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11-17)503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1集

溥绣贴反日标语陷害天佑

夏德发知道满仓老实忠厚,于是游说他,让他帮忙劝天佑放弃那块地。他说自己念在兄弟情义不想天佑被日本人迫害。满仓相信了他的话,就到天佑的工地上去找他。到了工地,满仓看到信心百倍的天佑正和施工人员看图纸,见满仓过来,天佑兴奋地告诉他,他对这片土地上房子的销售充满信心,他还专门留了一块地准备给大嫚盖一幢像弗里希家那样的房子。满仓好奇地问他哪来这么多钱,天佑告诉他自己从银行贷了六十万的款。满仓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满仓拿不定主意请谷蓝帮着分析,谷蓝建议还是把地让给日本人。于是满仓去找天佑母亲,请她帮忙说服天佑。因为现在青岛是日本人的天下,与日本人作对只怕他们会做出对家人不利的事。天佑母亲劝满仓不要一味听信夏德发的话,他极力帮日本人游说也许还有别的目的。满仓觉得不可能,他相信夏德发。即便怀疑夏德发的用心,但天佑母亲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天佑回来后母亲便劝他,为了过个太平日子放弃那块地算了。大嫚马上回绝不可能,她盼望已久的大房子眼看就要动工,她才不答应。但天佑考虑了母亲说的话,最终决定放弃那块地。

天佑找夏德发告诉他自己想好了,放弃那块地。夏德发喜出望外。天佑告诉他自己前期费用一共花了七十三万,日本人给这些钱就行了。夏德发满心欢喜地向吉村转达了这些话,原以为吉村会夸自己办事有力,没想到吉村大发雷霆,说如果日本人开发这块地根本花不到这么多钱,他只出二十五万,让夏德发转达给天佑。夏德发见吉村这么过分,便极力为天佑说好话,谁知吉村马上翻脸要与夏德发废除合作合同。夏德发可不想断了这条财路,他忙答应下来。

果不其然夏德发把日本人的意思转达后,天佑愤怒了,日本人这完全是明抢。天佑一口就回绝了。夏德发也很为难,他不能这么坑自己的弟兄。回到家溥绣听说此事责怪天佑与日本人对抗不识好歹,她劝夏德发不要终止与日本人的合同,还让他向日本人提出增加提成比例,由过去的一成提高到一成五。而她则自告奋勇地去说服天佑母亲。

天佑母亲听说了日本人的出价,她也很不满,溥绣又极力夸大不答应日本人可能招致祸患。大嫚回来听到溥绣的游说十分不满,态度强硬地告诉她不可能同意。溥绣回到家便想出一计。她偷偷地背着夏德发写了很多打倒日本人之类的反日标语。

次日当天佑到工地时,发现工人们都没有做工而是嬉戏打闹,工人们都听说了日本人要收这块地。天佑呵斥他们,让他们继续施工。这时有工人跑来告诉他,在他家的院墙上发现了很多反日标语,虽然工人们在尽力清除,但日本兵却抓了不少工人。天佑闻言大惊,赶紧赶回去。果然如报信工人所说。为救工人天佑告诉日本兵标语是自己贴的,日本兵马上把天佑抓了起来。此时赶来的满仓为救天佑承认标语是自己贴的,日本兵又把满仓抓了起来。匆忙赶来的夏德发一见此情形,他主动称标语是自己所贴。结果,日本兵把三人都抓了起来投进监狱。

黄渤“痞子”变“情种”,黄小蕾“傻姑”变“痴女”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2集

小嫚拒绝与满仓成亲

夏德发的岳父王爷溥兴在他们三人被抓后,看到工人们正在清理天佑家院墙上的反动标语。溥兴惊觉那些标语就是前晚溥绣在家里写的,当时溥兴一时兴起还帮她写了几张,原来她是为了陷害天佑。溥兴顿觉自己罪大恶极对不起天佑三兄弟。

小嫚把满仓三兄弟被抓的消息告诉了父亲姜傻子。姜傻子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天佑母亲和大嫚回来找他商议。事已至此,他们一致决定把地给日本人,暂时把三兄弟救出来再说。正商量着,溥绣哭哭啼啼地就上门了,她一番哭诉让众人越发觉得连累了夏德发。当众人把决定出让土地的事告诉她后,她主动提出由自己去和日本人谈。溥绣带着地契去找吉村。吉村听说她拿到地契非常高兴,溥绣乘机提出条件,一是放人,二是把提成提高到两成。吉村爽快地答应了。

天佑出狱后听闻母亲说那块地日本人只出了二十万。他发疯一般奔到工地,如今的工地已经被日本人接手,天佑大声呵斥日本人,却被他们赶了出去。等他回到德佑聚,银行的人已等在那里要他还贷款。他只得让他们抵走自己的船只和货物,还有德佑聚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这意味着德佑聚从此倒闭。

天佑母亲痛心地斥责满仓,说自从他到了青岛天佑处处不顺,质问他为什么要接近天佑。满仓动情地告诉她,自己从来都把她和天佑当成自己的亲人,不管这些年来她多么地不喜欢自己,自己还是把她当成最亲的人,想对她十分地好。天佑母亲突然跪在满仓面前,哀求他远离天佑,离开青岛,不要再连累天佑。满仓很难过却不知道为什么。

满仓垂头丧气地回到染坊时,小嫚正等着他。在他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时,小嫚就突然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他。边打边质问他究竟跟父亲说了什么,父亲竟然坚决要把自己嫁给他。满仓被打的莫名其妙。这时有人带话给他,姜傻子要找他谈事。

等满仓赶到劈柴院时,姜傻子正和溥兴收摊回来。就在前一天溥兴突然到姜傻子家里苦苦哀求他收留自己,甚至愿意给他当徒弟,因为他觉得对不起夏德发三兄弟。姜傻子不明所以,只得暂时收留他。结果溥兴看到满仓后马上愧疚地转过头去,一副无颜见满仓的样子。满仓也很奇怪。姜傻子告诉他自己想将小嫚嫁给他。满仓拒绝了,说如果小嫚不同意自己也不会同意的。

满仓找谷蓝请她帮忙请到学校的化学老师,想求化学老师帮着研究一下染料配比,还说自己很急,得尽快把这件事做好。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3集

满仓离开青岛从军

满仓在化学老师的帮助下,终于研制出不褪色的染料配方。满仓到劈柴院找小嫚,小嫚以为他要谈成亲的事闭门不见。满仓告诉她已经研制出不褪色的配方,小嫚欣喜地打开了门。满仓说自己已回绝了成亲的事,还说自己要出门几天,让她多照看染坊。说罢他把小嫚退还给他的耳环塞到她手里,转身就跑了。满仓又找到天佑,把自己这些年攒的积蓄交给了他,让他先拿着还弗里希一部分。天佑此时正为此事烦恼,所以收下了钱。满仓又找天佑母亲,她看到满仓很不满地问他问什么还来见自己。满仓没说什么,只是不顾她的推辞硬把一些钱塞给她,说是自己孝顺她的。随后满仓又去劈柴院偷偷地看了姜傻子和溥兴表演节目,他眼里满是不舍和难过。最后他去找了谷蓝,给了她一些钱让她补贴家用。谷蓝收下后问他是否决定离开,满仓心情很沉重,说自己已经决定了。于是谷蓝交给他一封信,让他去找志远的同学护国军的吴司令。

小嫚第二天来到杂货铺,看到杂货铺收拾的非常整洁干净。她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等她拆开信顿时惊呆了。信是满仓留给她的,信中满仓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了,杂货店和染坊就留给她,那些不褪色的布能卖个好价钱,还让她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成亲。满仓的突然离开让小嫚心中担忧和难过,她觉得满仓那么笨一个人外出可怎么办。她痛哭着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

姜傻子安慰小嫚不要担心,他出去找满仓。姜傻子到天佑家时,天佑才知道满仓离开的事。一家人都在猜测他为什么突然离开,都显得焦急万分,唯有天佑母亲气定神闲地仍坐在饭桌前吃饭。天佑顿时怀疑满仓的离开和母亲有关。夏德发得知消息后也和天佑一起四处寻找满仓。但一天过后当他们汇聚到杂货铺时,都没有满仓一点消息。小嫚难过地痛哭失声。这时谷蓝过来告诉众人,满仓已经离开青岛,他去找护国军了。小嫚紧张地问护国军会不会打仗,谷蓝告诉她可能会打仗。小嫚更加担心满仓,他那么笨在战场上他怎么会躲开枪弹。小嫚担心的要命,嚎啕大哭起来。

晚上天佑回到家时喝的酩酊大醉。天佑母亲忙过来倒水给他喝。天佑拉住母亲的手质问她,为什么不喜欢满仓,满仓那么孝顺她可她从没给过他好脸色。这次满仓离开肯定与她有关。满仓这次去从军那该多危险。天佑母亲一下子惊呆了,她没想到满仓离开后回去当兵。枪弹无眼啊,她脚下顿时有些踉跄起来。

满仓终于找到吴司令的部队。可是征兵时间过了,部队不收他。这时部队的火头军正挑水过来。他让满仓帮自己挑水,挑完水他又戏弄满仓将地上的猪杀死。说是上了战场是要杀人的,所以先考验他让他杀猪。满仓提着刀子围着猪始终下不去手,旁边正在训练队列的众士兵们都停了下来看着他。为了能当上兵,满仓决定豁出去了。就在他举起刀子时,吴司令正好走了过来。他制止了满仓,责怪众人不该戏弄他,并让人给他些路费让他离开。满仓得知他就是吴司令后拿出了谷蓝的推荐信。吴司令看完信告诉满仓,只要他学会打枪自己就收下他。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4集

满仓上京保护吴司令

夏德发告诉天佑现在有一个非常挣钱的大生意想和他一起合伙做。天佑没有拿定主意,回家后就和大嫚商量,说夏德发让他合伙做烟土生意,虽说是个非常挣钱的生意,但这毕竟是损阴德的买卖。大嫚却非常支持,她知道这生意来钱一定快。本来犹豫不定的天佑得到大嫚的支持,立刻下了决心准备把德佑聚出让给马掌柜,然后改做烟土生意。

马掌柜上下打量着德佑聚的房子,他嫌东嫌西,吹毛求疵,目的是为了把价钱压低。但天佑看着德佑聚三字就想到了满仓,他想如果满仓在一定不会让自己做这个生意。于是他改变主意,不想出让德佑聚了。回到家里天佑母亲听说他竟然准备做烟土生意,大吃一惊,她觉得那是断子绝孙的事,而且天佑的父亲就是因为抽大烟死的。幸亏天佑迷途知返。天佑告诉母亲,自己是因为想到满仓才改变了主意。天佑母亲没想到满仓对天佑影响这么大,也没有想到天佑和满仓感情这么深。

夏德发做烟土生意后日进斗金,很快就挣了不少钱。他拿着两摞钱想给天佑,又怕他要面子不肯收。正好他在小嫚的杂货店里遇到大嫚。他把钱塞给大嫚,大嫚不要,于是两人拉扯起来。夏德发的手无意间握住了大嫚的手,大嫚害羞地急忙闪开。夏德发心中顿时有异样的感觉。

自从吴司令说满仓学会打枪就收他后,满仓跟着军队的官兵们努力地学打枪。他笨拙的样子引的众官兵纷纷嘲笑。满仓不以为意,他知道自己笨,但勤能补拙,他白天练晚上练,终于有所进步。吴司令看在眼里,最后让他做自己的卫兵。满仓很尽职尽责,在跟随吴司令作战时一心保护吴司令。转眼到了1916年,一天吴司令兴奋地告诉众官兵,袁世凯在北京病故,帝制被推翻。众官兵欢呼雀跃。满仓却看到岗楼上有人拿枪瞄准了吴司令。于是他猛扑上去,这时枪声响了。众官兵反应过来打死了岗楼上的刺客。满仓又一次救了吴司令。

不久,大总统黎元洪下令让吴司令只身到北京见他,命令他不得带武器,不得带一兵一卒。满仓要跟着去被吴司令制止了,他只带了刘副官一个人。可等他们到北京一个旅馆里安顿下来后,发现旅馆里劈柴的伙计背影像极了满仓。吴司令仔细辨认果然就是满仓。吴司令气的大发雷霆,说他擅自离队就是逃兵,让他立刻回去还要处分他。满仓却说自己一定要确认他平安后跟他一起回去。吴司令气的无话可说。

有两个当兵的来请吴司令过总统府,说是总统召见。吴司令坐车离开时,满仓看到两个当兵的在车里一左一右地挤着吴司令,顿时很不放心地跟着车一直跑到总统府门口。满仓躲在门口附近等吴司令出来。结果,最后只看到刘副官行色匆匆地独自走出来。满仓追上去问他,刘副官一边回旅馆收拾行李一边告诉他,根本不是总统召见,而是段祺瑞假借总统之名把吴司令骗到这里。吴司令被关了起来,不可能出来了。刘副官说罢匆匆离开了。

满仓哀求旅馆老板娘,求她借自己一些钱,他要想办法见吴司令。他说自己在青岛开的有染坊,一定双倍还她钱。老板娘见他护主心切,借给他十个大洋。满仓终于见到吴司令。吴司令见到他一点也不意外,他知道满仓这种固执地近乎迂腐的人一定会想办法看他的。他让满仓不要为他做什么,谁也救不了他。但满仓不死心,他告诉旅馆的老板娘,自己已经在旅馆旁边租了间小房子,他要住下来照看吴司令。他还租了辆洋车,以后拉洋车挣钱。他欠老板娘的十个大洋他已经写了张欠二十大洋的欠条。等他回青岛后一定寄还给她。老板娘没想到满仓如此的仗义,她笑着撕了欠条,愿意无条件地帮助满仓。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5集

满仓向小嫚求婚

满仓果然如他自己所说在北京安顿下来,他每天拉洋车挣钱,然后给狱中的吴司令送饭。就这样他照顾了吴司令两年。这一天大雪纷飞,满仓如往常一样给吴司令送饭,监狱守卫告诉他不用送了,吴司令病重估计熬不过当晚。守卫放满仓进到牢里看吴司令。满仓看到昔日意气风发的吴司令被折磨的形容枯槁,奄奄一息。吴司令看到他拉着他的手感谢他两年来的照顾,又告诉他一切都要向前看。

此时已到了1919年,为了收复青岛,逼迫政府拒绝在巴黎条约上签字,爆发了伟大的五四运动。而青岛此时仍然被日本人占领,没有丝毫的行动。夏德发因为这几年来经营烟土生意,已经成为青岛首富,拥有商号、洋行和房地产等多家生意。溥绣一心想继续经营烟土,夏德发却决心放手,烟土生意毕竟是昧良心的营生。

这天,阔别青岛整四年的满仓背着包袱回到青岛,他躲在染坊附近,看到小嫚正和工人们染布。他心中生怯,转身去了谷蓝家。谷蓝正和一帮学生谈示威游行的事,见到满仓她非常惊喜。寒暄几句后她见满仓拐弯抹角地向承志打听小嫚的事,于是笑着告诉他小嫚一直在等他。然后谷蓝拜托满仓此次回来后正好可以联系天佑他们向商界倡议,支持学生游行示威。

告别谷蓝,满仓去了天佑家里。天佑母亲看到满仓平安归来百感交集。她欣喜万分地迎上去,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是激动地将天佑从里屋叫出来。天佑看到满仓愣住了,稍愣过后他上前一把抱住了满仓。天佑母亲眼含热泪地告诉他们,以后好好相处。满仓见天佑母亲不再反对自己与天佑来往,内心非常感激。晚上满仓留宿在天佑家里,天佑母亲早就收拾好床铺。等满仓睡熟后,她悄悄地走到满仓床边慈爱地看着他,然后把一套她亲手做的一直没机会给满仓的新衣服放在他的床头。

第二天一早,在天佑的陪同下满仓忐忑不安地回到劈柴院。小嫚远远地看到了满仓,她赶紧躲了起来。结果满仓见到姜傻子却没有看到小嫚。姜傻子告诉他,从他离开后小嫚就后悔了,她这些年全身心地经营染坊也是为了等他。

小嫚拿不定主意去找大嫚。大嫚告诉她满仓是个不错的男人,是个会把她放在心里疼的男人,她让小嫚不要再多想赶紧嫁给满仓。小嫚回到染坊,吩咐手下伙计买了一坛酒回来,她又把这四年的账本拿出来等着满仓来染坊。果然,满仓来到染坊,他看到染坊在小嫚的经营下生意红火。他找到小嫚,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小嫚也是,她板着脸将四年来的账本放在满仓面前让他过目。满仓不知道怎么感激小嫚的付出,小嫚也不知道向满仓讨要什么样的回报。她抱起酒坛倒了四碗酒,代表一年一碗,她让满仓一气喝完。满仓端起酒碗就喝,两碗下肚后小嫚就心疼了,她劝满仓不用喝了,满仓却坚持把四碗酒都喝了。小嫚心中的气早就消了,满仓仗着酒劲拉住小嫚,对小嫚说出了嫁给他吧。小嫚答应了,满仓一下子醉了过去。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6集

满仓支持示威游行

满仓找到天佑母亲,称自己要与小嫚结婚,因为自己父母死的早,拜堂时没有高堂可拜。所以他请求天佑母亲可以代表他的高堂接受他们敬拜。说完满仓惴惴不安地看着天佑母亲,怕遭到她的拒绝。谁知天佑母亲稍微迟疑后便答应了。满仓兴奋地像个孩子一样。

天佑母亲到寺庙拜佛求签,求得一个下下签。经寺庙高僧解签,天佑母亲顿时觉得心都寒了,她老泪纵横觉得这都是命。转眼到了满仓结婚那天,大嫚请天佑母亲同去道贺时,她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不愿同往。结婚现场高朋满座,满仓虽然笑迎宾客,但看到天佑母亲没来他心里还是倍感失落。婚礼举行到拜天地的时候,满仓看到台上空无一人的为高堂准备的椅子时,心里很难过。结果就在司仪高喊二拜高堂时,天佑母亲突然赶到,满仓感激地望着她,然后和小嫚深深地拜了下去。

婚后满仓和小嫚平静地生活着。此时谷蓝组织学生们的游行示威准备举行。她让满仓发动商会支持游行。满仓答应了,他又发动天佑和夏德发和他一起提议商会支持游行。夏德发此时虽然没有再做烟土生意,但商会的很多人对他颇有微词。他也想借此机会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所以他极力支持游行。小嫚对满仓不屑一顾,觉得他人笨嘴笨还搞什么游行。

商会开会时,夏德发表明自己支持游行的决心,天佑也发表了慷慨激昂振奋人心的发言,众商户听的热血沸腾。轮到满仓发言时他激动地站起来,嘴咕咕噜噜什么也说不出来。小嫚决得他笨的丢死人了。结果满仓直接低头把地上的袋子提到桌子上,打开袋子里面有准备好的许多标语。街道上传来学生游行喊口号声,满仓将标语发到众人手中,大家一起涌上街头准备参加学生们的游行队伍。

此时,谷蓝带着学生们高呼反对二十一条,还我青岛等口号,满仓等人听的热血沸腾。他们正准备加入队伍时,一大帮日本兵突然冲进学生队伍,挥舞着手中的警棒毫不留情地朝学生们头上打去。满仓看到谷蓝身处危险赶紧冲了过去,他想护住谷蓝,但情势危急谷蓝被抓了起来,而他也被日本兵打破了头。此时,听说游行示威的溥兴也非常激奋,他也上街示威,在自己的前胸后背都贴上了反动标语。结果也被日本人抓了起来。

夏德发听说溥兴被抓后,没有像溥绣那样责怪溥兴惹麻烦,而是觉得溥兴亲自游行并被抓倒是帮了自己。所以他在商会再次开会时,理直气壮地表明自己反日支持收复青岛的决心,因为他的岳父就积极表明了态度。现在游行的学生被抓,他和众商户倡议罢市抵制日货。其他商户怕因为罢市失去市场顾虑重重,而满仓回家后第一个挂出了罢市和抵制日货的招牌。小嫚责怪他不该这么做,别人都没有行动,他这样不仅没有意义而且还会使自己的生意一落千丈。平时少言寡语脾气温和的满仓这次却态度强硬地告诉小嫚,自己一定要这么做。天佑得知马上第二个罢市,接着夏德发也开始罢市。他们决定呼吁更多的商户参与罢市。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7集

青岛主权回归中国

继满仓罢市后,天佑和夏德发也开始罢市。许多群众不理解满仓的做法,像看笑话一样围在他的布店外指指点点,嘲笑他的行为。满仓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做法。随后商会的侯会长在商会上对满仓三兄弟的义举给予了高度评价,号召大家向他们学习,并主动表达自己宣布罢市。在侯会长的号召和表率下,所有的商户都宣布罢市,全青岛同仇敌忾形成一股抵制日货的浪潮。

满仓的义举得到青岛民众的认同和敬仰,大家纷纷涌到满仓布店里买布。小嫚忙的目不暇接,满仓得意地看着她笑,用事实证实了吃亏是福。满仓为了营救谷蓝和被捕的学生,写了倡议书交给侯会长。在侯会长和商会的努力下,谷蓝和学生们都放了出来。谷蓝出狱后想到上海寻求新的革命道路,她把承志托付给满仓和小嫚。

转眼到了1922年,侯会长正在召开商会会议。他痛心地告诉大家,虽然罢市和抵制日货的行动开展的如火如荼,但政府还是没有答应在合约上拒签。众人正长吁短叹时,有人拿来了电报。侯会长看完后激动地告诉大家,经过政府争取,青岛主权终于回归中国,日本在青岛的海关归还中国,铁路及其他产业可由中国政府出资赎回。商会的商户们顿时沸腾起来。青岛在外国人手中多年,现在终于回归了,所有青岛的民众都成为了有国家的人。在1922年12月10日中日交接日这一天,青岛民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载歌载舞,共同见证了日本国旗降落中华民国国旗冉冉升起的伟大时刻。满仓三兄弟像孩子似的搂在一起又蹦又跳。

夏德发在青岛回归后想开一个银行。因为过去的银行都是日本人和西洋人所开,没有一家中国银行。考虑到大户们都将钱存在日本人的正金银行,他不可能与之抗衡,所以他把眼光瞄准了中小客户。他让天佑和满仓入股,天佑却说自己的钱不多而且他还要拿这笔钱干一件别的事,而满仓却满足于安定的生活,他觉得自己开个小染坊挺知足。人各有志,夏德发没有勉强。

两年后,夏德发的银行已初具规模,生意越来越好。吉村是日本正金银行的股东之一,这两年他看着夏德发的银行发展壮大,现在已对日本人的银行构成威胁。他觉得日本人在青岛多年,不仅定居下来还在青岛发展了很多产业,他们不甘心就这么退出青岛的舞台。

这天是承志的十三岁生日,满仓和小嫚都准备为他庆贺。谷蓝突然回来了。

刘向京,黄渤,巩峥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8集

满仓和小嫚看不孕症

小嫚听说谷蓝回来了要接走承志,她心里十分的不舍。因为这两年她一直没有孩子,所以特别疼爱承志,但人家亲娘回来了她也拦不住。大嫚在家里为承志做的生日大餐小嫚也没有心情吃了。姜傻子让大嫚问问她和满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怀不了孩子。小嫚也说不出原因,大嫚建议他们夫妻二人到医院检查检查。

小嫚跟在满仓后面往医院走去。半路小嫚想打退堂鼓,她怕查出是自己问题。满仓好说歹说才把她劝进医院。可等检查结果时小嫚心里又七上八下。她说如果是自己问题,一个女人不会生孩子那还不如去死。所以看结果时她更加胆怯。满仓提出由他去看。结果检查结果是满仓一切正常,小嫚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子宫发育不好,所以导致不孕。满仓怕小嫚伤心,于是让医生告诉小嫚是满仓的问题导致的不孕。

在回去的路上小嫚更加嫌弃满仓,人长的丑就不说还生不了孩子。当她把满腹的怨言向父亲倾诉时,姜傻子让她不要嫌弃满仓,就算没有孩子可以领养一个,也不许她离开满仓。小嫚回到家,满仓正在熬中药,他谎说中医说了夫妻两人都要喝药,调节阴阳平衡才会怀孕。所以他喝药小嫚也必须喝。小嫚觉得自己没病还被满仓连累的一起喝药,越发地嫌弃他。

谷蓝把承志竟然送还回来,她说自己工作忙没有时间照看他,所以还是希望托付给小嫚照看。小嫚求之不得。满仓却担忧地问谷蓝是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是共产党。谷蓝没有回答,只说自己要完成志远和吴司令他们的遗愿继续战斗。谷蓝果然是共产党,她深入到青岛的纺织厂里,教女工们文化,教她们大道理。满仓知道谷蓝干的是大事业,可他还是十分担心谷蓝的安全。

满仓想扩大生产建印染厂,买设备减少人工劳动强度,也让小嫚不用那么辛苦。天佑却来游说满仓,说他观察和研究了期货很久,他想做期货生意。满仓听天佑解释半天总算明白了一点什么是期货,他认为期货就像赌博,不靠谱。但天佑心意已决,一定要试试,他觉得期货来钱快。满仓却满是担忧,他告诉小嫚,扩建工厂的事暂缓,他要把钱给天佑预备着,他担心天佑栽在期货上。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19集

谷蓝被抓英勇就义

谷蓝组织日商纺织厂的工人们准备示威游行,没想到另一边青岛的军阀受日本人指使竟然埋伏在那里只等游行的工人自投罗网。谷蓝等人喊着要求提高工资待遇,反抗压迫等口号开始游行,结果遭到军阀的军队开枪射击,手无寸铁的工人们顿时倒了一地,血流成河,谷蓝赶紧招呼其他的工人迅速撤离。军阀们开始四处捉拿谷蓝。

满仓担心着谷蓝的安全,四处寻找未果后,他便守在店里等她来找自己。果然半夜时分谷蓝乔装成工人的模样来找满仓。满仓把她藏到布店的仓库里,谷蓝告诉他自己还有任务必须赶到济南,她让满仓想办法帮助他到济南。满仓出去打听消息时才发现满世界都是谷蓝带照片的通缉令。谷蓝寸步难行,火车是不能乘坐的了。满仓向天佑借了一辆马车准备送谷蓝出城。他偷偷收拾了几件小嫚的衣服,小嫚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古怪,于是偷偷跟踪观察了他。

满仓与谷蓝乔装成两口子。满仓将谷蓝娘家的地址、姓名、家庭成员等都交待好她,然后带着她离开。哪知走到偏僻的城边竟然发现还有当兵的盘查。满仓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当兵的详细盘查了谷蓝的娘家情况,可对照墙上通缉令的照片他们还是非常怀疑。突然小嫚追上来,一把拎住满仓的耳朵,故意大声咒骂谷蓝,说她是狐狸精,勾引自己老公还想私奔。官兵们都在看正室捉奸的笑话,谷蓝乘机逃脱。

数日后,就在满仓担心谷蓝是否安全逃离时,学校的许老师突然来找满仓。他带信说谷蓝在济南被抓关入大牢,凶多吉少,她希望满仓带承志去见她。满仓赶紧带承志过去,又花了不少钱打通关系,最终才见到谷蓝。谷蓝此时被打的遍体鳞伤,她拉着承志的手拜托满仓一定要让承志把书读下去,还说如果承志长大后也走和他们一样的路,希望满仓不要管他。谷蓝有千言万语要交待满仓,交待儿子,可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监狱守卫通知他们有长官巡查,让他们赶紧离开。

隔天满仓带着谷蓝的骨灰回来了。承志非常难过,满仓和小嫚把谷蓝和志远的衣冠冢埋在一起。小嫚安慰承志,以后他就是自己的亲儿子,自己会好好抚养他长大。

《青岛往事》分集剧情:第20集

天佑与吉村期货之争

天佑告诉满仓他在做棉花期货,他从吉村手中买了十万担棉花。现在的棉花行情是两块六,估计等交货时棉花会涨到五六块。因为今年棉花歉收,价格一定会涨,到时候他就挣大钱了,也报了当年吉村夺地害自己破产之仇。满仓不懂期货,觉得天佑意气用事非常不妥,特别是这笔生意还是跟吉村做的。但天佑却信心十足,因为他研究期货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他在取引所做了好几单期货,从来没失手过。他觉得满仓杞人忧天了。

满仓回到家里时,小嫚告诉他推销设备的人刚走,她问满仓的打算。满仓让她暂时不要进设备。小嫚不理解,但满仓也不多解释,只是告诉她自己要下乡几天。满仓到乡下好几个地方实地考察和询问过棉农,今年因为天旱和虫灾,棉花一定歉收。满仓还是不放心,回城后,他分别走访了好几个与吉村有期货生意来往的,他们无一例外在最后交割时不是被山贼抢就是莫名其妙地发生火灾,也无一例外地没有挣到吉村的钱。满仓越发地担忧了。

满仓每天到取引所去观察和了解期货交易,渐渐地他对期货生意有了深入的了解。他找到天佑告诉他自己打听到的情况,没想到天佑也知道别人和吉村生意来往的事。他告诉满仓现在青岛是中国的,不用担心吉村。但满仓同时还担心万一最后付钱时遇到问题怎么办,天佑让他放心,款是在夏德发银行贷的。满仓建议天佑换到西洋人的银行,那样日本人拿西洋人的银行没有办法更稳妥一些。满仓的话让天佑陷入深思。

天佑觉得满仓言之有理,他跟夏德发表示了这个意思。夏德发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今非昔比,吉村拿他没有办法,让他放心。天佑得到承诺也放下心来。这天有人突然拦住天佑,说是有人有事要与他详谈。原来吉村担心棉花交货时自己会破产,他恳请天佑解除合同,他赔偿给他十万元。天佑觉得很可笑,当年争地时他从自己手中抢的远远不止这么多。天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吉村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

取引所给天佑传来消息,吉村又在抛售棉花,这次是五万担,价钱涨到四块。天佑全部吃进。满仓得知后非常担忧,吉村明知棉花会涨还抛售一定有什么阴谋。天佑让他不要担心。

满仓把最近的事告诉了岳父姜傻子。姜傻子沉思片刻后突然问天佑贷款和夏德发签订合同没有,这一点是满仓没有想到的,他觉得兄弟之间不需要签订合同。姜傻子建议让他们还是签个合同比较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