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介绍(31~36全集大结局)

2年前 (2015-11-25)672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31集

叶家桐组织人员成功越狱 娄一枝内鬼身份被确认

喻南斋向叶家桐介绍了监狱的建筑布局和防卫,还说有个小胡子也有越狱计划,叶家桐说会带着大家逃出去,根据赤柱半岛的地理环境,只有走水路更加有利一些。和喻南斋分手后,叶家桐过去对那个小胡子说自己也有越狱计划,建议夜里两点一起行动才不会相互影响,小胡子带着人提前了半个小时行动惊动了鬼子,被鬼子用机枪扫射,叶家桐当机立断趁浑水摸鱼,带着喻南斋等人逃出监狱。薛英提赶到监狱,发现被射死的犯人中没有娄一枝,不禁松了一口气,认为他是个有福气的人,以后要多多关照。

叶家桐等人跳入海中游了很长的时间,才被接应的吴黑仔拉到了船上得以逃生。叶家桐告诉张明慎,喻南斋是个正直的文化人,有问题的应该是又返回香港的娄一枝,张明慎说娄一枝身体不好,可以安排人在娄一枝去买药的时候跟着他。

叶家桐找到黎裁法,说从金玉堂到蔬菜船,再到集体越狱,黎裁法早就被薛英提盯上了,在香港是难以混下去的,不如及早华丽转身。叶家桐请他帮忙找到一个泊位,让他尽管找薛英提申请。黎裁法知道薛英提曾经在黑市进过鸦片,先给他送了里间机关暗地进行鸦片买卖的药房的名帖,等他收下才说自己要申请一个在企岭下码头倒卖货物的船只泊位,薛英提答应了,暗地让清道夫监视他。

娄一枝闹着要吃猪血,腿肿得厉害起来,小李陪他出去买药。娄一枝带着小李去了刘记药铺买地骨皮,跟着老板到了里面,说最近有个大人物要转移去内地,他们住在钦州街52号,叶家桐偶尔也会去的,让老板将情报赶紧送给薛英提。小李无意中从伙计那里知道服用地骨皮忌食猪血,回去的路上戳穿了娄一枝,用枪逼着他到了一处房子,在门口挂上记号,要他等着向老太爷说清楚,娄一枝吓出一头冷汗,情急之下跪地狂扇自己耳光,说自己是文化人中的败类,抓住小李的手枪让他打死自己,趁小李惊呆之际,迅速掏出自己的手枪将小李打死。叶家桐和吴黑仔赶到这里,察看现场之后,肯定这是娄一枝所为。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32集

薛英提制造车祸撞伤叶家桐 川栖直子调查格芦

娄一枝回去告诉叶家桐和吴黑仔,说他们买药回来被人跟踪,小李为了掩护自己可能出事了。叶家桐让他不要担心,也不要将事情告诉别人。过后叶家桐告诉张明慎,虽然已经确定娄一枝是虎鲨,但以后还可能有需要这个奸细的地方,无需现在就处置,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范内斯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修好船,他让吴黑仔派人将上官乐言的一百二十多担行李搬上船,实施障眼法。接到清道夫的汇报,薛英提怀疑里面有发动机和武器,带人前去搜查,发现发动机已坏,另外只有字画珠宝之类的东西。

叶家桐对张明慎说,自从走上革命道路,唯一的牵挂就是梁蔓仪,现在她为了自己走上了冒险之路,他恳请张明慎这次一定带她回大陆。张明慎知道叶家桐的障眼法其实就是牺牲自己转移薛英提的注意力,叶家桐说自己也不是作无谓的牺牲,川栖直子早就看不惯薛英提的行事,还因为种种事情怀疑他是共产党,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将薛英提的共党嫌疑加深,就算没有达到这种目的,自己也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格芦被人跟踪,躲到了书店,恰逢叶家桐就在此处,他没有与她讲话,写了纸条夹在书中传给格芦。

格芦从门外听到薛英提要清道夫制造事故将叶家桐除掉,她摆脱掉跟踪自己的人,冒险前往福隆公寓见叶家桐,叶家桐说自己现在不能离开,格芦生气的转身就走,叶家桐追赶过去被车撞上。川栖在医院质问格芦与叶家桐在争吵什么事,这次车祸是否与薛英提有关,还没等她回答,薛英提就赶到了,川栖说会全面调查此案,不会让任何人借此隐藏猫腻。

听到医生说叶家桐虽然手术成功但并没有脱离危险,格芦晕倒了。等她醒来,守在床前的薛英提自责没有早点发现川栖跟踪她,但是希望她跟川栖说自己从来没有让她去试探叶家桐,必要的话可以提提她和叶家桐之间的关系。格芦问叶家桐的情况,薛英提说不容乐观,格芦说了一句不会让川栖对他不利的话就撇过了头。薛英提因为川栖怀疑自己是共产党焦躁暴怒,只好拿着成事不足的清道夫出气。

川栖找到格芦,告诉她一个可以治疗过呼吸症的简单办法,格芦无意中说到自己是在上海得的病,川栖追问她与叶家桐以及薛英提的关系,格芦说当年是因为犯病寻求家庭的帮助却遭到父亲的背叛,上海地下党组织受到重创,叶家桐也受到严厉的处分,而自己现在的工作是薛英提提供,他在各方面都很照顾自己。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33集

格芦唤醒昏迷的叶家桐 薛英提产生危机迅速求婚

格芦否认是薛英提妒忌她和叶家桐的旧情才痛下杀手,告诉川栖,自己接近叶家桐就是薛英提授意的。川栖说叶家桐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天,将格芦带到医院,格芦进入监护室不停流泪呼唤,垂危的叶家桐竟然醒了过来,而站在门外的薛英提透过玻璃窗看到这一幕,心内妒忌愤怒恐慌不能言表,而川栖也意识到格芦与叶家桐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回去的车上,薛英提质问格芦对叶家桐说了什么,格芦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努力洗清薛英提和自己蓄意谋害叶家桐的嫌疑,川栖审问自己的时候也没见他出现,薛英提无言以对。

清道夫向薛英提报告,他跟踪何秘书,见他上了日本宪兵队的车。薛英提觉得是跟川栖怀疑自己是共产党有关系,清道夫突然想到他让何秘书送撞了叶家桐的瘦子回内地,薛英提气冲大脑,喊着叫清道夫赶快去查。清道夫在醉红楼找到了瘦子,瘦子狮子大开口,清道夫假意应承后将他掐死了,香织带人来抓走了他。清道夫说是与瘦子有私人恩怨才杀他的,叫喊着要见薛英提,川栖已经了解了有关瘦子的资料,采用了电击注射等方法让清道夫交代是谁买凶杀人,清道夫死不开口。

薛英提让人到处找清道夫,查到醉红楼那里,从老鸨那里得知抓捕清道夫的人中有讲东洋话的。他找到宪兵队,无意中听见川栖在给清道夫注射催眠药物,他假装拿药将催眠药物换了。清道夫第三次注射后,吐血而亡。

薛英提跑到格芦家,将她拉到一个从来没有跟别人分享的地方,他流着泪说在她唤醒叶家桐的那一刻就害怕会失去她,不管她对自己是否有情,他都不愿失去她。薛英提掏出钻戒,跪下向格芦求婚,格芦说自己需要时间考虑,薛英提虽然失望,依然笑着说自己不会逼她,格芦跑开了,薛英提跌坐在地,从没有如此的难受慌乱。格芦走到海边,心绪像潮水一样涌动。

薛英提跑到格芦的家,只看到她留下的一封信,说面对如此重大的选择,自己混乱无措,想独处几天,一定会回来的。格芦来到了春菱的家,春菱看出格芦有心事,格芦说薛英提向自己求婚了,她感叹自己每天对着镜子练习假笑,穿着一身讨厌的制服在阴森恐怖的稽查署上班,面对的是一群虚伪邪恶的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自己讨厌的事,就是为了得到薛英提的信任,可是现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里却难过极了。春菱握着她的手安慰:一切都会过去的。

格芦用密码告诉张明慎,自己和叶家桐随时准备献出青春和生命。她回到家里,在耳环里面藏了药丸。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34集

薛英提立下赌局证明清白 格芦探视叶家桐被窃听

薛英提形容憔悴的坐在楼梯上抽烟,他回忆着求婚时的一幕,喝光了一瓶红酒。这时,格芦到了他家,薛英提惊喜的扑上去将她拥在怀里。情绪平复后,薛英提说知道格芦之前开过自己的抽屉看过自己的东西,格芦本来很紧张,却听到薛英提向她道歉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向她求婚,看见格芦没有说话,薛英提慌张的保证自己会马上回老家办理离婚,格芦笑着摸上他的脸,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能说出来是信任自己。薛英提感动的抱住她,格芦脸上一片平静坚定。

薛英提向医生谎称得到了川栖的许可,将叶家桐带出了医院。薛英提将叶家桐带到郊外绑在椅子上,开着车在他面前玩着猫戏老鼠的游戏。得到消息的川栖赶到,将叶家桐带回医院,薛英提告诉川栖,叶家桐是共产党,川栖要他拿出确凿的证据。

薛英提进入病房,将虚弱的叶家桐折磨一番,要他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也许还很有可能是川栖梦寐以求的石头鱼。薛英提说自己正在执行一项虎鲨计划,还提到叶家桐上次在日本兵营戏弄了日本人的事,叶家桐说这些都是他的一面之词,按照他的逻辑,薛英提就是共产党。薛英提说可以用赌局来证明谁是清白的,最近共产党转移人员中有上官乐言,他就赌他们的转移路线。

川栖对薛英提成见很深,认为薛英提和叶家桐接受情报的机会不对等,这个赌局就是无稽之谈,矶谷廉介却同意他们的赌局,让她不要因为偏见落入陷阱,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好了,川栖想到酒井隆南下之前也说过此类的话,冷静下来后将叶家桐转移到安放了窃听器的房间,还同意给他报纸了解情况。

川栖要格芦去探望叶家桐,保证不会让薛英提知道,还说很有兴趣知道她爱的是哪一个,格芦拒绝回答,说自己会和薛英提商量后作出决定。薛英提让格芦去见叶家桐,看看他能说什么,也借此了解川栖的目的。薛英提给川栖打电话建议在病房安上窃听器,川栖嘲讽的说格芦真是遇人不淑。

格芦来到病房,叶家桐故意丢掉了钢笔后做了一个手势,指责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想将自己当作替罪羊的男人,他在纸上写下一句话在格芦面前挥动着,嘴里喊着不愿见到她赶了她出去。格芦走出病房,就被川栖拦下搜了身。

《省港大营救》分集剧情:第35集

叶家桐虚虚实实诱敌 薛英提大败而回停职

川栖直子来到叶家桐的病房,用轮椅将他带到矶谷廉介和薛英提面前。叶家桐镇定的说对与薛英提最后的赌局已经期待很久了,矶谷廉介让薛英提先发表意见,薛英提说共产党近期会有一次大的转移行动,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转移上官乐言和文化人,工具就是那艘大钓艇。叶家桐说共产党很有可能将上官乐言和文化人分开行动,如果是自己负责的话,一定会让一向养尊处优的上官乐言姐妹走水路,要把主力放在水路上,如果在陆路布防,不确定因素太多。

薛英提认为钓艇已经暴露,走陆路相对安全,现在应该实施陆路为主、水路为辅的追捕政策,而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做了布局,如果失策,他愿受军法处置。矶谷廉介决定接受薛英提的意见,将兵力主要布置在陆路,并且同意由薛英提负责陆路抓捕。薛英提深夜到了格芦家,说他和叶家桐的生死赌局已经开始,若是嬴了就会回来娶她。

张明慎带着文化人上了钓艇,薛英提用望远镜在远处观察,看到娄一枝挥动了白手帕,薛英提笑着对旁边的何秘书说上官乐言果然不在船上,随即离开这里去了陆路关卡,他告诉川栖,叶家桐是共产党,声东击西是他的惯用招数。钓艇行到一处,从一只小船上接来了上官乐言姐妹和范内斯,范内斯上来就查看了发动机,迅速修好了。娄一枝又偷偷的上了船头,准备挥动红手帕,被吴黑仔抓了现行。

陆路必经地没有任何动静,面对川栖的质问,薛英提也感觉不对,上了巡逻艇追赶,吴黑仔和姚克儒分别带人乘着两艘艚仔船开火拦截,薛英提命令开炮,小船被炸掉,游击队员大半牺牲。吴黑仔落水后爬上巡逻艇,杀死不少人,薛英提听到动静离开驾驶舱将吴黑仔打得重伤,吴黑仔正好躲到装满手雷的箱子旁边,将手雷扔在地上制造了爆炸,被炸得晕头转向的薛英提走到驾驶室,已经无力回天,他冲到船头向空中扫射后砸烂了机枪,发泄着失败的愤怒和对叶家桐的仇恨。身受重伤的吴黑仔在爆炸前跳入水中,他用无法想象的毅力游到一处岸上,看到钓艇驶入了安全海域,欣慰的笑着跌坐在礁石上。

惨败而归的薛英提砸烂了办公室,烧了文件,抽着大烟疯癫而笑。他第二天来到稽查署,工作人员纷纷避走,只有格芦笑着向他问好。何秘书过来传达汪夫人的指令,说是在薛英提停职审查期间,由自己代理他的工作。何秘书说自己尽力工作都没有得到他哪怕一秒钟的信任,就连忠心耿耿的清道夫都被他暗杀。薛英提回家后,又抽起了大烟。

电视剧《省港大营救》大结局:第36集

格芦与薛英提同归于尽 大营救交出完美答卷

格芦抢走了烟枪摔在地上,薛英提疯狂的叫喊着要格芦将烟枪还给自己,一拳打了过去,落在柜门上,他扇着自己的耳光大喊狂叫。香织奉川栖的命令过来来带格芦走,因为薛英提有共党嫌疑,要她配合调查,她通知薛英提不要离开别墅半步,等着到法庭接受审查。

过天川栖来带薛英提走,薛英提请求见格芦和叶家桐,他说叶家桐才是共产党“石头鱼”,蒋委员长也说对待共产党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他请求给他机会证明,川栖答应了。川栖向叶家桐传达了薛英提的“邀请”。

薛英提拉着先行到来的格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摆满了百合花,他拿出钻戒跪地求婚,格芦甩开手,钻戒掉落在地,这时,叶家桐敲响了门,格芦紧张惊讶的问他想做什么,薛英提说过去的事情不处理干净就无法开始新的生活。

薛英提将叶家桐迎进来,他说是自己求川栖给自己机会证明他就是石头鱼,叶家桐说既然他认定了答案那就没什么好说的。薛英提哈哈大笑,说要送他一个最特别的礼物。格芦拿了伏特加过来,叶家桐正要举杯,格芦要跟薛英提喝交杯酒,薛英提惊喜她能答应自己的求婚,喝了之后还要和叶家桐碰杯,格芦抢过叶家桐的杯子,说他刚出院不宜喝酒,仍是和薛英提喝了。薛英提要格芦去拿鱼,他说叶家桐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掏出枪打了叶家桐一枪,格芦扑了过来,说自己从来没有爱过薛英提,蔬菜船难民道井村博的事都是她告的密,自己爱的是对国家对民族对他人有担当的叶家桐。薛英提疯狂的扑了过来和叶家桐打斗在一起,叶家桐趁薛英提倒地时拉着格芦逃到了书房,格芦告诉他自己在酒里下了毒。薛英提狂喊着要两人出来,他放下炸弹定时装置,说已经在屋子周围布满了炸弹,两分钟后他们就会到天国做一对同命鸳鸯。薛英提刚走出书房就毒发倒地,格芦转动了暗门,却被薛英提抱住腿死不放手,她挣脱叶家桐拉着的手将他推出门外,随后房子爆炸。

薛英提的别墅成了一片废墟,川栖回到司令部,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到孤独和空虚,给父亲打电话却说没有此人。随后,矶谷派人带走了她,矶谷说战前滞留在港的文化人全部返回大陆,川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命令她立即回国接受调查,川栖走到总督府外,支开香织等人,用箭弩自杀了。

叶家桐将格芦葬在海边,他将那枚小金锁挂在写着“亡妻梁蔓仪”的墓碑上。自此,历时三个多月的省港大营救落下胜利的帷幕,无数共产党员用生命与智慧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被营救的文化名人们将继续用笔墨和思想作为武器,与日本法西斯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