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10-27)379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1集

母亲男友难对付 打小报告心机重

余峥、张一男、夏峰三人因唐爽与邹男的事关系变得很复杂,他们不时的发生争吵。

语桐回来看望父母,陶父劝女儿自己的事自己解决,陶母觉得女儿与老公不太对劲。陶母觉得余峥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父亲,语桐称自己年龄还小且余峥家里有外人,陶母希望语桐能尽快与余峥搬去另外一套房子。陶父给女儿介绍新对象,语桐称自己还没离婚不能搞婚外情,陶父不希望女儿将离婚的事拖得太久,陶父始终觉得余峥配不上语桐。陶母与陶父意见不一,陶母觉得女人的幸福不是事业有成而是有个温暖的家。

夏峰在路边遇到了唐爽,唐爽称想盘下一间咖啡店,张一男称自己刚来北京那会受过很多苦,他愿意帮唐爽与咖啡厅老板洽谈。唐爽觉得夏峰很会说话,夏峰临时充当唐爽的男友让其感到很惊讶,张一男看到唐爽与夏峰走在一起便上前搭讪。张一男得知唐爽缺点便回家找母亲,张母欲给儿子转钱时竟被菲利普阻拦,张一男谎称女友怀孕了急需要钱,张母怒骂儿子很不省心。

菲利普觉得张虹太宠惯张一男,她建议张虹不要再给张一男打钱。张一男没收到母亲的钱很着急,他开始为自己的智商而担忧。菲利普调戏化妆店的女员工恰巧被张一男看到,张一男灵机一动称菲利普爸爸,菲利普听闻吓了一跳。张一男不愿在菲利普的公司上班,但张一男还是让菲利普乖乖的给他发工资。张一男本想在母亲面前拆穿菲利普,但菲利普恶人先告状竟扭曲了事实,张一男看到母亲相信一个外人而不相信自己便负气离开。

余峥等人为钱的事而发愁,夏峰觉得余峥这样聪明的人留在家里照看孩子很浪费,于是夏峰将余峥的信息发到了网上,夏峰将余峥忽悠出去修电脑,余峥不知不觉的上钩。余峥出门修电脑,张一男、夏峰跟在屁股后面收钱,但余峥并不知道这一切。

张一男与夏峰备大餐犒劳余峥,余峥突然发现同屋的哥们肯定骗了他。夏峰介绍新的工作给余峥,余峥觉得自己是有公司的人不能在外面接私活,张一男卖力游说余峥,余峥最终答应可以尝试一下。

田雷脑洞大开奇葩点子应对危机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2集

离婚夫妻再同房 被逼生子颇无奈

余峥出去接私活竟遇到了语桐,语桐对余峥的行为很不屑。余峥向语桐解释自己接私活的初衷,语桐觉得接私活没什么,但她不喜欢余峥撒谎。高上提醒语桐,邹男这个人很不简单,语桐也发现了,但她称一切都在掌握中。

陶母并不知道余峥与语桐的事,陶母来语桐家,她准备照顾语桐到其顺利怀孕,语桐觉得这下事大了,她忙让余峥先回去圆场。陶母希望女儿与女婿能尽快生子,她觉得陶父的严厉都是因为没有孙子。语桐希望余峥能站出来反对生孩子的事,谁料他竟一口答应。陶母将女儿与女婿关进了房间,余峥准备打地铺竟被陶母发现,语桐立即称他们只是在练瑜伽。陶母给女婿准备了特别滋补的汤,语桐一闻到味道就开始调侃陶母,余峥在两个女人的劝解下不得不喝。

余峥将与语桐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室友,张一男觉得余峥光睡觉不干活是很不对的,余峥被灌输了很多思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丁丁也越来越大,但众人的生活似乎没发生什么改变。

夏峰的假离婚案告一段落,邹男给他打电话欲和夏峰签解除合约,邹男接到了客户的电话,她决定出门与客户谈论案子。夏峰苦苦等候终不见邹男,邹男竟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邹男的客户称自己仿佛被一个叫菲利普的人欺骗了,邹男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丁丁突然开口叫爸爸,余峥想让语桐听一听,谁料余峥刚拨通电话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语桐让余峥帮自己按摩,陶母听到女儿房间传出奇怪的声音,她便认为女儿与女婿已经准备完成任务了。语桐觉得邹男在利用夏峰,她追问余峥,夏峰与邹男的关系,余峥称他们只是同学。

陶母做的巧克力炒鸡蛋已经吃伤了语桐,语桐觉得余峥也应该继续喝海参汤,于是陶母欲给女婿把汤送过去。语桐不想再让母亲这样下去了,她谎称陶父高血压犯了特别严重,陶母立即回家看望老公,陶母发现自己被骗了很生气。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3集

语桐收钱不眨眼 打赢官司引赞赏

夏峰得知了唐爽的事感到很气愤,他称情愿被打死也不愿这样被吓死,唐爽觉得和气生财不想让夏峰惹事。夏峰刚找了个工作就旷工,老板致电夏峰希望他能遵守时间不然后果会很严重,夏峰不想让唐爽一个人的店里,他害怕她再被欺负。夏峰为了安慰唐爽称自己可以在蛋糕店创作,唐爽灵机一动决定聘用夏峰,夏峰自我感觉特别良好,唐爽与夏峰互相鼓励对方。

夏峰在唐爽的门前唱歌,邹男恰巧路过看到了夏峰,得知夏峰一直在帮唐爽,邹男心里很不高兴,张一男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切。马老板突然来闹事,张一男用言语戏弄马老板,张一男欲痛打马老板,唐爽竟阻拦住了张一男。唐爽本想和马老板协商解决,但马老板一点也不让人,唐爽忍着让马老板砸店。

夏峰追出去给邹男解释唐爽的事,他称一直认为邹男是自己的女朋友,邹男称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根本没资格谈恋爱。邹男劝夏峰接受唐爽,夏峰的内心很挣扎。夏峰返回时发现唐爽遇到了麻烦,他拿起刀子欲阻止马老板砸店,拉扯间夏峰失手捅伤了马老板。

余峥一时着急请来了语桐,语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唐爽给了语桐两万元委托代理费。张一男觉得语桐这种人很没人情味,他不想让余峥再与语桐在一起。语桐看到唐爽的反应后觉得唐爽喜欢夏峰,她主动给邹男道歉称自己误会了邹男。

语桐作为代理律师来医院看望马老板,马老板正在喝酒吃肉看到语桐来了立马改变态度。语桐将事情的原委给马老板讲的一清二楚,邹男从旁帮语桐一起吓唬马老板,语桐与邹男一唱一和马老板最终服软。

主任觉得语桐给夏峰的收费太低,语桐不应该见熟人就打折,邹男希望主任不要惩治语桐。马老板给唐爽赔了三万元钱,张一男等人觉得语桐很有能力。语桐回律所本想向主任邀功,谁料竟得知邹男在背后捅自己刀子。语桐十分气愤便找邹男谈话,邹男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高上觉得语桐不应该那么说邹男,此时邹男敲门前来给语桐道歉。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4集

邹男误事理由多 不断犯错又道歉

邹男新租了一间地下室,她决定从唐爽的家里搬走。唐爽回家时发现邹男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她以为邹男误会了她与夏峰的关系。邹男搬走的态度很坚决,她前来向夏峰告别。邹男将夏峰这些年给她的钱写了下来并打了欠条,夏峰不理解邹男为什么要这样做。邹男让夏峰以后别再联系她了,夏峰放不下两人十多年的感情,邹男想靠自己的力量在北京站住脚。

邹男在地下室给客户钱女士打电话,虽然信号不好,但邹男对这个案子很认真。钱女士将邹男约在了美容院,她大方的行为惊呆了邹男。邹男建议钱女士先将菲利普诱骗出来,钱女士听了邹男的建议。

张母告诉张一男,菲利普欲带着她去美国结婚,张一男希望菲利普能好好对母亲。菲利普得知张母又给张一男钱,他给张母出招教其如何管教孩子,张母竟同意了菲利普的建议给张一男暂时断粮。

邹男因与钱女士谈事误了语桐的事,语桐一直在办公室等邹男至下班后。语桐追问邹男误事的原因,邹男先是称自己父亲病了,被拆穿后邹男又称自己心情不好去做了头发。邹男第二天去给语桐请假,语桐无可奈何的答应。语桐觉得自己实在管不了邹男也不想与其发生冲突,她欲将邹男配给公司其他员工。

菲利普来找钱女士,他谎称自己前段时间忙于打官司而没时间陪钱女士,邹男给菲利普打电话,钱女士借机拿走了菲利普的手机。钱女士得知自己被骗了便撕破脸痛打菲利普,邹男觉得钱女士很不冷静。邹男悄悄的拍下了菲利普的电话,她一一给其他受害人打电话。

邹男因钱女士的事而误了语桐的案子,语桐负气打电话给邹男,邹男称自己也是有律照的律师不喜欢被使唤。邹男独自来到了张虹的家里,她拍下了张虹与菲利普在一起的照片。

陈赫自爆为戏流泪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5集

邹男设计害语桐 夏峰心碎欲教诲

语桐丢了重要的案子被主任指责,她揽下了所有的责任并没有在主任面前拆穿邹男,高上不明白语桐为什么这么做,语桐称是自己管不好手下。语桐十万火急的找邹男,而邹男却约了夏峰喝咖啡,邹男让夏峰继续假装离婚。

邹男回来后不解释事情反而顶撞语桐,语桐让邹男去给小林打下手,邹男不服气的接受。语桐将邹男打发走后自己心里也很不舒服,她觉得自己有点过了,邹男前来向语桐道歉,语桐称事后会设法将邹男调回来。邹男称自己出去和夏峰谈事了,她拿到了夏峰老婆出轨的证据,谁知邹男竟将张母与菲利普的照片给了语桐,语桐看到证据后相信。

语桐前来找夏峰,她将张母与菲利普的照片给了夏峰,余峥称这根本不是夏峰的老婆,但夏峰却一口咬定张母是他老婆。余峥觉得夏峰的谎编的不可理喻,连丁丁叫张一男这种谎都能编出来。

邹男希望主任能聘请自己当律师,主任称律所的律师已经饱和,邹男将钱女士的案子拿出来给主任看。主任看到这是笔大案子便提起了兴趣,他只好答应邹男转为正式律师。

主任召集众人开会,语桐发现邹男已经被提成了律师。语桐在会上说出了夏峰的离婚案并向邹男取证,邹男称夏峰根本就没有结过婚也没有什么离婚案。语桐将照片甩在桌子上追问,邹男的回答让语桐很难堪。语桐回家追问余峥事情的原委,张一男承认了自己与张虹的关系,语桐泪奔负气离开。张一男发现了邹男的猫腻,他觉得邹男不应该那么对语桐,夏峰竟还帮邹男说话。

余峥赶走了张一男与夏峰,夏峰仍然不相信邹男会做这些事情。余峥想向语桐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但语桐破碎的心已经无法修复。夏峰来找邹男询问究竟,邹男对夏峰很不客气。邹男向夏峰解释为什么害语桐,夏峰能理解邹男的付出,但他也不希望邹男用这样的方式上位,但邹男并没有悔过之意。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6集

语桐心碎选离婚 余峥被赶出家门

语桐心灰意冷的拿来户口本,她决定与余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余峥不想和语桐离婚。张一男突然冲过来帮余峥与语桐缓解关系,张一男希望语桐能再考虑一下这件事。

主任将公司的律师们介绍给邹男认识,张一男突然冲进了邹男的公司,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给了邹男的领导,主任被张一男的举动惊呆了。邹男来主任办公室解释事情,她称张一男是语桐老公的邻居,主任又将账算在了语桐头上。

夏峰通过做俯卧撑来发泄,张一男称红颜祸水并将骂邹男的事情告诉了夏峰。余峥与语桐办理了离婚手续,语桐欲将房子收回去,张一男他们一时没有了地方住。

邹男突然搬进了语桐的办公室,语桐不同意邹男这么做便前去找主任理论,主任称是邹男主动要求的并希望语桐能接受。主任称语桐比不上邹男的位置,语桐一气之下决定写辞职报告。语桐和高上谈事让邹男回避,她很无奈的将辞职的事告诉了高上,语桐希望能和高上一起创业,高上竟回避语桐的问题。语桐帮高上分析将来的发展,高上称自己的压力太大不能辞职。

邹男看到语桐很伤心便前去找主任,邹男称语桐要和高上另起炉灶,语桐手上的客户让主任放不下心,邹男称她可以搞定这些事情。邹男现场给语桐的客户打电话,她竟然告诉语桐的客户语桐很不称职,主任被邹男的行为吓到了,她交代秘书自己不在的时候别让邹男来自己的房间。

语桐落魄的离开了公司,回到家后她痛哭流涕,陶父看到女儿这样也很心酸。陶父称语桐的领导给他打过电话,语桐悲伤的叹息陶父的学生。陶父开始责备余峥,语桐称与余峥已经离婚。陶父希望女儿的事业能东山再起,语桐觉得自己很累不想再打打杀杀。

张一男带着众人回自己家住,他发现母亲已经去了国外也换了房门钥匙。张一男给母亲打电话没人接,他欲将门踹开,余峥及时的拦住了张一男。余峥等人无家可归,唐爽将自己的房子让给了余峥等人。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7集

一身繁华终是空 邹男被同事孤立

语桐从天秤事务所辞职后给以前的客户打电话,客户称他已经从邹男那儿了解了具体的情况,语桐顿时觉悟。邹男拉走了语桐的所有客户,公司的同事对邹男意见很大。

陶父一直希望语桐能是个男孩,他一直对语桐的态度也比较严厉,语桐将这一切告诉了余峥。看到余峥没有地方住,语桐心软决定让余峥搬回去住。语桐将重新开律所的想法告诉了余峥,余峥想做些什么去补救。

余峥等人在网上找律师去语桐的公司应聘,余峥先帮语桐把关面试。面试人员看到余峥等人的架势觉得他们不像律师,正当他准备走的时候余峥出言留住了他。王一川去语桐的公司面试,语桐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在王一川的话语中语桐察觉到了真相。张欣然看到应聘广告前来应聘,她与王一川说的话一模一样,语桐发现这一切都是余峥所为。

主任给邹男安排了新的助理,邹男不太喜欢新助理。邹男的案子快要开庭了,律所没有人愿意和邹男一起搭档,邹男觉得是律所的人嫉妒自己。主任让林律师和邹男一起搭档,林律师不太愿意,邹男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让林律师很不舒服。

夏峰觉得唐爽不太对劲,他追问唐爽原因被唐爽拒绝。夏峰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张一男,张一男觉得肯定是唐爽出什么事了。夏峰来找唐爽才发现正如张一男所料,唐爽为了不让马老板砸店晚上一直住在店里。

邹男的助理偷看了邹男的卷宗,邹男在公司对其大发脾气,助理的行为让邹男想起了当时的自己。林律师看到邹男的助理小李被欺负便前来帮小李说清,她用语桐的案子教育邹男,邹男听后百口莫辩。邹男想和夏峰继续,夏峰觉得一切都回不去了,他只能祝福邹男。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8集

陶母知女儿离婚 希望女婿莫再找

张一男在远处发现有人在唐爽门前骚扰,他前来帮助唐爽又一次被拒绝。张一男称知道唐爽喜欢夏峰,唐爽为夏峰执着的等待,张一男想向唐爽学习,他称会默默的守候在唐爽身边。张一男徒手帮唐爽擦掉了门上被污染的痕迹,唐爽心软决定给张一男开门。唐爽称张一男是一个需要人疼爱的孩子,她已经很累了不想再照顾别人,但张一男仍十分执着。

张一男在唐爽的门前守了一夜,第二天夏峰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忘记了帮唐爽看店的事,唐爽谎称自己雇了个大爷看店,夏峰称自己有事便匆匆离开。邹男不想让小李当助理,但主任并不买邹男的帐,主任称当时语桐都能带邹男,为什么邹男不能好好带小李,邹男实在找不到理由便负气离开。

陶父将自己学生介绍给语桐,语桐不喜欢父亲在别人面前吹捧自己,她称自己被天秤律师事务所扫地出门了。陶父欲让小朱当语桐的合伙人,语桐怀疑小朱在说谎弄得小朱很没面子,小朱十分无奈的离开,陶父觉得女儿有点过分。陶母看到女儿回家了很开心,她看到女婿又没来竟有点不开心。陶母追问语桐是否怀孕,语桐称没有。陶母硬坐上了语桐的车,陶父突然说出了语桐离婚的消息,陶母追问语桐事情的真相,语桐点头默认,陶母听后突然晕倒。

语桐告诉母亲她和余峥分居已经很久了,只是最近才办了离婚手续,陶母不想看到语桐,她只想找余峥问话。语桐找来了余峥,她希望余峥稳住陶母的情绪。陶母觉得女儿很任性,希望余峥能多忍让一些,陶母劝余峥不要再找别人,余峥答应了陶母的请求。

语桐借机在医院里拉客户,余峥看到语桐的样子心疼不已,余峥觉得邹男不应该那么对语桐,语桐称事情已经过去了自己现在很好。余峥称就是喜欢语桐的气概,语桐称喜欢气概还离婚,余峥竟回答不上来。余峥将陶母的要求告诉了语桐,语桐欲和余峥比赛征婚。

陶母教育完女婿开始教育女儿,语桐觉得余峥在外面很窝囊,陶母称余峥在外面的窝囊都是因为语桐太强势。陶父的梦想就是当律师,谁知第一次上法庭就弄丢了重要的证据,此事成了陶父心中的刺,语桐得知此事开始理解父亲。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19集

夏峰帮唐爽出气 陶母住进女婿家

夏峰与唐爽喝酒聊天,他将心中的郁闷向唐爽诉说,夏峰虽然拒绝了邹男心里却很难受。唐爽觉得夏峰应该学会感激,感激能使人忘记,假如一直记恨下去自己便会走不出那个漩涡,夏峰答应尝试放下邹男。张一男借酒消愁,余峥看到张一男这样也很难过,余峥找唐爽问话,唐爽称因为不想伤害张一男而早点拒绝他,这样张一男才不会越陷越深、

马老板的人又骚扰唐爽,夏峰忍无可忍帮唐爽出头。夏峰心平气和的找马老板商量,但马老板却死不认账,夏峰夸下海口威胁马老板,谁料马老板竟突然召唤保镖。余峥火急火燎的赶到马老板的蛋糕店,谁知竟看到夏峰满脸血。余峥找马老板谈判,夏峰害怕余峥受人欺负便叫来了语桐,语桐正准备收拾马老板,谁料余峥竟称已经搞定了所有的事。

唐爽偷偷的找来张一男并给他准备了蛋糕,张一男看到蛋糕后很感动。唐爽决定和张一男把话说清楚,她称与张一男在一起一点也不合适,张一男如孩子般天真,而唐爽已经经不起用这样的方式谈恋爱。唐爽不想伤害张一男,也不想让自己再一次受到伤害,这一次她郑重其事的拒绝了张一男。

语桐给陶母办好了出院手续欲带其回家,但陶母并不想回家,她准备去余峥那儿。如果语桐不带母亲去余峥那儿母亲就要和父亲分居,语桐对母亲的执着实在没有办法,她最终妥妥协。语桐提前给余峥打招呼,余峥连忙叫醒夏峰与张一男。夏峰为了余峥欲光速消失,不料竟在门口与陶母相遇,夏峰与张一男灵机一动叫陶母妈妈,陶母觉得余峥的舍友很好相处。

夏峰想用最好的方式对待余峥,他希望语桐能和余峥和好。陶母决定与余峥同住,夏峰主动将主卧让给了陶母,陶母觉得夏峰很会来事。张一男与夏峰都同意与陶母同住,余峥对此也没有办法。语桐回家搬救兵,她希望陶父赶紧去把陶母弄回家,但陶父并不想那么做。

《三个奶爸》分集剧情:第20集

陶母坚持不搬走 陶父亦决定同住

余峥在网上找专业的育儿教育,张一男称陪伴才是最好的爱,而夏峰觉得应该给孩子艺术熏陶、众人聊得正嗨陶母突然关了灯,张一男称十点半睡觉在江湖上会被看不起,但陶母并不理睬众人的埋怨。众人被强迫睡觉后很不服气,他们继续玩电脑却被发现,陶母觉得这样做很好自己也很开心。

陶父来余峥家接陶母回家,陶母并不想回家并怂恿陶父一起来余峥家住,陶父称陶母不应该住在前女婿家,但陶母为了语桐能常来看余峥,所以必须住在余峥家。余峥听到动静便出来给陶父打招呼,陶父觉得余峥住在前妻的家里很不合适。余峥从中劝解竟碰了一鼻子灰,他实在不知道该听谁的,最终陶父也决定住在余峥家。

语桐的律所一直没有生意,但她仍鼓励员工要坚持不懈。语桐用邹男的事情举例说明,她觉得邹男身上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持,她希望王一川与张欣然能好好加油。余峥将陶父住在家里的事情告诉了语桐,语桐听闻十分惊讶。陶父霸占了余峥的书房,陶母霸占了客厅,余峥不知道自己在家到底该去哪工作。语桐回家找父亲理论,他看到父亲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也很无奈,语桐极力劝陶父回家,谁料竟发现余峥在厕所工作。陶父、陶母、语桐三人争吵不断,语桐想将父母劝回家他们却不听,语桐一气之下称房子已经租给了余峥,她不想让父母再这样闹下去。陶父看到女儿一会帮陶母一会帮余峥,他赌气留下不走。

李晨超囧 网友吐槽:面瓜技术男

余峥给张一男与夏峰提前打了预防针,但张一男等人不以为然。夏峰一进门就开始叫爸,但陶父的脸色并不好看。夏峰终于明白了余峥的良苦用心。众人没等陶父来就吃上了饭,陶父觉得年轻人很没规矩,陶母立即帮年轻人说话。陶父夹菜时与夏峰打架,夏峰立即将菜让给了陶父,谁料张一男直接将菜加走。陶父盘问夏峰与张一男的职业与学历,在得知他们并不成功后陶父觉得都和余峥一样没出息。张一男与夏峰借机离开,留下余峥一个人对付陶父。陶母将丁丁交给陶父便匆匆离开,陶父坚持看书不愿理孩子,丁丁一直喊抱抱陶父心软抱起了孩子。

邹男给众人讲述菲利普的案子,菲利普不在国内案子打赢的机率很大,但当事人很难拿到赔偿。夏峰与唐爽聊天时看到了邹男,夏峰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语桐的案子总是被天秤抢走,陶父想打电话给语桐的主任,但语桐并不想让陶父参合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