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10-27)790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1集

云歌平君被绑架 霍光平定“燕王乱”

云歌没有拒绝孟珏的亲吻,还收下了那把匕首,二人越发情浓。最近长安城分外冷清,孟珏叮嘱云歌不要随意外出,却不知燕王已经盯上了云歌。

云歌和平君从医馆出来,二人正因为平君有孕欣喜,却被燕王派出的蒙面人抓走,在路上,云歌假装方便,在路边做了记号。孟珏带着流星帮手下追到树林,看到云歌系在树上的衣服布条,还看出云歌割下了不少树叶,吩咐手下沿迹追踪。

云歌掩护平君逃走,她洒出“毒粉”,混乱中竟然还抢了刀杀了一人,逃出去却发现不愿独自逃生的许平君,她又助平君逃脱,自己被抓了回去,幸亏孟珏及时赶到救下她。

得知平君有孕,刘病已反而心情沉重,总认为是因为自己皇孙的身份拖累了平君,他觉得孟珏一直对他有莫名的敌意,孟珏说很多人因他不幸,二人皆是棋局中人。刘病已说两个女人无辜,不应该卷入这盘棋局。

长公主因皇上的态度对即将到来的寿辰意兴阑珊,燕王却送了厚礼,男宠力劝她举办寿宴,邀请大臣,借此显示身份,公主欣然同意,还给知情识趣的燕王送了信。

上官桀父子密谋在公主寿宴之时除掉霍光,却不知自己的动向已被霍光掌握。怜儿向霍光报告上官家的事情,求父亲到时放过夫君,却不知她根本触摸不到上官家的机密,反被父亲当成是无用之人。

云歌去了公主府做菜,偷偷躲在一旁寻找孟珏,却又看到他和霍成君一起。霍成君放不下孟珏,孟珏直言自己心有所属。霍成君在宴席上借酒浇愁。

上官桀调动羽林军把住长安关卡,霍光也派霍禹调动了禁军,两军厮杀,昔日繁华的长安城竟成了战场。刘弗陵想起先皇因担心母妃弄权将她赐死,却还是纵容了两个弄权重臣,他甚至被号称平乱的霍光派出的禁军软禁在未央宫。

宴席深夜不散,云歌累得不行,出来透气,刚放出信号的孟珏连忙拉了她离开了公主府。

霍禹带着禁军冲入公主府,上官桀自知中计,却为时已晚,上官父子被霍光杀死,怜儿救不了丈夫,苦求父亲放过孩子,见霍光毫不动容,怜儿挥刀自刎。张贺诅咒霍光若违在先帝面前发过的辅佐少主的毒誓将不得好死,之后触柱而亡。燕王的人冲入未央宫,宫人几乎被杀光,收到信号的流星帮赶来制服蒙面人,救下刘弗陵。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2集

云歌获赠流星令 刘弗陵面见孟珏

霍光杀死早已投靠他的公主男宠,未待除掉与燕王互通信件的长公主,皇上的旨意到了,霍光只好将公主软禁起来。

孟珏并没有告诉云歌朝堂之事,他带了云歌去见病重的义父风叔。对孟珏挑唆燕王谋反,激化霍光与上官桀的矛盾,风叔心知肚明,甚至对他利用云歌的心机都了如指掌。孟珏早已查明,风叔痴迷自己的师妹——云歌的母亲心城,那个去云家提亲的人就是孟珏。孟珏坦承自己从义父身上学到的就是要抓住对自己有利的事。风叔告诉孟珏,云歌是唯一不能算计的人,他拿回曾送给孟珏的流星令交给云歌,告诉她,如若孟珏相负,可以以此惩罚,说完便溘然长逝。流星帮众拜见了新帮主——手握流星令的云歌,云歌本是不忍违逆老人,不想却成了帮主,她将流星令送给了孟珏,孟珏非常感动。她事后却被人告知,私下转赠是不做数的,必须要有正式的仪式。

刘弗陵下旨幽禁广陵王和长公主,不提昌邑王。燕王带着心腹手下仓皇逃窜,孟珏出现,一刀刺死燕王。来到椒房殿,刘弗陵发现宫女都换成新的,暗忖霍光手段,上官小妹因上官氏灭门伤心痛哭,刘弗陵怜她孤苦,引导她如何应付霍光。

刘弗陵微服出宫面见孟珏,询问救驾的孟珏所为何事,所属何主,孟珏说自己是忠于皇上,只希望皇上真正为百姓造福就好,拒绝了刘弗陵的封赏。刘弗陵本想收他为己用,最起码如此能人不能归附权臣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孟珏给云歌辞去了七里香的活,向她求婚,告诉她自己对她一见钟情从未改变。云歌不能全然忘却昨夜星辰下的誓约,心中的陵哥哥却已是姐姐夫婿,孟珏一片真心不忍辜负,她暗示孟珏有事找自己的父亲。

霍光请了孟珏过去,孟珏说他愿为百姓做事,霍光赞他志向,要他入赘霍家,否则可以让他的大志变成梦幻泡影。

云歌察觉许平君的郁郁寡欢,提醒刘病已,一直逃避的刘病已终于告诉平君,自己是不敢想要孩子,不想自己的孩子也畏畏缩缩过一辈子。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3集

孟珏陪伴霍成君 云歌深感被利用

霍成君看到孟珏赴约很高兴,孟珏却说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前来是希望她能劝霍光断了要自己入赘霍家的念头,霍成君说父亲许给他的是他梦寐以求的锦绣前程,云歌只是厨娘,而自己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孟珏转身就走,霍成君见阻止不了,跳入湖中,孟珏救了她上来将她送入孟府。

霍母指责孟珏毁了霍成君的名声,强势的留下他在府中,说他只要有一丝的愧疚,就不能拒绝,孟珏无奈留下。

云歌和平君病已等到深夜都不见说要请客的孟珏回来,云歌出外寻找,听见霍府的婢女说孟珏在陪着霍成君,还要入赘霍府。云歌回来一夜都没睡,孟珏早上赶回来,云歌气他陪了霍成君一夜,孟珏说他不会娶霍成君,要她安心的等着嫁给他。云歌很快消气,高兴的到街上买菜,却被霍成君叫过去,霍成君说云歌只会做菜,孟珏需要的是自己,云歌说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因为爱,霍成君轻笑,说孟珏接近自己是为了利用,现在跟云歌在一起同样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云歌嘴上说孟珏不会这么对自己,但却回答不上霍成君提出的是否了解孟珏的问题。

云歌走在街上,看见几个人欺负一个老头,上去打抱不平,这个候老头实际上是身负武艺的妙手空空,云歌想拜他为师,打出了自己雅厨的名号,这正合他意,不过他要先见一个人,云歌跟了过去,原来是去见风叔,知道了孟珏是他唯一的徒弟。候老头说孟珏极有毅力,一心成为能掌握人生死的人上人,他有意通过自己接近陆风,就是为了得到掌握了江湖大半势力的流星帮。

候老头的话,让云歌想到霍成君的话,想到孟珏对自己的接近,妙手空空的徒弟是不可能被偷了钱袋的,想起孟珏见风叔之前给自己戴上金银花簪,想起风叔将流星令交给自己说的话,云歌觉得自己跟霍成君一样,成了被孟珏利用的人,她回到家,赶走找过来的孟珏,流着泪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云歌将自己仅有的钱收到荷包,打开门却看见门口摆满了鲜花,平君说孟珏有心,云歌有福气,云歌却说只会耍花招的人不可靠。她拉了平君到街上,给塞外的家送了信,看见孟珏,拉着平君躲起来。候老头出现拉住孟珏,说自己喜欢云歌,要她多陪陪自己,孟珏大惊。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4集

霍光向孟珏施压 刘弗陵赴约遇袭

孟珏询问云歌的去向,许平君对他冷嘲热讽,说她会离开长安。孟珏到处寻找,却发现云歌将花簪和匕首放在她曾经坐过的秋千上。

云歌感觉自己只不过是孟珏手中的棋子,她想要离开却依依不舍,一个人在酒馆喝着闷酒,刘病已经过想劝解她,云歌说自己最开心的事是认识他和许平君,之后便快步离开,她躲起来看着刘病已的背影,默默向他告别。

刘弗陵也听说了霍光家的喜事,向他道贺,霍光谢过后,呈上了新的土地议案,刘弗陵定要他体察民情,广征民意,真正造福百姓。霍禹觉得刘弗陵下了霍光的面子,现在霍家当权,实是没有必要受他的气,霍光要他小心说话。

霍光无意中知道霍成君溺水的事,感觉孟珏不知好歹,既然不会为己所用,那就没有必要留下他,霍成君跪下求他放过孟珏。

孟珏给云歌写了信,告诉她处理完手上的事就去找她,这时,霍家送上了入赘的大礼,孟珏知道是霍家在向他施压,亲自到了霍府。霍光说霍成君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若孟珏能好好对待她,自己会给他想要的回报,孟珏拒绝了,霍光生气的指责他让霍家丢了颜面,霍成君出来打断,霍光给他三天时间考虑,霍成君告诉孟珏她愿与云歌共事一夫,孟珏仍是拒绝了。

刘弗陵接到孟珏的信,相约夜会甘泉宫附近。于安告诉他,听说雅厨是位女子,刘弗陵要亲自去七里香见她,得知雅厨的本名就是云歌,刘弗陵惊喜不已,常叔说许平君可能知道她的去向,刘弗陵找了过去,许平君看他似曾相识,告诉他云歌回了塞外。刘弗陵追到郊外,于安跪求他回宫,让他不要辜负太后的牺牲。霍禹一心想挫挫刘弗陵的锐气,由密报得知他晚上要出宫。

云歌换了男装离开长安城,遇到刘弗陵被霍禹派出的人马袭击,前来赴约的孟珏想要帮忙,下属让他不要轻易出手,以免被当成刺客。云歌看见现场混乱,骑马离开,被于安当成刺客,孟珏看见连忙追上去,却没有看见云歌,不知道她被于安追得落马后被抓走。于安训练了一批武士,他们成功击毙了刺客,只有霍禹受伤逃走。

刘弗陵得知刺客昏迷不醒,还是女扮男装,便到了关押的地方。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5集

孟珏成凶手入狱 刘弗陵认出云歌

刘弗陵到了狱中,发现刺客竟然是给自己治好红疹的百合姑娘,让太医救醒她。

孟珏向刘弗陵解释自己请求在宫外见面是为了安全着想,请缨调查行刺一事,于安怀疑孟珏用心,刘弗陵却认为可借此看看他的能耐。霍光大发雷霆,斥责霍禹不顾霍家的长久荣耀,鲁莽行事,担心刘弗陵察觉霍禹与外族联系。霍母想出对策,让霍禹在加料的水里沐浴染上皮肤病症。

孟珏得知霍家不避嫌的大张旗鼓请医,决定夜探霍府查看霍禹伤势,有所防备的霍家侍卫马上发现了他,霍成君将他拉走,答应让他查看霍禹伤势,要他为自己做一件事。孟珏看后没有发现不对。

于安也上门送药,霍光感觉这次霍家的嫌疑可以洗清,霍成君告诉父母昨晚的刺客就是孟珏,这样既能释疑,又可以传递消息,霍母若有所思。

孟珏到平君那里找云歌,得知还有一个满头白发的人和一个翩翩公子也在寻找云歌。霍母曾给成君算命说她有帝后之命,霍光说孟珏将霍家玩弄于鼓掌之间,此人不可留。霍母给霍成君送上一碗“孟婆汤”,说已经给她的未来安排了更好的人选,要她忘了孟珏,霍成君眼中含泪,顺从的喝下了。孟珏在街上喝酒,发现了和霍禹来往的外族人巴图星,他追上去此人已被杀死,他被当成凶手抓入大牢。

云歌醒来,但身体极度虚弱。侍卫送来云歌遗落的包袱,于安看到了刘弗陵赏给雅厨的钱币,刘弗陵过来认出了荷花香包,激动不已,原来百合和雅厨竟然是同一个人,是自己等了十年的云歌。

昏睡的云歌梦见自己到处找陵哥哥,却被孟珏推下悬崖,她惊醒过来却看见了“刘长风”,她急切的说自己没有行刺皇上,刘弗陵握住再次陷入昏迷的云歌的手,心痛不已,尤其是得知云歌重伤落下病症,更是自责,但他并没有怪罪于安,要留云歌在宫中休养,他叮嘱于安暂时不要告诉云歌自己的身份,也不要将云歌的事泄露出去。于安告诉他巴图星被孟珏刺死一事。

张太医告诉刘弗陵,云歌的病根只有牟神医才能治愈。刘弗陵照顾安慰着云歌,云歌说刘弗陵很像娶了许姐姐的人,只是她的心中也有了别人,所以再不必遵守约定。刘弗陵听后不免伤心。

孟珏在红衣的帮助下挟持于安顺利逃狱,他见了昌邑王刘贺和候老头,两人都没有找到云歌。霍光得知大怒,封了孟珏的店铺,并下了通缉令。

霍母带霍成君到宫中看望上官小妹,霍母说宫中佳丽三千切忌势单力孤,不顾霍成君的反对答应会在初八来喝寿酒。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6集

霍成君接受母命 云歌痛识刘弗陵

上官小妹担心刘弗陵,要随于安去接刘弗陵回宫,于安好容易才让她打消主意,回去时,孟珏将他带到停放尸体的地方,于安看出凶手是左撇子,孟珏说真正的目的是查出幕后主使,让于安在将他送入大牢引鱼上钩。

刘弗陵照顾昏迷的云歌,听她在梦中还在叫着“孟石头,我恨你”,刘弗陵吹起玉笛,让云歌像小时候一样安然入眠。云歌醒来,隐约还记得似曾相识的笛声,刘弗陵送来云歌最喜欢的荷花,暗示自己有个等了十年的人,说要让她自己感受出来,云歌说刘弗陵总是给她熟悉的感觉,刘弗陵被侍女打断要说的话,先行回宫了。

刘弗陵忙于政务,没有去椒房殿,上官小妹过来给他表演了皮影戏,刘弗陵看后欣然。上官小妹将刘弗陵亲手种的银杏树装扮一番,要刘弗陵也给她种一棵树作为礼物,刘弗陵拒绝了,霍母给霍成君戴上了自己珍藏的卫皇后所赐的凤凰金钗,霍成君柔顺依从,心里却想着孟珏若知道自己成为了皇上的女人会否后悔。云歌听到不断燃放的爆竹,也知道今日是皇后生辰,侍女抹茶说了皇后善良,希望皇上珍惜的话,云歌感到奇怪。

宫中举办寿宴,丞相送上百子图,霍光还进言选秀为皇室绵延子嗣。霍母趁机让霍成君献舞,还请刘弗陵吹奏一曲。二人配合相得益彰,刘弗陵赏赐了珠宝,霍家不免失望。氐部王子巴图索贺寿时为弟弟巴图星讨公道,还以命相胁,上官小妹假装头晕,扫下案上水盘,巴图索滑到,霍光趁机为承受丧弟之痛的巴图索求情。霍成君收到上官小妹的眼色,扶了她回宫休息。

抹茶告诉云歌,她昏睡时都是刘弗陵亲自照顾,云歌看到了他的玉笛,上面赫然一个“陵”字,震痛下竟然晕倒了。刘弗陵听到消息,嘱咐霍成君陪装病的上官小妹用膳,连夜赶往甘泉宫。

霍成君在宫中听说刘弗陵常去甘泉宫,似是因为一个人,她回家告诉霍光夫妻,他们怀疑是因为孟珏,霍成君说自己已经忘记孟珏,现在一心只想接近皇上。霍光告诉巴图索,说已经抓到疑凶。霍成君心神不定。

云歌看到刘弗陵身上的玉佩,和刘病已身上的一模一样,她想到刘弗陵说过等了十年的话,一切都明白了,她深感老天爷对自己的捉弄,自己认错了人,还把心给了孟珏,觉得再没脸面对刘弗陵。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7集

成君血书救孟珏 云歌绝望坠悬崖

上官小妹得到象征夫妻恩爱的玉玲珑,要亲自向刘弗陵拜谢,霍成君听宫人说到刘弗陵夜往甘泉宫,猜测是见孟珏,告诉了霍光,霍光老谋深算,暗示了气急败坏的的巴图索,坐等渔翁之利,霍成君暗暗担心,却强颜欢笑告诉母亲,自己现在一心想成为皇上的女人。她终究放不下孟珏,写了血书传给刘贺。

云歌病情反复,她看到刘弗陵身上的玉佩,想起他说自己有等了十年的人,顿时明白,原来刘弗陵就是自己的陵哥哥,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而自己不仅将刘病已认成是他,而且把心给了孟珏,她觉得没脸面对刘弗陵。红衣装成侍卫混进监狱,孟珏也装成侍卫,二人将一个犯人搀扶起来,蒙面的巴图索杀掉这个犯人,洋洋自得,与霍光庆贺,霍成君听他们说到孟珏已死,大惊之下摔了酒杯,连忙告退,躲在房中悲泣,霍母为断她的念想,不顾她的哭求,要烧了孟珏送给她的画,霍成君违逆不了母亲,一把抢过来亲手投进火中,掩面痛哭。

云歌不愿与刘弗陵相见,刘弗陵只能默默的坐在外面吹笛。他生平第一次进了厨房,云歌看到他精心烹制的跟自己在公主寿宴上做得一样的菜肴,听他倾诉相思之深,想念之苦,她否认了自己就是云歌,刘弗陵痛苦追问,云歌流泪说出自己的错认错付,她跑出房间,于安在花园拦住她,道出刘弗陵对云歌的苦思苦寻,云歌更是伤心愧疚。

云歌离开了,身体极度虚弱摔在地上,孟珏赶来,说自己从没对霍成君动过情,云歌却不愿相信他,孟珏强抱起云歌,云歌挣脱不了,拔出孟珏腰间的匕首抵在喉间,,孟珏害怕她伤到自己,放下了她,两人拉扯之间刺伤了孟珏,孟珏笑着说自己没事,刘弗陵也赶来,说自己不在意她喜欢孟珏,云歌却是万念俱灰,只想逃开这两个让自己绝望的男人,让自己坠下了深渊,幸亏被藤曼绊住。于安带人救下她,刘弗陵强势的将云歌带回宫中。

霍光侄子霍显买通了甘泉宫的侍女,查出刘弗陵滞留在此是为了美人,霍成君主动请缨将此事告诉皇后,让刘弗陵知道女人嫉妒的力量。她进宫告诉上官小妹,皇上在甘泉宫藏了一个喜欢的女人,不料上官小妹听后却大感兴趣,要与这个女人化敌为友。

云歌伤无大碍,醒来却失去了记忆。

杜淳baby互虐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8集

霍母挑拨离间 云歌假装失忆

上官小妹来到甘泉宫,对云歌姐姐相称,云歌叫着要回家,她情绪激动下推倒了上官小妹,咳嗽不已,刘弗陵过来,云歌听出二人是皇上皇后,情绪更加激动,太医诊治后推断她失去了部分记忆,刘弗陵深感自己的存在竟然让云歌痛苦得要选择遗忘。

刘弗陵过来看望上官小妹,安慰正自担心自责的她,上官小妹明白了刘弗陵的心思,她入宫之时就知道刘弗陵不会只有一个女人,只希望他不要敷衍自己,刘弗陵说他会珍惜她这份初心。

云歌心中不安,一心想要回家,刘弗陵拦住她,说即便是要走,也要等病愈之后,还将荷花香包交给了她,云歌说记得里面的钱币是皇上打赏的,但却不记得刘弗陵,她在刘弗陵极尽温柔体贴的劝解下答应等病好后再走,还兴致勃勃的准备打理菜园。刘弗陵将忘忧萱草放在她的手中,希望她能真正的忘掉忧愁和伤痛。

刘弗陵去了城西,希望找到牟神医和百合姑娘为云歌治病。他无意中救下了因中毒毁容瘸腿被村人驱逐的百合,将她带去自己帮忙安置的新家找百合的奶奶和弟弟,可是奶奶和弟弟却认不出她,百合痛苦极了,她感恩刘弗陵,得知刘弗陵想为人治病,说自己现在双手颤抖,如果从师父的医书中找到解毒方法为自己解毒后,就可以帮他。

孟珏打晕了侍女,找到云歌,云歌防备的拿起了菜刀,孟珏伤心失神,云歌趁机跑了出来,在园子中看见刘弗陵便亲近的跑到他身边,孟珏说许平君就要临盆非常惦记她,云歌不为所动,孟珏感觉她失忆,说自己就是牟神医的大弟子,希望刘弗陵不要因为私心耽误云歌的治疗,刘弗陵说自己会尽力救治,等她恢复神智,让她自己选择。他放走了孟珏。

霍母认为上官小妹是想拉拢云歌,霍成君却认为小妹不是这样的心性,她也不愿利用小妹入宫,霍母说小妹是上官家的人,对她只存有利用之心。两人暗示云歌狐媚,霍母附耳给上官小妹出了主意,小妹不愿伤害云歌,但是在霍母的劝说下留下了霍成君的丫鬟小苏,答应考虑她们的提议。

刘弗陵给云歌送了很多有关烹饪的书,云歌觉得太过简陋,刘弗陵趁机让她记录自己的心得,传承下去,还亲自为她题写了书名。刘弗陵不愿她劳累,与她约法三章,说自己会亲自为她誊抄,云歌感动,担心自己的失忆无法假装下去。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19集

霍光向皇帝施压 孟珏借力劫云歌

上官小妹无意中听见了小苏对自己的贴身侍女阿紫说到霍母要将霍成君送入宫中,并且阿紫已经被收买。上官小妹与云歌谈话,不由对她说到自己的亲人相残,眼看着宫中勾心斗角,自己只有刘弗陵可信,现在霍母还要将霍成君送进宫中取代自己的位置,云歌劝慰她相信刘弗陵。

刘弗陵带着云歌来到七里香,希望能唤回她的记忆,无意救下了被霍府家丁欺辱的父女,刘弗陵让于安带他们安置,听着百姓谈论霍家猖狂,他告诉云歌,时机未到,只好忍耐。云歌看见孟珏,连忙和刘弗陵躲到一旁染坊的大染缸当中,孟珏大喊着要与她解释,见云歌不出来,发狂的打烂了染缸。这时,霍成君经过此处,看见孟珏活着,十分惊喜,她无意中从孟珏的背后看见伸出头的云歌,暧昧的说到孟珏那夜对自己的承诺,现在过河拆桥,无非是找到了更有利用价值的对象,孟珏看到随后赶到的于安,不发一言的离开。

刘弗陵让于安带云歌去了阿福的住所,他见过百合后过去,听到云歌说到自己其实并没有失去记忆,只是心中太苦才要隐瞒。早朝之时,群臣力谏广纳新人,绵延子嗣,刘弗陵深知这是霍光计谋,如若自己不与皇后圆房,便会将霍成君送入宫中,但是他心中装满云歌,无法下定决心。

许平君正和刘病已牵挂云歌,孟珏进来说自己已经找到云歌,很快就会带她回来。他找到忠心的于安,说若是能让云歌真心随自己而去,那么皇上便能与皇后圆房,堵悠悠之口,稳固江山。正为此事忧心的于安帮助孟珏迷晕云歌带走。于安向刘弗陵坦白此事,刘弗陵又急又怒,却不能狠心处罚最信任的于安。

云歌醒来,不愿与孟珏待在一起,孟珏将她带到曾经去过的地方,他不相信云歌能将自己从她的记忆中抹去,云歌扇了想亲吻他的孟珏一耳光。

看到如同行尸走肉的刘弗陵,于安想到他幼时失母之时哭喊的话:如果要当皇上是要失去最爱的人,那他生不如死。于安心中大痛,跪地向刘弗陵认错,决定找回云歌。

云歌执意离开孟珏,于安带侍卫赶到,将云歌带走。上官小妹向刘弗陵提议将云歌接到宫中,刘弗陵欣喜,但他想要尊重云歌的意思。云歌明白刘弗陵知道自己假装失忆,问他为什么不拆穿自己,刘弗陵说若是这样能让她好受,那么他愿意成全,希望她能留下来,云歌说他贵为一国之君,有很多无法推卸的责任,她也不愿伤害小妹。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第20集

云歌答应入宫一年 孟珏历数霍家罪状

上官小妹弄了一个秋千请云歌一起玩耍,云歌看见秋千不由陷入曾经美好又痛苦的回忆,她不忍小妹失望,收拾心情,笑着为小妹推秋千,谁知秋千被动了手脚,小妹摔伤了手,心怀不轨的阿紫当即指责云歌谋害皇后。

上官小妹受了轻伤却昏迷不醒,太医诊断是中毒,阿紫言辞之间处处指向云歌,霍光要将云歌打入大牢,刘弗陵拦住他,说当务之急是救治皇后,广贴皇榜,招纳名医。孟珏揭榜进入宫中,推断出凶手是将无色无味之毒粉抹在秋千的绳索中,目标是皇后与云歌二人,毒粉只有氐族人才懂得使用,霍光仍说云歌有疑,刘弗陵和孟珏都认为应该查明巴图索来到京城后来往的人。

计谋没能成功,霍母对并不知晓的霍光交代这是自己的一石二鸟之策,霍光感觉孟珏已经成为霍家心腹大患,将霍家陷入不利境地,霍母说刘弗陵和孟珏现在只是为了让云歌脱罪才站在一线,终究会为情敌对,总有借刀杀人除去孟珏的机会,霍成君在母亲的逼视下说出自己会亲眼看着孟珏生不如死。

刘弗陵行赏孟珏,如他所愿封他为谏议大夫,还让他前去医治同门的百合。刘弗陵与云歌夜观星辰,十年思念,却落得现在局面,刘弗陵希望云歌陪伴,却担心她深陷宫中处境危险,他拿出珍珠绣鞋,提议十年换一年,如若一年后她仍是要走,会真心欢喜的祝福她,云歌叹惋他为何就是皇上,却敌不过他宽容深厚的情意,答应了他。

刘弗陵将云歌安置在宣室殿,除了抹茶外,还安排了曾与云歌交好的宫人富裕服侍她。云歌带二人逛到李夫人的昭阳殿,见宫女橙儿娇俏可爱,做事勤谨,让于安调她到了椒房殿服侍皇后。她回去时遇到霍成君,霍成君讽刺她假装清高,终究还是到宫中追求富贵,并且脚踏两只船,云歌说孟珏与她无关,而她现在一心守护小妹,谁也不能伤害她。

孟珏在早朝之时历数霍家二十余条罪状,将霍家家奴子侄的丑闻一一曝露,霍光虽气怒,却也知道现在不能轻易对付孟珏。霍成君说孟珏虽数罪众多,却不敢轻捋虎须,无一罪状真正涉及霍光,现在霍府树大招风,急需诊治,建议修身养性,平息众怒。霍光深惋霍成君竟是女儿身。

霍光夫妇到宫中看望小妹,言谈亲热,教她取悦皇上,霍光暗示她提防云歌,在必要的时候为霍家说话,上官小妹说自己任事不懂,帮了倒忙就不好,霍母连忙安慰她只要听霍光的话就好。

霍成君偷听到小妹询问橙儿来到椒房殿的缘由,她等橙儿走后告诉小妹,云歌心机深重,竟然还在她身边安插眼线,皇上只顾和云歌玩乐,冷落于她,让她小心提防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