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枪侠/上海往事》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5-12-04)484

《枪侠》分集介绍:第1集

唐余锦与日本人比枪法获胜

1937年初,上海,射击高手唐余锦准备出门与日本人参加射击比赛,一个邻居忽发疾病急需医治,唐余锦的主业便是医生,邻居忽发疾病情况不妙,唐余锦只得扔下比赛的事情全力抢救邻居。

比赛现场所的日本人矢尾效平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唐余锦依然没有出现,矢尾效平提出先进行比赛,评委们同意了矢尾效平的要求,矢尾效平枪法精准几枪全部击在靶心正中。

唐余锦医治好患病者坐上一辆黄包车向比赛现场赶去,路上出现一伙身份不明的男人袭击唐余锦,一伙地下党员出现与身份不明的男人斗争,其中一名地下党员催促唐余锦赶紧前往射击场地参加比赛。

矢尾效平上台准备领奖,满春不同意矢尾效平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领奖,矢尾效平得意洋洋与满春争执,满春情急之下拿出几把飞刀掷中靶心以示向矢尾效平宣战。

虽然满春掷刀精准无误,矢尾效平却哈哈大笑提醒满春活在现代社会不应该再耍飞刀,现代社会比试的是枪炮,功夫再高也斗不过飞机大炮。

射击俱乐部董事长刘子妍虽然认识唐余锦,但因为唐余锦迟迟不出现,刘子妍只得来到满春身边同意让矢尾效平上台领奖,矢尾效平来到台上刚准备领奖,唐余锦及时赶来提出与矢尾效平比试枪技。

矢尾效平同意让唐余锦参加比赛,唐余锦举起步枪对准靶心连开五枪,五发子弹全部从一个弹孔穿过去,评委们以为唐余锦只击中一次靶心,唐余锦示意工作人员端开枪靶,枪靶手面赫然露出几发子弹。

评委们一脸惊叹裁定唐余锦夺冠,矢尾效平恼羞成怒与唐余锦发生争吵,唐余锦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没有跟矢尾效平争吵,矢尾效平情绪激动推倒唐余锦,唐余锦只得从地上站起来举枪射落日军国旗。

矢尾效平是日军的神枪手已经杀害许多地下党员,刘子妍暗中与上级秘会,上级托咐刘子妍找机会除掉矢尾效平。

矢尾效平晚上在酒楼喝酒被身份不明的人引到楼外,街边的一幢高楼顶上站着一个黑衣人,黑衣人开枪杀死矢尾效平。

日军高官得知矢尾效平遇害,渐渐意识到杀害矢尾效平的人是黑羿,黑羿是一外神枪手经常暗杀日军重要官员,日军高官一直在调查黑羿的真实身份。

夜幕降临,唐余锦与母亲外出归来被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士带走,母子两人被带到一间仓库里面,为首的女头领拖来一名日军特务,要求唐余锦杀害日军特务证明没有为日军效力,唐余锦因为童年时代遇到枪杀害患上心理疾病不敢开枪杀人。

罗晋剧照

《枪侠》分集介绍:第2集

唐余锦被日本人威胁暗杀宋文涛

日军高官得知矢尾效平遇害,渐渐意识到杀害矢尾效平的人是黑羿,黑羿是一外神枪手经常暗杀日军重要官员,日军高官一直在调查黑羿的真实身份。

夜幕降临,唐余锦与母亲外出归来被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士带走,母子两人被带到一间仓库里面,为首的女头领拖来一名日军特务,要求唐余锦杀害日军特务证明没有为日军效力,唐余锦因为童年时代遇到枪杀害患上心理疾病不敢开枪杀人。

日军特务强行绑架唐氏母子,日军社长决定安排唐余锦暗杀宋文涛。为了让唐余锦老老实实听从日方命令,日军社会扣留了唐母,唐余锦被几个日本人送到城外不知名的山路上,日本人将唐余锦扔到山路上开车离去。

日军社长来到牢房里面实验手上的毒戒指功效,一个中国人被日军折磨得不成人形,日军社长与中国人握手提醒中国人可以离开牢房,中国人向前走出几步一头载倒在地上,日军社长意识到毒戒指可以在短时间内毒死一个人。

唐母被囚禁在日方手中失去自由,几个看护唐母的日本人扔了一个馒头到唐母身边,唐母不顾馒头掉在地上沾上尘土,伸手拾起馒头往嘴巴里面塞。

唐余锦回到住处不久收到日军社长寄来的信件,日军社长在信件中叮嘱唐余锦戴上毒戒指寻找机会与宋文涛握手,唐余锦找到信中所指的毒戒指仔细一看,戒指上安装一根尖针用于扎刺目标。

唐余锦不愿意为日军办事,但又担心母亲死在日本人手中,为了救出母亲,唐余锦来到满春住处求助,满春是女中豪杰身手不凡,得知唐母落入日本人手中,满春二话不说决定先派亲信小虎刺探敌情,唐余锦毕恭毕敬向小虎行礼以示感激,满春趁机给唐余锦提出一个要求,唐余锦见满春提出的要求就是两人结婚,脸上露出惊讶劝说满春不能急着结婚,结婚是终身大事必须彼此有一定的了解,唐余锦与满春就见过两次面,两人了解不够深不适合立即结婚。

刘子妍得知唐母落入日军手中,心中升起不安与同伙商量如何寻找唐母。

小虎答应帮助唐余锦先刺探敌情,结果因为睡懒觉忘记起床没有出门刺探敌情。满春怒气冲天来到房间里面寻找小虎,小虎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满春气得捧起床边的冷水往小虎脸上淋,小虎被冷水淋醒苏醒过来,一个手下人来到房间里面向满春透露已经找到疑似囚禁唐母的日本人。

唐余锦在街上行走,周围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唐余锦察觉到不远处的楼房潜伏狙击手,狙击手果然潜伏在不远处正通过瞄准镜打量唐余锦。

《枪侠》分集介绍:第3集

唐母获救

日本人绑架唐母威胁唐余锦,唐余锦必须杀掉宋文涛才能救回母亲。

宋文涛抵达上海,唐余锦来到街上迎接宋文涛,日军社长坐在一辆黑色轿车监视唐余锦,刘子妍穿着一身黑衣趴伏在街边的楼顶通过狙击枪瞄准镜观察街上情况。

满春带着小虎深入虎穴救出唐母,一伙日军特务与满春进行火拼,唐母担心自己连累满春和小虎,催促两人赶紧逃命。

唐余锦与宋文涛准备握手,日军社长坐在不远处的轿车上密切关注唐余锦,唐余锦想到母亲依然落在日本人手中,只得把心一横抬起佩戴毒戒指的手向宋文涛伸去,千钧一发之际满春带着唐母出现在人群中,唐余锦瞟了母亲一眼换了另一只手与宋文涛握手,坐在旁边轿车上的日军社长见唐余锦没有按计划行事,只得命令手下人袭击宋文涛。

趴在楼顶上的刘子妍与日军特务激战受伤,唐余锦来到楼顶上救走了刘子妍,刘子妍穿着一身黑衣如同传说中的黑羿大侠,黑羿大侠多年以前曾经救过刘子妍,当年刘子妍还是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一个日本浪人想侵犯刘子妍,紧急关头身穿黑衣的黑羿大侠出面枪杀日本浪人,刘子妍从此以后对黑羿大侠产生崇拜心理,因此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穿着黑羿大侠最喜欢穿的黑风衣。

唐余锦来到宋文涛居住的地方,一个伙计端着一盘酒菜想送到宋文涛手中,唐余锦察觉到伙计不太对劲,伙计露出真实身份与唐余锦决斗,藏在楼外的狙击手秀子侍机开枪击毙宋文涛,唐余锦拿起一顶军帽放在窗口旁边试探秀子,秀子开枪击中军帽,唐余锦拿起一面镜子向秀子藏身地点照去,秀子意识到被唐余锦发现赶紧带枪逃走。

满春赶到宋文涛居住的楼外想跟唐余锦见面,刘子刚拦在楼外不给满春进去,满春心急如焚与刘子刚发生争吵,刘子刚劝说满春不要再追求唐余锦,满春的性子大大列列像男人,刘子刚认定唐余锦不会喜欢满春。

刘子妍在唐家养伤,满春来到唐家寻找唐余锦,不久之前唐余锦为了救出母亲同意跟满春结婚,满春屡次诺言救出唐母,唐余锦心知男儿说话必须算数,只得当着刘子妍等人的面坦承确实要跟满春结婚。

对唐余锦有好感的刘子妍吃了一惊说不出话来,刘子刚见房间气氛骤然尴尬,计上心来强行抗起满春向屋外走去,满春被刘子刚抗在肩膀上无法下地,只得一个劲的挣扎扭动身子。在刘子妍等人的注视下,刘子刚成功将满春抗出唐家。

《枪侠》分集介绍:第4集

老于是奸细

满春来唐家找唐余锦谈结婚的事情,不久之前唐余锦为了救回母亲同意与满春结婚,满春已经帮助唐余锦救回唐母,唐余锦不好再反悔,只得当着刘子妍等人的面坦承即将与满春结婚。

刘子刚心知不能再让满春继续胡闹,计上心来强行背走了满春,刘子妍对唐余锦私自跟满春结婚非常恼火,唐余锦一脸焦急向刘子妍解释。

满春带着唐余锦回家拜见父亲,满春爹见唐余锦生得细皮嫩肉活脱脱一个白面书生,脸上升起不屑不同意唐余锦跟满春结婚,满春见父亲以貌取人,只得提起唐余锦上海枪王的称呼,满春爹得知唐余锦的名字吃了一惊,赶紧带着唐余锦回房谈话。

唐余锦一脸好奇来到满春爹房中,满春爹跟唐父曾是生死兄弟有一些误会,唐余锦认为父亲被满春爹杀害,脸上升起愤怒转身离去。

刘子妍秦命找一个叫杨晋的地下党,老于先下手为强杀掉了杨晋,刘子妍赶来的时候杨晋已经气绝身亡,老于急中生智倒在地上假装遇袭,刘子妍不知道是老于杀害了杨晋,赶紧将老于扶到床上休息,老于苏醒过来扮出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说谎哄骗刘子妍。

刘父上门拜访东山,东山是日军高官,不久之前东山派人绑架唐氏母子,刘父为唐氏母子说好话,提醒东山不要怀疑唐余锦的身份,东山经过调查发现刘子妍是地下党,刘父陪起笑脸提醒东山一定查错了对象。

老于与东山秘会,东山向老于盘问潜入共军内部的情况,老于将杀掉杨晋的经过说了一遍。

夜幕降临,老于与刘子妍来到桥上比试枪法,两人面前不远的地方插着一把刀,老于故意开了几枪没有击中刀身,刘子妍开了一枪准确无误击中刀身,老于扮出一副沮丧的模样笑称自己已经老了。

刘子妍与老于有说有笑之时,唐余锦来到桥上找刘子妍,刘子妍向老于介绍唐余锦,唐余锦与老于握手相识,一行三人搭乘汽车回到城内,老于中途下车离去,唐余锦坐在后排座位扭头看着老于走进一条胡同里面,心中升起怀疑从汽车上追下来跑进胡同里面跟踪老于。

不久之后,唐余锦曾被一伙身份不明的男人绑架,其中一人手腕上有一刀长长的伤痕,唐余锦怀疑架他的人就是老于。老于其实是日本人的走狗外号叫白虎,刘子妍不知道老于的真实身份,其它地下党员亦不知情,杨晋临死之前也不知道老于就是一名奸细。

胡同里面有老于的手下,唐余锦抓住老于的手下盘问一些事情,老于手下老老实实回答唐余锦提出的问题。

苗圃变身霸气狙击手

《枪侠》分集介绍:第5集

老于是内奸

老于坐在家中休息了一会儿,起身拿起两把手枪做出射击动作。

唐余锦在胡同里面遇到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男子被要开枪杀死,唐余锦将目标锁定在老丁身上,当晚唐余锦将刘子妍唤到屋外谈话,刘子妍相信老丁不是叛徒。

满春安排罗小虎在唐家保护唐余锦的安危,唐余锦不便拒绝满春的好意,只得同意罗小虎入住唐家,罗小虎为人活跃喜欢说话,吃饭的时候涛涛不绝说个不停,唐余云心情失落低头扒饭,罗小虎劝说唐余云应该笑口常开。

唐余锦见罗小虎唠叨个没完影响家人食欲,计上心来将罗小虎唤到旁边,罗小虎在唐余锦的吓唬下以为自己真的患上肾亏病,唐余锦趁机指点罗小虎学青蛙跳锻炼身体,罗小虎在唐余锦的指点下双手高举过头蹲在地上模仿青蛙跳到屋外。

唐母与唐余云被罗小虎滑稽的动作逗乐,唐余锦回到餐桌旁边继续与母亲和妹妹一起吃饭,吃完饭唐余锦来到屋外继续叮嘱罗小虎学青蛙跳,罗小虎虽然已经跳得筋疲力尽,但为了增强体质只得继续在院子里面学青蛙跳。

夜幕降临,宋文涛在街上被身份不明的男人开枪杀害,日军长官担心宋文涛依然活着,派出一个手下扮成医务人员来到医院太平间察看宋文涛的情况,宋文涛被医务人员抬到太平间摆好,日军长官的手下见宋文涛果然已经身亡,赶紧离开太平间回到车上向长官汇报宋文涛已死。

满春安排罗小虎住进唐家保护唐余锦,实际上也是让罗小虎监视唐余锦,唐余锦私下找到刘子刚述苦,刘子刚代表唐余锦与满春见面,满春见刘子刚多管闲事不赞成罗小虎住入唐家,勃然大怒挥起拳头击伤刘子刚的眼睛。

老丁不幸遇难,刘子妍与同伴们为老丁举办简单丧事,老于带着刘子妍离开众人下落不明,唐余锦已经知道老于就是内奸,刘子妍跟着老于离去非常危险,唐余锦冲出家门想寻找刘子妍,几个警察因为调查宋文涛死因押走了唐余锦。

刘子妍被老于带到一个房间里面,老于在茶水中撒下一些药物端到刘子妍面前,刘子妍喝了几口茶水昏迷过去被老于扶到床上。

唐余锦设计打晕警卫从牢中逃了出来,刘子妍已经被人平安送回家中,唐余锦来到刘家看望刘子妍的时候老丁与宋文涛出现,两人已经怀疑老于就是内奸,于是策划了一出戏勾引老于上当,宋文涛当时是被老丁开枪打中,其实老丁的手枪里面没有子弹。老于以为宋文涛已经中枪死亡,老丁与宋文涛一路跟踪老于救出了刘子妍。

《枪侠》分集介绍:第6集

宋文涛准备离开上海

刘子妍被老于带到一个房间里面,老于在茶水中撒下一些药物端到刘子妍面前,刘子妍喝了几口茶水昏迷过去被老于扶到床上。

唐余锦设计打晕警卫从牢中逃了出来,刘子妍已经被人平安送回家中,唐余锦来到刘家看望刘子妍的时候老丁与宋文涛出现,两人已经怀疑老于就是内奸,于是策划了一出戏勾引老于上当,宋文涛当时是被老丁开枪打中,其实老丁的手枪里面没有子弹。老于以为宋文涛已经中枪死亡,老丁与宋文涛一路跟踪老于救出了刘子妍。

刘子妍被老于下药失去行动能力,老丁带着一伙战友及时出现打跑了老于,刘子妍被老丁等人送回家中,老丁与宋文涛来到房间里面与刘子妍见面,刘子妍苏醒过来听完老丁讲述的前因后果方才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余锦当初也参与到宋文涛被打伤的假戏中,当时老丁对着宋文涛开了一枪,宋文涛身上出现事先准备好的假血,唐余锦来到医院为宋文涛注射假死麻药,日军长官派出手下人来医院探查宋文涛的生死,宋文涛在假死麻药的帮助下成功骗过日军长官的手下。

老丁身份暴露与日军长官见面,日军长官提醒老丁已经暴露身份无法再当卧底,老丁心有不甘还想找机会杀掉刘子妍等人。

唐余锦带着刘子妍到满春家中做客,满春父亲认识刘子妍的父亲,刘子妍在满春父亲的招呼下入座,满春一脸不悦要求刘子妍以后不能跟唐余锦走得太近,刘子妍计上心来扮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想跟唐余锦断绝关系,满春生性好强决定与刘子妍公平追求唐余锦。

刘子妍一直以来非常相信老于的为人,老于表面是地下党员,内里是一名日军的走狗,刘子妍在老丁面前自责当初过于相信老于,老丁没有责怪刘子妍,语重心长开导刘子妍。

老于绑着炸药上门找唐余锦,唐余锦见老于抱着必死的心上门,只得按照老于的要求办事。

宋文涛准备离开上海,日军长官得知宋文涛离开上海的消息,立即将一批手下召集到身边,叮嘱手下人到时想办法除掉宋文涛。

宋文涛在同伴的护送下乘车来到码头准备做船,唐余锦与刘子妍藏在一幢楼上保护宋文涛,日军长官带着手下秀子藏在另一幢楼上准备狙杀宋文涛,混在人群中的日军杀手拉响手雷袭击宋文涛。

码头上的人群被忽然响起的手雷吓得四散奔逃,刘子妍在唐余锦的指引下发现藏在不远处的秀子,秀子举枪寻找楼下的宋文涛,唐余锦指点刘子妍瞄准秀子的手臂,秀子浑然不知顾着寻找楼下的宋文涛,刘子妍开枪成功打中秀子的手臂。

《枪侠》分集介绍:第7集

唐余锦惹上命案

宋文涛来到上海码头准备坐船离去,日方派出杀手暗杀宋文涛,刘子妍与唐余锦成功保护宋文涛离开码头,宋文涛离去之时向刘唐两人表达谢意,同时提醒两人做好与日军交战的准备。

不久之后,日军开始入侵中国北方省份,国军长官秦永川搭乘列车向目的地赶去,日军狙击手秀子来到列车上找到了秦永川,秦永川带了一份秘密资料准备交给日方,秀子急不可耐想从秦永川手中拿到秘密资料。

秦永川劝说秀子不要急燥,当初正是秀子勾引秦永川叛变,秦永川拉着秀子坐到床上亲密谈话。

唐余锦来到列车上找到了秦永川,秦永种与唐余锦在包厢中发生冲突,秀子站在包厢外面不敢冒然冲进去,列车驶过一个山洞立时被黑暗包围,唐余锦在黑暗中听到一声枪响,列车驶过山洞车厢恢复光明,唐余锦赫然发现秦永川口吐鲜血倒在地板上。

列车上的警察闻讯赶来押走了唐余锦,秀子趁机溜进包厢里面寻找秘密资料,秘密资料不翼而飞不在公文包里面,秀子心急如焚想从奄奄一息的秦永川嘴中打探到秘密资料的下落,秦永川伤势严重已经无力再跟秀子说话。

唐余锦被警察押到警局受审,审问唐余锦的人是刘子妍的大哥刘子刚,刘子刚虽然相信唐余锦没有杀害秦永川,但为了堵住外界的舆论只得按照规章制度审问唐余锦,唐余锦虽然当时跟秦永川冲突但没有痛下杀手,秦永川是在列车经过山洞的时候倒地身亡,列车经过山洞整个包厢一片黑暗,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给杀手提供了非常充足的行凶机会。

秀子回到上级身边复命,上级东山派秀子到列车上向秦永川索要秘密资料,秀子未能完成东山的任务拿到秘密资料。

唐余难以洗清嫌疑被警局拘留,唐母因为唐余锦惹上命案坐立不安,满春来唐家看望唐母,唐母一脸客气招呼满春。

满春还没好好安慰唐母,刘子妍来到唐家向唐母透露唐余锦的情况,唐余锦虽然惹上命案不过没有什么危险,刘子妍提醒唐母不要担心唐余锦,唐母知道刘子妍的哥哥刘子刚负责调查唐余锦惹上的命案,心中焦急不安与刘子妍回房谈话。

满春见唐母对待刘子妍热情洋溢,心中如同打翻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站在旁边的小虎看出了满春的心思,趁机提醒满春无论如何献殷勤始终无法讨好唐母,刘子妍则不同,不费吹灰之力便博得了唐母的好感。小虎的话令满春愈发恼怒,不知不觉间已将刘子妍当成不共戴天的情敌。

苗圃饰刘子妍

《枪侠》分集介绍:第8集

唐余锦落入日军手中

唐余锦惹上命案被警察关押,唐母坐在家中焦急不安担心唐余锦,刘子妍来到唐家扶唐母上楼休息,满春见唐母跟刘子妍的关系非常好,心中升起不悦决定留在唐家与刘子妍一起照顾唐母。

刘子妍送唐母上楼休息回到楼下,满春躺在沙发上决定在唐家过夜,刘子妍劝说满春回家过夜,唐家虽然很宽畅却没有多余的房间,满春如果不回家过夜只能在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满春抱着跟刘子妍争斗的心理愿意在沙发上过夜,刘子妍拿满春无可奈何只得上楼陪唐母休息。守在唐家门外的罗小虎尿急离开大门走到旁边撒尿,几个日军特工穿着黑衣蒙着面潜入唐家寻找秘密资料。

刘子妍半夜下楼听到某个房间传出异响,几个黑衣男人从房间溜出来在客厅寻找秘密资料,躺在旁边的满春惊醒过来拿起从沙发上跳下来袭击几个黑衣男人,藏在旁边的刘子妍趁机冲出来帮助满春打跑了几个黑衣男人。

唐母听到楼下有声音下楼查看情况,刘子妍担心唐母害怕谎称客厅出现几只老鼠,唐母信以为真转身上楼继续睡觉。

刘子刚来到牢房中看望唐余锦,两人暗中商量好一个秘密计划,刘子刚开车押着唐余锦离开警局,唐余锦为了实施计划打伤了刘子刚,刘子刚受伤让唐余锦开车离去,唐余锦找到日军武术馆主联系到了东山,东山一直想得到秦永川生前携带的秘密图纸,唐余锦被东山关押到一间牢房里面。

东山逼问唐余锦当初为何杀害秦永川,唐余锦编了一个谎话欺骗东山,东山从唐余锦身上搜出秘密图纸,虽然秘密图纸已经到手,东山还是决定验出真假再处置唐余锦。

唐余锦向日军特工提出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免得家人担心他惊动警察局,秀子觉得唐余锦的担心很有道理,唐余锦顺利跟母亲通了一个电话,唐母接到电话的时候唐余锦说了一二句话便挂掉了电话,唐母放下电话忧心忡忡,刘子妍从唐母嘴中了解完唐余锦在电话中说的内容,立即意识到话中包含唐余锦被关押的具体信息。

唐余锦落入日军手中随时有可能被杀害,刘子妍离开唐家找到地下党员老丁,向老丁透露唐余锦已被日军关押。老丁带着刘子妍出门开着汽车在街上寻找唐余锦被关押的地点,唐余锦之前打电话给母亲专门说了一句话提醒刘子妍,刘子妍牢记唐余锦在电话中说的话一路仔细寻找地址。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两边全是黑夜披盖下的楼房,刘子妍坐在汽车上瞪大眼睛仔细寻找唐余锦被关押的地点。

《枪侠》分集介绍:第9集

日军企图利用唐余锦引出黑羿

唐余锦落入日军手中随时有可能被杀害,刘子妍离开唐家找到地下党员老丁,向老丁透露唐余锦已被日军关押。老丁带着刘子妍出门开着汽车在街上寻找唐余锦被关押的地点,唐余锦之前打电话给母亲专门说了一句话提醒刘子妍,刘子妍牢记唐余锦在电话中说的话一路仔细寻找地址。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两边全是黑夜披盖下的楼房,刘子妍坐在汽车上瞪大眼睛仔细寻找唐余锦被关押的地点。

唐余锦提供的城防图是假的,东山将城防图呈与上级挨了一顿批评,秀子决定除掉唐余锦,东山认为暂时没有必要除掉唐余锦,唐余锦依然有利用价值,东山决定利用唐余锦引出黑羿。

日军武馆馆主石野藤在武馆的院子里面教手下习武,东山来到武馆找石野藤帮忙,唐余锦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黑羿总会准时出现,东山猜测唐余锦可能不认识黑羿,但黑羿一定认识唐余锦。为了找出黑羿,东山叮嘱石野藤密切关注唐余锦的一举一动。

唐余锦依然被关押在警局里面,刘子刚在无意中发现秦永川未死,秦永川被人送到一间房子里面养伤,护工将用光的药瓶扔到房子外面的垃圾桶里面,老丁从垃圾桶里面找到一些药瓶,事后秘密与刘子妍见面。刘子妍在老丁的提议下去牢房中看望唐余锦。

唐余锦坐在牢房里面休息,一个警察走了进来提醒唐余锦离开牢房与探监者见面,唐余锦以为探监者是刘子刚,结果坐在会面室的人是刘子妍。

刘子刚来到日本人经营的酒馆喝酒,一个日本艺妓来到包厢门口与刘子刚搭讪,刘子刚因为调查一些无头案件陷入到苦恼中,日本艺妓跪坐在包厢门口发现刘子刚手中的火柴非常特别。

火柴表面印有某家歌舞厅的图案,日本艺妓一眼识出火柴表面的歌舞厅出自上海最出名的歌舞厅,刘子刚在日本艺妓的提醒下心中一动,渐渐意识到可以去歌舞厅走访探问一些人。在日本艺妓的注视下,刘子刚迅速起身离开包厢向歌舞厅赶去。

歌舞厅里面人来人往异常热闹,刘子刚走进舞厅向一个服务员出示探长证,服务员见刘子刚是警察,面色一紧毕恭毕敬面对刘子刚,刘子刚向服务员打探舞厅老板的下落,服务员指引刘子刚来到一个女人身边,女人背对刘子刚与几个男人喝酒,刘子刚来到女人侧身认出女人是满春,满春扭头看到刘子刚,脸上升起不悦以为刘子刚来捣乱,刘子刚一脸客气与满春谈话,在谈话过程中拿出一张相片让满春辩认相片中的男人。

《枪侠》分集介绍:第10集

唐余锦寻找城防图

刘子刚来到歌舞厅向满春打探秦永川,满春与刘子刚向来不和不愿意跟刘子刚说话,刘子刚计上心来夸赞满春衣着漂亮,夸完满春刘子刚拿出一张秦永川的相片,满春拿过相片左看右看对秦永川没有一丝印像,坐在旁边的秀子不动声色观注满春与刘子刚谈话。

刘子刚一直想从秦永川身上得到城防图,秦永川与一个女人有私情,城防图可能就在女人手中。

夜幕降临,几个警察在牢房中抱怨连天不愿意值班,石野藤带着几个手下来到牢房外面做好带走唐余锦的准备。

一个手下扮成闹事者被警察带到牢房里面,石野藤趁机命令其它手下在警局外面点燃烟花,烟花炸响惊动牢房里面的警察,大部份警察冲出牢房查看情况,牢房里面只剩一个警察。

唐余锦一脸好奇站在牢房里面往牢房外面看去,之前被警察抓到牢房里面的日本武士打晕没有离去的警察,唐余锦被日本武士带离警局来到石野藤面前,石野藤好勇斗狠想跟唐余锦比试武艺,唐余锦死活不肯跟石野藤决斗。

石野藤一个箭步冲上前揪住唐余锦的衣领盘问黑羿的下落,唐余锦一脸不屑拒绝向石野藤透露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石野藤只得搬出唐母威胁唐余锦,警告唐余锦必须在指定的日期内找到真正的城防图,否则唐母就会死在日本人的手中。唐余锦爱护家人心切揪住石野藤的衣领,警告石野藤不能伤害唐家的人。

刘子刚经过一番调查发现秦永川的情人叫小燕,小燕在秦永川遇袭之后下落不明,刘子刚猜测小燕手中握有日本人想得到的城防图。

制片人刘娟在《枪侠》拍摄现场

刘子妍也在寻找小燕的下落,唐余锦不便现身一路跟踪刘子妍,刘子妍经过一番调查来到小燕住处,刘子刚与满春也来到了小燕的住处,三人在房间里面发现小燕躺在床上已经气绝身亡,刘子刚见刘子妍也在寻找小燕,心中一紧意识到刘子妍是地下党员,刘子妍没有否认刘子刚的猜测,刘子刚劝说刘子妍退出地下党不要惹上麻烦。兄妹两人争吵之进满春站在旁边看热闹,唐余锦藏在不远处从刘氏兄妹的争吵中已经知道小燕被人杀掉。

刘子妍离开刘子刚搭乘一辆列车继续查案,唐余锦跟上列车坐在距离刘子妍不远的座位上,刘子妍没有发现坐在不远处的唐余锦,唐余锦扭头瞟了刘子妍一眼,希望刘子妍能引领他找到城防图,石野藤不久之前要求唐余锦在指定的日期内找到城防图,否则唐母与唐余云就要被日本人杀害。

秀子奉命在唐家楼外潜伏,只要上级下达命令她便开枪狙杀唐余锦的母亲和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