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新济公活佛下部》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11-26)448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1集

漫枫派人跟踪凝玉 赵建文找到济癫破扇

公公来传皇上旨意,命织造署三天之内造出十三件飞天舞衣,林尚功转头就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秋凝玉,如果做不出来,正好赶其出宫,秋凝玉知道这件事很难,但为了继续留在宫里,只能在契结书上签了字。秋漫枫派人来传林尚功,她要林尚功再加把劲,一定要把秋凝玉赶出皇宫,林尚功告诉她,自己已经把织造十三件舞衣的任务交给了秋凝玉,漫枫觉得这真是个好主意,她让婢女宝儿去帮自己做一件事。

秋凝玉和卉儿商量找济癫来帮忙,但无论她怎样摇铃,济癫都没有出现,正在两人焦急的时候,宝儿突然走了过来,说是要给她们帮忙,一起做飞天舞衣,秋凝玉又鼓起了信心。济癫被候霸天困于魔盅,一直在想办法脱身,但无论他怎样引诱、激将,候霸天就是不上当。赵建文和高守到处寻找济癫的下落,两人在树林中发现了一把破扇子,赵建文确定这是济癫的物品。秋凝玉带卉儿和宝儿出宫,寻找织造飞天舞衣的材料,秋凝玉看到地摊上摆的书画和水墨,突然灵光一闪,她好像想到了什么。

云贵妃让赵建文过来陪漫枫,赵建文心不在焉还急着要走,云贵妃把他训斥了一顿,高守听到济癫的扇子中似有声音,他连忙向赵建文报告,赵建文说圣僧的事有了新的线索,立即告辞离开,漫枫气得干瞪眼。赵建文根据济癫扇子中的提示,来织造署找一个叫秋凝玉的姑娘,凝玉怕他认出自己,把脸涂得花了,赵建文果然认不出她,高守却觉得她举手投足有些熟悉。林尚功也觉察出今天的秋凝玉有些反常,她推测可能是秋凝玉得罪了五皇子,决定让她在赵建文面前露出原形。

云贵妃来向皇上请赐五皇子和漫枫的婚事,篙公公建议在皇上五十大寿时,来个双喜临门,谁料云贵妃并不同意,她命篙公公重查皇历,借机用手势提示他,把赵建文的婚事订在本月十八日。高守怀疑凝玉的身份,秋凝玉谎称自己根本不姓秋,也不是什么秋漫枫的妹妹,赵建文把济癫的扇子交给凝玉,凝玉答应一定设法营救圣僧,凝玉走后,高守告诉赵建文他和秋凝玉相识的事情,赵建文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候霸天来找赵建武,向他打听无缝天衣的事情,他说无缝天衣就在当今皇上手里,希望赵建武找一个机会向皇上打听,趁机把它拿来。

秋凝玉一边忙着做飞天舞衣,一边找圣僧,她对着扇子一阵折腾,终于听到了济癫的声音,济癫闻到一阵哄臭,原来是凝玉把他的扇子掉进泔水桶里了。秋凝玉询问济癫如何解救他,济癫说现在只有秋凝玉变成莲花罗汉真身一法,凝玉听说还要再被雷劈一次,吓得叫苦不迭。宝儿奉漫枫之命跟踪凝玉,但她搞不清楚凝玉和济癫所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玉香公主来拜访赵建文,她觉得五哥好像变化太多,高守告诉她五皇子失忆了,玉香公主不仅答应保守秘密,还要帮助赵建文恢复记忆,她向赵建文说起之前的许多事情,希望对他有所帮助。

徐申东刁蛮公主惹人爱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2集

因祸得福 凝玉再现罗汉真身

赵建文突然看到一袭红裙,急忙追了出来,秋凝玉吓得跑出了皇宫,玉香公主在外面巧遇凝玉,凝玉告诉她,自己是为了躲一个十分讨厌的人,她将自己与赵建文相遇的经过一一道来,玉香一语道破天机,说凝玉是喜欢上了那个人,秋凝玉想到赵建文,有点傻住了。赵建文责备漫枫催促婚事,两人正在争吵,玉香公主恰巧赶来,她向漫枫询问两人相爱的经过,漫枫把们的相遇真真假假编造了一番,赵建文明显对漫枫失去耐心,把两人都赶了出来。玉香公主觉得事有蹊跷,向高守打听五哥和漫枫的事情,她觉得这两个人可能真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凝玉一直想着玉香对自己说的话,她怀疑是否真的喜欢上了赵建文,济癫传音给凝玉,说自己已经受不住了,让凝玉快来救她,凝玉告诉他,正在寻找被雷劈的办法,并准备明天去玉帝庙求雷公电母帮忙。赵建武无意中遇见秋凝玉,以为他是进宫来追自己的,紫彤觉得她是在勾引太子,上来就给了凝玉一巴掌,太子拦住紫彤,并提醒她两人并未大婚,他现在喜欢多少女人,都是自己的事情。织造署女官命凝玉去给五皇子送衣服,门口的公公让凝玉直接把衣服拿进去,凝玉看到赵建文在洗澡,放下衣服准备转身就走,谁知赵建文把他当成侍候自己的宫女,还让她给自己揉头,秋凝玉硬着头皮给他揉了两下,终于逮着机会溜了出来。

凝玉正在为织造飞天舞衣犯愁,玉香公主来找她,得知林尚功竟然把做飞天舞衣的任务交给了凝玉,做不了还要离宫,为了留住这个朋友,玉香公主把自己宫里的大小太监和宫女都叫来帮忙。秋凝玉带着大家彻夜赶制,十三件飞天舞衣逐渐成,凝玉走出屋子,看到一个木盆里放着一条鳗鱼,她以为是玉香公主放的,把它搬进了屋里。距离祈福法会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宫中忙着做各种准备,皇上询问飞天舞衣的事情,林尚功心里忐忑,怕凝玉做不成舞衣,自己也受牵连。赵建文向皇上汇报,一直找不到圣僧的下落,怀疑他遇到了什么不测,皇上却说圣僧神通广大,不会有什么事情。广亮和必清来到皇宫,准备主持祈福法会,篙公公到门口迎接他们,两兄弟多年未见,见面却互相嘲讽了一番。

凝玉把手伸入木盆,忽然全身被电,原来这是织造署的女官设计凝玉,谁知误打误着,反让凝玉变回了莲花女罗汉的真身,卉儿见到吓得晕了过去,这事恰被紫彤派来监视凝玉的婢女灵儿瞧见,她连忙去禀告紫彤公主。济癫让凝玉先不要管卉儿,快来救自己,宝儿叫醒了晕迷的卉儿,卉儿告诉她凝玉变成了神仙,宝儿以为她也被电鳗电傻了。莲花女罗汉跟着扇子的提示,找到了囚禁济癫的山洞,并顺利拿到魔盅,候霸天感应到有人来救济癫,急忙赶来阻拦,莲花女罗流打不开魔盅的封印,两人战成一团。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3集

济癫重见天日 凝玉被赶出宫

凝玉使计让候霸天拔开了魔盅,济癫终于重见天日,广亮和必清主持祈福法会,紫彤姗姗来迟,受到皇上训斥,太监回报太子建武出宫去了,皇上认为他根本不把祈福法会当回事,心里非常不满意。济癫和凝玉围住候霸天,把他一顿好揍,赵建武看这情形,躲在假山后不敢露头,济癫正要把候霸天收入魔盅,赵建武跑出来让济癫快去参加祈福法会,济癫不知道太子已经和候霸天狼狈为奸,着急忙慌地离开,把候霸天留给太子处理。

祈福法会只剩最后一个时辰,可十三件飞天舞衣还未成形,秋凝玉拉着济癫来到织造署,求他快想办法。济癫喝完葫芦中最后一口酒,施法织造飞天舞衣,秋凝玉等人看得几乎呆了。祈福法会顺利结束,皇上把广亮夸赞了一番,众人一起移驾西殿观看飞天舞衣的表演,太子突然负伤而至,他称与圣僧斗法的猴精挣脱束缚,把自己打伤逃走了,皇上并未责备太子,也免了他的来迟之罪。

敦煌飞天舞隆重登场,紫彤公主亲率众女官为皇上献艺,她频频把目光投向太子,太子有些惊讶,这跟他平时眼中的紫彤太不一样。皇上夸赞织造署织造的飞天舞衣美妙绝伦,让林尚功大大惊喜了一番,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么漂亮的衣服是用二十两银子做出来的,可是秋凝玉告诉她,二十两银子还有剩余,林尚功找不到理由赶凝玉出宫,嘴都有点气歪了。

紫彤在跳舞时意外扭伤,她坚持跳完了第一小节,可是第二小节她还是主舞,是再也坚持不了了。婢女提议由玉香公主替代紫彤跳主舞的位置,云儿去拿衣服两人互换,却发现公主的衣服被人毁坏了,危急关头,济癫连忙施法,又变出一件飞天舞衣,本就善舞的玉香公主在跳舞的时候,竟然飞了起来,在空中完成了变装,真真让大家惊艳了一番。

欣赏完敦煌飞天舞的表演,皇上大宴群臣,他见济癫平安归来,特意备下素斋犒劳他,济癫看到太子负伤,又听说候霸天逃脱,心里知道太子有鬼,决定好好调查他一番。林尚功借口飞天舞衣有一件损坏,非要赶凝玉出宫,玉香公主赶来为她求情,林尚功坚持以契结书为定,凝玉决心做一个言而有信的人,玉香公主只得亲自送她出宫,但她答应一定尽快想办法,让凝玉早点回宫。玉香公主将自己心爱的玉佩送给凝玉,她真的把凝玉当成了好姐妹,凝玉告诉她,自己本来进宫是要找母亲的,玉香询问起凝玉母亲的特征,凝玉说自己的母亲会无缝织法。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4集

漫枫醉酒误事 建文大婚失踪

凝玉知道姐姐和赵建文即将在祈福会的第二天大婚,她为不能亲自献上自己的祝福而遗憾,却不知道漫枫正是害她出宫的幕后主使。漫枫得知凝玉出宫,高兴得把头上的簪子赏给了云儿。候霸天身负重伤来向鬼面观音请罪,鬼面观音得知莲花女罗汉现身,觉得非常奇怪,她决定先为候霸天疗伤,再见机行事。皇上询问济癫猴精的事情,篙公公讽刺济癫没有本事,竟被一个猴精困住,济癫把他也收入魔盅,让他尝一尝厉害,篙公公在魔盅里被摇得晕头转向,再也不敢说自己有什么大本事了。

鬼面观音看不惯皇上对济癫宠信,决定想个办法,让皇上厌烦济癫,把他赶出宫去。赵建文与秋漫枫的大婚即将举行,穿上喜服的赵建文却不见丝毫喜色,云贵妃感叹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转眼便要大婚,建文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孝顺母妃,云贵妃希望他能取代赵建武继承大统,赵建文却不忍兄弟相残,他还打算等太子登基后,好好辅佐皇兄呢,云贵妃直骂他糊涂。太子给赵建文送来一把刀当作新婚贺喜,云贵妃觉得此物不吉,赵建文好不容易才把她劝走,赵建武借机告诉赵建文,父皇有一件无价之宝,就是刀枪不入的无缝天衣,他希望借赵建文的手打听到天衣的下落。

即将大婚的赵建文心烦意乱,玉香公主告诉他,也许他跟秋漫枫根本毫无感情,一切全是漫枫的谎言,赵建文陷入了沉思。济癫来到漫枫宫中,质问漫枫为了大婚赶走妹妹,原来他和篙公公发现了宝儿所带的贵重金钗,一番逼问之下,才知道是漫枫命宝儿毁坏了舞衣,这才弄得凝玉非离宫不可,漫枫只得承认是自己的主意。赵建文再次来向漫枫确认两人的关系,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漫枫哭着责备他,还弄得假装晕倒,赵建文一时心软,又不敢再问了。

紫彤备下酒宴亲近太子,谁知太子对她还是一脸冷淡,紫彤再也忍受不住,与他吵了起来,紫彤以自己的父亲威胁太子,太子一气之下打了她一巴掌,紫彤哭着去向皇上告状。漫枫喝得酩酊大醉,她担心济癫会坏自己的好事,再把凝玉接回宫中,到时赵建文恢复记忆,将会和自己一刀两断,她觉得今晚是个关键,只有先下手为强和建文有了肌肤之亲,才能挽回一切。济癫带宝儿来见凝玉,宝儿告诉她漫枫所做的一切,凝玉不相信姐姐会这样对待自己,她要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喝得大醉的漫枫来找赵建文,却意外碰到同样酒醉的赵建武,赵建武听到她叫建文的名字,拉着她来到了床上,两人亲吻了一阵,漫枫突然恢复了神智,她看清面前的人并非建文,激动地跑了出去。

皇宫到处挂红,为五皇子的婚事做着准备,凝玉决定进宫向姐姐问个清楚,漫枫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赶走了为自己打扮梳洗的女官,想先把身体弄干净,云贵妃拉着玉香公主来找赵建文,却发现他根本不在房间里,云贵妃命高守立即去把赵建文找出来,玉香公主也跟去寻找。漫枫泡在澡盆里,想洗去和赵建武亲近的味道,却发现自己越洗越脏,怎么也洗不干净。

刁蛮公主玉香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5集

伏虎罗汉现身 赵建文恢复记忆

赵建文被莫名吸入太子坟,鬼面观音告诉候霸天,赵建文身上的龙气很快就会转移到赵建武身上。济癫带凝玉来到太子坟,鬼面观音突然现身,她施展狮吼神功,把围守的侍卫全部震死,济癫与其斗法,两人相持不下,他急召雷公电母,要他们帮助秋凝玉变成莲花女罗汉……

电母心急中劈下闪电,却劈到了赵建武身上,她拿起电锤又劈,却把锤子也掉了下来,电锤直砸入太子坟,太子坟立即崩裂,变出一只猛虎,鬼面观音和候霸天见猛虎势不可挡,先后逃走。猛虎现出真身,济癫认出他正是七大罗汉之一的伏虎罗汉,伏虎罗汉刚要与济癫打招呼,却不支倒地,秋凝玉一看,原来伏虎罗汉是五皇子变的,他也是七大罗汉之一。

赵建文吃下济癫的良药,很快苏醒过来,秋凝玉守候在他的床边,赵建文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告诉凝玉,自己心里面那个人根本不是漫枫,而是她!凝玉听到云贵妃的声音,立马跑了出去。漫枫追着凝玉跑了出来,凝玉告诉她,五皇子突然恢复记忆了,漫枫目瞪口呆,凝玉追问姐姐,为何要派宝儿到自己身边?为何要赶自己出宫?赵建文及时赶来,两人都把怀疑的矛头指向了秋漫枫,漫枫当着两人的面,哭诉自己只是不想妹妹在宫中受苦。赵建文质问漫枫为何要对两人的关系说谎,秋凝玉看到姐姐是真心喜欢五皇子,不忍心拆散他们,索性帮着姐姐撒谎,赵建文根本不信她的鬼话。

赵建文请皇上暂缓他与漫枫的婚事,皇上追问他悔婚的原因,建文怕皇上怪罪,进一步牵连凝玉,只得隐瞒漫枫撒谎的事情,说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太子手下的冰护卫从候霸天手下侥幸逃过一命,他醒来竟然追问太子与漫枫的事情,太子见他这么不长眼,决定把他轰出宫去。凝玉听到婚事暂缓的消息,知道赵建文根本不喜欢自己,她崩溃大哭,心里恨死了赵建文。玉香公主无意发现赵建文装病,赵建文告诉她和高守,自己的记忆已经恢复,漫枫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真话,他是有喜欢的人,但那个人并不是漫枫。

济癫将凝玉安顿好,凝玉决定成全姐姐,济癫问她真那么忍心,让五皇子和不爱的女人过一辈子,凝玉听得心烦,把他赶走了。玉香公主正要撺掇赵建文重订婚事,她是百分之一百的支持五哥娶凝玉的,云贵妃赶来看望赵建文,玉香公主信口胡诌,她和高守一唱一和,弄得云贵妃莫名其妙,连自己的儿子也没见到。太子听到赵建文婚事暂缓,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和漫枫的事情被他发现了,漫枫派宝儿来约见太子,她希望昨晚醉酒的糊涂事,不要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太子竟然要她不要再想做什么五皇子妃,直接嫁给自己当侧妃,漫枫被气得够呛。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6集

济癫使计让凝玉回宫 漫枫藏信被人偷走

云贵妃听闻建文病重,伤心着急地来找皇上,皇上让她不要多想,他会安排太医,用最好的药材医治建文,再说还有圣僧在宫里。云贵妃想到济癫,稍稍放下心来,并命篙公公马上去找圣僧。太子欲杀漫枫,漫枫告诉他,自己早已写好一封信留在宫中,若是自己有什么不测,太子的丑事会立即公布天下,两人最终达成协议,将那晚的事情隐瞒下来,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秋漫枫求太子派人关照在宫外的凝玉,确保在她和建文成亲之前,她能平安无事。

篙公公在皇宫到处寻找济癫,终于在禅房找到了他,济癫躺在榻上有气无力地呻吟,说自己浑身发痒,他故意告诉篙公公,上次玉香公主也是浑身发痒,但穿了一件奇异的衣服立即好了,如果自己也能穿上这样一件衣服,那发痒的病肯定会好。皇上命篙公公立即去织造署,为圣僧寻找新衣,济癫对送来的衣服都不满意,林尚功不得已告诉篙公公,这样的衣服只有秋凝玉能做出来,篙公公要她快把秋凝玉找回来,林尚功百般不愿意,但为了免受皇上训斥,只能发动织造署上下全城找人。

太子看到许多人在打听秋凝玉的下落,他觉得十分奇怪。秋凝玉正在寻思和赵建文的事情,突然有人蒙面来刺,两人战了几个回合,秋凝玉一把扯下了那人脸上的黑纱,竟是玉香公主。凝玉把公主请到房中,两个女孩子说起了悄悄话,公主问她到底喜不喜欢五皇兄,凝玉违心地摇头,凝玉正要问公主有没有喜欢的人,济癫却自己走了进来,三人一起吃肉喝酒,济癫告诉玉香公主,其实凝玉是莲花女罗汉转世,玉香公主根本不相信,济癫向她说起事情的起因,这件事情要从无缝天衣说起……

济癫与公主、凝玉相谈甚欢,他们不知道,门外的赵建武已经下令包围了这里,院外全是埋伏好的弓箭手。济癫施法告辞,一转眼便不见了,赵建武走进房中,要和凝玉单独谈谈,玉香公主只得到门外守候,赵建武在屋里追问凝玉与漫枫的关系,玉香公主发现院外有埋伏,她担心凝玉安危,小心翼翼地贴在门边偷听,济癫变做一只小蜜蜂,围绕在她身边。紫彤公主到处寻找太子,竟然也找到了秋凝玉的住处,太子让秋凝玉再考虑当自己的侧妃,紫彤公主脸色大变,玉香公主冲进来,大骂他还未娶妻就纳妾,简直不知羞耻。

太子和紫彤公主先后离去,凝玉一回头竟然发现济癫又回来了,这把她吓了一跳,济癫说自己用照妖镜照过紫彤,发现她并不是鬼面观音,玉香公主请凝玉回宫陪自己,济癫告诉她们,林尚功很快就会亲自来请凝玉回去。皇上来看望生病的建文,他很后悔没能将建文立为太子,但他百年之后,将会把一件与皇位同样珍贵的东西传给建文,建文心中一动,想到了赵建武跟自己提过的无缝天衣,皇上告诉他,自己确实有一件无缝天衣。赵建文突然发现隔间有人在偷听,高守立即追了出去,发现刺客竟然跑进了皇后寝宫。

林尚功终于找到了秋凝玉的住处,秋凝玉经不住她的劝说,最终答应回宫,她决定回宫后就待在织造署,待姐姐和赵建文大婚后,再作打算。皇后命宫中侍卫协助高守搜捕刺客,搜遍里里外外地一无所获,高守只得回去禀报,皇后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漫枫询问婢女宝儿所藏信件是否安全,不料却被人偷偷听到,一个小宫女在枕头底下找到了漫枫所写的信,把它拿走了。林尚功与凝玉签下了新的契结书,她让凝玉再给圣僧做一件不发痒的衣服,凝玉终于知道,自己能回宫,全是济癫的功劳。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7集

皇后露出真面目 济癫助建文装病逃婚

凝玉为济癫做了一件冰蚕丝的衣服,林尚功大为惊叹,济癫想不到她在短时期内,竟在织造上有如此大的进步,篙公公也想穿一穿这件衣服,济癫说他不适合,篙公公不服,济癫与他打赌,若是他穿上不痒的话,就把这件衣服送给他,否则就要喝自己的洗脚水。篙公公迫不及待在穿上新衣,在众人面前展示,济癫施法让他全身发痒,篙公公起初还能忍受,最后实在忍不了,大叫一声“好痒”就跑了出去,济癫让他不要忘了喝自己的洗脚水。

紫彤公主来向太子密报,说是看见一个小宫女和一个男人,从秋漫枫的宫里出来,太子心里咯噔一声,那个小宫女正是自己派去偷信的,可那个男人是谁?婢女宝儿劝漫枫把凝玉接回宫中,这样两姐妹也好有个照应,漫枫口头上答应考虑,心里却在计划,如何把宝儿弄走,她知道宝儿已经不可靠了。赵建文求济癫帮忙解决自己的婚事,济癫告诉他,现在当务之急是让秋漫枫说出事实,赵建文担心漫枫不肯说,济癫说他自有妙计。紫彤公主在太子那里受了屈辱,跑到皇后那里去告状,把所有过错推到漫枫、凝玉姐妹身上,让皇后想办法把她们赶出宫去,皇后让她收敛自己的脾气,这样才能与太子好好相处。太子的护卫冰峰原本已被赵建武赶出宫外,此时他却突然潜回,还拿出宝剑要杀了太子,太子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了,冰峰却始终不言不语。

凝玉终于找了一个机会,把宝儿赶回了织造署,宝儿只能向凝玉和卉儿哭诉,凝玉不明白姐姐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冰峰带太子来见皇后,皇后已经知道他跟秋漫枫鬼混的事情,那名偷看书信的小宫女正是被冰峰所杀,皇后告诉建武,将冰峰重召回宫,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赵建武只能接受皇后的好意。赵建武走后,皇后却告诉冰峰,她是为了无缝天衣才帮他恢复武功,如今看来,冰峰却忘不了旧主太子,冰峰连忙说太子过河拆桥,他一定饶不了他,皇后冷笑着说,等自己得到无缝天衣,赵建武随他处置。

济癫让赵建文假装病重,更告诉漫枫,五皇子没有几天可活了,漫枫信以为真,坐在建文床前哭诉,眼看她就要说出全部事实,承认自己说谎,躲在旁边偷听的高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漫枫立即意识到有人在偷听,她接着便改变了口气,说起两人曾经的山盟海誓。济癫知道漫枫已经发觉,只得从暗处走了出来,这次的计划失败了,漫枫起了疑心,决心不再坐以待毙。漫枫来告诉云贵妃,她怀疑建文是装病,云贵妃有点不相信,谁知她的话却被皇上听到了,皇上决定去看看赵建文,以确定他是否在装病。

建文得到皇上带太医来看自己的消息,随手写了“说我有病”的字条藏在手里,皇上果然命太医给建文把脉,建文趁机把字条给太医看,高守上前假装给建文擦汗,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太医向皇上禀告,五皇子脉象紊乱,确有重病。云贵妃提议让篙公公试一试,篙公公上前为五皇子诊脉,却说建文根本没病,皇上一听之下大怒,高声责骂建文,济癫恰逢此时赶来,他见情势不对,立即施法让建文口吐鲜血,篙公公受了一顿责骂,云贵妃直责怪他学艺不精,差点害死五皇子,篙公公觉得莫名其妙,他明明测出五皇子无病的。

徐申东饰玉香公主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8集

鬼面设计杀建文 济癫追查鬼面被误伤

鬼面观阴想要除掉伏虎罗汉转世的赵建文,她交给候霸天一瓶鸩法水,要他找机会给赵建文服下,到时自己以水引术,将会让赵建文死无葬身之地。赵建文来找凝玉聊天,凝玉一边给他下面条,一边跟他提起自己入宫的原因,赵建文答应帮她打探母亲的消息,他告诉凝玉自己已经恢复记忆,他与漫枫真的没有什么,凝玉假装听不懂赵建文的话,只说他的脑子受了伤,肯定是忘记了,他与姐姐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应该成亲。云贵妃的婢女看到赵建文从织造署出来,知道他真的是在装病,连忙去向云贵妃禀告,云贵妃听说非常惊讶,任她如何也想不到,儿子装病的原因竟是为了一个宫女,她决定趁皇上还没发现之前,帮建文解决这个麻烦。

赵建文回到宫中,发现高守坐在桌前睡着了,他吃着凝玉坐给自己的面条,感觉非常幸福,候霸天向鬼面观阴禀告,赵建文的鸩水可能已经下肚,鬼面观阴立即施法,要取伏虎罗汉的性命,岂料赵建文尚未喝下鸩水,他与高守见茶杯突然暴烈,也猜想到是有人想害自己。鬼面观阴一施法,济癫立即感觉到了一股妖气,他沿路追寻,查到了皇后宫中,鬼面观阴发现有人进了结界,立即停止施法,让候霸天快点把妖气散去,鬼面观阴化成皇后的模样,把济癫打发走,她听说赵建文毫发无伤,把候霸天狠狠教训了一顿,鬼面观阴想重新找一个帮手,候霸天忍着痛说,秋漫枫可以利用。

济癫在皇后宫外守株待兔,云贵妃把秋凝玉召来,让她不要破坏漫枫和建文的婚事,岂料玉香公主突然进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云贵妃见玉香公主也被凝玉迷惑,决定除掉她以绝后患。济癫被佛祖召回天庭修炼,他只得派分身留在宫中,济癫把魔盅放在皇后宫外,还施法变出一只小鸟,要它守在那里,随时向自己汇报。秋凝玉和宝儿出宫采货,济癫也跟来凑势闹,宝儿拿出给父亲的信,说自己闯了大祸,她为让病重的父亲高兴,竟然谎称自己已经皇上身边的美人,皇上和皇后还要请父亲吃饭,济癫和凝玉也觉得她这个谎撒得有点大了。济癫等三人在街上偶遇变戏法的胭脂,看到她非常有办法,想要找她帮忙,解决宝儿的难题。济癫把胭指打扮成尼姑带进了皇宫,小鸟飞来报信,济癫把胭脂丢下,赶紧去办自己的事情,皇后的婢女香琴意外发现了魔盅,她以为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便把它拿走了,济癫变成蜜蜂一路尾随,看到香琴将魔盅献给了皇后,济癫被来传话的太监打伤,掉到了地上,太监觉得不过是一死物,又把它踩在了脚底。

扮成尼姑的胭脂到处乱逛,无意中碰到了玉香公主,玉香得知她要出宫,便要为她引路,两人在宫门口恰巧碰到凝玉,凝玉又把她拽了回来,胭脂说自己可以帮忙,但每说一句话就要一两银子,玉香公主答应出这笔钱,胭脂只得留了下来。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29集

真皇上去游西湖 假皇上后宫摆宴

赵大娘随意施法,让众人大开眼界,玉香公主对她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家商议如何帮宝儿完成心愿,不料却被篙公公听去,一心相邀功压过济癫的他,觉得真是天赐良机,他一定不要放过这个机会。 皇上与皇后共同检阅大寿预备之礼,礼部拟送给各国的礼品都价值不菲,皇上皇后非常满意,皇后询问皇上即将在寿诞上展示的绝世之宝是什么,皇上告诉她,他曾经答应过送给自己宝物的人,在五十大寿之前,不会告诉任何人,否则必有大祸,皇后见皇上如此坚持,不好再问。

皇上趁着兴致,欲约众嫔妃、皇子、公主同游西湖,云贵妃听说建文也去,把漫枫也拉上了,赵建武让冰峰做好准备,他要趁机找出无缝天衣的下落。济癫来织造署拿皇上皇后的新衣,林尚功纳闷什么时候这事交给圣僧负责了,济癫让她不必多问,直接送去师太的房间就可。赵胭脂穿上皇后的凤衣, 竟然非常合身,就连说话走路的样子都学得惟妙惟肖,宝儿怀疑她在宫里呆过,胭脂立即恢复成走江湖的样子,她似乎在掩饰什么。赵建文邀凝玉也去参加明日的出行,凝玉知道两人不能再如此纠缠下去,拒绝了他的好意,一直与凝玉不对盘的织造署女官采莲,无意中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她决定查一查凝玉等人在搞什么把戏。

次日清晨,皇室诸人盛装出行,云贵妃提心建文的身体,让他与漫枫同坐马车,赵建文宁愿骑马也不愿与漫枫同坐一车,太子托病向皇上告假,皇上决定不再等他,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西湖出发。济癫变成皇上的模样,凝玉上下打量,发现他没有胡子,手里还拿着一把破蒲扇,济癫连忙施法把破蒲扇变没了,至于胡子他却不想留,因为他觉得太邋遢。宝儿变成江美人坐于轿中,公主打扮成小太监,两人一同出宫来接宝儿父亲,宝儿父亲见到女儿排场如此之大,不疑有它地跟着入宫。皇宫门口,守门的连将军拦住了江美人的轿子,玉香公主只能露出自己的身份,连将军只得放行,他真不知道公主这是搞的哪一出。太子听说皇上走了,立即领着冰峰来到皇上寝宫,他借口取药硬闯了进来,在里面大翻了一能,可惜一无所获。篙公公一直关注着济癫等人的行动,他见到宝儿的父亲入宫,觉得去报告皇上的时候到了,赵胭脂见到宝儿的父亲,与他相谈甚欢,完全一幅皇后娘娘的模样,济癫扮演的皇上,根本插不上任何话,因为胭脂说一个字就要一两银子,他真不知道玉香公主要拿多少银子了。凝玉去织造署取要赏给宝儿父亲的丝绸,采莲故意刁难,说没有皇上的旨意,一缕丝都别想拿走。

一行人畅游西湖,皇上游兴很高,其余人却各怀鬼胎,紫彤公主讥讽漫枫缠着五皇子,云贵妃为其出头,说紫彤自己的事情都没搞定,却还有闲心来管别人的婚事,紫彤自找没趣,被气得不轻。太子在皇上寝宫一无所获,他带着冰峰走到御花园,正逢济癫假扮的假皇上带着大家在游园。

《新济公活佛下部》剧情介绍:第30集

胭脂身份曝光 皇上姐弟重逢

济癫使出障眼法,让太子看不到众人的存在,但一旁的冰峰似乎有所觉察。玉香公主来织造署索要绫罗绸缎,采莲拒不听命,玉香只好拿出皇上亲赐的令牌,采莲只得下跪听旨。赵建文借游玩之际,再次向漫枫坦承自己不想要这段婚姻,奈何漫枫死命纠缠,坚持不允,更是搬出凝玉的心意来压制建文,建文想到凝玉对自己的态度,他不能强纳凝玉为妃,一时又陷入了犹豫。凝玉借贡牌成功从织造署拿到了丝绸,采莲怀恨在心,暗下决心要好好地参凝玉一本。济癫摆下御宴,招待宝儿的父亲,他虽然穿着皇上的龙袍一派贵气,但吃相却实在不雅,宝儿见时辰不早,劝爹爹早点回去,宝儿正要向皇上告辞,太子已经带兵冲了进来。太子将大家关入监狱,宝儿求他放过自己的父亲,他真得什么都不知道,太子让凝玉从了自己,免受牢狱之苦,凝玉斥其是做梦。

篙公公赶去西湖举报济癫,皇上带着大家即刻回宫,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根本没有什么圣僧的身影,皇上以为篙公公是愚弄自己,命令把他抓了起来,太子来向皇上禀报,圣僧假扮皇上蓄意谋反,就连玉香公主也牵扯在其中。玉香公主向皇上坦承了事情经过,云贵妃直斥其荒唐,要罚她禁足一个月,太子出言阻止,说玉香犯的乃是重罪,他建议皇上从重处罚,皇上询问皇后的意见,皇后认为这件事中,济癫的罪过是最严重的,要先押济癫来审问。篙公公受了一顿板子,正在哭天喊地,突然听太监说,济癫已被关入大牢,皇上还要亲自审问,篙公公破涕为笑,要去看济癫的笑话。皇上派人来传济癫大殿受审,胭脂塞给他一张纸条,要他关键时刻一定用上,济癫不知其中玄机,他觉得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能说服皇上。

徐申东舞蹈

篙公公被人扶着来到大殿,皇上向他道歉,害他白白挨了三十大板。济癫来到大殿,云贵妃和皇后都认为济癫当斩,只有赵建文为他求情,皇上问济癫有何辩解,济癫拿出胭脂的纸条交给了皇上,皇上看到纸条上写着两个不同的“龙”字,立即大惊失色,急忙追问写纸条的人现在何处。皇上亲自来到大牢,他认出牢中所关的胭脂正是自己的皇姐,原来当年这位皇室公主爱上了一个男子,尔后随其出宫,谁知所托非人,那男人后来却不告而,胭脂没脸回宫,不得不流落在外,靠学成的手艺生活。胭脂求皇上放过所有人,把所有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皇上不忍心苛则皇姐,最后秋凝玉挺身而出,她愿意穿上凤袍,替胭脂挨这三十大板。

秋凝玉挨了三十大板,竟然毫发未损,原来胭脂和济癫都在凤袍中,偷偷缝上了棉被,她受刑时出的汗全是被热的。宝儿父亲正在暗责女儿撒谎,谁知圣旨突到,皇上下旨封宝儿为江美人,她的父亲也成了真的国丈。皇上与皇姐重逢,龙心大悦,他论功行赏,欲封凝玉为尚功,统领织造署,凝玉连忙推辞,玉香公主告诉皇上,她知道有一件事,可以奖赏凝玉,就是帮她打听出她娘的下落,她娘会绣无缝天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