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芈月传》分集剧情介绍(51~60集)

2年前 (2015-12-21)637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1集

嬴荡定亲 又为太子

嬴驷告诉芈月,自己希望立天资聪慧的嬴稷为太子,因为嬴荡“有勇而无谋有败国之危”,而嬴华年长心思缜密军功显赫,但魏国的势力曾对他有所企图,加之有个不争气的娘亲难免束缚手脚。芈月却以嬴稷性情柔弱,缺少决断为理由而推辞。

嬴荡造访披香殿数次,魏琰却不准许他与魏颐相见。嬴荡反复向魏琰表达自己对魏颐的爱意,魏琰却道王后对他的婚事早有打算。

芈姝赶到披香殿当面责怪魏颐勾引大王和嬴荡,并叫魏琰识相一点让魏颐赶紧离宫。嬴荡气得跳出来指责母亲芈姝蛮横无理,“你恶言恶语,让孩儿颜面尽失!这不仅是羞辱了你的孩儿,也羞辱了母后自己!”芈姝和嬴荡闹翻,芈姝道他是被人掩了耳目,嬴荡却道,“若是被颐儿掩了耳目,我情我愿!”

魏琰想让魏颐回魏国,魏颐虽道凡事都听姑母的,却给魏琰出了主意:自己若能与嬴荡成婚,既可令嬴荡对魏琰言听计从,又可借此来胁迫芈姝。魏琰动心,决定促成这门婚事。

魏颐离宫,嬴荡以玉佩赠之,并以秦、魏联姻为由,请求父亲允准他和魏颐的婚事,芈姝也主动向嬴驷请求赐婚。嬴驷对此犹豫不决,芈月让嬴驷按自己的心思去做。

嬴驷、樗里疾与嬴夫人共议储君一事,樗里疾道,公子荡是璞玉,只要大王肯给机会历练,不怕璞玉不成宝玉。犹豫再三,嬴驷最终命穆监笔墨伺候,下旨立嫡子嬴荡为太子。芈姝喜极而泣。

嬴荡的婚事定了,同时又被立为太子,芈姝将之告知芈月,芈月道这是双喜临门,她真心为王后和公子荡欢喜,并希望芈姝对年幼的嬴稷宽宏大量。

庸芮与张仪谈及芈月,张仪道芈月冰雪聪明却不肯害人,“这大争之世,不争之人必有性命之忧,总有一日她吃多了苦头就会懂得:有些人不是你让着她她就能领情的!”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2集

 嬴通自尽 椒房殿被查封

嬴荡与魏颐成婚。魏颐拿出嬴荡赠送的玉佩,嬴荡道,“颐儿与我心心相印,此情永昭,日月可鉴。”

军报蜀中局势紧张,蜀相陈庄谋反,蜀侯嬴奂被杀。嬴驷与众臣议事,司马错、张仪、庸芮主张即刻收复蜀国。张仪提议选拔出身边有人辅佐的公子前去,定会再无后患。

唐夫人痛失爱子嬴奂,伤心欲绝。卫良人劝其要节哀,樊长使和芈月也劝她要保重身体。

甘茂告知芈姝,张仪向嬴驷推荐嬴稷去巴蜀,司马错与庸芮等人也在一旁附和。芈姝道既然太子已立,大王若想分封巴蜀给公子稷,那就由他去吧。甘茂却道不妥:司马错他们辅佐公子稷,若是能再次平定巴蜀,那儿天高皇帝远,极易形成国中之国,与太子对抗。

嬴驷咳疾多日不见好,芈月熬了贝母百合粥送来。嬴驷对芈月道,“你熬的粥,定比太医院的药汤子管用。”

因之前的多次口角,嬴荡故意羞辱嬴通,命人将他强行押回自己宫中,百般折磨。嬴荡对嬴通道,“我不仅当上了太子,还娶了颐公主,想必这个定让你痛不欲生吧?”嬴荡甚至扬言他日做了大王,要封嬴通为“如厕君”……嬴通遭毒打,心中委屈愤恨之极。

樊长使到椒房殿请芈姝给儿子留条活路,芈姝却道嬴荡对兄弟一向很亲的,还责怪樊长使太过娇宠嬴通。

侍女来报,说嬴通已上吊自尽。樊长使晕死过去。嬴荡自知有罪,在承明殿殿外下跪谢罪。

嬴通死后,樊长使蓬头素缟求见嬴驷,供出了当年的杀人蜂之事不是意外,而芈姝就是杀人蜂的元凶,只是自己当时因为懦弱刻意隐瞒了真相。

嬴驷大怒,命穆监即刻查封椒房殿,将一切有干系之人交内府审问。芈姝怀疑此事的背后主使是芈月,担心侍女珊瑚会出卖自己。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3集

珊瑚自尽 嬴驷病重

芈月与葵姑等人说起樊长使出首芈姝之事。香儿感叹没想到樊长使竟有这般胆量,葵姑道公子通死于非命,只怕是毁了樊长使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人若是连死都不怕了还能怕什么。香儿道只可惜王后送给公子稷的衣裳不在了,不然拿着它就是份证据。

庸芮与张仪主张上书恳请大王废后于冷宫,遭到甘茂和樗里疾的反对。甘茂道此乃大王家事,臣子岂敢干预内宫。樗里疾怒斥张仪,“此事尚未有定论,你等就言之凿凿,逼宫废后,岂是你等做臣子的礼数!”

嬴驷召见芈月,问她,“害我孩儿之人真的会是王后吗?”他告诉芈月若芈姝真的是主使,便打算废后,并要亲自提审芈姝的侍女珊瑚。

芈姝的亲信冯甲买通狱卒,让珊瑚自我了断,一了百了少受罪。冯甲道,“王后已经派人去信去楚国,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珊瑚撞墙自尽,嬴驷查无对证。

张仪认为王后无德当废,太子无能当易。他道担忧大王百年之后,庸君为政,人亡政息,秦国的百年基石将毁于一旦。嬴驷难以决断。嬴驷宣嬴稷进承明殿,嬴荡嫉恨无比,带人到承明殿外打算教训嬴稷。嬴荡道嬴稷出言不逊,以下犯上,命身边壮士拿下嬴稷。穆监为保护嬴稷而受伤。嬴驷赶到,斥责嬴荡无理,嬴荡百般狡辩,嬴驷气得吐血倒地,一时人人手忙脚乱。

嬴驷病重,宫外诸公子得到消息后纷纷赶回宫中。樗里疾让芈姝主持后宫,并认为若嬴驷此时执意废嬴荡,立嬴稷为太子,恐致国家动荡。

嬴驷自知大局已定,只得拟诏,令太子荡监国,左相樗里疾辅之,宫中未分封的诸公子即刻就封,其母一同跟随至封地。封嬴稷为蜀侯,母亲芈月随嬴稷前往巴蜀,并下旨宣嬴夫人进宫侍疾。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4集

 嬴荡继位 芈姝企图赶尽杀绝

嬴夫人赶到。嬴驷道,“如今,寡人真的老了,要先姐姐一步而去了。”嬴驷自知时日不多,将亲笔拟定的一道帛书托付给嬴夫人。穆监取帛书时,被冯甲看到。嬴夫人看了帛书后不解,嬴驷只道以后全靠姐姐拿这道诏书平定天下。

众妃嫔和公子们跪在嬴驷床前,嬴驷嘱咐嬴荡将来作为大秦之主,当一切为大秦江山之利,并让嬴荡起誓有生之年绝不会出现兄弟相残之事。遂命樗里疾宣旨由嬴荡继位。

嬴驷单独召见芈月,道他一生处事决断,唯独在芈月和嬴稷的事情上处置得拖泥带水,心猿不定。芈月道臣妾会尽心照顾好稷儿,大王就不要再为此焦虑了。弥留之际,芈月哭泣着为嬴驷最后一次吹奏凤萧,声声哀戚。嬴驷在与芈月的诸多回忆中合眼。

公元前311年,秦王嬴驷去世,谥号为秦惠文王。

嬴驷死后,由太子嬴荡继位,史称秦武王。冯甲禀告芈姝,自己曾看到穆监将一样东西神神秘秘交给临终前的嬴驷,怀疑是一份遗诏,并断言诏书一定是对芈姝和嬴荡不利的。芈姝遂命冯甲查出遗诏的去处。

冯甲在穆监的绿豆汤里下药,逼他说出遗诏的去处,穆监宁死不吐口,“做梦去吧!既然我的天寿已尽,也该随先王去了。”冯甲叫人来屈打成招,没曾想穆监竟拔剑自刎。穆辛前来看见,悲痛之余,怒骂冯甲,却被冯甲所刺身亡。

芈姝召见芈月,当面烧了嬴驷分封嬴稷去巴蜀的遗诏,并命芈月交出另一份诏书。芈月感叹这些年来看错了人。芈姝却道,“妹妹笑话,其实是我看错了你。”芈姝责怪芈月在诸子争夺储位时,推荐嬴华做太子,而对嬴驷多年宠爱芈月母子,芈姝更是耿耿于怀,芈月泰然道,“你想要害人,何需要讲出这些个害人的理由。”芈姝担心芈月母子留下来会对她和嬴荡造成威胁,打算赐死芈月母子。芈月道,新王江山还未坐稳,作为母后就大开杀戒,会遭报应的。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5集

芈月母子为质子 芈姝为难嬴夫人

咸阳城外,各路兵马调遣甚急,有公子华、公子池的人马,也有魏冉的。樗里疾道蜀地已平定,魏冉奉司马错之命回京复命,日夜兼程,用了不到五日就赶回。芈姝道大秦法度森严,魏冉身为带兵之将,难道还敢造反不成!樗里疾极力劝阻芈姝不要让芈月母子和樊长使为嬴驷殉葬,道新王继位,当以稳定为上。

魏琰与魏颐谈及芈姝,道过去真是小觑了她,没想到狠起来赶尽杀绝,一点儿不念旧情。魏颐向芈姝提议,将芈月送于他国为人质,芈姝原打算送往楚国,魏颐却道不妥,不能让她与魏冉、芈戎等人汇合。

樗里疾在朝堂上宣告了各位公子的分封,将芈月母子发配到燕国为质。张仪和庸芮反对,芈姝却道这是嬴稷身为嬴氏子孙的职责。

芈月离开咸阳之日,樊长使在宫中上吊自尽。看到芈月流放,嬴驷去世,嬴荡刚愎自用,张仪主动离开了秦国。临走之前拜托庸芮,道倘有一日,芈月母子否极泰来重回秦国,还望庸氏一族瞻情顾意,助其一臂之力。

芈月、嬴稷一路上受到芈姝的手下官吏杜锦的百般刁难,幸好魏冉带人搭救。魏冉提出一起去燕国,芈月却道,“有你想办法在秦国站住脚,他日才有我和稷儿的归路。”

芈姝、冯甲查出遗诏可能藏在嬴夫人那里,直奔北郊行宫利诱逼供,嬴夫人不肯,芈姝便命冯甲把所有侍女拖到永巷去,幸好樗里疾和庸芮及时赶到。芈姝甩下狠话离去,“我有的是耐心,若这东西真在嬴夫人手里,迟早我是会知道的”。

芈月等人的车队进入赵国,遭遇到义渠王翟骊的人马。翟骊向芈月了解了详情。翟骊认为嬴驷已死,义渠不必再对秦称臣,劝芈月跟自己回义渠,誓保芈月母子一世安稳周全。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6集

 芈茵报复芈月 葵姑离世

翟骊道这就回义渠把东鹿公主送回娘家,让芈月掌管他的后宫。芈月笑他没变,还是以前的那个义渠王,就连打劫的方式都一样。翟骊道芈月仍是他心中的月公主。芈月感激翟骊的真心,但她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从此不再依靠男人。翟骊最终妥协,道若是芈月有一天需要他,只管往义渠的方向招手,届时他纵马即刻就到。

马车上,香儿等人惊叹翟骊送的大量财物,葵姑道义渠王真是雪中送炭。嬴稷问芈月世间之物有什么不能偿还,芈月回答,是情分。

大雪纷飞,严寒难耐。芈月、嬴稷一行终于抵达燕国的蓟城,入住驿馆。芈月道用不了多久,易后孟嬴就会知晓他们到了的消息。

冰天雪地的气候令众人感到不适。惠儿病了,芈月前去探望。香儿告诉芈月,听医者道惠儿只是受了风寒,多吃几服药就好了。

芈姝的人送了许多财宝给国相夫人,并交给她一封信。这国相夫人竟是芈茵。原来,因黄歇逃婚,芈茵数年前嫁给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国国相。芈茵看信后对来人道,“姝妹妹真是有趣得很,劳烦你回去转告惠后,这事我一定办得妥妥的。”

听说芈月等人成为了自己手中的质子,芈茵顿生恶毒之心。她扣下了杜锦交递的国书,决计实施报复。

芈月花重金给驿站的驿丞韩伍,让他帮忙给孟嬴送信;芈茵也找到了韩伍,没收了信并烧毁。芈茵对韩伍道钱财有用,脑袋更有用,若是脑袋没有了可就什么都没了。韩伍哆嗦着说一切只听她的。芈茵让他只管收芈月的钱,不许传递消息,并随时汇报芈月的行踪。

深夜,韩伍派人在芈月母子居住的房间里放火,芈月几人生死攸关。就在大家急忙逃命的时刻,葵姑为了取回给嬴稷新做的寒衣,被严重烧伤,最终,在芈月和嬴稷的呼唤声中永远闭上了双眼,与世长辞。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7集

清点烧毁的物件时,芈月发现装着金钱和珠宝的匣子不见了,明白是有人故意纵火,偷走财物以断他们的生路。

芈月和嬴稷等人住进四面透风的陋屋。韩伍跑了,新来的驿丞赵臣不但不帮芈月安置住处,反而恶言污蔑。

易后的仪仗路过集市,芈茵的侍女菱儿将芈月抵达蓟城的消息悄悄告诉了孟嬴的心腹霍青青。青青将芈月抵燕的消息告诉给孟嬴。

孟嬴迟疑,她一方面仍介怀当年的事,一方面惧于来自秦国芈姝的压力,最后决定暂时装聋作哑,不见为好。

芈茵假借孟嬴和燕王之名,召见芈月母子,想尽一切手段羞辱他们。

芈月和嬴稷衣着单薄地在大雪中艰难行走,碰巧遇到刚刚抵达燕国的苏秦,救了他们的性命。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8集

苏秦觐见孟嬴和燕王,提及偶遇衣不遮体的芈月母子,孟嬴责怪郭隗疏于照顾。

苏秦告诉孟嬴,自己当年在秦国不得重用,并非芈月所为,而是朝臣的权衡之术所致。

郭隗本想回府后问明事情真相,但芈茵又哭又闹胡搅蛮缠,逼得郭隗作罢。孟嬴查出为难芈月的人,正是国相夫人芈茵。

但考虑到大局,暂不能得罪郭隗,只好想别的办法帮助芈月。

一位叫五婆的人找到芈月,说有位陶老爷想让芈月帮忙抄录一卷经书,送了大量的钱财、粮食和炭火。

芈茵听说有人帮衬芈月,十分生气,找来赵臣,让他瞒着郭隗,将芈月从驿站赶走。

秦国朝堂之上,嬴荡羞辱魏冉,魏冉被孟贲打得口吐鲜血。将军司马错眼见爱将受辱,直接申请卸甲归田。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59集

芈月在五婆的帮助下,搬到了西市一处偏僻的院落,院落主人贞嫂失去了儿子宝儿后半疯半傻,芈月母子同情她的遭际,与她相依为命。

义渠王,白起得知司马错和魏冉被嬴荡夺了兵权,打算替兄长出气。义渠王让白起带兵攻打秦国,让秦国无一日安宁,届时,魏冉也可重新领兵。

黄歇来到燕国,带来楚王的信函交予郭隗,并打听芈月的下落。

苏秦与黄歇提起芈月的近况,郭隗方才得知芈月也是楚国公主,与芈茵本是姐妹,如今已离开驿馆,下落不明。

郭隗笃定芈月母子的价值,打算以此来掣肘秦国。黄歇在集市上巧遇五婆,从她手中的绣品上,看出此物出自楚人之手。

义渠部落不断出兵搅扰秦国边境,樗里疾提议召回司马错、魏冉抗击义渠。

《芈月传》分集剧情:第60集

五婆将卖绣品的钱送给芈月,并提到偶遇黄歇之事,芈月欣喜之极。嬴荡在朝堂上只任用甘茂和孟贲等武夫,朝中贤士凋零。

嬴荡决定率甘茂、任鄙等人赴周朝一窥九鼎的真容。周人故意刺激嬴荡,说天下无人能举起此鼎。

嬴荡不服,亲自尝试举鼎,在众人的喝彩声中,他被九鼎压倒,吐血倒地而亡。

嬴荡举鼎而亡,芈姝悲痛欲绝。国不可一日无君,芈姝向樗里疾、甘茂提议,立魏长使之子嬴壮为国君。

魏琰、魏颐向樗里疾打探立储一事,谎报魏熙已经怀孕。芈姝担心嬴夫人手中的那份遗诏会惹麻烦,差甘茂派禁军将北郊行宫围困起来。

嬴夫人拜托庸芮日伏夜行,按照嬴驷生前所托,尽快将芈月母子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