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3年前 (2016-01-17)669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1集

吉祥儒毅同辞职 老爹气病进医院

原来沈小仙一直对哥哥有着非分之想,那不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她不想看到哥哥与吉祥恩爱,所以安排了记者故意陷害吉祥和毛儒毅,而沈默初却觉得这样的感情太过骇人,两人在房间里一言不和,沈小仙最终对哥哥痛下杀手,然后嫁祸给吉祥。沈小仙选择自杀了结自己的生命,一夕之间,儿子死了,女儿也没了,沈母经受不住打击,晕倒住进了医院,丁大力真担心吉祥,毛儒毅却说吉祥大婶一定会扛过去。吉祥与医院里尽心地照顾沈母,婆媳两人摈弃前嫌,吉祥向她保证,会孝敬她一辈子。

苟吉祥重回沈宅,睹物思人,一家人生活的一幕幕场景,似乎还在昨日,却最终不可复返了,她关上宅门正要离开,却碰到一群人来收房子,他们称沈默初生前欠了他们不少钱,现在沈宅抵押给他们了。毛庭鹤告诉张正,田小田升职的事被驳回了,原因是在逮捕犯人时,过度紧张误开了一枪,张正知道田小田在巡捕房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忍不住为他鸣不平,毛庭鹤只能劝他想开些。张正把升职被驳回的事情通知了田小田,田小田知道肯定是毛儒毅打的报告,他愤怒地找到毛儒毅想要讨个公道,毛儒毅表示自己只是实事求是,这话把田小田气得够呛。

苟吉祥到巡捕房辞职,她要重新回到家庭煮妇的位置上去,毛儒毅跟着说,他也要辞职。张正提着一篮水果来武馆看望吉祥,刚进门口便被李亚飞截住,水果也分了个精光,张正对吉祥的小师妹感到无可奈何。张正希望吉祥的师父能够劝她,重回巡捕房,因为巡捕房很需要她这样的人才,但吉祥心意已决,说自己根本不是当神探的料,现在婆婆就要出院,她还是赶快找份工作,维持两人的生计要紧。

毛儒毅离开巡捕房,没有同父亲打一声招呼,毛庭鹤知道后大发雷霆,他一心想要儿子子承父业,毛儒毅却说自己对当巡捕根本没有兴趣,他讨厌整天跟逃犯尸体打交道,既使是父亲,也不能支配自己的人生。毛庭鹤听到儿子的话,气得旧病复发,晕倒在椅子上,一家人赶忙将其送进了医院。张正来医院看望毛庭鹤,他很自责没能留住毛儒毅,毛儒毅很聪明,对办案很有天赋,但他对当巡捕没有兴趣,而且也没有责任心。毛庭鹤当然知道儿子的这些毛病,但他一心将儒毅留在巡捕房,还有另一层考虑,那就是希望他能在法租界,为百姓谋一些福祉,打破外国警察欺凌中国老百姓的局面。

贾乃亮贡献表情包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2集

盗贼来信 预告下手目标

为了安抚旧病复发的父亲,毛儒毅被母亲重新劝回巡捕房,他在医院再度碰到了苟吉祥,两人都没有想到,他们都辞职了,竟然还能在别处碰到,毛儒毅让苟吉祥离自己远点,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巡捕房发生新的案件,侠盗一枝玫竟然留信,要去偷楼家价值连城的玉佛,这是对巡捕房办事能力的公然挑衅,张正命令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务必将一枝玫捉拿归案。

巡捕房全体出动,里外包围楼家,毛儒毅在客厅专门保护楼姗姗及其父亲,张正命令他不得妄动,楼姗姗终于逮到机会,她不住地往毛儒毅身上碰,要吃他的豆腐,两人正在闹着,突然室内一片漆黑,楼姗姗吓得大叫,毛儒毅逮到摆脱她的机会,也冲了出去。巡捕们前后围捕,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楼老爷放心不下,偷偷去看玉佛是否无恙,岂料一枝玫正跟在他的身后。一枝玫顺利盗得玉佛,张正反应迅速地追上来,一直追到暗巷,张正没有时机开枪,一枝玫瞅准机会将张正的手枪打掉,两人赤手空拳地斗起来。张正一掌拍在一枝玫的胸部,立即愣住了,一枝玫反手给了张正一巴掌,两名巡捕追了过来,一枝玫趁张正还在发愣,将其推倒撒腿溜了。一枝玫逃至安全的地方,摘下脸上的面具,原来竟是吉祥的小师妹李亚飞,她想起张正发愣的样子,禁不住暗笑,原来堂堂的巡捕房长官,也不过如此!

楼姗姗搜集一枝玫的过往资料,发现她是一位劫富济贫的侠盗,禁不住暗自钦佩,同事怀疑身材娇小的一枝玫,根本就是个女孩子。楼姗姗虽然家中被盗,但心情极好,她想到与毛儒毅的拥抱,倒是希望一枝玫能多光顾自己家里,那巡捕房的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经常到家里去了。张正严斥毛儒毅不守纪律,擅自行动,应对这次捉拿失败负主要责任,毛儒毅被罚再做一百个俯卧撑。苟吉祥到处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李亚飞推荐她到恤孤院工作,恤孤院的方院长非常欢迎吉祥的到来,两人从里面出来正好碰到来查案的张正和楼姗姗,原来张正调查到一枝玫曾为这里捐赠,特意来这里调查情况。李亚飞嘲笑张正永远抓不到一枝玫,吉祥告诉她,张正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李亚飞不以为然,在她心里,张正已经是一个连女人也打不过的男人了。

李亚飞带吉祥详细了解恤孤院,吉祥发现恤孤院的老师大多也是孤儿,有的就是从这里出去的,里面的小孩都很可怜,有一个被火烧伤又不会说话的小男孩,惹得吉祥特别心酸,吉祥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好这份工作,照顾好这里的孩子。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3集

凶杀案接连发生 疑为厉鬼索命

方院长为一枝玫求情,希望看在她帮助恤孤院的份上,张正能从轻发落,她向张正等人详述了一枝玫捐款的经过,她没有见过一枝玫的样子,捐款是通过李医生转交的。张正来武馆见吉祥,顺便向李亚飞打听,江湖上有没有一个轻功很好的女人,李亚飞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自己,她故意装着胡搅蛮缠的样子,要和张正较量武功,张正见这女人如此野蛮,嘲讽她嫁不出去,李亚飞听了没有生气,反而说如果嫁不出去,就只好赖定他了,张正脸色顿变。丁大力突然给张正等人带来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李思平医生被杀了,李亚飞也觉得震惊,连呼不可能。

巡捕房众人来到李思平被害的家中,罗森通过伤口推断,李医生是被人割喉而死,凶手下手干净利落,凶器应该是一把手术刀,死前还曾吸食过迷药,他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害的。毛儒毅在李思平的客厅发现了一种奇怪的花,丁大力调查发现这种花名叫蝴蝶花,只在慈济恤孤院附近有。毛儒毅来到恤孤院调查,又与苟吉祥不期而遇,两人一起去见张院长,吉祥向巡捕一样询问问题,经毛儒毅提醒才醒悟,自己早已不是巡捕了。毛儒毅询问方院长蝴蝶花的事情,方院长明显神情不安,但仍告诉两人,她什么也不知道,这一切都被毛儒毅看在眼里,他肯定方院长隐瞒了一些事情。

毛儒毅与田小田会合,一起去找恤孤院的毕老师,因为别人说他和李医生比较熟悉,两人敲了许久的房门毫无回应,推开门才发现毕老师也被害了,他的身上也放着一枝象征复仇的蝴蝶花,田小田发现毕老师被人摘除了眼球,但还没有断气,两人赶紧将其送往医院。方院长听说毕老师也被害了,神情变得更加不安,但她仍然什么话也没有说。毛儒毅觉得这样不行,他们必须派一个熟悉恤孤院的人来接近方院长,这样她才会说实话,张正经他提醒,想起了一个人。张正来武馆请李亚飞帮忙,让她借恤孤院筹备慈善拍卖会的时机,重新回到恤孤院,和吉祥一起调查红蝴蝶案的真相,李亚飞欣然答应了。

李亚飞来到恤孤院,暗地里打听李医生和毕老师被害的事情,她很快从护工李姐的口中,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是院童小红回来复仇了。心怀仁术的李医生一生只做错过一件事,十五年前,他为了节省经费,购买了一批被感染的针剂,结果使得七名院童感染上了传染病,为了挽救这些孩子的生命,李医生尽了全部的力量,但却只买到了六粒药片。院长被迫选择放弃一个孩子,最终小红成为了牺牲品,被单独隔离在院外的小木屋里,由毕老师和李医生负责照顾。小红曾求毕老师救救自己,但毕老师表示无能为力,后来小红病势严重,便被院长葬在了后院,小红死后,剩下的六个孩子都服下了药片,他们大部分得救,只有小青因为病况太重,没能扛过来,也追随小红而去。

但是事情没有就此结束,一天清晨,孩子们突然发现小红的鞋子,再次出现在她曾经睡过的床底下,而且被子里似乎睡着一个人,方院长大着胆子掀开被子,只看到一个布娃娃和一枝红蝴蝶花。如今李医生和毕老生先后被害,这让李姐深信,一定是小红的厉鬼前来复仇了,毕竟搞错针剂的李医生是罪魁祸首,而毕老师又曾对小红见死不救。李亚飞根本不相信,什么厉鬼复仇的鬼话,她更相信这是人为。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4集

身份难确定 愁坏办案人

李亚飞向方院长询问,当年小红的事情,方院长说小红当年只是一个七岁的孩童,而且已经死了,杀死李医生和弄瞎毕老师的事情,绝不可能是她干的。苟吉祥向毛儒毅等人谈对案件的看法,她认为极有可能是有人假借小红的名义作案,张正一直很欣赏吉祥在办案方面的敏锐直觉,邀她一起调查恤孤院的案子,苟吉祥趁机加码,要毛儒毅听自己指挥,毛儒毅气得瞪圆了眼睛。

巡捕房的人都知道,对于小红的事件,方院长肯定比谁都了解内情,但她现在选择隐瞒,让案件的调查陷入了僵局。毛儒毅和张正再度拜访方院长,向她讲清了其中的厉害关系,方院长迫于压力向二人讲出了实情。原来当年医生诊断小红活不过五天,方院长将其单独锁在后山的小木屋里,只让李医生和毕老师轮流看管,等到第五天,她亲自来到小木屋,想送小红最后一程,却发现小红不见了!方院长原本心中存着一丝希望,小红还活着,但三天之后,却在小红睡过的床上,发现了她的洋娃娃和蝴蝶花。

张正和毛儒毅听了方院长的话,断定凶手就是小红无疑,她极有可能还活着。方院长找出当年孤儿院七个孩子的照片,他们号称“彩虹七子”,现在都已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其中还有几人重新回到了恤孤院工作,张正和毛儒毅发现,长大后的彩虹七子与小时候的差别很大,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说明,根本无法确定真实身份,小红肯定是假借了其中某个人的身份,重新回到了恤孤院,医生许愿、教师欧皓辰及护工李姐都是嫌疑人。

毛儒毅去找许愿谈话,仔细地观察她的言谈举止,没有发现任何疑点,他与苟吉祥碰头,两人对谁是凶手产生了分歧,毛儒毅觉得许愿的样貌不像是个杀人犯,苟吉祥质疑他以貌取人。两人一起去拜访李姐,李姐被吓了一跳,她说真怕小红会回来找她复仇,因为当年她也是有一半机率会被放弃的,结果方院长抽中了小红。巡捕房众人再度碰头讨论案情,他们无法断定谁更有嫌疑,但从丁大力的排查来看,许愿和李姐是都有作案时间的。

慈济恤孤院的拍卖会即将开始,“彩虹七子”中的另外两人也将来到这里,毛儒毅觉得对当年的事情,他们肯定也知道一些。吉祥在来宾中发现了前几天已经来过一次的小橙,在与她的谈话中,吉祥了解到她虽然一副暴发户的模样,但其实生活非常艰辛,这次也想借拍卖会的机会,留在这里找份工作。当年的“彩虹七子”除小红外再度重聚,他们畅谈着小时候的事,感叹时光飞快变化巨大,但谁也不知道,小红或许就隐藏在他们之中,冷眼瞧着这场闹剧。

亓航大战贾乃亮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5集

 一枚胎记 锁定真凶

“彩虹七子”的欢聚,被毛儒毅打断,他告诉大家,恤孤院接连发生两起重案,小红现在已经回来,要报当年被抛弃的大仇,现场的气氛瞬时降到冰点。苟吉祥告诉毛儒毅等人,小橙很有嫌疑,因为她一直在说谎,毛儒毅听了她的话,恭喜她又增加了破案的难度,苟吉祥觉得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彩虹七子”中的小黄,现在名叫沙彪,他向巡捕房众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他记得当年的小红腰间有一颗很大的胎记,是在他戏弄小红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李姐与许愿聊天,两人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都觉得恍如昨天,李姐一直怕小红回来向她索命,许愿取笑她像小时候一样胆小。

苟吉祥认为当务之急,是确认谁腰上有红胎记,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们洗澡,她和田小田弄了两盆臭水,想要泼到许愿身上,结果毛儒毅阴差阳错地中招,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如此倒霉。欧皓辰在院子里碰到沙彪,沙彪对别人叫他小黄非常反感,他告诉欧皓辰,当年小红的死是活该,谁让她抽到了最短的蝴蝶花,沙彪的冷酷无情,让欧皓辰极不赞成,他认为不管怎么说,是当年的他们剥夺了小红生存的权利。

毛儒毅一直在澡堂里洗澡,吉祥在门外守候,因为一枝玫留言,她的下一个下手目标是恤孤院,张正、李亚飞和丁大力全都留在沙彪房中守候。突然电停了,整个恤孤院一片漆黑,毛儒毅被老鼠吓得尖叫,吉祥激动之下冲了进来,李亚飞和张正同时攻向对方,电灯一刹那便恢复了光亮,吉祥无意中看到毛儒毅的裸体,两人都呆住了。李亚飞向张正解释,把他当成一枝玫了,张正也是如此,两人同时收手,丁大力看到钱财一分未少,暗自庆幸他刚才身手敏捷,沙彪突然大喊,张正等人看到,他的额头上贴着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明日正午,拍卖会见!正是一枝玫趁乱留下的。

毛儒毅见许愿一人独自在恤孤院溜达,约她一同喝酒聊天,许愿醉后向毛儒毅抱怨,当年虽然是李医生的错,但院长也有责任,她没有权利决定谁生谁死。许愿醉倒,毛儒毅正要趁机掀起她腰间的衣服,查看她是否有红色胎记,谁料这一幕恰被楼姗姗看到,楼姗姗连忙上前制止,毛儒毅让她不要妨碍自己执行公务,不明真相的楼姗姗,骂毛儒毅是自流氓,还把许愿拍醒了,毛儒毅错失良机,懊恼不已。田小田带着一瓶酒来到小橙的房里,也想用毛儒毅的方法把她灌醉,谁料出身风尘的小橙天生海量,田小田自己倒先迷糊了。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6集

拍卖会风波再起 吉祥得知一枝玫身份

李姐在院童的寝室里发疯,吉祥与李亚飞冲进去将她制服,原来,院童们今天在后山玩,采了几枝蝴蝶花,这触动了李姐敏感的神经,她立即想到这是小红要来找自己索命,吓得行动失常。吉祥与亚飞陪李姐回房,吉祥发现了李姐腰间的红胎记,趁机打晕了她。吉祥让亚飞回去休息,她与毛儒毅守在门外,亚飞偷偷来到拍卖的地方,绕过睡得迷糊的丁大力,顺利地将拍卖的物品调包。

天亮了,田小田猛然惊醒,他检查全身,发现配枪不见了!巡捕房众人聚首,楼姗姗也一早赶了过来,毛儒毅告诉大家,凶手找到了,昨晚吉祥已经确认,李姐腰间就有红色的胎记。田小田小心地向张正禀告,自己的手枪不见了,毛儒毅嘲讽他,干什么都不行,田小田深感委屈,怒骂毛儒毅是个有娘生、没爹管的小瘪三,楼姗姗忍不住说出他爹就是督察毛庭鹤的事实,大家都感到很震惊,因为毛儒毅从未提过,也从没想过要沾父亲什么光。

亚飞与丁大力搜查李姐的房间,发现了凶器——手术刀,这似乎更加确认了她就是小红。沙彪来到方院长的办公室,要与她谈一笔交易,他愿意出资购买下所有的拍卖品,但要院童们到他的工厂里作工,方院长严辞拒绝了他,沙彪气得摔门而去。拍卖会即将开始,宾客们陆续入场,张正采集到了一枝玫的鞋码,他让巡捕房给每位到场的女宾客都赠送一双鞋垫,以此确定一枝玫的身份。亚飞突然被张正叫到,感到神经紧张,谁料张正只是让她帮忙而已,吉祥将脚放在测试的鞋垫上,发现正好一致,她暗笑原来一枝玫就是自己,张正知道吉祥绝不是一枝玫,看来这个办法行不通,很多人的脚码都是一样的。

拍卖会上,亚飞用石子打破了玉瓷瓶,前几日楼家失踪的玉佛竟然隐藏其中,楼父丝毫不以为意,又以一万大洋赎回了自家的宝贝,坐在前排的吉祥发觉石块是亚飞发出的,她心中意识到了什么。第二件拍卖品被掀开幕布,赫然是沙彪的灵位,张正等人迅速冲到沙彪的房间,发现他趴在桌子上,而颈部插着一支针管,罗森检查发现他并没有死,但失血量似乎并不致于让他昏迷,大家赶紧将其送到医院。沙彪被害,而李姐一直被关,吉祥和亚飞急忙来到关押她的地方,发现她仍安然无恙,但浑身痒得不行,吉祥与亚飞检查后发现,她的全身起了皮癣,昨晚他们看到的红胎记,原来竟是这个。

李姐的嫌疑被排除,张正令巡捕房众人分组行动,分头去寻找许愿与小橙,吉祥暗中拉着亚飞来到无人处,她已经推断出一枝玫就是亚飞,刚开始试鞋的时候,她就有所怀疑了,因为她们的鞋子从小就是混着穿的,两人的鞋码一致,而刚才在拍卖会上,更让她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亚飞不权擅长轻功,还擅长暗器投掷。面对吉祥的质问,亚飞无言以对,她索性大方承认了,吉祥劝她赶紧远走,因为张正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亚飞却说她会小心,不会让人发现,吉祥拿她没有办法。

毛儒毅与丁大力在房间里找到了小橙,她还喝得醉熏熏的,听说这些人要自己脱衣服,竟拿刀子比在了自己脖子上,她骂男人负情薄性,骂田小田明明有老婆还招惹自己,田小田上前说了一堆好话,小橙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张正与楼姗姗到处寻找许愿,发现她和方院长一起来到了小红的墓前,张正告诉她们,现在许愿和小橙都有很大的嫌疑,为了保险起见,必须检查许愿的腰间有没有胎记,许愿对两人的怀疑表示惊讶,但仍表示愿意配合。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7集

意外火灾致案情逆转

李亚飞、楼姗姗分别检查了“小橙”温怡君和许愿的后背,确定她们都不是小红。许愿向张正等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欧皓辰曾交给自己一张字条,约她后院见面,但后来却没有出现。张正怕凶手会再度作案,他重新分配人手分别去保护院长等人,自己和李亚飞去寻找失踪的欧皓辰。楼姗姗带着一盒食物来慰问毛儒毅,毛儒毅让她小心点,不要一个人在恤孤院乱跑,楼姗姗不以为然,她觉得自己又不是小红的复仇对象。楼姗姗到楼下寻找丢失的笔帽,发现了一根奇怪的细线,她的手刚触到那根细线,便被人打晕了。毛儒毅找到晕迷的楼姗姗,楼姗姗的头部受伤,流了不少血,她告诉大家自己被袭的经过,但毛儒毅等人并没有发现那条细线,楼姗姗被救护车拉走,毛儒毅向她保证,等恤孤院的案子破了,她一定是第一个报道的记者。

巡捕房众人商讨案情,他们几乎推翻了先前的猜测,凶手极有可能是欧皓辰。张正命令将院长、许愿等人保护起来,他和毛儒毅搜遍整个恤孤院,最后只剩下当初关押李姐的地下室,两人断定欧皓辰肯定在里面,他们拔枪冲进地下室,却一个人也没有发现。恤孤院的男童宿舍突然起火,大家都参与到救火行动中,一场忙乱之后,院长和李姐失踪了!大家立即分头寻找两人,张正和丁大力在小红的墓碑前,发现了神情呆滞的李姐,她自言自语地说:小红回来了,小红要杀她!大家怀疑院长被害,到处疯狂地寻找她,终于在当前“彩虹七子”曾经住过的宿舍找到了,她被切断了大动脉,吊在房梁上。

方院长失血过多,能不能救回来很难说,能把人吊在房梁上,需要很大的力气,大家都推断凶手是欧皓辰无疑,但还有一些疑惑不解的地方,在宿舍的地上竟有一些沙子,像是有些孩子曾来这里玩过。张正等人赶去与吉祥汇合,发现温怡君不见了,院童阿翔要吉祥陪她回去穿鞋,却发现了被割喉的温怡君,短短时间之内,又一个人被害了。吉祥自责没有早一些赶到,毛儒毅安慰她不要把一切揽在自己身上,张正也感到压力山大,他们必须尽快找到欧皓辰,不能再让别人受害了,他与丁大力找到后山的酒窖,在里面发现了昏迷的欧皓辰,经鉴定他的受伤时间比沙彪还要早,看来凶手并不是他。

案件一时陷入僵局,谁也推断不出凶手到底是谁,毛儒毅想这个案子里,一定有他们没有想到的盲区,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田小田在休息间隙拿出一家人的合照欣赏,他说着自己两个孩子的故事,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田小田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毛儒毅,他为了验证猜测,谎称上厕所拿着棍子走了出来,远远地他看到一个院童正在用什么东西盛着沙子,举起棍子迎了上去。恤孤院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张正、毛儒毅还有罗森急忙向枪声发出地点跑去,他们看到田小田腹部中弹,而手中紧紧握着一条装沙子的袜子。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8集

真相大白 翻然悔悟

田小田的受伤让毛儒毅懊悔不已,罗森查看其伤口,断定凶器应该就是他丢失的那把枪,田小田紧紧抓住的袜子,让张正意识到他一定是想告诉大家什么。巡捕房众人重新勘察所有案发现场,吉祥与毛儒毅来到方院长被害的宿舍,她想起之前李姐曾经说过,恤孤院最近一直在丢袜子,毛儒毅推测凶手设计这么复杂的机关,把方院长吊起来,一定是想造成让人以为凶手力气很大的假象。张正与丁大力在沙彪被害的现场,也有了新的发现,刺伤沙彪的匕首与众不同,上面有一个吊环,先前楼姗姗被袭击前发现的细线,应该就是穿这个的。张正确定凶手在杀沙彪时,使用了某种机关,而窗前燃烧的蜡烛也证实了他的猜测,那么凶手根本就不必出现在命案现场,甚至可能一直在拍卖会上。

种种迹象把大家的疑点,都引向一个人——阿翔。巡捕房众人赶去保护许愿和李姐,却发现两人不知去了何处,大家赶去小红的墓碑前,发现阿翔正要向昏迷的许愿和李姐动手,张正等人立即拔枪指住了她。在毛儒毅和吉祥等人的指控下,阿翔露出了本来面目,原来她就是女扮男装的小红,十五年来的隐姓埋名,就是为了等待复仇的这一刻,因为她觉得方院长、李医生、毕老师,甚至当年的“彩虹五子”都欠了自己。

小红用枪指住吉祥,毛儒毅将她扑倒,大家都躲到隐蔽处,小红打光了枪里的子弹,众人都劝她放下仇恨,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小红却又用刀子逼住了刚醒过来的许愿,许愿告诉她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原来当年小红之所以没死,不是因为她命大,而是死去的小青把药让给了她。得知真相的小红,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许愿还告诉她,方院长、李医生等人一直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他们曾经多次说过,就算小红回来找他们复仇,他们也不会责怪,不会反抗。

小红听了许愿的话翻然悔悟,她答应回巡捕房接受审判,但在此之前,希望把自己的血输给受伤的方院长,以赎一点罪过,众人都觉得很欣慰。案件终于真相大白,谁也没想到接连的命案,竟然牵扯出了十五年前的一段隐秘,想到还在医院里的田小田,受伤的方院长,吉祥等人的心里都很沉重,这件案子告破的代价太大了。巡捕房众人到医院看望受伤的田小田,医生诊断他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毛儒毅看到痛哭的大嫂,觉得自己好像第一次走近了这个同事。吉祥安慰毛儒毅,不要过于自责,她感激毛儒毅又救了自己一次,毛儒毅想送吉祥回家,张正却抢先一步开了口,毛儒毅悻悻地,让她赶紧滚回家去。

张正送吉祥回家,他借机再劝吉祥重回巡捕房,吉祥发现先前在墓园,张正拿枪的手有一些发抖,张正向她坦承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就是因为他那一枪,使一个人永远失去了站起来的权利,吉祥鼓励张正,一定要克服自己的心魔。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19集

匿名情书 引发误会

张正正要向吉祥表达爱慕之情,却被人打断,他又一次丧失了表白机会。张正跑到父亲的病床前唠叨,父亲睁开了眼睛,张正觉得很抱歉,认为打搅父亲休息了,但除了父亲,他又无人倾诉。田小田晕迷不醒,毛儒毅陷入巨大的自责之中,毛庭鹤好言安慰儿子,毛儒毅要父亲答应自己,如果有一天田小田可以醒过来,一定要给他升职加薪,毛庭鹤保证会尽力而为。李亚飞为了重振恤孤院,又要打算去偷东西,苟吉祥发现后急得不得了,她劝亚飞为年老的师傅想一想,不要再当一枝玫了,再说恤孤院的孩子们也不愿意接受贼赃,亚飞勉强答应了她。

毛儒毅拿着一捧玫瑰花来探望受伤的楼姗姗,楼姗姗感动得要以身相许,毛儒毅被吓得不轻,他希望楼姗姗能与她父亲伸出援助之手,与巡捕房共同挽救恤孤院,楼姗姗爽快地答应了。毛儒毅走后,楼姗姗立即到花园里恳求父亲,楼父一眼就看穿了女儿的心思,他知道姗姗很喜欢毛儒毅,但不知道毛儒毅对女儿怎样。楼父劝姗姗适当疏远毛儒毅,不要被他看扁了,楼姗姗却认为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要爱得坦坦荡荡,楼父看着笑意盈盈的女儿,心底有一丝莫名的担忧。在各方人员的努力下,恤孤院开始重新安顿,受伤的人也渐渐康复,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吉祥正式向张正提出了重回巡捕房的申请,张正心里很高兴,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

张正向毛庭鹤提起吉祥重回巡捕房的事,希望得到他的批准,毛庭鹤表示这件事情还要向弗兰克请示,不过自己会尽力而为。张正到射击房再次练习举枪射击,虽然有了吉祥的鼓励,但他发现重新好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罗森看着挫败的张正,只得再次劝他,问题的症结仍是他的心魔,什么时候克服了自己的心魔,他才会再次成为巡捕房的神枪手。巡捕房众人一起来医院探望田小田,大家轮流在他的病床边说话,希望能对他有所刺激,田小田毫无反应,丁大力觉得最会刺激人的应该是毛儒毅,因为他最擅长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毛儒毅抓住小田想升职加薪的心理,说了一堆刺激他的话,田小田猛地抓住他的胳膊,奇迹般地苏醒了,毛儒毅激动地与吉祥抱在一起,张正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张正在罗森的鼓励下,鼓足勇气给她写了一封情书,之后便来到武馆放在了吉祥和她婆婆的房间,不巧这封匿名的情书却被吉祥的婆婆先看到了,她误会这是武馆李师傅写给自己的,便跑到他的房间,很不好意思地把他教育了一顿。李师傅觉得莫名其妙,他随手把情书扔在桌上,就追出去向吉祥婆婆解释,李亚飞回到房间,看了桌上的匿名情书,禁不住芳心暗喜,她以为这是张正写给自己的。罗森看到张正神不思属的样子,猜到他可能表白了,张正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记写寄信人和收信人的名字,罗森暗叹堂堂的警长竟然如此糊涂,这下子可什么都乱了。

毛庭鹤过来通知张正,苟吉祥的复职申请被弗兰克驳回了,张正激动之下去找弗兰克理论,弗兰克认为吉祥目无法纪,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她想重新加入巡捕房,必须再参加招聘考试,张正拿出法国人未经考试加入巡捕房的事情反驳弗兰克,弗兰克非常生气,认为中国人不能同法国人相提并论,更何况苟吉祥还是一个女人。毛庭鹤见两人越吵越凶,急忙出来打圆场,说在这件事情上,他也同意弗兰克的做法。

《煮妇神探》分集剧情:第20集

重回巡捕房被拒 因公负伤却遭解雇

毛庭鹤好不容易劝服了暴怒的张正,两人走后,警员赵鹏走进了弗兰克的办公室,他交给弗兰克上个月的例钱,弗兰克微笑着揣入怀里,他告诉赵鹏,巡捕房要选一个新的探长,就在他和张正之间,弗兰克表示自己很看好赵鹏,他希望赵鹏好好表现,该花的钱一定要花,同时不要让对方抓住毛病。李亚飞自从收到张正的情书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摒弃了以前中性的打扮,变得像个淑女一样,散开了好看的长头发,吉祥觉得很奇怪,亚飞不好意思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收到了张正的情书,吉祥看着她高兴的样子,衷心地给予祝福。亚飞情难自抑地跑去找张正,吉祥的婆婆却跑来,把李师傅写情书调戏她的事情,告诉了吉祥,吉祥知道亚飞误会了,她飞快地跑去巡捕房,要阻止亚飞向张正表白。

李亚飞在巡捕房逮到了张正,迫不及待地给了他一个吻,以表达自己的真心,张正猝不及防,被她亲了个正着,毛儒毅等人从未见过这么大胆的姑娘,大家都惊呆了!跑进来的吉祥正好看到这一幕,她来不及阻止,只得支吾着告诉亚飞,那封情书并不是写给她的,张正冲口而出,那是写给吉祥的,这个亚飞和吉祥都傻眼了。亚飞尴尬过后,留下祝福吉祥的话便跑了,吉祥自觉作为一个寡妇,根本配不上张正,她压根没有想到,那封情书是写给自己的,张正拉住吉祥,告诉她弗兰克驳回其申请的事情,大家决定另想办法,毛儒毅劝吉祥另起炉灶,自己开一间侦探社,丁大力等人都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只有罗森认为这个办法可行。

毛儒毅到医院探望田小田,告诉他升职的事已经确定,但吉祥不能重回巡捕房,田小田也感到很遗憾。吉祥婆婆知道情书的事情是个误会,觉得很对不起李师傅,老年健忘的李师傅却早忘了有这回事,吉祥明确地告诉亚飞,她对张正没有兴趣,她劝亚飞不要放弃,总有一天张正会接纳她,而且她也会帮助亚飞实现自己的心愿,亚飞又鼓足了勇气,决定再接再厉。张正拿着鲜花来向吉祥表白,吉祥委婉地告诉她,她对张正的感觉仅限于好朋友,张正不肯放弃,让吉祥再考虑考虑,吉祥说有一个姑娘其实特别适合张正,她也希望张正能再考虑考虑。毛儒毅在武馆门外听到张正与吉祥的对话,暗自祈祷吉祥不要答应,好不容易张正走了,毛儒毅立即溜了进来,他带给吉祥一个惊喜,开私人侦探社的事情已经准备就绪,连租的地方他都已经选好。吉祥没想到毛儒毅行动这么快,她还没想好该不该开呢?毛儒毅让她不要犹豫,把钥匙硬塞给了她。

吉祥婆婆暗自神伤,李师傅劝她不要伤心,就算吉祥嫁人了,他也会照顾她。吉祥婆婆与吉祥谈心,她不反对吉祥嫁人,她还看出今天来的这两个男人都喜欢吉祥,但觉得张正与吉祥更合适,毛儒毅家世太显赫,与吉祥不是一路人,吉祥顿觉自惭形秽,心情沉重起来。毛庭鹤告诉儒毅,明日一早弗兰克就会宣布解雇田小田,毛儒毅听后很愤怒,因为田小田是因公负伤,现在不但不能升职,还要被解雇,这真是太不近人情了,毛庭鹤告诉儿子,在洋人的地盘上,一切都得听洋人的,他们从没有把中国人当回事。即将出院的田小田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被解雇的事情,他还高兴地要请全组人吃饭,张正在病房门外碰到了毛儒毅,两人心情都是一样糟糕,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和小田说。