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刀光枪影/大道天行》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年前 (2015-12-27)536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1集

日方专车被炸 周使能被日方逮捕

夜幕降临,任非常与秦心蓝佩戴眼罩,隐藏真面目,押着大田与藤田见面,藤田将江泮放走,换回了大田。

高天行因伤势未愈,在满忧家中暂住,满忧对高天行表露爱意,伸手搭在高天行的手背上,高天行没有被满忧迷惑,暗示满忧应该自重。

满忧重返歌舞厅工作,任非常到歌舞厅找满忧,与随即赶来的秦心蓝发生争吵,秦心蓝嫉恨交加责骂任非常被满忧勾走了魂魄,满忧一曲唱毕下台劝说任非常回家。

高天行上门拜访江泮,意外发现江泮收藏一粒钮扣,钮扣是高天行暗杀爱国将领夏楚城遗留的,江泮嫂子为了保护夏楚城,不慎受伤流产。

江父得知高天行是钮扣主人,勃然大怒持刀欲攻击高天行,在女儿江泮的劝阻下,江父悲愤交加放走高天行。

阿美到歌舞厅勾引大田,两人进入包厢享受二人世界。大田被阿美迷得神魂颠倒,吐露日方将有一班专车从上海经过,乘坐专车的是日方的内阁人员,以及各国使者,一行人的目的与卖国贼汪精卫谈判。

阿美返回周使能身边复命,提议在上海铁轨设下地雷,送专车的官员们上西天,给汪精卫以及日方沉重一击。

高天行行事深谋远虑,不赞成在上海设下地雷,相比之下,在上海以外的地界设伏更安全。

周使能雇人在江苏铁路线上设伏,成功炸毁日军专车,车上的一百多名政界要员无一幸免,集体到阴曹地府见了阎罗王。

秋山获悉此事无比震怒,派人捉拿周使能,阿美因势单力薄,眼睁睁看着周使能被日方押走。

日方将周使能押入监狱,周使能主动坐到行刑椅上,面不改色催促秋山行刑。俗话说得好:“没有金钢钻,就不敢揽瓷器活”。周使能坐上军统区区长头把交椅,经过了重重考核,受尽肉体和精神折磨,日方想通过刑罚手段逼其就范,绝非易事。

阿美向高天行求助,将周使能被日方绑走的经过说了一遍。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2集

周使能叛变

高天行悄悄往江家门缝塞了两张银票,为误杀江秋声表达歉意。

江父没有领高天行的情,怒不可遏视其为不共戴天的仇人。相比之下,江泮没有再记恨高天行,通情达理的她深知高天行当初被人蒙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错杀保家卫国的共产党江秋声。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江泮原谅了高天行,高天行深受感动,索性向江泮表达埋藏多日的爱意。

上海各大报社刊登周使能投日叛国的内容,高天行与阿美没有被报上的内容蒙骗,怀疑是日方从中挑拔离间。

一心想报父仇的秦心蓝被仇恨蒙弊双眼,拿着一份报纸上门找高天行,责骂高天行当初力保周使能。

周使能获释归来,在秦心蓝面前称自己被陷害,秦心蓝经过坚难的思想挣扎,最终选择放过周使能。

国军高层对周使能叛变有所耳闻,周使能接到高层发来的电报,以为自己能获取高层信任,不料高层要求他自杀证明清白。

高层的无情令周使能悲愤交加,数十年以来他鞠躬尽瘁为组织效力,从未产生过异心,不料组织冷漠无情,仅凭几份报纸便产生了怀疑。

周使能失望之余,选择投靠秋山,向其供出许多国民党员名单。

夜幕降临,在歌舞厅喝酒的日本武士闹事,视中国人的性命为草菅,当众持剑刺死一个舞女,宋经理悲愤交加,欲与日本武士拼命,被其伙伴开枪击毙。

满忧打电话给秋山,命令秋山利用完周使能便将其杀害。

阿美因周使能叛变,不敢再回工作多年的军统局,高天行决定利用军统局的电台引诱周使能现身,到时再将其击杀。

深夜,军统局办公室漆黑一片,周使能坐在发报机面前,佩戴耳罩收接电报。

洒落月光的玻璃窗出现高天行的面孔,周使能迅速闪身藏到黑暗角落中。

高天行麻痹大意,推开窗户溜进办公室,瞪大眼睛打量四周,没有防备到周使能忽然出现,握枪杆指住了他的脑袋。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3集

满忧是日方间谍

周使能返回军统局,被高天行追杀,紧急关头阿美赶了过来,助周使能成功逃走。

周使能是阿美的上级,两人结下深厚的主仆情谊,阿美对周使能叛变心痛,她只是最后一次搭救周使能,回报其栽培之恩,从此以后两人成为陌路不再往来。

深夜,西村出门暗杀任非常,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功夫好手,数十招过后,杀人无数的西村死于任非常手中,所有被西村杀害的中国人,地下如若得知,定然含笑九泉。

满忧到任家找任非常,透露自己怀上了任家的骨肉,任非常不顾秦心蓝强烈反对,决定娶满忧为妻。

任海龙虽然对满忧没有好感,但毕竟满忧怀上了任家的后代,任海龙只得做出接纳满忧入任家的决定。

江泮经过调查,发现满忧是日本人,任海龙得知真相,怒不可遏反对任非常将满忧娶进家门。

国难当头,日军入侵中国,光是南京就有数十万同胞死于日军的屠杀,如果任海龙允许满忧嫁入任家,不被民众骂死也要受到良心的遣责,无颜面对死去的万千同胞。

任非常对满忧一往情深,执意与满忧结婚,任海龙失望之余,出手割断了任非常的一根手指,任家的蝴蝶刀法需要十指健全,方能发挥效果,任非常断了一指,从此以后再也无法施展蝴蝶刀法。

满忧不仅仅只是一个日本人,还是日方的间谍,她在任非常断指之后隐藏起来,由秋山出面会见任非常。

秋山谎称软禁了满忧,要求任非常听命于他,任非常万般无奈,只能服软。

周使能是日方的走狗,已经投敌叛变,任非常因伤害了秦心蓝,决定为其报仇血恨,亲手杀掉周使能。

一次出行,任非常揪住周使能的衣领欲痛下杀手,被秋山持枪警告,不得不放过周使能。

为了心上人满忧,任非常迷失自我,甘愿充当日本人的走狗,向秋山供出江氏父女的藏身地点。

江氏父女经营一家照相馆,表面为各行各行的人拍相片,暗中刺探日方的情报。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4集

江父身亡

藤田带领手下人冲入照相馆,生擒地下党员江父。

江泮情急之下向高天行求助,高天行担心江父承受不了日方严刑折磨,从而投敌叛变。江泮非常了解自己的父亲,深信父亲是头可断血可流,宁死也不投降的革命者。

江父被日方关入监狱,受尽电击折磨,肉体的折磨并未令他屈服,坚强的革命信念支撑他的意志,誓死不肯向日方服软。

秋山担心江父伤势过重身亡,叮嘱藤田将江父送到医院治疗。阿美暗中监视日方的一举一动,记下江父入住的医院,第一时间与高天行联系。

高天行欲在阿美的帮助下救出江父,江泮与阿美分属不同的阵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两人因各为其主,对彼此充满猜忌,江泮对阿美一直充满戒备。但高天行却非常相信阿美的为人,决定在其帮助下救出江父。

医院的一个男医生本想充当阿美的内线,因被日方强大的阵势吓坏,男医生临阵退缩,打了退堂鼓,不肯再协助阿美营救江父。

计划落空,高天行只得亲自上阵,在夜色的掩护下潜入医院,正好撞到任氏父子在病房里面僵持。

任非常已经成为日本人的走狗,在病房里面看护江父,高天行在任海龙的帮助下背走江父,任海龙紧随其后。

埋伏在医院内的日军士兵射出密集的子弹招呼高天行。江父眼看就要在高天行的救助下逃走,却被一颗子弹打中了背部。

日军火力密集强大,江父为了掩护女儿一行人逃走,主动持枪吸引日军火力,被许多子弹夺去了性命。高天行忍痛扔下江父,钻入到汽车内逃之夭夭。江泮坐在车窗边,悲痛欲绝呼喊中弹倒地的父亲。

日军特使高月简宝患了腰疼病,任海龙医术高超,略施医药便治好了高月简宝的腰疼病。

任非常陪藤田到妓院买春,被妓女婉儿大骂汉奸,婉儿虽是妓女却怀有爱国之心,极度痛恨日本人。

高月简宝是日方的特使,身怀各种情报,江泮与高天行一番商议,决定找任海龙帮忙,由其接近高月简宝,套取日方的军事情报,从而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5集

任非常生父是日本人 任海龙家中离奇身亡

高月简宝即将离开上海,转阵营地直奔广州。

高天行获悉之后,在夜色的掩护下溜到机场外面,机场内有许多日军士兵,高天行杀害其中一个日军士兵,穿上空军军装,劫持另一名日军士兵登上飞机。

高月简宝在秋山的护送下,抵达机场,登上即将夺取他性命的飞机。

高天行在飞机上安放了定时炸弹,待飞机升空开枪杀死机舱内的日军士兵,夺到机秘文件,在高月简宝的注视下跳机逃生。

黑暗的夜空中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声,飞机在空中爆炸,绽放出耀眼的火光,照亮半个天空。

高天行佩戴了降落伞,毫发无损回到地面,在阿美的帮助下将情报转达给国军高层,获得奖励升官。

高月简宝之死给日方带来巨大损失,秋山怀疑任海龙与劫机案有关。

日方十三名高官出入笑月楼,相继中毒毙命,藤田前往笑月楼捉拿凶手,当场开枪击毙几个妓女,包括笑月楼老鸨亦未能幸免。

所有妓女吓得花容失色噤若寒蝉,婉儿视死如归,主动伏案,称是自己毒害了日方高官。

藤田将婉儿关入大牢严刑拷打,婉儿遭受酷刑不成人形,即将被烤红的铁板烙烫。任非常进入大牢,向藤田求情无果,只得开枪结果婉儿的性命,免得她再遭受巨大的肉体折磨。

任非常其实是日本人的后代,亲生父亲多年以前死于任海龙手中,秋山经过调查,证实任非常生父是日本人,任非常获知真相如遭雷击,返回生活多年的家,拔枪逼问任海龙。

任海龙没有否认任非常提出的问题,当年任父图谋入侵中国,任海龙保家卫国将其杀害理所当然。

立春梦游走出房间,半梦半醒喃喃自语,任非常目送立春返回房间,脸上升起杀气拉上了枪栓。

郑婶发现任海龙死在院子里面,无比震惊,女儿立春称,曾在半梦半醒中听到任氏父子吵架,郑婶没有往心里深处想,提醒女儿不能胡说八道。

任非常回家吊唁父亲,在高天行面前称定会揪出凶手。

江泮上门吊唁任父,亲人逝世的痛苦她深有体会,不久之前,她便经历了父亲逝世的悲痛。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6集

周使能假投敌实是卧底

任海龙的遗体埋葬在山林之中,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远离纷争世事。

高天行一行人祭坟完毕,原路返回,年纪最小的立春难以承受亲人逝世的痛苦,在崎岖的山路走了几步摔倒在地上,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而是语带悲怆呼喊任海龙,她那稚嫩的声音撕碎了所有大人的心。

任非常目送众人离去,悄悄来到父亲坟前跪拜,抛下所有顾虑放声大哭,虽然任海龙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他是在任海龙的抚养下长大成人,两人的感情不输亲生父子。

痛痛快快哭了一场,任非常擦干眼泪,前往满忧住处,计划带满忧远走高飞,效仿古代人过上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

满忧佯装痛恨任非常卖国求荣,厉声阵词,骂得任非常心灰意冷转身离去。

高天行上门拜访满忧,谈起任海龙之死,满忧嘴上应付高天行,暗中察其言观其色,心怀不轨。

深夜,高天行在路边摊吃宵夜,几个黑衣人出现在对面马路,持枪对着路边摊扫射,高天行反应迅速拉过摊主卧倒在地上,待他持抢从地上站起来,几个黑衣人已经逃之夭夭。

任非常是几个黑衣人的主子,暗杀行动失败,他怒气冲天残忍杀害几个黑衣人。

周使能主动出面将高天行请到茶楼谈话,声称自己是潜伏在日方的卧底,古语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为了获取大量情报,甘愿背负一世骂名,假意为日方效力。

高天行得知周使能的底细吃惊不小,周使能又透露了一个惊天秘密:任非常生父非任海龙,其生父是日本人。

高天行离开茶楼,找阿美验证周使能的底细,阿美深信周使能假意投敌叛变,高天行虽然相信了阿美的话,却痛恨周使能出卖许多同胞,其行为无疑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秋山欲将高天行收为己用,遭到任非常强烈反对,任非常深信高天行绝不可能效忠日方。

满忧意在挑拔高天行与任非常的关系,每次与高天行相处总是说着一些爱昧的话语。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7集

 秦心蓝暗杀秋山未遂 高天行假意投靠日军

满忧主动向高天行投怀送抱,被推门进房的秦心蓝目睹,秦心蓝对日本人深恶痛绝,不由分说厉声指责高天行,高天行中了满忧的离间计,追出房门目送秦心蓝离去,一脸无奈。

入夜,秦心蓝携带狙击枪,溜到日军总部天台上,瞄准走到楼外的秋山。

千钧一发之际,任非常抬头发现天台上有人,赶紧出手推开秋山。

秦心蓝一击未中,没有立即撤退,而是借助天台居高临下的地势,与楼下的日军士兵发生激烈枪战。

任非常在混乱中冲到楼顶上,持枪指住自己的脑门,用自己的性命逼走了秦心蓝。

秋山带兵追上天台,向任非常了解杀手身份,任非常谎称未能看清杀手的相貌,秋山虽然产生疑心,但还是向任非常表达谢意,如果不是任非常推他一把,他可能已经横尸当场。

周使能说服高天行投靠日方,秋山喜出望外设宴款待高天行。任非常将秋山唤出包厢,怀疑高天行与周使能窜通一气,两人名为投靠日军,实则暗中做祟。

任非常的话不无道理,秋山返回包厢,拿出一张纸条,要求高天行执行纸条上写的任务,试探高天行的忠诚。

藤田怀疑高天行假意投靠日方,在教堂内安插一批日军士兵,所有日军士兵穿上中国百姓的衣服,扮成地下党员,引诱高天行露出真面目。

高天行进入教堂以一敌十,倾刻功夫杀光所有日本人。藤田带兵赶了过来,看着死在地上的手下,惊怒交加拿高天行无可奈何。

秋山在周使能的住处安置窃听器,周使能领着高天行回到住处,一边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一边检查房中各个角落,找到了日方安置的窃听器。

秋山未能从窃听器听到有价值的信息,责骂藤田私自试探高天行,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白白断送了十余名士兵的性命,

任非常不但被秋山训了一顿,还挨了一记耳光,他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名为试探高天行,实则欲借日方之手报复高天行。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8集

立春年少英勇执行任务

日方即将召开会议,实施“一号计划”。周使能与高天行商量获取“一号计划”内容,任务坚巨无比充满未知变数,需要爬过排气管道,藏在通风口记下秋山开箱密码。

通风口距地面数米有余,需要有过人的听觉方能听到秋山开密码箱的声音。高天行上门拜访秦心蓝,将行动过程说了一遍,希望立春参与行动。立春双目失明,养成了过人的听力,只要她肯出面帮忙,定然能成功记下秋山开箱密码。

秦心蓝一脸为难,担心立春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遭遇不测,郑婶深明大义,主动表示同意让女儿立春参加高天行的任务。国难当头,凡是有血性的国人理应为国家出一份力量。

时间紧急,刻不容缓,高天行拿出密码箱,拔动开箱数字,每个不同的数字会产生不同的声音,立春一一记下所有数字拔动的声音。

入夜,周使能溜到高天行的房间,躺在床上睡觉,藤田与秋山打开房门,见房中床上有人,也就没有再起疑心,关上房门到楼下检查周使能的房间。

周使能迅速离开高天行的房间,在一楼大厅遇到藤田与秋山,谎称刚上完厕所回来,藤田与秋山升起怀疑,再次往楼上走去,检查高天行的房间。

高天行已经外出归来,躺到床上盖上被盖佯装熟睡,藤田与秋山推开房门,见高天行仰面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心头大石落地,关上房门离开大楼。

翌日,秦立蓝带着立春从下水道进入日方基地,高天行守在井口迎接两人。

立春爬入排气管道,向日方召开会议的地点爬去,等侯多时的周使能在房间里面打碎水杯,向立春传递记录密码的信息,立春趴在通风口,摊开纸张拿起钢笔,竖起耳朵倾听房间里面的动静。

秋山浑然不知,当着与会人员的面开启密码箱,立春记录完开箱密码,原路返回退出排水管道,将记录下的开箱数字交给高天行。

满忧往日方会议地点走去,在门口遇到站岗的任非常,两人相见略为尴尬,满忧谎称自己为日方做翻译。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29集

 阿美为救高天行壮烈牺牲

秋山拎着密码箱回房休息,喝下放有迷药的茶水,陷入到昏睡状态。

高天行趁机溜进房间,拿出微型摄像机,打开密码箱拍摄文件内容。

守在门外的藤田见秋山迟迟没有出来,推开房门唤醒秋山,高天行藏到窗帘后方,屏气凝神不敢乱动。

秋山苏醒过来,拎起密码箱往会议室走去,高天行趁机溜出房间,将微型相机交给阿美。

秋山步入会议室,打开密码箱,发现文件摆放次序不对,立时猜到有人动过文件。顿时间,日方基地陷入到戒严状态,日军士兵倾巢出动,在基地里面四处寻找可疑份子。

周使能发现微型相机中没有胶片,意识到上当受骗,在阿美的陪同下找到高天行,逼其交出胶片。

阿美已经爱上了高天行,忽然出手击晕周使能,领着高天行往基地外面逃去,中途为高天行挡子弹,临死之前杀死了藤田。

高天行扶住奄奄一息的阿美,流下伤心的眼泪。阿美勉力挤出一丝笑容,非常高兴死在高天行怀中,能为所爱之人付出性命,她觉得非常值。

满忧穿上黑色皮衣,恢复间谍身份,威风凛凛走马上任,秋山向任非常介绍满忧的身份,满忧早在多年以前入住中国,进行间谍行动,为日方提供大量情报,立下赫赫功劳,其成就非一般日军士官可比,包括秋山亦对其礼让三分。

任非常获知真相,惊怒交加,意识到被满忧玩弄了感情,满忧的身体虽然给了他,但她的心属于日本,而非属于某一个人。

更让任非常悲愤的是,养父任海龙死于满忧手中。

满忧对周使能下达一项指令:杀掉潜伏在上海的共产党员江泮。

江泮秘密调查满忧的身份,发现满忧其实是在日本成长的中国人,同时还是大清皇族的遗孤,多年以来一心想复国,欲借日本人的手推翻民国政府,从而达到复国目的。满忧的复国梦早已被日方得知,日方重用她的同时,又对她充满防备,她在日方处于极其尴尬的地位。

《刀光枪影》剧情介绍:第30集

满忧毒杀立春

任家发生匪夷所思的事情,放学归来的立春嘴唇青黑一团,似是中了剧毒,死在了母亲怀中。

风雨飘摇的任家接连死了二人,郑婶给女儿立春举丧当天,阴霾的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像是在为立春哀鸣。任非常回到家中,在灵堂外面长跪不起,任由雨水洗涮身体。

毒害立春的人是满忧,任非常返回住处,持枪进入满忧的房间。满忧早就有所准备,从暗处走出来持枪对准任非常,承认自己是毒害立春的凶手。

事发当天,立春放学回家,在任非常的护送下回到家外。满忧在任非常离去之后拿出一包毒药,悄悄倒进立春的衣领里面,立春回家不久便毒发身亡。

任非常听完满忧讲述的做案过程,悲愤交加大骂满忧是畜生,满忧身为间谍训练有素,没有被任非常的痛骂激怒,而是面色平静扬长离去。

高天行赶到任家,从秦心蓝嘴中得知立春遇害,感概的同时发誓要为立春找出凶手。

任非常回家遇到郑婶,获得郑婶热情接待,郑婶表面上待任非常一如往昔,实则早已产生了杀念。联想到女儿立春生前说过的一些话语,以及任海龙无故遭人毒手,郑婶怀疑任非常就是凶手。

任非常进入厨房,凑巧撞见郑婶往菜里面撒发毒药,郑婶因底细败露,操起菜刀骂骂咧咧,发疯般地扑向任非常,称要为死去的女儿以及任海龙报仇。

任非常抵挡郑婶进行解释,手上用力过猛,意外将郑婶推到木柱上,致其头破血流一命呜呼。

任非常一脸惊鄂看着死在地上的郑婶,不敢再继续逗留,匆忙出门遇到外出归来的秦心蓝。

秦心蓝返回家中进入厨房,惊见死在地上的郑婶,悲愤交加操起菜刀找任非常拼命,任非常计上心来,将所有责任推到高天行身上,在秦心蓝面前睁眼说瞎话,认为是高天行杀害了立春以及郑婶。

自古以来,邪恶始终战胜不了正义。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宣布投降,欧洲战场的结束,昭示日本气数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