑拨,尹千觞提出找来元勿和瑾娘对峙。去到元勿房间,却发现元勿死亡,尹千觞跑去质问少恭,是否早知道瑾娘假扮巽芳,利用她传递消息给雷严,并让少恭叫出巽芳,两人反目,大打出手,少恭轻松收拾了尹千觞,坦白自己确实是在利用巽芳,但不愿让他知道自己所有计划,让尹千觞下山,永不相见。

屠苏四人回到同城,延枚和向天笑送屠苏晴雪离开,晴雪问起榣山的大水怪跟屠苏说了什么,屠苏只说了煞气之事。欢欢找到两人,说长老找来,让他俩赶紧躲避。屠苏晴雪躲到姚师傅的铺子,姚师傅让他们从后门逃走。

兰生和襄铃赶往红叶湖,襄铃肚子饿赖着不走,忽然俩人闻到一股香味,俩人循着香味找到一户农家,女主人炒好菜热情的邀请他们吃饭,结果两人吃光光,兰生说自己还没吃饱,女主人便拿出点心给他们。三人聊天,得知女主人叫姜离,兰生便想拿出银两谢谢她的款待,结果发现钱袋不见了,姜离笑着说没事。

俩人离开姜离家散步,襄铃抱怨跟着兰生没钱花饭都没得吃,便想用法术把石头变成银子,兰生阻止她,说会遭报应。襄铃没法,伸手找兰生要钱,这可难倒了兰生。姜离拿着碗筷准备去洗,兰生抢着帮忙,姜离见两人窘困,便告诉他们不远处有个妖市,他俩可以拿身上值钱的东西去换钱。

兰生到了妖市门口不敢进去,襄铃便留下他在原地等候,自己进了妖市。兰生无聊,看到一个大叔坐在妖市门口,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不敢进去,结果这位大叔说自己也是妖,兰生顿时觉得好怕怕。见襄铃出来,兰生赶紧迎上去,襄铃说妖市只收妖的东西,兰生安慰襄铃,俩人一起离去,一旁的大叔见到襄铃,心中产生疑虑。

兰生和襄铃在河边捉鱼,兰生想借法术抓鱼,头两次没反应,最后一次引发大爆炸,好多鱼被炸出来。俩人欢欢喜喜的拿着鱼去跟姜离借宿,姜离大方答应。俩人说起姜离,襄铃觉得自己娘亲估计就是这样的,但树爷爷记性不好又爱睡觉,所以自己娘亲的消息知道的也很少。

兰生安慰襄铃,听到外面有争吵声,原来是姜离和妖市门口的那个大叔在说话,大叔怕自己敌人为难姜离,希望她能跟自己离开,姜离觉得人妖殊途不该在一起,让大叔自己离开。原来大叔叫墨阳,和姜离是夫妻,墨阳一看襄铃,襄铃就感觉很熟悉。

墨阳劝说姜离无果,只好自行离去。兰生襄铃见姜离心中不好,便上前关心。姜离向俩人说起自己与墨阳的人妖恋,却没想到会遭到天谴痛失了两人的孩子,姜离不愿多说,起身回房。兰生对襄铃表白,表示就算未来遭受天谴也要和她在一起,而襄铃觉得两人迟早会各归各路。

晚上襄铃听到墨阳的暗号,便出去与他相见,襄铃认出墨阳也是狐妖。墨阳问起襄铃的身世,襄铃一五一十的坦白,说自己是来寻找爹娘。俩人坐下聊天,墨阳见襄铃不怪自己爹娘丢下她,夸赞襄铃乖巧有孝心,襄铃心花怒放。

兰生再次梦到晋磊和贺文君的前世,以及自己与月言的今生,不觉惊醒过来。墨阳和襄铃畅聊通宵回来,刚到门口就见兰生被打飞出来,襄铃扶起兰生,见一男妖挟持姜离出来,墨阳上前训斥与自己同族的狐妖云歌放开姜离,云歌痛恨墨阳与姜离相恋,给狐族带来天罚,要挟墨阳自毁内丹。

墨阳为救姜离,逼出自己内丹,兰生和襄铃上前阻止云歌,姜离认出襄铃的五火七禽扇,顿时就激动了,云歌突然出招攻击襄铃他们,墨阳冲上前抵挡,最终KO了云歌,自己也身受重伤。姜离扶起吐血的墨阳靠在自己怀里,这么多年的心结终于打开,死心塌地的要跟着墨阳,俩人看向襄铃,觉得还有希望。

姜离找来板板车让墨阳坐上,打算陪他回狐族医治。襄铃跟墨阳道别,墨阳拿出狐牙让襄铃收好,有危险就拿狐牙召唤他。姜离嘱咐俩人路上小心,随即看着襄铃和兰生离开。俩人走后,姜离跟墨阳确认了襄铃就是两人的女儿,墨阳抱歉现在还不能跟襄铃相认,担心自己遭受的天谴会牵连到襄铃,表示回了狐族就想办法赎罪,祈祷上天不要降罪于襄铃。

襄铃和兰生边走边聊墨阳和姜离的事,襄铃迫不及待想快点回红叶湖找树爷爷问自己爹娘的事,兰生这才记起身上没钱了,但一摸后腰,居然有个钱袋子,俩人都猜出是姜离给的。屠苏晴雪回到青玉坛,把月灵花交给少恭,少恭看后问月灵花怎么碎成了瓣瓣,随即又说无妨,要炼成丹药还需些时日,让两人先去休息,晴雪屠苏都问起尹千觞的下落,少恭只是一笑。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3集

屠苏一行重回乌蒙灵谷

少恭告诉屠苏晴雪说尹千觞回江都查瑾娘的事去了,屠苏晴雪便不再多问。屠苏私下找少恭聊天,以树叶配合少恭的琴音,俩人配合的极好。屠苏似有心事,对少恭说起自己经历榣山之行后所获得的一些感慨,不知过往与灵魂都一分为二的人,还是否算得上是这个人本身。

少恭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这种残缺之人,屠苏觉得煞气从小伴随自己,所以在天墉城被当做怪物也不足为奇,但自己谨遵师尊教诲,不会让自己陷入愤懑的漩涡,随即屠苏告诉少恭自己在去往榣山的路上见到蓬莱岛,巽芳在天灾时坚持到最后为等少恭回来,少恭心绪难平,让屠苏先回去,等屠苏一离开,少恭便露出晦暗不明的神情。

晴雪也和假巽芳聊起自己在蓬莱见到她抵抗天灾的场景,十分钦佩巽芳。说起自己在蓬莱见到巽芳和少恭的过往,晴雪感慨万千,与巽芳彼此祝福。屠苏始终梦到自己与太子长琴的难解渊源,惊醒时满头冷汗。晴雪通过阿翔找到喝醉的尹千觞,尹千觞清醒后认出晴雪,两人坐下聊天。

尹千觞说起昔日少恭收留重伤的自己,对自己百般照顾,两人感情深厚,但总觉得少恭对自己的好让人感到不安,晴雪以为尹千觞只是和少恭吵架,劝他说男人只是嘴上吵架,尹千觞否认,始终觉得有不妥之处,觉得这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

晴雪乱搞尹千觞的发型,尹千觞拿她没辙。尹千觞说起晴雪之前闹着自己认大哥的事,晴雪说现在不提了,反正尹千觞也把自己当成妹子来看,尹千觞记不起与晴雪的关系,只得倒头大睡。晴雪去向少恭问起他收留尹千觞的事,少恭问她在哪儿碰到尹千觞的,晴雪正要说,这时屠苏进来问炼丹情况,少恭拿出炼好的漱溟丹给他,说这药吃了不能见阳光,屠苏捧着丹药犹豫不定,少恭说自己也是第一次炼这种药,问屠苏要不要陪他回乌蒙灵谷,屠苏让他留下等自己好消息。

晴雪因为尹千觞的事苦恼,确定他就是自己大哥,但不知他为何失去记忆,屠苏安慰她,说等回了乌蒙灵谷救活娘亲就知道答案了。巽芳急匆匆的来问少恭元勿死哪儿去了,少恭告诉她元勿坏事做尽,可能畏罪潜逃了,巽芳假意大度原谅元勿,少恭牵着她来到丹炉旁,说里面炼制的漱溟丹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等炼好了两人就能永远在一起。

芙蕖在天墉城后山思恋陵越,陵端跑来煞风景,误以为芙蕖是在思恋屠苏,芙蕖表示自己只将屠苏当作兄妹,陵端欣喜不已赶紧对芙蕖表白,芙蕖知道陵端人品低下,直白的拒绝他,陵端猜出芙蕖是喜欢陵越,大骂芙蕖傻缺,说陵越会当掌门,就要断绝世俗情缘,芙蕖喜欢他是没有结果的,芙蕖义无反顾,甩手就走。

陵端的小跟班正散布陵越要当掌门,屠苏要接下执剑长老之位的消息,并大赞屠苏在铁柱观与狼妖一战的煞爽英姿,陵端听到后,继续给屠苏泼脏水,幸得这几人不是是非不分,劝陵端别再和大师兄他们作对,陵端打发走他们,自言自语觉得屠苏就是被妖气附体的怪物,随即脑袋灵光一闪,跑到关妖的地方吸收妖气。

陵端回到集体宿舍,用妖术控制其余弟子,让他们跟着自己下山捉屠苏,芙蕖发现异常,见大家身上妖气很重,想要阻止他们下山,结果被丧心病狂的陵端打晕。兰生和襄铃终于回到红叶湖,襄铃正要带兰生去见树爷爷,兰生就看见陵越追来,于是躲到树上去,陵越发现兰生,劝他下来有话跟他说,兰生不慎掉下来,陵越赶紧去接他,带他离开。

俩人在河边聊天,兰生不愿搭理陵越,为他不认自己的事耿耿于怀,对陵越态度恶劣,陵越表明心迹,说兰生要自己做什么都行,只要合理。兰生一听合理这个词,顿时犹如炸毛公鸡,陵越只好改口,兰生便要求他把自己背回去,陵越二话不说背上兰生就走。

屠苏晴雪回到乌蒙灵谷外面,屠苏发现自己小时候偷溜出来的密道,很多记忆碎片纷纷涌来,也记起了风广陌,晴雪确信尹千觞就是自己大哥,但疑惑是谁救走了重伤的尹千觞,随即想到少恭。屠苏晴雪回到冰封的乌蒙灵谷,襄铃也赶来报消息,说兰生和陵越也来了。

屠苏安排陵越和兰生住在谷内,回到自己地盘,屠苏终于有了客场变主场的感觉。兰生发现屋子脏乱,让陵越用法术收拾一下,屠苏顿时就不开心了,让兰生别对自己最爱的大师兄指手画脚。兰生有了哥哥顿时傲娇,跟屠苏呛声,陵越无奈,只得打发他先去找襄铃,随即和屠苏谈心。

陵越告诉屠苏自己和兰生相认之事,打算尽一下当哥哥的职责,屠苏为陵越一尝夙愿感到高兴。屠苏正四处游荡,襄铃拿来野果给他,问他是否还记得当年救了他俩的那个大哥哥,屠苏似有回忆。陵越他们也听闻此事,但襄铃不记得那个大哥哥的模样,大家分析起乌蒙灵谷出事是不是跟那个大哥哥有关,屠苏胡思乱想以为是自己私自外出引来的鬼面人。晴雪劝他别想太多。

屠苏一伙人来到当年封印焚寂的地方,大家见屠苏脸色难看,纷纷劝解他不要在意过去的事,屠苏安定心神后进入冰洞里,看到里面的场景,想起了自己幼时鬼面人来抢焚寂的事,也记起是娘亲将焚寂煞气注入自己体内,屠苏跪倒在娘亲面前,用法术替她解除了冰封。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4集

休宁晨曦中灰飞烟灭

屠苏让娘亲靠在自己肩上,对她诉说心事,最终咬牙给她服下漱溟丹,休宁睁开眼睛。兰生陵越这边正讨论着休宁昏睡不醒之事,兰生不知休宁是不是一直不能见阳光,晴雪襄铃让他闭上乌鸦嘴。屠苏照顾着醒来的休宁,觉得未来充满希望,但休宁只是怔怔的不说话。

屠苏照顾好休宁,告诉晴雪想让少恭多炼些漱溟丹复活其他族人,等事情处理好后就和晴雪回幽都祛除煞气。晴雪佩服屠苏为了心愿坚持不懈的精神,觉得如果自己有他的一半韧性,早就找到大哥了。屠苏羞涩的问晴雪,以后是否愿意和自己跟休宁一起住,想和她成为一家人。晴雪没有忘记自己身为幽都灵女的身份,说要回去问问幽都婆婆,屠苏表示愿意等她消息。

屠苏晴雪都发现休宁的异常,屠苏不禁心忧着急,晴雪劝他,说休宁沉睡多年感官都还未恢复,等过些时日说不定会好,晴雪问起屠苏少恭知不知道服下漱溟丹的后遗症,屠苏说少恭也不知,晴雪建议他让阿翔传消息给少恭问问。

屠苏正放阿翔去报信,就见晴雪拦着欲出门的休宁,屠苏赶紧上前搀扶休宁回屋。襄铃和兰生聊天,襄铃为屠苏救回娘亲高兴,但想到自己娘亲下落不明,心情就黯然了。兰生安慰她,让她以后可以把他当爹当娘,让他来照顾她。

襄铃还是想找到自己爹娘,于是带兰生去找树爷爷问情况。老树妖昏睡不醒,兰生便上前又踢又骂帮襄铃叫醒老树妖。襄铃打听自己父母消息,老树妖说自己记不清了,让襄铃先给自己挠挠痒再说,兰生献殷勤,上前就伺候老树妖。

夜晚,屠苏守着休宁打瞌睡,休宁要出去,屠苏听到动静立马醒来,见天色已暗,便扶着休宁出去散步,边走边唠嗑,说起幼时休宁对自己的严厉教导,屠苏心有悔意。陵越向晴雪问起休宁的情况,见晴雪心中藏事,陵越边让她大胆说出来。晴雪坦言自己从幽都所学中,知道人的灵一旦失去,就算复活了身体,那也是一具躯壳而已,现在的休宁大人就只是一副躯壳,她的灵再也回不来了。

晴雪觉得少恭之所以这么相信漱溟丹,也是自我欺骗。陵越嘱咐晴雪千万别把真相告诉屠苏,自己已经传信给少恭,就等他的消息。尹千觞重回青玉坛找到巽芳,想找她单独谈谈,巽芳借口说要见少恭想离开,尹千觞突然出招,两人大打出手。

打到一半,巽芳叫停,尹千觞从巽芳的身手中揪出假巽芳的种种破绽,确定巽芳就是瑾娘假扮的,假巽芳见自己被识破也不再隐瞒,尹千觞为了给华裳报仇,放出大招。正准备干掉假巽芳,尹千觞却突然头痛万分,只好先行离去。

巽芳平复好情绪去见少恭,假意问起尹千觞去哪里了,少恭表示自己与尹千觞决裂,就算他回到青玉坛也会把他赶出去,巽芳顿时安心,问起少恭丹药何时炼好,少恭表示过不了几日就能炼成。方家,桐姨在如沁的悉心照顾下醒来,说出假巽芳的事,对少恭的安危十分担忧,如沁赶紧派人去给少恭报信。

巽芳来找少恭,问他为何把炼好的丹药送给青玉坛的弟子,少恭说自己乐意,随即深情慢慢的执起巽芳的手,说起两人在蓬莱的约定,要长生不老永远在一起。假巽芳被少恭的美男计蛊惑,心甘情愿的吃下少恭给自己的丹药,结果变回了瑾娘的真实容颜。

少恭见瑾娘变回容颜,对她冷语相向。屠苏守着休宁,晴雪想来带班,屠苏不知为何休宁会执意往阳光下走,还是执着的亲自守护。晴雪与幽都婆婆开视频,告诉婆婆休宁复婚之事,婆婆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赶紧去查阅古籍寻找原因,让晴雪别轻举妄动。

树爷爷告诉襄铃她父母的爱情故事,说她父亲是青丘国的九尾狐,现在青丘国的国主是襄铃的亲叔叔,襄铃问起青丘国地址,树爷爷告诉她在海外,还嘱托兰生好好照顾襄铃。兰生与陵越聊天,打算去海外帮襄铃找爹,陵越劝他回琴川把如沁那边交代一下,兰生不知如何面对如沁。

陵越觉得兰生还是回到琴川比较适合他,兰生决心要去青丘国,让陵越有空就御剑带如沁来看望自己,陵越听了拍拍屁股就走。屠苏依旧守着休宁,希望她和自己说说话,晴雪心疼屠苏身体撑不住,想对屠苏说出真相,屠苏不愿听到丧气话,俩人因为此事又吵起来,屠苏一气之下又赶晴雪回幽都娘家,晴雪哭着跑出去。

屠苏守着娘亲,对她说起晴雪,觉得娘亲也会喜欢晴雪,后悔之前自己发脾气,刚准备去和她道歉,晴雪就端着吃的来看屠苏。屠苏见晴雪跟个没事人一样冲着自己傻笑,心中愧疚更甚。天快亮时,休宁趁屠苏睡着又跑了出去,屠苏醒来不见休宁,赶紧去找,晴雪也来找屠苏,正想说起婆婆查阅古籍获得的发现,屠苏打断她说话,急着去找休宁,却见休宁朝着女娲神像走去,屠苏晴雪赶紧跑上去,却见休宁迎着第一缕晨曦碎成万千光晶,屠苏冲上前去,什么也没抓住。

马天宇张娜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5集

休宁湮灭真相

亲眼看着母亲湮灭的屠苏悲痛欲绝,跪地痛哭。陵端带人找到襄铃,树爷爷为保护襄铃,被陵端放火烧,不远处的兰生见树爷爷那边方向浓烟滚滚,赶紧跑过去。

晴雪看着屠苏难过十分心疼,跟身边的陵越说起幽都婆婆查到的消息,原来世上本没有漱溟丹,但有一种叫作焦冥是丹药跟漱溟丹极其相似,但会把人变成向往阳光尸偶,而一旦暴露日光之下就会消失。陵越大惊,觉得是不是少恭拿错了药,晴雪不语。

屠苏因为刺激过大,情绪突然不稳定,拔出焚寂将晴雪陵越挥倒。这时陵端带人押着襄铃兰生过来,见到屠苏就出言不逊,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并大言不惭的找屠苏约架。屠苏被焚寂控制心智,举起焚寂就朝陵端砍,霸气十足。两只大妖级别的同门师兄弟,打得昏天暗地难解难分,屠苏几次放大招砍杀陵端,都被他险险躲过。

然而焚寂不愧为上古凶剑,屠苏最终以自幼就妖气十足的资本,将陵端这个半路入妖的半吊子打得吐血,爬都爬不起来。襄铃和兰生见屠苏打赢,欢天喜地的跑上前抱他大腿,结果屠苏六亲不认弹开两人,并拿剑上前想斩了他俩,陵越上前保护兰生,也被屠苏撂翻在地。

晴雪见情况不妙,冲上前握住屠苏欲砍向陵越的焚寂,努力唤醒屠苏意识。屠苏纠结万分,不愿伤害晴雪,于是退开几步拿剑想自刎,最终被姗姗来迟的师尊阻止并驯服。

紫胤传授给屠苏一套自创并拥有知识产权的功法,帮助屠苏压制煞气,但不解屠苏体内除了多出的两股妖力之外,还有一股灵力是谁的。晴雪默默站到屠苏身后,紫胤顿时明了,淡淡一笑。晴雪问紫胤结合幽都之法是否可以消弭煞气,紫胤也颇为头疼,便提出带屠苏回天墉城想办法。

屠苏大胆提出不想回天墉城,直言自己在榣山已经通过悭臾知道了自己的命数,便不想在天墉城虚耗光阴,想行走天地间随性而活。屠苏的态度让紫胤想起自己曾经的一位挚友,便同意了屠苏的想法,屠苏叩谢师尊。

女娲神像面前,紫胤痛斥陵端恶行,陵越觉得陵端应该交由掌教真人处理,紫胤直言掌教已经让自己全权处理此事,随即费去陵端武功,宣布将他逐出天墉城。兰生跟襄铃抱怨陵越不打招呼就离开,想去问问屠苏。襄铃拉住兰生说屠苏现在心情不好,让他别去烦屠苏。俩人随即吐槽陵端,又觉得屠苏好可怜,并怀疑起少恭给的药是真是假。

晴雪告诉屠苏幽都婆婆查到的关于漱溟丹和焦冥的信息,屠苏自责没听晴雪的话,一心只想复活娘亲,结果让她变成白天化开晚上重聚的焦冥,晴雪劝慰屠苏别太往心里去。屠苏带着悔恨来到女娲神像面前,兰生襄铃和晴雪陪在他身后,三人不知屠苏会以什么态度来对待已经化作焦冥的休宁。

入夜,白天消散的焦冥又重聚成休宁。屠苏纵有千万不舍,最终也还是狠下心放火烧了焦冥,看着休宁的面容渐渐消失,屠苏心中波澜起伏。襄铃兰生都围过来想安慰屠苏,屠苏决定回去找少恭问清楚。少恭回到琴川见了如沁,随即去看望桐姨。桐姨问起假巽芳和青玉坛的事,少恭坦言巽芳是假的,青玉坛已经不复存在了。

桐姨想劝少恭放下心中执念,少恭不愿听,甩袖离去。风波暂时平复后,晴雪跟屠苏撒娇昨天他煞气发作的事,屠苏告诫她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有多远就跑多远,晴雪表示自己不会丢下他不管。屠苏犹豫着试探晴雪,如果自己有一天完全被煞气吞噬心智,晴雪还会不会接受自己,晴雪不懂屠苏话语含义,只觉得屠苏永远都是屠苏。

屠苏心境开朗,觉得就算自己终有一天会与煞气融合,在那之前也要尽情游览天地一番,于是羞答答的问晴雪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晴雪见屠苏这么萌的问自己意见,心中觉得很安慰,但表示自己要好好考虑一下,直言想等屠苏煞气祛除了在一起走,俩人拉钩钩作约定。

如沁问起少恭今后的打算,少恭看出她的心意,直言以后就留在秦川陪她,如沁羞涩,而少恭脸色则邪气十足。屠苏回到江都,问尹千觞可否听过焦冥,还告诉他自己在乌蒙灵谷想起过去与他喝酒之事,尹千觞怀疑自己真的是风广陌,但乌蒙灵谷大战以后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但不相信少恭会是那个害自己的人,屠苏也有同感。

晴雪劝尹千觞跟自己回幽都,让婆婆给他治病,尹千觞自责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让晴雪跟自己说说风广陌的故事,晴雪便将当年风广陌受命去乌蒙灵谷加固焚寂封印之事如实以告,尹千觞听闻之后,觉得所有答案都得问少恭才能知道,于是决定打单独找少恭见面。

如沁和桐姨聊天,觉得少恭识破了假巽芳,也将过去的情缘放下了,心中很开心。桐姨叹气,觉得少恭如果真的放下了也是好事,如沁叶道出希望少恭能一直留在琴川的心愿。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6集

少恭险恶琴川告急

如沁捣药时挂念兰生,少恭看出如沁心中所想,便许诺等事情忙完就去找兰生回来,如沁和他说起兰生以前的事,遗憾自己帮不了兰生绣婚袍了,少恭直言兰生和屠苏过些时日就会回来。

兰生在房里边转悠边想要不要回琴川,考虑再三后禁不住八卦的诱惑,决定还是回去问清楚少恭漱溟丹的事,襄铃也想跟兰生一起回去,兰生心花怒放以为襄铃是答应跟自己回去拜堂成亲,襄铃却说自己是想扒着屠苏。

如沁慌张告诉桐姨,琴川可能发生瘟疫,让她好好呆在家里别出去,随即离开去医庐帮少恭的忙。晚上休息时,如沁便在医庐给兰生绣婚服,少恭问她何时为她自己准备婚服,意味不言而喻。如沁以为少恭是在逗自己,少恭却一本正经。如沁尴尬,忙转移话题,两人谈到最近猖獗的疫情,少恭让如沁明天将自己从青玉坛带回来的丹药发给乡民,桐姨在窗外听到少恭的话,心中隐隐不安。

第二日,桐姨称病,让丫头叫少恭来见自己,少恭到了桐姨跟前,桐姨问他想用何种方法救治百姓,劝他不要辜负百姓和如沁对他的信任,随即回房,少恭心中对桐姨有了忌惮。王叔带着手下在茶小乖的茶铺喝茶,三人聊起少恭对琴川这次瘟疫控制作出的贡献,觉得他就是上天派来帮助大家的,其中一名衙役却觉得少恭一回来就发生瘟疫,事情太凑巧。茶小乖听到这话,上前为少恭鸣不平,等王叔带着手下离去后,茶小乖心中也觉得事有蹊跷。

桐姨翻查少恭的药囊,偷偷藏起了烛龙之鳞,少恭回来见到此景,问桐姨在干嘛,桐姨解释自己是在帮他整理,并问起他药盒中的药是拿来干嘛的,少恭见桐姨对自己产生怀疑,便拿出一粒药丸让桐姨吃下,但最终还是不忍心又收了回来,桐姨猜出这药对人有危害,质问少恭为何这么做,少恭顿时翻脸,让桐姨回东海去安享天年,桐姨拿着烛龙之鳞默默离开。

茶小乖帮忙照顾染病的百姓,问起如沁少恭打算怎么治这些病人,如沁如实说出少恭打算赠丹药给全部人吃。茶小乖提出疑问,少恭怎么会在青玉坛就知道琴川会得疫病,还带了药回来。如沁去找少恭,问什么时候派药,打算自己也吃一颗强身健体,少恭一口拒绝,最后以病人太多先给病人服用为由,如沁对少恭信任满满并未多疑。

如沁没见着桐姨,一问少恭才得知桐姨回乡了,只好闷闷不乐的离开。这时玉儿来说桐姨在少恭祖宅要如沁过去见面,如沁见了桐姨,桐姨告诉如沁少恭所赠丹药的实情,并拿出烛龙之鳞让如沁看到少恭给假巽芳喂药逼她变回原形的场景。桐姨把烛龙之鳞交给如沁,让她赶紧去找兰生和屠苏帮忙。如沁不相信少恭会干坏事,担心医庐的百姓被自己连累,便跑去找少恭问清楚。

少恭见如沁知道了自己的计划,便将她软禁起来,自己去派药,茶小乖领了药,但未立马吃下去,少恭问他为何不吃,茶小乖解释自己等回去再吃。如沁被软禁在少恭设下的结界里,茶小乖偷偷跑来救她,费劲力气也只打开一条缝,如沁将烛龙之鳞从缝中递给茶小乖,让他交给月言让月言快逃,并带话给兰生让他永远不要回来,茶小乖正想出去替如沁报信,结果被少恭发现,将他打飞出去。

少恭一步步逼近如沁,如沁拿剪刀扎他,却发现少恭刀枪不入根本没事,少恭逼着如沁吃下自己炼制的丹药。茶小乖拼着最后一口气找到月言,交给她烛龙之鳞并让她去找兰生和屠苏,随即自己灰飞烟灭,月言眼见茶小乖消逝在自己眼前,不觉心痛。

尹千觞到了琴川,发现所有人都变成活死人。到了方家,尹千觞见到少恭和如沁在一起,质问少恭是否早知道巽芳是素锦假扮的,少恭坦言自己从假巽芳第一次来琴川就知道她是假的,自己一直都是反利用雷严帮自己达成心愿。

尹千觞质问少恭是不是也参与了乌蒙灵谷的屠杀,猜测他根本不是在衡山脚下救的自己,觉得少恭在利用自己。少恭直言自己从没有逼迫他做任何事。尹千觞想起少恭给自己鬼面人的衣物,让自己去偷焚寂的事。少恭说自己让他去偷剑也是为了他好,因为那是幽都世代要守护的凶剑,尹千觞的身份终于被证实,他真的就是幽都巫咸风广陌。

尹千觞一时脑中混乱,觉得少恭已经走火入魔,想要阻止他继续作乱,结果却软倒在地,少恭坦言早就在他体内种下灵蛊,就为了防止今日之变。兰生襄铃一伙人赶往琴川,路上休息时,四人讨论起少恭的事,兰生坚决相信少恭不会害大家,屠苏无言以对转身离开,晴雪跟上去。

两人私下聊天,晴雪希望屠苏能做好假如被欺骗的心理准备,屠苏直言如果少恭欺骗自己,能劝则劝,劝不了就亲自动手解决他。兰生设想回到琴川召集大家开派对,屠苏却上来泼冷水,说陵越是天墉城大弟子事务繁忙,不可能一直关照兰生。兰生却觉得陵越如果掌权了,自己就可以傍着他混个天墉城职位当当,大家都对兰生的冷笑话不感兴趣。

屠苏晴雪不愿搭理絮絮叨叨的兰生,这时月言慌张跑来,告诉兰生琴川发生的事,让他别回琴川,兰生担心如沁不顾一切要去找她,屠苏晴雪赶紧追上去劝回他。三人往回走,看到一群青玉坛的人,一个个都不人不妖,屠苏晴雪出手KO掉他们。这时黑曜狼狈出现,晴雪上前关切,黑曜却挟持了晴雪。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7集

少恭与屠苏约战蓬莱

晴雪被黑曜挟持,不停唤醒黑曜意识,黑曜逐渐恢复一些神智松开晴雪,屠苏趁机放倒黑曜,晴雪上前关心黑曜,黑曜坦言少恭给所有人都下了毒,让晴雪快了结自己,免得再失去控制伤害她,晴雪泪流不止表示一定要救他,而黑曜最终还是断了气。

桐姨救醒尹千觞,劝他赶快离开,尹千觞告诉桐姨如沁遭少恭毒手之事,桐姨大惊,同意尹千觞留下来帮自己阻止少恭。尹千觞扛着大刀找少恭拼命,少恭以琴做武器与尹千觞过招。尹千觞不敌少恭,节节败退,随即逃跑引少恭离开,少恭发觉这是调虎离山计,警告躲在暗处的尹千觞不要再挑战自己耐性,不然下次有他好看。

另一边,桐姨将少恭炼制的丹药投入火炉焚烧,结果在其中发现一枚雪颜丹。

屠苏晴雪等人回到琴川,发现大家都变成活死人,而这时日出将至,大家都纷纷迎着晨曦而去,最终消逝在阳光里。兰生四处寻找如沁,最后在一凉亭中发现如沁,而如沁也被日光照耀,消逝在兰生面前,兰生悲痛欲绝。少恭出现,兰生上前质问他为何如此狠心对待如沁,少恭觉得这样很好,大家永远都可以长生不老。

兰生不愿相信现在的少恭是真的少恭,屠苏安慰兰生,说少恭一开始就在骗大家,少恭精神扭曲,觉得自己的做法没错,痛斥晴雪口中的天道,并坦承了自己就是当年屠杀乌蒙灵谷的人,兰生悲愤欲上前报仇,尹千觞突然出现向少恭动手,少恭轻易放倒尹千觞,屠杀出手也被少恭所伤,一行人都被少恭撂翻在地。

屠杀看见少恭背上的伤痕,这才知道他就是当日杀害肇临夺焚寂剑的鬼面人,少恭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于是将自己当年在乌蒙灵谷外与当时还是韩云溪的屠苏相遇,以及到后来进入天墉城再到琴川,自己一步步布局谋划,设计屠苏夺焚寂的过程都如实道出。原来从与幼时的云溪相遇开始,少恭都是在一步步的开展自己的阴谋。

屠苏愤怒难当,举剑砍向少恭,少恭消失,留下口信让屠苏他们去蓬莱找自己寻仇。入夜,空荡荡的方家,兰生抱着如沁为自己绣的婚服嚎啕大哭,想起昔日如沁对自己的关心呵护,兰生悔不当初。第二日,晴雪向屠苏问起兰生的情况,担心他想不开。屠苏见少恭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决心要去阻止他。尹千觞进来给屠苏赔罪,自责被少恭利用这么多年,并劝解屠苏好好和晴雪在一起,不要再去冒险。

兰生依旧萎靡不振,襄铃在一旁劝解,希望他早点走出悲伤,兰生稍微平复情绪后,就和襄铃一起去看望月言。月言躺在床上,将烛龙之鳞交给兰生,说这里面有如沁留给他的东西,劝他不要执着仇恨。兰生独自找个幽静处,施法从烛龙之鳞中看到如沁留给自己的影像,再也禁不住悲伤,留下男儿泪。

屠苏让阿翔传信给陵越,告诉他少恭的事,希望陵越能阻止兰生找少恭报仇。晴雪不知少恭夺焚寂的目的,屠苏认为少恭最终目的是在剑灵,晴雪提出回幽都找女娲大神问清焚寂的缘由,这样说不定可以知道少恭的目的。

尹千觞决定去蓬莱找少恭,晴雪担心尹千觞安危,希望他能和自己跟屠苏一起回幽都,尹千觞觉得自己没脸回去,而蓬莱那边一旦出现会引起灾难,自己要先去东海追查少恭动静,随即与晴雪约定在那儿碰头。襄铃告诉兰生蓬莱出海的危害,问他要不要和屠苏晴雪一起去幽都。兰生担心月言身体,想等她情况好些找个安稳之地将她安顿好再做打算。

本来已死的茶小乖突然出现,大家聚集起来看稀奇。茶小乖道明自己水族的身份,上次被少恭打伤逃回西海,幸得龙王所救,这次前来是帮龙王传信,道出此次蓬莱出海会造成的巨大灾难,希望屠苏他们能在事态恶化前想办法阻止少恭。

兰生将月言托付给茶小乖照顾,跟月言告别后,便去找屠苏商量分配任务的事。兰生打算去东海与尹千觞汇合,等屠苏他们回来,襄铃这次也愿意跟着兰生前往,屠苏叮嘱兰生要理智行事。天墉城这边,陵越正和芙蕖散步聊天,芙蕖感动陵越终于把自己放入心里,这时阿翔前来传信给陵越,陵越得知少恭所作所为,赶紧向师尊报告,紫胤感叹少恭是屠苏命中劫数,命陵越带人下山阻止少恭。

屠苏晴雪兴冲冲来到幽都入口,俩人手牵手进入幽都去见幽都婆婆。晴雪拜托婆婆主持降神仪式,召唤女娲大神问清焚寂之事。婆婆直言自己现在年老体弱,仪式要靠晴雪来完成。屠苏在晴雪闺房看到小时候捏的泥人,晴雪问他知不知道女娲造人传说,屠苏不明白这和捏泥人有和关系,晴雪说等仪式结束再告诉他。

不日,降神仪式开始举行,由晴雪担当主角,女娲大神得以再现真身。

马天宇郑爽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8集

屠苏再见休宁魂魄

女娲大神告诉屠苏太子长琴的前身往事,以及他与焚寂的渊源,屠苏得到启发,明白少恭就是当年逃脱的另一半太子长琴的仙灵。女娲告诉屠苏,少恭因为经过千年灵力逐渐衰竭,若再不与屠苏这一半仙灵融合,不过数载就会消散。

屠苏不愿琴川百姓受苦,下定决心要阻止少恭,向女娲寻求战胜少恭之法。女娲告诉屠苏,只有解除焚寂煞气的封印,让他与焚寂剑灵完全融合获得力量,才能打败少恭,不过这是同归于尽之法,而且屠苏在解除封印的三日之后,便会散去一切灵力而死,但这却是打败少恭的唯一方法。

晴雪听到这话,情绪激动以致仪式中断,婆婆让晴雪冷静,晴雪这才控制心神重新施法让女娲现身,女娲遗憾表示除了解除焚寂煞气封印,别无他法。但觉得现在人类力量有太多未知,说不定屠苏还是会有希望,直言现在诸神之力衰竭,无力干预凡间之事,解救世间危难就靠屠苏挺身而出了。

屠苏心意已决,拿起焚寂表示自己定不辱命。晴雪无力改变屠苏心意,只能看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婆婆留下安慰晴雪,晴雪打算再陪屠苏走最后一程,婆婆只愿晴雪平安归来。晴雪擦干眼泪,再次回到屠苏身边,笑着给屠苏打气,让屠苏倍感暖心,屠苏想再做回韩云溪,和母亲说说话,晴雪帮助屠苏想办法。

屠苏来到幽都灵魂聚集之地,见到休宁魂魄,但休宁看不见也感受不到屠苏,只依稀听见有人在喊娘亲,休宁便说起自己当年将焚寂剑灵引入云溪体内的心路历程,自责没有尽到母亲的职责,没有给过云溪太多关爱,但如果时光倒流,休宁亦不悔自己当初的选择,随即带着对云溪的愧疚离去,屠苏看着母亲灵魂离去,心中百转千回。

这时少恭出现,斥责屠苏夺取了自己一半仙灵,想要重新夺回。屠苏吐槽少恭身为仙灵没有半点慈悲之心,少恭对人命表现出红果果的不屑,两个仙灵互相呛声,屠苏也撂下狠话,要履行与晴雪的约定夺回另一半仙灵,战胜少恭。

屠苏回到晴雪闺房,见晴雪在做泥偶,晴雪告诉屠苏互赠泥偶的含义,代表两人永远在一起。屠苏面色沉重,晴雪告知屠苏幽都古老的起死回生之术,要相爱的俩人被思念驱使,渡过漫漫时间长河,让灵魂散落大地,等待相爱之人去找回灵魂,

晴雪眼含泪光告诉屠苏,如果无法扭转散灵的结果,希望他能留在世间等自己来寻找,屠苏揽过晴雪靠在自己肩上,郑重答应晴雪会等着她来找回自己。晴雪靠在屠苏怀里哭诉自己想和他一起实现的心愿,屠苏静静聆听晴雪啜泣,将她的眼泪尽数收入自己心房。

兰生襄铃在东海边的同城等待屠苏他们,兰生心忧少恭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襄铃提醒他屠苏说过这里有个铸剑铺的高人,于是俩人来到姚师傅的铺子打听出海到蓬莱的方法。姚师傅见俩人都还是个孩子样,劝他们别做英雄梦回家去,兰生动之以情说服姚师傅,姚师傅拿出法宝放出大屏幕发英雄帖,打发兰生襄铃先回去,有消息了就通知他们。

各路侠客接到帖子,在铸剑铺外集合。姚师傅问大家谁能出海,这些个个变乌龟。兰生发现人群中的尹千觞,尹千觞介绍向天笑和延枚给他们认识。延枚这只小色牛见到襄铃,眼睛都看直了。浓云翻滚的海上,少恭借助玉横引出蓬莱,再次踏上故土,少恭忆起昔日与巽芳分别的场景,表示自己现在找到起死回生之法,一定会让整个蓬莱重生。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49集

屠苏煞气解压霸气出征

少恭重新踏上蓬莱废墟,眼中似重新出现巽芳孤身一人抵挡天灾的惨烈情景,不禁热泪盈眶。延枚挑逗襄铃,兰生吃醋再三警告。向天笑和尹千觞商议出海之事,延枚直言不可能还有蓬莱,襄铃兰生都证实蓬莱废墟依旧存在,延枚闻此,不禁担心蓬莱重现后沿海的安危。

这时突然地动山摇,海啸来临,百姓纷纷逃窜,姚师傅拿自己令牌给兰生,希望能帮上他的忙。兰生尹千觞和向天笑等人分头行动,向天笑拿着令牌疏散群众,尹千觞这方领头抵御海啸,大家齐心协力布下法阵,终将同城罩于安全区内。

屠苏回天墉城禀报了少恭的恶行,请命前去捉拿,希望师尊能解除煞气封印。师尊心中百般不舍,断然拒绝。屠苏诚恳请求,师尊唯有叹息。晴雪与红玉谈心,表明了革命决心,坦言幽都婆婆所说,如果能打败少恭,事情就还有挽回余地。红玉感叹屠苏一生命运坎坷,欣慰他如今长大成人,决定等事情都平息之后,也学着屠苏那样潇洒活一回。

师尊与掌教真人联手解除了屠苏的封印,屠苏亦不负两人所望,成功压制住煞气,师尊眉眼含笑,将焚寂交到屠苏手中。

屠苏跪在师尊门前与他拜别,情真意切,坦言自己一直将师尊当做父亲,希望来世再报答师尊深恩。红玉从一旁走出,安慰红了眼眶的屠苏,屠苏强压离别愁绪大步离开,师尊这才从门内缓缓踱步而出。屠苏孤身行走天墉城,师尊忽然出现挡在他面前,提出要屠苏和自己比试一番,打不过就永远留在天墉城,自己会不惜耗损修为,继续帮他维持焚寂封印。

屠苏心意已决,壮着胆子与师尊过招。风云流转间,屠苏师尊的友谊赛打得难解难分,最终师尊身上积压多年的煞气也被屠苏吸除干净,屠苏领胜。师尊欣慰屠苏如今心中有了明确目标,割下不舍挥手让屠苏离开。屠苏走到天墉城外,与晴雪碰头。

掌教真人与师尊夸起屠苏,师尊决定如果屠苏落败就去东海给他收拾烂摊子,以抵消屠苏这些在天墉城闯下的祸。掌教真人敬重师尊辈分高,感念他三百年前来到天墉城,才将此地发扬光大。师尊提出等三年后陵越继承掌教之位,自己就辞去执剑长老之位,掌教真人正犹豫,突然地面摇晃,师尊觉察这是蓬莱之祸。

尹千觞这边,因兰生体力不支,法阵失效海水灌入,幸得陵越带队前来救急,才不致造成重大损伤。陵越与尹千觞达成共识,要实行海啸预警。陵越找到兰生和他单独谈话,俩人聊起此次抵御海啸对抗少恭之事,陵越提出要和他们一起去,兰生阐述自己观点,引得陵越不禁失笑,决定等屠苏回来再行商议。

陵越这边正和芙蕖聊着天,芙蕖却看见落魄的陵端在翻找垃圾找东西吃,俩人上前关心陵端,而陵端积怨甚深,对陵越的好意颇不待见。芙蕖看不过,说出肇临被害真相,陵端一时难以接受,要去找少恭报仇。芙蕖劝住陵端,希望他能好好保护自身安全,陵越捡起被陵端打落的银两,重新交到他手中,陵端终被感化。

屠苏晴雪来同城,看到一片惨象,赶紧召集大部队商议KO少恭之事。尹千觞经过分析,觉得少恭是仙灵栖身的凡体,承受不了太大的力量,而他则是通过玉横储存灵力,所以突破点在玉横。陵越芙蕖提出要一同前往对抗少恭,屠苏拒绝,说自己有对付少恭的方法。

《古剑奇谭》分集介绍:第50集

众男神奔赴战场

经过商议,屠苏决定带尹千觞和兰生一同前往,让陵越和芙蕖留守同城保护百姓,襄铃因请求同去遭拒,气愤跑开。屠苏私下找襄铃聊天,展露温柔大哥哥情怀,哄得襄铃小妹妹开开心心答应留下。安抚好襄铃,屠苏又到陵越芙蕖这边拉家常,芙蕖撑着脑袋瓜在一旁看着俩男神唧唧歪歪柔情蜜意,对自己被冷落略有不满,玩笑过后芙蕖嘱咐屠苏一定要平安归来。

芙蕖问起陵越这次解决完风波回天墉城接任掌门一事,陵越表示如果自己当了掌教,执剑长老的位置会一直给屠苏留着。屠苏将阿翔交由陵越照顾,与两人珍重道别。芙蕖和陵越私下说起屠苏这次的非比寻常,芙蕖以为执剑长老是想到控制煞气的法子,才给屠苏解除了封印,为屠苏终于能随心而活感到高兴。陵越心知屠苏解除封印会性命难存,但不愿打破芙蕖的美好心愿。

兰生跟襄铃道别,艰难说出自己如果平安归来,就向月言提亲的打算,决心不再为了个人的儿女私情,抛弃责任和担当,希望襄铃能原谅自己。襄铃眸中含泪,觉得兰生长大了,而自己还是那个不懂事的,似乎兰生是抛弃了自己独自成长。兰生希望襄铃就保持现在的样子,因为成长太痛苦。襄铃问兰生是否喜欢月言,兰生反问襄铃是否喜欢自己,但最终不愿听到襄铃的回答,怕自己因为她的话而推翻好不容易做的决定。

俩人眼眶红红,兰生与襄铃道别分手,含泪离开。陵越担心兰生修为不够会有危险,兰生坦言自己想到如沁以前对自己的关心爱护和自己的不懂事,决定就算拼了老命也要帮屠苏打败少恭。屠苏前来,跟俩人说起襄铃大哭不知是何原因,兰生说出缘由。屠苏尊重他的决定,兰生搬出自己曾经的至理名言,决觉得下辈子投胎做女人好,但得知如沁晴雪襄铃她们也活得不轻松,又改口下辈子要投胎做阿翔,陵越阻止他的胡言乱语。叮嘱他和屠苏要好好回来。

尹千觞和向天笑饮酒,延枚在一边伺候并抱怨着,尹千觞和向天笑豪爽大方,决心要一同出战。屠苏陪着晴雪给她吹小曲儿,俩人谈情说爱,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襄铃缠着延枚,要他带她一起出海。延枚只好让她藏在船舱内,这时晴雪也偷偷跑来要跟着去,延枚简直头都大了,襄铃拉晴雪一起成为同盟,躲在一块儿。

乔振宇张檬

天亮,屠苏孤身来到码头,却见陵越芙蕖带队等着欢送他,尹千觞和兰生也跑来跟随,向天笑从船中出来,招呼他们上船。屠苏等人上船后,屠苏立马就感应到晴雪也在船上,晴雪只好灰溜溜的出来。兰生正庆幸襄铃没跟来,襄铃就很不幸的被屠苏晴雪出卖。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过了几日到了雷云之海,船身晃荡厉害,尹千觞使用法术带屠苏等人渡过,向天笑和延枚留在船上当后卫。大家到了蓬莱,少恭感知他们到来,决定以特别方式招呼他们。屠苏晴雪俩老游客带队,边走边给尹千觞他们讲解蓬莱景区的看点,襄铃感应到附近有妖气,是一种幻妖,尹千觞分析附近靠海,可能有一种叫做海市蜃楼的蜃妖,屠苏让大家休息,自己和兰生去探路,襄铃跟随。

晴雪见尹千觞很虚弱,得知他以前吃过少恭的药,便去给他找水喝。晴雪离开后,尹千觞突感不适,却见少恭突然出现,尹千觞似被控制,晴雪取水回来呼唤尹千觞,尹千觞却攻击晴雪。屠苏几人听到晴雪叫声赶紧返回,却不见晴雪身影。少恭放声让屠苏去宫殿,屠苏气得煞气发作,幸得及时控制。屠苏召集兰生襄铃要紧密团结。

少恭控制了尹千觞,将晴雪软禁,并放出幻妖去勾出屠苏他们的心魔。晴雪质问少恭到底给尹千觞吃了什么,少恭说起自己就尹千觞的事情,觉得是自己让他获得了新生,晴雪怒斥少恭将尹千觞对他的情义置于何处。

屠苏等人行走大街,看到无数飞翔的焦冥,焦冥化作人形,如沁首当其冲,兰生看到如沁不禁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