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10-27)933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1集

小妹时时听谗言 刘病已正名做官

上官小妹问起橙儿的事情,谈及昭阳殿李夫人,她不由对这个获尽皇帝宠爱的女人心生向往,又尝到云歌的点心,不禁自卑起来,云歌赞她蕙质兰心,单纯善良,说不久会给她一个大惊喜,便笑着离开。霍成君经过门外,听到橙儿进入椒房殿服侍的原因,对上官小妹说云歌心机深重,进宫后与皇上整日玩乐,一定要小心于她,上官小妹无言以对。

许平君喜得麟儿,孟珏前来祝贺,问起刘病已的打算,刘病已担心上报皇嗣引起祸端,孟珏却说危机即是转机,不上报也是违反律法。刘弗陵和云歌依偎在一起讲起故事,两人调笑打闹,轻松自在。云歌牵挂起许平君的孩子,刘弗陵答应她一起去看望。许平君见到云歌,非常惊喜,刘病已却一眼就看到刘弗陵身上的玉佩。刘弗陵赏赐了礼物,并应了刘病已的请求,赐名刘奭。刘弗陵看到刘病已正在读《论语》,告诉他,任何事物都有存在的价值,价值取决于心。刘病已在他们走后,告诉许平君,他请求皇上赐名,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陷入危险时最起码能保住儿子的性命。而刘弗陵也告诉云歌,自己不会伤害刘病已。

刘弗陵传召刘病已进宫,许平君担心不已。刘病已行走在宫廷,想着若是祖父未曾遭到构陷,现在住在宫中的就是自己。他见到刘弗陵之前做过千百种设想,没想到却被问到此生最快乐的事和最想做的事,他说到自己最想做官,惩治贪腐,造福百姓,反博得刘弗陵激赏。这时,霍光求见,刘弗陵让刘病已回避。霍光是来进献对土地实施双管齐下之策,刘弗陵赞同这一压制豪族安抚流民的办法,并说要宣告刘病已皇族身份,恢复本来姓名刘询,让他跟在霍光身边办事,霍光领命而去,躲在暗处的刘病已出来感激叩恩。云歌与听说刘弗陵在御书房召见刘病已,跑过去偷看被发现,却听说孟珏进见,急忙告退。正在游园的上官小妹热情相邀,云歌却无心赏玩,阿紫等她走后,告诉了云歌与孟珏霍成君的纠葛,说云歌真正的目的是取代皇后,母仪天下。

孟珏看到了云歌匆匆离去的身影,找到了天禄阁。他的行踪被于安呈报给了刘弗陵,刘弗陵吩咐任何人都不得接近此处,手中的笔却重重的折在木简上。

Angelababy扮小太监上演大咖秀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2集

弗陵为云歌造冰梯 霍成君接近刘病已

云歌强打起精神翻阅书卷,看见孟珏进来,情绪激动又咳嗽不已。孟珏请求云歌相信自己、原谅自己的苦衷,云歌说爱是不能被利用的,不会阻止他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孟珏抱住她强吻,说自己一定要娶她。云歌掰开他的手,逃离此地。

刘弗陵心中惴惴酸涩,又怜惜云歌左右为难的苦楚,不忍逼迫于她,于安却为他痛心。云歌奔到此处,听到二人谈话,扑向刘弗陵,听他说什么都知道,心中更加愧疚感动,二人感情因此事反而升华。刘弗陵假装没有猜出云歌的谜题,云歌却并不想依赌约提前回塞外,只请刘弗陵在沧河上凿出冰梯,带小妹一起去玩,上官小妹正在门外,听到后不禁展开笑颜,自责对云歌的疑忌。

刘贺带红衣送来云歌曾做到一半的同心结,与孟珏谈到刘弗陵对刘病已皇族身份的恢复,说到刘弗陵非庸碌之辈,孟珏心中不甘。

巨型冰滑梯凿好,云歌带上官小妹前来玩耍,上官小妹惊吓后却爱上了这样无拘无束的游戏,深宫数年,难得如此真正开怀,云歌听到她惊喜尖叫,欣慰放心。

霍光请了新任少史刘病已参加家宴,霍成君与他说到田亩之事,刘病已侃侃而谈,霍成君觉得他非等闲之辈,必成大器,劝说心中不满的哥哥对他以礼相待。

刘病已回到家,看见妻儿,这些时空落落的心便踏实下来,他抱住了许平君汲取着温暖,许平君说自己无论贫富都会和儿子追随于他。第二天,许平君听到让自己参加未央宫的除夕庆典,担心自己的服饰难登大雅之堂,刘病已说她在自己心中是最美的。霍成君却在此时造访,赠上贵重礼物,语中颇含亲近结缘之意。刘病已二人未及推辞,云歌也来了,她知霍成君心思不纯,特意与她单独相谈,要她不要伤害善良的平君,霍成君却嗤笑着大方承认自己就是喜欢做让云歌痛苦的事。

孟珏应刘弗陵所提前来见百合,百合一番考察后与他相认。孟珏给她把脉后说能还她本来容貌,并告诉她刘弗陵的真正身份,对刘弗陵颇有好感的百合很是惊讶。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3集

云歌不愿被册封 除夕庆典显国威

上官小妹提议尽早册封云歌,昭告天下。云歌却感觉自己留在宫中会给刘弗陵带来更多的困扰,刘弗陵告诉她,在自己的心中,只愿她是自己的结发妻子。

于安全权安排了庆典事宜,霍光的人插不进去。刘弗陵对云歌的爱重,让霍家担心云歌怀上子嗣,在霍母的心里,如若霍家的女子不能得宠于后宫,全天下的女子连活路都休想,霍光更是不甘自己筹谋多年却要败在一个不明不白的女子手里。

除夕庆典隆重举行,刘弗陵高高在上,而跪拜在下面的人却各具心态。许平君不懂宫廷礼仪,慌张的择得一位跪坐,却被旁边的贵夫人鄙夷嘲笑,云歌关注到她坐立不安,委托皇后请她过去同坐,许平君让云歌教她用膳,以免以后出席宴席为刘病已抹黑。霍云早已将云歌和许平君打探清楚,脾气暴躁的霍禹想当堂发难,颇有心机的霍云说他自有对策。

许平君给小妹敬酒,小妹有些不适,云歌带着许平君陪她出来透气,上官小妹说自己能爱刘弗陵所爱,让云歌勇敢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考虑册封一事。

草原王子前来谒见,语中却多含挑衅之意,想找到能共鉴宝刀之人,刘病已走了出来,说自己位列汉朝百官之末,愿接受挑战。

皇后回了椒房殿歇息,许平君提到孟珏和刘弗陵,云歌都不愿听不愿谈,许平君担心她独处深宫,问她为何不接受皇后的册封,云歌说自己最在乎的是与刘弗陵的感情,其他都是浮云。

许平君进到殿中看见刘病已正在比试,不由担心不已,云歌拉住她,说刘病已曾是长安城中的游侠之首,武艺不凡,果然,刘病已与异族高手徒手比试胜出。刘弗陵欣喜,第二局派孟珏出战,霍光看出孟珏病已二人将为皇上重用,深感自己的失算。孟珏与草原王子比试惊险激烈,云歌惊呼出声,刘弗陵觉得她担心孟珏,强忍痛楚宣布王子获胜。王子感念孟珏冒着生命危险放自己一马,允诺只要他在朝一日就不会来犯。

阿丽娅公主出来挑战,云歌站出来应试,用眼神示意刘弗陵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孟珏心知云歌家学渊源,笑着看她三两下将公主绕进自己的圈套,赢得比试的胜利,草原王子俯首称臣,愿与汉朝交好,呈上父王赠送的宝刀。刘弗陵当众赞赏了比试的三人,云歌带着许平君去冰梯玩,孟珏尾随而去,刘病已担心他与云歌显露迹象遭到危险前来制止,孟珏却不听,二人打斗在一起,殊不知,云歌和平君正被蒙面人突袭。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4集

云歌坠湖明心意 为情愿做笼中鸟

霍禹的狐朋狗友调戏着云歌和许平君,云歌情急之下宣称自己是后宫夫人,两人却毫不在乎,甚至将许平君扔了下去,云歌拉住了她,喊叫声惊动了刘病已和孟珏,二人赶到却被蒙面人缠住,平君摔下去被孟珏接住,而随后支持不住的云歌却砸破冰层跌入冰湖中,孟珏和随后赶到的刘弗陵都跳进去一起拉起了云歌,云歌和刘弗陵都被寒气侵体晕厥过去。

昏迷的刘弗陵仍在担心云歌,他梦见醒来的云歌拉住了孟珏的手,他在心中默念:云歌,跟着你的心走,只要你能快乐,可以忘记儿时的誓言。他看到云歌拒绝了孟珏,拉住了自己的手。

云歌也在昏迷中呼唤陵哥哥,原来,二人竟然做了同样的梦,她醒来却只看见了孟珏,孟珏强抱起一心寻找刘弗陵的云歌过来,云歌哭着扑向刘弗陵,刘弗陵心有所感醒了过来,二人拥抱在一起,心中只有彼此。孟珏和小妹看在眼里,心痛酸楚。

于安追踪凶徒,却发现二人已被灭口,这是孟珏暗中所为。心知肚明的霍光命人棒打霍禹和霍云,霍母大哭求情,霍成君说他们没有做错,以云歌受宠程度,封后也未必没有可能,而皇后在庆典时却只能坐了侧位,重重的打了霍家一耳光,现在只是回敬而已,况且凶徒已死,死无对证,他们唯一做错的是事情没有做干净,若能哥哥们能揣测到父亲并不介意杀掉云歌,就不会如此鲁莽行事,霍光听了进去,放过了子侄。霍光实是忠君之臣,却认为刘弗陵空有抱负,行事却不妥,霍成君让父亲尽快送自己入宫。

刘弗陵要与孟珏升官,霍光提议光禄大夫一职,刘弗陵立即赞同。云歌告诉刘弗陵,坠落冰湖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愿取消一年之约,为了刘弗陵甘心做这笼中鸟,即便被束缚,也是种幸福。

霍禹伤未痊愈,就去了外面风流快活,出了妓院后却因屁股痛做不得轿子便下来走,得知内情的孟珏要杀了他,发现哥哥不见的霍成君赶到救走了霍禹,全部承担下来,孟珏没有杀她,霍成君说今日他不杀自己,终有一天自己会让他生不如死。

云歌看到上官小妹挂在树上的心愿——愿与皇帝哥哥共度元宵佳节,她拒绝了刘弗陵共赏元宵花灯,说自己要去与许平君说悄悄话。

毛晓彤《云中歌》对baby不设防打造姐妹CP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5集

素手做羹汤 与君相别离

云歌带着抹茶富裕去接了许平君到街上看花灯,遇见了刘病已和孟珏,云歌不愿跟孟珏在一起,许平君与刘病已假意大吵了一番,相继离开,不明真相的云歌还在为自己使得二人争吵歉疚,没有过于避开孟珏,任他跟在自己身边。

云歌看到街边有猜谜嬴宫灯的游戏,孟珏也加入答题,答到最后一题时,霍成君过来,咄咄逼人,出了一个“无情无义”为谜底的谜语给孟珏猜,还讽刺云歌左右逢源,将二人逼走。

回去的路上,心情不好的霍成君看到一个宫灯被抢的小孩,感同身受的前去安慰他,遇到也过来劝慰孩子的刘病已。霍成君主动邀请刘病已饮酒,刘病已说云歌纯真善良,希望她不要再为情执着,她这样聪慧的女子定会有大好的前程,霍成君虽知他在为云歌说情,但仍然感激他对自己的善意,更是佩服他对糟糠之妻的不离不弃。

云歌到七里香为孟珏煮了一碗汤圆,希望他与刘弗陵相互扶持,从今往后,相见争如不见。云歌走后,孟珏流着泪一颗一颗的吃掉了她亲手做的汤圆。

云歌的行踪,刘弗陵了然于胸,对她只有信任,于安说孟珏却不能信任,刘弗陵知道这一点,但朝政还要倚重于他,不宜妄动。最近这些时候,刘弗陵时时感觉晕眩,他让于安不要声张,以免大臣非议揣测。刘弗陵宣召昌邑王刘贺,刘贺事先见了孟珏,孟珏附耳给他献上一计。

刘贺大摆阵势的到宫中觐见,献上昌邑沉香,将这块实是孟珏所赠的沉香说是自己的婢女红衣送给云歌的。刘贺装痴卖傻,刘弗陵说身为宗亲,不能独善其身,马上就是登基十二年庆典,自己会随时召他进宫议事。

为参加庆典,霍成君精心制作衣饰。霍光为刘贺突然进京惴惴不安,霍成君说不管刘弗陵的目的为何,刘贺又是什么态度,先行观望再伺机行事。

刘贺和孟珏宴饮,席间一伎子偷偷塞给刘贺一块布帛,上面写着:若要更上一层楼,请到九天茶楼一聚。到了茶楼,原来是霍成君相邀,她虽言词婉转,刘贺仍看穿她是希望自己与霍家联手将她推上后位,说自己胸无大志,甩手走了,霍成君不信他日后不来求自己。

刘弗陵宣召孟珏,孟珏说虽然云歌没有选择自己,但自己会继续怀着守护云歌之心,刘弗陵欣赏他的坦诚,说如果日后能与云歌保持距离,他便不会过问。

刘弗陵派宫人到刘病已家宣旨,封他为阳武候,令刘病已和许平君惊喜万分。很快,二人搬入皇上赏赐的侯府,前来恭贺的人络绎不绝。云歌也前来祝贺,许平君说既然选择留在宫中就应该有一个名分,云歌说自己相信刘弗陵会给自己一个将来。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6集

刘弗陵决心弃位 霍成君一意进宫

云歌前去见红衣,马车行走在路上,刘贺弹出一粒石子,马车的车辙被破坏,刘贺从楼上飞身而下抬起了马车车厢,云歌没有摔倒,连忙向他道谢,这一切被孟珏看在眼里。他给刘贺送了几块二人初次相识时所吃的饼,谈起了二人的不打不相识,还一起救了红衣的事。孟珏说刘贺现在可以摆脱其母的控制,做自己想做的事,但请他不要利用云歌,刘贺答应了。

云歌用了沉香,每天都睡得很香。刘弗陵的眩晕毛病没有缓解,他也没有太过放走心上。刘弗陵曾命霍光密切关注边塞动静,霍光说老首领新近病逝,克尔嗒嗒王子来信求援,若大汉协助他取得王位,事成之后必忠心归附大汉,刘弗陵命刘贺前往边塞达成此事,听说河西受灾,派刘病已前去处理此事。

霍成君为练柔美飘逸的水中莲步,吃尽了苦头,霍光心疼她,说此路不通可以再找其他办法,霍成君却认为皇上意图不明,唯有主动反制,皇上有意栽培刘贺与刘病已,是想将霍光取而代之,自己一定要以舞吸引皇上,让他再也忘不了自己。小妹带着云歌偷偷去看刘弗陵收到的贺礼,无意中看见刘弗陵写下的罪己诏。小妹气得连饭都吃不下,她哭着向刘弗陵追问内情,刘弗陵说自己因为责任被困宫中十二年,自己一直都想离开,说到了那日小妹也可以得到自由,上官小妹见刘弗陵罔顾自己的心意,伤心的不愿听他任何解释。

云歌说不想因为自己让刘弗陵成为千古罪人,刘弗陵说自己现在在试炼刘贺和刘病已,等时机成熟,他与云歌就可以平淡度日,常随左右,这也是云歌一直期盼的,心意相通的二人不禁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霍母又在小妹面前说起云歌专宠,说可以将霍成君接进宫中,与她联手稳住后位,并给小妹献计如何行事。

孟珏给西行的刘贺送了流星令,回去的路上被拦下收到刘病已的拜帖,刘病已与他商量大旱后的水利问题,孟珏说刘贺是自己的义兄,自己不能因为帮刘病已撇下刘贺。刘病已说自己接下的重任是为解百姓之苦,不是为了个人私利。

刘弗陵答应小妹,若有一天与云歌离开会带她一起走,因为听到小妹对自己心存嫌隙的云歌过去看到二人拥抱,知道自己并没有影响二人感情,微笑着离开了。

听闻刘弗陵身体不适,云歌和小妹都很忧心焦虑,前去探望。刘弗陵只召见了小妹,失望的云歌只好离开,在银杏树上系上自己的愿望,还到娲皇殿祈福,孟珏也进入殿中跪拜。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7集

霍光逼迫刘弗陵 云歌知晓沉香事

孟珏看见跪在娲皇娘娘面前虔诚祈祷的云歌,说知道她是为了刘弗陵的健康,云歌恳求他保密,孟珏给了她一个平安符,说刘弗陵是好皇帝,自己还不希望他早死。云歌回宫看见刘弗陵在园中吹笛非常高兴,将平安符送给他,也没有隐瞒是孟珏所赠。云歌放心熟睡,守在床边的刘弗陵胸口疼痛却强忍着不让人惊动她。

孟珏将自己游历时写到的河流分布图送给了刘病已,刘病已十分惊喜,许平君请孟珏做虎儿的老师,孟珏只说等孩子长大再说。云歌将沉香装进香囊送给刘弗陵,在下面坠上了自己编制的同心结。

众人在大殿等待刘弗陵,于安却过来通传皇后欠安,取消庆典,还带走了孟珏为皇后诊治。霍光前去求见被拒,而霍成君辛苦准备许久却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大哭着扫掉了案几上的东西,她怀疑是皇后刻意所为,霍光说已经向太医求证,还说这次说不定是个好机会,聪明的霍成君领会了父亲的意思,破涕为笑。

刘贺不辱使命回朝进见,刘弗陵将边塞新任首领进贡的物品赏赐给他,还称赞了刘病已的治灾进程。霍光率百官借着皇后身体不佳进言广纳后妃、绵延子嗣,丞相长跪不起表明心志。正在刘弗陵为难时,上官小妹走了进来,说责任都在自己,还拔下金钗要以死相逼,被刘弗陵制止。事后,上官小妹请担心不已的刘弗陵原谅自己的情急之举,刘弗陵知道她的心意并未责怪。

霍光深知皇后此举恰恰是说明刘弗陵因为无法抵挡朝臣压力才出此下策,他请了丞相到家中商议,并让霍成君在他面前表现,令丞相答应除了帮忙玉成此事,还会帮忙弄到太医给皇后开出的药方。

刘贺质问孟珏,皇上同时给了自己和刘病已任务,为何不顾兄弟情义去帮助刘病已,孟珏说自己第一次是拒绝了刘病已的,但是事关天下苍生,他不能因为要表现出与刘贺同气连枝,而置黎民百姓不顾,这也有违他们进入朝廷的初衷。刘贺将流星令还给孟珏,将受他所托在塞外找到的沉香推过去,让孟珏自己送过去,孟珏担心云歌会怀疑自己别有用心,请求刘贺帮忙。

云歌咳嗽不止,还不让抹茶富裕禀告刘弗陵。二人发现能让云歌安睡的沉香快要用完时,刘贺又送了过来。云歌看到许平君送来的丝巾,独自出宫去找她,在街上看到许平君抓一个小贼,小贼动作灵活,幸得红衣出手抓住了他,许平君定要他还了钱袋,另外拿出一包钱让他回家给母亲买药。云歌说想为刘贺泡些药酒感谢他赠送沉香,红衣告诉她实情,云歌不愿欠孟珏人情,托红衣送了回礼。

毛晓彤与baby宽容有加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8集

共游湖心思种种 赏日出离情依依

霍成君看了从宫中传出的药方,当真是治肝郁所用,而孟珏从宫女内应那里得到一只药婉,他闻到治肝郁的汤药中有一丝别的苦味。边塞使节求见,刘弗陵派刘病已接见,他想同时考察二人,谁才是内外兼修的那个。

云歌每日都给刘弗陵送去自己亲手做的甜品,可是都未能见到他,刘弗陵看着云歌失望离去的背影,在心里说到:在没有把握永远陪伴你之前,唯有如此才能让你将来不会更加伤心。云歌也意识到刘弗陵在疏远自己,她不知自己是思虑太多还是刘弗陵政务太忙。

云歌送给孟珏的莲子心被他投进池中,在夏日到来的时候生成了美丽的白莲。云歌在园中看见刘弗陵与小妹携手同游,刘弗陵还说将云歌送来的甜品都送给小妹了,可他看到云歌因为自己的疏远不思饮食,终是不忍她难过过来向她道歉,二人约定游湖赏荷。

霍成君到店中挑选胭脂,刘贺走了进去言语调笑,霍成君与他虚与委蛇,刘贺告诉她皇上明日要游湖赏荷。受邀的刘贺和孟珏、刘病已和许平君一起前往游湖,孟珏见霍成君也不请自来,拦住她说如果要借此接近皇上就打错算盘,不想因为她的出现让云歌烦心,霍成君说不会事事都如云歌所愿的。刘弗陵在船上犯病,他见其他的船只已靠了过来,便强忍下来。霍成君正在为刘弗陵抚琴献艺,谁知孟珏事先让人将她的船砸了洞,刘弗陵让船夫送她上岸。

于安过来说皇后不适,刘弗陵不让云歌相随,自己先行回宫了。刘贺提议玩说真话的游戏,借机问刘病已是否想当皇帝,刘病已说想当皇帝让儿时玩伴给自己洗脚,就这样将试探答成了玩笑。孟珏问云歌为何送他莲子心,云歌说是为表达感谢之情,还是会继续使用沉香。

云歌心情低落,先行离开回到宫中,决心问刘弗陵为何对自己忽冷忽热,却被于安拦住,说刘弗陵每晚都会陪伴皇后。伤心不已的云歌回到宣室殿,看见刘弗陵等在这里,说知道他有事瞒着她,请求他告诉自己,刘弗陵什么都没有说,只拉她到殿外,静静的抱着她等待日出。

刘弗陵要她记住: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抬起头,都可以看到充满希望的太阳。被病痛折磨的刘弗陵不舍的看着云歌,明白无论日出多么美好,终究是要面对日落。

抹茶欲言又止的要向云歌提起一件大事,却被富裕拉着离开了。小妹对刘弗陵说,如果明日想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刘弗陵说自己只有这条路了。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29集

云歌发现假圆房 孟珏趁危收诊金

云歌发现椒房殿一片喜庆,阿紫告诉她皇上已经选好吉日要和皇后圆房。云歌跑到银杏树下伤心流泪,这时,刘贺带着红衣进宫,跟她说霍光联合大臣逼迫刘弗陵纳霍成君进宫,与其这样不如让皇后诞下皇嗣,云歌感觉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自己蒙在鼓里,回去时刘弗陵亲口说出不放心别人当上皇帝,要与皇后圆房让她当上未来天子的母亲。云歌流泪问到彼此之间的约定,刘弗陵说她的身家背景无法让他排除众臣非议让她当上皇后,只要她乖乖呆在宫中,天下女子要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都可以给她,云歌哀凄一笑:难道我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就是为了当皇后,在我心里,你只是陵哥哥,不是皇帝。云歌说既然彼此约定已逝,请他将珍珠绣鞋还给自己,刘弗陵拿出绣鞋,云歌一把抢过,转身决绝的将她撕烂,看着滚落一地的珍珠,刘弗陵心痛的抓住自己的胸口。

云歌将撕烂的绣鞋扔进水中,在长长的回廊上,面容平静的与身穿吉服的刘弗陵擦身而过,离开了宫中,孟珏牵着两匹马等在外面,说要送她一程。两人静静的走到郊外,孟珏在送别的时候说一个人突然改变,那么一定是有背后的原因,云歌牵了一匹马走了几步,想到刘弗陵曾经难受的模样,她意识到什么,翻身上马返回宫中,孟珏跟在她后面去了。于安告诉她,刘弗陵在宣室殿,云歌赶过去没说两句刘弗陵就晕倒了。

孟珏告诉云歌,在刘弗陵与皇后圆房前就去找过他,刘弗陵承认是知道自己不治才出此下策。云歌流泪伏在刘弗陵身上,求他不要推自己走,本就万分不舍的刘弗陵唯有摸着她的黑发叹息。云歌从太医那里知道刘弗陵的病情很是严重,她和小妹在银杏树上系满了祈福丝带。

孟珏希望百合和她一起救治刘弗陵,百合却说他违背了师父定下的不得为皇室族人治病的门规,自此后就当没有这个大师兄。云歌到堂堂居找孟珏救治刘弗陵,孟珏说自己可以答应,但是他的诊金是要云歌嫁给他,让云歌好好考虑一下。云歌回转的路上遇到许平君,说孟珏见死不救,许平君向她说了孟珏的师门规矩。

霍成君去见刘贺,刘贺不在,却无意中发现上次他买的胭脂涂在了红衣的脸上,觉得他即便是拥有天下也不会与自己分享,果断离开。

云歌又过去寻找孟珏,说以后即便嫁给他也是无心之人,孟珏说不在乎,云歌便答应下来,并且立下重誓,虽然得偿所愿,孟珏心里却不知道此举是对是错。孟珏进宫后,刘弗陵听说他要收诊金,就说用免天下赋税三年作为报酬,以免牟神医将他赶出师门,孟珏和云歌“默契”的没有接话。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剧情介绍:第30集

香囊之谜被解开 云歌找药险坠崖

孟珏诊断不出刘弗陵的病因,只能先行施针一次。他随后又到了百合的药舍,看见她在研究胸痹之症的方法,便说起刘弗陵病情的凶险,百合跪在药柜前向师傅请罪后,随孟珏进宫为刘弗陵治病。孟珏关注到刘弗陵身上佩戴的香囊,刘弗陵说里面盛放的是刘贺送的沉香。

刘贺到刘病已家中拜访,两人下棋时谈到刘弗陵上朝时间日短,还用脂粉掩饰苍白的脸色。刘贺回来后找孟珏喝酒,发现他在为刘弗陵治病,怪责他没有告诉自己,孟珏说以后给云歌的沉香就不劳烦他送了,两人针锋相对,再不复往日融洽。刘弗陵刚让刘贺将田臣相拉下马,田臣相就中风而死,霍光在朝堂上上奏另立杨昶为相,众大臣反对,刘弗陵突然犯病,孟珏用言语刺激云歌离开,再次为他施针将其救醒。刘弗陵问到自己还有多长时间,孟珏说随时都可能昏迷再也不会醒来,但是请他不要放弃,刘弗陵请他全力治疗,但是若是有事不要瞒着自己和云歌。孟珏说香囊会影响汤药的吸收,将它要了过来。

孟珏找回了在娲皇殿因为抽了下下签痛哭的云歌,将她送回宫中,交给她新配的沉香后叮嘱不要在刘弗陵面前佩戴香囊。孟珏过去找到百合,将香囊交给她,说只要解开其中的秘密,就可以治好刘弗陵。

霍光请刘病已和刘贺喝酒,说到因为刘弗陵的病现在谣言四起,刘贺说也许是皇上先前就感染了风寒,而刘病已一如既往谨慎认真,说现在皇上身体虚弱,自己唯有做好本职工作。刘贺知道霍光在试探自己,“大醉”而归。霍光对霍成君说,刘弗陵是个好皇帝,看来是属意刘贺或刘询继位,现在得好好思考将来谁才值得霍家拉拢。

孟珏和百合清早就进宫拜见刘弗陵,百合已经找到接除他身上之毒的办法,说能够用八仙毒草配合其它药材解毒,八仙毒草百年开花一次,世上难见,云歌听百合说到城东的山上就有,立即和她一起前往寻找。孟珏留在宫中用水蛭为刘弗陵吸毒,说在这同时会产生麻痹现象,所见都不是真实的。

八仙毒草长在峭壁上,云歌让百合抱住她的脚采到了花,可是因为太过兴奋云歌脚下一滑,幸亏百合及时拉住她才没掉下悬崖,可是被撞得头晕的云歌不小心松开了手,花掉入山涧,云歌急得要跳下去,百合见她为了刘弗陵连生死都不顾,极力劝说她将她拉了上来。

回到药舍,百合告诉孟珏,或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刘弗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