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年前 (2015-10-30)744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1集

闫笑李妍姐妹翻脸

在北京的三里屯,几个都市年轻人组成了一个朋友圈,过着多彩快乐的生活。

花滑教练闫笑和淘宝店主兼平面模特李妍、上戏表演系毕业生卜冠之是合租好友。尽管生活忙乱紧张,但是三人仍像家人一样相亲相爱。他们还有一大堆要好的朋友:时尚集成店店主崔铉、以及她最亲密的留学伙伴向沛林,朋友圈中最小的妹妹蒋羽熙、歌声异常美妙的李楠,以及杨怡晴和她最好的合作伙伴黄鹤立,都是这个朋友圈里的人。大家经常在一起开party。

对于闫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即将开始的国贸花滑表演,作为朋友圈的好友们,大家都准备去观战。闫笑邀请卜冠之主持花滑表演。黄鹤立因为要帮闫笑的表演录制视频没有去川菜馆上班,合伙人杨怡晴很是生气,当得知黄鹤立是因为闫笑而耽误上班的时候,本身看不惯闫笑撒娇小女人姿态的杨怡晴就更加生气了。黄鹤立道歉哄了杨怡晴半天这事才算过去。

花滑表演即将开始,闫笑在滑冰场做准备,却因为溜冰鞋不合适,通知卜冠之帮她从家另取一双。另一边,房东要求他们立即搬走,因为前几日他们的party扰民,被人报了警。

卜冠之情急之下拿错了鞋,遂拜托李妍赶紧送鞋过来。李妍因为房东赶他们走而伤心哭泣,紧赶慢赶终于赶到溜冰场,但闫笑因为马上要表演,冲李妍发了火。心情本来就糟糕的李妍此时更烦乱了,没有看表演就离开了溜冰场。晚上李妍向好友诉说自己的苦楚,称自己来北京四年搬了五次家,再也不想搬家了。

向沛林的吸血鬼网剧项目终于找到了投资方,为了庆祝,他请大家去青岛海边玩。闫笑不知道自己因为着急演出而出语伤害了李妍,再加上搬家事宜,一直都没有和李妍聊起这件事情。后来直到向沛林安排大家去了青岛玩。

海边,黄鹤立和向沛林在讨论女孩们的身材,黄鹤立被向沛林看出喜欢闫笑。闫笑和卜冠之随即来到青岛,但却被酒店告之并没有闫笑的订房信息。卜冠之知道这是向沛林的安排。另一边,女生们也在讨论男生。李妍和闫笑的误会还是没有解除,身边的好朋友们也在劝说着。

闫笑暗恋卜冠之一直未说明,当她偶然发现卜冠之行李中有一条项链时,以为是卜冠之送给自己的。原来这条项链是卜冠之悄悄准备的,打算以闫笑的名义送给李妍,希望二人和好如初。虽然很不高兴,李妍最终还是收下了“闫笑”送来的项链。

闫笑打听到海底世界是两个人可以一起去的浪漫地方,打算和卜冠之同去。李妍戴上了那条项链,闫笑看到后愣住了。心想原来链并不是送自己的,自己还傻傻的在安排和卜冠之的甜蜜之旅。黄鹤立过来安慰闫笑,杨怡晴为此很不高兴。

向沛林介绍自己的哥们王冠澎给卜冠之认识,王冠澎称自己想要追求李妍。卜冠之以李妍好朋友的名义告诉他解决好自己的情感纠纷之后再来追求李妍。向沛林称有个大型party可以使大家感情升温,当卜冠之约闫笑一起参加时,却被闫笑告知已经约了黄鹤立,卜冠之为此很生气。

李妍发现卜冠之情绪不对过来安慰,却一下猜中,卜冠之被暗恋的人抛弃。原来卜冠之一直是喜欢闫笑的,只是大家都还不知道。

在paryt上,向沛林向大家宣布,自己团队一直策划的网剧已经步入一个新阶段,希望大家此次旅行愉快。

本来不来party的闫笑最终还是过来了,没想到和李妍穿了一样的衣服。李妍很开心的向大家宣布自己佩戴的项链是闫笑送的,没想到闫笑很直白的告诉她并没有送过项链给她。搞的大家都十分尴尬。

闫笑和卜冠之私下里为了这件事情争吵,卜冠之向闫笑解释说自己并不喜欢李妍,而喜欢她。李妍在不远处听不下去了,跑上前当着二人的面扔了这条项链后离开了。闫笑随即被打抱不平的蒋羽熙推下了泳池。

事后杨怡晴质问黄鹤立,为什么他要在闫笑被推下水的时候跳下去救她。黄鹤立一直否认自己喜欢闫笑,而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但杨怡晴却不相信他所说的,越吵越凶,最后起身离开,留下生气无奈的黄鹤立。

向沛林和崔铉在一起讨论杨怡晴和黄鹤立两个人是恋人未满的暧昧期才会一天到晚因为闫笑吃醋。

李妍在海边回想起刚才和闫笑吵架的一幕,心里很是难过。蒋羽熙过来告诉李妍自己刚刚做的蠢事,李妍知道后立即决定去看闫笑。没想到闫笑消失,卜冠之和李妍分头去寻找。想到闫笑可能去了海底世界,李妍立马和王冠澎去了海底世界。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2集

卜冠之欲演网剧男主遭向沛林拒绝

李妍和王冠澎在海底世界因为两个人的关系争吵了起来,李妍认为和王冠澎并不合适,希望他不要再纠缠自己。卜冠之找到了闫笑,两个人谈了心,最终决定在一起了。两个人聊到彼此以前的恋情,卜冠之告诉闫笑,在感情和事业之间,自己认为感情更重要一些。

受到李妍打击的王冠澎,因为要考试,决定先回北京了。蒋羽熙为了向闫笑道歉,请大家一起吃饭。席间,蒋羽熙向闫笑承认错误,闫笑与大家碰杯,冰释前嫌。但没想到的是蒋羽熙对闫笑的伤害,才刚刚开始。

杨怡晴和黄鹤立因为店里有事也提前回北京了,李妍和闫笑也将之前滑冰场的事情解释清楚了,两个人开心和好。姐妹俩还说了悄悄话,闫笑承认自己喜欢卜冠之,但声称回到北京后仍然要和李妍同住。

向沛林向卜冠之讲述自己做的吸血鬼题材的网剧,并邀请他出演。

卜冠之的吸血鬼扮相获得所有女生一致好评。他向向沛林提出自己要出演男一号,但向沛林声称男一号要找十七八岁的小鲜肉扮演。卜冠之认为向沛林这样拒绝自己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但向沛林称是完全从专业角度出发考虑的。卜冠之生气离席。

闫笑安慰卜冠之,得知卜冠之这么难过是因为作为一个演员,从来都没有机会演男一号,自己的同学们自打毕业后都相继出道,但自己却还在原地踏步。

向沛林接受了大家建议,找到卜冠之谈心。向沛林没有同意卜冠之去试镜的提议,因为作为朋友他不想看到卜冠之再受一次伤害。投资方看中的只是收益,向沛林安慰卜冠之拒绝他并不是因为他演技不好,而是行业规则。但即使他向卜冠之说的很明白了,卜冠之还是很坚定的要求去试镜。

向沛林接到投资方电话,对方声称这个网剧不做了,要撤资。向沛林情绪激动,崔铉劝他回北京,试图挽回这件事情。

看来,此次青岛之行注定是诸多不快的,大家准备动身回京。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3集

冠之闫笑闹冷战 王冠澎表白崔铉

向沛林、蒋羽熙、崔铉和李楠在开车回北京的路上,大家不明就里为什么现在就要回程,都在讨论向沛林的吸血鬼网剧。网剧被撤资的向沛林心情超级烦乱,崔铉看在眼里很是担心。

在得知向沛林一行人已先离开青岛,李妍、闫笑、卜冠之决定立马开车追赶他们。路上,卜冠之和闫笑因为要不要和向沛林谈论网剧的事情争执起来,闫笑认为卜冠之太过为自我。

一路上崔铉都陪在向沛林身旁,当他心灵的慰藉者。向沛林想要放弃网剧,声称梦想拼了命都抓不住。二人回忆起曾经一起留学的日子,向沛林说有崔铉在身边真好。

卜冠之赶上向沛林一行人,找向沛林单独谈话。最终劝动向沛林继续坚持,不要轻易放弃梦想,哥们二人和好如初。

大家在回程路上一起玩耍,气氛顿时又开心了起来。嬉闹中,蒋羽熙和卜冠之有了亲密的拥抱动作,大家都看在眼里。

崔铉和李楠谈到蒋羽熙,觉得她好像喜欢卜冠之。向沛林找蒋羽熙聊天,蒋羽熙向他诉说自己喜欢卜冠之,因为他像个大哥哥一样。但自己又不知道是不是要敞开心扉,因为冠之哥哥对闫笑姐姐很是在意。

另一边,闫笑和卜冠之也谈到蒋羽熙,她认为卜冠之是一个处处留情之人。卜冠之矢口否认,告诉闫笑只当蒋羽熙是小妹妹看待。卜冠之向闫笑表露了自己对她的喜欢之情,但因为上一段感情的失败,自己会谨慎行事,所以之前一直将此事藏在心里。卜冠之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真正能了解自己的人,闫笑希望能当那个人,但也提出要求,希望冠之不要和其他女生走的太近,还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能乱发脾气。冠之全都答应了她,心里也很开心,觉得爱情和事业都回来了。

向沛林决定坐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去和投资方谈吸血鬼网剧。看到重新振作起来的向沛林,卜冠之很是欣慰。

蒋羽熙拦住卜冠之和闫笑的车子,要求冠之哥哥在回北京前陪自己去游乐场玩。闫笑看到撒娇卖萌的蒋羽熙,很是纠结,希望冠之直接回北京。但是冠之说既然之前都答应去游乐场了,那就去吧。蒋羽熙要求坐副驾驶,闫笑默默地坐到了后排。蒋羽熙一路上对冠之哥哥腻来腻去,闫笑心里吃醋但嘴上又不能多说。到了游乐场,看着冠之和羽熙两个人坐上摩天轮,闫笑心里凉透了。摩天轮上,蒋羽熙任性地亲吻了卜冠之,还称亲了就是自己的人。卜冠之非常吃惊,但是又拿这个小妹妹没有办法。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闫笑自己离开了,手机关机。

闫笑独自回到北京找到黄鹤立倾诉,她认为这件事情让她觉得可笑多过愤怒。前一晚两个人的约定在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面前就像个笑话。闫笑很窝火,卜冠之对于每个女生的示好都照单全收,这一点是她绝对接受不了的事情。黄鹤立的朋友韩充得知闫笑还没有找到房子,就介绍她去自己朋友的屋子合租。闫笑十分感谢他。韩充送闫笑回家的路上安慰她,感情出了问题要多谈多理解。

回到北京的卜冠之找到向沛林诉说路上发生的事。在得知卜冠之和蒋羽熙上了摩天轮之后,向沛林告诉他这么做是大错特错。蒋羽熙在他眼中是小妹妹但在闫笑眼中却并不是。

王冠澎帮崔铉打点装修事宜,两个人聊得很开心。李妍来找崔铉,看到王冠澎也在,崔铉给两个人单独聊天的机会。李妍告诉王冠澎自己不喜欢他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曾经的一件小事,王冠澎并没有安慰她。王冠澎表示,自打从青岛回来以后,他已经想清楚了,彼此就当个普通朋友。王冠澎在李妍离开之后,劝崔铉讲让她不要多想,然后向崔铉表白了。崔铉心里既开心又尴尬,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被夹到他和李妍之间。王冠澎找到向沛林打听他和崔铉的事,称自己和崔铉表白了。另一边,崔铉也找到李妍,告诉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黄鹤立和杨怡晴聊到之前因为闫笑争吵的事情,当时杨怡晴情绪激动地质问黄鹤立,他在意身边所有的人,但是是否在意自己。黄鹤立感觉到了和杨怡晴情感上有变化,但两个人还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杨怡晴决定先搬出来,和黄鹤立保持距离或许会看的更清楚。

李妍找到闫笑住的地方,告诉她冠之在到处找她。闫笑向李妍诉说了自己心中的不快,李妍称若真如此,便可不必再和冠之掰扯。自己也向闫笑诉说了对王冠澎的看法,称之一边和自己纠结,另一边又和崔铉不清不楚,让她很厌恶这个人。姐妹二人认为自己都应该找回初心,不要浪费时间在不值得的人和事上。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4集

冠之四处求支招 欲与闫笑重修好

向沛林告诉王冠澎,自己不会阻碍他们在一起,但至于帮他一起追求崔铉,是不可能的。王冠澎明确表示如果追到了崔铉,他会介意崔铉和向沛林之间的超乎普通朋友的感情。另一边,崔铉向李妍表示自己并不讨厌王冠澎,但年龄差距太大让她觉得两个人不合适。李妍问崔铉如果和王冠澎在一起了,那向沛林怎么办。崔铉也在纠结,但她并不知道为什么纠结,难倒自己内心其实是对向沛林有感觉的吗?

蒋羽熙找到卜冠之,告诉他如果想知道闫笑去哪了就亲自己一下。卜冠之觉得蒋羽熙幼稚可笑并拒绝了她的无理要求。蒋羽熙添油加醋地告诉卜冠之闫笑被豪车男接进了豪宅。卜冠之虽然很震惊,但冷静过后,心里并不相信这是事实,所以想找闫笑问个清楚。

卜冠之找到李妍打听闫笑的事情,李妍告诉他这个房子是黄鹤立的朋友韩充介绍入住的。没想到正说着,闫笑却回来了。两个人争执着有关蒋羽熙的事情,闫笑生气卜冠之不拒绝蒋羽熙是不在乎自己。卜冠之道过歉后离开。心情郁闷的冠之去健身房健身,没想到蒋羽熙又出现在他面前。卜冠之声称自己非常讨厌蒋羽熙,希望以后不要再见面。遭到拒绝的蒋羽熙蹲在地上伤心地哭了,已经离开的冠之无奈又返回安慰,没想到蒋羽熙又投入了他的怀抱。

李妍告诉闫笑自己将重回T台,即将参加买超主办的T台秀。

卜冠之告诉向沛林自己找闫笑被拒绝。向沛林替他出主意,称继续哄继续迁就,是对待女朋友的方法,不要考虑面子问题。正说着,蒋羽熙却出现了,但她这次没有纠缠冠之哥哥,而是随便聊了聊。

崔铉找到王冠澎的汽修店,本因为年龄差距想拒绝王冠澎,但王冠澎认真的态度让崔铉动了心。虽然崔铉并没有表态,但她内心一直在挣扎。随后崔铉找到杨怡晴诉说自己心中的苦闷,杨怡晴称王冠澎的这种年轻热血不顾一切的情感不正是她们现在这个年龄最缺少的么。但杨怡晴也提出向沛林和她更稳定一点,两个人该选谁,确实是个头疼的问题。

卜冠之来到黄鹤立的店面,问有关韩充的事情。黄鹤立告诉卜冠之问题不出在韩充的身上,而是在他自己这里。冠之又找到李妍,希望她能帮到自己解决和闫笑之间的问题。李妍把冠之批评了一顿后,冠之虽被大家点醒,但执拗的性格却认为这是男女理解问题的差异,并没有谁对谁错。

向沛林找到崔铉,打探她是否答应了王冠澎的表白。当崔铉问他如果自己和王冠澎真在一起了,他是什么态度。向沛林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敢的话,就试试看。

杨亦晴、黄鹤立、向沛林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5集

向沛林情绪失衡处处针对崔铉

卜冠之精心准备了鲜花和烛光晚餐,向闫笑道歉。闫笑原谅了卜冠之,但和他约法三章。要求冠之对待追求他的女孩要防患于未然,还希望他能多露笑脸。蒋羽熙向闫笑宣战,称自己会为喜欢的人义无反顾不放弃,闫笑告诉她,与她不会再成为朋友了。

李妍要参加一场高大上的婚纱秀面试。面试结束,在焦急的等待之后,李妍得到了被淘汰的消息。但评委之一的买超决定录用李妍参加婚纱秀,李妍兴奋无比。买超在婚纱秀后台化妆间安慰李妍紧张的心情,很是体贴。

黄鹤立和杨怡晴因为店铺资金问题又拌嘴了,这对生意上的伙伴在出现情感问题之后也不可避免地殃及了工作。

向沛林看到崔铉和王冠澎出双入对来看婚纱秀,走上前去一顿酸,一方面很吃醋王冠澎另一方面也很生气自己会有如此举动。

婚纱秀台下,蒋羽熙又当着闫笑的面和卜冠之亲密交谈,闫笑看不下去就离开称不打扰他们聊天。卜冠之看到闫笑离开,无心和蒋羽熙交谈,心里很担心闫笑又生气。

走秀结束,卜冠之看到闫笑和韩充谈笑风生,醋意横生,上前毫不客气地表示让闫笑搬出韩充帮忙找的房子,气氛很是尴尬。事后闫笑问卜冠之为什么对韩充如此不客气,是不是在吃韩充的醋。冠之虽然否认,但闫笑笑着答应他,找到房子就搬出去,所以两人没有再争论。

李妍专程找到买超感谢他给自己走秀的机会。买超告诉李妍,听说闫笑要从韩充帮忙找的房子里搬出来。李妍听闻此消息精神一下子紧张起来,不愿再搬家的她,很不高兴闫笑又在暗自打算搬家了。

崔铉和王冠澎单独外出约会,谈起走秀那天他们和向沛林闹的不欢而散确实没必要。王冠澎问崔铉对向沛林到底是怎样的情谊,她并没有回答。

黄鹤立和杨怡晴谈论起崔铉和王冠澎的事情,双方持不同态度。杨怡晴觉得王冠澎的做法并没有错,喜欢就大胆追求。黄鹤立觉得王冠澎在崔铉和向沛林之间横插了一脚,虽然向沛林没有真正向崔铉表白过,但心里有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两人正说着,向沛林出现向两人倒苦水,称自己放不下,但也拿不起来,害怕自己因为要抢回崔铉而去做一些举动。

卜冠之来到闫笑工作的环境,老板韩充和他谈起闫笑租房之事希望打消卜冠之的顾虑。

蒋羽熙在得知冠之哥哥和闫笑姐姐同住一起,又在朋友圈秀恩爱,心里很不是滋味。李楠来安慰羽熙,希望小妹妹能开心一些。李楠因蒋羽熙的事情,专门请卜冠之吃饭,希望他能去看看练舞受伤的羽熙。羽熙对冠之哥哥说,自己不会再像原来那样打扰他的生活了。经过很多事后,羽熙已经长大了。

杨怡晴找到崔铉,称向沛林喜欢她,希望崔铉能认真考虑。杨怡晴想为二人助一把力,崔铉听闻此消息表示更加头大了。

黄鹤立向杨怡晴说自己愿意粘着她,虽然很累,但是愿意。这也算是表白了,但还未等杨怡晴表态,就被工作的电话打断了。

卜冠之对向沛林说自己想用写剧本来证明自己,希望向沛林能看得起自己。向沛林被冠之极端自我的想法弄得很是烦躁。闫笑表示支持冠之,但希望冠之能好好处理和向沛林的合作,不要毁掉兄弟情义。

崔铉和向沛林在谈论店铺股份的问题,崔铉和其表哥认为三个人的股份分配上应该有人占大头,以保证运营期间出现问题能有比较好解决。正当三人为此争吵不休的时候,王冠澎出现了,向沛林非常不耐烦地先行离开了。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6集

黄鹤立向沛林互倒苦水

李楠在全心全意准备自己的音乐会,向沛林来找她和蒋羽熙,说冠之和崔铉还有王冠澎都给自己硬生生的敲了一通脑袋。认为所有人不应该这么对待自己,但向沛林却不知道,他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来自于和崔铉感情烦乱。

冠之和闫笑办了一个暖房派对,邀请朋友们来参加。向沛林与卜冠之相约,双方都写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交换商讨,两个人算是暂时抚平了之前的不快。

派对尚未结束,李楠突然说蒋羽熙不见了,大家又都陷入了紧张状态。向沛林哪里都找不到蒋羽熙,卜冠之决定去游乐场试试运气,没想到真在那里找到了羽熙。冠之要求羽熙赶紧随自己回去,但蒋羽熙希望冠之哥哥能陪自己最后坐一次旋转木马。没办法的冠之只好答应羽熙的请求。闫笑一人在家等冠之回来,冠之知道不可避免的要迎接一场争吵。当闫笑难过的时候,冠之用深吻平息了这场争吵。

崔铉的表哥向杨怡晴讲述之前分股份的风波,称自己觉得向沛林发火是有个人情绪在里面。杨怡晴也称应该是如此,因为向沛林平日里非常照顾崔铉,能这样计较也只有个人感情不顺才能解释了。

黄鹤立看到杨怡晴和崔铉表哥在一起聊得哈哈大笑,内心也吃起醋来。他找到李楠,和小爸爸向沛林一起听李楠唱歌,排解心中的苦闷。两个男人各自谈论起自己的感情,最终无奈得出结论就是把自己想做和该做的事情做好,其他的都不要想了。李楠看不惯两个大男人这样的状态,就开心拉两人唱歌。

杨怡晴向崔铉表达出自己对崔铉的表哥很感兴趣,因为他和自己很像,爱憎分明且充满攻击性。

向沛林和李楠来看蒋羽熙,羽熙花痴地还沉浸在那天游乐场和冠之在一起坐旋转木马的场景中。认为冠之哥哥能在游乐场找到自己是一个奇迹,一个他们二人心有灵犀的奇迹。

冠之接到一部电视剧的邀请,但他因为此剧不是出演男一号而拒绝了。他认为如果接剧就会耽误自己写剧本。闫笑认为冠之的做法太任性而且欠考虑,但性情倔强的冠之告诉闫笑不要再劝自己了,闫笑再一次表示和冠之不能好好谈话,两个人的分歧愈加明显。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7集

向沛林向崔铉表情谊

卜冠之和向沛林见面,称有部剧找自己但自己并不愿意去。向沛林评价卜冠之的性格很执拗,但当他的朋友比当他的女朋友要容易得多。对于蒋羽熙的事情,向沛林称冠之之所以会将自己陷入危局之中,是因为他的做法一直在给蒋羽熙希望。

闫笑向李妍诉苦自己和冠之之前谈论他接电视剧的事情,李妍心疼闫笑,劝她不要再费心了,让冠之自己多碰碰壁,他就明白了感情和事业应该怎样处理。

向沛林向演员何润东咨询自己和卜冠之之间的事情如何解决。何润东提议,应该让更资深的影视人员来否定卜冠之而并不是他。并告诉向沛林,他可以尝试让卜冠之大胆去做自己想做的,然后二人交换成果,如果对方成功了就祝福对方。

向沛林向何润东吐槽自己现在处于事业爱情双低谷时期。对于崔铉事件,何润东的建议是正常的当朋友,有感觉就是又感觉,不要强求。

黄鹤立阴阳怪气质问杨怡晴是不是和崔铉的表哥出去玩了,当黄鹤立问她是否喜欢崔铉表哥时,杨怡晴否认了。

崔铉也在质问表哥怎么突然和杨怡晴出去骑车运动,表哥却一副很正常的样子。但表哥表示杨怡晴出来和自己玩,有点想要激一下黄鹤立的感觉。崔铉表哥的加入,打破了黄鹤立和杨怡晴保持了十年的僵局。

闫笑领养了一只猫咪,但却遭到怕猫的卜冠之严厉呵斥。两个人因为这只猫咪大吵一架。猫咪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卜冠之离开了这个家。

蒋羽熙找到卜冠之,和他谈论自己将要开冰淇淋店的想法。冠之哥哥因为和闫笑吵架而心情糟糕,得知原因的蒋羽熙反而将冠之哥哥批评了一顿,说他应该为自己喜欢的人多付出一些,不要总等着对方先让步。

闫笑向李妍诉说自己领养猫咪以及和冠之吵架的过程,李妍表示听上去都非常累。闫笑想要重新考虑和冠之的关系,于是告诉李妍自己想要搬家,此事遭到有搬家恐惧症的李妍的反对。

向沛林向黄鹤立倾诉自己有个女性好朋友要来找自己,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另一半,黄鹤立表示很惊讶。向沛林找崔铉谈论新店开张事宜,绕来绕去又说到王冠澎,崔铉表示现在和王冠澎就是朋友关系。向沛林告诉崔铉,自己有个喜欢的女生这两天要来北京了,崔铉简单问了问情况后,只说了一句“挺好的”。正当此时,向沛林电话响了多次却扭捏不接,崔铉强忍着醋意让向沛林赶紧去陪自己的女神。崔铉找到王冠澎讲述之前和向沛林的对话,言语之间透露着一股不爽。王冠澎问崔铉是否觉得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崔铉称没有人和自己抢,是向沛林自己选择了别人。

闫笑找到卜冠之谈论两个人现在的感情像在悬崖边上一样危险,希望彼此冷静冷静看是否还能继续交往下去。卜冠之拿着好吃的讨好闫笑,却看到闫笑在收拾行李。闫笑准备带着猫咪搬走,卜冠之试图挽留,但闫笑最终还是拒绝了。无奈的卜冠之告诉闫笑要走也是自己走,说完就去收拾行李了。

向沛林的女神杨惠麟到了,一切感觉好似都不错。但向沛林心中仍放不下崔铉,最终还是要做一个了断。

杨怡晴和崔铉表哥一起去理发,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剪了头发。

卜冠之对向沛林说自己和闫笑准备分手了,不愿细说的他,转话题到了自己写剧本的事情上。卜冠之听从向沛林的建议,去了之前找自己的电视剧组,但最终因为三个配角都不是自己喜欢的角色而暂搁了。

闫笑向黄鹤立说自己和卜冠之可能最终要分开了。因为身体原因不能重新当花滑教练,也不愿意在韩充单位继续做兼职的闫笑,想去黄鹤立的店工作,开辟一小片地方自己做美甲。黄鹤立称需要和杨怡晴商量后决定。回到店铺的黄鹤立看到杨怡晴和崔铉表哥一起剪了头发,继续阴阳怪气地损二人。

王冠澎和崔铉一起吃饭,正聊到开心处,向沛林出现了。他毫不客气地坐下一起吃东西,崔铉和王冠澎都忍着怒气说向沛林此举不礼貌。向沛林说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所以必须要聊一下。他问崔铉,有没有和王冠澎在一起。崔铉表示可以不用回答他这个问题。

黄鹤立、杨亦晴、戴俊宸陷三角恋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8集

事业爱情双低谷 冠之离开朋友圈

崔铉表哥表示不愿意插入杨怡晴和黄鹤立之间,想要帮他俩澄清,解决此事。但杨怡晴表示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店面搞好。

向沛林终于向崔铉说出自己很在意她,并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很讨人厌,但是却控制不住地去找她。

杨怡晴生病中,黄鹤立过来找她谈论让闫笑来店里做美甲生意的事情。杨怡晴情绪激动,本来不喜欢闫笑的她,还是努力平稳情绪,称既然要公事公办,那请闫笑提出企划案,并且要缴纳租金。黄鹤立因为和杨怡晴又发生了争吵,心情特别烦乱,于是乎去李楠的音乐室唱歌发泄。李楠安慰黄鹤立,别想太多了,不高兴就过来唱歌吧。

杨怡晴问向沛林和崔铉之前发生了什么,导致崔璇回家后在沙发上发呆了两个小时。向沛林老实向杨怡晴交代了自己放不下崔铉。杨怡晴却说“放不下”是一个很含糊的概念,向沛林说“放不下”的意思就是爱,但杨怡晴反问他当时为什么不对崔铉说自己爱她。向沛林沉思了。

王冠澎带崔铉骑摩托兜风,崔铉想就昨天向沛林的事情向他道歉,王冠澎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黄鹤立约闫笑说之前谈论的来店里工作的事情搁浅了并表示很抱歉。闫笑说没关系可以去找崔铉商量,在她的店里也许也是一个选择。李妍陪闫笑来到崔铉的店面,阐述了来意,崔铉委婉拒绝了她们,称此事自己需要和向沛林还有表哥商量一下。李妍认为崔铉这样的做法不够朋友,加上自己之前也和崔铉谈论过合作的问题,但崔铉并没有正式和她商讨过。于是李妍认为崔铉是针对自己和闫笑,看不起自己的工作。

崔铉非常冤枉,称做生意很多事情并不像李妍想象的那么简单。双方争执不休,闫笑在一旁劝架,希望李妍赶紧和自己走,不要再继续吵架了。事后闫笑劝李妍不要再生气了,脾气应该收敛一下。闫笑向李妍讲述自己新的创业想法,那就是在家自制纸杯蛋糕,然后送货,两个人一拍即合。

蒋羽熙找到李楠,说之前遇到卜冠之,得知他和闫笑吵架了。羽熙承认自己虽然还是很喜欢冠之哥哥,但现在冠之哥哥心里装着的人是闫笑,所以自己还是希望他们二人能够好好的。羽熙和李楠开始张罗给卜冠之找房子。李楠邀请冠之和她还有羽熙一起合租,但卜冠之拒绝了她们,称自己已经找到了房子。

向沛林问卜冠之电视剧面试的事情后续如何,卜冠之说三个配角自己都推掉了,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热爱表演了。向沛林安慰他不要放弃。情感和事业的双重打击,让脆弱的卜冠之崩溃了。虽然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但至少在今晚,冠之是不想留在这个圈子了。向沛林告诉闫笑卜冠之生病了,希望她能去探望一下。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9集

蒋羽熙向闫笑宣战

卜冠之退房消失,蒋羽熙着急寻找。闫笑听说卜冠之病了,心情也不好,但最终仍然没有打电话给他,害怕电话一拨过去两个人就会回到之前吵架的状态。蒋羽熙找上门来质问闫笑,怪她把自己的冠之哥哥弄丢了。两个人吵的不欢而散。蒋羽熙收拾行李准备去找卜冠之。

闫笑找到黄鹤立,希望通过同是家在成都的黄鹤立能得到卜冠之的一些消息。没想到蒋羽熙随即也赶到黄鹤立店里,问卜冠之在成都家的地址。大家正在讨论之际,卜冠之回了闫笑的微信,说自己很好只是想静一静,希望大家不要找他。

向沛林准备带杨惠麟去买超公司面试,希望杨惠麟能做他们公司的特约模特。李妍也带着崔铉来找买超,谈自己想和崔铉联手做服装品牌的事宜。向沛林和崔铉在买超办公室见面后非常尴尬,不明原因的杨惠麟很开心地跟着买超去面试了。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人时,崔铉问到向沛林之前在饭桌上和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向沛林却又撇开重点东拉西扯说了一对胡话,气走了崔铉。向沛林找崔铉道歉,崔铉质问他为什么一边说心里有自己一边又和别的女人打的火热,但二人仍然没有谈拢。

向沛林介绍杨惠麟认识蒋羽熙,希望蒋羽熙能把自己的空房让给杨惠麟住,但蒋羽熙说那间房子是留给冠之哥哥的。

蒋羽熙又找到闫笑,问她还要不要和卜冠之继续交往,不要的话自己就要抢走了。闫笑心里生气但不能输了面子,自然不搭理蒋羽熙的咄咄逼人。

向沛林介绍杨惠麟来和闫笑同住,闫笑问她喜不喜欢向沛林,杨惠麟称向沛林是暖男,自己有情但不知向沛林是否有意。杨惠麟对闫笑的印象特别好,对向沛林说熟悉以后会相处的更好的。向沛林陪杨惠麟一起购物,还送衣服给她当礼物,却巧遇来这里逛街的崔铉。见此情景的崔铉冷笑一下走开了,心里特别生气。

杨惠麟和蒋羽熙一起健身时,话题总是围绕着卜冠之,杨惠麟得知卜冠之是蒋羽熙的白马王子,对这个人更感兴趣了。晚上回到住处,杨惠麟又和闫笑一起聊天,称蒋羽熙很喜欢卜冠之。闫笑听到后什么话也没说。

卜冠之突然又出现了,找到黄鹤立,交给他一张银行卡,希望他能用这张卡替闫笑把今年房租交了。李楠找黄鹤立表白时却遇到了杨怡晴。李楠怪异的举动引起杨怡晴的疑惑,最终李楠告诉她自己喜欢黄鹤立,但却没想到杨怡晴却丢给她一句脑子坏掉了。李楠在黄鹤立店里遇到卜冠之,答应他先不告诉大家他回来的消息。李楠送给黄鹤立一部与自己的同款手机,还有家乡的茶叶,还送了一份自己亲手写的毛笔字情书。

黄鹤立将卜冠之的银行卡交给了闫笑,希望她能收下。

蒋羽熙将自己和李楠出租屋里面的空房间布置成冠之哥哥的房间,希望有朝一日卜冠之能住进来。李楠看到蒋羽熙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将上午遇见卜冠之的事情告诉她,还为蒋羽熙支招和卜冠之见面。闫笑收到了匿名的一大束玫瑰花和巧克力、项链,以为是卜冠之送的,很是高兴。

李楠让卜冠之替自己送花给妈妈,其实是送给蒋羽熙。开门后看见蒋羽熙,卜冠之明白了一切。蒋羽熙拉着卜冠之进屋看自己为他布置好的房间。蒋羽熙让卜冠之摸自己的猫咪包子,希望能帮助他克服对猫的恐惧。卜冠之为了闫笑,第一次主动尝试接触猫咪。

卜冠之决定开始接触猫,却从黄鹤立那里得知闫笑为了卜冠之准备让他代为管理她的猫,卜冠之很是感动。

蒋羽熙拜托黄鹤立说服卜冠之住到自己为卜冠之布置的房间去,卜冠之拒绝。蒋羽熙希望卜冠之能够抱一抱自己猫咪包子。

《三里屯的朋友圈》分集介绍:第10集

卜冠之闫笑相继失踪

卜冠之在抱蒋羽熙的猫咪包子时,却被闫笑看到。不能承受这一切的闫笑带着自己的猫咪离开了,只给李妍留了一张字条。李妍着急打给黄鹤立,却也没能找到闫笑。同黄鹤立在一起的李楠把闫笑失踪的消息告诉蒋羽熙,蒋羽熙倒是希望闫笑就此消失不要再回来了。

卜冠之找到杨怡晴问黄鹤立在哪里,杨怡晴说黄鹤立一会来交接班。蒋羽熙和李楠也来到杨怡晴的店铺里,却刚好碰到来找黄鹤立的卜冠之,就顺便告诉他闫笑失踪的消息。卜冠之得知此事后第一反应就是质问蒋羽熙对闫笑做了什么,蒋羽熙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样,说要陪卜冠之一起找闫笑。李妍冲过来将二人骂了一通。正在此时,黄鹤立回来了,闫笑刚好打给他,但卜冠之抢过电话后闫笑却挂断了电话。

李楠喜欢黄鹤立,所以有些害怕杨怡晴。一堆人正在吵架的同时,杨怡晴也在批评李楠有关玫瑰花的事情做的太没大脑。

王冠澎在学校练习跳高,崔铉来看他,两个人又谈到了向沛林。崔铉承认自己心里没有向沛林的时候,才能真正接受和王冠澎在一起。另一边,杨惠麟问向沛林为什么那天买衣服时巧遇崔铉她会那么生气,向沛林只是含糊了过去,但杨惠麟却并不买账,称女人的直觉很准确,自己对向沛林含糊其辞的解释很不满意,两个人谈的不欢而散。

真人剧首度实验 圈内圈外互动频繁

卜冠之带着花来向李妍道歉,李妍再一次替好姐妹闫笑问卜冠之和蒋羽熙的关系,卜冠之告诉她和蒋羽熙并没有在一起,而且和她也解释的也很清楚。李妍好心告诉卜冠之闫笑有和自己联系,但没有说去哪里。称如果换作是自己离开,那爱情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向沛林准备整理好情绪分清爱情与友情,希望杨惠麟不要生气,也算是正式宣告她是自己的女人。杨惠麟很开心地接受了向沛林的道歉。

卜冠之约蒋羽熙见面准备最后再谈一次,希望两个人能以全新的方式相处,也希望蒋羽熙能真正从心底接受闫笑。

向沛林准备请大家吃饭,开席前闫笑回来了。她称自己这几天想明白了,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之前自己只是在北京郊区的农家院休息,回来是准备和卜冠之好聚好散,当面说再见的,但卜冠之又不见了。向沛林发朋友圈问卜冠之的行踪,得到蒋羽熙的回复说卜冠之背者背包走了不知道要去哪。

闫笑和李妍商量卜冠之可能去青岛了,但网上说青岛天气不好去了会有危险。两个人又打不通卜冠之电话,就这样等了一夜。清晨,闫笑等不及了就背者背包准备去青岛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