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温州两家人》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11-30)629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1集

侯三寿美国之行令其名声大噪

2003年,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已有一年,温州商人侯三寿和黄瑞诚都面临着企业想要做大做强必须转型升级的艰难选择,面对机遇、面对困难两位商人各显神通。

作为服装商人侯三寿兵出奇招,欲聘请卸任总统担任他的品牌代言人,虽然计划因伊拉克战争的爆发而取消,但这一举动轰动了美国商界,尤其是世界500强的MGX服饰公司因其这一行为创造的影响力而同意与他洽谈。一时间媒体争相报道,侯三寿名声大噪。

回国的飞机上,黄瑞诚由衷地表达了对侯三寿的敬佩之情,说他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了那么多媒体为他免费打广告,侯三寿对他的赞美不屑一顾,反笑黄瑞诚的观点肤浅愚蠢,这不叫广告,这是创意、智慧。侯三寿意气风发地走下飞机,在一拥而上的记者们面前侃侃而谈,而黄瑞诚则急匆匆地赶往拘留所接刚被释放的儿子黄小威。

侯三寿的妻子林佳来和女儿也来接黄小威,看到这父子俩整天针尖对麦芒地过日子,林佳劝黄瑞诚考虑一下之前她帮他介绍的温州大学教授苏若冰,她说自己知道黄瑞诚放不下过世的妻子,但苏若冰是小威的老师,又没有孩子,真的非常适合他,而且一个好女人能成为这父子俩关系的润滑剂。在黄小威的接风宴上,苏若冰应邀而来,黄小威看见苏若冰想悄悄地溜走,苏若冰追来喊住了他,想听听他对父亲和自己的看法。 

侯三寿的美国之行带来大量订单,但林佳来认为这些订单大部分是因为侯三寿此行带来的刺激所致,有相当一部分是非理性的,完全没有必要按要求把所有型号、所有尺寸的货品都发过去,反而是应该及时完成去年就签订的欧洲订单,美国订单则必须款到才发货。夫妻俩为此事争了个面红耳赤。

黄瑞诚觉得和侯三寿的合作时机成熟,希望借着侯三寿公司的品牌效益达到双赢,走向世界。黄瑞诚向侯三寿提出将两将公司整合,但侯三寿压根就没有这个想法,故意提出开个合资公司,黄瑞诚的企业全部投入到新公司,占新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由他来出,但他却要占新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大小事全由他决定,黄瑞诚和他的手下甚至不用来上班了,受此羞辱让黄瑞诚十分沮丧。

疲惫不堪的黄瑞城回家看到游手好闲的儿子气上心头,怒气冲冲地一顿教训,黄小威对父亲的“指手画脚”十分反感,反而振振有词地表达了自己独立的人生观,两人再次不欢而散。

黄瑞诚接到市政府接待办通知,说MGX公司高层将与温州企业合作,近期会对他们集团在内的一些温州民企进行考察,让他们做好准备认真接待。为了拿出最高规格的接待方案,黄瑞诚和侯三寿都卯足了劲。

黄小威瞒着父亲领着朋友们一起驱车去西藏,一群人都没有给家里打招呼就出门了,家长们纷纷向“坏孩子”家长黄瑞诚要人,黄瑞城一筹莫展之际向苏若冰求助,反被苏若冰一通抢白,骂他不仅无趣还无知,黄瑞诚平白添了一肚子火。

任程伟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2集

黄小威离家出走到龙泉当学徒

MGX公司按日程安排先来到黄瑞诚的鞋厂参观,黄瑞诚专门派人从杭州买来纯羊毛地毯,从厂门口一直铺到车间,舞龙舞狮,锣鼓喧天,欢迎仪式搞得既隆重又排场,侯三寿得知黄瑞诚的场面跟自己的如出一辙,临时决定将自己原先的布置全部撤掉,他不想步他人的后尘,出奇制胜是他的绝招,他让林佳来快去打扮一下,他要仿效外国人的最高礼节偕夫人一起迎接嘉宾。

在黄瑞诚公司的会议室里,黄瑞诚想和MGX代表探讨将来的合作方向,但MGX公司的律师却指出他们的产品有多次涉嫌侵犯了MGX公司的专利,同样的一幕也在侯三寿的公司上演。满心以为可以迎来和世界五百强公司的合作,没想到却被摆了一道,侯三寿知道MGX此举是在利用他们为公司提供销售渠道。

黄小威在侯小帆的怂恿之下一路飙车,最终因为超速翻车,小威和小帆被卡在车内无法动弹,伤势较轻的许金生爬上公路拦下过路车,才救了小威和小帆。

黄瑞诚想不明白MGX公司的来意,他去向苏若冰请教,苏若冰告诉他就算是合作也不是他想像的那么简单的。

出了事孩子们只得通知了林佳来,于是西藏之行不得不中止,黄小威回到了家,黄瑞诚想心平气和地和儿子谈一谈,但话匣子一打开又是越说越激动,他求儿子别再给自己惹事,小威不愿和父亲多说起身欲走,黄瑞诚拉住儿子的背包不慎打碎了儿子藏在包里的妈妈留给他的遗物——瓷娃娃,当年他妈妈就是为了买这个瓷娃娃才出的车祸去世的,如今瓷娃娃碎了,父子俩又多了一个心结。

林佳来劝丈夫对黄瑞诚嘴下留情,哪天对方真的和他翻脸的话遭罪的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小帆,侯三寿不明白自己和黄老邪斗,关自己的女儿有什么关系?林佳来觉得女儿是喜欢上黄小威了,她让丈夫一起和黄瑞诚坐下来把这事挑明了,侯三寿却因为刚为合作的事戏弄过对方感觉不好意思去提儿女的事。

黄瑞诚赶到古玩城找古董修复师父咨询,师父告诉他只能做到修好不漏水要看不出痕迹做不到,原先文物商店有个老工匠专门做修复工作,如果他做不到就真的无能无力了。小威不多久也来到古玩城咨询瓷娃娃的修复问题,被告知老工匠已经过世,一手绝活失传了。

小威去找他的那些朋友帮忙,在金生的帮助下,小威前往丽江龙泉寻找能够修复瓷器的工艺大师,并让金生帮自己隐瞒去向。小威找到大师,在大师女儿刘灵子的帮助下开始了学徒生涯。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3集

侯三寿和黄瑞诚同时接到MGX公司的起诉书

侯三寿夫妇找黄瑞诚谈儿女的事,侯三寿任何时候不改其霸气的作风,他开门见山说要黄瑞诚的儿子当他的女婿,并且只给他一天的时间考虑,一天过后他的女儿就另找婆家。但黄瑞诚犹豫之后告诉侯三寿自己的宝贝儿子又跑了。

刘灵子让小威跟着师兄进山挑瓷石,一进山小威就被蛇咬了,但依然咬牙坚持挑回瓷石,一路上师兄告诫小威要想在龙泉站住脚靠能吃苦是不行的,要特别能吃苦。

林佳来为报答金生对女儿的救命之恩,解决了金生的工作问题,让他到公司的销售部门上班。

林佳来见黄瑞诚一连三四天也没有给他们回复,知道他是为了找儿子焦头烂额着,她想从女儿嘴里套出点消息来,但小帆告诉妈妈小威就是一个孙猴子,没人降得住他。

苏若冰约黄瑞诚到酒吧见面,主动提供小威所有同学和朋友的联系方式,让他问问有谁知道小威的消息。黄瑞诚把自己跑遍旧货市场淘到的和小威那个一模一样的瓷娃娃拿出来给苏若冰看,但他知道小威是不会要的。他向苏若冰倒着肚子里的苦水,他说小威小的时候自己太忙,于是把他送到了寄宿学校,慢慢地父子俩交流少了,话越来越少,矛盾却越来越多。黄瑞诚难道有个倾诉的对象,边说边喝不觉就醉倒了,苏若冰怎么也叫不醒他,只得求助酒吧侍应,侍应生习以为常地说他最近经常喝多,他会叫人把黄瑞诚送回家。

黄小威累得趴在床上就能睡着,但刘灵子似乎处处与他做对,把他从床上拉起来非让他把窑眼收拾干净才能睡。师兄也觉得奇怪,说刘灵子平时脾气挺好的,从来不对人发火,但为什么会对小威特别严厉,他问小威是不是得罪刘灵子了?小威说他来这里之前根本不认识刘灵子,谈何得罪啊?师兄觉得刘灵子一定是喜欢上黄小威了。

黄瑞诚请侯三寿吃饭聊儿子的事,两人先后接到公司电话,说是接到了MGX公司寄来的起诉书。林佳来担心美国的大量订单即将出货,如果到时货寄到美国却被判禁售的话,光压货就能把他们压死,侯三寿暴躁无比,让妻子快滚,他说自己已经够倒霉了不需要别人再来哭丧,但妻子却认为是成功让丈夫飘飘然了,把一些偶然的事件当成了必然,需要别人给他泼泼冷水,侯三寿称他就是要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用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这也是他的人生信条。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4集

MGX公司申请禁售令两公司面临巨大损失

黄瑞诚收到标的额为七千万美元的起诉书急得嗓子眼都冒烟,他心急火燎地去找苏若冰商量,问有没有和MGX公司和解的可能,苏若冰则告诉他不应诉无法和解,这边不应诉欧美法院就会直接以侵权为理由判他禁售,到时就等着喝西北风吧。苏若冰说她的老师浦凌尘是打这种跨国官司的专家,如果感兴趣她可以把老师的电话号码给他。

刘灵子给黄小威买来衣服裤子,故作嫌弃地说黄小威从来这里就没有换过衣服、鞋子,让他快去洗个澡,换换衣服,至于钱嘛会从他的工钱里扣,但黄小威说自己是来说手艺的,从没想过从刘大师这里拿工钱。

侯三寿与黄瑞诚一起去北京找苏若冰的恩师浦律师请教。浦律师认为服装和鞋的设计上的某一些元素和加工工艺上有相似之处这很有可能只是巧合,并非故意侵权。所以官司还是有打赢的可能的。

MGX公司的律师来到温州表示要谈判,黄瑞诚提议让律师去谈,这样可以摸清对方的底牌,将来万一打起官司来他们可进可退占据主协,侯三寿却执意庭外和解。黄瑞诚苦口婆心劝说侯三寿,并提议两个人一起去找苏若冰出谋划策。苏若冰觉得MGX公司既然派代表过来考察证明他们是有意与温州企业合作的,而告他们侵权一事无非是为了掌握谈判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分析此前MGX公司在全世界的合作案例,有一点可以肯定庭外和解就是并购谈判,而且他们为了成功会开出十分优厚的收购条件,使被收购者在短时间内成为手握真金白银的亿万富翁,但MGX公司的最终目的是利用被收购公司的销售渠道销售他们品牌的商品,而被收购品牌则会慢慢消失,她对此次事件的建议就是打打谈谈,边打边谈。

二人会见MGX公司派来的律师,果然一切都被苏若冰言中,MGX公司实际就是想要吞并两家公司,获得国内市场的销售渠道。只要他们答应条件MGX就将马上撤销对他们的起诉。侯三寿和黄瑞诚拒绝MGX的条件,决定法庭见。

黄瑞诚与公司元老们商量对策,有人提示黄瑞诚防侯三寿之心不可无,他们担心精明的侯三寿会接受MGX公司的条件,到时MGX就会全力对付他们一家公司了,那时可就惨了,无独有偶,侯三寿的人也担心黄瑞诚会经不住诱惑把他给卖了。

刘灵子边打着太极边监督黄小威劳动,虽然背对着他,但黄小威的每一点小心思都逃不过刘灵子,黄小威装着被折腾得累极坐在工作台边睡着了,刘灵子一反常态温柔地把外套替黄小威披上,然后悄悄离开,诡计得逞的黄小威乐开了怀。

侯三寿问黄瑞诚如果没有MGX公司这档子事的话,他目前最想做的是什么事?黄瑞诚不假思索地说想与他联手打造中国鞋服业的航空母舰,而侯三寿最想做的则是进一步扩大欧美市场的份额。此时传来消息MGX公司向美国申请了临时禁售令,侯三寿与黄瑞诚在美国销售的货物全部积压,面临惨重损失。苏若冰得知是两人直接生硬回绝MGX公司的合作条件才致此后果,气得直骂他们两个二百五。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5集

侯三寿独自与MGX公司谈合资事宜

面对禁售令,侯三寿决定等,等对方出招,季诚公司的人等不了了,他们建议黄瑞诚干脆答应MGX公司的条件算了,这样拖下去要把公司拖死的。

没多久侯三寿的等待策略起了作用,MGX公司发函邀请他和黄瑞诚前往美国进行高端谈判。黄瑞诚对侯三寿佩服得不得了,侯三寿提出邀请苏若冰一起庆祝一下阶段性的胜利。苏若冰给临行的两人几点忠告:第一,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第二,力争和解,不惧破裂。林佳来告诫侯三寿一定要保住自己的自主品牌,侯三寿让老婆安心呆在公司盯着会计事务所做好公司的资产清理评估,为下一步和黄瑞诚公司合作做好准备。

刘大师喜欢黄小威的韧劲,他也看出女儿对黄小威的心意,有意让黄小威当自己的女婿,刘灵子的妈妈也满意丈夫的选择。

侯三寿与黄瑞诚飞往美国,却被要求分开会见MGX公司负责人坎贝尔先生。黄瑞诚首先进行谈判,黄瑞诚向坎贝尔送上一幅名家书法“天下和合”,简短的寒暄之后坎贝尔开门见山地指出黄瑞诚的公司是以制造假货起步的,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抄袭了MGX的设计,所以他们提出要季诚公司赔偿一切损失,黄瑞诚对此霸道的条件表示无法接受。侯三寿随后进行谈判,他和黄瑞诚异曲同工地送上一幅国画“和合二仙”,同样表明了他想和解的态度,不同于黄瑞诚的含蓄,侯三寿反客为主直接问坎贝尔会送什么礼物给自己,会不会是取消禁售令呢?虽然坎贝尔不会就这么同意侯三寿的要求,但显然侯三寿的直率取得了坎贝尔的好感。

刘灵子当着黄小威的面对师兄说自己要带着父亲的作品去北京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大师展,可能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话是对着师兄说的其实是说给黄小威听的,但黄小威愣是无动于衷。

侯三寿与黄瑞诚各怀心事回到中国,一落地侯三寿便去会见MGX公司的律师,他心里已经决定与MGX公司进行合作谈判。侯三寿为了方便实行自己的计划打算将林佳来支走,他说自己有个朋友叫于温生,在北京的金融街开了一家高档服装私人定制的门店,他让林佳来去北京考察市场环境。

黄小威告诉刘大师自己来他这儿学艺就是想修好妈妈留给自己的瓷娃娃,刘大师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黄小威的孝心可嘉,他答应从明天开始把自己修补瓷器的拿手绝活全部教给他。

送走了林佳来,侯三寿下令奋钧集团闭门谢客,专心与MGX公司进行合资谈判。但在MGX公司的强势条件下,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6集

侯三寿为了企业的发展选择和MGX合资

季诚公司和奋钧公司同时收到美国撤销禁售令的消息,在案子开审前撤销禁售令这在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得到消息的黄瑞诚不得不佩服侯三寿果然是个人才,不知他跟德兰库克说了什么,就让人家改变了主意。

坎贝儿竭力向侯三寿示好,特意打电话告诉侯三寿临时禁售令取消的好消息,并说董事会已经认真考虑了侯三寿的建议,他的秘书已经把新的合作协议发给库克先生,希望他们能够合作愉快。库克及时将MGX公司传来的协议传达到侯三寿,说是两公司合资后双方各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而且未来的董事长由中方担任,这在MGX公司的合作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且在未来的两年内允许奋钧公司继续持有自己的原创品牌,MGX把他们现在的知名品牌鲁斯放到奋钧的前面,合并两个品牌的生产和销售,如此一来也能大大提高奋钧品牌的市场价值。三年后董事会再视两个品牌在市场的热销程度决定是否终止中方品牌的使用,当然这也是MGX公司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侯三寿当场就与德兰库克先生签署了合资协议,看着自己打拼多年的产业分给别人一半让侯三寿心绪难平,但为了能够开拓世界市场,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他下定了决心和MGX公司合作。一直在侯三寿身边工作的满叔心中难过,侯三寿安慰他说自己这次和MGX合资赚了一亿两千万元,按当年满叔的投资可以分到百分之三的分红,他已经将现金支票放在了恐龙玩具里,让满叔自己回家慢慢找。

林佳来在北京总感觉心神不宁,打电话问三寿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侯三寿总是敷衍了事,等林佳来回到温州,发现公司变成了鲁斯•奋钧集团,公司人事也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新来的保安甚至把她拦在公司门外不让她进去,这让林佳来非常气愤。

侯三寿从金生处打听到黄小威的去处,并带着黄瑞诚找回了小威,黄瑞诚感谢侯三寿,侯三寿却话里有话地说哪天自己要是做事让他不满意了,就把这份感谢拿出来抵消。刚说到这黄瑞诚就接到了律师电话,得知侯三寿的奋钧公司与MGX公司已经达成庭外和解,MGX公司已经撤销对奋钧公司的起诉,但对季诚公司的起诉却没有撤销,黄瑞诚一怒之下要与侯三寿决裂。

双方家长都以为侯小帆喜欢的是黄小威,没想到侯小帆和许金生悄悄地好了。侯小帆向黄小威打听许金生的表妹刘灵子,黄小威说这刘灵子就是整个一个虐待狂,从自己第一天去学艺就不停地受她的虐待,侯小帆笑说这表示刘灵子爱上他了呀。

温州的服鞋行业大佬们聚集在一起,斥责侯三寿引狼入室。此时德兰库克打来电话约黄瑞诚一起喝咖啡,众人担心他会步侯三寿的后尘,黄瑞诚表态自己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决不会向洋鬼子低头。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7集

黄瑞诚奋起反击MGX逼他们撤诉

财务经理林万山要代表财务部的兄弟去找侯三寿理论,满叔拦住了他,满叔说现在企业的喉咙被MGX公司锁住了,合同摆在那,就是找了侯三寿他也没有办法的,林万山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奋钧集团怎么就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他告诉满叔今天可以看在他的面子上不找侯三寿,但他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德兰库克给黄瑞诚指了两条路,要么与侯三寿合资共同拥有鲁斯奋钧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要么直接与MGX公司合资,MGX开出的条件与奋钧集团一样,但黄瑞诚认为这样无异于把自己置于傀儡的位置,他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条件的。德兰库克认为黄瑞诚别无选择,如果不与MGX公司合作,黄瑞诚将会因为应付诉讼而破产,黄瑞诚表示自己不会屈服,并且他会联合所有的人把MGX赶出中国。

侯三寿觉得这次和MGX公司合资他赚大了,虽然经营权、管理权归了MGX公司,但MGX公司也支付了他一亿两千万元,而且奋钧的名号没有丢,只是MGX公司有规定夫妻不能在同一单位上班,所以委屈林佳来丢了工作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林佳来对侯三寿设圈套欺骗自己伤透了心,把侯三寿赶出了家门。

黄瑞诚决定放手一搏,但又担心自己和侯三寿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会影响到小威和小帆的感情,他建议儿子带着小帆一起出国留学,走得越远越好,但小威清楚明白地告诉父亲,不管他和侯叔叔闹成怎样都不会影响他和小帆之间的交往。

林佳来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奋钧集团从MGX手里赎回来,她坚决不肯把办公室让给外方的副总裁赖特,只是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给赖特安排了一张小桌子,赖特一状告到侯三寿处,侯三寿让他坚持一下,他相信时间一长林佳来会无法忍受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主动搬出去的。

黄瑞诚召开记者发布会,将MGX公司的阴谋公诸于世并公开应战,他认为MGX公司来到温州这个民营企业的聚集地挖空心思地用尽一切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他们,说白了就是要通过收购进行垄断,在服装、鞋业的各个领域的高中低端、上中下游来个通吃,将中国的民营企业一网打尽。

赖特和下属在办公室用英语商讨解雇名单,林佳来过去用英语警告他们请“合理安排”,赖特和其下属不可思议地发现这个在他们眼里的中国土财主居然懂英语。

侯三寿这个名义上的鲁斯奋钧集团董事长被架空,上班闲得无事可干只能玩玩电脑小游戏。

德兰库克作为MGX公司的全权代表,在看到电视上黄瑞诚的公开叫嚣他觉得必须坚决反击玷污MGX公司声誉的人,他让侯三寿明天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把所有对他们不利的舆论压下去,侯三寿不同意,他说自己丢不起这人。

第二天奋钧集团大厅里聚集了数以百计的记者,但作为董事长的侯三寿却拒不出现,躲在楼顶悠闲地垂钓,德兰库克焦头烂额地找到侯三寿让他先把眼前的事态平息下去,他们之间的争执可以坐下来解决。

远在美国的坎贝儿迫于舆论和媒体的压力,已经连夜撤销了对季诚集团的起诉,他打来电话指责德兰库克把事情搅得一团糟,阻碍了MGX公司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他让德兰库克等着接受董事会的处罚。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8集

刘灵子一路追着黄小威来到温州

刘灵子从北京参展回来却发现黄小威不见了,师兄告诉她黄小威被他爸爸领回家了。刘灵子顿时怒了,转身去找她爸爸算账,她说黄小威是她的师弟,归她管。

侯小帆打电话向黄小威诉苦,说爸爸被妈妈赶出了家门,而妈妈每天一早就去公司抢阵地,她都已经好几天没人管了,她让黄小威不如带她出去散散心吧。

黄瑞诚的抗争取得了胜利,他们特意举办了庆功宴,并邀请侯三寿出席,侯三寿在饭店门口被守在那里的林万山狠狠地揍了一拳,他选择隐忍下来,在饭局上又受到大家的奚落心里十分不快。

侯三寿带着伤来到林佳来的办公室想博取老婆的同情和可怜,林佳来表面不予理睬,但还是关心着侯三寿,她告诉侯三寿两个孩子昨天私自去了香港,她催丈夫早点去和黄瑞诚谈孩子们的婚事,省得闹出什么事大家脸面不好看。谈完家事侯三寿又旧事重提,想让林佳来把办公室腾出来给赖特,被林佳来哄了出去。

刘灵子突然出现在小威家,她名义上说想跟着黄瑞诚学做鞋,实则是追着黄小威来的。黄瑞诚让刘灵子到集团设计室学习,他会安排最好的设计师带她,就这样刘灵子就算是在黄家扎了根了。黄小威无奈之下只有去骂许金生,勒令他第二天必须把他那个耍无赖的表妹带走。

林佳来实在闲得发慌,向朋友讨教有什么生意可做的,朋友告诉了她一系列长、中、短线的生意,但思来想去林佳来还是有意做经营,她问朋友有没有什么水疗啊、饭店啊之类的转让的,朋友提供了一个资讯,说是有个朋友因为身体原因,想把一家叫梧桐的饭店转让,林佳来一听十分感兴趣。

侯三寿和黄瑞诚也同时对饭店的转让有兴趣,侯三寿向德兰库克提出申请,说是连酒店的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鲁斯•奋钧酒店。

黄小威在家被刘灵子折腾得痛不欲生,他让侯小帆帮他把许金生给找出来,而许金生为了避开黄小威,主动请缨陪外籍人员去上海、深圳做调研工作了。

黄瑞诚想收购酒店,但苦于资金不足,他请苏若冰吃饭向她请教,一顿调侃之后,苏若冰建议他可以做产权式酒店即可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黄瑞诚央求苏若冰帮他做一份不可行性研究报告,先给自己泼点冷水,苏若冰不禁对黄瑞诚开始刮目相看。

侯三寿和酒店老板林保光多次接触,欲以一亿两千万将酒店全盘买下,但林保光坚持要价一亿六千八百万,少一分不卖。

黄小威深夜回家满以为可以避开刘灵子,没想到刘灵子还在客厅等着他,对着他一通教训,黄小威气极反笑,称刘灵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刘妈”。黄瑞诚却很高兴终于有人可以管着他的儿子了。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9集

黄瑞诚着手以产权式酒店的方式收购烂尾楼

刘灵子的到来虽然使黄小威十分的不自在,但潜移默化地黄家的生活在发生改变,变得越来越像个家了。

林保光坚决不肯降价,他告诉侯三寿有人也想收购他的酒店,甚至已经开始筹钱了,侯三寿将身边的企业家猜了个遍终于猜到了又是黄瑞诚在和他唱对台戏,但同时他也放心了,因为他知道黄瑞诚的家底,谅他也拿不出收购酒店的钱来。

黄瑞诚则在有步骤地进行着对酒店的收购,他给经营班子开会宣布自己的决定,并让他们要做好保密工作,尤其是对三猴子。德兰库克也把董事会同意收购酒店的好消息告诉了侯三寿,让他赶紧行动,侯三寿却想再抻李保光几天压压价。

满叔节俭成性,成天穿着一身破衣服,一张破藤椅烂得都站不住了也舍不得扔,侯三寿特意去商场买了按摩椅送给满叔,并趁他做按摩的时候把那些破衣服全剪烂了,逼着满叔换上他给买的新衣服。

小威和小帆联合起来想整刘灵子让她知难而退,一进门小帆就叫刘灵子阿姨,把刘灵子气得七窍生烟。面对侯小帆和黄小威的故作亲密,刘灵子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正巧许金生打来电话,刘灵子逼问小帆和小威到底什么关系,在得知他们就是普通朋友关系后总算松了口气。

刘灵子将黄小威绑了带到公司让他上班,得知儿子出现在设计室黄瑞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终于明白什么叫一物降一物。

黄瑞诚拉着石胜天一起劝黄小威去法国留学,黄小威明确告诉他们自己是不会走的。

侯三寿受林佳来所托来到黄瑞诚办公室跟他商讨儿女婚事,正巧黄瑞诚正在打印苏若冰传来的产权式酒店项目初审意见,看到侯三寿不请自来慌得他手忙脚乱地把文件藏了起来。侯三寿一路自说自话地安排着结婚事宜,黄瑞诚如坐针毡,只得推说太急了点孩子都还没定性呢,侯三寿却说他们在孩子们这个年龄都已经有孩子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压根没给黄瑞诚开口的机会。

侯三寿对林保光的烂尾楼志在必得,他将价格提到了一亿五千万,并说这个价要是林保光不同意的话就只有让楼烂在他手里了,林保光心中有底咬死价钱,侯三寿称黄瑞诚就是把裤头当了也凑不齐这个钱的。

黄瑞诚了解到侯三寿也对酒店感兴趣,于是决定先稳住他,故意打电话给侯三寿说自己看中了一个项目但缺资金,向侯三寿借五千万周转,侯三寿答应考虑。

《温州两家人》分集介绍:第10集

侯三寿大意失荆州失手酒店收购

黄小威突然就同意去法国留学,他找到石胜天问办签证手续需要多长时间,并要求越快越好,他让石胜天先不要把这消息告诉黄瑞诚。趁着等签证的这段时间黄小威开始复习法语,刘灵子发现黄小威最近变了,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些叽哩咕噜的法语,还经常熬夜,这天她终于憋不住冲进小威房间把他从书桌前拉起来,硬逼他到床上睡觉。

林佳来听说小威要去法国留学,生怕他和小帆的婚事会黄了,情急之下一个电话打给侯三寿让他去找黄瑞诚问个明白。侯三寿驱车来到季诚公司,手拿板砖冲到会议室找到黄瑞诚,让他用板砖砸自己的脑袋,说是对他有意见就冲他来,不要暗地里干那种拆散两个孩子的缺德事。黄瑞诚也不明白两个孩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初他想让小威出国,想拆散他们,但那两人好得像一个人似的根本拆不开,现在又突然打定主意要出国,他拽都拽不住啊。他让侯三寿回家好好问问小帆,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侯三寿回家告诉女儿两家大人正在替他们筹备婚事,让小帆去告诉小威要走也得等结了婚两个人一起走。在父亲的逼问之下,小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男朋友根本就不是黄小威,而是许金生。侯三寿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同意”,正在他对女儿大发雷霆的时候,林保光的电话不停地打进来,黄瑞诚正在林保光处准备签酒店的收购合同,林保光为兑现之前的承诺特意电话通知侯三寿,但火冒三丈的侯三寿听到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不但没接还狠狠地把手机给砸了。

林保光听到话筒里传来侯三寿手机关机的提示,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义务,于是决定立即和黄瑞诚签字。侯三寿知道酒店已经盘给黄瑞诚后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立马赶到了季诚公司,但多次拨打黄瑞诚的电话总是关机,侯三寿就决定坐在公司大堂里静候黄瑞诚的出现。

侯三寿一直从下午等到晚上终于等到了黄瑞诚露面,他直接开出两亿五千万的高价要接手酒店,但是黄瑞诚没有同意,他告诉侯三寿自己准备把酒店打造成温州第一家商住两用产权式酒店,面积小房价又便宜,但升值空间高,至于酒店的裙楼他准备做成季诚公司产品的展示旗舰店,侯三寿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小看了黄瑞诚,他正式向黄瑞诚宣战,他说从现在开始他们之间再没有情面可讲,他们是狭路相逢的对手了。

侯三寿收购酒店失手让德兰库克非常恼怒,他骂侯三寿又让自己栽了一次,而且比上一次更惨。侯三寿想当面向德兰库克道歉,但德兰库克拒绝见他,并让下属告诉他不许随意进出自己的办公室,想见他的话需通过董事长传达。

刘灵子求黄小威不要去法国,软的硬的招数都用上了,但黄小威就是不改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