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6-01-17)607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1集

菜市场突现藏尸案 煮妇神探碰撞相遇

民国初年上海。菜市场突现藏尸案,巡捕房到现场勘察案情,刚正不阿的巡长张正发现全员到齐,只差毛儒毅一人。普通的家庭煮妇苟吉祥,一心敬爱丈夫、孝顺公婆,却被一家人瞧不起,经常被当丫头使唤。这一日,苟吉祥上街去给婆婆买最爱吃的桂花糕,却发现桂花糕已经卖完了,苟吉祥不肯罢休,她根据铜元上的面粉,推断买桂花糕的大客户一定和面粉厂有关,便一路寻访而来。苟吉祥成功找到了买糕的大婶,求她匀出两块给自己,大婶见她如此孝顺婆婆,痛快地答应了她。

上海巡捕房的巡警毛儒毅,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他个性傲骄而又任性,但却十分聪明,而且记忆力超群。毛儒毅奉命赶去菜市场,却在半路碰到一个小偷,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路追着小偷往闹市区而来。毛儒毅差点碰掉了吉祥手中的糕点,这让她大为恼火,毛儒毅最后成功抓住了小偷,却误了与巡捕房其他人会合的时间,因而受到上司张正的训斥,毛儒毅一气之下,要辞职离开巡捕房。

毛儒毅的父亲是上海巡捕房的总督察毛庭鹤,他一心把儿子送进巡捕房锻炼,暗中叮嘱张正一定不要让毛儒毅离开巡捕房,张正巧使激将法,打赌毛儒毅一定破不了菜市场的杀人案,毛儒毅中计留了下来。苟吉祥在家中受到婆婆和小姑的刁难,幸亏丈夫沈默初出言相助,苟吉祥心存感激,她时刻讨好着丈夫,身为名律师的沈默初,却把这个妻子当成白痴,随时敷衍应付着她。

母亲安排毛儒毅与人相亲,出身名门的楼姗姗显然也对这场相亲不抱期许,她故意迟到,惹得毛儒毅一片反感,两人达成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协议,在对方相亲时帮忙搅局。楼姗姗看着洒脱离去的毛儒毅,有点心动了。苟吉祥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丈夫的律师行,想与他一同庆祝结婚十周年,沈默初却以工作太忙为由推拒,苟吉祥失望而归,与前来查案的毛儒毅碰个正着,苟吉祥想起他就是上次害自己,差点没拿到桂花糕的人,把毛儒毅好一顿教训。苟吉祥回到家,意外接到了沈默初写给自己的字条,信中约她晚上八点一起去宾馆二零六号房,庆祝结婚周年,苟吉祥以为丈夫是要给自己一个意外的惊喜,内心暗自雀跃。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2集

丈夫宾馆被杀 妻子被疑是凶手

沈默初瞒着苟吉祥,与交际花张苏在宾馆二零九号房约会,毛儒毅接到线报,在宾馆二零六房间里细细查访,与此同时,苟吉祥在纸条的暗示下,也来到了宾馆,她碰到了下楼要东西的沈默初,一路追着他到了二楼,却误闯入了毛儒毅所在的房间,一番交手后,苟吉祥误打误撞地扑到了毛儒毅身上,几名记者立时闯入,对着两人就是一顿乱拍。苟吉祥狼狈地逃回家中,她越想越不对,便重返回宾馆查看,一片漆黑中她被物绊倒,撞得头破血流,回头却发现沈默初被人杀死,正躺在地上。

巡捕房到宾馆调查,张正见到苟吉祥非常吃惊,苟吉祥却丝毫没有反应,她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苟吉祥成为最大的嫌疑犯,婆婆和小姑也都指正苟吉祥就是凶手,张正到监狱中看望吉祥,原来两人曾是同学,但苟吉祥已经一点也不记得他了,张正向吉祥保证,一定会找出真正的凶手,给他们夫妻一个交代。张正与毛儒毅等人调查发现,沈默初与张苏有染,毛儒毅和丁大力赶到张苏的租住处,却发现张苏已经出逃,这更加肯定了众人的推测,张苏是畏罪潜逃。

张苏潜逃后,最后的线索只剩下张苏的情人郭浩,但郭浩随即被发现,死在一间废弃的仓库里,正当张正和毛儒毅感叹,线索又断了时,张正发现郭浩并没有死,他还有气。巡捕房对外发布消息,说郭浩的手术很成功,很快就会苏醒,嫌犯果然中计,伪装成医生到医院刺杀,在张正和毛儒毅的暗伏下,凶手傅老板被当场抓个正着。

张正把沈默初的案子转交毛儒毅调查,毛儒毅斗志满满,自信一定会破了张正的破案记录。总巡长弗兰克向张正施加压力,要将沈默初的案子尽快了结,他圈定苟吉祥就是杀人凶手,要将她立即处决,张正坚决不同意,弗兰克令他二十四小时内破案。毛儒毅想带苟吉祥重回案发现场调查,张正按照规定不准他这样做,除非请督察长特批,毛儒毅不想去依靠父亲,情急之下,想了一个馊主意,他让丁大力假扮成苟吉祥的娘,成功从监狱里换出了苟吉祥。

毛儒毅带苟吉祥来到案发的宾馆,想要把案件重演,丁大力扮成吉祥的模样,坐在监狱里当替身,张正来到监狱,要吉祥重新回忆一下案发细节,丁大力吓得一声也不敢出。毛儒毅与苟吉祥的案件重演,没有一点进展,毛儒毅要吉祥把自己当作沈默初,可无论沈默初怎样骂吉祥,她始终不生气,毛儒毅终于气得狂奔,最终却在砸死沈默初的花瓶上,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张正发现了吉祥的异样,他拽过丁大力,追问吉祥的去向,丁大力支吾着说了出来。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3集

“嫌凶”被赶出家门

张正带着丁大力杀到宾馆,毛儒毅情急之下抱着下水管道,就要溜下楼去,却被张正抓个正着。毛儒毅通过情景再现,发现杀死沈默初花瓶上的血手印,经化验比对根本不是苟吉祥的,苟吉祥得以洗刷嫌疑,毛儒毅虽然立了功,但因为违反纪律,仍被张正罚做二百个俯卧撑。苟吉祥从警局回到家中,婆婆和小姑仍然认定,她就是害死默初的凶手,苟吉祥对报纸上刊登的艳照无法解释,只得提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生活十多年的婆家。

无处可去的苟吉祥,只得暂时回到武馆,受到小师妹李亚飞的热烈欢迎,师父和师兄妹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他们还不知道苟吉祥丈夫被害的事情。苟吉祥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诉了师父和小师妹,她发誓一定要查出杀害丈夫的凶手,在小师妹的启发下,竟然异想天开想去报考巡捕房。巡捕房外挤满了前来报名的男人们,苟吉祥提着一篮子茶叶蛋也来报名,她一本正经地恳求张正,因为巡捕房从来没有过女巡捕,这让张正很为难,但他最终同意让吉祥和门外的男人们,一起参加考试,如果考试通过,他可以破例把吉祥招进自己的队伍中来。

毛儒毅向来对吉祥没有什么好印象,他和丁大力来到考试现场,想暗中使坏确保吉祥被淘汰。第一场测试是“迷宫测试”,苟吉祥与其他人要穿过迷宫一样的森林,先到达终点的前三名获胜,后三名直接被淘汰出局,吉祥一路穿行,始终没有迷失方向,暗中观察的毛儒毅发现她是靠鼻子闻的,因为靠近终点的地方有一棵香樟树,他和丁大力弄来一些臭袜子,破坏了吉祥的嗅觉。丧失嗅觉的苟吉祥,随着飞鸟的方向继续前进,很快又被毛儒毅识破,原来香樟树上是特别适合鸟儿做巢的,毛儒毅暗中使绊想用绳索绊倒苟吉祥,苟吉祥使力一拉,两人滚到了一起,被绳索捆了个结实,嘴唇还贴到了一起。

第一场测试结束,虽然出了一些小岔子,但苟吉祥还是顺利通过了,不肯放弃的毛儒毅决定再接再厉,他暗中打听到第二场测试,是在停尸房进行,趁考试之前到里面胡乱捣弄了一番。第二场测试是胆量和观察力的测试,队员们要到停尸房观察尸体查探死因,在第二天凌晨之前,走出停尸房的队员,将被视为放弃考试资格。毛儒毅与丁大力都装成死尸,成功吓跑了所有人,苟吉祥的两只脚也差点迈出房门。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4集

“月份牌”女郎离奇被杀 小女子阴差阳错当卧底

因为毛儒毅故意捣乱,苟吉祥没能通过第二次测试,她心中愤怒却无可奈何,只得离开了巡捕房。苟吉祥再度返回婆家被拒,街房邻居也对她指指点点,“月份牌”女郎接连离奇被杀,一时人心惶惶,张正来武馆找到苟吉祥,让她自荐去当“月份牌”女郎,顺便为巡捕房作卧底刺探消息,如果表现优秀的话,他可以向上司破格举荐她,苟吉祥一听,欣然答应了。

苟吉祥顺利地当上了“月份牌”女郎,王老板交给吉祥一件开叉的旗袍,吉祥觉得这件衣服没缝好,王老板让她不要质疑自己的审美,这件衣服就是这样设计的。苟吉祥找到公司的裁缝,将旗袍稍微缝了缝,她从裁缝口中探听到,两位死去的“月份牌”女郎白露和杜鹃,都是公司的头牌,但她们死后,明月又成为公司最漂亮的女郎。苟吉祥无意中画出了白露的妆,明月乍然见到,吓得昏了过去,王老板见到精心打扮的吉祥,想要非礼她,可惜吉祥是练过功夫的人,让王老板吃了个哑巴亏。姐妹们都在背后议论,说不定白露和杜鹃的死,都与明月有关,吉祥把这话听进了心里。

张正与吉祥接头,吉祥向他汇报头一天的发现,张正觉得吉祥观察很细致,他也同意吉祥的分析,认为这个明月很有嫌疑,张正听说王老板有意非礼吉祥,要她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吉祥做了些好吃的东西,端来向明月道歉,进门却发现满屋的冰,而明月已经死在床上。巡捕房来到月份牌公司,丁大力责怪吉祥把现场清理的这么干净,没有给他们留下一点线索,吉祥这才知道,命案的现场是不能轻易破坏的。记者们听到月份牌公司又出了命案,都拥进来拍照,楼姗姗见到吉祥,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张正要吉祥仔细回忆昨晚的情景,吉祥想起当她进入房间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  

巡捕房的法医罗森,喜欢一边听着高雅的音乐,一边检查尸体,张正看得毛骨悚然,罗森却很享受。罗森检查出明月与前两位“月份牌”女郎一样,都是被细麻绳勒死,而且尸体下面堆满了冰块。苟吉祥与裁缝聊天,两人都感叹红颜薄命,死的全是公司里顶尖的美人,裁缝笑着让吉祥放心,阎王是不会看上她的,吉祥选择一笑置之。张正与苟吉祥追查大量冰块的来历,卖冰块的老板向他们提供了一条线索,来买冰块的是个男人,因为戴着帽子和墨镜,看不清长相。

李小璐贾乃亮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5集

 头牌被杀疑点重重 毛儒毅前来相助吉祥

张正责怪吉祥私自行动,要她立即退出当前的任务,吉祥说自己现在还不是巡捕房的人,所以不归他指挥,两人争执到最后,决定以武艺决定听谁的,十多年过去了,张正仍然不是吉祥的对手,吉祥笑着决定继续调查下去,张正只有叹气的份儿。张正令毛儒毅去月份牌公司,协助吉祥的调查工作,毛儒毅百般不情愿的样子,丁大力忙安慰他,去了月份牌公司,有大把美女可看,毛儒毅只能听从命令。

毛儒毅化身海外归来的约翰先生,王老板率“月份牌”女郎,在门口迎接他的大驾光临,苟吉祥没想到毛儒毅会来到这里,毛儒毅告诉她,是张正要他来协助她工作的,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一见面就斗上了。楼姗姗顶着记者的头衔也来凑热闹,她要全程报道月份牌女郎的评选过程,她找到毛儒毅的房间,问吉祥为何会来当月份牌女郎,毛儒毅告诉她,吉祥是巡捕房的线人。

秋水来给毛儒毅送月份牌女郎的画册,楼姗姗赶紧躲到了橱子里,毛儒毅把秋水请进房间,借机向她打听明月的死因,秋水告诉他,明月的私生活十分混乱,情人一大堆。两人正说到紧要处,楼姗姗忍不住憋闷,从橱子里爬了出来,秋水见到楼姗姗十分吃惊,楼姗姗告诉她,自己与约翰先生是男女朋友,秋水气得离开了房间,毛儒毅暗怪楼姗姗坏自己的好事。苟吉祥跟着裁缝余婶学做旗袍,余婶也告诉她,死去的这三个女人都是著名的交际花,还有的人曾经破坏过别人的婚姻,可谓仇家一大堆。

苟吉祥去为余婶拿东西,在走廊里又闻到了那股奇怪的香味,王老板借机把吉祥叫到自己房间,欲图不轨,吉祥仗着会武功,把王老板好一顿折腾,让他跌了个狗吃屎,毛儒毅听到王老板房间里的动静,躲在门外偷听,正被一跤跌出来的王老板看了个正着,苟吉祥连忙扯住毛儒毅,说两人早已订亲,一大堆赶出来看热闹的人中,楼姗姗和秋水都变了脸色,显得十分不高兴。

毛儒毅警告苟吉祥,不要借查案占自己便宜,苟吉祥根本瞧不上他,她告诉毛儒毅自己在走廊里,又闻到了那股香水味,两人决定从香水开始查起。毛儒毅和苟吉祥收集来公司所有人的香水,甚至包括裁缝余婶的,但他们闻香鉴别了一夜,却丝毫没有发现同样的香味,毛儒毅被香水熏得晕了过去。苟吉祥闻到公司画师曹亮身上的颜料味道,确定那就是她在明月房间里,闻到的那一种味道,苟吉祥悄悄跟踪曹亮,却被他发现了,毛儒毅随后赶来,两人一起将曹亮制服,曹亮承认他与明月有染,但他没有杀死明月,那天晚上他进入明月的房间,只是想与她分手,因为他是有家室的人。

毛儒毅凭直觉断定曹亮不是凶手,苟吉祥深觉男人可恶,她最恨男人家里有老婆,还在外面拈花惹草,在她心目中,她的丈夫沈默初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毛儒毅听后嗤之以鼻。两人一起返回月份牌公司,秋水正在门口等着他们,秋水见到毛儒毅十分生气,指责他不是个好男人,诅咒他迟早会下十八层地狱,被绑在冰山上受罚。毛儒毅半夜做噩梦,突然想到秋水的话,他立即冲了出来,而秋水正在院子里耍酒疯,幸亏余婶及时赶到,才制住了她。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6集

连环杀手锁定下手目标

毛儒毅、吉祥、楼姗姗再与张正接头,张正让他们汇报一下这几天探得的消息,毛儒毅最怀疑秋水,她对水性扬花的女人恨之入骨;而楼姗姗觉得公司老板王三立也很有嫌疑,他那么好色,张正分析三个受害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是人们所说的狐狸精,他决定引蛇出洞。楼姗姗和苟吉祥都争着去当诱饵,楼姗姗去勾引画师曹亮,让他为自己也画一张月份牌女郎的画像,她的做法果然奏效,当晚就在自己的房门外发现了冰块。苟吉祥到街上买了几张刊登她和毛儒毅绯闻的旧报纸,故意放在化妆间,她想姐妹们看到新闻上的照片,肯定会以为自己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岂料报纸被毛儒毅发现,他抢下报纸藏了起来。

为防楼姗姗被人暗害,毛儒毅和苟吉祥当晚到房间里保护她,两人一起在楼姗姗的床底下睡了一夜,刚开始是互相斗嘴睡不着,快到天亮的时候,竟然搂着睡到了一起,楼姗姗早晨起来,看到床下的情景,惊得一声尖叫。月份牌公司女郎的表演活动正式开始,在毛儒毅的安排下,代表十二个月份的女郎们纷纷登场,余婶发现秋水的衣服破了,想给她补一补,秋水却对她没好气。秋水想一个人回公司,苟吉祥担心她的安全,在门外叫住了她,余婶发现一件旗袍有问题,把毛儒毅叫出来处理,等毛儒毅回来以后,才发现楼姗姗不见了!毛儒毅下楼找到楼姗姗,他发现三个人都离开了,这才顿悟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正在这时,传来了苟吉祥的一声尖叫,又一名女郎被害了。

月份牌女郎胭脂被害,法医罗森鉴定她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毛儒毅与苟吉祥分析,秋水不可能有作案时间,但当时她故意调开吉祥,作案的肯定是她最亲近的人,苟吉祥想到了裁缝余婶。苟吉祥找到余婶喝茶以拖延时间,毛儒毅与楼姗姗在她工作的房间里,搜到了男人的鞋子和衣服,他们想起卖冰块老板的话,明白杀人者就是余翠花,是她用这些东西假扮成的男人。余婶看到了刊登苟吉祥与毛儒毅新闻的报纸,知道苟吉祥也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趁苟吉祥泡茶的工夫,余婶返回自己的工作间,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翻了出来,她意识到自己暴露了。

余婶来找秋水,让她一块逃走,苟吉祥在房外听到二人的谈话,才知道余婶竟是秋水的娘,秋水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但她的父亲却被一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勾引了,最后弄得家破人亡,从此她与母亲便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余婶因为自己的遭遇,恨死了水性扬花的女人,月份牌公司的四个女郎全是死在她的手里。苟吉祥看到一只老鼠,不小心叫出了声,余翠花听到响声追出门来,拿出匕首就要把她杀死,苟吉祥连忙吹响了手中的哨子。毛儒毅及时赶到,救下了苟吉祥,但因为秋水的阻挠,余翠花却逃走了。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7集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因为毛儒毅救了自己,苟吉祥觉得欠他一个人情,她向小师妹李亚飞打听,怎样才能抹平这件事,李亚飞不知她说的是谁,让她以身相许,苟吉祥气得瞪圆了眼睛,她对这个救自己的人没有一点意思。苟吉祥非常大气地在毛儒毅跟前喝了一大瓶酒,宣布与毛儒毅彻底两清,张正看到心疼不已,他看着醉酒而睡的吉祥,第一次向她坦白自己的感情,苟吉祥却什么也没有听到。毛儒毅在巡捕房碰到父亲,毛庭鹤轻易不夸奖儿子,他的一句小小称赞,让毛儒毅兴奋不已。张正送吉祥回武馆,李亚飞误会张正就是那个救了吉祥的人,怀疑吉祥是不是神经出了问题,竟然连他也看不上。

毛儒毅在父亲的鼓励下,决定再接再厉,一定要把余翠花逮捕归案,他请楼姗姗帮忙,拍几张秋水在监狱里的照片,拍得越可怜越好,这样看到报道的余翠花一定会投案自首。苟吉祥在家里呆不住,跑到巡捕房找活干,张正向她保证,等到余翠花归案,一定让她加入巡捕房。苟吉祥正待失望而归,毛儒毅却叫住了她,他要吉祥去接近秋水,因为吉祥的经历很像她的母亲,只有她才撬开秋水的嘴,吉祥立即出声反驳,说沈默初是世上最好的丈夫,毛儒毅明知道真相,却不便说破,只让吉祥编一个故事说给秋水听,吉祥为了破案,决定再牺牲一次。

吉祥的故事很感动秋水,但当吉祥拉着秋水要去找她母亲时,秋水却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母亲在哪里?

余翠花在外面看到秋水在狱中绝食的报道,痛彻心扉,她面对着一件件旗袍,数落这些旗袍的女主人,是如何勾引人家丈夫,逼死原配,她们一个个都该死。张正收到余翠花寄来的信件,称明日中午若不释放秋水,便会有人死,张正和毛儒毅推测,余翠花这次的目标很可能是害他失去丈夫,家破人亡的那个女人。毛儒毅拜托楼姗姗,查当年余翠花丈夫龚思远与小三的绯闻,很快就有了新的进展,他和丁大力经过一一排查,确认当年的那个小三名收珍珠,但当三人赶到珍珠家中时,她已经被害了。

珍珠的死因看起来与那些月份牌女郎一样,同样身下堆满了冰块,同样是被麻绳勒死的,但法医罗森经检验发现,珍珠死前与人搏斗过,保险柜中的钱财也被洗劫一空。周围的邻居没有听到一点响动,证明凶手的力气非常之大,很快就将其制服,而珍珠对余翠花有天然的防备心理,余翠花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她制服,所以凶手绝对另有其人。张正与田小田赶到月份牌公司,王三立主动承认他确实知道珍珠与余翠花的过往,但从此没再同珍珠联系过,王三立似乎很有自信,尽快将公司重新办起来,他借口湿疹复发,手上一直戴着手套,张正怀疑这其中另有猫腻,但当王三立把手套摘下时,张正却发现他患湿疹是真的。苟吉祥借故把秋水带出巡捕房,故意让秋水把自己打晕,然后跟着她很快找到了余翠花的藏身之处,但秋水却从窗外瞧见,母亲已经悬梁自尽了。

刘恩佑破案如神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8集

幕后黑手现身 真相骇人

毛儒毅感觉余翠花并不是杀死珍珠的凶手,余翠花也不是畏罪自杀,但他没有证据。珍珠的保险箱被带回巡捕房,苟吉祥用尽了蛮力却无法将其找开,毛儒毅更加肯定了先前的猜测,珍珠的保险箱是自己打开的,跟珍珠借钱的一定是个熟人,而当珍珠打开保险箱时,那个熟人模仿余翠花作案的手法,将珍珠勒死了。熟悉余翠花的作案手法,而又急需用钱的那个人是谁呢?毛儒毅和苟吉祥异口同声地说出了王立堂的名字。

张正进一步推测,王立堂之所以知道余翠花的住处,是因为两人是同伙作案,余翠花对珍珠深恶痛决,因为被通缉不便下手,她想到王立堂急需用钱,于是告诉他珍珠那里有一大笔钱,王立堂只需将她杀死,便会得到那笔钱。正当王立堂犹豫不决时,余翠花告诉他,她身上已经有四条人命,不在乎再多一条,王立堂可以将这一切嫁祸到自己头上。余翠花没有想到,王立堂在杀死珍珠之后,怕她泄密,最终将她也一并杀死,吊到了房梁上。

张正宣布逮捕王立堂,苟吉祥要求参与行动,毛儒毅认为她没有资格,张正要众人举手表决,大家一致同意苟吉祥加入。巡捕房搜遍月份牌公司,没有发现王立堂的身影,张正故意宣布收队,王立堂偷偷从柜子里爬出来,正碰上在外等着他的吉祥和巡捕房的人们。王立堂招认了一切罪行,珍珠确实是死于他手,但他不承认为灭口而杀死余翠花,因为余翠花可以说是自杀,她为了救自己的女儿秋水,甘愿死在自己手里。王立堂失声痛哭,感叹余翠花就是个疯子,他的一生可以说就毁在这个女人手里。而余翠花又是毁在谁的手里,她的遭遇令人可悲而又可恨,案子虽然破了,众人的心情却高兴不起来。

听说月份牌女郎被杀案破了,众多记者前来采访,苟吉祥与毛儒毅都不想再被记者们拍到,苟吉祥身手利落地从二楼逃走,临行却大喊暴露了毛儒毅的行踪,毛儒毅被逼从二楼抓住树枝跳下,正被记者们拍了个正着,毛儒毅看着报纸上自己的狼狈样子,觉得丢人丢到家了。尽管毛儒毅坚决反对,上司还是同意了苟吉祥加入巡捕房的申请,苟吉祥高兴地宴请巡捕房众人,张正让毛儒毅一定不要迟到。聚会之上,毛儒毅与李亚飞斗酒,结果醉得一塌糊涂,还在武馆耍起了酒疯,他又上凳子又装猴子,把大伙惹得哈哈大笑。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9集

死因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

秋水被无罪开释,她回到母亲工作的地方,看着母亲的旧物潸然泪下,苟吉祥希望她不要重走余翠花的老路,她因为自己的不幸,而迁怒于别人,可这最终并没能平息她内心的怒火,秋水向死去的母亲保证,一定会好好地生活下去。巡捕房召开隆重的欢迎大会,以迎接新成员的加入,苟吉祥成为上海巡捕房第一位女巡捕,她穿上巡捕房的服装,接过了任命书。法租界总督察弗兰克暗中警告毛督察,他本来并不同意苟吉祥的加入,但因为毛庭鹤的坚持这才让步,假若将来这个女巡捕出了什么问题,一切后果将由他承担。

苟吉祥到墓地祭奠沈默初,正碰上前来为哥哥扫墓的小仙,小仙对吉祥相当敌视,并不把她当一家人,她告诉苟吉祥,在沈家人的心目中,她永远是害死哥哥的凶手。张正安排毛儒毅与苟吉祥再度合作,一起调查沈默初的案子,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互相瞧不顺眼,坚决不同意这样的安排。张正送走苟吉祥,留下毛儒毅单独谈话,毛儒毅早就知道沈默初是个花花公子,她怕沈吉祥跟着一起办案,到时候知道真相会受不了。毛儒毅教苟吉祥射击,差点命丧在她的手上,毛儒毅从射击室出来,吓得一脸惨白。张正因为过去误杀父亲的阴影,一直不敢再举枪射击,尽管李子峰一直安慰,当时天下大雨视线不清,换了任何人也会出现这样的失误,但张正破除不了心中的桎梏。

毛儒毅让苟吉祥再度回忆,沈默初遇害当晚的情景,她搞不明白到底是谁安排的记者,预先埋伏想破坏自己和毛儒毅的名誉。楼姗姗被母亲安排与暴发户相亲,正当她实在受不了这人的自吹自擂时,毛儒毅及时现身,把暴发户一顿贬斥,成功地气走了他。毛儒毅让楼姗姗假扮交际花张苏,而丁大力男扮女装假扮吉祥大婶,他计划将那晚在旅馆发生的事情重演,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沈小仙约吉祥见面,她的态度突然转变,承认吉祥并不是害死哥哥的人,而与他约会的张苏大有嫌疑,吉祥听了心中疑惑不解,她又一次来到了美华旅馆。

毛儒毅与楼姗姗的案件重演,正进行到关键时刻,当时记者们闹得动静那样大,当时的沈默初在206号房,肯定知道了209号房的情况,但沈默初却并没有出来,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被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给绊住了。楼姗姗打手势让毛儒毅不要再说,毛儒毅根本没有发觉因为她看到吉祥已经在门外,听到了毛儒毅的话,苟吉祥豁然明白,这么多年自己是痴心错付,沈默初早在外面有了女人,却一直在演戏。毛儒毅追出来安慰吉祥,不会安慰人的他,惹得吉祥大怒,把他臭骂了一顿,两人再次不欢而散。

《煮妇神探》分集介绍:第10集

旅馆命案 真相大白

张正来武馆安慰吉祥,李亚飞看到他对吉祥温柔的样子,心里非常羡慕。第二天早上,吉祥迟迟没有来上班,毛儒毅盯着空座位,有些失魂落魄,丁大力等人暗自感叹,这巡捕房的女巡捕历史也太短暂了。苟吉祥却再次出人意料地回到了巡捕房,她并没有放弃调查沈默初的死因,丁大力问她想从何处查起,从案发至今,他一直在盯着张苏的保险箱,但这个女人太沉得住气了,竟然一分钱也没有来取走,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张苏的一张照片。苟吉祥要来那张照片,她发现自己认识照片中与张苏合影的那个人,她就是粮油店的店员小艾。

毛儒毅陪苟吉祥来到粮油店,小艾并不承认自己认识张苏,但苟吉祥看她的表情,知道她在说谎。一个神秘的男人悄然来到银行,要取走张苏的保险箱,但一切早在巡捕房的监控之中,毛儒毅与苟吉祥等人及时赶到,与神秘男展开枪战,苟吉祥慌忙中推开丁大力,自己却暴露在枪口下,幸得毛儒毅飞身将她扑倒,苟吉祥才逃过一劫。神秘男想要逃走,毛儒毅果断举枪,打中了他的肩部,众人追上前去,神秘男已经逃走,地上只留下一滩血迹。苟吉祥等人回到巡捕房,她分析神秘男受伤不轻,肯定会去购买药酒或到医院治疗,只要盯住这几个地方,肯定会抓住神秘男。

亓航

负责监视小艾的探员传来信息,她去附近的药店购买了药酒和药棉,田小田和丁大力接力跟踪小艾,见她在深夜独自外出,一行人跟着小艾来到一间废弃的房子,确定神秘男应该藏身在里面。苟吉祥留下控制住小艾,小艾供认神秘男是她的哥哥大杨,毛儒毅等人持枪进入内屋,田小田在激动之下,开了一枪,最后更被大杨劫持,好在众人一番周旋之下,终于将大杨逮捕归案。大杨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毛儒毅等人的询问,他说自己是傅强的保镖,与张苏是情侣,但两人是真心相爱,他们没有杀沈默初,也没有杀郭浩,郭浩是死于傅强之手,当时两人都在场,也感到非常心惊。

楼姗姗来到巡捕房,问有什么独家新闻?毛儒毅让她将大杨被捕的事情报道出去,如果张苏真的爱大杨,她一定会挺身而出。张苏果然来到了巡捕房,她见到苟吉祥非常吃惊,没想到她当了女巡捕,而苟吉祥难掩心中恨意,毕竟是她勾引了沈默初,破坏了自己的家庭。张苏向毛儒毅等人坦承,她确实对不起吉祥,但她没有杀沈默初,当时两人正要离开旅馆,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却闯了进来,看样子与沈默初非常熟识,还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张苏回忆那个矮个男人应该是女扮男装,说话的腔调也是女人的,她后来离开后,旅馆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毛儒毅和苟吉祥推测杀死沈默初的,应该就是那个女扮男装的矮个男子,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人——沈小仙。

巡捕房来到沈家捉拿沈小仙,沈母拦着不让进门,她一直认为害死儿子的就是吉祥,毛儒毅告诉她,杀死沈默初的另有其人,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沈小仙,沈母直呼不可能,那可是她的亲哥哥。丁大力在房间里找到了沈小仙,她穿着婚纱坐在床上,就像一位待嫁的新娘,沈小仙一脸平静地告诉大家,就是她杀死了沈默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