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刀光枪影/大道天行》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5-12-27)601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1集

汤大头被神秘杀手杀害

秦心蓝扮成舞女,进入国际饭店,佯装与守护汤大头的两个保镖发生矛盾,趁机往房间里面扫了一眼,记下汤大头身边的保镖人数。

保护汤大头一共有六个保镖,二个守在门外,四个守在房内。

任非常与秦心蓝从小一起长大,两人虽非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汤大头是杀害秦父的凶手,任非常急不可耐想为秦心蓝报仇血恨。高天行觉得应该让秦心蓝独自出马更好。

秦心蓝身为女性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如果任非常伴其身边,定然引起保镖注意。

高天行的推断不无道理,任非常只得在暗处保护秦心蓝。两个守在门外的保镖遭到秦心蓝袭击,秦心蓝推门入内,开枪杀死汤大头。

父仇得报,秦心蓝如释重负,不料,陨命国际饭店的光头是汤大头的替身,真正的汤大头已经逃到寺庙避难。

秦心蓝再次出手,在大雨中闯入寺庙大开杀戒,将吓得魂不附体的汤大头推到庙外。

杀父仇人近在眼前,秦心蓝一脸杀气,只要她扣动扳机,汤大头即刻毙命当场。

无所不能的神佛,并未显灵保佑汤大头的安危,汤大头得知秦心蓝的身份,连忙不迭进行解释,称自己并非杀害秦父的凶手,真正的元凶另有其人,名叫聂谦。

秦心蓝获知真相无比震惊,向汤大头追问聂谦身份,此时,藏在暗处的杀手往汤大头身上连开几枪,风光了大半辈子,坐拥金银珠宝,妻妾成堆的汤大头,落得一个在雨中被无名杀手射杀的下场。 

藏在暗处的高天行撑着一把雨伞追赶杀手,身手高强的他竟被杀手远远甩掉,眼睁睁看着杀手翻墙逃走。

英祖界警察闻讯赶来,在雨中逮捕犯下命案的秦心蓝,高天行立于一旁爱莫能助,不便与英祖界的警察产生冲突。

秋山造访任家,意在网络身手不非的任海龙,却遭对方严词拒绝。秋山碰了一鼻子灰没有罢休,离去之时送上一张请贴,望任海龙参与日方宴会。

周使能假装帮助高天行,答应调动官场上的关系,救出关在英租界牢房的秦心蓝,三天过去,周使能继续拖延时间,引来高天行不满。而任非常也早已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为惹上牢狱之灾的秦心蓝忧心。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2集

秦心蓝获释

秦心蓝被关入英租界警局已有三天,江泮是报社记者,与任家有来往,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利用报社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刊登秦心蓝为父报仇杀害卖国贼的真相。

许多民众看完报纸内容自发集合,围在英租界警局门口高声喊话,一至要求英国政府释放秦心蓝。

英警长逼于舆论压力,不得不释放了秦心蓝。秦心蓝获释之后拜访周使能,谈起在杀害汤大帅之时的经过,当时汤大帅称杀害秦父的人叫聂谦,秦心蓝希望周使能动用关系,查找聂谦的下落。

她对聂谦的身世背景一无所知,连名字具体笔画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读音,周使能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同意尽力查找叫聂谦的人。

秦心蓝在高天行的陪同下离开军统处,两人在楼下谈起阿美,阿美与秦心蓝同为女人,女人更容易了解女人,秦心蓝一眼识出阿美对高天行有好感。

日方举办宴会,庆贺攻占上海成功。不仅如此,日方还特别声明不许中国人参加宴会,中华泱泱大国,被弹丸之地的日本欺辱,凡是一个爱国义士皆无法容忍。

高天行一行人决定找一个会说日语的人混入日方宴会现场,侍机暗杀林崛,此人是入侵上海的指挥官,双手沾满中国军民的鲜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

茫茫人海,要找到会说日语的国人何其困难,何况混入日方宴席是为了暗杀高官,此去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大凡有点私心的人都会产生退缩。

高天行上门拜访洪三爷,将来意说了一遍,洪三爷的手下小东北正好会说日语,他同意“借出”小东北,叮嘱高天行完璧归赵。

日方如期举行宴席,小东北穿上西裤衬衫,扮成一名服务生,经过日方守卫严厉盘问,有惊无险混入宴席现场。

林崛上台演讲,意气风发发表入侵上海的感言,台下的小东北抓住难得的机会,脱下皮鞋奋力掷到台上,皮鞋里面藏着炸弹,林崛即将带着他的入侵全中国美梦前往西天极乐世界。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3集

小东北牺牲 日军攻占南京

林崛上台致词,小东北往台上扔去一只皮鞋,台下的日军士兵迅速冲到台上,保护林崛的安全,林崛因为成功侵占上海打了胜仗,骄傲自满不可一世,以为小东北扔到台上的是普通皮鞋,当即抬腿踢走皮鞋,也就是这一踢,皮鞋忽然爆炸,带着林崛包括周围的日军士兵去了阴曹地府,到阎罗王处报到。

守在楼外的高天行一行人开枪射杀日军士兵,企图冲入楼内营救小东北,楼内的日军士兵团团包围小东北,秋风打算活小东北,审出一些线索。小东北宁死不屈,引燃脚上的炸弹自杀身亡,带着满腔爱国情怀,用一己性命诠释中国人不畏强权的精神。

高天行未能救出小东北,无颜面对洪三爷。向任海龙述苦,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中。

小东北是江泮的弟弟,江父找到江泮,失声痛哭,责备江泮任由弟弟小东北执行危险任务,江泮自知有愧于弟弟,哭得泪流成河无法自拔。

高天行上门拜访江泮,当他得知小东北是江泮的弟弟,顿时一脸鄂然,只能致予深深的歉意。

秋山阴魂不散邀请任海龙出任上海会长,负责管理上海,任海龙对日方入侵中国早已心怀不满,毫不客气拒绝了秋山的邀请。

日军攻破南京城,数十万民众沦为日军刀下亡魂,驻守在南京城的国军怆惶撤退,置全城的民众不顾。

日军在南京城肆意屠杀中国民众,引得天怒人怨,震惊国际。

高天行从报纸上看到南京沦陷的报道,悲愤交加上门找周使能,在其面前痛骂国民政府无能,导致中国的首都沦陷,成为日军肆意屠杀的血腥地狱。

高天行空有一身本领,鞭长莫及无法救南京民众于危难中,周使能趁机劝说他加入国民政府,为国效劳抵抗外敌,为数十万的同胞们报仇血恨。

在周使能的劝说下,高天行收下了国民党之间用于联络的绢帕,只要能跟日方对抗,为遇难的同胞们报仇,无论加入任何陈营他都无所谓。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4集

高天行杀害江秋声

日军攻占南京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报社发言人江秋声写文为遇害国民默哀,同时批评国民党政府贪生怕死,软弱无能,导致南京沦陷,害死了数十万民众。

国民政府对江秋声在报上发表的言论极为不满,周使能接到高层来电,高层要求周使能想办法除掉江秋声,挽回国民政府的形象。

周使能不敢违抗高层命令,找来高天行,花言巧语无中生有,将江秋声描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高天行蒙在鼓中,深夜潜入到江秋声家中,出手结果了江秋声的性命,江秋声其实是一位忧国忧民的爱国义士,高天行没有调查江秋声的身份便冒然下手,等到他发现上当受骗,已然晚矣。

江秋声遇害当晚,其妹江泮送宵夜上门,目睹大哥江秋声喉咙被割破,靠在椅子上死亡的案发情景。

不久之后,报社发文哀悼江秋声,高天行由此得知江秋声并非是大奸大恶之人,他因被周使能欺骗,勃然大怒上门兴师问罪。

阿美护主心切,举起手枪对准高天行,周使能并非贪生怕死之辈,面对高天行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毫无惧色,唤退了阿美,甘愿死在高天行手中。

高天行虽然非常生气,但还不至于一枪击毙周使能,如今内忧外患,国民活在水深火热中,前有国共两党面和心不和,后有日本人在中华大地烧杀抢掠,高天行更想赶走侵略者,而非杀害同胞。

周使能混迹官场多年,能说会道,说了一大堆保家卫国的道理,化解了高天行心中的怒气,饶是如此,他决定以后不再为国民党效劳。 

秦心蓝与任非常已到谈婚论嫁的年纪,郑婶劝说任海龙做月老,为两人牵线搭桥成人之美,两人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代号“二号”的共党负伤抵达上海治伤,日方探听到消息,带兵前往报社捉拿二号。

高天行与秦心蓝在日方进屋之前藏到密室内,坚起耳朵倾听墙外的动静,两人身后的床铺上,躺着受伤的二号。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5集

任非常与满忧相恋 引秦心蓝嫉恨

日军入报社搜寻代号“二号”的共产党,报社地面留有血迹,日军队长本来已经打算离去,在不经意间发现地上的血迹,立时严厉审问报社的工作人员。

江泮急中生智,暗中弄伤自己的手掌,成功骗过日军队长,换回了“二号”的平安。

“二号”仍需医治伤势,高天行前往医院,绑架一名医生回到报社,为“二号”治伤,“二号”包扎好伤口,不宜继续在上海逗留,在江泮的护送下离开上海,前往更安全的地点疗伤。

秋山一直想将任海龙收归旗下,任海龙嫉恶如仇,不肯为秋山卖命,秋山想出了一个妙计,吩咐藤田实施计划。

任非常与满忧离开百老汇舞厅,两人在街上遇到秦心蓝,秦心蓝与任非常从小一起长大,对任非常怀有好感,任非常与满忧光天化日结伴出门,彻底激怒了秦心蓝。

秦心蓝返回住处,拿出银针,对着面前的假人扎个不停,发泄心中的怒气。郑婶从小看着秦心蓝长大,为其鸣不平。

秋山设计引走任非常,满忧到任家找任非常,与郑婶产生争吵,郑婶对满忧没有好感,认为满忧是风月女子跟妓女毫无区别,满忧没有被郑婶无礼的语言激怒,而是称自己来任家诊所是为了买药。

秦心蓝闻讯而至,一脸敌意要求满忧离开诊所,满忧没有将秦心蓝放在眼中,称自己以后很有可能嫁给任非常,到时她就成了秦心蓝的嫂子。

任海龙赶了过来,面色铁青向满忧下了逐客令,满忧一脸高傲,得意洋洋离去。

日方抓走了满忧,任非常为了救回满忧,甘愿沦为日方的阶下囚,饱受非人的折磨。

任海龙向秋山要人,秋山拿出一张相片,要求任海龙杀掉相片上的人,任海龙拿起相片定睛一看,秋山要杀的人是上海声名显赫的洪三爷。

任非常返回家中,察觉父亲任海龙心事重重,任海龙为了救出儿子,逼不得已答应秋山的要求,正为如何化解难题而苦恼。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6集

任非常暗杀洪三爷失败 洪三爷离开上海

夜色已深,洪府一片祥和,过惯了刀口上舔血日子的洪三爷,坐在厅堂悠然自得洗脚,享受来之不易的安宁。

手下人秤砣外出归来,带来了一些不利于洪三爷的消息,劝其暂时离家出门避风头。

秋山致电任海龙,谈起暗杀洪三爷一事,任海龙挂掉电话,心事重重,被儿子任非常看出端倪,猜到秋山致电目的。

半夜,两名蒙面人潜入洪府,意图暗杀洪三爷。洪三爷早有防备,在手下的帮助下生擒两个蒙面人,摘下两人眼上的面罩,原来,两个蒙面人是任非常与秦心蓝。

任非常一人做事一人当,请求洪三爷放走秦心蓝,洪三爷并非蛮不讲理之辈,吩咐手下为秦心蓝解开绳索,由其离去。

翌日,高天行前往洪府拜访洪三爷,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解释任海龙被秋山威胁的原因,当初如果任非常没有落入日方手中,任海龙自然不会答应为秋山暗杀洪三爷。

日方所作所为,意在挑拔任海龙与洪三爷起争端,从而坐收渔翁之利。洪三爷并非昏庸无能之辈,在高天行的劝说下决定暂时离开上海,避开日方的锋芒,待来日再卷土重来。

蛇无头不行,帮派不可一日无主,洪三爷动身之前,将所有亲信唤到厅堂,宣布帮派老大职务暂由高天行代理,高天行成了洪帮老大,一脸谦虚并未骄傲得意。

洪三爷秘密离开上海,上海知名的帮派只剩下余帮,帮主余家根唯利是图,架不住秋山的糖衣炮弹,同意为其卖命,暗杀国民党军统区长周使能。

高天行为误杀江秋声一事耿耿于怀,周使能拿出几张钱票,托其转送给江泮,以示慰问。

余家根为如何暗杀周使能头痛,周使能是军统局的人,暗杀行动一旦失败,将给帮派带来灭顶之灾。经过一番思虑,余家根决定借刀杀人。

华灯初上,周使能到歌舞厅消遣,打发夜生活,享受工作之外的娱乐。

他万万没有料到,一名杀手正在暗处监视他,侍机而动。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7集

任非常与高天行联手除掉余家根

周使能喝完一杯酒,顿觉肚中翻江倒海,立时猜到有人在酒中下了泻药。

杀手潜伏在舞厅侍机而动,周使能见多了尔虞我诈,命悬一线丝毫没有慌乱,而是借上厕所的机会跳窗逃走。

任非常进入厕所不见周使能,匆匆离开百老汇舞厅,一路追寻。周使能在逃窜路上被江泮救到拐角处,江泮虽知周使能是国民党,但宽宏大量没有见死不救。国难当头,国共两党理应抛开成见,齐心协力对付日本人。

周使能返回府邸,在阿美面前讲述获救过程,江泮深明大义顾全大局,对国民党有情有义,周使能感概不已,记下江泮的恩情,待日后有机会再回报。

任非常受余家根雇佣,出面暗杀周使能未遂,周使能同意阿美找任非常算账。

入夜,阿美潜入任府,开枪射杀任非常未果,怆惶转身往院墙方向逃去。在任家居住的高天行闻讯而至,在博斗过程中摘下阿美脸上的面纱,阿美暴露身份称日后定会给出解释,高天行只得放其离去。

翌日,阿美约谈高天行,将暗杀任非常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高天行唤来任非常与阿美对证。

余家根为日本人卖命,任非常见利忘义,不明就里暗杀周使能,其行为等同助纣为虐。

经过一番商议,三人决定寻找机会除掉余家根,粉碎日方暗杀周使能的计划。

余家根身边时刻跟随大量手下,任非常与高天行出师不利,未能顺利杀掉余家根。

余家根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庆幸之余赏了几根足够吃一辈子的金条给任非常。高天行怀疑任非常故意搭救余家根,守在任家门外,与归来的任非常大打出手。

两人功夫相当难分高低,被任海龙唤回屋中,任海龙嫉恶如仇痛恨所有汉奸卖国贼,要求任非常退还金条给余家根。任非常没有听从父亲的命令,隔天与高天行前往余府,齐力合作杀掉大汉奸余家根。

树倒猢狲散,所有打手弃刀投降,任非常恐吓余家根的副手痦手,命其服从安排。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8集

周使能是秦心蓝的杀父仇人

高天行经常与江泮来往,江泮是一名共产党,而高天行则是国民党,两人分属不同的阵营,早晚兵戎相见,周使能深谋远虑,担心高天行被江泮感化,投敌叛变,决定让阿美诱惑高天行,从则令其一心一意为国军效劳。

阿美虽然喜爱高天行,但不希望自己的爱情被政治污染,拒绝了周使能的提议。周使能一时之间无计可施,只得暂时做罢。

痦哥是余家根的副手,余家根逝世之后,痦哥摇身一变成为余帮老大。当上老大的他并未为自己的将来着想,而是走余家根的老路,为日本人效力,听从上门造访的秋山命令,想方设法除掉所有反日势力。

秤砣与痦哥各为其主,痦哥有意拉拢秤砣,共谋事业。遭其拒绝。

在回府路上,秤砣被一伙身份不明的男子开枪射杀,幸存的一个弟子发现暗杀头领是西村。

痦哥与日本人联手除掉秤砣,满以为自己以后平步青云过上大权在握的日子,不料却成了任非常的刀下鬼。

高天行送喝醉酒的阿美回家,阿美躺到床上,伸手拉住高天行表达爱意,高天行发现阿美手腕上有一道伤痕,脑海中立时浮现寺庙大雨,有人在庙外暗杀汤大头逃走的情景,当时高天行打伤了杀手的手腕,而阿美的手腕上出现了伤痕,已经足以说明她就是杀害汤大头的杀手。在醉酒回家之前,她酒后吐真言称,周使能就是聂谦。

任非常曾在暗处监视阿美与高天行喝酒,阿美的一言一行被他听了个一清二楚,当天晚上他返回家中,向秦心蓝说出听到的内容,秦心蓝得知周使能就是聂谦,情绪激动狠不能立即手刃仇人为父报仇。

任非常陪秦心蓝闯入周家,找周使能报仇,阿美掏枪对准秦心蓝,向任非常发出警告,双方对峙之际,高天行赶了过来,充当和事佬进行劝架,他虽然理解秦心蓝报仇心切,但又不希望周使能丧命。狭窄的房间充满了火药味,一触即燃。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19集

高天行暗杀汉奸顾绍康

杀父仇人近在眼前,秦心蓝催促高天行动手,高天行一脸为难,夹在两边不知该偏向何方才好。

周使能见高天行为难,索性任由秦心蓝处置,毕竟他是杀害秦父的凶手,古往今来,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秦心蓝为父报仇无可厚非。

高天行从大局着想,宁肯与秦心蓝反目,也要保住周使能的性命,周使能是军统局的人,位高权重,一旦死在秦心蓝手中,势必连累任家。

周使能事后向高行天解释杀害秦父原因,当年秦父同样也杀害了许多人,背负数起命案双手沾满了鲜血,换言之,周使能如果落入秦父手中,同样也会遇害,从时代角度来说,两人之间谁对谁错已经无法定夺,成王败寇,皆是命数。

周使能与秦心蓝的私人恩仇暂时搁置,回归生活正轨继续除奸抗日。一个叫顾绍康的大汉奸莅临上海,引起各方注意。周使能将高天行唤到府上,向其讲述顾绍康的背景。顾绍康卖国求荣,犯下滔天罪行,人人得而诛之。高天行的任务就是接近顾绍康,渐而寻找机会将其杀害。

顾绍康老奸巨滑,深知自己成了万千爱国义士的暗杀目标,平时极少抛头露面,居于家中足不出户,想要见上顾绍康一面,必须找到慈禧太后遗落的夜明珠。顾绍康最大的爱好便是收集古玩,只要高天行携带夜明珠上门造访,与顾绍康见面的机会将会很大。

高天行经过一番打探,得知夜明珠落入日军手中。事不宜迟,高天行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潜入日军基地,成功盗走夜明珠。

江父陪同高天行拜访顾绍康,顾绍康对夜明珠爱不释手,愿出五十根金条将其买下。高天行趁着其手下回房拿金条,利用电话线勒死作恶多端的顾绍康。

其手下捧着金条盒闻讯赶来,被高天行三拳二脚击晕,高天行捧着金条盒与江父撤退,遭到顾府的士兵追击,幸得同伴及时赶来相助,两人才平安脱险。

恶贯满盈的顾绍康落得应有的下场,周使能却对高天行产生疑心,怀疑高天行已经投靠共产党。

《刀光枪影》分集剧情:第20集

高天行被日方追杀负伤逃走 江泮落入日方手中

汉奸顾绍康陨命家中,任海龙在上海德高望重人脉广泛,极有可能知道杀手身份,秋山上门造访说明来意,任海龙却拒绝透露有价值的信息。

秋山抓获一批中国百姓,要求众人提供杀手信息,因无一个百姓是知情者,秋山索性命令手下射杀所有百姓。数十名百姓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成了日军机枪手的枪下冤魂。

歌舞升平的上海暗流涌动,日军入侵中国激起中国人的爱国情怀,已经隐退江湖的任海龙,在夜色的掩护下出门上街,暗杀为非作歹的日本人。

任非常贪图钱财,在刀疤的怂恿下与日方做生意,无形中充当日方的帮凶,卖掉大批到日本做苦力的中国百姓。

高天行获知此事异常气愤,找到刀疤兴师问罪,刀疤曾向日方透露高天行的住处,险些害得高天行被捕,高天行想从刀疤嘴中探到一些情报,刀疤被藏在暗处的杀手开枪击毙。

一个叫老钱的共党落入日军手中,日军对其进行非人的折磨,逼其与联络人见面。

与老钱见面的联络人是江泮,日军事先藏在屋中,趁其不备将其擒获。与此同时,高天行遭到日军追杀,身中枪伤怆惶逃走,体力不支倒在一条胡同里面,被满忧救走。

满忧家的房间摆放着日本娃娃,高天行苏醒过来,产生疑心,勒住满忧的脖子严厉盘问,满忧称之前为日本人做临时工,获得日本人的孩子赠送日本娃娃。

高天行打消对满忧的怀疑,托其前往任家联系任非常。任非常在满忧的带领下来到满家,见到了受伤不轻的高天行。

江泮落入日方手中,受尽非人的折磨,任非常绑架花花公子大田,让满忧与秋山电话联系。

在通话过程中,满忧讲了一口流利的日语,提醒秋山想换回大田,必须释放江泮。

通话结束,满忧回到汽车旁边,被秦心蓝怀疑身份,满忧对自己会说日语给出合理的解释,称之前做舞女时常与日本人交流,久而久之便学会了说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