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3年前 (2015-12-06)4169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1集

程韵走近徐起飞 光蕙戴上订亲戒指

林母在手术前打电话给林方文,希望能再见儿子一面,她拿出一个手镯,要林方文交给程韵,说这是婆婆给儿媳妇的见面礼,林方文看着这样的母亲,不知该如何回应这突然到来的母子亲情,只能让眼泪盈满眼眶。光蕙晚上同母亲聊天,沈母对光蕙能找到这样一个医生男友,非常满意,一向孝顺的光蕙听到母亲这样说,心里很欣慰,她说母亲满足,她就满足。

徐起飞发现短信联系程韵,程韵来到徐起飞的办公室,意外发现了费安娜画的林方文那幅画,程韵跑到画室,追问费安娜送自己画是什么意思。费安娜告诉她,是因为林方文,他看了程韵对费安娜的专访,听到程韵很喜欢那幅画,所以特意跑来要买下那幅画。程韵听到这里,以为自己猜测的不错,林方文果然来过这里,但费安娜的话却出乎她的意料,林方文根本没有同她发生关系。

程韵知道自己错怪了林方文,跑去跟他道歉,却看到他衣衫不整地和一个女人躺在床上,程韵气得摔门而走。和林方文的恋爱,让程韵疲惫不堪,她犹疑着慢慢走向徐起飞,试着去接受徐起飞的关心;孙维栋终于给光蕙戴上了订亲戒指,迪之抚着渐渐隆起的小腹,期待着一个崭新生命的降生,三个好姐妹都开始了新的生活,人生好像走到了另一个阶段。

四个月后,才刚怀孕七个月的迪之,胎儿突然早产,程韵毫无预兆在客厅里打碎了一个茶杯,她觉得今天心神不定,似乎有什么事情会发生。程韵盛装打扮,参加徐起飞的朋友聚会,她娴熟地与他们聊天,气氛好得不得了,徐起飞的朋友都很喜欢她。聚会结束,两人决定一起去散散步,徐起飞弯下身子亲自帮程韵换下高跟鞋,程韵享受着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宠爱,暂时把林方文抛到一边。徐起飞拿出一串飞机模样的项链想给程韵一个惊喜,他的意思是想让程韵时刻记住自己,因为他的名字是徐起飞,程韵下意识想起的,却是林方文叠的那些纸飞机。当项链挂在胸前的一刹那,程韵意识到,林方文是无处不在的,她又有些犹豫。

程韵和光蕙姐妹逛街,光蕙说自从订亲后,孙维栋和自己处在一个屋檐下,两人却没有几句话说。徐起飞到外地出差,每隔一个小时就会给程韵发一次短信,光蕙看到觉得他们很甜蜜,程韵却有苦难言。失踪许久的迪之突然给程韵发来短信,约她和光蕙一起重聚,程韵问迪之这几个月的去向,迪之说自己只不过又去追逐新的爱情了。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2集

程韵得知出轨真相 安小禄获奖感谢光蕙

迪之问起两位姐妹的近况,程韵和光蕙都沉默不语,迪之见情况不妙,不知自己错过了些什么。光蕙告诉迪之,程韵已经与林方文分手,现在她的男朋友是徐起飞,迪之不相信林方文会偷吃,光蕙告诉她那是真的,而他偷吃的对象正是乐姬,迪之立即叫嚣着,以后见到乐姬,要好好教训她一下。迪之听说了光蕙和孙维栋的情况,劝她快刀斩乱麻,不要像自己的姐姐一样,光蕙也不理解孙维栋,程韵却一语点醒梦中人,她说孙维栋是爱光蕙的,只是在等她爱上自己而已。

迪之说起最近一次见到的林方文,似乎非常落寞,程韵一时又有些心软,光蕙赶紧劝她,林方文的落寞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林放现在不能在乐坛呼风唤雨了,迪之连忙问为什么,光蕙告诉迪之,因为乐坛现在人才辈出,比如安小禄。

林日从国外归来,责问程韵为何与弟弟分手,程韵埋怨林日偏心,明明是林方文出轨在先。林日不得不告诉程韵,她看到林方文与乐姬上床的那天,正逢林母去世,程韵惊呆了。原来林方文安排母亲住院手术,谁知手术中麻醉出了问题,母亲没有再醒过来,接受不了现实的林方文借酒浇愁,这才被乐姬趁虚而入。

得知真相的程韵不知该怎么办了,一方面她对林方文旧情难舍,另一方面徐起飞却对她那样好,让她难以拒绝。程韵去请教迪之,迪之劝她自私一点,忠于自己的感情,向徐起飞坦白自己还爱着林方文,程韵犹豫着决定,也只能这么办了。

徐起飞一直在等待程韵回家,他亲自做了炒年糕请程韵品尝,程韵吃得心不在焉,徐起飞看出她有心事。程韵假借小说情节,坦承自己的心又有些动摇,她都不敢直视徐起飞的眼睛,徐起飞其实听出了程韵的意思,但他假装没有听懂,反而笑着说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不知程韵会准备什么样的礼物送给自己,程韵觉得真是讨厌自己,她竟然从没记住过徐起飞的生日。

光蕙与男闺蜜威廉聊天,威廉现在迷安小禄,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告诉光蕙,这个星期天他一连推掉了三个约会,就是为了守在电视机前,看安小禄能不能拿到最佳作词人的桂冠。程韵因为关注电视颁奖典礼,而错过了与徐起飞的约会,尽管她编了许多个理由,但徐起飞还是一眼看穿了他。

光蕙守在电视机前,看到安小禄战胜林放等众多作词人拿到了奖杯,她心里一阵欢腾,安小禄上台领奖,刚刚出道的他还有些紧张,拿出海哥给自己准备的小抄,感谢了一大堆帮助自己的人,最后他特别感谢了光蕙,若不是她当年重重地伤了自己,他绝走不到今天。光蕙看着电视上的安小禄潸然泪下,孙维栋突然回来,看到家中的场景,气得摔门进入卧室,没有和她说一句话。

程韵认为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她鼓足勇气向徐起飞提出分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深爱自己的人。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3集

为情伤决定远走 情敌相见剑拔弩张

徐起飞很决绝地离去,程韵心里却有些不舍,她明白徐起飞最爱的还是自己,他拒绝再受伤害,程韵明白原来自己也只是一个,又要爱情又要面包的女人。海哥打电话给林方文,借机讽刺了他一顿,让他明年再努力,说不定可以打败安小禄,林方文唯有苦笑。迪之调整好身心,又重新约见芳姐,她说孩子虽然是她生的,但现在是属于姐姐的,姐姐因为这个孩子快活了许多,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郁郁寡欢了。

孙维栋与光蕙在餐厅吃饭,两人都沉默不语,气氛诡异,光蕙实在忍受不了,想和他结束这种关系,她正要打电话给妈妈,却被孙维栋给拦了下来,两人正在争执,安小禄也走进了这家餐厅,孙维栋看到情敌现身,禁不住走上前,介绍自己是沈光蕙的未婚夫,欢迎他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安小禄浑不在意地笑了笑,让维栋把喜帖寄去公司就可以。光蕙为维栋的莽撞向安小禄道歉,安小禄却问她是为现在还是以前,光蕙无言以对。

程韵同徐起飞分手后,接着到公司辞职,连经理也拦不住她,徐起飞示意经理同意这份辞职申请,程韵走向电梯,接到了徐起飞的短信,徐起飞希望程韵不要放弃创作,他虽然做不成程韵的男朋友,但可以做她最忠实的读者。

程韵不知如何回头再爱林方文,她决定离开上海这个伤心地,迪之和光蕙都十分不舍,迪之更是责备程韵为了爱情不顾友情,程韵说她要到处走走,把这段时期的经历都写进小说中。嫂嫂为程韵做最爱吃的饭菜送行,哥哥把程韵以前的采访都做成了剪报,让她好好珍惜,程韵对上海非常留恋,她再次骑上自行车,要在临走之前,好好看一看这个城市。程韵去看了所有与林方文有记忆的地方,大学校园、街角公园、租住的公寓以及费安娜画室,在费安娜画室附近,她又一次碰到了杜卫平,杜卫平觉得两人的缘分很奇妙,几次擦肩而过都来不及细谈,现在程韵又要离开上海,但他预感程韵会是那种离不开上海的人,总有一天还会回来。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4集

程韵林方文重归于好 光蕙安小禄情爱纠缠

光蕙和迪之送程韵去机场,出租车却因为堵车而停在了半道上,司机打开收音机,程韵听到了林方文送给自己的一首新歌,她的心又动摇了,原来林方文还记得那个承诺,就是在每年的第一天,送给她一首新歌。光蕙当机立断拉程韵下车,让她去把握真爱,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程韵最终留了下来,她果然是那种离不开上海的人。

程韵离开徐起飞的公司,重新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文案策划,现在她已经学会,在爱情和现实之间妥协,再不是以前那个做白日梦的女孩。四个月后,程韵成功完成了一次广告营销的策划,她的文案受到客户的高度好评,得到了奖金一万元,老总拿着她写的文案,念给全公司的人听,程韵因此而更受老总器重。下雨了,林方文专程来接程韵下班,程韵看着那个缓缓走来的男人,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林方文与程韵重归于好,光蕙和孙维栋的冷战却在继续。孙维栋突然高烧,光蕙细心照顾着他,还到厨房煮面给他吃,孙维栋半夜醒来,发现光蕙就睡在他床下,维栋要她回房去睡,光蕙却坚持留在这里照顾他,直到清晨,维栋的高烧才退了下来。这场病,使两人的关系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照顾了维栋一夜的光蕙,第二天坚持去上班,但她也被维栋的感冒给传染了,头变得晕晕沉沉的。光蕙打电话回家询问维栋的情况,自己却差点晕倒在路边,这一幕恰被正在餐厅与人谈事情的安小禄看到了。安小禄送光蕙到医院,两人坐在门诊外的长椅上等待,这场景让两人想起从前,不同的是那次却是安小禄伤了手,光蕙送他来医院。维栋打电话到公司,询问光蕙的情况,威廉告诉她,光蕙也去了医院,维栋有些心疼,他知道光蕙是为了照顾自己才感冒的。

安小禄送光蕙回家,询问她的电话号码,幸好一切都没有变,两人凝视着彼此的眼睛,安小禄内心狂喊,希望光蕙能够回到自己身边,光蕙却想让他忘了自己,别再恨她。安小禄还没说出口,光蕙就转身离开了,安小禄看着她的背影,咽下了想说的话。光蕙回到家里,维栋问她就诊的情况,光蕙心中一颤,低头掩饰着瞒了过去,她没有提遇到安小禄的事情。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5集

田宏苦追宋迪之 光蕙维栋感情破冰

孙维栋煮粥给光蕙喝,两人坐在饭桌前,头一次觉得这里有了点家的气氛。唱片公司让林放为歌手徐咪咪写词,林方文写的歌词太严肃,不太适合徐咪咪,唱片公司老总希望他能多向安小禄学习,林方文气得转身就走。程韵得知林方文的歌词又没被录取,只得好言安慰他,她希望林方文能够放下身段,写一些比较贴近生活的歌词,林方文听了她的话,觉得挺有道理,但他还是愿意坚持自己的音乐理想,不想向现实妥协。

六个月里,林方文没有卖出一首新歌,他写过的那些曾经红遍大街小巷的歌,被海哥扣着版权,一毛钱都没有进林方文的口袋,程韵感到了空前的经济压力。宋迪之重回芳姐的夜总会上班,她再次遇到了披着长头发的浪荡公子田宏,田宏似乎很欣赏迪之的牙尖嘴利,对迪之展开了追求。已成为歌坛天后的葛米儿,偶然读到了林放被退稿的歌词,她试着用吉它弹奏着唱了几句,自以为很有味道,但经纪人田姐却认为这歌词曲高和寡,要是做成唱片,根本不会有人买。

林方文因为琐事与房东太太产生了争吵,程韵还以为又是林方文的错,等到她弄清真相,才明白错的是房东太太,林方文接到了葛米儿的电话,正在餐厅做饭的程韵听到葛米儿的名字,不小心被刀划破了手指,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内心一颤。田宏日日往迪之的公寓送花,迪之丝毫不为所动,田宏守候在迪之的公寓前,看到迪之出来,立即迎了上去,迪之不肯做田宏的跑车,她叫住一辆出租车,却被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抢了先,田宏为她出头,却被迪之教训了一顿,不懂得关爱孕妇。田宏尾随迪之去搭公车,迪之又责怪他,不懂得为老人让座,田宏请求迪之接受自己,迪之说一看到田宏的长波浪头发就想吐,他去剃个光头还好些。

光蕙得流感卧床不起,孙维栋不放心她一人在家,自作主张把沈妈妈请了过来,孙维栋把丈母娘的生活安排得无微不至,让沈妈妈好一阵感动,沈妈妈告诉光蕙,维栋给家里寄钱要让他们翻修房子,光蕙不知道维栋瞒着她,做了这么多好事,说不感动那真是假的。程韵知道林方文最近没有稿费,所以往他的钱包里塞了点钱,林方文发现后告诉她,自己决定改一改臭脾气。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6集

林放葛米儿再合作 程韵嫉妒担心不停止

程栋在夜总会巧遇迪之,发现她在这里陪酒,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程韵,程韵觉得这不可能,因为迪之告诉她们,她在做导游,每天忙得不得了。维栋深夜来看光蕙,光蕙非常感谢,维栋别有所指地说,该谢的是这场病。因为这场病,维栋和光蕙感受到了他们彼此对自己的关心,两人的关系终于得到改善。林放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新作品问世,程韵的同事问她林放是不是隐退了,程韵忙说没有,林放接着就要跟天后葛米儿合作。

光蕙到医院来给工作的维栋送东西,维栋追出来感谢她,光蕙笑着说他说得对,最该感谢的是这场病。安小禄发来短信,问光蕙的病是不是好了,光蕙觉得不能再犹豫不决,是时候给自己的感情做一个了断了。葛米儿的新专辑坚持启用林放作词,分别许久的两人再一次见面,葛米儿以一个热烈的拥抱,开始了两人的合作。葛米儿告诉林放,这次是自己的一张个人创作专辑,所有的作词全都交给了他,而作曲的部分则有自己来,尽管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都不同意,但她坚持还要这样做,为此不惜自掏腰包。

林放表现得很没有自信,葛米儿觉得他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的林放可是一个不可一世的人。葛米儿对音乐的执着打动了林放,林放看着这个女孩,没想到她身上竟有这样一股能量。光蕙开始研究各种美食,准备回家做给维栋吃,威廉陪她到超市购买食材,威廉告诉光蕙自己心中“小确幸”的前三位,光蕙发现孙维栋已经渐渐走进了自己的内心,她想起维栋的时候也有了幸福的感觉。刚刚结束手术的维栋收到光蕙的短信,发现那一张宵夜的菜单,维栋顿时觉得很甜蜜。

程韵独自研究着菜单,林放却陪在葛米儿身边,两人像密友一样畅谈,葛米儿告诉林放,自己是真的很喜欢唱歌,如果有一天不能唱了,她可能会死掉。林放和葛米儿越谈越投机,程韵一直忙到很晚,也没有收到林放的电话,她在书桌上趴着睡着了。葛米儿把一把钥匙交给了林放,还兴奋地告诉他,以后这里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工作室了。光蕙和维栋吃完浪漫的晚餐,光蕙坐在书桌前忙自己的报表,维栋坚持在沙发上坐着陪她,光蕙忍不住给了维栋一个吻,因为维栋,光蕙对爱有了全新的认识,她觉得这种来源于生活的爱,更适合自己。

田宏来夜总会消遣,因为不想排队,与人发生了争执,迪之及时赶到,一巴掌打醒了他。田宏告诉迪之,自己虽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他过得并不幸福,他从小就失去了妈妈的关爱,爸爸除了是提款机,什么也没有给他,迪之听了田宏的话,觉得他跟自己一样不幸,她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浪荡的纨绔子弟。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7集

林方文与美女夜夜谈心 程韵独守空房

林方文似乎走出了灵感枯竭的困境,一连写出了三首歌词,但当程韵知道,林方文写歌的灵感竟然来自葛米儿时,不禁大吃飞醋。程韵要约林方文看电影,林方文说他要与葛米儿开会,程韵好奇葛米儿究竟给了林方文怎样的灵感,她看到林方文兴奋的样子,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田宏打电话给汪姐,让他给自己约迪之,汪姐告诉他迪之最近的约都满了,田宏不甘心地挂断了电话。迪之拜托汪姐帮忙拒绝田宏的邀约,汪姐笑着说不知自己能抵挡多久。

三姐妹相约小聚,各自的感情都有新进展,首先是孙维栋给光惠发来带回宵夜的短信,光惠看短信时甜蜜的模样,让程韵和迪之猜测他们的关系有了很好的改善。迪之有了狂追自己的田宏,天天送花不休,程韵说起哥哥在K歌房见到迪之的事情,迪之说她只是陪同事去唱歌而已。

程韵知道林方文最近忙着葛米儿的新专辑,尽可能地不去打扰,但内心却又忐忑不安,毕竟两人是曾经闹过绯闻的。林方文始终没有联系程韵,程韵终于按捺不住,装作打错电话打给了林方文,林方文要陪葛米儿去鹿儿岛一起录制新专辑,程韵虽然极度不情愿两人单独相处,但为了林方文的前途,还是最终支持他踏上这段旅程。

鹿儿岛纯天然的美景让人震撼,林方文与葛米儿一路同游,一边探讨着人类与大自然的辩证关系,一边寻找新专辑的灵感,相处十分融洽,此时的林方文并不知道,葛米儿确实对他有不同以往的情感。程韵期待林方文在愉快的旅行中,能偶尔想起自己,但她连一通林方文的电话也没有收到,程韵禁不住将林方文画得很丑,不停地咒骂他。

程韵一觉醒来,误了交启划案的时间,主编打电话来询问,程韵只能撒谎,说肚子不舒服要请假,才勉强逃过一劫。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8集

光惠向维栋求婚 程韵向杜卫平诉情伤

程韵让哥哥给自己推荐一间餐厅,她要寻找一些创作的灵感,程栋向她推荐了“渡渡餐厅”,就是杜卫平开的那家。迪之接到田姐安排的客户邀约,她没想到这个大客户竟是田宏,剃掉长发的田宏险些让迪之认不出,田宏死皮赖脸地纠缠迪之,还说喜欢迪之骂他,他认为会骂他的人才是真爱他的人。

杜卫平和程韵终于能够当面畅谈,杜卫平向程韵讲述这间餐厅的故事,程韵感觉这里的每一个家具都很有历史,坐在这里有家的的味道,杜卫平说那正是自己所希望的。田宏和迪之共尽午餐,田宏把迪之形容成鳄鱼,还送给她一条漂亮的鳄鱼项链,迪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比喻。迪之为田宏剥了一只虾,田宏感动地要向迪之求婚,迪之只得告诉他,她不会跟任何人谈恋爱,因为她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杜卫平的贴心让程韵卸下了防备,她向这个只见过几面的男人敞开心扉,聊起她对林方文的爱,以及这段感情带给自己的伤痛。光惠回家发现孙维栋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连灯也没有开,孙维栋告诉光惠,今天产房里有一个产妇大出血,他抢救了三个小时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光惠也感叹生命的无常,这让活着的人更加珍惜,她竟然主动向孙维栋说出了两人结婚的事。迪之虽然对田宏心动,但仍然拒绝了她,因为她怕再受伤害。

程韵到机场接林方文回家,但林方文没有对她说一句思念的话,就上了葛米儿的车,两人一起到录音棚录音,程韵看着发动远去的车子,心里不禁产生了怨恨,她决定消失一个星期,也让林方文着急着急。可笑的是,林方文根本没有察觉到程韵的消失,程韵不甘心离去,最后还是自动出现,重新回到了等待的位置。葛米儿在工作室睡着了,林方文给她的经纪人打电话,让她派人来陪她,之后便离开了工作室,葛米儿听到林方文离开的声音,又睁开了眼睛。

光惠给程韵打电话,通报自己即将与孙维栋结婚,程韵虽然口上埋怨光惠抢了先,心里仍为好姐妹高兴。三姐妹为光惠结婚的事情再度聚会,威廉和杜卫平也来凑热闹,大家讨论起求婚的事情,迪之说她不在乎求婚的形式,只要钻石够大够闪亮就可以,程韵不禁感叹,原来爱情浪漫至上的迪之,现在是以面包至上了。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29集

光蕙爱情甜蜜 程韵林放冷战

光蕙等人约杜卫平一起去唱歌,威廉唱着唱着哭了起来,程韵也跟着号啕大哭,光蕙知道大家舍不得自己,为了缓和气氛,迪之要杜卫平赶紧救场,唱一首“姐姐妹妹站起来”,大家又一起嗨了起来。迪之与喝醉的威廉聊天,迪之告诉他,现在爱情对她来说就是个屁,只有钱最重要!孙维栋来接光蕙,把杜卫平误认作林放,弄得大家一阵尴尬,杜卫平让他把自己当作一个不重要的路人甲就可以了。

杜卫平送喝醉的程韵回家,两人一起来到了林方文的住处,林方文把程韵从杜卫平手里接过来,瞪着眼睛看他,杜卫平忙让他不要误会,他只是程韵哥哥的哥们而已。程韵一觉醒来,发现林方文特别平静,对昨晚的事情显得无动于衷,她心中火气大发,责怪林方文根本不重视自己,林方文不发一言,程韵觉得简直是对牛弹琴,她气得摔门而去!

第二天上班的光蕙一脸甜蜜,她向威廉等人说起临晚回去的经历,原来喝醉的光蕙回到家就抱着马桶狂吐,孙维栋上前拉她,还被她踹了两脚,最后光蕙在浴缸里睡了一晚,孙维栋在旁边陪了一晚。爱情甜蜜的光蕙似乎特别受上天眷顾,猎头公司也找到了她,希望她能到广州去当部门经理,薪水是现在的两倍,光蕙也有些心动,她答应好好考虑。

程韵向哥哥嫂嫂抱怨林放的冷淡,哥哥觉察不出林放做得有何不对,嫂嫂却完全站在她这一边,程栋看着两个不可理喻的女人,只能转移话题。公司老总安排程韵全权负责“爱情灵药”的广告宣传,但客户指定的代言人却是葛米儿,这意味着她又要和这个情敌去打交道,程韵觉得老天爷都在欺负自己。

程韵开始与林方文冷战,一连好几天都不理他,林方文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对,开始晨昏定醒地向程韵报告行踪,程韵觉得冷战还是有点作用的。程韵和迪之陪光蕙去试结婚礼服,穿上礼服的光蕙特别漂亮,简直让两姐妹惊艳,迪之晚上有汪姐安排的宴会,光蕙要和孙维栋约会,就只有程韵孤单一人,程韵笑骂光蕙见色忘友,但她真为好友开心。

光蕙和孙维栋甜蜜约会,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光蕙成为三个女人中最先收获幸福的那个人。迪之来夜总会陪客人,巧遇安小禄,安小禄问起光蕙的近况,迪之告诉他,光蕙就要结婚了,安小禄心里很不舍。一群走出电梯的客人,把光蕙推倒,安小禄及时扶住了他,这一幕恰被喝醉酒的田宏看到,田宏以为安小禄欺负迪之,拉着迪之要走,安小禄上前阻止,田宏转身给了他一拳。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剧情介绍:第30集

迪之为田宏求情 光蕙拒绝去广州

海哥把安小禄送到医院,强烈要求院方对其进行全方位检查,安小禄觉得只是外伤,海哥却耍起了无赖,非要小禄住在医院,还要让律师去告田宏。迪之来到病房看望安小禄,请她网开一面,不要和田宏闹上法庭,安小禄答应劝劝海哥,迪之非常感激。安小禄追问迪之光蕙的事情,迪之觉得安小禄现在都这么红了,竟然还对光蕙念念不忘,真是令她想不到。

猎头公司又打电话来问光蕙的决定,光蕙犹豫不决,请求多给自己几天时间考虑,对方答应将期限延至月底前。孙维栋到公司来给光蕙送午餐,惹得威廉和女同事一阵羡慕,威廉看到食盒里全是光蕙爱吃的东西,笑着说维栋真是把整个上海跑遍了,光蕙很感动维栋的贴心。

吃完午餐,三人一起回到公司,维栋告辞回家,威廉跟光蕙提起,猎头公司把楼下爱慕自己的小妹挖走了,光蕙想起猎头公司找自己的事情,她急忙追下楼来,想跟维栋商量一下,却发现他一个人在路边的餐厅吃面,原来他把自己的午餐让给了威廉,却一直忍着没说,光蕙笑着问维栋何时这样懂人情事故了,维栋笑着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跟光蕙学的,好的婚姻能够让人改变。

葛米儿因为筹备新专辑的事情,忙得连轴转,她想跟林放一起吃个饭,却被通知即刻就要去摄影棚拍照,葛米儿忍不住大闹情绪,助理连忙向林放求助,在林放的劝说下,葛米儿答应去摄影棚,但要林放陪同,林放笑着答应了她。林放向程韵报告,自己陪葛米儿来到了摄影棚,程韵质疑他现在是不是成了葛米儿的保姆,林放让她把心态放平,对于一个正在改错的男朋友,不要苛求太多,程韵笑着扣了手机。葛米儿拍完照,高兴地就要和林放去吃饭,却被告知林放早已经回去了,葛米儿一下子变了脸色,她再也没有心情吃饭了。

林放赶回家陪程韵,程韵与他结束了冷战。葛米儿又借口开会,把林放叫到了工作室,她告诉林放,自己现在个人都离不开他了,林放开始笑得有点勉强。因为程韵的卖力宣传,“渡渡餐厅”大火,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杜卫平在餐厅忙得停不住脚,忍不住打电话向程韵抱怨。杜卫平告诉程韵,当晚送她回家时,林方文的眼神很吓人,像要把他吃掉,程韵的虚荣心一下子被满足了。

光蕙最终拒绝了猎头公司的邀请,向他们推荐了想跳槽的威廉,她现在觉得跟孙维栋在一起很幸福,不想改变现状。程韵得知葛米儿又私下约会林放,禁不住大吃飞醋,凭女人的直觉,她断定葛米儿肯定对林放有着不可告人的心思,林放却一点也不想跟她谈葛米儿的事情,还说怕再谈下去,会忘记当初是怎样爱上程韵的,把程韵又气得够呛。

迪之打电话给安小禄,询问田宏的事情,安小禄告诉她,田宏已经没事了,不过是他的父亲拿钱摆平的,跟他没有关系。迪之刚刚扣下电话,田宏就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