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雪域雄鹰/8848》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11-09)482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1集

左佐为了留在荣宁身边决意当兵

左佐劝荣宁退兵,但荣兵斩钉截铁说他不可能退兵,左佐让荣宁也不要劝她离开,她可以留在这里跳舞,也可以在次央的宾馆里打工赚生活费。乔二看到左佐心情激动语无伦次,他告诉左佐想要留下来可以当兵啊,一句话提醒了左佐,她决定留下来报考文工团,这样她就可以常常见到荣宁了。

左佐来到军区找袁副司令,她开门见山提出想要当兵,她告诉袁副司令自己可是拿过国际上现代舞的金奖呢,袁副司令答应带她引见文工团领导,但条件是她必须通过考核。左佐的舞蹈功底让考官十分满意,顺利通过西藏军区部队文工团的考核,她把这一消息知会父亲,左建设小心翼翼地把女儿在西藏当兵的消息报告给夫人,左佐妈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

新兵个人技能特训开始,第一课就是自由搏击,徐文强告诉他们当不能用枪时,格斗就是他们唯一的武器,他要求队友之间互相搏击必须使出全力,要记住对手是杀手,而不是陪练。第二课穿越伏击区,荣宁和乔二一组,荣宁告诉乔二遇到“杀手”必须立刻干掉他,干不掉就需要五秒内跑出他的伏击范围,乔二两相权衡自然还是干掉杀手比较轻松。两人轻松地缴获了两把机枪,有了武器在手两人放手突击,却终是被潜伏在暗处的“杀手”干掉。 精准狙击、野外生存……每个项目都对战士是身心、体能的具大考验。

独臂老大出现在拉萨郊区的废墟民居,由于这里位置太偏远,独臂老大决定使用虎凤蝶的标记,在周围的树林中刻下,好辨认方位。独臂老大验收上家送来的藏羚羊皮子时,发现有好几张是破的,让手下警告上家,不允许再出现这种问题。

左佐听说妈妈晕倒了连忙从西藏赶回,左佐妈哭着怪女儿做这么草率的决定,她质问女儿是不是知道她的决定对这个家庭该有多大的影响,但左佐不改初衷,甚至用跳楼威胁父母同意妥协。

左建设欲送女儿去西藏,他说想看到女儿穿军装的样子,并保证安顿好她马上就回来,左佐让父母要开始相信女儿,她一到那边就会和他们视频、发微信,让他们不用担心。

穿上军装的左佐来到雪鹰大队,乔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薇薇安居然真的当兵了,看到荣宁左佐就上前抱住了他,众战友起哄让左佐亲荣宁,大家闹成了一团,徐文强欲阻止他们,但袁野说喜欢唱就让他们唱,唱一夜,一直唱到了通天亮,战士们嗓子都唱冒烟了。左佐回到文工团自然也受到团长狠狠地批评。

荣宁认为左佐当兵是乔二出的馊主意,乔二则气不过左佐亲了荣宁,二人一言不合又大打出手。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2集

雪鹰大队将在二十年后再次对决独臂

乔二不是荣宁的对手,被荣宁打倒在地,荣宁说他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消,如果他乔二真的喜欢左佐的话就和他一起帮助左佐,因为她即将面对人生中最困难、最困惑的时期。

分班实战训练开始,战士们在枪林弹雨中负重困难前进,袁野吩咐徐文强,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加大火力爆破的密集度。

格斗对决训练时荣宁的对手是世界军人自由搏击赛的冠军,面对强敌荣宁没有退路,袁野告诉他格斗不同于打架,讲究的是简单实用,没有招式的好看与否,重要的是力量与速度。袁野眼看对决双方都错失了太多可以杀死对方的机会,他亲自下场为新兵示范,他用实力诠释了格斗的宗旨“完胜”。

荣宁和方几何做闭气训练肺活量,方几何告诉荣宁周副院长这周六值班,而他们正好到军区总医院附近拉练,方几何又画了一个虎凤蝶标志给荣宁看,他说这个标识能在野外识别方位和距离,而且绝对安全不会有人认得出来的。

小顿珠突然病发而亡,姜原原自责能力不够,没能救回顿珠。周副院长告诉她院党委已经讨论通过了她的提议,批准成立高原心脏病课题小组。顿珠过世的消息令汤娜十分伤心,她对荣之跃说自己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她说作为一个女人她可以等待,但作为一个人她却不赞同他对生命的态度,也许这就是他和宁晓曦的区别。

新兵连全连进行野外拉练,袁野用望远镜看到荣宁用刀在树上刻了虎凤蝶的标记,他奇怪荣宁是怎么知道这个只有在猎人学校接受过反恐训练的人才会知道的标记的?袁野去确认荣宁的标志,却发现了另一个虎凤蝶的标记,惊觉大事不妙。荣宁记着方几何告诉他的标记使用方法,他照着标记前进,却发现多出一个一样的标识,但并不是自己留下的,随后即看到独臂老大一伙人,他正欲拔刀上前,袁野突然从后面按住了他。袁野向他解释虎凤蝶的由来,从中分析出独臂老大一伙人肯定是响尾蛇部队退役的雇佣兵。为保证新兵们的安全,袁野当机立断终止野外拉练,并通知了公安部门采取行动。

众新兵英莫名结束拉练回到营地,乔二推断一定是荣宁半路又跑了,班长他们出去执行任务一定是去抓捕荣宁了。而此时光头和土豆两个班长正在林子里密切监视独臂他们的行动。

独臂和手下选择拉萨市区的一家小旅馆作为临时据点,他们准备将下一批货藏匿在市区,用人群来当挡箭牌。

荣宁向徐文强强烈要求加入行动,徐文强让他说理由,荣宁说来拉萨的第一天就是独臂用枪指着他的头,连长告诉他军人的职责是为国而战而不是宣泄私愤。袁副司令告诉袁野,上级领导已经批准抓捕独臂老大的行动,代号“红色闪电”。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3集

“红色闪电”行动光头班长牺牲

袁野对父亲提出想把新兵考核结合到反恐实战中去,他要新兵连加入与独臂老大对决的实战,但袁副司令认为袁野这是一步险棋,每次大战总是新兵死伤最多,毕竟战士素养、作战经验等方面有诸多不足。

袁野召开作战会议,他说以独臂为首的国际盗窃团伙正在我国境内实施一起价值几千万盗猎藏羚羊的犯罪活动,成员都是由响尾蛇退役下来的特种兵,这个头领独臂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头号恐怖分子之一。而且独臂是雪鹰的老仇人了,二十年了,他又回来了。西藏应该是他们将藏羚羊皮运往境外加工点的必经之路。

袁野部署作战计划:通往樟林的路线A由公安和特战二连负责;路线B由参谋长带队,特战一班则负责对独臂老大窝藏的旅馆进行监控,抓捕供货分子;此外留一小分队打击留守的犯罪分子。并吩咐徐文强此次行动新兵连一起参加,但切记新兵怎么带出去的,就怎么带回来,一个都不能少。

独臂接货后命令司机载货前往樟林附近的河滩,袁野得到消息后命令行动开始,雪鹰成员按部署分头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局面,一犯罪成员从汽车后视镜里发现了特种兵的身影,一场恶战开始了。A路线的战役很快以敌方三死五伤结束,袁野命令他们前往B路线支援。

新兵连的任务是阻击盗匪向上游逃窜,而三班则是最后一道防线,必须尽力减轻前方战友的压力。为活跃下气氛光头班长难得轻松地跟他们聊天,乔二却让班长还是不要朝他们笑了,他心里瘆得慌。

光头班长为了保证新兵们的安全,派他们守住左右两路,自己一人去打前锋。独臂老大让阿杰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阿芳,并告诉手下准备走土路将货运出。盗匪开车进入雪鹰埋伏的第一道防线,两组人马随即交火。一番激战后,盗匪们掩护独臂老大逃向河滩方向。

荣宁与乔二在小路上与独臂老大狭路相逢,一直自信的荣宁先后被对方击落了突击步枪、手枪和匕首,如果不是独臂老大枪下留人,他早已小命不保。

独臂老大逃窜过程中发现潜伏在水中的光头班长,光头班长不幸遇难。刚才还和新兵们谈笑风生的班长就这么牺牲了,新兵们回想起班长对他们的指导、教诲,不禁悲痛欲绝。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4集

新兵训练结束荣宁被分往C11哨所

雪鹰大队对在闪电行动中擅离作战位置的荣宁、乔二、鲍大志给予警告处分,对三班班长高伟光的突出表现给予一等功表彰,并追加为烈士。荣宁无法接受班长的离去,但班副告诉他是他让雪鹰失去了一次手刃仇人的机会,如果他去追独臂,那班长就算是白死了。班副要荣宁记住这次耻辱,他日一定要亲手抓住独臂老大。

独臂老大窝藏在一个山洞中,他视为女儿的巧克力从斯里兰卡回到西藏支援他,独臂埋怨她不该回来,西藏太危险了。

3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新兵们都换上了代表军人荣誉的军装,新兵们都对分兵抱有各自的期待。入夜荣宁看着母亲留给他的日记,日记上母亲希望他长大后能够回到雪山,因为他是雪山的儿子。

左佐也在担心荣宁的分兵情况,夜很深了她依然一人在练功房跳舞,吕团长看出她的心事,同意分兵结束后准左佐的假,让她去看看荣宁,左佐高兴地抱住吕团长,却招来团友的嫉妒。

徐文强为荣宁等三人求情,想让袁野留他们在雪鹰大队。袁野却坚持他们违抗军令,擅离职守,要予以处分,徐文强要求代替三个新兵接受处分,袁野说他的转业报告已经批下来了,他不能让徐文强带着处分离开。袁野让徐文强抽空去见袁副司令,看着徐文强转身而去的背影心里有那么多的不舍,他多想把他的兄弟、他的战友留下来。

徐文强要走了,临走前他感谢所有新兵陪他走过军旅生涯的最后一程,他说无论他身在何处,他的心永远与他们同在,与他们一起奋勇杀敌。

新兵分兵结果出来了,荣宁想留在雪鹰大队,却被分到了魔鬼哨所C11,乔二说C11哨所是全C战区最恐怖、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哨所;乔二则被分去了红二连。荣宁找袁野告别,想要回天珠,袁野许诺等他再回到雪鹰时,一定还给他。荣宁向袁野请假去看左佐,不巧左佐正和队长谈话,荣宁留下特意带来的小笼包先回去了。

袁副司令请徐文强到家里喝酒,感谢他把一生中最年轻、最宝贵的时间奉献给了雪鹰,感谢他为雪鹰培养了优秀的新兵。

徐文强转业了,三班众人也互道珍重后分开,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重逢。左佐好不容易请假赶到新兵连,荣宁和乔二却都已离去奔赴他们的新岗位。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5集

荣宁来到C11哨所接受莫军的魔鬼训练

荣宁在荒野中下了车,独自一人拎着行李寻找哨所。

袁副司令担心独臂逃走后会不会离开西藏,袁野判断他不会走,二十年了他不可能空手而回,况且他也不容许自己在同一个地方输两次。

袁副司令一家子闲聊时才得知把荣宁送到C11是袁副司令出的主意,周副院长警告丈夫如果荣宁出了什么岔子她可饶不了他,袁副司令说他已吩咐莫军好好锻炼荣宁,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嘛!

荣宁走到半路喝水时,听到远方一老兵唱着歌走来,老兵杨洪亮是特意来接荣宁的,他让荣宁叫自己羊泡馍。羊泡馍向荣宁交代了哨所的情况,荣宁得知C11是六七八哨所下面的一个观察哨,这里加上荣宁只有三个人,另一个人就是传说中能打败袁野的高人莫军。荣宁向羊泡馍打听为什么外人都叫C11是魔鬼哨所?羊泡馍打岔说他也讲不清,反正他觉得老大挺好的。荣宁追问谁是老大?羊泡馍不理他,管自己唱着歌向前走去。

乔二到了红二连,被派去跟着老兵多吉养猪,他消极怠工,战友多吉讲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他说这猪就是他们全连的战斗力,并让乔二专心跟他学习如何熬猪食。

羊泡馍把荣宁带到一处峭壁,对他说上去就到了他们的哨所,荣宁被这里严酷的环境震惊了,羊泡馍背着包裹轻松地爬上了峭壁,荣宁不甘示弱也奋力往上爬,羊泡馍让他小心些说这里好多石头被风蚀了,话还没说完荣宁就摔了下去,羊泡馍让荣宁找那些发亮的石头落脚,那都是他们平常用惯的。荣宁一次次尝试,一次次摔下去,还没到哨所,荣宁就尝到下马威的滋味,羊泡馍表扬他是所有爬擎天壁最快的新兵。一到哨所莫军就对他展开了残酷的训练。

在爬了擎天壁、睡了扁担床后,羊泡馍告诉荣宁新兵到观察哨第一课就是端锅做饭,就是让荣宁端着锅子扎着马步烧饭。

羊泡馍在观景台向荣宁介绍附近的地理环境,并告诉荣宁,独臂老大当年在“红色猎击”中就是从哨所下逃跑的。

乔二嫌猪食味道臭得受不了,用毛巾围着鼻子直嚷嚷干不了这活,多吉说那他找连长谈谈还是让他去C11哨所吧,乔二一听算了,还是喂猪比较合算。

莫军让荣宁去冰川取冰用作生活用水,对冰的规格大小也有要求,并吩咐下去、上来都得走擎天壁。很可惜荣宁取冰失败了,莫军罚他在风口站岗。

高兴和方几何留在雪鹰大队继续训练,而鲍大志则分到了炊事班,他每天为高兴他们留着好吃的,也羡慕着他们接受的专业训练。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6集

袁野因材施教针对性训练新兵

多吉教乔二要科学养猪,他说要是把猪养瘦了一斤就唯他是问,并告诉乔二他这几天要去后勤部选猪崽,让乔二可千万不能偷奸耍滑,乔二一听多吉要去拉萨顿时两眼放光,他求多吉一定要带他一起去,并借用首长的话让多吉带好兵、交好接力棒,多吉觉得乔二说得有道理。

文工团准备排演大型舞蹈珠穆朗玛,这个舞蹈将代表军区参加全军的文艺汇演,舞蹈以女军医宁晓曦为原型创作,领舞将在众文工团员中产生,让大家早作准备,争取机会。

乔二如愿以偿跟着多吉来到拉萨选猪崽,他的心早已飞到了左佐身边。选完猪崽乔二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鼓动多吉在拉萨多待一会,多吉直接打断了他,告诉他自己明白他是什么想法,还不是要去看他的什么薇薇安。乔二赶到小卖部打电话给左佐,巧的是左佐居然也在小卖部,一见面左佐就急着打听荣宁的消息。乔二一番添油加醋把荣宁的处境渲染了一番,说得左佐眼泪都要下来了,乔二拍着胸脯说一定会替左佐照顾好荣宁的。并把多吉交给他买猪崽的钱全买了奶粉要送给左佐。

走出小卖部迎头碰上到处找乔二的多吉,多吉当头就骂乔二不知道看着猪崽到处乱跑,乔二急得拼命挤眼,心领神会的左佐笑着和战友离开。

次央在街上高原心脏病突然发作,被车撞了头部非常危险,紧急手术后护士告诉姜原原病人是RH阴性AB型血,血库没有存血,于是一个紧急电话打到C11哨所把荣宁召了回去给次央输血。荣宁知道次央也同为这种特殊血型,有些好奇。次央手术成功,荣宁好奇地向姜原原打听次央的身世背景,他得知次央出生在一个叫热瓦村的地方,他说自己真的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

荣宁在回哨所的路上发现独臂老大,随即下车开始跟踪,却被巧克力设计缠住,待荣宁摆脱巧克力,却失去了独臂的身影。荣宁打电话将这一情况报告了袁野,袁野马上通知公安方面的陈队,陈队随即设下路障,可惜为时已晚。独臂老大让巧克力联系蝰蛇,准备开始行动。

荣宁因为路上的耽搁回到哨所已经超过了莫军规定的时间,莫军不问青红皂白就罚荣宁去替羊泡馍站岗。

袁野训练高兴成为一名狙击手,在听了袁野一长串的射击须知之后,高兴一枪射出99环,但袁野显然不满意,他告诉高兴所谓狙击手就要弹无虚发,别指望会有第二次射击机会,在他枪响之前敌方的狙击手就会打爆你的头,因为你也在他的射程之内。

袁野了解到方几何曾获09年CS大赛的亚军,方几何奇怪队长是怎么知道的,当年他怕父母知道用的是“小老鼠”的代号参加的。袁野让他谈谈看法,方几何说要是当年的比赛用的是完整的单兵操作系统,他们早就把对手打得屁滚尿流的。袁野将一个优盘交给方几何告诉他是时候让他大显身手了。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7集

荣宁险些命丧巧克力之手

袁野陪着父亲打篮球,并向父亲汇报单兵全能信息化作战系统的工作进展,表示已经开始在高原试点进行,一定不会让袁副司令失望。

鲍大志的厨艺日益精进,但他一天也没忘了想当特种兵的梦想,看到高兴和方几何都有了明确的训练方向,他的心里十分难过,他想不通为什么明明他的新兵训练成绩不错,却因为犯了一次错,就不能再当特种兵。班长看出他有情绪,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与他分享,他说自己当初和光头一起当的兵,新兵训练三个月军事素质一点不比光头差,但光头就分到了雪鹰,当了威风八面的特种兵,而他则到了炊事班当伙夫,每天围着柴米油盐转,他当初也是满心的失落,直到光头牺牲后自己才看明白,如果当时的情况换成是自己可能就不敢那样去做。如今光头就是他的榜样,他的目标就是要当一名像光头一样的特种兵。鲍大志听了班长的教诲不再垂头丧气,开始踏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巧克力等人看到正在取冰的荣宁,认出他就是一直找他们麻烦的新兵,于是躲在暗处用箭射伤了荣宁,幸亏莫军发现险情及时出现救回荣宁。悠悠醒转的荣宁告诉莫军他看到独臂的人了,莫军立刻汇报袁野,雪鹰紧急行动派人进入雪山搜查独臂老大的行踪。

袁野十分怀念“雪山之鹰”,他对原原说第一次进雪山执行任务就是求着“雪山之鹰”带他去的,结果遇上了雪崩被困了几天几夜。后来在“红色猎击”时“雪山之鹰”为了掩护他而牺牲,其实他一直后悔当初不应该离开,原原说如果他不走可能他们两人都会牺牲,但袁野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都能活下来。如今“红色猎击”又要重新开始了。

二十年了,独臂又回来了,莫军的愤怒在燃烧,他大吼道仇恨已经化成一把利剑锋利无比,他誓要亲手杀死独臂。伤愈后的荣宁在一次次被莫军打倒和羞辱的过程中,似乎也领悟到了妈妈让他来雪山的真谛。

左佐对团长表示她想跳珠穆朗玛的领舞,团长告诉左佐应该去了解军人,用心去感受他们的精神世界和情感世界,用实际行动证明给大家看。

袁野决定在C11附近建立山地训练营,引独臂出来。

乔二到后勤部参加养猪培训班,一到拉萨就迫不及待地买了鲜花去看左佐,左佐则塞了一大包东西让他带给荣宁。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8集

荣宁接受莫军的铁血训练

荣宁在莫军设的机关壕里弄得伤痕累累,羊泡馍说这个机关壕只有老大能过去,他能拐个弯就不错了,荣宁说从理论上讲这机关壕应该没人能过得了,羊泡馍告诉他过去老大一天要跑好几趟呢。终于在莫军魔鬼式的训练下荣宁突飞猛进地进步着,莫军表面不说但心里在赞叹荣宁确实是个特种兵的好料子。

夜间行驶的大巴上,独臂和巧克力伪装成普通乘客,巧克力不明白独臂一定要回到这里,是真的只为了生意吗?他们在境外有那么多的生意可做,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莫军一直在雕一只鹰,羊泡馍告诉那是在纪念“雪山之鹰”,老大和“雪山之鹰”亲如父子,自从“雪山之鹰”牺牲后,老大就离开了雪鹰来到哨所,只为了能够手刃独臂替“雪山之鹰”报仇。荣宁也越来越看清莫军冷血表面之后的铁血柔情。

乔二受左佐的委托拎着一大袋东西在沙漠上步履蹒跚着欲往C11哨所走去,走累了就把左佐买给荣宁的东西拿出来吃,美其名曰补充能量,正潇洒惬意之时乔二听到了几声狼嚎声,吓得他再也顾不得把东西给荣宁送去,拎起袋子就打道回府。

莫军难得亲自下厨,并给荣宁和羊泡馍倒上酒,3个人第一次坐在一起用餐。荣宁问起莫军“红色猎击”的经过,莫军怀着悲愤的心情讲述了当年的战斗。当年“雪山之鹰”英勇牺牲,莫军一路追着独臂,可当时独臂已经跨过国境线,军中有规定过了国境线就不能再开枪,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独臂从眼皮底下逃走。

按原定计划袁野组织雪鹰在野外开展军事演习,他说这叫“敲山震虎”,他知道独臂一定躲在附近某个角落关注着他们。借着军事演习,雪鹰对附近山头进行了地毯式搜查,但并没有任何独臂的线索。

左佐亲手替荣宁织了一件橘色毛衣,战友不明白她为什么选这个颜色,左佐说这个颜色会令荣宁感到温暖,她说荣宁一定想不到她会给他织毛衣的,想像着荣宁穿上“温暖”牌毛衣时的样子左佐幸福地笑了。她又打电话给乔二,吩咐乔二帮她把衣服给荣宁送去,并说这次要是送不成功,干脆把自己洗洗干净喂猪得了。

文工团里对珠穆朗玛的领舞女军医一角竞争十分激烈,尤其是在左佐和云朵两人之间展开了明争暗斗,左佐每天清晨都一人独自到练功房勤奋练功。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19集

袁野再见荣宁对他的改变表示满意

乔二把左佐替荣宁织的毛衣穿在身上,自我感觉合身得不得了,他假想着左佐在织的时候一定是按他的尺寸织的,荣宁那大个子哪穿得上这件毛衣呀。

吕团长和青霞队长看到云朵和左佐在练功房较上了劲,都在力争拿到女军医的领舞资格。

独臂等人在闹市吃饭,手下与邻桌的人发生摩擦,亮枪威胁。独臂见行踪暴露,立即转移,并命手下将一直在使用的面包车掩埋了起来,他告诉手下记住一点,凡事多用用脑袋,命就会长一点。

袁野在第一时间得到公安部门的线索,土豆等人开展地毯式搜索却一无所获,忽然另一行动队发现了弃车的痕迹,袁野告诉他们藏车处往西方10公里处有一废弃工厂,独臂极有可能躲藏到那里。

行动小组分左右两方向缩小包围,厂房内,独臂一伙人提前准备了大量武器,战斗一触即发,但独臂一直在在“打”还是“不打”中左右摇摆,行动小组人员荷枪实弹潜入厂房,却没有发现独臂的踪迹,原来独臂提前掌握了地下通道的结构,躲藏在地下通道内。

袁野安排“独狼”独自在哨所附近实行观察任务,这个“独狼”就是已经成为狙击手的高海拔,高兴通过狙击枪的瞄准器看到荣宁居然在峭壁上倒挂着做仰卧起坐。乔二为了左佐再次踏上前往C11的征途,他来到峭壁下看到荣宁那里还以为他是遇到了危险,没想到那是莫军的魔鬼训练方法之一。荣宁感谢他不辞辛劳替自己送东西过来,乔二却说真要感谢他就把左佐亲手织的毛衣送给他吧。

文工团进行了阶段性考核,左佐和云朵都使出了浑身解数,考核结果由云朵跳A角,左佐跳B角,其他角色待定。云朵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对左佐说以后逢重要演出她来跳,其他演出让左佐跳。左佐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对吕团长提出她不跳了。

姜原原告诉袁副司令她想去趟上海,针对高原心脏病向荣之跃求助,袁副司令对此表示支持。

鲍大志想回战斗班,他求方几何帮他向队长申请,他说如果由他自己提出被队长回绝的话就没有余地了。

姜原原去上海之前想找荣宁谈谈,袁野派人接来荣宁,见到变黑变壮的荣宁,袁野很是欣慰。荣宁教姜原原如何对付他爸爸,他说既然爸爸最放不下的是他妈妈,那可以尝试着用和他妈妈相关的事情逼他一下,也许可以奏效。

《雪域雄鹰》分集剧情:第20集

左佐借口体验生活来到C11看望荣宁

高海拔已经在C11潜伏了一个多礼拜了,虽然没有任何独臂的动静,但军令大于山,只要没有撤回的命令他就得一直守下去。荣宁回哨所时特意过来会会高海拔,荣宁问高海拔想不想家,高海拔说当然想了,也不知妈妈的饭店经营得如何,他爸爸也在监狱里获得了减刑。荣宁也不禁想起了荣之跃,不知远在上海的他现在怎样?

上海,姜原原见到荣之跃和汤娜,她邀请荣之跃去拉萨参加首例高原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研讨会,被荣之跃果断拒绝。姜原原按照荣宁的建议,带上了宁晓曦当年没有递交的转业报告,看着妻子曾经为了高原病付出的一切,荣之跃答应考虑是否回西藏。

荣家,荣之跃拿着当年晓曦未来得及上交的转业报告满心遗憾,汤娜不免伤感,她知道如果这份报告交上去了的话,今天也不会有她的存在,虽然她明事理,但毕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免不了小女人心性,荣之跃向她提出结婚,但汤娜说他太不了解自己,她要的不是一个婚姻的形式,而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爱人。

左佐高兴地打电话给乔二问荣宁收到毛衣后的反应,乔二说衣服的尺寸荣宁穿着不合适,反倒是他穿着正合身,左佐生气地怪乔二谁让他穿荣宁的毛衣的。

左佐找到吕团长说她想去体验生活,吕团长问她想去哪儿,左佐说全战区哪儿最艰苦就去哪儿,况且女军医宁晓曦是荣宁的妈妈,去那儿也可以收集第一手资料,对她的舞蹈有帮助,吕团长答应和宣传部联系。

基本功训练结束,莫军开始把自己的绝活一招制敌教给荣宁,羊泡馍嚷嚷着老大真不公平,自己跟了他那么长时间连点皮毛都没教他,荣宁笑着让羊泡馍拜他为师。

莫军告诉羊泡馍近日文工团要来C11采风,让他和荣宁负责接待,羊泡馍换上军装一本正经地排练欢迎仪式。左佐则先来到红二连,让乔二带她去C11见荣宁,半路左佐的脚崴了,乔二一路背着她来到C11哨所山脚下。左佐参观了哨所,看到扁担床、擎天壁、回风口、机关壕……觉得荣宁真的太苦了,她心疼得眼泪都下来了,但荣宁说在这儿他感觉离妈妈最近。

独臂依然隐藏在废旧厂区,此时买家抱怨独臂出货太慢,再不赶紧交货就要终止交易。手下阿昌提出由他袭击哨所制造混乱,趁乱闯过去。阿昌带领马帮逼近山脚,等候独臂发出进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