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11-25)349
法国吉洛酒庄,原瓶进口。美女QQ/微信/手机:13066961998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1集

格芦提供情报化险为夷 娄一枝恐慌心生退意

王安中将文化名人集中起来,让他们换上衣服,并且让他们将所有的文稿钢笔之类的东西丢掉。

薛英提在潮州帮老大那里得知了名人上船的时间和人数,并且软硬兼施的挖出了情报来源——管理蔬菜船的阿五的贴身马仔阿强。随后,他向川栖直子汇报了这一情报请求抓捕,并且要黎裁法到场。几人到了码头的一处茶楼等待,黎裁法等得不耐烦,下了楼不停看表。薛英提告诉川栖直子,如果抓捕成功,那么黎裁法便是以权谋私,必须严惩。川栖直子当即下楼质问黎裁法,黎裁法硬撑着不承认。

格芦上班的时候发现办公室的人都出去执行任务了,她想起上次和薛英提一起见了潮州帮老大的事,来到药店,告诉认出她的沈妙樱蔬菜船上的货物被发现,张明慎马上打电话传递了情报。王安中得到提醒连忙将运送名人的卡车开离码头。

薛英提和川栖直子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出现,面对川栖直子的责问,薛英提说是有人走漏了风声,眼神却看向黎裁法,黎裁法瞪大眼睛说自己都被他的人监视了。川栖直子说与其怀疑自己人,不如做好本职工作,说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走了。薛英提恼羞不已,将怒火发泄在清道夫身上,命令撤离。

格芦提供了准确的消息,张明慎不能理解她为何要这样做,是敌是友现在还难以判断,而且格芦竟然知道叶家桐的化名,关系可见一斑,可是自己与叶家桐是多年朋友,他却从来没有提过格芦,自己也无法打探一个人的私人空间。

小董询问了娄一枝买药一事,娄一枝说自己怕在船上犯病连累别人,所以想出去多买点药,王安中过来告诉小董行动取消,被娄一枝暗中听到。

叶家桐拟定了一些接头地点,说我方的行动不能推动,必须有所改变,他与张明慎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但是他的策略过于冒险,张明慎深为担心牵一发而动全身。

张明慎将叶家桐的方案汇报给了重庆南方局,上级同意叶家桐的思路,但要有一个周密的预警计划。张明慎将密码盘分为三份分别交给香港三个地区的三位同志,只有他们都被捕了才能破坏整个地下交通站。张明慎问叶家桐为何从来没有提过上海的事,叶家桐说他在薛英提的船上遇到曾经在上海深爱过的女人,当时叫梁蔓仪,现在叫格芦。

娄一枝拿着钱和房契找到薛英提,说自己已经引起他们怀疑,要退出虎鲨行动,薛英提威胁逼迫后,又好言相劝,说只需要他到名人身边尽力帮助他们就行,万一不行还可以接受自己的任命。

《省港大营救》侯京健书写特工新定义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2集

香港开通难民道 格芦暴露被跟踪

叶家桐说在船上与格芦没有交谈,她应该没有将此事告诉薛英提。他告诉张明慎,在上海的时候,因为住址暴露,格芦因为跟自己在一起遇到很多危险,还有很多同志为了保护他们牺牲,格芦给他留下一封分手信,不告而别。

酒井隆急于组织部队参加南方作战,另外香港涌入过多难民造成粮食危机,召开了有关开通难民道、遣散难民的会议,薛英提带格芦参加了会议,他在会上表示自己对文化名流会利用难民道逃窜的担忧,川栖直子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酒井隆命令立即执行此事。薛英提的提议没有得到执行,又听闻梅兰芳拒绝演出,更是火冒三丈。

何秘书面见薛英提,他说蔬菜船泄露十分蹊跷,事情说明,娄一枝的行为可能引起他们的警觉,但是他们是在最后一刻取消行动,情报是从哪里获悉就值得追究的。薛英提不禁想到和潮州帮老大的会面,格芦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若有所思。何秘书听说这一事情,肯定她有嫌疑,自荐处理此事。

格芦给张明慎寄了挂号信,张明慎觉得非常危险,不管她的目的为何,一定要对她进行引导,否则会出大问题。张明慎在街上接走了格芦,说她的鲁莽行动非常危险,但是很感谢她送出的情报。格芦不想提起以前的事,也希望他不要告诉叶家桐。张明慎交给她一瓶密写药水,说情报可以写在生鸡蛋壳上,煮熟后就可以看见蛋白上的字,双方以此互通信息,会给她派一个佣人作为联络员,并且给她取了“九尾猫“的代号。

川栖直子的父亲川西贵仁对日本的圣战一直持悲观消极的态度,川栖直子与父亲划清了界限,也因此一直奋不顾身的参加作战,在她向酒井隆汇报了难民道计划后,酒井告诉她川西贵仁的联系方式,在拨通电话后,川西贵仁得知女儿身在香港,失望的挂断了电话。

何秘书询问格芦,蔬菜船抓捕当日的行踪,格芦说自己是有私事外出,所以无可奉告,她说完就假装生气的离开了。她回家被人跟踪,又联系不上张明慎,剥开鸡蛋,上面赫然写着“速来我这”四个字。

格芦到药店见张明慎,紧张的说起何秘书对自己的审问,沈妙樱观察窗外发现有尾巴跟踪,张明慎教她,说是出来买药,格芦思考后,说自己有过呼吸症,张明慎吃惊的说这有生命危险,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告诉别人自己有这种病症。

回到家,格芦不舍的翻看着自己的日记本,还是依照张明慎的嘱咐将日记本撕掉投进了火盆里。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3集

格芦坦承病情得信任 薛英提抓捕受阻

薛英提找了格芦过来,格芦说何秘书凭空怀疑自己,薛英提请她理解何秘书的职业病,告诉自己真实的情况才能帮助她,格芦犹豫后说出自己去买了鸦片治自己的过呼吸症,薛英提顿时明白,后悔自己逼迫于她,格芦趁机说既然他知道自己的秘密,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她,薛英提郑重承诺一定会这样做,并且让何秘书停止调查,心怀不满的何秘书给汪夫人打了电话。

擅长临摹的娄一枝卖了两个假证件出去,这两个人通行的时候受到清道夫的阻挠,吴黑仔上前制止发生冲突,酒井隆带着川栖直子等人到了,命令管理难民通道的野间,一切引起骚乱的人都视为暴民,可以立即枪毙。张明慎命令下去,做好群众的宣传工作,让他们继续滞留香港,逼日本人就范,并给杜敏贤等几人布置了详细的任务。娄一枝主动给文化名人老钱绘制假证件,打听具体的出走时间。

难民无法疏散,导致酒井隆的部队未能及时撤离参加南方会战,他火冒三丈的训斥了薛英提,薛英提决定自己行动,他从娄一枝那里知道共产党最近有一次转移重点文化名人的大行动,

将这些名人的照片发给手下,让他们盯紧后私下抓捕。

张明慎等人带着文化名人到了难民通道前,老钱到林中方便时被清道夫抓住,吴黑仔带人赶到,自称是黎裁法特高课侦缉队的人,大摇大摆的抢了人走了。张明慎取消了此次行动。薛英提到日本宪兵部特高科侦缉队找到黎裁法,两人互不买账,都说对方是日本人的走狗,薛英提发作起来,说黎裁法的人在难民道把自己的目标人物劫走了,要黎裁法把自己的手下叫出来辨认,如果认不出来当众道歉,黎裁法毫不示弱,说要是认出来就当众枪毙。可是,当人叫出来后,清道夫并没有找到可疑对象。薛英提拒不道歉,两人对峙时,川栖直子赶到,说薛英提擅自行动让人钻了空子,若不道歉就取消稽查队合法行动的权利,薛英提只好屈服了,但他并不死心,让清道夫另找帮派协助抓捕。

清道夫在一帮派头子那里知道了一个文化名人的停留点,找到了一张包书纸,薛英提分析他们一定会找地方休息,要清道夫在方圆十里仔细搜查。文化名人不堪奔波,陈慕陶决意牺牲自己保全大家,张明慎不同意。心意已决的陈慕陶留书不告而别,很快,他身在中环的消息传到了薛英提那里,陈慕陶被逮捕后,薛英提命令搜索整个中环。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4集

名人在大帽山被抓 土匪竟是小说爱好者

陈慕陶的被捕,几次行动的失败,让叶家桐的压力越来越大,情绪激动起来,他听不进张明慎的劝说,冲进雨中大喊着发泄心中的忧虑与急躁。等他平复下来回到屋里,张明慎同意他混进文化人中一起转移,但是若薛英提看到他,到了内地就不能回香港。张明慎说自己会找富商叶凌轩营救陈慕陶。

文化名人趁夜出发进入大帽山,叶家桐仍以马经专栏作家加入这支队伍,张明慎并没有告诉吴黑仔他的真实身份。黑夜翻山越岭,让一向身体文弱的名人们不堪忍受,请求休息,叶家桐和杜敏贤看到这一情况,说这里土匪烂仔横行,还有英国人丢在这里的武器装备,不能坐待鱼肉。众人又接着上路,却又遇上下雨,路滑难行,只好停下休息,却被大帽山的土匪抓了起来。第二天,薛英提也带人赶到这里,挟持了一个猎户带路,找到了一件衣服,肯定他们走不远。

吴黑仔以黑道礼仪拜了大帽山土匪头子曾洪彪,说所带人员是自己的货物,想借道通行。曾洪彪说按规矩行事,两人比试枪法后,吴黑仔输了,曾洪彪将所有人带到后山,让人挖了一个大坑,要将人活埋。杜敏贤自报东江游击队的身份,是抗日的队伍,曾洪彪却说日、英横行,都不是好东西,蒋介石却是在广东发迹,却赶走了广州王,也不值得相信,仍要拉人入坑。这时,曾洪彪问到邓钟梅的名字,他认字不多,偏偏热爱文学,尤为酷爱鸳鸯蝴蝶派小说,特别爱读邓钟梅的作品,他让手下拿来邓钟梅的照片,辨认之后,跪拜起来,称邓钟梅为恩师。

曾洪彪拿来一大摞自己写的书请邓钟梅指正,叶家桐只好让众人分开阅读,发现错字连篇,内容幼稚,但是叶家桐也认为他是外表鲁莽,内心单纯的人,可以鼓励一下,众人在曾洪彪设下的宴席上引导他团结一心,保家卫国。

薛英提遭遇到曾洪彪手下土匪,不敌对方火力后撤到难民通道给川栖直子打了电话,川栖同意野口给以配合。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5集

文化名人顺利度过深圳河 叶家桐智斗黎裁法脱身

曾洪彪将众人送下山,还送了两挺抢给吴黑仔,说等会过河的时候用得着,还派人沿路护送。等见到自己人西坑的林村长,他说稽查队正在沿岸巡逻。叶家桐用暗号与吴黑仔接头后,问询游击队接应的地点和能徒步过河的地方,心中有数了。他化成便装后和吴黑仔几个游击队员在一处放了一笼鸽子,并迅速跑开找到路边的废旧屋子做了据点。那个给薛英提带路的猎户牵着的猎狗将稽查队也带到这里后,叶家桐看准时机就开火了,缠斗一段时间后,叶家桐等人感觉时间差不多,从后边撤离,薛英提发现后,穷追不舍。

杜敏贤等到枪响带着文化人马上前往河边徒步过河,接应的东江游击队听到动静也早已到了河岸等待,得知吴黑仔等人在吸引敌人火力后,派了两个中队过去接应,而得知消息的野间也带着鬼子赶到这里。两面夹击,叶家桐等人的子弹却已经不多了,同行的几人牺牲,幸亏及时撤到一边将鬼子引入泥潭,加上李政委带着游击队赶到支援,叶家桐吴黑仔等三人才抓住时机游过河去,只剩下薛英提看着他们远远离去的背影无能无力。

众人到了山区里的游击队据点,看到这里条件这么艰苦,还创办了报社,邹韬奋给报刊改名《东江民报》,沈雁冰还为副刊起名《民声》,两人都为报纸题写了刊名,文化名人们决心用自己的笔做武器,与日本人斗争到底。

叶家桐告诉李政委,大帽山最大的土匪头子曾洪彪捡了很多英国人丢下的武器,可以争取。他和吴黑仔上了一艘小船,却被黎裁法劫下检查,虽然两人及时处理了自己的手枪,但是黎裁法认出了吴黑仔,叶家桐只好将黎裁法拉到一边,说起威廉手上的战略物资中的雷锭,以此做人情让他放过吴黑仔,黎裁法同意了这一交易,只身随着叶家桐到了一处马场。叶家桐将他引进一处仓库锁起来,嘱咐马场的人天亮就放他出去,随后轻松的离开了,黎裁法在里面大喊着绝不放过他。

叶家桐回去见到张明慎,张明慎说陈慕陶宁折不弯,不仅没有接受薛英提的提议,还在受刑后写了一首《受刑诗》,托人送出来发表在报纸上。陈慕陶的铮铮傲骨,令薛英提恼羞成怒,准备将他送到宪兵队,这一举措会让陈慕陶陷入危境,张明慎说让“九尾猫”去试一试。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6集

格芦迂回劝说薛英提打消念头 井村博提供通行证被审问

薛英提得知宣称身体不适的知名影星胡蔓出现在中环珠宝行,带着格芦过去,提到上次说过的《胡蔓游东京》剧本,说日本人对她别有用心完全是造谣,胡蔓说现在的香港妻离子散,饿殍遍野,薛英提完全不承认,示意格芦送给她能让她享受特殊待遇的证件,见她收下,知趣的告退,并说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他。

在喝咖啡的时候,格芦给薛英提看李明杉等人为营救陈慕陶的吁请书,薛英提说要给他点厉害看看,格芦劝说他表现宽容大度,会拉拢更多的文化人,还能在圈子里挣个好名声,薛英提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杨小姐向王区长汇报胡蔓有三十多只箱子的行李,王区长让她将人和行李分为两路护送。胡蔓很感激杨小姐为她所做的安排,吩咐下人收拾后,她去向梅兰芳告别,询问他的打算,梅兰芳说自己可能回不去了,但是绝不会做自己不愿做的事。

薛英提给日本少佐打电话,说晚上有人从码头私自离开香港,还带了很多违禁品。杨小姐几人在码头等了很久都不见胡蔓过来,只好先行上船,日本人来了,将胡蔓的行李都没收了。王区长安慰因丢失全部家当错过上船痛哭的胡蔓,说戴老板一定会安排她安全返回重庆。

叶家桐在夜总会见井村博,说日本人对柳彦梓和何芗滢盯得很紧,迫切希望他能帮助弄到特别同行证,井村博尽全力帮他弄到了证件。何芗滢很顺利的经过关卡,柳彦梓却无意中暴露了口音,引起守卫的注意盘查,小董上前自称是外务省岩井机关的人,守卫的人还是不放行,小董只好示意王安中制造斗殴事件引起骚乱,才蒙混过关。事后,薛英提获悉此事具体细节,通过打探通行证的来源,盯上了井村博。

冒险通关后,叶家桐也猜到薛英提可能会顺藤摸瓜打探到消息,为了安全起见,他让小董不要再到自家来,并且马上搬家。薛英提过来见川栖直子,正好看见井村博离开,川栖直子说自己没有在井村的话语中听出任何漏洞,其实自己也没有资格审问井村参赞,而且日本外务省官员为共产党地下组织是一大丑闻,她给了薛英提三天时间,只负责帮忙将井村博请到稽查署,她不会参与有关审问的任何事情。

井村博没有听叶家桐的劝说躲避风头,被薛英提带到稽查署,薛英提问到四张通行证的事,井村博仍然坚称是内务省转移情报人员。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7集

格芦传“诈”井村博脱险 薛英提失策大受羞辱

薛英提告诉井村博他在深圳大亚湾找到了那四个人,井村博不发一言,闭上了眼睛,薛英提让他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说出事情的真相,让人在审讯室用高音喇叭不停的播出戏剧曲目,井村博头疼不已。

井村博出来放风的时候看到薛英提抓来的四个人,格芦过来让薛英提签字看到了这一幕,在鸡蛋上写了情报让佣人送出去,佣人传递鸡蛋的一幕被薛英提派出的人看到眼里。叶家桐肯定的认为这是薛英提的诈计,让张明慎立刻通知九尾猫将真相告诉井村博。

格芦收到情报后苦思冥想,她看看杯中的茶水,想到一个办法,用朱笔写了一个“诈”字剪下来,在给井村博送的茶水通过检查之后,趁人不备将其丢进了茶杯,而井村博正好在此时摘下袖口里的毒药丢进嘴里,打开茶杯喝水时发现了漂浮在水上的“诈”字,将药丸拿了出来。等到薛英提又来问讯时,井村博理直气壮的要求和所抓的人对质。这时,川栖直子过来,说事情捅到了酒井隆那里,她向井村博道歉,让人将薛英提用钱粮米油雇来的西贡渔民装扮的文化人叫了进来。薛英提无话可说,被川栖直子用枪逼着给井村博跪下道歉,井村博甩了他一耳光走了,从未受此羞辱的薛英提怒火冲天却不能发作,转头又被酒井隆叫过去扇了耳光,说看在汪夫人的面子才给他一次机会。

被停职审查的薛英提在家里喝得酩酊大醉,将家里扔得一团糟,佣人王妈只好给格芦打了电话。格芦过来帮王妈将薛英提扶到床上,薛英提却拉着她不让走,格芦只好听了王妈的劝在他隔壁的房间住了下来。深夜,格芦在床上熟睡,薛英提悄悄推门进来,坐到床上,看见她美丽的容颜,十分动心,极尽变态的隔空抚摸让格芦惊醒,看见他出现在自己房间吓了一跳,薛英提连忙让她不要误会,说自己是睡不着才过来看看,他拉拉格芦脖子里掉下的金链,说了让格芦心惊不已显得有些暧昧的话才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薛英提拒绝了清道夫在领事馆监视的提议,让他盯着共产党联络员就行,等清道夫走后,躲在一边听到谈话的格芦才走了出来,离开他家的时候还送给他一个微笑,让薛英提十分愉悦。

喻南斋失去了音讯,叶家桐向张明慎建议,还是由一贯与喻南斋联系的小董再出来活动一次,张明慎同意了。这时小董的老婆春菱要生孩子,他将妻子送到医院却又感到不适合在这里久留,回去的路上他看到排队买米的喻南斋,他让黄包车夫先送了老婆回家,过去找到喻南斋,现场却发生骚乱。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8集

小董被抓叛变 港九地下交通全部破坏

娄一枝在茶馆看到喻南斋,看到他落魄的样子,说自己在帮人作伪证,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免费为他帮忙。分手后,娄一枝一路跟踪喻南斋到九龙城外,看见他和小董接头。消息传到薛英提那儿,他让清道夫带着娄一枝和当日守卫哨卡的人在九龙城转悠寻找。

小董带着王安中给喻南斋送了一袋米,说自己已经暴露必须马上撤离,以后由王安中与他联系。小董将喻南斋提供的名单交给王安中,回去接了春菱准备上船离开,路上春菱要生孩子,送他们离开的沈妙樱连忙去找接生婆,小董又将春菱扶了回去,却被娄一枝看到。当薛英提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被川栖直子看到,在后面尾随而去。

小董安慰着疼痛难忍的春菱,薛英提带人闯了进来,川栖直子随后进来,坐在凳子上看着他审讯。薛英提说只要他交代上线和下线就可以保他老婆无事,还叫来了医生,小董看着气息减弱的老婆,眼眶都红了,七尺男儿痛哭起来。

沈妙樱好容易找到接生婆赶过去,发现小董家里的情况立即回去报告给了张明慎。张明慎制止住急于前去营救的叶家桐,命令马上放弃交通站。春菱昏死过去,小董顶不住招供了,川栖直子还不满意,威胁要杀死医生,小董招出了石头鱼,说先救了自己的老婆才会招出他的真实姓名。

王安中被抓叛变,很快,杜敏贤被捕,陈李济暴露,不过没有抓到张明慎。格芦从同事那里得知薛英提抓住了三个共产党的负责人,破坏了共产党在港九的全部地下交通站,不禁非常担心叶家桐的安危。回到家,她收到用鸡蛋传递的情报——大光明电影院晚上九点。

杜敏贤经受酷刑没有交代任何事情,川栖直子又在小董身上作起了文章,要他交代石头鱼,小董说要与薛英提谈。

格芦在电影院告诉张明慎,三人被捕,两人叛变,听到她不断提起叶家桐,张明慎让她不要感情用事,保护自己是对叶家桐最好的帮助。文化人最后是被杜敏贤接手,吴黑仔担心他们断粮断水,向张明慎请示后决定自己去找他们,由于没有叶家桐的消息,张明慎让他在与叶家桐定下的五号交通站门前挂了一把扫帚。叶家桐看到扫帚找到张明慎,他担心喻南斋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去药店找张明慎,说自己还没有被全城通缉,可以前去查看。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19集

胖姐被捕有惊无险 格芦暗下决心解除隐患

格芦送给薛英提一件衣服,恭喜他荣升次长,薛英提欣喜之余,感叹自己在日本人面前连狗都不如,格芦安慰他总有机会的。这时,薛英提接到川栖的电话,说董沙平指名要见到他才开口,薛英提挂下电话后激动的说格芦就是自己的福星,不过不用急着前去,吊吊川栖的胃口也好。

格芦回家在鸡蛋上写下情报,让胖姐送到集市上传递出去,被早就跟踪多日的何秘书派出的人当场抓住。何秘书将胖姐、卖鸡蛋的刘姐和鸡蛋交到薛英提的面前,说她们是通过鸡蛋传递情报的。胖姐说家里揭不开锅,偷了格芦的鸡蛋出来换钱,还跪求薛英提不要告诉格芦。何秘书坚持己见,要用x光检查,薛英提同意了,说自己信任格芦,若是查不出来就不要派人跟踪格芦,让他有事就直接跟自己说,别动不动就跟汪夫人打电话。到医院没有检查到任何东西,何秘书不死心的将鸡蛋打开,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薛英提阴厉的盯着他,说今天是自己的大好日子,不想追究他的责任,只希望他撤回跟踪格芦的人。

格芦等不到胖姐回来,只好先行到了薛英提家参加他的荣升酒会,等薛英提回来,酒井隆也亲自前来。酒会结束,醉意醺醺的薛英提志得意满,送了一件大衣给格芦,说自从她的出现,自己的生活充满阳光,格芦说他送的衣服是官太太才穿的款式,自己不喜欢,薛英提连忙答应会退掉。格芦说她也考虑了川栖说的事,可以将人提到警署审讯,表明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薛英提激动的拥抱令格芦退避三舍,又觉得不好便报以微笑告辞了。胖姐回来告诉格芦事情经过,格芦明白这次应该是顺利过关了。她送走胖姐后,从柜子里拿出了手枪,逼迫自己下了决心。

薛英提告诉格芦,川栖直子同意董沙平到警署接受审问,让她随自己一起去,可是格芦却被拦在门外。薛英提独自面见川栖,川栖说要保证董沙平的安全,可以采取任何手段让他说出石头鱼的真实身份,她说自己1938年第一次来到中国的上海就与石头鱼交过手,他既胆大妄为,又细心周密,隐藏得极深,不过,她从内线那里得到一些有关石头鱼的不太清晰的照片,可以判断他的大概年龄和身高,而且知道他是1939年底来到香港的。薛英提不禁想起与叶家桐在香港的初见,他对川栖说,这个石头鱼说不定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文化名人们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小杜,严牧之的风湿病犯了,胳膊都抬不起来。喻南斋见众人即将面临断水断粮,决定出门到陈济堂找张明慎。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20集

薛英提专车爆炸小董丧命 叶家桐找到文化人的藏身地点

格芦等到薛英提让人押着小董出来,她正准备掏出手枪除掉小董以绝后患,薛英提回过头,她连忙放下,紧张得差点犯病,薛英提让小董先上他的车离开,谁知,车刚发动就爆炸了。

喻南斋小心的走到街上打探,叶家桐将他拉到僻静处交谈,喻南斋说自己是出来买治风湿病的药,没有告诉他自己的住址。叶家桐在后面跟着他,发现他进了五号仓库,里面还有其他文化人。看见喻南斋空手回来,已经断水断粮的众人更加焦虑。

格芦去看春菱和孩子,说小董要她带话,让春菱将孩子抚养长大,意识到小董出事的春菱抱着孩子痛哭失声。回去的路上,张明慎带走了格芦。格芦告诉张明慎,小董被炸死了,但是没来得及说出“石头鱼”的真实身份,而因为自己犯病使得薛英提逃过一劫,更使得他认为自己是福星。

清道夫查到在薛英提车上的炸弹是国民党军统安置的,薛英提想起川栖直子说过军统在暗杀亲日分子,他让清道夫趁共产党组织瘫痪将喻南斋等文化人一网打尽。何秘书关注到格芦,让下面的人调出她的档案交给自己。

喻南斋在仓库门口发现粮食和水,还有一瓶治风湿的药,他便明白是谁所做了。叶家桐告诉张明慎找到喻南斋,但自己并没有告诉他真实身份,那些文化人不能再在那里呆下去,张明慎也担心薛英提对不合作的文化人采取非常手段。叶家桐决定亲自护送这批文化人离港。

密码被破译,直指一处托管行,川栖直子说薛英提必须为董沙平的死负责任,不让他一起参与行动。川栖直子打伤了托管行老板的腿,命令他拿出了柜子里的东西,等日本人走后,托管行的一个伙计将店铺外悬挂的物体翻了个面。

叶家桐将张明慎带到五号仓库,通知大家马上可以转移,却发现有些人没有掩护证件。回去的路上,叶家桐独自去查看了托管行外面的悬挂物,发现它被翻动了。

托管行柜子里拿出的是一个八卦图密码盘,川栖直子请了精通易经八卦的学者来破译密码。香织军曹说薛英提破译密码很在行,可以请他帮忙,川栖直子说密码不是常规方式编写的,连顶级的密码专家和易经学者都暂时没有办法,只会说些大话空话的薛英提没有任何作用,而且他们手上还有一张底牌。

叶家桐告诉张明慎密码盘丢失,张明慎说敌人会被华丽的八卦图吸引。得到上级回电,叶家桐制定出分散隐蔽撤离的策略,利用敌人对罗盘的困惑,建立临时交通站。看见朋友们为证件烦扰,喻南斋找到娄一枝,请他帮忙伪造五份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